哈特谢普苏特

点击认领

哈特谢普苏特(Hatshepsut),或译赫雀瑟(意为最受尊敬的),第十八王朝法老(前1479年—前1458年在位),也是古埃及唯一的女法老。

编辑摘要
中文名: 哈特谢普苏特 英文名: Hatshepsut
别名: 哈特舍普苏特 出生地: 埃及
性别: 国籍: 古埃及
职业: 政治 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女王

目录

哈特谢普苏特 - 人物简介

哈特谢普苏特Hatshepsut,或译哈采普苏特,哈特舍普苏特,赫雀瑟(意为最受尊敬的),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女王(公元前1503年—公元前1482年在位)。

戴假胡须、身着男装、束胸宽衣、手执权杖、威严无比,这就是古埃及最有权力的女法老的一贯装束。极少有人见过她本人,她的真实相貌和她的传奇故事一样神秘。哈特谢普苏特是开创古埃及一代盛世的第18王朝法老、图特摩斯一世与王后唯一的孩子。哈特谢普苏特是法老图特摩斯一世与王后阿莫斯之间唯一的嫡女,图特摩斯二世的异母妹与妻子,图特摩斯三世的继母。

阿蒙霍特普一世的外孙女。她从小聪明伶俐,果敢坚强,深谙权术。她常以自己是法老唯一的正统继承人为荣,梦想有朝一日统治强盛的埃及。

哈特谢普苏特 - 统治

哈特谢普苏特哈特谢普苏特

哈特谢普苏特是法老图特摩斯一世与王后阿莫斯之间唯一的嫡女,图特摩斯二世的异母妹与妻子,图特摩斯三世的继母。在她的父亲图特摩斯一世驾崩后,因为王后阿莫斯没有嫡出儿子能够继承王位,因此由侧妃—姆特诺弗雷特所出的儿子继承王位,即日后的图特摩斯二世,但因为出身不够,因此图特摩斯二世必须迎娶一位具有纯正王室血统的女子为妻,因此身为前任法老嫡女的哈特谢普苏特嫁给了自己的异母弟图特摩斯二世。

图特摩斯二世一生体弱多病,生前不曾亲自出征,因此图特摩斯三世即位之后,因为年岁尚轻,因而由哈特谢普苏特成为他的监护人。哈特谢普苏特曾趁著继子年幼时,将国政掌握手中,将图特摩斯三世的权力完全架空,并宣布自己为法老,同时为了强调执政的合法性,她宣称自己是阿蒙神之女,也因为这样,哈特谢普苏特宣称,她的统治不需经由和图特摩斯二世的婚姻,因为她就是尊贵的阿蒙神之女,这也影响到她至今所保留下来的雕刻都是以男性的形象出现。

哈特谢普苏特执掌国政的期间,停止了埃及向外的战争,因而使埃及在叙利亚巴勒斯坦的统治权动摇,虽然如此,但哈特谢普苏特开始了埃与邻国的商贸,使埃及在她执政的期间变得十分繁华富庶,哈特谢普苏特继而利用财富开始大规模建筑神庙,包括在底比斯的停灵庙(Deir el-Bahri)。

哈特谢普苏特在位21年后去世,而在她去世后,叙利亚及巴勒斯坦便宣布独立(之后由图特摩斯三世出征且收复)。同时图特摩斯三世开始独自治国,而为了消灭哈特谢普苏特治国的痕迹,下令将许多刻上她的名字和形象的雕刻毁去。

哈特谢普苏特 - 考古发现

2007年,埃及官员宣布在KV60墓发现的一具木乃伊经DNA分析后,相信是哈特谢普苏特本人。埃及考古界认为,这一发现是自1922年发现图坦卡蒙法老木乃伊以来埃及最重大考古发现,认为它将使世界震惊。

哈特谢普苏特 - 人物评价

哈特谢普苏特哈特谢普苏特的陵寝
哈特谢普苏特是古埃及王国时期唯一的女法老,也是埃及历史上记载最早的伟大女性之一。她和她的同父异母兄弟、也是她的丈夫图特摩斯二世从公元前1496 年起共同执政,直到公元前1490年图特摩斯二世英年早逝。

