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圣-埃克絮佩里-之最后的任务

    《圣-埃克絮佩里-之最后的任务》是一部法国冒险剧情类电影。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圣-埃克絮佩里-之最后的任务 主演: 贝那德
    类别: 剧情 冒险 导演: 罗伯特
    影片片长: 103分钟 上映地区: 法国

    目录

    电影简介/圣-埃克絮佩里-之最后的任务 编辑

    安托尼·马里·让-巴蒂斯特·罗杰·德圣埃克絮佩里

    他是法国最早的一代飞行员之一,1921~1923年在法国空军服役。1926年加入航空公司,开始邮航事业。1939年,二战前夕返回法国,参加抗德战争。1940年流亡美国,侨居纽约,埋头文学创作。1943年参加盟军在北非的抗战。1944年他二战期间在执行一次任务时失踪,一去不回。2008年3月,一位在二战时期担任德国战斗机飞行员的霍斯特·李佩特(Horst Rippert)坦承是击落圣埃克絮佩里座机的人。其作品多描述飞行员生活,代表作有《夜航》、《人类的大地》、《空军飞行员》、《小王子》,《要塞》《南方邮航》等

    剧情介绍/圣-埃克絮佩里-之最后的任务 编辑

    圣-埃克絮佩里,法国飞行员。于1900年6月29日出生在法国里昂一个传统的天主教贵族家庭。1921~1923年在法国空军服役。他曾经有志于报考海军学院,未能如愿,却有幸成了空军的一员,他还是法国最早的一代飞行员之一。1923年退役后,先后从事过各种不同的职业。1926年,圣埃克絮佩里进入拉泰科埃尔航空公司。在此期间,出版小说《南方邮件》(1929)、《夜航》(1931),从此他在文学上声誉鹊起。1939年,又一部作品《人类的大地》问世。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重入法国空军。后辗转去纽约开始流亡生活。在这期间,写出《空军飞行员》《给一个人质的信》《小王子》(1943)等作品,有“蓝天白云的耕作者”之称。1944年返回同盟国地中海空军部队。在二战时期的一次飞行任务中,他驾驶飞机飞上战场,就此失踪,再也没有回来。《在沙漠中心》(选自他的代表作《人类的大地》第七章第六节)被选入人教版初一下册课本,第五单元,第22课。此文章讲述在一次飞行中

    他的家庭属于古高卢人榆树勇士部族的后裔。他的母亲是普罗旺斯人,因此他具有普罗旺斯人的血统。1904年他失去了父亲,成为孤儿,先后在蒙格雷和勒芒市被耶稣会所抚养。他在瑞士弗里堡上中学,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完成了学业。投考海军军官学校失败后,他参了军,在服兵役期间通过了飞行员合格证书。尝试过多种职业之后,他成了民航驾驶员,先后驾驶过邮运飞机和法航班机。当时飞行还是一件冒险的事情。一年以后他被委任为里奥德奥罗海湾朱比角的航空站指挥员。后来,圣埃克絮佩里写的书使这个撒哈拉沙漠边缘中途着陆站的名字出了名。就是在那儿的木板屋里,他写下了第一部作品《商方航讯》。两年后,航线从大西洋一直延长到巴西,尔后又延至智利的首都圣地亚哥。那时,穿越安第斯山脉(拉美)还不得不依靠非常原始的航具,飞机最高升限也达不到山的顶峰。这位富于想象的艺术家在《夜航》这本1931年荣获费米娜奖的小说中给我们描绘的正是这种航空技术刚开始使用的情景。就在这年的春天,他与出生在萨尔瓦多共和国的孔絮洛·森萃结婚。随后他又做了几年新闻工作,进行了大量的采访并得以到许多国家和地区去旅行(如:西班牙、德国、北非、印度支那等)。1935年,他的西茂恩号飞机在撒哈拉大沙漠靠近利比亚边界的地方坠落。等待了漫长的三天之后,他和他的同事被北非的贝督因人拯救了出来。在《人类的大地》里,他对这个悲惨的事件进行了详尽的记述,在《小王子》里也有某些暗示,如:“离人类聚居地千里之外的荒漠中”,飞行员出了事故。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时候,圣埃克絮佩里正在美国。他立即返回法国。1939年他应征入伍,并被任命为一个空军特别侦察中队的队长。他还积极参加法国抵抗运动。他成为法国崩溃的见证人,在《战时飞行员》这本书里他向我们叙述了那几个悲惨的星期里的感受和思考。停战后他又回到美国,在那里写下了《小王子》和《致一个人质的信》。英美联军在北非登陆后,圣埃克絮佩里奔向阿尔及利亚,尽管他当时已经超过了年龄限制,可还是又服起了兵役。1944年7月31日,他为了拍摄法国南部的地面军事情况,为盟军着陆作准备,驾飞机从法国科西嘉岛起飞,去地中海及阿尔卑斯山上空执行空中侦察任务,结果没有返回,无论是飞机还是驾驶员的尸体都没有找到。时年44岁。由于他的死亡,他的最后一部著作没能写完,后来以《堡垒》为题出版了这部著作的草稿。直到1998年,一位渔民在马赛外海发现了一块飞机碎片,以及一只缠在海藻上的手镯,上面刻有圣埃克絮佩里妻子的名字。2000年5月,一名专业潜水员在马赛附近海底70米处发现了一架飞机残骸。两年前在同一地点,有渔民曾捞上来一个刻有“SAINT-EX(圣埃克絮佩里)”字样的手镯。据潜水员说,飞机残骸散落在1公里长、400米宽的地带。结合那枚手镯并与其它42架在法国南部坠毁的P38飞机比照,判定这架只能是圣埃克絮佩里曾驾驶的飞机。法国文化部宣布,圣埃克絮佩里死于飞机坠毁。他的死因、过程和失事地点一直不明,成为历史悬案。2004年4月7日,法国文化部宣布,一个水下打捞小组在同一海域发现了一架双体P-38战机的残骸。打捞出水后,研究人员根据找到的飞机编号,终于确定这正是圣埃克絮佩里当年的座机。但机身上没有弹孔,螺旋桨也没有变形。圣埃克絮佩里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驾驶员,如何会在晴朗的白天驾机失事,仍然是未解之迷。后来,德国的一名纳粹飞行员里佩特在2008年3月出版了《圣埃克絮佩里:最后的秘密》一书,将圣埃克絮佩里的最后经历不再是秘

