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复活节岛国家公园

    复活节岛国家公园,位于南太平洋波利尼西亚群岛的最东端的复活节岛上,岛上海边整齐的石雕和发掘出土的象形文字,就是众多不解之谜中的两件突出魁宝。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复活节岛国家公园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复活节岛是太平洋上的火山岛,面积119方公里。从空中俯视,复活节岛的形状宛如一个等腰三角形,有人形容它像拿破仑的军帽。海边屹立许多尊高人完整的石雕人像,远远使可望见它们高大的身影。复活节岛石像表情严肃凝重,长久以来任海风吹佛,沉默无语。

    复活节岛除了石雕和象形文字外,然而这个远离大陆的小岛还有一个奇特的现象,那就是成群的马匹还不大为人所知。该岛人口不过两千,而马却超过了五千匹。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复活节岛国家公园 所在地: 智利
    占地面积: 119平方公里 开放时间: 9:00-17:00
    票价: 340元

    目录

    岛屿简介/复活节岛国家公园 编辑

    地理位置:位于东南太平洋上,27°07'41.51"S、109°22'12.08"W

    复活岛最高大的石雕像

    人口:3791(2002年统计)

    人种:波利尼西亚人种

    宗教:基督教

    时区:西六区

    首府:杭加罗阿

    形成原因:复活节岛是在大约一百万年前由海底的三座火山喷发形成的。

    英文:Easter Island

    波利尼西亚文:Rapa Nui(大地方之意,Rapa = Place),Te-Pito-o-te-Henua(世界之肚脐或中心之意)。

    西班牙语:Isla de Pascua

    常误译为复活岛(复活:Resurrection ,尤指耶稣之复活),亦称拉伯努伊岛(Rapa Nui)。

    智利在东太平洋的属岛,是波利尼西亚群岛中最东端的岛屿。以其巨大的石雕像驰名于世。该岛孤悬於海上,西距皮特肯岛(Pitcairn Island)1,900公里(1,200哩),东距智利西岸3,540公里(2,200哩)。岛长23公里(14哩),宽11公里(7哩),呈三角形,面积163平方公里(63平方哩);其最高点特雷瓦卡山(Mount Terevaka)海拔600公尺(1,969呎)。

    地质地貌/复活节岛国家公园 编辑

    岛上耸立多座火山丘,最高点海拔601米。地面崎岖不平,覆盖深厚凝灰岩。岛上的地貌大多是平滑的小山丘、草原和火山。岛上的海滩上多是岩石,悬崖峭壁遍地都是,海湾上没有人看守。岛上只有三个海滩,沙子非常干净。 东北部高出,面对着波利尼西亚小岛群。西南部地势平缓,与智利西海岸相距3700公里,遥遥相对。三角形的每个角上各有一座火山。左边角上是拉诺考火山。右边是拉诺拉拉科火山,这座火山的斜坡上有岛上最大的巨型石像群。北方角上是拉诺阿鲁火山,它与特雷瓦卡山相邻。

    历史文化/复活节岛国家公园 编辑

    1722年4月6日,荷兰西印度公司一支由3艘航船组成的船队,首次踏上了这座以前不为人知的小岛。当时,船队正在接近复活节岛,船长雅各布·罗格维恩突然发现许多高大的巨人正守卫着他们将要踏上的岛屿,这情况使他大吃一惊。当船驶近岛屿时,罗格维恩松了一口气。原来,那些巨人只是些石像。第二天,罗格维恩船长登陆上岸。这天正是复活节,罗格维恩把这个岛命名为"复活节岛"。

    复活节岛国家公园 复活节岛国家公园

    复活节岛四周的河岸处,到处是面向大海的巨大的半身石雕人像,总共600多尊。这些人面巨石像大多整整齐齐地排列在4米多高的长形石台上,共约100座石台。每座石台-般安放4至6尊像,个别的多达15尊。石像高约7米至10米,重达90吨,最大的一尊高达22米,约400吨重,其中一顶帽于就有30吨重。这些巨石像几乎都是长脸,长耳朵,双目深陷,浓眉突嘴,鼻子高而翘,一双长手放在腹前,面朝无边的大海昂首凝视,神色茫然。石像以坚固的火山岩为材料,取自海岛东部拉诺科火山口斜坡上的石场;而头冠的材料则为红色的火山岩,取自岛西距拉诺科火山口11.2公里处的另一个采石场。完工的石像的数量超过 300尊,拉诺科火山口里还有大约400尊未完工的雕像。有的只有不多的斧凿痕迹,有的则几乎已经可以搬1。人们还发现了古代雕刻家遗弃的短斧和凿子。由火山口下来的路上,散布着几十尊已完工的雕像,大约每隔45米一尊。复活节岛上所有的石雕人像,不论是完工的还是半成品,你绝对找不到一尊带有喜悦神态的石像、他们或忧都,或沉思,或冷漠、或严肃得叫人心情压抑。

