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四马拒孙

    1933年冬,孙殿英以奉命入青屯垦为名,率大军进攻宁夏,志在吞并西北。马鸿逵马鸿宾马步芳马步青等恐被各个击破,地盘难保,乃联合拒孙,史称:“四马拒孙”战争。同时,蒋介石也希望孙殿英军阀与马家军相互攻伐,两败俱伤。四马联军约4万余人,孙殿英兵力约7万人。经过4个月激战,以孙殿英惨遭毁灭性打击而告终。从此,宁青两马集团,跋扈自雄,扩张封建军阀势力。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四马拒孙 地点: 宁夏
    时间: 1933年5月 结果: 以孙殿英惨遭毁灭性打击而告终。
    交战各方: 马家军 孙殿英 各方兵力: 四马联军约4万余人 孙殿英兵力约7万
    主要指挥官: 马鸿逵马鸿宾马步芳马步青

    目录

    战争背景/四马拒孙 编辑

    四马拒孙蒋介石

    1933年5月,冯玉祥在张家口组织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吉鸿昌、方振武等积极参加。其时孙殿英驻防沙城,冯派张允荣与孙接洽,争取他参加同盟军。孙殿马步芳英早年依附冯玉祥,不久投靠蒋介石,后又倒向张学良。他在赤峰曾一度抗战,受到损失,退驻沙城时,百方补充兵力,借以自重。蒋介石派戴笠、刘健群等多次拉拢孙殿英,许其为察省主席,企图造成孙与冯之间的矛盾。但孙认为在察哈尔处境困难,他既不愿参加同盟军,也不肯担任省主席,蓄意保存其实力,作为别图发展的政治资本。

    同年夏天,蒋介石任命孙殿英为青海西区屯垦督办,令其率领所部四十一军,开往青海。这次蒋之用意:一是调走孙殿英,可以削弱冯玉祥在察北号召抗日的势力;二是马步芳集团决不容孙殿英插足青海,必会引起两虎相斗;三是待其两败俱伤,乘机遣兵,便可一举全灭。但何应钦认为:孙殿英与马鸿逵早结为义兄弟,都是冯玉祥的旧部,宁青两马之间也有姻娅之谊,且四马一孙,均非中央嫡系,异地分驻,原无冲突。孙此次率兵西去,倘不触犯四马的地盘,则四马也有与孙勾结的可能。如果此势一成,孙必夺占甘新两省,恐西北又会出现冯玉祥第二,那时收拾就很为难了。嗣经朱绍良提出建议,蒋介石终于在明令孙殿英西进之后,又密电马鸿逵乘其不备,中途予以截击,自此宁夏战争随之发生。

    四马拒孙阵线的形成:孙殿英督兵西进,宁夏首当其冲。马鸿逵、马鸿宾自揣力难堵击,商定与马步芳、马步青联兵拒孙,以保安全。马步芳、马步青这时的势力,已从青海发展到河西地区,并控制了河州(临夏)一带。

    青海久被封建军阀马麒所统治,他病卒后所任省主席一职,由其弟马麟继任。马步芳是马麒的次子,时任陆军新编第九师师长兼青海南部边区警备司令、青海孙殿英省政府委员等职。孙殿英率兵来青屯垦的消息传至西宁,马步芳非常震惊,认为他家数十年的基业,将有被覆灭的危险。马麟也感到大难当头,一面授权给马步芳动员全省一切力量,积极准备作战;一面电谕马步青在凉州作好防卫布置,并抽派有力部队,协助马步芳拒击孙殿英。本来他们叔侄之间有争夺权利的矛盾,但迫于当前情势的危急,不得不同力合作。接着召开党政军首脑紧急会议,派马绍武、祁中道、谢士英3人为代表,赴南京呼吁;派马师融赴宁夏联络马鸿逵、马鸿宾,相约互为支援,一致拒孙。此外,马步芳假托青海蒙古族、藏族王公千百户的名义,电请蒋介石阻止孙殿英入青。同时,还强迫全省各界群众举行拒孙大会,游行示威,虚张声势。