    密:该纳粹飞行员在1944年7月31日下午2:30分击落了一架法国P38侦查飞机,这种本应该在高空飞行的侦察机,此时竟降到了2000米的高度。机会转瞬即逝,里佩特不假思索,立即俯冲过去,猛烈开火。侦察机中弹起火,拖着滚滚浓烟坠入大海,飞行员没有跳伞。后来,他了解到,圣埃克絮佩里就是在同一时间失踪的。成为作家之前,圣埃克絮佩里是个飞行员、技师。他的大部分作品都取材于他个人的经历。圣埃克絮佩里主要是成人文学作家,但他有一部脍炙人口的儿童文学作品《小王子》深得全世界儿童的喜爱。书中主人公小王子为寻求爱、力量和知识遍游天上人间,作者用他那非凡的想像力、高超的艺术表现才能,向我们展示了一幅幅奇瑰多姿的画面,仿佛把读者带到了一个梦幻般的世界。这部作品自始至终洋溢着诗情画意,并向人们开启了儿童心灵世界之一隅。圣埃克絮佩里开辟了许多新的富有诗意的主题,如:航空、沙漠、地球空间、星星、宇宙等,这是他的功绩。他创作的特点是,总是围绕着作品的核心,交替描写人物的行为和内心活动。里佩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悲伤地在书中写道:“如果我当时知道侦察机上的飞行员是圣埃克絮佩里,我绝对不会开火。‘里佩特是个《小王子》迷,从小梦想着能够当上一名飞行员,但不可思议的是,战争让他们在硝烟的天空中相遇!

    大事记/圣-埃克絮佩里-之最后的任务 编辑

    1900年,尼采逝世。

    在1900年,安德烈·纪德在布鲁塞尔一次会议上宣称:

    "当今文学土地的面貌可以说是一片沼泽。"

    1900年,圣-埃克絮佩里诞生。

    1900年6月29日,安托万·让-巴蒂斯特·玛丽·罗歇·德·圣-埃克絮佩里(Antoine Marie Roger de Saint-Exupery)生于法国里昂市贝拉街8号(现为阿尔方斯-富歇街)。6月30号受洗礼。父母双方均系贵族血统。其父让·德·圣埃克絮佩里伯爵 在安托万出生前后任保险公司检查员。其母玛丽·德·丰斯哥伦布乃普洛旺斯省贵族之女,性情温和,爱好艺术。

