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基武湖”是“基伍湖”的同义词。

    基伍湖

    基伍湖(英语:Lake Kivu):是中部非洲最高的湖泊,也是非洲的大湖之一。它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与卢旺达的边界上,处于东非大裂谷中,艾伯丁裂谷的西部。由断层陷落而成。湖岸多岩岸,较崎岖,北岸有高达3470米的尼腊贡戈火山。湖岸线北部较平直,南部多湖湾。湖中有许多岛屿,最大岛屿为伊吉维岛。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基伍湖 外文名: Lake Kivu
    别名: 杀人湖 地理位置: 刚果民主共和国与卢旺达的边界上
    湖泊类型: 外流河 湖泊长度: 90
    湖泊阔度: 48 湖泊面积: 2700平方公里
    平均深度: 220 最深深度: 475
    海拔高度: 1460
    基伍湖: 非洲最大最深的湖性的甲烷

    目录

    简介/基伍湖 编辑

    基伍湖是东非大裂谷中大湖之一,位于大裂谷带西支、卢旺达和刚果(金)两国交界处,由

    基伍湖 基伍湖

    断层陷落而成。其南北长约88千米,东西宽约48千米,湖面积达2699多平方千米,湖面海拔约1460 米,平均水深大概在220米,最大水深489米。湖岸多岩岸,较崎岖,北岸有高达3470米的尼腊贡戈火山。湖岸线北部较平直,南部多湖湾。湖中有许多岛屿,最大岛屿为伊吉维岛。北以火山溢出物与爱德华湖所隔,湖水从湖南通过鲁济济河流入坦噶尼喀湖。多鱼类和水鸟。群山环抱,湖岸陡峻曲折,湖中岛屿众多,为著名疗养地。重要湖港有布卡武和基塞尼。湖区周围人口密集,沿岸有布卡武、基布耶、基塞尼等城镇。

    基伍湖 基伍湖

    水火不相容,这是妇孺皆知的简单道理。倘若说湖水点火就会自己燃烧起来,恐怕有人听后会捧腹大笑。且慢!这并不是天方夜谭式的笑话,而是在位于刚果(金)与卢旺达两国交界处的基伍湖里所存在着的奇特而真实的现象。基伍湖底蕴藏着大量的沼气,沼气是 可以燃烧的,这也是人人尽知的事实。

    湖面上繁殖着大量浮游生物,这为湖中的鱼类提供了充分的食料。基伍湖的湖水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即自然地从下而上分成明显而稳定不变的层次,而且越是往下,湖水的含矿化程度越高,密度也就越大,从250米处的深度继续往下,湖水便完全处于一种静止状态。

    基伍湖的水注入鲁济济河(Ruzizi River),再向南流入坦干伊喀湖。1994年的卢旺达大屠杀中,许多受害者被弃尸此处。第一个来到此处的欧洲人是德国探险家古斯塔夫·阿道夫·冯·戈森(Gustav Adolf von Götzen)。他在1894年来到此处。

    地理概况/基伍湖 编辑

    基伍湖的表面积约为2700㎞²,海拔高度约1460米。最大长度90公里,最大宽度48公里。平均深度为220米,最深达475米。湖床坐落在东非大裂谷上,地质活动使湖两边的板块拉开,造成这个地区的火山活动。

    在湖中有许多岛屿,其中最大者为伊吉威岛(Idjwi)。与它邻近的地区有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布卡武(Bukavu)、卡巴莱(Kabare)、卡莱亥(Kalehe)、沙凯(Saké)、戈马(Goma)及卢旺达的吉塞尼(Gisenyi)、基布耶(Kibuye)、尚古古(Cyangugu)。

    杀人湖泊/基伍湖 编辑

    基伍湖——非洲最大和最深的湖

    基伍湖 基伍湖

    卢旺达的基伍湖,它也是非洲最大和最深的湖之一,比尼奥斯湖大2000倍,生活在湖 岸的人口也要多得多。更让人担忧的是,那里的人们根本不相信自己正生活在“巨型炸弹”的阴影中,每天照样在湖边温泉中洗泡泡浴。他们同样不相信或者说不在乎的是,这些有趣的泡泡正是可能要他们命的二氧化碳。这些天然的澡堂温泉,正在把基伍湖“训练”成一个可怕的“杀手”。 除了二氧化碳之外,基伍湖还“盛产”另一种致命气体——更具有爆炸性的甲烷。从20世纪80年代起,当地一家啤酒厂一直在从湖中抽取甲烷以酿酒,当局也急于从更大规模上开发基乌湖中的甲烷。直到现代,卢旺达人都认为这样的开发是一件大好事,因为他们能藉此得到廉价的电力。但科学家们却担心,基伍湖一旦爆发,不仅将释放致命的二氧化碳,而且可能引起甲烷爆炸。虽然基伍湖底的二氧化碳浓度比尼欧斯湖底低,也就是说看来基伍湖是安全的,但有证据表明,基伍湖过去曾爆发过多次。