    挪威科学家托尔·海尔在进行大量科学考察活动的基础上,把岛上文化约分为三个历史时期。巨石像属第二时期,时间约在14世纪。无论是石像构思还是艺术风格,均由岛上匠人独自创作,不受外界影响。复活节岛上没有金属矿石,也没有雕刻和机械的运载工具。岛民是如何运送 这些雕像,又是如何把它们直立起来的?专家们百思不得其解。他们想到人们惯用的滚木运输 法,可是,岛上的土壤长不出这 种运输法所需的木材。月一种 假设是岛上的古人用藤编的绳 索来拖石雕像。但实验去明。这 种绳索承受不了30吨的拉力。即使在今天,要把一顶重达几 吨的石帽安放在石像的头上, 又谈何容易?

    1770年,统治拉丁美洲的西 班牙人派西班牙船长唐·菲力 普·冈萨雷斯率领舰船登上该 岛,宣布该岛归西班牙所有。当 岛上的首领在归属文件上签宇 时,他在协议书上郑重地画了一 只鸟的图案——这是岛上的一-种 象形文字。1863年,法国传教士 埃仁·埃依洛和依波利特·罗歇尔来到岛上传教。法国传教士命令土著居民烧掉那些有象形文字的"科哈乌·朗戈——朗戈"木板。如今这些具有重大价值的木板所剩无几,至今仅有26散见于世界各个国家的博物馆里。"科哈乌.朗弋——朗弋"木板上刻写的象形文字,无疑是这个不受外界影响的小岛孕育起来的一种智慧的创造,它是打开复活节岛秘密的一把钥匙,可惜由于人类自身的失误,已无法对其进行解读。另外,随着复活节岛上的最后一个原始土著在19世纪后期被奴隶贩子掳走,揭开复活节岛之谜的钥匙已经完全丢失了。随着土著居民的消失,一个石器时代的民族创造巨人石像群的秘密,也许永远无法揭开。

    复活竹岛土地贫瘠,岛上居民靠海吃海,捕捞龙虾和金枪鱼,还依靠旅游业作为谋生的主要手段。

    石雕人像散布于全岛,它们的制作目的至今还是个谜。

    世界遗产,历史上最隔绝的有人居住小岛之一

    该岛最早的居民称之为“拉伯努伊岛”(Rapa Nui)或“赫布亚岛”(Te Pito te Henua,意即“世界之脐”)。最早登上该岛的欧洲人是荷兰人,他们为该岛取名“帕赛兰”(Paaseiland,意即“复活岛”,以纪念他们到达的日子。岛上居民混杂,以玻利尼西亚裔为主;几乎全居住在有屏障的西海岸的安加罗阿(Hanga Roa)村庄中。人口3,304(2002)。

    相关谜团/复活节岛国家公园 编辑

    诡秘文字

    ----复活节岛最后的秘密

    复活节岛有你看得见的一面,正如探险家们所描述的那样。她还有隐而不露的一面:那些洞穴、隧道和当地居民分享的神秘传说。那个岛屿的历史迷失于时间的迷雾;那个岛屿也被科学家、艺术家、旅行者描绘下来。

    复活节岛上复活的文明

    大洋中间的复活节岛是一块118平方公里的三角形岩石,东北部高出,面对着波利尼西亚小岛群。西南部地势平缓,与智利海岸遥遥相对。

    岛上的居民几乎都住在靠近拉诺考火山一个叫汉加罗的村庄里。

    复活节岛是迄今唯一一个发现有古代文字的波利尼西亚岛屿,这些文字的意义至今仍是不解之谜。

    尽管局限于如此之小的地球区域,而且仅被少数的当地居民使用过,但这些文字都是一种高度发达的文明之明证。这些人是谁?他们什么时候来到这座岛屿?来自何方?是他们带来了自身的文明和自己的文字吗?这些深奥晦涩的符号曾经是要表述一种什么样的情感、思想和价值?

