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基因污染

    基因污染(Genetic pollution)指对原生物种基因库非预期或不受控制的基因流动。 外源基因通过转基因作物或家养动物扩散到其他栽培作物或自然野生物种并成为后者基因的一部分,在环境生物学中我们称为基因污染。基因污染主要是由基因重组引起的。根据世界上第一个专门为基因工程生物提供测试服务的机构,美国依阿华州费尔菲德基因鉴定中心所发布的信息可知,目前欧洲一些国家如英国、爱尔兰、德国、瑞典、法国等曾送检过许多来自加拿大自然物种(即非转基因)油料作物种子的样品,发现其中约600家农场的种子中都混杂有基因工程种子。

    编辑摘要

    目录

    现状严峻/基因污染 编辑

    基因污染基因污染

    在20世纪70年代,基因工程技术刚兴起时,对于基因重组实验,各国政府都颁布了相应的操作规程,以防范重组生物基因进入人体或扩散到实验室外面。当时规定,基因重组实验必须在“负压”实验室进行,在那里设立了各种等级的物理屏障和生物屏障,以防止基因重组的生物(当年主要是微生物)通过人体或其他媒介逃逸到自然界,污染我们的生存空间。后来因重组基因实验的对象改成了非病原体,基因实验的严格防范开始有所松动,可是关于生物安全的原则还是没有改变。

    曾几何时,人类在经济利益的巨大诱惑下,竟让数量如此巨大的基因重组生物,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大自然之后,又让这种重组基因进入了其他生物体,促使这些在自然界经过千万年的进化演变而成的物种产生基因变异、重组,这种例子不胜枚举。

    根据世界上第一个专门为基因工程生物提供测试服务的机构,美国依阿华州费尔菲德基因鉴定中心所发布的信息可知,目前欧洲一些国家如英国、爱尔兰、德国、瑞典、法国等曾送检过许多来自加拿大自然物种(即非转基因)油料作物种子的样品,发现其中约600家农场的种子中都混杂有基因工程种子。结果欧洲一些国家被迫销毁了这些种子,并向加拿大农场主索赔。另一欧洲国家的农场主把自己农场中的自然物种油菜籽送检后发现,这些油菜籽里已有了转基因成分。经研究证实,这些自然油菜物种是由于蜜蜂将几公里外一块试验田中的转基因油菜花粉带到了这里而造成的污染。

    这两个例子说明了,目前基因工程造就的转基因已经早就走出了实验室,混迹于农田,充满于自然界。已经在自然物种的种子中混有了转基因的种子;即使是纯自然物种的农作物在其生长过程中也难免被蜜蜂或风扬传播花粉时所污染,因为基因工程的试验已经走出了实验室,放在了大自然,就在农田中。

    在美国,随着大面积推广基因工程农作物,大力把这种转基因农产品推上市场,放上超市的货架,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同时造成了大规模的基因污染。根据科学家测算,美国目前一般自然物种的农作物的种子中有0.01%~1%含有来自基因工程作物的转基因。在美国已经很难找到没有被转基因污染的自然物种的农作物了。目前从种子到种植,直至农产品的销售,几乎每一环节都可发生基因污染。由于基因污染无处不在,以致最为挑剔的德国、日本的粮食进口商也只好无奈地规定:进口北美的自然物种的农作物种子,其中转基因污染不超过0.1%就算合格,因为在事实面前,他们已经彻底相信,再也没有纯净的自然物种种子了。

    因工程的农作物中的转基因能通过花粉由虫媒或风扬传播的有性生殖过程,扩散到自然物种的同类农作物上,这已是不争的事实,生物遗传学中把这一过程称为基因漂散。除了基因漂散,在运输、仓储等过程中也经常因人为因素混淆了转基因与非转基因两种农作物的种子,为基因污染创造了更便利的条件,结果造成了更严重的基因污染。

    目前世界上已有几十种通过基因工程技术培植出来的转基因农作物,由于其拥有巨大的经济效益而得到了推广,在全世界抢占着超市的货架。虽然在审批这些产品时都认真考虑了它们对人体、对环境的安全性,但事实证明过去的考虑并不充分。那么,基因污染究竟会给我们带来什么灾难,目前已经有如此严重的基因污染到底造成了什么危害呢?回答令人失望,因为目前还没有看到特别的负面影响。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危害的不存在。正因为目前还没找到明显的危害,所以更让一些战斗在环境保护第一线的科学家们忧心忡忡。难道也要等到像工业革命造成如此严重后果才设法治理吗?由于目前人类对基因科学知识的掌握具有很大的局恨性,更由于基因工程的应用历史很短,缺乏长期的实验数据,所以很可能有某些隐性的危险长期地潜伏着,可是一旦暴发则危害难于挽回。为此科学家们一再提出警告,人类必须防患于未然。可是这种警告又怎能与现实的经济利益相匹敌呢?结果,环境保护科学家们只争得了在上超市货架的基因工程产品外包装上加注转基因的标志而已。