    孙殿英率军开抵五原、临河等地后,受到阎锡山的物质支援,整军扩兵,力图大举攻取西北,开创独立局面。

    蒋介石在孙殿英开拔后,又行施缓兵之计,他借口“以顾全甘宁青民意为重”,电令孙殿英“暂驻原地,再待后命”。与此同时,蒋令驻甘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在兰州召开军事会议,督饬马鸿宾、马步芳出兵宁夏,配合马鸿逵的十五路军,对孙殿英予以堵击,并令其就地歼灭。

    马步芳接到电令后,在西宁新编第九师司令部召开军事会议,参加者均为团长以上人员。在这次会议上,马步芳说:“拒孙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卫青海。但我们必须出兵到宁夏去,在境外作战比较有利。第一,我军可以就地取粮,不劳青海运输;第二,十五陆军在宁夏为主,守土有责,让其多打;第三,我军远去为客,兵源难济,补充不易,宁可少打,以免损耗力量。”这时,马鸿逵来电催请“迅速出兵协助”。马步芳即从甘州先遣所属第三旅和马步銮骑兵团,于11月初开往宁夏。马步青时任骑兵新编第二师师长,知大战难免,恐危及河西,亦由永登派出该师第一旅马禄部兼程驰赴宁夏,归马步芳直接指挥。马鸿宾的三十五师,早已由金积、中卫驰赴宁夏省城。从此,形成了西北四马联合拒孙的阵线。

    宁夏拒孙兵力实况及其防御布置:马鸿逵所部十五陆军,原有3个独立旅、2个骑兵团、1个特务团、1个教导团、1个炮兵营、1个工兵营。1933年10月间,马鸿逵以拒孙为名,勒令各县征兵,还增编2个警备大队(相当于团),隶属于省保安处,以马全良为处长,韩进禄为副处长。此外,还有马鸿宾所部第三十五师(原为新编第七师)。马鸿逵时任宁夏省政府主席兼十五陆军总指挥,并由马福寿(马鸿逵的伯父)任宁夏省垣警备司令,兵力共30000余人。

    马步芳所部第三旅旅长韩起功,率马成龙、马德2个团;独立旅骑兵第六团团长马步銮率马正魁、韩有禄、马忠良3个营先到宁夏。接着马步青部骑兵暂编第二师第一旅旅长马禄率魏珍团的马秉魁、马福海、马长青、白生贵等4个营,驰抵中卫,其余1个骑兵团留驻一条山,待命前进。以上各先遣部队共10000余人。既至作战后,马步芳增援到宁夏的所部计有所属第二旅旅长马继融所率的马思融、马瑜2个团及独立骑兵第二团马忠义部、青海省政府手枪团马步荣部。此外,还有1个炮兵营和1个工兵营。马步青也增派了1个骑兵团,作为马禄旅的后备队兵力共达110000余人。合计四马宁夏拒孙联军的总兵力不足40000人。

    宁夏城垣西距贺兰山,东距黄河,均约30里。纵展平原,近郊四周,多有堡寨;城西临唐徕渠,城东复连汉延、惠农两渠。四马联防部队,利用上述地形和堡寨,构成郊区防御阵地。城以南经王宏堡、阳和堡、大坝堡、广武城、石空堡至中卫县,计有360里;城以北经过谢家堡、李刚堡、平罗县、黄渠桥、石嘴子至磴口县,计有220里。马鸿逵用在北防御线一带的兵力约有10000人。派守主要据点的:磴口、石嘴子1个骑兵团,平罗1个步兵旅、1个炮兵营,李刚堡1个团。在西距宁夏城15里的宁朔县派有1个团的兵力,作为两翼防御线;在中卫等县亦均有部队驻防。此外,马鸿逵把十五陆军的主力摆在省垣附近,其唯一作用,在于保卫自己的生命和财产。