    最后—群知情者的意外死亡

    复活节岛于1772年被荷兰商船队长雅各布.罗格温发现,厄运从此开始。那时岛上的人口是4000,到1863年减至1800,到1870年只有600人,而5年之后仅有200人,到1911年时也不过稍多一点。复活节岛上唯一的资源就是人力和少数几块农田。

    1862年,一支贩运奴隶的海盗船队从秘鲁出发,来此寻找挖鸟粪的工人。他们掠走了1000多岛民,包括他们的国王凯莫考,他的儿子莫拉塔和那些能读懂称为“rongo—rongo”的石板文字的老人。

    驻利马的法国领事最终将100多个被贩卖的岛民遣返回岛。但那时他们都已染上了天花,并且回去之后又传染了其他岛民。或许复活节岛文宇的秘密就是随着这场灾难性的传染病的受害者一起被埋葬了。

    神秘木简上的“天书”

    人们最早着手研究这些文字遗迹是在1864-----1886年,那时他们试图把这些符号加以分类或是把他们与其它未经破解的文字,如古印度文字加以比较。这些破译的尝试分为三个阶段,每一段都与一个象征复活节岛一段历史的图形和一个特定的木简相关联。

    当1866年法国商船坦皮科停泊在复活节岛近海时,岛上约有1000居民。这艘船的船长是迪特鲁.博尔尼耶,随船前来的有传教神夫加斯帕尔.赞博。两年后,迪特鲁.博尔尼耶在岛上定居下来,与岛上女王科雷托.库阿普伦成婚----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挟持了女王——并与一个叫约翰.布兰德的盎格鲁.塔西提混血人结成一伙。

    1868年,赞搏神夫决定返回瓦尔帕莱索。由于他将途径塔西提,岛民请他带给主教德帕诺.若桑一件礼物以表敬意。这件礼物是用100米长的发辫绕成的一个巨大的球。当礼物解开后,展现在主教面前的,是—块有奇怪符号的木简。

    传教会里有一位年长的岛民乌鲁帕诺.希那波特解释说,那是“rongo—rongo”,是记录岛上最古老传统的木简。但自从如道这些符号秘密的老人去世后.就再没有人能解释出来了。主教给仍留在岛上的传教士希波利特.鲁塞尔神父写信,要他尽其所能寻找这些木简并送给他。鲁塞尔送了六块给他,随附注记说,上面的符号很可能什么都不表示,岛民也不如道他们表示什么,而那些宣称知道它们含义的人都是骗子。

    但这位主教深信这是个重要的发现,并且他终于在塔西提—个种植园里找到了—个能解这些木简的人梅特罗.陶.奥尔。主教刚把其中一块有几何、人形和动物图案的木简给他,他就开始吟唱宗教圣歌,很明显是在读那些符号,从下往上,从左到右,并在每—行结束的时候把木简翻过来,接着读下—行。这是—种叫“牛耕式转行书写法”的变种(字面意思是说,像牛耕地时那样转换方向),类似于某种古希腊碑文,行与行逆向书写。不幸的是,不管把哪一块木筒给他“读”,这个人唱出的都是同样的东西。

    在历史中游荡的拐杖 1870年,智利“沃伊金斯”号海船船长伊格纳西奥.加纳抵达复活节岛时,迪特鲁.博尔尼耶把一根刻有符号的当地首领的拐杖送给他,专家们认为这是现存的最好的“rongo—rongo”范例。

    加纳把这根拐杖,连同两块刻有符号的木简送给了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学者鲁道夫.菲利皮,并解释说,复活节岛民对这些符号如此敬畏,显然这些符号对他们极为神圣。

    菲利皮立即把木简的石膏模型送给世界各地的专家。但没有一位被请教的专家能找到这些神秘符号的答案。

    不可能破译的“灵魂”

    威廉.汤姆森是“密歇根”号美国轮船的事务长,这艘船1885年停靠复活节岛。3年来,美国国家博物馆出版了他的介绍复活节岛历史的著作,那是当时最为详尽的关于该岛的记述。

    在到达复活节岛之前,“密歇根”号停靠塔西提。在那理,汤姆森拍下了主教收藏的木简的照片。一到复活节岛,他就四处寻找能翻译这些符号的岛民。他遇到了一位叫乌尔.韦伊克的老人,一看到这些木简的照片,老人就开始很快地吟唱。就像梅特罗.陶.奥尔,他似乎不是在“读”这些文字,因为不管给他看什么,他唱的都是同样的东西。

    最后,老人坦白承认,岛上没有人能续懂这些符号。根据汤姆森的记述,乌尔.韦伊克对这些符号的“诗歌翻译”如下:

    “我女儿的独木舟从未被敌人部落战败。我女儿的独木舟出未曾被霍尼蒂卜的诡计摧毁。所有的战斗中她都凯旋。没有什么能迫使我女儿喝下黑曜岩杯里的毒汁。强大的海洋把我们天隔一方,我如何自慰?喔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无尽的水路伸展到天边。我的女儿,喔我的女儿。我要游过这深不可测的海水找到你,我的女儿,喔我的女儿”