    1904年其父去世。其母携安东尼姐弟五人离家先后住到其姨妈和外祖母的祖传房产中。圣埃克絮佩里第一次乘火车旅行就对机械产生浓厚兴趣,梦想有朝一日能飞上天空。

    1909年,一家人迁居勒芒市,住在克洛-玛戈街21号。10月,圣埃克絮佩里进圣克鲁瓦圣母教会中学读书,他的父亲也曾就读于这所学校。学校里沉闷的气氛使爱好幻想的少年颇感压抑,被视为一个不守规矩的学生。

    1912年这年夏天,圣-埃克絮佩里经常徘徊于学校附近的安贝利欧机场。当年颇有名气的飞行员魏德林被圣埃克絮佩里的热情所感动。带着他第一次飞上天空。

    1914年, 在圣克鲁瓦学校,安托万创办了一份班级报纸《高一之声》。他在班上写的一篇故事“一顶高礼帽的历险记”获得年级最佳作文奖。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其母为参加护理伤员的工作,将圣埃克絮佩里兄弟二人送进蒙格雷中学寄宿。兄弟二人苦于森严刻板的约束,只待了一个学期便催促母亲将他们"从这个巫婆的巢穴里拯救了出来"。一家人随后卜居瑞士弗里堡。

    1917年6月,安托万高中毕业,成为业士。

    7月10日,他的弟弟弗朗索瓦死于关节炎。

    10月,圣-埃克絮佩里来到巴黎,准备报考海军军官学院,先后就读于博絮埃中学和圣路易中学。

    1919年投考海军军官学校。圣-埃克絮佩里的数学成绩名列前茅,法文口试却只得了7分(满分为20分)。考题是:"阿尔萨斯省回归法国后,某人重返故里,将做何感想?"圣-埃克絮佩里无言以对,而且拒绝背诵其他"爱国主义的"陈词滥调。结果落第,转而进入美术学校攻读建筑艺术专业。

    1921年4月,圣-埃克絮佩里应征入伍,被编入斯特拉斯堡第二飞行大队,担任修理工。他省吃俭用凑齐学费去参加一民用航空公司的飞行训练,获飞机驾驶员合格证书。他首次驾机便险遭意外:由于发动机燃料系出现故障,升空不久便噼啪乱响,浓烟滚滚,好不容易才勉强着陆。在场的加尔德少校断言:"圣埃克絮佩里,看来你注定不会死在飞机上,否则你早没命了。"

    1922年10月,他获得军事飞行员合格证书。以少尉军衔编入第三十三飞行大队歼击机中队。驻扎卡萨布兰卡等地。

    1925年1月,在一次飞行事故中,圣-埃克絮佩里头部负伤,因此退役。

    由于未婚妻家人的反对,圣-埃克絮佩里放弃再次入伍的机会,留在巴黎,担任索雷汽车公司的推销员等职。

    经常在闲暇时间驾机飞行。他的想法是:"我酷爱这个行业……尤其是喜欢这种孤独寂寥的感受,只有上升到四千米的高空,与隆隆作响的发动机单独作伴时才会有这种感受。"

    1926年4月,由于朋友让·普雷沃的推荐,圣-埃克絮佩里的短篇小说《飞行员》在《银色之舟》杂志上发表。 这年春天,圣-埃克絮佩里入法兰西航空公司任飞行教练。

    10月,圣-埃克絮佩里开始对写作和飞行产生双重的信心。他昔日的老师,博絮埃中学校长萨杜尔神甫发现了他的抱负和才能,遂将其介绍给拉泰戈埃尔航空公司。该公司开发部主任迪迪埃·多拉派其负责器材接收工作。

    1927年春,迪迪埃·多拉满足圣-埃克絮佩里"我想飞行"的要求,令其加入飞行员行列。圣-埃克絮佩里与著名飞行员梅尔莫兹、吉约梅、艾基安等人开辟了从法国南部的图卢兹到摩洛歌的卡萨布兰卡以及塞内加尔首府达喀尔的邮政航线。圣-埃克絮佩里由一个自由散漫的巴黎少年变成一个生活严整、热心事业的飞行家。

    这年10月,他被任命为朱比角(在今摩洛哥境内)中途站站长。在此后的一年半中,圣-埃克絮佩里忠于职守,成绩卓著。在这大西洋与撒哈拉沙漠的交接处,他与同伴们同舟共济,多次出色地完成了空难救险任务,并与当地土著摩尔人和西班牙殖民军打交道,体验了航空事业开拓者艰苦危险的生活。在此期间,他利用夜深人静的空闲,伏在两只汽油桶架着一块木板搭成的桌子上,写成了他的第一部文学杰作《南线邮航》。