    孙殿英以西进被阻,感到进退两难,局促不安。他为了摆脱困境,多方求取外援,力图壮大声势,挥兵西进。孙殿英是流寇式的军阀,惯会投机取巧,在其寻求外援的过程中,接触面很广,内幕异常复杂,活动变幻莫测。根据当时事实,主要是:(1)收编绥西骑匪杨猴小子等部,扩大其兵力;(2)联络晋绥统治头子阎锡山,争取军需用品以及粮秣方面的支援;(3)勾结汪精卫改组派和陈立夫的CC系分子;(4)拉拢广东国民党的东南执行部;(5)接受伪满执政溥仪所加的北洋大臣兼直隶总督的封号;(6)向福建反蒋联共的武装进行活动;(7)以李锡九为使,聘南汉宸并通过其关系,与陕北红军和西安杨虎城取得联络,要求在军事上予以援助。

    (1)孙殿英所部四十一军,原有3个步兵师,1个骑兵旅,1个炮兵团。亲信将领有谭松艇、刘月亭、丁某、刘广德、于世铭、高霞轩及夏维礼、杨干卿、孟庆典、卫曰功等。高等顾问,先后聘有李锡九、南汉宸。孙在1933年2月热河一度抗日期间,曾用阴谋诡计,吞并了张学良所部汤玉麟的两个骑兵旅、1个步兵团和义勇军李纯华的部队;移防沙城时,又利用抗战换来的名誉,召诱爱国青年入伍,壮大了实力。当其离察西进途中,到处强拉壮丁,用以扩军,并在绥西收编杨猴小子等骑匪,作为游击部队,共有兵力70000余人,号称“十万之众”。

    (2)孙殿英初到绥西时,本拟对宁夏行施“假道灭虢”的诡计,但因四马严阵以待,所谋不得而逞。孙为了打破当前难关,开辟西进道路,重行决定计划:首先攻占宁夏,然后下甘肃,入青海,进取新疆,统一西北。为实现攻占宁夏的第一步计划,孙在战略上采取“速战速决”;在战术上采取“猛攻硬打”,其作战要求是“歼灭敌军主力”,作战目的是“争取全部胜利”。此外,孙殿英还为了进一步利用所部将领效命,曾许杨干卿为宁夏警备司令,刘月亭为甘肃省政府主席,丁某为青海省政府主席,而以西北总司令自封。

    (3)宁夏作战前夕,孙殿英对四马内部进行分化宣传,他派便衣人员潜入宁夏,散发许多传单,有油印的《告西北同胞书》和《告西北将士书》两种小册子,由于好奇,默记了其中一些主要词句。

    孙在《告西北同胞书》中,对马鸿逵、马步芳集团大加抨击:“彼辈把持地盘,残暴不仁,用人行事,专尚四同:一要同姓,即马,非马不喜;二要同族,即回,非回不亲;三要同河,即河州,非河不同;四要同教,即回教(伊斯兰教),非教不信。”

    《告西北将士书》中,孙曾骄矜自夸:“本军不分种族,不重地域,不论亲疏,不问宗教,任贤用能,一本大公。”还说:“吾率十万雄兵,所向无敌。今观朔方于掌上,取陇阪若探囊,投鞭黄河,指日可渡,饮马青海,为期不远。”其野心之大,用计之深,可谓暴露无遗矣。

    战争过程/四马拒孙 编辑

    第一阶段

    马步芳马步芳

    1933年11月闽变爆发,以十九路军为主的国民党反蒋联共派,在福建成立人民政府,与南京蒋政权相对抗。孙殿英乘此时机,于同年12月11日,由绥西大举进攻宁夏,即于1934年1月12日夜1时,首先袭占磴口。马鸿逵急电令石嘴子防守部队,堵阻孙军前进。

    石嘴子濒黄河西岸,贺兰山耸立西北,地势颇为险要,有利军事防御。时正值隆冬,大雪封山,坚冰结河。孙军分兵两路:一路直趋石嘴子正面,猛攻马鸿逵部阵地,另一路从河东夜渡冰桥,向石嘴子突行侧击,迫使马鸿逵部放弃险隘,纷纷溃退,孙军即乘胜追击,一拥而包围了平罗。