    大约30年前,美国华特卢大学的劳伯·海基教授曾前往基伍湖提取湖底的沉积物样本,由此他可以看出基伍湖在过去成千上万年里的历史状况。当海基把样本带回实验室分析后,发现其中有至少5个相同的神秘暗色层,而以前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暗色层。对其中一个形成于5000年前的暗色层进行的进一步观察表明,当时湖中的所有动物皆消失无踪,而大量陆地植被却被冲入湖中。

    更深入的观察发现,同样的过程几乎每1000年便重复一次。海基当时对此感到迷惑不解,直到尼欧斯惨剧发生,他才豁然开朗:尼欧斯湖惨剧的特征——所有鱼类被杀、大浪将岸上植物卷入湖中——不也正是基伍湖沉积物暗层的共同特征吗?由此看来,尼欧斯湖惨剧已在基伍湖历史上演出了许多次。

    潜在危机/基伍湖 编辑

    火山爆发引发基伍湖底气体爆炸

    基伍湖 基伍湖

    科学家对于尼欧斯湖的分析与研究,使人们对基伍湖的潜在危险更加了解。2001年,科学家在尼欧斯湖安装了一根排气管,用来抽取深层湖水中含有的气体。但诸如此类的计划在基伍湖施行起来会变 得非常昂贵(可能需花费数百万美元),因为基伍湖的面积几乎为尼欧斯湖的2000倍大。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因素引发了基伍湖历史上的大爆发,但2002年1月的火山爆发却提示了基伍湖爆发的一个诱因。这次火山爆发所产生的熔浆,几乎淹没了一个非洲城市的一半。回到美国之后,克宁和伊万斯开始研究来自卢旺达的照片。他们注意到,带有巨大能量的熔浆已流向基伍湖,流了三天之后才止步,好在尚未到达湖底。看上去危险已经过去,其实则不然。火山爆发只是一个警报,表明整个地区已开始失去稳定。基伍湖坐落在一个大裂谷的顶端,而大裂谷正在被撕得更分开。火山爆发之后,内部形成了一个大裂缝,它就像一条通道,让炽热的岩浆流入湖底的地面下。也就是说,危险将不会来自上方,而是会来自湖底的地面下。裂谷被分得更开之后,火山裂缝会越来越移向湖底,因此岩浆中的热量不仅会将二氧化碳杀手送出湖面,而且可能点燃甲烷气体,在湖面上引起真正的大爆炸,最终造成200万人无一幸存。

    特色资源/基伍湖 编辑

    基伍湖 基伍湖

    科学家在基伍湖发现大约有550亿立方米的甲烷及其他气体溶解于深300米的湖 水中。卢旺达政府与一个国际协会签了一份8千万美元的合约,以抽取这些甲烷。抽取的方法是将富含气体的水抽出并喷向高空,一旦水压减低,气体的溶解度降低,溶解在水中的气体(主要为二氧化碳、甲烷及硫化氢)随即冒泡溢出。

    基伍湖的甲烷可以作为便宜的能源,也可供出口至邻近国家。这个计划能够提高卢旺达的能源产量,使卢旺达能够供给能源给邻近的非洲国家。

    奇怪的灾难/基伍湖 编辑

    基伍湖 基伍湖

    基伍湖位于非洲国家卢旺达境内,湖边生活着两百万人口。看似平静的湖面下,却潜伏着一头邪恶而又可怕的魔鬼。它曾经杀过人,并将继续进行杀戮,甚至将自己领地内的数百万人斩尽杀绝。科学家们正在与时间赛跑,以阻止这个连环杀手继续发动血腥攻击。 距离非洲国家卢旺达境内基乌湖仅18公里处,是著名的尼拉刚果火山。2002年1月17日,尼拉刚果火山爆发了!这是卢旺达爆发内战以来发生的最大一次天灾人祸——仅在其中的一次喷发中,就有多达50人丧生;最终,有多达50万人因这次火山大爆发而无家可归。虽然这无疑是一场灾难,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科学家却认为当地人这次还算是很幸运的,因为更可怕的、一次就能让数十万乃至上百万人毙命的大灾难可能还在后头 [1]

    科学家们所担心的是,火山爆发及紧随其后的地震可能会让被缚于湖底的沉默杀手脱缰,而这一杀手要比地球上的任何火山或地震都可怕得多,一旦出手必造现代庞贝。虽然科学家们对这个杀手至今所知甚少,但有一点他们是肯定的——一旦火山熔浆流到湖底,就有可能引发令人难以想象的大灾难。这决非危言耸听,事实上,这样的灾难已经发生过了。