他们二人只有一个女儿涅弗鲁瑞,图特摩斯二世指定其偏房所生儿子(即图特摩斯三世)为继承人时,便令二人成婚,这种王室内部成婚的习惯可以保证王位的更加巩固,像图特摩斯二世本人的婚姻就是如此。然而,哈特谢普苏特新寡后不但摄政,而且翌年为自己加冕,声称自己拥有所有的权力与国王的头衔。为了使她的王位名正言顺,掌权之后,她在祭庙的墙壁上仔细记录并描绘了她“从神所生”,并且在壁画中,她由父王——图特摩斯一世加冕为王。

这位以“阿蒙——拉神之女”的名义进行统治的杰出女性“使埃及向她低了头”,她的长期执政,对埃及来说是一段和平与繁荣的时期。许多伟大的建筑在她的时代耸立起来:她修复了很多被希克索斯人破坏了的建筑,并在卡尔纳克神庙立起了两座高达30 米的方尖碑,不过,其中最伟大的建筑则非她的祭庙莫属。

陵寝卢克索位于开罗以南671公里的尼罗河岸边,这里曾是古埃及新王国的都城。卢克索古迹遍布,在国王谷里,巨大的岩石洞被挖成地下宫殿,埋葬着第17王朝到第20王朝期间的64位法老。在众多陵墓中,有一处陵墓最令人心驰神往,那就是埃及第一位女王———哈特谢普苏特的陵寝。

 

哈特谢普苏特 - 生平

 

哈特谢普苏特神庙哈特谢普苏特神庙

哈特谢普苏特,埃及第十八王朝女王,公元前1479--前1458年左右在位。为图特摩斯一世的嫡生女, 同父异母的弟弟田特摩斯二世(公元首1492--前1479年在位)的王后。图特摩斯二世死后,成为庶子圈特摩斯三世(公元首1479--前1425年在位)的撮致者,后正式宣布自己为法老。在保留至今的雕刻上她都是以男性形象出现的, 实际上是埃及唯一的统治者。在这一时期的艺术上也反映出当时的繁荣。主要体现在雕塑和装饰艺术的创新,也有建筑上的奇迹:位于帝王谷的哈特谢普苏特墓穴。后来女王的统治突然终止,历史学家也无从得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据说是同样雄心勃勃的图特摩斯三世长大成人后,发动政变袭击了女王的宫殿, 哈特谢普苏特突然就从历史中消失了。图特摩斯三世企图抹杀人们对女王的记忆(破坏雕像,从浮雕、碑文上去掉女王的形象和名字等)。在女王的和平时代国力得到充实,这使得图特摩斯三世进行大规模的远征成为可能,图特摩斯三世由此成为古埃及历史上最伟大的法老。被称为“埃及的拿破仑·。在她执政时期,埃及疆土从东亚到西亚一直扩展到北至棱堡南至爱琴海岛。 从她开始.不再修建金宇塔。

历史遗漏的女王

如果不是法国天才的考古学家商博良破解了罗塞塔石碑,古代埃及文字永远将会被误解为拙劣的图画,数千年的古埃及历史也就永远湮没在北非大陆的黄沙之下,不论当时经济如何繁荣,文化如何发达,政治军事斗争如何精彩,我们都将不会知道。帝王将相的纵横捭阉,才子佳人的风流凄婉,贩夫走卒的平凡生活,也都埋葬在沙漠下面失去声音。一个伟大文明的遭遇会让感叹人生者更加感叹人生:一个文明尚且如此,个人的荣辱升降竞争又有什么意义呢?但是它也会让历史学家追问:是不是有更多的文明,或者伟大的人物在历史的长河中失声?而且,为什么呢?

哈特谢普苏特被称为历史上第一位伟大的女性,也许还可被称作历史上第一位伟大的神秘女人。3000年前,在第十八王朝统治下的古埃及全盛时期,在当时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最强盛的经济和那条永恒的尼罗河,她登上了王位。她没有成为傀儡,而是一位伟大的君主。当哈特谢普苏特攫取了埃及最高权杖的同时,她也进入了埃及的宗教机构,成为一名法老。这时候,她可以进入宗教礼拜的最高圣殿,与埃及大祭司和他的随从们一起,参加对阿蒙神的膜拜仪式,这是其他妇女从未想过的。作为法老,她宣称自己是神的后代.卡纳克神庙中的方形尖顶纪念碑成了她与太阳神之间关系的象征。神庙建在尼罗河对岸.是全埃及最美丽的建筑之一,也是古代最独特的一处古迹。它的优雅品质,在古埃及的纪念物中已不多见。
哈特谢普苏特通向王座的路程是一个奇妙的组合,它融合了一切的运气、智慧、野心和巧合,这在古代埃及王室权力之争的历史上也是罕见的。

