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唐纳”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唐纳[学者]

    唐纳。本名马季良,1914年5月7日生于苏州,父亲马培甫时任津浦铁路局洋务译员,母亲费文英。两岁时过继给大伯马含荪为嗣,从小喜爱诗文。少时就读于苏州私立树德初级中学,毕业后考入省立苏州中学。从1930年开始,他以巨钰、瞿觉等笔名在《吴县日报》发表一些散文、短诗。“九一八”事变后的1931年11月,他加入由吴县共青团委和苏州进步青年发起成立的“社会科学者联盟”,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1932年3月,因中共吴县县委和共青团组织遭破坏,马继宗亦遭当局追查而避逃上海,改名马继良,后又用季良、骥良等名。同年夏考入圣约翰大学。为抗日影片《逃亡》主题歌《自卫歌》和插曲《塞外村女》填词,由聂耳作曲而广为流传。后又进电通影业公司任编剧、宣传主任,明星影片公司任编唐纳则是他使用最多、影响最大的笔名之一。1988年唐纳因肺癌病逝于巴黎,享年74岁。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唐纳 别名: 马骥良
    出生地: 浙江省苏州市 民族: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1988年
    职业: 电影评论 作家 演员 毕业院校: 上海圣约翰大学
    代表作品: 《自卫歌》和插曲《塞外村女》填词

    目录

    人物经历/唐纳[学者] 编辑

    唐纳唐纳

    唐纳,原名马季良,1914年出生苏州,比我年长5岁,也是大同乡。他爱好文艺,喜看电影,在上海圣约翰大学读书时,中英文俱佳,也是一位篮球健将,身手矫健。在求学时,写影评、剧评,在《晨报》、《申报》上刊载,有相当知名度,参加夏衍主持的影评人小组,他加入电通影业公司,担任编剧和演员,并主编《电影画报》。那时,蓝苹(原名李云鹤,江青曾用名)从山东济南来沪,在影剧界活动有年,她加入剧联的无名剧社,以主演话剧《娜拉》(易卜生名剧)获得好评。她也加入电通为演员。蓝苹与唐纳同年,爱出风头,夸夸其谈,可是学识浅薄,一见风度翩翩、谈吐文雅的唐纳,彼此一见倾心,投入热恋的波涛中。1936年4月,电影明星赵丹和叶露茜、顾而已和杜小鹃约唐纳和蓝苹一起到杭州旅行结婚。在西子湖畔六和塔前请沈钧儒大律师证婚。喜讯传到上海,顿成艺坛佳话。