    基伍湖 基伍湖

    西非国家喀麦隆。1984年的一天早晨,阿哈吉·阿布杜在骑自行车前往自家农场途中,发现路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死尸。他刚开始时以为出了车祸,紧接着意识到肯定发生了比车祸要严重得多的大事,甚至感觉到自己也已死到临头。稍后查明,短短几小时内,竟然莫名其妙地死了37人,并且他们都死在了快要抵达邻近村庄的路上。那么,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呢?一位村民说:“听说他们遭到了屠杀,但又不大像是这样 。当时,两个人跑过来对我们说,出事的车子里共有12人,结果就有10人死掉了。我们问这些人是怎么死的,这两人说,他们当时坐在那辆小型货车的车顶上,其余的人则坐在车子里。司机第一个下车,想看看发动机为什么不转了,结果他立即倒地。坐在后排的人跟着下了车,想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哪想全都倒地而死。”由此看来,这些人死前都未挣扎过,好像都死于某种烈性传染病。由于灾难的发生是如此突然,于是有传言说,那些死者遭到了某种生化武器袭击。

    皮埃尔·扎布是第一个抵达现场的医生。虽然见过不计其数的死人,他却没见到过哪种病会一次死这么多人,难怪当地人人自危,害怕恶病传染到自己身上。尽管如此,皮埃尔等人在未戴防毒面具和手套的情况下,就把尸体抬进了军方派来的吉普车。几分钟后,尸体就被运到了医院。与此同时,警方也赶到并封锁了医院。

    基伍湖 基伍湖

    如果真要是某人或某组织在秘密试验一种新的生化武器,美国政府当然是不甘心听之任之的。于是,事发几个月之后,美国罗德岛大学的哈拉杜尔·西古森教授就受政府委派,来到了出事现场所位于的莫罗温湖地区。生化武器的嫌疑立刻就被排除了,因为受害者们看上去更像是死于窒息。问题是,他们为何会窒息呢?西古森决定从目击证人那里寻找答案。有人说,事发当时曾出现过一阵浓密的白雾,不过很快就消散了。 皮埃尔医生回忆说,在他们当时就快要到达出事现场时,遇到了一个逃命者。此人对他们大声疾呼:“快逃吧,不然你们会送死的!”就在这时,皮埃尔闻到了一股很难闻的气味,好像是臭鸡蛋或者药发出的。

    臭味和白雾?开始时,西古森对此一头雾水,但他立即又得到了另一条线索:所有那37人都死在经过湖边的路上。西古森由此确信,不管这个杀手是从何处冒出的,都一定同莫罗温湖有关联。就这样,他决定去湖中寻找答案。当然,他不知道此举会冒多大的危险,但他还是战战兢兢地坐上小艇,驶向湖心,并向湖底投去水样提取瓶。然后,他缓缓地将取样瓶拉上来。

    当取样瓶就快被提出湖面时,他发现瓶中出现了大量气泡,并立即意识到深层湖水中肯定充满了气体。是什么气体呢?他看不见,闻不到,也尝不出来。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是二氧化碳!人人都会呼出二氧化碳,少量的二氧化碳是无害的,可是高浓度的二氧化碳却会让人窒息——足以置人于死地!西古森断定,二氧化碳正是莫罗温湖大悲剧的元凶。

    庆典/基伍湖 编辑

    大使、武官在首都以外举行“八一”建军节招待会,这是开先河;大使、武官在刚果(金)边境地区前沿阵地,在维和部队营地举行军节招待会,这是开先河;大使馆在维和部队举行“大使杯”维和知识竞赛,这是开先河;维和士兵每人收到一张大使、武官邀请他们出席招待会、印有国徽的请帖,这是开先河。连日来,维和士兵天天议论,人人脸上带着激动的微笑……

    基伍湖 基伍湖

    2006年7月26日,刚果(金)东部南基伍省省会布卡武市郊基伍湖畔“ 中国半岛”的中国维和工兵分队营地张灯结彩,披上节日的盛装。蓝色的联合国旗和鲜艳的五星红旗在蓝天碧水间高高飘扬。今天,中国驻刚果(金)大使范振水、武官焦培忠在这美丽的基伍湖畔举行“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79周年招待会”,与我驻刚维和工兵、医疗分队的全体官兵共庆“八一”。

    上午9点,“中国半岛”简易小礼堂里,我维和工兵分队、医疗分队官兵举行了“大使杯”刚(金)维和知识竞赛决赛。在比赛中,战士们准确流利的答题,俨然个个都是维和事务、刚果(金)事务专家,令台下的职业外交官们惊喜不已。随后举行的演讲比赛更是高潮迭起,掌声雷动。战士们那饱含深情的演讲都是他们在刚维和的亲身体验,他们看到了刚果的贫穷和人民的疾苦,感受到了战争带给百姓的不幸,明白了维和任务的艰巨和神圣,体会到了国家稳定的重要性!赛后范大使激动地讲:“今天你们在给我上课,生动而极富感染力的一课,使我很受教育。我为你们的才智展示感到自豪!”