哈特谢普苏特是图特摩斯一世和王后伊西斯的独生女儿,因此也是埃及王位的唯一合法继承人。她从小聪明伶俐,果敢坚强,深谙权术。学习阅读、书法、算术、哲学、典礼、语法、写作等,她常以自已是法老唯一的正统继承人为荣,梦想有朝一日统治强盛的埃及。

但是她父亲死后.继承法老的是她的弟弟图特摩斯二世。图特摩斯二世是老法老和次妃的儿子,统治合法性不强,为了保持王室血统的纯正,他只有娶自己的同父异母姐姐哈特谢普苏特为王后。学者们相信,古埃及的权力是靠王族内部通婚而保持下来的。兄妹结亲,父女结合都是司空见惯的事。一夫多妻在当时也很寻常。国王可以同时有几个妻子及大批的嫔妃。这与现代观念中的乱伦毫无关系。对他们来说,这并不是一件令人震惊的罪恶的事。但世界上其他地方的皇室绝不会发生类似这样的事情。埃及王族认为自己是太阳神的子不是凡人,而是神,所以作为法老.不能和其他人通婚,只能和家族内部通婚。也就是说,埃及的法老,绝大多数都是兄妹、姐弟或者父女通婚所生的孩子。尽管是近亲结婚,但是埃及还是诞生了不少类似图特摩斯三世这样天纵英武的君主。

像其他所有第十八王朝的法老一样,图特摩斯二世有两个名字。其中一个是王衔(praenomen,或者叫假名),在第十八王朝的法老中一般是拉名;另一个是真名,即出生时的名字。图特摩斯二世的真名是图特摩斯(Thutmose,意思是·托特(神)的儿子”)。王衔是阿克珀伦拉(Akheperenre),这是一个与埃及太阳神拉有关的名字。
关于图特摩斯二世的统治,我们了解的不多,只知道他体弱多病,性格也非常懦弱。哈特谢普苏特以他的名义事实上统治埃及到公元前1479年,然后宣布自己为上埃及、三角洲女王,独立执掌了政权,而她的丈夫完全丧失了能力,不得不让位于她。这个短命的法老没有留下多少业绩,却留下了一个能干的妻子——哈特谢普苏特,哈特谢普苏特不但把持朝政22年,而且还曾正式戴上王冠,是世界上有史可考的第一位女帝王。

 

哈特谢普苏特神庙哈特谢普苏特神庙

此时的哈特谢普苏特根基不稳,无法实现其抱负。她安搏二世与妃子所生的一个10岁庶子与自己的女儿完婚后继位,是为图特摩斯三世。自己则以摄政王身份.全权管理国家事务。也就是说她既是图特摩斯三世的继母.也是她的岳母。现在有许多记录表明哈特谢昔苏特是个高明的摄政王。也许命运和家族使她登上了这个高位,但她获得成功则全凭自己的智慧。许多学者因此认为,也许正是她特有的女性气质.改变了埃及的统治方式。

图特摩斯三世是父亲同次妃伊西斯的结晶,从小生活在哈特谢普苏特的阴影中,在对继母恐惧、敌视而又带有几分崇拜的复杂心境中逐渐长大成人。三世慢慢长大,心怀雄心不愿再做傀儡。于是,哈特谢普苏特赶在三世成年正式亲政之前,将他流放到偏远地方。至此,哈特谢普苏特成为法老已万事俱备,只欠如何打破女性无法当朝的传统了。

但没人知道她在哪一天成了真正的埃及法老。我们今天所知的,只是一出精彩的宫廷政变。多年以来,耳闻目睹她父亲的铁腕统治、后宫之争,以及对军队和神庙的控制,使她深请权术。她清楚自己的出身地位就是最有利的武器。很显然,她用父亲的血缘关系,更以神的名义占有了王位。