    平罗在宁夏城之北,距有120里,城小而坚,居民大都信奉伊斯兰教。马鸿逵早派1个步兵旅和1个炮兵营,由师长马宝琳为指挥,防守北城。马宝琳在十五路军中素负勇名,他知孙军颇有作战能力,且以平罗距石嘴子不过70里,在军事防御上居于重要地位,故激励所部以死力严守。城内储备了较充足的粮秣、弹药等军用物资。还在保护当地洋行商人和富户的名义下,索得巨款作军饷,使兵卒冒死听命,未致生变。同时,他又让清真寺的大小阿訇,向回民群众进行鼓动:孙殿英到处纵兵掠民,甚至挖盗清朝乾隆、慈禧的陵寝,将大批宝物偷卖给洋人。今率兵西来,不但要攻城掠地,而且要杀回灭教。平罗地当要冲,倘一旦失守,大家必遭其祸害。只有军民合力,才能保护城池,不受屠杀。当地群众即给马宝琳一定的支持,这是平罗始终未能失守的一个主要原因。也牵制了孙军进攻宁夏的一部分兵力,使其作战计划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孙殿英攻打平罗不下,乃留3个团的兵力继续作包围,他于同月26日,率大军迅行指向宁夏城。原在北线一带作防御的四马联军,大受孙殿英优势兵力进击的威胁,怕被围歼,节节后退。马鸿逵为了巩固宁夏外围防御线,严令后退部队转入李刚堡一带的防守阵地,配合原有驻兵,对前进中的孙军,予以坚决的阻击。

    在这一阶段,马步芳率军事顾问安立绥、秘书长姚钧、旅长马元海、卫士队队长韩有文等,由西宁乘汽车驰赴宁夏,受到马鸿逵、马鸿宾的欢迎,并举行军事会议。马步芳知此次作战规模较大,孙殿英是个拥有10万兵力的劲敌,而且看到马鸿逵以亲谊长辈自居,便推他担任拒孙联军总指挥。马鸿逵也傲然自夸:“我前跟冯司令,后随蒋委员长,参加过多少次大战,实际经验不少。我的部下大都是鲁、豫、皖从征的健儿,现在打孙殿英这股土匪队伍,是有必胜把握的。”马步芳本来好自己吹牛,也爱受别人恭维。那知马鸿逵吹牛比他吹得更大,心里很不服气,便对马鸿逵说:“我早敬仰总指挥是党国的柱石,西北的名将。这次打孙殿英同打落水狗一样,十五陆军确实是一支铁军。至于我所带的新九师,没有参加过什么大战,这次开到宁夏,只能起一点摇旗呐喊的作用罢了。”马鸿逵又对马步芳说:“你的军队勇敢善战,早在河西赶走马仲英,威名远扬。今天你亲身来这里助战,使孙殿英闻而生畏,可称得起一员虎将。”他们互相恭维,也是互相利用。

    当孙军占磴口、破石嘴、围平罗,直逼宁夏省城之际,马鸿逵大为惊惶,想把十五路军主力撤到灵武、金积、中卫等县去,而以三十五师和马步芳部队留守省城,并向蒋介石打电报告急,俟乞得援兵后,再行全面发动反攻,以求达到驱逐或消灭孙军的最后目的。但他又考虑到,倘十五陆军主力向后移动,马步芳怎肯留守,将会乘机退兵,去保青海地盘,反而对宁夏防守不利。要是不先撤自己的主力部队,深恐遭受孙军的大围攻,而且后方粮道也有被截断的危险。因此,疑惧满腹,退守难决。在召开军事会议时,马鸿宾主张以全力坚守宁夏,既可稳定军心,也可反守为攻。马鸿逵听了,便对其所部师长卢忠良等说:“马宝琳以数千之兵,尚能固守平罗,我亲率精兵数万,保宁夏实有余力。孙殿英冒险深入,后无援兵,只要我们坚决打下去,就有取得全胜的希望。”他的实际用意,在于鼓励部下,效其死力而已。

