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塑化剂危机

    塑化剂是一种有毒的化工业用塑料软化剂,属无色、无味液体,添加后可让微粒分子散布更均匀,因此能增加延展性、弹性及柔软度,常作为沙发、汽车座椅、橡胶管、化妆品及玩具的原料。“居然在食品中发现有毒化工原料,着实让人吃惊!”。

    编辑摘要

    目录

    事件/塑化剂危机 编辑

    塑化剂事件爆发后,由于事态严重加上岛内媒体炒作,台湾社会已呈谈“塑”色变的局面。岛内民众的消费习惯也受到影响,许多民众不敢再喝果汁,因此水果摊的生意最近明显变好。
    ..
     
    事件对台湾食品业乃至出口也产生巨大冲击。有分析称,这起事件对台湾食品业所带来的损失恐高达千亿元新台币,特别是健康食品及饮料业的损失将最为惨重。

    台湾连锁暨加盟协会理事长潘进丁认为,塑化剂风暴对饮料业冲击将可能持续整个夏季,预估今年台湾饮料市场将损失150亿元新台币,全年衰退幅度高达30%,将创下台湾有史以来最大衰退幅度。 

    “染塑”食品层出不穷,让台湾民众谈“塑”色变之余,也产生“这场风波到底已近尾声还是刚刚开始”的疑问。

    一片喧嚣中,也有理性的声音呼吁:虽然食品业者短期内确实会受到冲击,但民众的健康更重要。为重建台湾的食品安全,业者应痛定思痛,全力配合新政策并检视自家产品品质,让危机变成转机。 

    同时,岛内一些人士开始反思如何“举一反三”地维护民众健康权益。台湾成功大学最新发布研究报告称,台湾室内灰尘的DEHP含量“全世界最高”;木质地板或打蜡也会使室内塑化剂浓度变高;过度使用塑胶容器还会提高孩童气喘几率,或让女童性早熟。

    研究人员为此警告相关单位,在化妆品、保养品内应该全面禁用塑化剂,器皿则要制订“塑化剂溶出标准”,民众在生活习惯上也要避免或少用塑胶类产品。 

    塑化剂危机可能才刚刚开始/塑化剂危机 编辑

    961项产品,280家厂商,这是台湾卫生机构7日发布的最新“染塑”统计数字。自5月23日事件爆发以来,塑化剂风波已在岛内延烧了半个月,仍如滚雪球般愈演愈烈,且已波及大陆、港澳以及所有进口台湾食品的地区,成为一场严重的食品安全危机。

    台湾30年来最严重的食品安全事件/塑化剂危机 编辑

    “一切起于偶然,又是必然。”孙璐西对《中国经济周刊》介绍说,事情的起因缘于一次偶然的检测,但后期的追查发现,“这是个大范围的、长久存在的问题。”

    台湾卫生部门例行抽验食品时,一位检验员发现一款“净元益生菌”的检测色谱中出现了异样波纹。“但由于这些波纹不在食品检验表目录中,因此一般的检验员不会注意,超标了也不知道是何种物质。”正在调研此事的孙璐西告诉记者。 

    “而这位非常尽责的检验员通过反复实验和比对明确了超标物质的身份——塑化剂。”孙璐西介绍说,塑化剂是一种有毒的化工业用塑料软化剂,属无色、无味液体,添加后可让微粒分子散布更均匀,因此能增加延展性、弹性及柔软度,常作为沙发、汽车座椅、橡胶管、化妆品及玩具的原料。“居然在食品中发现有毒化工原料,着实让人吃惊!” 