她联合僧侣编造身世,称自己是太阳神阿蒙之女:太阳神为了让自己的后代统治埃及.化身图特摩斯一世与王后产下一女,如今,这位女子已历经磨难,可以成为统治埃及的法老了。她还在神庙的石碑顶部放置许多金盘,反射太阳光芒,以向世人证明她与太阳神的亲密关系。

从雅赫摩斯·妮菲泰丽祖母的身上,哈特谢普苏特继承了:阿蒙神(Amon,诸神之王)之妻’的称号,这个圣职赋予女性信徒以极大的宗教和政治权威。’美国埃默里大学的考古学家盖伊·罗宾斯解释道,“这个职务使得哈特谢普苏特将自己女王的形象合法化了。”

“阿蒙神之妻”意味着什么呢? “一个‘阿蒙神之妻,在尚未成为神的妻子之前,还是神的女儿,因此也就是法老通过她可以彻底把自己的神权合法化的唯一人选。这种极端重要的角色使哈特谢普苏特在登基时得到了王室高官的支持。”罗宾斯解释道。

这种支持也来自哈特谢普苏特善于把自己的形象用一种诡秘和怪异的方法加以“包装·。从加冕开始,这位女王便让人把她装扮成一位男性法老的样子:戴假胡须、身着男装、束胸宽衣、手执权杖、威严无比,这就是埃及唯一一位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的一贯装束。极少有人见过她本人,她的真实相貌和她的传奇故事一样神秘。

她在位期间为卡纳克的阿蒙神庙竖立了两块方尖碑,其中一个现已倒下,另一个还立在原处。方尖碑铭文的主要内容为:'、对她的神父阿蒙和人间的父亲图特摩斯一世的热爱;2、每个方尖碑都是由一块石头刻成的,上面镀的是各种最好的金子;3、阿蒙神决定让她成为埃及的国王。铭文中哈特谢普苏特的自称有时是阴性的,有时是阳性的,是想表明自己既是阿蒙的儿子也是阿蒙的女儿。

于是,当上法老后,她精心治国,使古埃及继续保持兴盛。为了奖赏神庙中的僧侣,她重修了许多古建筑、祠庙,并赠送给神庙4座高达30余米的石雕方尖碑。考古学家最近在她的神庙中发现了很多现代工匠使用的建筑工具,如木匠的刨子、斧头和锤子。此时的哈特谢普苏特节节胜利,风光无限。在每天唱给法老的赞歌中.人们称她为“妇女保护神”,人们在她的名字后面加一个表示阴性的符号,以示她的伟大。

女王还清理连接尼罗河和红海的运河,使她的舰队走出苏伊士湾,走出红海,远赴世界各国。并大规模建筑神庙,包括在底比斯的戴尔一埃尔一巴赫里御庙。在她的治理下,埃及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她与男性一样,具有冒险精神。在她统治期间,曾派出探险队远征庞特,在当时,几乎没有几个埃及人到过那儿。庞特的确切所在地一直不太清楚,它可能坐落于埃塞俄比亚的海岸线上,或是在今天的索马里地区。探险队从这片土地上带回了大批财宝,如豹皮、象牙等,尤其是带回了栽种在阿蒙神庙里的“穆尔树”。远征队的故事被刻上了神庙的墙壁。

她的统治为后来的图特摩斯三世的扩张奠定了经济基础,在古埃及的31个王朝中,第十八王朝是延续时间最长,版图最大,国力最鼎盛的一个朝代,而图特摩斯三世则是这个王朝的集大成者。通常认为,是图特摩斯三世使埃及完成了从一个地域性王国向洲际大帝国的质。图特摩斯三世因他的征服而被誉为’第一个曾经建立了一个具有任何真正意义的帝国的人,也是第一位世界英雄”、 ·古埃及的拿破仑”。先进的中东诸文明第一次被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这一切,都和图特摩斯三世拼命想从人们记忆中抹去的哈特谢苷苏特是分不开的。

突然消失

 

哈特谢普苏特神庙哈特谢普苏特神庙

哈特谢普苏特合法统治了15年的时间。然而.她的名字却被从所有的古建筑上抹掉了,还险些被永远地从历史记载中漏掉。
哈特谢普苏特在瞬间突然消逝了,这成了历史上一个失踪之谜。人们不知道,她是如何驾崩的,她尸体的去向,这在现代考古学上也是两大悬案。在她统治的第22个年头,图特摩斯三世突然重返王座,而她却不知去向。

大约100年前,在菲比斯的尼罗河西岸发现的一批皇家木乃伊中,没有一具是属于哈特谢普苏特的。因此,人们至今无从得知,她的木乃伊是保存完好,还是已被破坏,或是被转移到别处保存了下来。绝大多数有关她的古代记录似乎都被刻意销毁了。埃及学家面对的是证据的大量缺乏。此外,既然不清楚她的死因,我们也无从得知她怎样失去了权力。她是被谋杀了还是被打人了冷官?为什么花这么大的气力将她从史册上除名?