    马步芳因情势紧急,终日呆在自己的司令部里,不敢到前线去作指挥。有一天他十分愁闷,蹲在寝室门前,双手捧腮,低头不语,侍从人员立即摄影,并题“忧国虑民”,马感到满意,将其相片分赠给团长以上的军官,作为战时纪念。但有些人背着马步芳说,看了照片,与其题上“忧国虑民”,不如写上“想妻思子”才对。一时传为军中的趣闻。

    第二阶段

    孙殿英孙殿英

    1934年1月下旬,孙军约有两师之众,由刘月亭指挥,向宁夏西北郊区一带的防御线进攻。当时四马联军,防守西郊阵地者有马英才师、马德步兵团、魏珍骑兵团;防守北郊阵地者,有卢忠良师、马成龙步兵团、马步銮骑兵团。双方激战两天,马英才等部首先将进攻西郊的孙军击退。北郊应战中,省保安处处长马全良左肋负重伤,副处长韩进禄阵亡,其部下损失惨重。由于卢忠良、马成龙等部坚决抵御,使防御阵地未被突破,只有一小部分堡寨,落于孙军之手。其时马步芳令韩起功旅防守满担桥一带。韩旅第一团团长马成龙率谭成祥、孟全禄、马全义3个步兵营,扼守满担桥第一道防线;第二团团长马德同独立骑兵旅第一团团长马步銮,各率所部布置为第二道防线。这时候,刘月亭用1个师的兵力,攻破第一道防线,马成龙中弹殒命,所部伤亡甚多。马步銮团乘夜救援,使谭成祥、孟全禄等脱离险境,退往八里桥。在这次激战中,马步銮腹部中弹,抬到宁夏医院去养伤。他的3个营长马正魁、韩有禄、马忠良均怕受孙军的包围,连夜退守杜家寨一带,后又遭到孙军两个团的攻击,所有堡墙、房屋,悉被炮弹摧毁,守兵挖地下坑道,继续抵御,韩有禄左肩受伤,与马正魁等合兵在一起,支持到第3天夜里,始退往北塔,与韩起功旅取得联络。当满担桥失守时,孙军还包围了甘草厂,马步芳所部工兵营600余人及其营长马登云等,被俘缴械,刘月亭后来把他们一律释回,使马步芳又想哭又想笑,因为失去了600余支枪,烦恼得要哭,但看到1个营的官兵都放回来了,所以又想要笑。他知道他的部下们均认为这次是最丢脸的事情,为了作掩饰,他曾这样说过:“刘月亭不愿意惹青海军,才放回了工兵营,这实际上是顾全了我们的面子。今后,我军避免同刘的部队打硬仗,只要守住阵地,不致再发生工兵营那样戒备不严的事情就好了。”

    马鸿逵以孙军日益近逼,严令所部加强宁夏省城城防,并命其子马敦静率兵一团,监督防务。在城头四面,均挖设交通沟和掩蔽部,特别在北城上装置有炮位;城垣四周,每夜用铁丝悬挂成排的照灯,并在城头配制监视哨。此外,沿着北城墙根一带,还勒令居民挖设地道,在总指挥部内(省政府所在地)也筑有地下室,作为马鸿逵及其眷属避弹藏身之所。

    2月初,春节将至,马鸿逵、马步芳等,看到前线沉寂,认为孙军在休整中,不会妄动进攻,因而放松了戒备。其实孙殿英以静为动,早作伺窥,他一见有机可乘,便派出3个师的兵力,命刘月亭为总指挥,利用大风黑夜,分3路暗袭宁夏省城,中路军由刘兼任指挥,向北城进袭;左路军由丁某为指挥,迂回到东郊,扑向城垣。这时,天刚拂晓,孙军中有200余人,首先爬上城头,即被1名司号兵发现,他连忙吹起紧急军号,惊动防守部队,从两头用大刀截杀,互相搏战,血肉横飞,登城孙兵寡不敌众,无路可逃,全被杀死。但宁夏省城三面受攻,情势很是危急。马鸿宾冒险督战,士卒不敢后退,拼力抵御了一昼一夜。孙军爬城受挫,乃调集重炮,猛加轰击,炮弹射落城内,民房多被炸毁,死伤100余人,哭声四起,凄惨欲绝。马鸿逵身驱肥大,平时行动迟缓,这天受到大炮的震慑,吓得不能举步,只好由卫士扶持,避入地下室。马步芳早存戒心,他在拂晓时,一听到紧急号音,便知风色不妙,立即乘汽车,从南门逃往后方马禄驻防的地区,待至孙军攻势暂缓后,才悄悄地从夜里返城,但他仍准备好汽车及马匹,以便随时逃走。