    1928年3月,圣-埃克絮佩里回法国度假。

    后在布列斯特受短期训练后,他获得海军航空兵高级飞行员证书。

    年底,《南线邮航》由伽俐玛尔出版社出版,而作者圣-埃克絮佩里则奔赴南美洲重操飞行员的旧业。

    1929年10月,圣-埃克絮佩里受命拉泰戈埃尔公司所属的"阿根廷邮航"公司负责业务开发工作。再次与梅尔莫兹、吉约梅等人共事。

    1930年4月7日,圣-埃克絮佩里因担任朱比角中途站站长成绩突出荣获法国荣誉团骑士称号。6月22日,吉约梅驾机飞越安第斯山,在暴风雪中失踪。圣-埃克絮佩里多方搜寻营救,历时五天。6月30日,圣埃克絮佩里得知吉约梅已被人搭救,立即亲自将其接回。

    从事第二本书《夜航》的创作。书中主人公利维埃的原型即为拉泰戈埃尔公司开发部主任迪迪埃·多拉。

    1931年3月,"迪航"公司决策人之间发生分歧,迪迪埃·多拉辞去开发部主任职务,圣埃克絮佩里等人也随其去职。

    4月,与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结识的康素爱罗·森琴结婚。5月,重返非洲,担任卡萨布兰卡与艾基安港区间的飞行员。

    12月,《夜航》出版。安德烈·纪德亲自为该书撰写了序言。获"费米纳"文学奖。

    1932年,他担任试飞员。在驾驶一架新式水中飞机时险些罹难。

    此后的七年间(直到二战爆发),圣埃克絮佩里主要住在巴黎,在风云突变的政治环境中过着动荡不安的生活。

    1933年圣-埃克絮佩里试写了一部电视剧本《安娜-玛丽》,但始终未能完成和发表。

    法国政府将各家航空公司合并,成立法兰西航空公司(简称"法航",Air France)。

    1934年受雇于"法航",负责业务宣传。到法国内外各地进行演讲游说。7月,出差到西贡。将《南线邮航》改写成电影剧本。并跟随摄制组到摩洛哥拍摄外景。在摄取空中镜头时充当"替身演员"。

    1935年1-5月,他以《巴黎晚报》特派记者的身份到莫斯科采访,先后撰写了六篇通讯发表在《巴黎晚报》上。(这些文章后被收入杂文集《生活的某种含义》) 驾机"周游地中海",替"法航"进行业务宣传到处演讲。

    自费驾机飞往西贡,试图以七十小时飞完巴黎到西贡的航程,以此打破纪录,获取十五万法郎的奖金。但由于飞机发生故障,迫降在开罗附近荒无人烟的沙漠中。圣埃克絮佩里与机械师让·普雷沃一起在绝望的情况下跋涉了五天五夜,被一支骆驼商队救出。

    1936年,圣-埃克絮佩里试图发明一种喷气式飞机。开始零星撰写《城堡》一书。

    1937年2月,驾驶自己的飞机从卡萨布兰卡直飞通布图(马里),进而与达喀尔-卡萨布兰卡航 线沟通。3月,回到巴黎。4月,作为《不妥协报》和《巴黎晚报》特派记者前往马德里等地采访西班牙内战。   1938年1月,经空军部批准,圣埃克絮佩里得以实施从纽约到火地岛(在拉丁美洲南端)的飞行 计划。为此抵达纽约。2月15日,从纽约起飞,平安到达危地马拉。但从危地马拉起飞时,飞机栽到机场附近。圣埃克絮佩里负重伤(脑震荡,全身八处骨折)。飞机被摔毁。 1938年3月,回到纽约养伤。创作小说《人类的大地》。随后重返法国。

    1939年2月,《人类的大地》在法国出版。圣-埃克絮佩里驾机到纳粹德国旅行。5月,《人类的大地》获法兰西学士院小说大奖。 6月,《人类的大地》英文本在美国出版,书名为《风、沙与星星》,并很快成为畅销书。7月,随同吉约梅驾驶水上飞机去纽约试图打破穿越大西洋的飞行纪录。战争迫在眉睫。圣埃克絮佩里于8月26日火速从美国赶回巴黎。9月3日,法国向纳粹德国宣战。9月4日,圣-埃克絮佩里应征入伍,以上尉军衔任技术教官。11月,据医生诊断,圣-埃克絮佩里鉴于健康状况已不在应征之列,但他却想方设法终于当上了一名飞行员,开始在第三十三飞行大队第二中队执行空中战略侦察任务。此间创作了哲理童话《小王子》。