    专家们现在认为复活节岛上的这些符号有些可能是单词,或许它们只是些符号,帮助把口头传诵的传统传递下去,尤其是使家族系谱记录代代相传。在今天,它们仍是奉献给静默之神的诗篇。

    摘自 《扬子晚报》 99.10.18

    石像之谜

    复活节岛以其石雕像而驰名于世。岛上约有1000座以上的巨大石雕像以及大石城遗迹。1914年和1934年曾进行调查考察,1955年从事发掘工作,结果认为岛上存有三个文化期。早期的巨大石墙,可用以观察一年中的日出方位。中小型的各类石雕像采用黝黑的玄武岩、凝灰岩及火山渣为石料,用同位素碳测定时间约在公元前1680年。中期以石台上的长耳朵、无腿的半身石雕像为特征。石像高3─6米。最高的一尊达9.8米,重约82吨。6米多高的石像。

    复活节岛上遍布近千尊巨大的石雕人像,它们或卧于山野荒坡,或躺倒在海边。其中有几十尊竖立在海边的人工平台上,单独一个或成群结队,面对大海,昂首远视。这些无腿的半身石像造型生动,高鼻梁、深眼窝、长耳朵、翘嘴巴,双手放在肚子上。石像一般高5-10米,重几十吨,最高的一尊有22米,重300多吨。有些石像头顶还带着红色的石帽,重达10吨。这些被当地人称作“莫埃”的石像由黝黑的玄武岩、凝灰岩雕凿而成,有些还用贝壳镶嵌成眼睛,炯炯有神。

    令人不解的是,岛上这些石像是什么人雕刻的呢?它象征着什么?人们又是如何将它们从采石场运往几十公里外的海边呢?有人说这是外星人的杰作。

    雕像制作

    一种说法是这些石像是岛上人雕刻的,他们是岛上土著人崇拜的神或是已死去的各个酋长、被岛民神化了的祖先,同意这种说法的人比较多。但是有一部分专家认为,石像的高鼻、薄嘴唇,那是白种人的典型生相,而岛上的居民是波利尼西亚人,他们的长相没有这个特征。耳朵长,哪种人也不像。雕塑是一种艺术,总会蕴含着那个民族的特征,而这些石像的造型,并无波利尼西亚人的特征。那么,它们就不会是现在岛上居民波利尼西亚人的祖先,这些雕像也就不可能是他们制作的。此外,人们在从另一个角度细细地分析,岛上的人很难用那时的原始石器工具,来完成这么大的雕刻工程。有人测算过,在2000年前,这个岛上可提供的食物,最多只能养活2000人,在生产力非常低的石器时代,他们必须每天勤奋地去寻觅食物,才能勉强养活自己,他们哪里有时间去做这些雕刻呢? 况且,这种石雕像艺术性很高,专家们都对这些“巧夺天工的技艺”赞叹不已。即使是现代人,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干得了的,谁又能相信,石器时代的波利尼西亚人,个个都是擅于雕刻的艺术家呢?

    还有一种说法是,石像不是岛上人雕刻的,而是比地球上更文明的外星人来制作的。他们为了某种目的和要求,选择这个太平洋上的孤岛,建了这些石像。这种说法更离奇。为雕刻这些石像,岛上丢弃了许多用钝了的石器工具,谁会相信,比地球人更文明的外星人,会用这些原始的石器工具来完成这批雕像作品呢。

    关于山上还有几百个未完工的石像,为什么没有把它们雕刻完毕,放弃在那里,专家们分析后说,这可能在雕凿中遇到了坚硬的岩石,无法继续雕凿下去而放弃的。因为当时用石制工具雕刻石头,在制造石器工具时,尽可能选用最硬的石块,但可能在雕凿中,也遇到很硬的岩石,雕凿不动,不得不放弃。因此,这些未刻完的石像,不是遇到什么灾变性事件突然停下的,而是在雕制过程中逐步被放弃的。其中一个最大的石像,高20多米,是复活节岛所见石像中最大的一个,因为末完工,现仍躺在山上的岩石上。可是岩石学家并不完全同意这种看法。他们解释说,也可能雕刻石像的人花费了很大的劳力和时间,把石像雕成并竖立了起来,却又被地震震倒了,再竖起新雕的,又被震倒了。雕刻的人认为这是上天或神的惩罚,不让他们再干下去,因此都停了下来。

    现在,这些谜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答案。

    考古学家根据复活节岛上居民的语言特征,认为复活节岛人最初是从波利尼西亚的某个群岛上迁移过来的。玻里尼西亚人又来自何方呢?曾经有人认为来自南美洲。现在,更多的科学家认为玻里尼西亚人来自亚洲东南部。古代的亚洲人从东南亚出发,经过漫长的岁月,途经伊里安岛、所罗门群岛新喀里多尼亚岛、斐济群岛等岛屿,最后约于公元四五世纪到达复活节岛。