    目前并未见危害,那么,环保科学家是否杞人忧天呢?这样说是错误的。即使那些坚持把转基因农产品推向市场的科学家也不得不承认,基因污染的后果令人担忧。可是他们认为,人类应该努力保护自然物种不受污染,而不是把基因工程的成果与污染一起摒弃,就如同把一盆污水和婴儿一起倒掉一般。那么,对于基因污染科学家到底担忧什么呢?科学家担忧的是不可预见的后果,尚未显山露水的隐性危害。因为隐性危害经过若干年后显现的例子实在太多了。例如,人们记忆犹新的四环素造成一代人“四环素牙”的事件。四环素作为广谱抗生素,经过长期而严格规范的实验室动物和人体试验阶段,掌握了其特性(包括不良反应),最后应用于临床,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然而当初还有一项隐性的不良反应未被及时发现——妊娠后期的妇女以及5岁以内的儿童服用四环素可致孩子们牙齿发育不良的变黄。等到这一潜在危害被揭示时已经造成了一代人的“四环素牙”而无法弥补了。

    此例只说明了隐性危害的潜在和不可预见性,但“四环素牙”对人类的危害毕竟还称不上是灾难性的。而基因污染在全球范围内形成,假如出现什么危害,其后果就很难想像了。

    就现状看,基因的漂散破坏了自然物种基因的纯洁,假以时日,曾经千万年生存斗争而自然形成的一个物种基因就可能被污染所毁坏,这一自然物种从此之后就消亡了。这种现象随着基因工程的不断发展,必将越演越烈。到时候,自然物种的大量消亡将会使自然界失去了物种的多样性,其严重的后果便突现出来。那时,人类已无法让消亡的物种重现,即使发现致命的错误也无法挽回,这能不让洞察这一切的科学家们担忧吗?

    也许有人会说,基因工程产生的成果是有目共睹的,例如转基因大豆病虫害少、田间管理易、产量高。自然物种大豆与其无法同日而语,优胜劣汰,大豆的自然物种彻底消亡又有什么可怕呢?优胜劣汰是自然界进化繁衍的法则,如果让人类经济学上的优劣参与到进化的竞争标准中去,其结果是危险的。人类功利性极强的优劣标准是不符合自然规律的。

    就像隐性危害还未显示出来一样,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意义也还未完全让我们认识清楚。在此试举一例加以说明:1986年英国第一次出现一种牛患的神经性病症,10年后的1996年,英国议会宣布,牛群中的这一传染性疾病即疯牛病的事实存在。于是在欧洲,在世界引起了轩然大波。英国科学家早在1986年起就潜心研究防御和治疗疯牛病的办法,可是经过10年的努力,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让疯牛病在欧洲多国传播开来了,并殃及人类因接触疯牛而罹患类似的神经性疾病——克雅氏病。正当科学家为预防、治疗疯牛病一筹莫展,除了大批宰杀烧毁别无他法时,有人发现,牧场中高大健壮的牛、马以及羊等都无一幸免地会染上疯牛病,唯独当地一种土生的矮马却成了例外。这种个子矮小的马,由于其力量、速度、外形都不尽如人意,早已成为农场主们摒弃了的一个自然物种,它们只生活在边远地区的个别农户家中,濒临灭绝。然而这一不起眼的自然物种,却带有抵抗疯牛病的基因。结果是它挽救了一场即将席卷欧洲乃至世界的疯牛病灾难。

    科学家不禁后怕,假如这一自然物种已经消亡了,人类将如何面对这场疯牛病灾难?由此可见,经过千万年的生存竞争,至今仍能在自然界占有一席之地的世间万物,必有其独特优异的一面。它们组成了地球生物丰富多采的基因宝库。这宝贵的基因库的绝大部分价值人类还来不及发现,更谈不上利用,绝不能让它过早地毁坏于我们的手中。这也正是环境保护学者提出保护野生动植物的初衷。