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是:她刚刚驾崩.一伙可能是被图特摩斯三世煽动的敌军袭击了宫殿,毁掉了所有与她有关的东西。大概是图特摩斯三世对这个女人竟敢侵占王位达数十年之久感到怒火中烧。神庙中她的塑像和浮雕被毁于一旦。一些被砍掉了脑袋,一些被砸坏了。她的墓穴也被洗劫一空,也许她的尸体就在这时被转移到了别处。刻在卡纳克神庙墙壁上的名字和模样被刻意地凿平。这样做似乎想洗去人们对她的记忆。曾经有一种说法,认为图特摩斯三世对哈特谢普苏特的仇恨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然而近期的发现却对这一论调提出了异议。今天考古学家的发现只是让这一事件更趋神秘。图特摩斯三世在她死后很长时间内没有对她的纪念碑动过一根指头,这又是一件令人费解的事情。

“但是刚刚修复的一座古迹却使人想到另外一种可能性。”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弗兰索瓦·拉尔施解释说,“这就是哈特谢普苏特在重新整修的卡纳克(位于古埃及首都底比斯)神庙的宏伟建筑群中,另外让人建造的一座红色小教堂。”

这座古迹墙壁上的浮雕显示出在哈特谢普苏特和图特摩斯三世之间存在着一种和平的共同摄政的关系,他们一起出席宗教仪式,两人均为法老的形象。拉尔施继续说道:“图特摩斯三世不必等到女王逝世就可以登上王位,而他也没有对女王进行报复的必要。”

那么,图特摩斯三世是何时又为何造反的呢? “可能在他日渐衰老时,”这位法国学者认为,“他的儿子阿孟霍特普二世(AmenhotepⅡ,公元前1426一前1400在位)尚年幼,他力图避免女王再次摄政的危险。因此,他必须将‘阿蒙神之妻,的使命中性化,使它变成完全宗教性质的职务,并且必然地还要清除这位使他屈尊在阴影里的伟大女法老的形象。·
另外一种新的理论认为,图特摩斯三世对哈特谢普苏特并非持非常敌对的态度,而是出于一种极端的性别歧视。对哈特谢普苏特名字的抹灭不仅仅因为图特摩斯三世的个人仇恨,他改写历史也不仅仅是出于报复。现在看来.直到22年后他才采取报复行动,可能是因为他觉得有必要从男性的立场出发,将她永远放回到她应该待的位置上。首先他必须用自己的历史来取代她的历史。可能其他的法老也参与了这一行动。因为后来竟然有人将她的名字从历代法老的名册中删除了。在正式记载中,她也没当过国王。

20世纪,许多有关她的物品开始重见天日。1922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埃及挖掘出了大量被掩埋的残缺不全的女王雕像碎片。它们被小心地拼接起来,恢复了原貌。她的名声和形象又开始展现在世人面前。哈特谢普苏特曾有三座神庙,被彻底消灭的有两座,现在这座在'9世纪中期发现时已是一片废墟,后来人们才重建。尼罗河西岸的卢克索地区依然矗立着这座巨大庙宇,里面的方尖碑还有不少浮雕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向世人述说着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美丽而传奇的故事。在开罗博物馆里。还能看到哈特谢普苏特残存的雕像。虽然历经3500年的岁月,她那温情柔和的脸庞、顾盼生情的跟神仍然让人惊艳,也让人怀想。

情人

 

哈特谢普苏特哈特谢普苏特

早期法老把金字塔作为葬身之所,但哈特谢普苏特首开先河,在底比斯帝王谷建造坟墓,设在通往哈特谢酱苏特葬庙的大道上。德巴哈里庙是哈特谢普苏特的政治及宗教传记,叙述着她生于法老王朝一直到征服南部的经过,以及掌握统治权的经历。