    玻里尼西亚人到达复活节岛后,也将雕凿石像的风俗带到复活节岛上,并由于多种原因雕凿石像之风愈演愈烈。

    据科学家考证,复活节岛上的石雕像并不是代表神而是代表已故的大酋长或宗教领袖。在古玻里尼西亚人心目中,这些人具有无比强大的神力,可以保佑他们的子孙。

    根据雕凿现场留下的运输遗迹分析,科学家们认为古玻里尼西亚人是这样运输石像的:在凿好的道路上铺满茅草和芦苇,然后用撬棒、绳索把平卧的石像搬到“大雪橇”上,再用绳子拉着“大雪橇”。至目的地后,也是利用绳索和撬棒将石像竖立在事先挖好的坑里。1960年,美国考古学家穆罗曾带领岛上居民采用这种方法,成功地将7座16吨重的石像竖立起来。

    科学家们还认为,大约在1650年,复活节岛上的两大集团——肥人和瘦人发生激战。被迫从事石像雕凿工作的瘦人起义,并采用迂回战术,突然袭击肥人,将肥人全部消灭。于是,石像雕凿工作也就中途停下来了。

    当然,有关复活节岛上的石像之谜还不能说是完全、彻底地揭开了,仍有许多问题有待科学家们进一步研究。

    总之,有关复活节岛的石人像,种种说法很多。直到今天,还没有得出一个使大家信服的、科学而又圆满的解释。

    美考古学家称复活节岛文明毁于巨人石像

    晚期的复活岛民居住在用支杆和茅草盖起的船形房屋或山洞中。这一时期的特点是内战、大破坏和文化颓废。大批生产的「马塔」(mataa,即用黑曜岩做的矛头)是这一时期工艺品的代表,木刻和小型天然石小雕像取代了纪念像艺术。刻有耕牛式书写法(文字由右至左,再由左至右互错成行)符号的木简(称作「隆戈-隆戈」〔rongo-rongo〕)是仅仅为了仪式而从以前的样本上抄袭下来的;它们的正确读法已被遗忘,尽管有多种说法,但现代人多次试图破译,都没有成功。在这一时期,艺术宝藏隐藏在家族秘密的山洞中,竖立的石台雕像已被推倒。被遗弃的石场中的淤泥下落到立在火山脚下的未完成的无眼胸像的胸部,无法推倒它们,从而为後代留下了这些无眼的石雕头,使该岛驰名於世。

    传说,在两种不同文化和语言的民族和平共处一段时期後,开始了破坏活动,短耳族为长耳族辛苦劳动,他们在东北边海岸的波伊克(Poike)古渠的一个大柴火堆里,几乎消灭了所有的长耳族。碳定年法和系谱研究都认为这一事件及晚期的开始约在1680年。根据碳定年法,人造的波伊克渠约在西元380年建造的。

    1984年在复活岛召开的第一次国际科学大会一致通过一项决议,将该岛定为前欧洲文化的所在地。最近的发掘工作表明,最早的移民在来到该岛时已有建筑概念,并掌握了专门的砖石结构技能,因而证实了该岛的传统传说︰最早的祖先来到该岛时是有组织的移民,而不仅仅是无意中被风吹来的渔民。1995年复活岛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列为世界遗产保护区。

    这些航海家们,很快就把复活节岛的所见所闻传遍了欧洲和全世界,于是吸引了一些专家学者来到这个岛上进行考察研究。专家们来到岛上,对石像进行了详细的观察。他们发现,复活节岛呈三角形状,长24千米,最宽处17.7千米,面积为117平方千米。岛上死火山颇多,有3座较高的火山雄踞岛上三个角的顶端,海岸悬崖陡峭,攀登极难。复活节岛上的石像有440个左右,这还不包括在山体岩石上已雕刻、但还未完工剥离下来的好几百个。石像高度一般在5—6米,小的3—4米,最高大的一个高21.8米。大约有30来个石像的头上戴着石帽,石帽与石像身体不是整体的,是另外雕刻好了戴上去的,并且在一些石帽上涂了红色。石像都没有刻出下身的脚。雕好的石像形态各不相同,但都是耳朵很长,鼻子高大,嘴唇很薄。石像身上还刻有图案花纹,雕好的石像竖立在60米长、3米高的平台上。这里共有11.4个平台,也都是用大石块砌成的。雕刻石像所用的材料,是当地的火山岩。每个石像的重量,一般在10吨以上,最小的估算也在5吨以上。还有一个现象,就是现在看到的石像,除了竖立在那里的一部分,有几百个雕像还没有完工,仍在岛上的岩石上,好像发生了什么突然事件,使正在进行的工作,突然停了下来。专家们访问了这里的岛民。岛上的波利尼西亚人并不了解这些石像的来历,他们的祖先也没有告诉子孙后代这些石像是谁雕刻的。因为没有文字,也没有历史记载。但他们称石像叫“毛阿依”,石帽叫“普卡奥”,放石块的平台叫“阿胡”。