    防控措施/基因污染 编辑

    应当坚持谨慎原则

    不能再重蹈滴滴涕(DDT) 的复辙。滴滴涕杀虫剂曾获诺贝尔奖,但50年后才发现其对人类及生态环境产生了无法挽回的巨大伤害。因此要把基因工程的发展速度降下来,而着重提高其质量,将基础工作和研究做扎实,在确实弄清不会对自然环境和人类造成不利影响后再稳步推广。例如欧盟国家曾在卢森堡举行环境部长会议,会上达成一致意见是:在新法规制订出来前,暂停转基因农作物的种植和流通。大豆生产大国巴西也宣布,在查清转基因农作物对环境产生影响之前,暂时停止生产转基因大豆。

    应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并严格执行

    例如中国1993年就由原国家科委发布了《基因工程安全管理办法》。1996年农业部发布了《农业生物基因工程安全管理实施办法》。2001年5月23日,中国国务院公布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自公布之日起施行。2002年1月5日,农业部公布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农业转基因生物进口安全管理办法》、《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和《农业转基因生物加工审批办法》四个配套文件。

    应完善对基因工程技术应用的审批制度

    要求技术在投入应用前必须经过微生物实验、动植物实验、人体试验和环境实验,并经过鉴定。应防止技术滥用及为牟利而轻率地将之产业化、商业化。到2006年止,已有一些国家政府明确规定,禁止制作和出售含任何抗生素抗性基因的基因工程作物。

    大力开展科普教育

    生物安全意识的匮乏,是发生基因污染的最大隐患。因此应开展科普教育,使广大人民对基因工程相关常识有充分的了解。2006年3月,绿色和平组织整理了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报告,出版了《如何避免基因改造食物指南》,囊括了238种日常加工食品。

    实施转基因食品标签制度

    联合国规定:出于对健康和环境的关注,任何国家有权限制转基因食品的进口。转基因商品在装运中,应该贴有标签,注明其中“可能含有被修改过的基因体”。国际消费者协会认为,虽然还不能证明转基因食品一定不安全,但基于预防原则,应该设立标识制度,对转基因生物进行标识,让消费者可以选择。欧盟从1998年就规定:食品零售商必须在标签上标明其中是否含有转基因成分。只有贯彻知情同意、知情选择的原则,由消费者自主决定并自愿承担后果,才能体现对人格和个人自主权的尊重。

    中国基因污染的大致状况/基因污染 编辑

    与此同时,转基因的生物及生物制品也在悄然走进中国。作为农业大国,中国富有丰富的基因资源,更是水稻,大豆等农作物的故乡,各种各样的野生,人工选育的品种,构成了天然的庞大基因库。这些天然的基因资源一旦受到转基因的污染其损失将无可限量。

    对于突如其来的基因污染问题中国已积极面对,出台了一系列应对方案。继中国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与2001年3月20日开始实施之后,卫生部《转基因食品卫生管理办法》也于2001年7月1日生效,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健康权也渐渐受到重视。

    一些专家担心,类似墨西哥“玉米妈妈”的遭遇,可能正在中国大豆身上发生。中国的大豆与墨西哥的玉米具有很多相似之处:墨西哥是玉米的起源地和品种多样性集中地,中国则是大豆的起源地和品种多样性集中地,有6000多份野生大豆品种,占全球的90%以上;墨西哥的玉米约有1/4是从美国进口的,而中国2005年进口大豆近1400万吨,数量与国产大豆持平,其中大部分是转基因大豆。

    到2006年止,中国还没有批准转基因大豆的商业化生产。但是,从运输到加工的过程中,也可能会有一部分转基因大豆遗落到野外或者被农民私自种植。比如说,加工厂里面有很多农民工,他们如果喜欢进口大豆,偷偷拿一些回家去种,这样的情况是非常危险的。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中国首席科学家、国家环保总局南京环科所研究员薛达元也指出,如果种植转基因大豆,野生大豆一旦受到污染,中国大豆的遗传多样性可能丧失。

    争议性的术语/基因污染 编辑

    无论是基因污染还是类似的术语(如“基因恶化”、“基因淹没”、“基因合并”、“基因侵略”)都是具有争议的入侵物种的合理科学表达。海默(Hymer)和森博洛夫(Simberloff)认为这些术语:“暗示了杂交物种比亲本物种适应性差,这种情况不需考虑在内,又或者‘纯’基因库有内在价值”。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1-02 07:48:29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