    1940年6月,受到空军部的嘉奖,获十字军功章。6月17日,法国败局已定,圣-埃克絮佩里随同所在部队被遣送到阿尔及尔。8月,圣-埃克絮佩里退役,到瓦尔省的姐姐家中小住,继续写作《城堡》一书。11月,取道葡萄牙和摩洛哥去美国。

    1941年,他侨居纽约,埋头从事文学创作。

    1942年2月20日,《战区飞行员》英文本在美国出版,书名为《飞向阿拉斯》。该书在美国占据"最佳畅销书"地位达半年之久。 批评界认为这部小说"是民主人士对《我的奋斗》最有力的回击"。圣-埃克絮佩里博得"飞翔的康拉德"的美称。同年,小说法文版在法国出版。虽然已经删去了"希特勒是白痴"这句话,仍然被德国占领军当局查禁。11月,盟军在北非登陆后,圣埃克絮佩里在纽约发表广播讲话,呼吁法国人民团结战斗。

    1943年2月,《给一个人质的信》在纽约出版。4月,《小王子》出版。与此同时,书的作者却几经辗转到达阿尔及利亚,经过情真意切的恳求,获准加入他以前服役所在的部队————第三十三飞行大队第二中队。部队的美国指挥官为圣-埃克絮佩里的战斗热情所感动,破例批准这位远远超出空军飞行员年龄界限的名作家执行五次空中侦察任务。

    1944年7月31日早8时30分,圣-埃克絮佩里起飞执行他的第八次空中侦察任务。当他驾驶在法国土伦到马赛沿线飞行时候,迫降到2000米高空,被德国纳粹飞行员里佩特击毙。飞机残骸及他的遗体落海失踪。享年44岁。

    他的飞机残骸在2000年4月17日被打捞上来两块,这两块作为纪念,赠送给了圣埃克絮佩里的后代以及打捞队成员。

    作品欣赏/圣-埃克絮佩里-之最后的任务 编辑

    《在沙漠中心》(选自他的代表作<>第七章第六节)被选入人教版语文初一下第22课。此文章讲述在1935年一次飞行中,飞机坠毁在沙漠之中,在各种求救求生措施均告失败后,濒临死亡的他却感到一种内心的平静,文章给人以内心的震撼.

    《在沙漠中心》

    在这种没有水汽的地方,地上的热量很快就辐射完了。天气已经很冷了。我站起来走路,但很快我就哆嗦得受不了了。我的血液因缺水而循环不畅,寒气逼人,但这不只是夜晚的寒冷。我的牙床冻得格格作响,身子也抖得跟筛糠似的。我颤抖的手几乎抓不住电灯。我从前从不怕冷,而我却感到自己要冻死了,干渴产生的反应多奇怪啊!

    因为懒得在大热天带着我的橡胶雨衣,我把它扔在路上了。可如今风越刮越猛。我发现在沙漠里根本没有藏身之所。沙漠就像大理石那么光滑。在白天它不会为你提供一点阴凉,晚上只会让你在寒风中没有一点遮蔽。没有一棵树,一道篱笆,一块石头可以容我藏身。寒风就像平原上的骑兵向我直冲过来,我只好团团转以躲避它的来犯。我躺下,又站起来。不管是躺着还是站着,我都得挨寒风的鞭打。我跑不动了,我再也没有力气了,我逃不出凶手的魔爪,我跪倒在地,脸埋在手心里,屠刀就在我头上!

    过了一会儿,我才清醒过来。我站起身,笔直朝前走去,身子一直颤抖着!我在哪儿?啊!我刚离开,我听见普雷沃的声音!是他的呼叫唤醒了我……

    我朝他走回来,一直哆嗦着,好像在不停地打嗝儿。我对自己说:“这不是寒冷,是别的原因。是我的大限到了。”我已经缺水缺得太厉害了。前天,还有昨天我独自出去走了那么多路!