卢克索位于开罗以南671公里的尼罗河岸边,这里曾是古埃及新王国的都城。卢克索古迹遍布,在国王谷里,巨大的岩石洞被挖成地下宫殿,埋葬着第十七王朝到第二十王朝期间的64位法老。在众多陵墓中,有一处陵墓最令人心驰神往,那就是埃及第一位女王——哈特谢普苏特的陵寝。

女人的审美观注定与男人不同,哪怕是在35加年前的古埃及。哈特谢普苏特陵寝的设计十分具有个性,有些现代建筑的风范。早期法老把金字塔作为葬身之所,但哈特谢普苏特首开先河建造了坟墓。与国王谷那些男法老拥挤隐蔽的墓室不同,哈特谢普苏特将自己的陵寝修造得优雅大方。陵寝的台阶从尼罗河西岸陡峭的山崖上延伸下来,面前就是一望无际的田野。背靠山崖的高台更像是一个宽敞的院落.高台中央有一道门,门后便是一个幽深的墓道,伸向山崖内。

哈特谢普苏特能执政22年,寓不开重臣森穆特的辅佐。森稽特是许多重大工程的总指挥,羽至有证据表明他就是哈特谢普麦特的情人。哈特谢普苏特给了森穆特太多特权,比如将法老的石棺赠给他,破例让他在国王谷附近修自己的陵墓,而这个陵墓与她的陵寝几乎是背对背的,再往里深挖一段就可以在地下相通了。据说,哈特谢普苏特的墓门后面,还有森穆特的雕像,因为女法老希望在复活之后,第一眼就看到自己深爱的人。女法老与大臣这种不寻常的关系在修墓工人的信手涂鸦中露出端倪:一个戴着王冠的女法老正与一个男人做爱,这幅画表明两人的情爱故事在当年已是众人皆知的秘密。[1]

哈特谢普苏特 - 新发现

女法老藏身奶妈墓
哈特谢普苏特法老的考古发现一直富有传奇色彩。

1920年,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找到哈特谢普苏特的陵寝,但她的木乃伊下落不明。

早在1903年,霍华德·卡特在埃及卢克索帝王谷发现一个编号为KV60的墓穴,从中找到两具女性木乃伊。其中一具躺在棺材里,棺材上标有姓名和身份。另一具则躺在地上,身份不明。卡特并未将发现的这座墓穴放在心上,而是关闭了它。紧接着,这座墓穴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居然凭空消失了。直到1989年,埃及学者唐纳德·赖安才在帝王谷重新发现了编号KV60的古墓。

唐纳德·赖安发现,在被损毁过的镀金棺材面上有一个法老才能佩戴的胡须形状的凹槽,这说明墓穴中的两具木乃伊来历十分奇特,其中一位很可能是法老。

考古学界推测卡特发现的两具木乃伊中,棺材中的为哈特谢普苏特的奶妈,躺在地下的则是她本人。唐纳德·赖安说:“她保持着公认的皇家女性特有的姿势:左臂弯曲于胸前,左手紧握;右手平放于身侧。我时常觉得这是一具皇家木乃伊,甚至有可能就是哈特谢普苏特本人的木乃伊。但是墓穴里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它身份的证据。”

但埃及古文物最高管理委员会秘书长扎希·哈瓦斯提出,棺材中的木乃伊身长约5英尺(约1.5米),而棺材长7英尺(2.1米),因此棺材中的木乃伊很可能原本不属于这具棺材。躺在地下的木乃伊则身材丰满高大,这具棺材更适合她。

2007年,多名埃及和外国考古学家用现代设备对数千具木乃伊探测鉴定,范围缩小至4具。用CT扫描和已知的哈特舍普苏特亲属木乃伊进行对比,进一步缩小到两具,正是女王奶妈墓里发现的那两具。

最终线索来自在1881年发现的,刻有女法老名字的陶罐。经过CT扫描,研究人员在陶罐中找到内脏和一颗牙齿。牙齿与躺在棺材里的木乃伊缺失的上臼齿吻合,经过CT扫描技术鉴定和DNA对比,确认那具棺材中的曾被人误认为是奶妈的木乃伊正是哈特舍普苏特女王本人。

“牙齿就像人的指纹。”埃及古文物最高管理委员会秘书长扎希·哈瓦斯说。

然而被古埃及人尊如神祗的女法老为什么会葬身于奶妈墓中呢?