    当孙军攻城猛烈之际,四马骑兵军心大为动摇,马鸿宾也惊恐异常,情势颇为严重。正在这时候孙军忽然退去,大家莫名其妙,反惊疑不安。其实孙军忽退,是别有一种原因的。在攻城前夕,孙殿英面许杨干卿为宁夏警备司令(另一传闻是宁夏省政府主席),孙的亲信团长卫曰功,闻而不服,攻城之日,杨奋勇前进,卫率部后退,以致牵动全线,孙殿英恐引起内讧,急忙收兵,巩固阵地。

    由于此次攻城未能得手,孙殿英非常气愤,他将大部分兵力调集在宁夏省城附近,准备发动第二次攻城。

    在这一期间,孙军盘据各村寨,大肆搜索财物,掠夺粮食和牲畜,乡民不堪其扰,纷纷逃奔贺兰山,冻饿而死者,满谷盈坑,惨不忍睹。

    第三阶段

    由于宁夏省城处在被包围的形势下,马步芳电调第二旅马继融部和独立骑兵第二团马忠义及1个炮兵营迅速增援。马麟也派长子马步荣率青海省政府手枪团同时出发,并致电马鸿逵:“孙殿英目无中央,抗命西犯,吾兄率先加讨,屡挫凶锋。弟令儿辈负弩前驱,援兵接踵,旌旗相望,仰仗虎威,必奏全胜。”

    马鸿逵看到青海援兵已至,为了对马步芳表示信赖,就将宁夏城防交由马继融担任。马步芳至此,才面有喜色,即派该旅参谋长王剑萍率马思融团防守西、南城;派马步荣率手枪团和炮兵营防守东、北城,由旅长马继融负城防指挥总责。

    宁夏省城城周15里,东西纵长,倍由南北,城门有六,昼夜紧闭。双塔耸峙建筑宏伟。在城内者为西塔寺,8角11层,青砖砌成,极其坚固。马鸿逵将许多珍贵杂物,移藏入西塔内,派兵守护;在城外者为北塔,距城垣10余里,此处地势重要,十五路军作为防御据点,派驻1个团。孙军攻城期间,北塔成为被攻击的一大目标。

    1934年2月17日,北塔阵地由新编第九师第二旅第二团接防。马步芳以团长马瑜年轻,恐有疏失,命马继融前往指挥。刘月亭侦知此种情况,派出两个旅进行夜间攻击,炮火至为猛烈。马瑜惊惶失措,伏在战沟里不敢抬头。马继融命全团坚守阵地,并派团副马效融赴城内向马步芳请援,乃令由韩起功旅进攻孙军的右翼,马步銮、马忠义两团合击孙军的左翼。马鸿逵也派步炮兵配合作战,孙军遂受创而退。

    在这一阶段,孙军力求速战,而不能速决,形成了胶着状态。孙殿英企图截断四马联军的粮道,命杨猴小子率所部骑兵旅,向宁夏省城后方进行扰乱。马步芳令马禄旅在阳和堡一带,严加戒备。但马禄旅与杨猴小子早年结义为兄弟,1925年马禄在后套一带活动,交识王英、杨猴小子,加入哥老会。他3人结为义兄弟,王为老大、杨为老二、马为老三。在此一期间,马禄主要给青海的马麒集团,购运枪支、弹药等军用物,他后来又当了马麒所部骑一师的旅长,驻防永登、与王英、杨猴小子始终保持联络。在宁夏作战期间,仍暗取联络,互不相犯。孙殿英知杨游而不击,又加派两个骑兵团,督促杨旅袭击王宏堡。