    当时的人口据估计只有2000人,显然属于波利尼西亚人,讲波利尼西亚的方言:英国航海家库克船长在1774年访问该岛时,随行的一个塔希提人可以跟岛上居民交谈。然而,尽管波利尼西亚人以高超的航海技术闻名于世,连西方殖民者也不能不叹服,洛加文却发现整个复活节岛只有三、四条简陋的小划子,长仅3米,最多乘两个人,用小木板简单地绑在一起,漏水很厉害,需要一边划一边戽出船里的水。这样的小划子只能在岸边行驶,根本不可能到深海去。

    然而,就是在这块贫瘠、落后的土地上,却诞生了大批被当地人称为摩艾(moai)的巨大石像。目前已发现的摩艾有887尊,大多数是在一个采石场雕刻,其中有288尊雕刻完了之后曾经被成功地运到称为阿胡(ahu)的海滨祭坛立在上面,运输距离有的远达10公里。有397尊还未雕刻完扔在采石场,其余的92尊则遗弃在运输途中。它们大部分是用比较软和容易雕琢的凝灰岩(火山灰凝固形成)雕刻的,小部分用其他的火山岩雕刻。摩艾平均高度约4米,平均重量约12.5吨。最大的一座高21.6米,重160-182吨,但没有完工而遗弃在采石场。完工的摩艾中最大的高9.8米,重约74吨。没有两个摩艾完全一样,但大部分都根据同一个样式雕刻,最底下只到髋部,手臂垂于两侧,两手十指拉长护住腹部。摩艾的头部也被拉长,并总是向前注视前方。大部分摩艾有长耳朵、大鼻子、薄嘴唇、深眼窝。有的眼窝中镶有用珊瑚做的眼白和深色石头做的眼珠。大约50-75尊摩艾顶上还加了一个称为普卡奥(pukao)的用红色火山岩做的石帽,也可能是代表头发。

    显然,摩艾是复活节岛上最引人注目也最使人疑惑的风景。洛加文写道:“这些石像使我们震惊,因为我们无法理解这些人没有大木头可以制作任何机器和结实的绳子,却怎么可能立起这些石像?”洛加文的疑问,到现在还不断地被人提出,也不断地有人试图给出种种答案。特别是那些神秘现象、天外来客、“史前文明”的宣扬者,更是把复活岛上的摩艾拉来当证据。比如臭名昭著的丹尼肯,就声称这些石像是外星人用超现代的工具制作的,他们因为飞船失事被困在复活节岛上,竖起这些石像向同类求救,救援飞船来了,他们便匆忙地离开了小岛。

    这种毫无根据的幻想不值一驳。岛上采石场可以找到许多用玄武岩制作的石斧,当地人称为托其(toki),因用钝了而丢弃。摩艾就是用这些石器雕刻出来了。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著名挪威考古学家海尔达尔(Thor Heyerdahl)曾雇了6个当地人用这种石斧雕刻一座摩艾。他们干了三天就辞职了,但是根据其进程估计,这六个人用十二到十五个月的时间就可以雕刻出一尊摩艾。如果要雕刻最大的摩艾,也不过只要20个人工作一年。自五十年代到现在,考古学家们也不断地组织人马用原始的办法搬运、树立摩艾或复制品,美国考古学家范提尔伯格(Jo Anne Van Tilburg)设想古拉帕努伊人在搬运时,把摩艾放在木橇上,底下垫一排木头当轮子,地面洒水减少摩擦。她用计算机模拟,发现用大约70个人以木头、绳子为工具,用这种方法花5天时间就能搬运、树立一尊重约10吨的摩艾复制品。在1998年4、5月间,人们在复活节岛上实地模拟了整个过程,并被拍成电视片。考古学家们对古拉帕努伊人是怎么搬运、树立摩艾的颇有争议,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拉帕努伊人具体用的什么方法,根据当时的条件,是完全可以用几十个人搬运、树立一尊普通大小的摩艾的,并无神秘之处。问题在于:木头、绳子是从哪里来的?在贫困之中的岛上居民怎么可能有功夫来雕刻、搬运这些巨大的石像?为什么又突然停止了这项活动?