学者猜测,她是被泄恨而从原墓中拖出扔在奶妈墓中。“我怀疑在古埃及第21或22王朝时期,神职人员将女法老的木乃伊移至编号为KV60的墓穴。该墓穴建造于第18王朝(即哈特谢普苏特所在王朝)。”埃及古文物最高管理委员会秘书长扎希·哈瓦斯在他的个人网站中一篇名为《探寻哈特谢普苏特的奶妈》的文章中写道。

哈特谢普苏特 - 最高贵女人

 

哈特谢普苏特哈特谢普苏特

古埃及文明是人类最辉煌的古文明之一,可追溯到公元前5000年的塔萨文化。法老王朝是指古埃及南、北王国联合,到公元332年马其顿王国的亚历山大大帝覆灭托勒密王朝,历时3000多年。

3000多年前的古埃及,正处在第18法老王朝。哈特谢普苏特的父亲,图特摩斯一世一手奠定了王朝的繁盛。他在位时是整个古埃及最强盛的时期。

图特摩斯一世非常宠爱自己和王后阿赫摩斯的嫡女哈特谢普苏特,甚至有证据表明他曾经选择女儿为继承人。图特摩斯去世之后,他的庶子继位为图特摩斯二世。为了保证王室血统的纯正,使同父异母的哥哥符合作法老的血统资格,哈特谢普苏特被迫下嫁年长她八岁的图特摩斯二世为妻。
图特摩斯二世体弱多病,哈特谢普苏特从18岁起便和丈夫共同执政。约十年后,图特摩斯二世去世,因为和王后哈特谢普苏特没有儿子,所以他庶出的儿子继承了王位。

哈特舍普苏特的庶子,即图特摩斯三世继位,由哈特舍普苏特代为执政。

大约在公元前1479年,哈特谢普苏特将继位的庶子流放到偏远的军队中,自己登上了王位,成为古埃及第18王朝的第6位法老,占据法老宝座22年(从公元前1479年到前1458年,又说公元前1503年至前1482年)。

古埃及人信奉太阳神“拉”。阿蒙原为底比斯的保护神,出身在该地区的第18王朝的统治者们将古代传统膜拜的太阳神“拉”和对阿蒙的膜拜结合起来,形成对太阳神“阿蒙-拉”的崇拜。

哈特舍普苏特宣称自己是太阳神阿蒙的女儿,自封为法老和神授君王--依照古埃及的传统,这是只有男性才可以享有的名号。她名字的意思是“太阳神眷顾的最高贵的女人”。

她22年执政期间总是以男子形象出现。雕像中,她留小胡子,身着法老盛装,双乳掩藏在交错于胸前的双臂之下,手握象征统治上下埃及的权杖。壁画中的她也全部贴胡子、着男装、束胸、宽袍。不过,在壁画铭文中,女王的称谓却是“阴性”的“她”。

哈特谢普苏特 - 被抹去的痕迹

在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二十多年的统治下,埃及一直享有和平与强盛。

哈特谢普苏特神庙哈特谢普苏特神庙

她恢复了被前朝希克索斯人破坏荒废的贸易网络,开通了埃及与庞特地区,即今日塞内加尔附近,古埃及传说中的非洲富饶之地的贸易路线。据史料记载,开通水上线路的船队带回了大量象牙、香料、化妆品和药材。移植在花盆中带回的31株乳香树是人类史料记载中最早的植物移栽。

女法老执政期间,埃及风调雨顺。经济繁荣极大地推动了当时文化艺术的发展。很多古埃及雄伟建筑在这时开工,保留至今的有卡纳克神庙和哈特舍普苏特神庙。[2]

为祭祀阿蒙神而建造的卡纳克神庙,是埃及历史上最为宏伟的神殿,由多个神庙组成,先后修建了2000多年,每个王朝对它都有所增补。它面积巨大,可以装下整个巴黎圣母院。南面是长120米的圣湖,第四和第五道门之间是哈特舍普苏特法老的两座方尖碑。方尖碑是埃及帝国权威的强有力的象征,顶端形似金字塔尖。以金、铜或金银合金包裹,当旭日东升照到碑尖时,它会像耀眼的太阳一样闪闪发光。