    冻死的想法让我难受,我宁可死在内心的幻影里。那个十字架,那些阿拉伯人,那些灯。不管怎么说,它们开始引起我的注意。我不喜欢像奴隶那样忍受鞭打……

    我仍然跪在地上。

    我们随身还带了一点药品。一百克纯乙醚,一百克九十度的酒精和一瓶碘酒。我试着喝了两三口纯乙醚,那就好像我吞了刀子下去。之后我又喝了一点九十度的酒精,这下总算是把我的喉咙封住了。

    我在沙地上挖了一个坑,我躺在里面,然后再用沙子盖住身体。只有我的脸露在外面。普雷沃找到了几根枯枝,生了一堆很快就会燃尽的火。普雷沃不愿意把自己埋在沙子里,他宁可跺脚取暖。他错了。

    我的喉咙发紧,这不是个好兆头,但我自我感觉好过一点了。我感觉平静,一种超越了任何希望的平静。我身不由己地踏上旅程,面对星空被绑在贩奴船的甲板上。但我或许还不是很不幸……

    我不再感到寒冷,只要不动任何肌肉。于是,我忘了埋在沙子里的躯体。我不再动弹,永远都不会再感到痛苦。何况,说实在的,人受的苦还真不算多……在所有这些苦痛过后,剩下的就是疲倦和错乱的协奏了。一切都变成画册,变成有点残忍的童话故事……刚才,风驱赶着我四下乱窜,为了躲避它,我像困兽一样团团转。之后我感到呼吸困难:一个膝盖硌着我的胸膛。一个膝盖。我在天使的重负下挣扎。在沙漠里我从来都不是孤身一人。既然我不相信周围的一切,我不如缩在自己的躯壳里,闭上眼睛,不再动一根睫毛。我感到,有一股图像的激流把我带到一个宁静的梦里:在大海深处,江河就平静了。

    永别了,你们这些我曾经爱过的人。如果人体不能忍受三天不喝水,那可绝不是我的错。我过去没想到自己对水源竟是那么依赖,我没料到人的忍耐力竟是如此短促。我们以为自己可以笔直朝前方走去,以为人是自由的……我们没看见把我们拴在井上的绳索,它像脐带一样,把我们和大地肚子连在一起。谁多走了一步,谁就得死。

    除了你们的痛苦,什么我都不在乎了。不管怎么说,上天待我不薄。如果我能回去,我还会卷土重来。我需要生活。在城市里,已经没有人的生活了。

    我这里说的根本就不是飞行。飞机,它不是一个目的,而是一个工具。人们并不是为了飞机而去冒生命的危险,同样农人也不是为了犁铧才去耕种。通过飞机,人们可以离开城市和他们的会计师,可以重新找到农人的真谛。

    我们干的是人的工作,我们遇到的也是人的烦恼。我们接触的是风、星星、黑夜、沙漠和海洋。我们和大自然的力量斗智斗勇。我们期待黎明就像农人期待春天,我们期待中途站就像期待一片福地,我们在群星中寻找自己的真理。

    我不抱怨。三天来,我走了很多路,口干舌燥,在沙漠里寻找行踪,把露水当做希望。我力图找到我的同类,我忘了他们住在地球上的什么地方,这才是活着的人的忧虑。我不能不认为它比在晚上找一家音乐厅要重要得多。

    我再也不能理解那些乘坐郊区火车的芸芸众生,他们自以为是人,然而他们却因承受着某种他们感觉不到的压力而沦为像蚂蚁一样的虫豸。当他们空闲的时候,他们用什么来填满他们那些荒唐而短促的礼拜日呢?

    我在工作中是幸福的。我觉得自己是中途站的农人。在郊区火车上,我感到的垂死的感受和在此地的感受大不相同!在这里,不管怎么说,我都是死得其所!……

    我没有一点遗憾。我奋斗过,但我失败了。这对从事我们这个行业的人来说也很平常。不过,我总算是呼吸过海风了。

    领略过一次海风的滋味的人,永远都忘不了这种滋养。不是吗?我的同志们?这并不意味着要过冒险的生活。这种说法有点夸张。我一点儿也不喜欢斗牛士,我喜欢的不是危险。我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那就是生命。

    我觉得天就要亮了。我从沙子里伸出一只胳膊。我手边有一块布片,我摸了摸,它是干的。再等一等。露水要到清晨才有。当天大亮了,而我们的衣服却一点也没有潮湿。于是我的思绪有点乱,我听见自己说:“这里有一颗干枯的心……一颗干枯的心……一颗干枯得挤不出一滴眼泪的心……”

    “上路吧,普雷沃!我们的喉咙还没有噎住:我们应该继续走下去。”

    (选自人教版语文七年级下册22课,有删节)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14 03:38:57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