    可是,唐纳和蓝苹这一对好景不长。蓝苹原来想利用唐纳手中的笔来吹捧,使她崭露头角,一举成名,而唐纳手头拮据,经济上并不宽裕。蓝苹的名利欲不能达到,就百般挑剔,唐纳虽委曲求全,也无法挽救情感上的破裂。婚后不到3个月,蓝苹匆匆出走,留书说回济南探视母病,唐纳感到事出意外,7月间火速赶到济南,始知上当受骗。真心对待却遭遇无情人,气愤之下唐纳在旅店服毒自尽,幸得及时抢救。不久,又跳黄浦江自杀,也得抢救下来。唐纳为蓝苹而两番自杀,当年陶行知曾作诗相规劝,希望他正视现实,为国事好好活下去。爱好出风头的蓝苹,在业余剧人协会上演的《赛金花》(夏衍编的话剧)中争当主角,却受挫于王莹。她懂得了一点,演员要出名,必须受到导演的赏识,她便改换门庭,投靠名导演章泯,果然如愿以偿,在奥斯特洛夫斯基《大雷雨》话剧中,蓝苹当上女主角,名演员赵丹和郑君里担任男主角。这出戏是蓝苹演剧史上的巅峰之作,笔者曾经观看过。“八·一三”抗战爆发,唐纳担任《大公报》的战地记者,奔走于东部战场。蓝苹和章泯则一起辗转到达延安。赵丹去了新疆。唐纳其后到了陪都重庆,一度在英国新闻处工作,还为一家当地报纸主编影剧副刊。在重庆时,江青从延安秘密到渝装假牙(即是在上海拍摄电影《狼山喋血记》时摔断的),和唐纳通电话,遭唐纳拒绝。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唐纳与安娜(陈润琼)邂逅,安娜是一位外交家的女儿,精通英、法文,担任英文《自由西报》记者,两人一见倾心,情投意合,因而论交。唐纳仿西方风俗,每天向兰心慧质的佳人送上一束鲜花,经常去西郊虹桥俱乐部度美好的周末。后来唐纳到香港时,安娜在纽约,两地书不断。1952年,唐纳和安娜在法国结婚,有情人终成眷属。谈情说爱的时光长达7年之久,彼此相知有素。不复早年那么少年孟浪了。1947年5月,《文汇报》因支持爱国学生运动及正确报道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实况,被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查封停刊。女记者麦少楣被中统特务非法逮捕坐了黑牢。唐纳、孟秋江等人的名字也上了黑名单,唐纳不得不去香港避难。《文汇报》不接受国民党的无理要求,断绝了在上海复刊的打算。于是,香港《文汇报》在1948年9月9日诞生。当年的编辑部,编辑、记者、校对不过二十来人,除了香港有寓外的外,大都住在云咸街36号二楼的两间租借的集体宿舍里,临街的一间小房,徐铸成和马季良对榻相居。当时,宋云彬的《中国近百年史》在香港发行,唐纳挤出时间来阅读,还作了眉批,好用功啊。他期盼将来能出版一部实事求是的中国近代史。那些日子,解放战争捷报频传,我们从上海去的同事兴高采烈,准备“青春做伴好回乡”之际。谁知道,1948年12月,唐纳提出要离开香港到美国去,担任《文汇报》驻联合国的特派记者。我们好不讶异,回上海不是更好吗?可是,唐纳心头有难以言宣的疙瘩:“解放战争胜利,实现了我的愿望。你们都可以回去,只就我不能。”他私下告诉一位年青编辑:“为了那位已离异而去的女郎,我如回去,难保有命。”我们报社同仁还和他合影留念,祝贺他一帆风顺,诸事如意。从此一别,好几十年,也没有通过信。只是20世纪50年代前期,风闻他的知交夏其言老兄说:“唐纳和安娜在巴黎结婚了。”当时,海外关系是一大罪状,我不能去电去函祝贺,只是心头自白:有情人终成眷属。直到1988年春,我有机缘出访法国,作巴黎之行。下机伊始,行装未卸,就在圣保罗旅社拨打唐纳的电话,他大为惊讶,别来几乎40年,居然又能听到我的声音了。他乡遇故知,喜不自胜,我想到他开设的天桥大饭店相晤。天桥是唐纳和安娜开设的一家中餐馆。按照法国的规定,年逾60岁的店主,不能再经营了,唐纳退下来,店务由安娜打理。他说:你初到巴黎,还是让我周六来你处相聚的好。这样,他周六傍晚亲自驾驶轿车来我处。因为周末,人流车流忙的紧,花了30分钟时间,好不容易找到泊位。我们在一家广东中餐馆就餐。他看上去身子硬朗、挺拔,没有古稀人的老相,只是两鬓斑白一些,说话还是吴侬软语的上海话,我把一枚老新闻工作者的纪念章送给他,他说“我毕竟是中国的老报人”,顺手把纪念章悬挂在胸前。他向严宝礼夫人问候,问起我的生活和工作情况。一言难尽啊。谈吐中,我说到江青,唐纳说“君子绝交不出恶声”,“文革”期间,江青祸国殃民的作为,唐纳是清楚的,他不置一词。只是对挚友郑君里被江青迫害致死,深表愤慨。说:蓝苹要我的那封信还在我处,怎能从君里处找呢?又是一个周末,我们第二次见面,互道珍重。我希望他能够再回神州大陆一行,和亲友们欢叙一堂。他说,如果健康允许,我打算明年成行。他嘱咐我,替他从报刊、书籍中寻找关于他生平的资料,他准备晚年写自传,以正海内外视听。返回上海后,我们数度通信,他惦记国内大事,嘱我向国际书店订阅《新华月报》航空邮寄一年。又要我寄些碧螺春等新上市的家乡特产给他,以慰思乡之情。真想不到,就是这一年的秋天,他一病不起,竟成永诀。终年74岁。唐纳是一位爱国文化人,报坛前辈。他与陈润琼的女儿,他取中文名为马忆华。我们在下一年的唐纳追思会和母女见过面。忆华学的是医科,如今也是一位有经验的医师了。