哈特舍普苏特的一座方尖碑已被拦腰斩断,上半部分躺在圣湖的西北角,上面刻满了精美的象形文字;另一座留在原地,高29.5米,是埃及现存最高的方尖碑。为庆贺登基十六周年,哈特舍普苏特又订制了两座方尖碑,与前两座摆放在一起。其中的一座在制造时遭到损毁,至今仍保留在阿斯旺地区,成为研究方尖碑制作的重要科研对象。

哈特舍普苏特为自己修筑的神庙与宏伟壮观的卡纳克神庙相比毫不逊色。

她首开先河,不再修筑金字塔,并效仿其父,将自己的神庙和陵墓分开建造。哈特舍普苏特法老的子孙后代都遵从她的模式,将陵墓修建在神庙的后面,形成了今天被称为“国王谷”的帝王陵墓群。

她将父亲选择她作为继承人的话语刻在自己神庙的墙上:“我的女儿,哈特舍普苏特——让她活着!我已经指定她作为我王位的继承人。她将直接统治皇宫中的所有人。她将决定是谁来领导你们。你们应当服从她的命令,在她的召唤下团结一致。”

哈特舍普苏特法老在执政的第二十二年暴卒,没有任何关于她患病身亡的记录流传下来。科学家们研究她的牙齿发现,哈特谢普苏特法老在50岁左右去世,患有关节炎、糖尿病、皮肤病、牙床咀嚼疾病,秃顶且肥胖,很有可能死于血液传染的疾病。

古埃及记载法老丰功伟绩的神庙、雕像遍及全埃及,唯独哈特舍普苏特女王的痕迹却从历史中几乎全部抹去。历史记载被毁,神庙和雕像壁画损坏残缺,纪念碑被砸,木乃伊失踪。女法老墓穴到处是刻意毁坏,木乃伊眼睛被挖出,头被砍下,尸体前额正中的王室三角标志被挖掉,满地是破碎的法老雕塑。古埃及人敬畏法老如神明,即便盗墓者也害怕法老"诅咒",不会毁坏木乃伊。看来陵墓主人遭到极其愤恨的发泄和侮辱。人们推测是图斯莫西斯三世在重返王位之后,出于一种强烈的报复心理,毁掉她作法老时制作的所有公开场合的文字,连她的名字也从王室碑刻中被凿掉。所以哈特舍普苏又被称为“失落的法老”。

哈特谢普苏特 - 改变了历史

哈特谢普苏特改写了古埃及从来没有女性成为法老的历史,而她的养子摩西也差点改写犹太民族和世界的历史。摩西就是圣经旧约中颁布《十戒》的犹太人先知。移居到埃及的犹太人以勤奋和擅长贸易著称,积攒了许多财富;加上执政者对于以色列人的恐惧,他们的存在引起了埃及执政者的不满,所以法老下令杀死新出生的犹太男孩。摩西的父母将他放在河边的芦荻丛中抹着石漆和石油的蒲草箱里。时为公主的哈特舍普苏特恰好在此沐浴,她收养了摩西。哈特舍普苏特使摩西接受良好的教育,甚至有人猜测哈特舍普苏特法老想将他作为王位继承人,这自然遭到其他王室成员的忌恨。女法老去世后,摩西失去了靠山,在米甸牧羊四十年后,带领60万同胞离开埃及,回到了故乡。

作为古埃及唯一的女法老,到今天,哈特舍普苏特的外貌、死亡依旧是未解之谜。

永恒的太阳和尼罗河水每年上涨的节律生动地宣告着生命的不死。按照古埃及对死亡的看法,法老并没有真正死去。“国王啊,你并没有死去,”金字塔上的铭文这样写道:“你只是活着离开了。”显赫一时的法老们早已作古,卢克索西岸——众多法老陵墓安息之地,只有宏伟的哈特舍普苏特神庙,逃脱了时间的轮回,遗世独立般傲视地下众多法老,日复一日,迎接日出。 [3]

 

相关文献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 ^ 引用日期:2010-06-20
[2] ^ 引用日期:2010-06-20
[3] ^ 引用日期:2010-06-20
扩展阅读:
1新华网
2新浪新闻:埃及展出最著名女法老木乃伊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 77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77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

你感兴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