    随后,经台湾卫生部门调查发现,塑化剂是被添加在起云剂中的。“合法、限量的起云剂对人体是安全的,是经台湾‘卫生署’批准通过的一种乳化剂,主要用来防止运动饮料或食品沉淀,增加口感。”孙璐西说,“台湾产起云剂的主要成分应为棕榈油和软化剂,可是,不法商贩为节约成本,用塑化剂替代了棕榈油。” 

    经台湾卫生部门追查发现,“含毒”起云剂居然来自台湾最大的起云剂供货商——昱伸香料有限公司(下称“昱伸香料”),它是台湾177家企业的原料和食品添加剂供应商。 

    至此,此事才在台湾引起轩然大波,自5月25日起,台湾各部门和媒体都开始大范围追查相关的食品和企业。 
    与此同时,香港浸会大学生物系副教授黄港住通过媒体表示,早在5年前,他所负责的研究小组就做了“白老鼠实验”,并发现曾经服食“塑化剂”的老鼠,诞下的后代以雌性为主,并会影响其正常的排卵,即使诞下雄性,其生殖器官较正常的小三分之二,而精子数量亦大减。“这反映出‘塑化剂’毒性属抗雄激素活性,造成内分泌失调。”黄港住说,“研究可以应用到人类身上,显示长期摄吸‘塑化剂’对男性的影响较女性大。”

    ..

    这一言论甫经公布,就引起了台湾民众的恐慌。“有人恍然大悟,难怪台湾生育率已降为全球最低,难道是因为塑化剂吃太多的关系吗?”徐心怡告诉记者,“已经有台湾专业医疗机构公布数据称,这几年台湾妇女罹患乳腺癌的比例增长3倍多,诱因直指塑化剂。类似的消息还有很多,似乎在一夜之间,台湾所有的健康问题都找到了‘元凶’。” 

    “我是在媒体上看到这个实验的,实验具体情况并没有得到进一步证实。”同时,她表示,“塑化剂中的DEHP(邻苯二甲酸酯)成分被台湾‘卫生署’明确归类为第四类毒性化学物质,比三聚氰胺毒20倍,按照现在检测出的含量,一个人每天喝一杯500毫升掺了DEHP饮料就会对健康造成危害。”更令人震惊的是,5月30日,昱伸香料负责人赖俊杰坦承,他在起云剂中添入塑化剂已将近30年,而早期所用的DOP(通用型增塑剂)比DEHP更毒,一直到5年前,才改用DEHP。 

    “我们吃了‘塑化剂’30年?”孙璐西一字一顿地说,“这是台湾近30年来最严重的食品安全事件。”

    塑化剂为何能逃过层层监管/塑化剂危机 编辑

    原因一:

    管制架构失效 

    台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詹长权表示,最关键的原因是政府没有办法管理最新出现的一些化学品。台湾市面上的化学物质有10万多种,且大部分都有毒性。而被台湾“环保署”列为毒性化学物质的只有271种。“目录”外的空白区域成为隐患滋生地。此外,包括DEHP在内被列为第四类毒性化学物质的有78种。按照规定,对第四类毒性化学物质采取的是“事后报备”的管理方法,“监管只是名义上的”。 
    原因二:

    实验室检测体系漏洞 

    在台湾,食品检测只参照“两表”:肯定性物质列表和否定性物质列表,至于不在“两表”中的物质,台湾“卫生署”的检测员通常不会注意。台湾清华大学化学系教授凌永健表示:“要建立完善的实验室检测制度,加强高校和研究机构的实验室专业检测,以弥补一般的政府检测部门所做的例行检测的不足。” 
    原因三:

    食品追溯制度不足 

    台湾是世界上第一个实行加工食品追溯制度的地区,“但是很遗憾,这个制度只局限于生鲜领域,且最近三年都是停滞的。”詹长权认为,继续完善食品追溯制度迫在眉睫。 
    原因四:

    “名优产品”抽检率过低

    台湾有关部门通过定期或不定期的抽查确定“GMP微笑认证产品”(由台湾“经济部”评定的名优产品)的食品安全质量。“过低的抽检率和对业者自觉的过度依赖是酿成此次大祸的重要原因。”詹长权说。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2-16 08:08:13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