    可惜的是,在与欧洲人接触之前,拉帕努伊人并无文字,也就没有历史记载可以明确回答这些问题。复活节岛上有一种奇怪的象形文字,称为朗格朗格(rongorongo),意思是“会说话的木头”,刻在木板上。但是按新西兰语言学家斯蒂芬·费歇(Steven Fischer)的说法,这是在1770年西班牙人访问该岛之后,受其影响才发明的。他在1996年成功地将其破译,发现它们只是记录了祭祀颂歌和创生故事,并非历史记载。

    但是通过考古,我们还是可以大致了解复活节岛上的历史变迁。语言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发生缓慢的变化,通过比较同源语言的差异,可以估算它们分离的时间。前面说过,拉帕努伊语是一种波利尼西亚语的方言,通过与其他波利尼西亚语的比较,语言学家们推测这种方言诞生于大约公元400年。根据放射性同位素法的测定,岛上大约在公元400到700年间开始有人类活动。1994年,生物学家从12具古拉帕努伊人的余骸提取出DNA,确定他们的确是波利尼西亚人。岛上的风俗习惯,种植的植物(香蕉、甘薯、甘蔗、芋、槠),养的动物(鸡),也都是波利尼西亚人的特征(这些动植物除了甘薯最初起源于南美,又都可以追溯到波利尼西亚人的起源地南亚)。因此,现在考古学界普遍认为,拉帕努伊人是在大约公元400年漂流到复活节岛的一批波利尼西亚人的后代。

    当这些波利尼西亚人刚移居到复活节岛的时候,这里的确是个小天堂。我们通过花粉分析可以推测古代的植被情形。池塘或沼泽地中的沉淀物是按时间远近沉积的,越上面的年代越近,越下面的年代越久远。每一层沉淀物的绝对年龄可以用放射性同位素法测定。在显微镜底下分析沉淀物所包含的花粉,鉴定其种类,计算其数量,就可以知道当时的植物分布情况。据此我们知道,复活节岛在早期并不是一块荒地,而是一片茂密的亚热带森林。在森林中,生长着一种刺蒴麻属植物哈兀哈兀(hau hau),其纤维可以用来制造绳子。还有一种特有的树木名叫托罗密罗(toromiro)树,木质坚硬,可以用于烧火和制作木雕。而数量最多的是一种大棕榈树,这种树在复活节岛上早已灭绝,但是与智利酒棕榈树很相近,也可能是同一种。这种大棕榈树树干笔直,可以长到25米高,直径2米粗,是用于运输、树立石像和制造大船的良好材料。而且,这种棕榈树结的果子可以食用,树浆可以生产糖浆和酿酒,是重要的食物来源。

    动物的情况又如何呢?考古学家们可以通过挖掘、比较地层里古代遗留的垃圾堆中的动物骨骼加以推测。一般来说,鱼类是波利尼西亚人的主要食物,鱼骨头一般会占垃圾的90%以上。但是,复活节岛位于亚热带,与热带相比气候过于寒冷,不适于鱼类聚集的珊瑚礁生长,其险峻的海岸线也不适合于浅海捕鱼,因此鱼类一开始就不是拉帕努伊人的主要食物,从公元900年到1300年,鱼骨头在拉帕努伊人垃圾中的含量少于四分之一。相反的,在所有的骨头中,几乎有三分之一是海豚骨头。在其他地方波利尼西亚人的垃圾中,海豚骨头在垃圾中的含量从来就没有达到1%。不象其他波利尼西亚岛屿,复活节岛上没有大型的动物,连家养的猪、狗也没有,因此海豚是拉帕努伊人能抓到的最大的动物,成了他们的食物蛋白的重要来源。但是海豚只生长于深海中。这意味着拉帕努伊人曾经能够建造大型的船只用于到深海捕捉海豚。这些船只显然是用大棕榈树的树干制造的。

    考古学家还发现,海鸟也是早期拉帕努伊人的重要食物。在人类到达之前,复活节岛没有鸟类的天敌,成了海鸟最适宜的繁殖地。曾经至少有25种海鸟在这里筑巢繁殖,可能是整个太平洋中最繁盛的鸟类繁殖地。猫头鹰、鹦鹉等陆地鸟类也是早期拉帕努伊人的食物,考古学家在古代垃圾中发现了至少6种陆地鸟类的骨头。同时,跟着拉帕努伊人移民的波利尼西亚老鼠也是拉帕努伊人的盘中餐。此外,垃圾中还有一些海豹骨头,表明复活节岛可能曾经也有过海豹。