    曾“为情轻生” /唐纳[学者] 编辑

    从上世纪70年代末到现在,报章上出现了不少介绍唐纳其人的文字,林林总总,不胜枚举。总括而言,这些文字中,除了曾与唐纳共事的几位老报人的回忆有些真材实料外,其他的大都是捕风捉影,辗转抄袭,且有不少杜撰成分。更有甚者,坊间一本号称以“纪实手法”写成的《唐纳浮沉录》,将其主要的人生经历几乎描绘成一部情海浮沉史,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大都出自虚构。   以讹传讹、添油加醋,唐纳的形象被涂抹得面目全非,哪怕是离表面的真实也越来越远。唐纳生前对此习以为常,虽有怨愤也无可奈何。国内某家刊物曾发表一篇涉及唐纳1930年代婚事的文字,他看到后在给友人的信中说:“不知是否我于二十余年来看过诸如此类的文章太多了,并没有引起很大的惊奇。所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让他乱抄乱袭去吧,我是不屑一理„„这种财迷心窍、唯利是图的‘作家’我也见得多了,没有对他们重视的必要。”[1]

    那么,这位江青的“前夫”,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唐纳夫人陈润琼编选的《马季良(唐纳)文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有一段对着者的生平事略介绍:本名马继宗,1914年5月7日生于苏州,父亲马培甫时任津浦铁路局洋务译员,母亲费文英。两岁时过继给大伯马含荪为嗣,从小喜爱诗文。少时就读于苏州私立树德初级中学,毕业后考入省立苏州中学。从1930年开始,他以巨钰、瞿觉等笔名在《吴县日报》发表一些散文、短诗。“九一八”事变后的1931年11月,他加入由吴县共青团委和苏州进步青年发起成立的“社会科学者联盟”,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还与进步青年佘增涛(史枚)、项志逖(胡绳)、吴大琨、袁水拍等交往,经常议论国事,探讨救亡之道。1932年3月,因中共吴县县委和共青团组织遭破坏,马继宗亦遭当局追查而避逃上海,改名马继良,后又用季良、骥良等名。同年夏考入圣约翰大学。1933年,以唐纳、罗平、陈陀等笔名在《晨报》“每日电影”、《申报》“电影专刊”、《新闻报》“艺海”等副刊发表电影评论,常有独到见解,深受读者喜爱。翌年秋,进华艺电影公司任编剧,为抗日影片《逃亡》主题歌《自卫歌》和插曲《塞外村女》填词,由聂耳作曲而广为流传。后又进电通影业公司任编剧、宣传主任,明星影片公司任编导委员会副主任„„ 因唐纳外貌俊朗,一表人才,被电通的导演看中,获邀在喜剧片《都市风光》中出演男主角李梦华。他虽是初登银幕,却演得相当出色。正是在电通拍摄《都市风光》时,唐纳与来自山东青岛、本名李云鹤的蓝苹结识并相恋,在不久后发生了耸动视听的婚恋风波,成为报刊花边新闻中的男、女主角。        

    传记作家叶永烈撰写的《江青传》(作家出版社1993年版),对风波的前因后果记述甚详:1936年4月26日上午,唐纳和蓝苹,与同为演员的赵丹和叶露茜、顾而已和杜小鹃一起,在杭州六和塔下举行集体婚礼,由导演郑君里主持,上海法学院院长沈钧儒证婚,一时传为佳话。5月底,蓝苹称到济南探视生病的母亲,竟一去不返,并来信表示断绝关系,如雷轰顶的唐纳6月下旬赶去济南,遍寻无着,绝望中在旅店吞火柴头自尽,幸被茶房发现送医及时抢救过来。其实是到天津找前男友俞启威的蓝苹闻讯来到济南,在郑君里劝说下和唐纳回到上海。但两人共同生活不久,又多次争吵而分居。1937年5月22日,唐纳获知蓝苹竟插足导演章泯的家庭后悲愤欲绝,一气之下跑到吴淞口跳入长江,幸被路人救了上来„„      