    下午5点,在军节招待会正式开始之前,范振水大使、焦培忠武官、我两支维和分队官兵、军事观察员以及来宾一起为刚刚在黎巴嫩牺牲的我维和军事观察员杜照宇及其他三位同时遇难的观察员默哀一分钟。随后,五星红旗在庄严的国歌声中冉冉升起。范大使与联刚团地区代表阿法苏先后致辞。他们高度赞扬我维和工兵、医疗分队工作成绩卓越,为国争光,为军旗添彩,为刚果和平做出了突出贡献。接着,范大使在焦武官、阿法苏等陪同下检阅了我维和部队,并一起为维和官兵颁授联合国“维和勋章”。当沉甸甸的勋章挂在胸前,战士们一个个激动不已,这是维和战士冒着种种危险和汗水换来的。这里面凝结着属于他们的荣誉。

    夜幕降临,战士们燃起湖边的篝火,烈烈的火焰将“中国半岛”染的通红。巴基斯坦悠扬的风笛声在基伍湖面飘荡;一群巴基斯坦士兵身着民族盛装围着篝火跳起了传统的“木马”舞。我维和官兵自编自导的一个个精彩的节目使来宾们、巴基斯坦、乌拉圭、孟加拉等国的维和官兵们热烈鼓掌和欢呼。当我们的战士用刚果当地语言高声歌唱时、当医疗分队的维和女兵穿着自做的非洲长裙,踩着非洲激烈的节拍,挥动非洲姑娘的舞姿热舞时,在场的南基伍省省长布昂激动地两次起立鼓掌并高呼:“中刚友谊万岁!”演出一结束,布昂便拉着范大使上台与演员们一一握手留念。

    熊熊的篝火熄灭了,“建军79周年招待会”圆满结束了。战士们久久不愿离开现场,纷纷拉着大使、武官以及演员们合影留念。熄灯号响起了,营地一下子恢复了寂静。战士们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悄悄地开起床头讨论会。激动、兴奋,回味……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这是他们值得骄傲的一天,这是在他们一生中永远纪念的一天,基伍湖畔一个不眠之夜……

    资源开发/基伍湖 编辑

    刚果(金)将与卢旺达共同开发基伍湖资源

    刚果(金)电力公司董事长欧仁(EUGENE)先生日前向外界透露,刚果(金)与卢旺达不久将公同投资开发基伍湖的天然气资源,总投资额达3亿美元。此项目由两国共同开发管理,至少将生产200兆瓦的电能,两国各使用100兆瓦,该项目既能使两国收益,也能为促进两国睦邻友好关系起到积极作用。据了解,基伍湖潜在的电能达700兆瓦,可开发50年。

    旅游胜地/基伍湖 编辑

    基伍湖是非洲的旅游胜地

    基伍湖 基伍湖

    基伍湖位于刚果(金)和卢旺达之间,海拔1460米,湖区面积2800多平方公里。基伍湖盛产鱼类和水鸟,是非 洲著名的旅游休养胜地。 基伍湖为群山环抱,山峰云雾缭绕,与清澈的湖水相映,景色如画。湖岸区陡峻曲折,湖中岛屿众多。驱车来到湖岸边,放眼环顾四周群山,远处是重重叠叠、连绵不断地山峰,山峰绿得像透明的水晶,可又不那么沉静,随着车轮奔驰,远山也像一起一伏地跟着跑一样;有时在群峰之上,又露出一座更秀隽的山峰,像忽地冒出头来,窥探一下,看人与山谁跑得快。站在湖滨沙滩上,背后是一抹翠黛的青山,眼前是浩瀚无际的湖水。在青山与碧水之间,是一片黄色的沙滩,就像铺开的闪光的玄黄锦缎。大湖与长空渺茫地联系在一起,融合在蔚蓝色的雾霭之中,从水天一际的远方,不时地飘过几缕缱绻的白云,几只鸟儿掀动着雪白的翅膀在自由地翱翔。这里的海滩沙软滩平,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有的在湖水中漫游,有的躺在沙滩晒太阳,有的在悠闲自得地喝着饮料……人人都在享受大自然的恩赐。湖中盛产鱼类,这里也是繁忙的渔港。四周物产丰富,这里也是咖啡和除虫菊的集散地。湖区是便利的黄金水道,乘船从基塞尼可以直接抵达尚古古、基布耶以及刚果(金)的布卡武等城市。十分有趣的是,基塞尼亚与刚果(金)的戈马两市相连,两个国家的两座城市之间仅仅隔着一根标着国界的大杆,可以非常方便地从一个国家进入到另一个国家,这种奇特的现象收入世界吉尼斯纪录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9-07-02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4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6-18 19: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