    马步芳认为马禄疏于戒备,致有王宏堡之失。但他是马步青的“爱将”,未便直接斥责。马鸿逵以后方粮道大受阻扰,急与马步芳面议,决定派马忠义团配合马禄旅,由马元海为指挥,限10日内夺回王宏堡。此外,还由马鸿宾亲率所部炮兵,联合作战。这次战斗,共进行了3天,兰州绥靖公署派来轰炸机1架,第一天,向朱家寨孙军主要阵地,投弹数枚。第二天,又飞到王宏堡,进行俯冲轰炸,杨部用步枪仰射,驾驶员右臂被击伤。飞回宁夏省城后,因流血过多,当天殒命。第三天,马鸿宾、马元海各督所部,猛力攻击,杨旅大受损失,且以军粮告罄,无法盘踞,先将伤亡兵员一律驮走,支持到第四天夜里,杨猴小子亲率骑兵退去。马禄、马忠义等于次日早晨,始进入王宏堡,并搜查附近村寨,只见断墙残壁之间,遗有马尸数匹而已。

    王宏堡之战甫告结束,孙军又向北塔发动了一次进攻。临战前孙殿英将随军带来的大批瓶酒,分赏给作战兵员,命其痛饮,然后出击,横冲直撞,气势颇勇。北塔防守部队全面展开白刃战,搏斗至为激烈。马鸿逵所部3个旅配合马鸿宾所部三十五师,从城内分两路出兵,一路向接近东郊的孙军阵地佯攻,使丁某受到牵制;另一路直援北塔,向刘月亭师加以猛击,获得胜利,夺回了八里桥以北的十数个堡寨。

    孙殿英屡攻受挫,只好深沟高垒,固守阵地。他计划到初春天暖,总攻宁夏,毫无知难而退的打算。

    马步芳的部队,大都参加郊区防御线,因天寒无煤取暖,即将初埋地下的阵亡士兵的棺木,挖出作燃料材料,若遇宁夏红十字会的掩尸队,他们也夺棺弃尸而去。马鸿逵闻知后,及时对马步芳进行劝阻,这时马步芳也考虑到长此挖用棺木,会引起十五陆军更多的不满,所以组织了一个“新九师司令部巡察队”,派往郊区,但巡而不察,启墓行为,较前更加增多了。

    蒋介石为了对孙殿英施加压力,一面命何应钦停发四十一军的饷项给养,一面电令庞炳勋、胡毓坤等劝告孙殿英解甲归田。孙至此更加恐慌了,但又不甘心退走,仍令所部作战到底。蒋介石以孙“一再抗命,阻绝劝告”,乃命令撤销青海西区屯垦督办公署,免去孙殿英本兼各职。蒋还令驻防天水的陆军第一师师长胡宗南,派移防兰州的该师第二旅赴宁夏助战,但该旅到达中卫后,只遣第五团向前方移动,并未参加实际战斗。

    其实朱绍良,已与四马取得妥协局面。马步芳在出兵宁夏之初,曾派政客谢刚杰用黄金贿朱,请其向蒋介石代为陈词,阻止孙殿英入青。朱原想坐观成败,后以孙军攻入宁夏腹地,一旦击败四马联军,势必危及甘肃,对自己的地位颇觉不利,故决意援马拒孙,他电请蒋介石收回孙殿英屯垦青海的成命外,并接受了马鸿逵等的要求,派出轰炸机两架,配合攻孙,使四马联军士气为之一振,也敢于反守为攻了。与此同时,蒋介石已电令阎锡山由晋绥出兵,配合马鸿逵等所部,对孙军进行夹击。