    但是,婚恋只是整个人生的一部分,单从这个视角认识和评判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而且还容易流于片面。需要留意的是,蓝苹在到上海认识唐纳之前,经前男友俞启威引导和帮助,已于1933年2月在青岛加入了中共;因为一度失去组织关系,又在上海加入青年团。踏入影剧界时,她绝对是一个左翼文艺女青年。1937年,她为了高远的政治理想,放弃上海相对安逸的生活,奔赴条件极为艰苦的延安。在上海为蓝苹舍妻弃子的导演章泯,更是早在1926年就加入了中共,此后一直从事左翼戏剧工作。蓝苹也好,章泯也好,尽管私人生活都有喜新厌旧的记录,政治上却非碌碌之辈。与蓝苹一度同居成婚的唐纳,其时是什么政治面目呢?他与后来改名“江青”的蓝苹,有没有共同的志向呢?        

    中共党员身份   /唐纳[学者] 编辑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从上海、武汉、重庆再到上海,唐纳称得上是横跨影剧界、新闻界的活跃人士。在上海,他编辑《大公报》“戏剧与电影”专刊,出演喜剧片的主角,还当过战地记者;去武汉,他创作并策划演出抗日话剧《中国万岁》,轰动三镇;到重庆,他进入英国新闻处当译员,组织进步戏剧活动;回上海,他先任《时事新报》主笔,再任《文汇报》总编辑„„唐纳中、英文俱佳,是公认的多面手。撇开给他带来另类名声的那段短暂婚史不谈,以他在影剧和新闻方面的业绩,也堪称出类拔萃的文化人。然而,唐纳除了演员、报人的职业身份之外,还有一个当年罕为人知且以后也被忽略的政治身份:中共党员。        

    《江青传》在“沸沸扬扬的六和塔婚礼”一节中有个脚注,称唐纳认识蓝苹时,“其实已加入共青团。后来,他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另一处又转述夏其言接受访问时的回忆,他早年考上一家银行当练习生,与同事马骥善为好友,进而认识了其兄马骥良亦即唐纳,“那时候,马骥良参加了‘C.Y.’,亦即共青团”。但对于唐纳究竟何时加入中共,该书语焉不详。       

    夏其言作为唐纳青年时代的挚友,曾应新加坡《联合早报》邀约撰写《唐纳与我》一文,回忆他与唐纳相识于1936年,共同的忧国之心和救亡之忱,使他们引为知交。一天,唐纳说有个朋友是职业革命家,刚从国民党反省院中逃出来,当局正在追捕,想找个可靠的藏身之所,问夏敢不敢接受。夏一听是个进步人士,还是个传奇人物,便欣然答允。        

    唐纳的这个朋友名叫史枚(本名佘增涛),后来与夏其言一起住在亭子间。史枚很有学问,文史哲经,古今中外,无不通晓,夏尊他为师长。唐纳三天两头来夏家,给史枚带来许多外面的消息。两人一起谈形势,谈救亡,谈文艺,谈着谈着,一篇评论就出来了。唐纳那时主编《大公报》的“戏剧与电影”专刊,上面许多鼓吹国防电影、宣扬救亡图存的文字就是夏家亭子间的产品。夏那时还只有旁听的资格。听着听着,再加上读了史枚推荐的不少进步书籍,也就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        

    夏其言在文中说:“我之能够走上革命道路,如果说史枚是最早的启蒙人的话,那么唐纳应该是最早的引路人。”夏本人于1937年加入中共。依照常理,唐纳作为他“最早的引路人”,应该在他之前加入中共。
    在这一点上,还有一个文字记载可作为证据。2005年10月号《
    上海滩》月刊一篇题为《新闻界老战士夏其言》的文章,在小标题“唐纳引他走上革命道路”下,写道:“1936年,他(夏其言)结识了共产党员唐纳„„”该文作者居欣如曾先后供职中共华东局宣传部、上海市委宣传部,而夏其言在所属机关报《解放日报》先后任经理、政文部主任、副总编辑直至离休。他们相互熟识,在文章中这样表达不会没有根据。       