    总之,早期拉帕努伊人发现的是一块物产丰富的丰饶的土地。他们的人口快速地增长,在大约1680年人口膨胀到了大约8千到2万人。他们无节制地开发、使用资源。在公元1200-1500年间,他们大量地建造摩艾。然而,花粉分析表明,早在公元800年,森林的毁灭已经开始。从那时候起,地层中的大棕榈树和其他树木的花粉越来越少。进入15世纪后不久,大棕榈树最终在岛上灭绝了。大棕榈树的繁殖相当缓慢,其种子要过六个月到三年才能发芽,发芽后的生长也非常慢。甚至在最好的自然条件下,一个大棕榈树林的再生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流窜来的老鼠对大棕榈树的再生起到了破坏作用,在岛上洞穴中发现的几十个大棕榈树果实都是被老鼠吃过而无法发芽的。但是毫无疑问,人类要对树林的消失担负最大的责任:它们被砍伐用于制造船只、房屋,用来运输摩艾,用来烧火取暖,或被烧毁用来做耕地。哈兀哈兀树虽然没有灭绝,却变得极其稀少,以至不能再用来做绳子。至于托罗密罗树,在海尔达尔于1956年访问复活节岛时,全岛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一株在垂死挣扎,只结了几个荚果。在1962年这最后一株托罗密罗树也死亡了。幸好海尔达尔把它的种子带到了瑞典让植物学家培育。托罗密罗在花园里生存了下来,并在1988年重返复活节岛。

    到15世纪时复活节岛上的森林已经消失,绝大部分树木已灭绝。动物类群的变化同样触目惊心。所有的陆地鸟类和半数以上的海鸟种类全都灭绝了。在1500年左右,海豚骨头突然从垃圾堆中消失了。原因很简单:随着森林的消失,人们已找不到木头建造船只,也就再也无法出海捕捉海豚。他们只能在浅海捕鱼,使得浅海的生态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甚至连海贝也基本被吃光,而只能吃些小海螺。拉帕努伊人从渔民变成了农民:他们开始注重养鸡,鸡成了主要的蛋白来源;他们种植甘薯、芋、甘蔗,但是产量越来越低,因为森林的消失必然造成水土流失,在风吹雨打日晒之下,土壤变得越来越贫瘠。人们普遍处于饥饿之中,吃他们所能找到的任何东西,这除了老鼠(波利尼西亚老鼠在岛上也已灭绝,现在岛上的老鼠是欧洲的),还包括岛上最大的动物:人。在后期垃圾堆中,人的骨头变得很常见。岛上最恶毒的骂语是“你妈的肉沾在我的牙齿上”。虽然其他地方的波利尼西亚人也有吃人的恶名,但这是出于宗教或迷信的原因,只是在特殊场合下才发生的。而拉帕努伊人的吃人却有非常实际的用途:为了补充蛋白质。

    食物的产量已无法维持那么多的人口,也没有富余的食物供应制作、搬运摩艾的工人,大批摩艾半成品被抛弃。也很难有食物能上供酋长、祭司们。原来颇为复杂的社会结构崩溃了,整个社会处于战乱之中。战争在17世纪和18世纪时达到了顶峰,那时候制造的石矛、石刀,还遗弃在现在的地面上。在1700年左右,历经饥馑、战乱,岛上的人口只剩下了两千人左右。大约在1770年,拉帕努伊人开始互相推倒属于敌人的摩艾,砍下摩艾的头。当库克船长在1774年访问该岛时,已发现许多摩艾都从祭坛上倒在地上,以至他推测岛上一定发生了什么灾难。到1864年,当西方传教士抵达该岛时,发现所有的摩艾都已被推倒。

    世界肚脐

    复活节岛世界的肚脐

    无法确切地知道原居民除了把这个岛屿称做特凯恩加(Tekainga)意即“大地”之外,还有没有特别的名称。据说,有一种从其祖先传下来的名称叫“特皮托·库拉”,它一度被译成“世界的肚脐”,这个说法引起了许多人浮想联翩。

    令人惊讶的是,复活节岛的居民称自己居住的地方为“世界的肚脐”。这种叫法,一开始人们并不理解,直到后来航天飞机上的宇航员从高空鸟瞰地球时,才发现这种叫法完全没错——复活节岛孤悬在浩瀚的太平洋上,确实跟一个小小的“肚脐”一模一样。难道古代的岛民也曾从高空俯瞰过自己的岛屿吗?假如确实如此,那又是谁,用什么飞行器把他们带到高空的呢?

    但这个“世界的肚脐”未必指全岛,可能仅指岛上的火山口,那就没什么神秘之处了。而且据语言学家W·邱吉尔的考证,这个称呼的准确含意可能是“大地的尽头”。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4 22:14:03

    贡献光荣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