    孙军的将领丁某、杨干卿、李纯华、孟庆典等,以饷糈断绝,士无斗志,且孙殿英的本兼各职,已被免去,在全军中失掉了发号施令的作用,故各率所部共约20000人,退出战斗。此外,于世铭早与何应钦有勾搭,他力图驱孙,想把四十一军的残部接管在自己手内。从此,孙军瓦解之势已成,富占魁在何应钦的授意下,面劝孙殿英离开队伍。孙知败局无法挽救,先送走南汉宸、李锡九,并组织炮兵,归由刘月亭指挥,向宁夏省城射击,掩护其余部队退却,孙殿英潜赴太原,后又转往晋祠居住。

    3月19日夜,大风怒吼,黄沙昏暗,孙军全部溃退。马步芳派马元海率韩起功、马禄2个旅,和马步銮、马忠义2个团兼程追击;马鸿逵也遣骑兵旅猛追,一夜之中,孙兵被俘者达6000余人,晋军时已进抵磴口、石嘴子一带,对溃退的孙军约20000人,并未截击,反而掩护到绥远去,都被阎锡山所收编。

    孙殿英进攻宁夏期间,在石嘴子设有军械库多处。后来孙军一败涂地,晋军乘机抢走了石嘴子所存藏的大批军械和其他物资。马元海率兵急追,也从石嘴子捞到六五步枪6000支、三八马枪200余支,高射机枪2挺、大炮6门、炮弹5000余发。马步芳只给马鸿逵送去1挺高射机枪,其余枪炮弹药都作为自己的战利品。因此,马鸿逵大为不满,他说:“宁夏好像赌场,他们赢了钱都拿去,我们的炕被跳塌了,就没有人来管。”由于马鸿逵怀恨之故,借口战争结束,对马步芳和马步青的部队,一律停发给养。马步芳也气愤地说:“孙殿英捣坏了宁夏的门,跳塌了宁夏的炕,你们几乎立不住脚!我们帮助宁夏,打走了孙殿英,还没有坐下来休息,就想排去有功劳之人,连一口饭不让吃,太没有道理了。”他先令大部分部队撤回青海及河西,紧接着又命马继融同马德团撤退到中卫,计划分批调走。但在这一期间,当地县政府对青海军的给养,仍不供应,团长马德非常恼怒,把县长董天祥(原为马鸿逵的参谋处处长)诱至团部软禁,一杯水也不让他喝。马继融恐怕问题闹大了不好办,叮嘱助手劝说马德,才送走董天祥。董为了和缓对立状态,很勉强地支应了半月军食。但第一师第二旅派驻在中卫的罗团,虽未参加战斗,却受到充分的给养。由于上述种种原因,马步芳认为马鸿逵太挖苦青海军了。他怀着极不愉快的心情,离开宁夏。路经靖远城的时候,被李贵清所部的守兵,突然开枪射击,打伤马步荣的左臂,马步芳不敢冒进,急行后退,到马鸿宾所部驻防区,始渡过黄河转返西宁。马步芳还为了向蒋介石邀功,曾利用政客谢刚杰谭克敏马绍武郭学礼等分赴兰州及南京活动,主要用黄金贿通朱绍良、何应钦、陈立夫,允其向蒋介石转报宁夏“奏捷之功”。因而马步芳被任为陆军新编第二军军长,所辖新编第九师亦改编为第一百师,和两个独立骑兵旅。马步青也通过与朱绍良等的勾搭的关系,改编为陆军骑兵第五师师长。

    战争结果/四马拒孙 编辑

    经过4个月激战,以孙殿英惨遭毁灭性打击而告终。

    历史影响/四马拒孙 编辑

    这场战争中,人民群众受到极惨痛的蹂躏,庐舍田园,半为废墟,造成了严重的兵灾区。根据当时有关记载:“夏、朔、平、磴4县,被灾75000余户,灾民45.8万余人,炮火打伤以及冻饿而死者5384人。此外,牲畜、农具、米粮、财物、房屋等项的损失,总计已达2000余万元;无籽种、耕畜,耽误农业生产的土地,计有97万余亩。”[1]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7-02-18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2-19 11:46:18
    立刻申请认证荣誉共建 认领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