    对这个问题尚不确定的是:唐纳究竟是哪年正式成为中共党员的?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由团转党是比较普遍的做法,即入团后经过一段时间考验,直接转为共产党员。有可能当夏其言知道唐纳是“C.Y.”时,实际上他很快就成了“C.P.”(“共产党”的英文缩写)。这个推断如能成立,唐纳的党龄应始于1936年或更早一些。可见,尽管唐纳与蓝苹很快就分道扬镳,但最初能走到一起并不是偶然的,他们在政治思想上毕竟属于同一阵营。        

    依照中共组织部门以1937年七七事变引发抗战全面爆发的划线原则,唐纳在那之前投身革命并入党,属于“红军时期”的干部,是名副其实的老革命。如果说演员、报人均为唐纳的职业身份,那么中共党员就是这位文化人的政治身份。因而,他的思想底色就像他当年向夏其言传输的革命理想那样,是救亡图存,解放劳苦大众,建立一个人人平等、自由的新中国。        

    可以说,中共党员这一政治身份,是解开唐纳“人生秘密”的一把关键钥匙。        

    潜伏的报人     /唐纳[学者] 编辑

    在1949年10月1日中共正式成为执政党之前(甚至之后一个短时期),大多数中共党员都处于秘密状态,甚至在红色根据地或革命队伍里也是如此。所以,1948年赴港工作不久就远赴海外的唐纳,从未有过公开党员身份的机会。从一些涉及唐纳的回忆文字可以看到,他的政治面目并不清晰,但做着共产党人才会做的事情,而且扮演了非常独特的角色。        

    解放前曾参与妇女运动的童礼娟写有《和许广平相处的日子》一文,说1946年春节过后不久,在中共地下党学委领导下,她和几位同志一起参与筹建上海妇女联谊会。许广平胡子婴等被选为常务理事。为了扩大影响,妇联会要办会刊,因没有经费,开头用油印机印了两期,不够理想。许广平出面联系到《时事新报》的半个版面,党组织安排她去协助许广平做些具体工作。有一次,她应许广平安排到许家与马季良(唐纳)见面。“那天我比约定的时间稍早些先到,稍后,马季良来了,他中等个头,穿一身灰色西装,学者风度。我们就在前半间靠窗口围桌而坐,主要是许先生和马季良交谈,我只在一旁听着。许先生很谦虚,不时征求我的意见,我总是点点头。最后大家商定,副刊半个版面,一星期出一期,刊名为《妇女生活》,因已有《学生生活》、《工人生活》副刊,这样,可以保持名称一致。”文中提到,《时事新报》是国民党四大家族之一孔祥熙所办,这个副刊的稿件刊出后没有稿酬,排版看清样等工作由她去报社处理。她又说:“《妇女生活》出了几期,许先生又联系到《联合晚报》,这次是许先生写了张字条让我直接去联合晚报社找主编冯宾符,冯和我谈了些具体事情,刊名为《妇讯》„„”还说:“《联合晚报》是上海地下党领导的以民营面目出现的一张报纸,因是晚报,都是上午去报社工作。由于许先生坚持争取和平、民主,反对独裁、内战的编辑方针,因而这两个副刊团结教育了广大妇女读者。

    乱世识佳人/唐纳[学者] 编辑

    1952年12月23日,唐纳与陈润琼结婚。1952年12月23日,唐纳与陈润琼结婚。[2]

    1938年夏,唐纳写出了抗日话剧《中国万岁》,由应云卫导演,演出后获得了各界好评。就在此时,他爱上了话剧女演员陈璐。同年10月,他们经香港返回上海,不久生下一个儿子。 唐纳虽和陈璐结合,但对蓝苹却仍然念念不忘。他为陈璐取了个艺名叫“红叶”,据说是为了和“蓝苹”相对;他还写了一首名为《千里吻伊人》的歌词,据说也是为蓝苹而写的。1942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唐纳离开上海赴重庆。陈璐和他们的儿子则留在了上海,后来陈璐改嫁了一个盐商。在和陈璐分手后,唐纳在数年中一直独身,忙于写作。1945年上半年,他才在蓝苹、陈璐之后,爱上了女演员康健。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5-12-04
    [2]^引用日期:2017-04-16
    扩展阅读
    1唐纳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5-16 19:51:52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