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夏承焘

    夏承焘(1900—1986),字瞿禅,晚年改字瞿髯,别号谢邻、梦栩生,室名月轮楼、天风阁、玉邻堂、朝阳楼。浙江温州人,毕生致力于词学研究和教学,是现代词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他的一系列经典著作无疑是词学史上的里程碑,20世纪优秀的文化学术成果。胡乔木曾经多次赞誉夏承焘先生为“一代词宗”、“词学宗师”。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夏承焘 别名: 笔名癯禅、瞿髯
    出生地: 浙江温州 民族: 汉族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1986年5月11日
    职业: 文学 作家 毕业院校: 温州师范
    代表作品: 《唐宋词录最》 籍贯: 永嘉城区(今温州鹿城区)

    目录

    人物综述/夏承焘 编辑

    14岁时,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温州师范学校。学校课目甚多,但他却潜心于古籍经典的研读。在校期间,他尝试赋诗填词,所作《如梦令》结句“鹦鹉,鹦鹉,知否梦中言语”,深得国文教师赞赏,在句旁加了密密的朱圈,这给夏先生很大的激励。温师毕业后,他开始了长达六十年的教学生涯。期间,他积极参加家乡的诗社活动,与同道切磋诗词,论辨阴阳,奠定了一生研治词学的基础。从1930年起,夏先生先后担任浙江大学、浙江师范学院、杭州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后属中国社会科学院)特约研究员。在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夏先生一直主持东南词学讲席,与海内词家、学人声气相通,治词授业,多所建树,成为蜚声海内外的一代词学宗师。 [1]

    人物生平

    夏承焘 夏承焘

    1900 年2月10日生,1986年5月11日去世。1918 年毕业于温州师范学校。 1930 年,由浙江省立第九中学(即浙江省严州中学)转之江大学任教。曾任浙江大学教授。解放后曾任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兼任研究员,中国科学院浙江分院语言文学研究室主任兼研究员;《文学研究》杂志编委、《词学》杂志主编、中国唐代文学学会顾问。1986年5月11日,夏承焘因病在北京逝世。他曾任浙江省政协常委、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夏承焘先生作为杰出的词学家,既是传统词学的总结者,亦是现代词学的奠基人。

    20岁以后,北到冀晋,西入长安,视野扩大,阅历加深,写下了不少忧时愤世之作。30岁前后,把主要精力放在撰写《唐宋词人年谱》、《唐宋词论丛》和《姜白石词编年笺校》等词学专著上,但并未放弃吟咏。30岁后专攻词学,弘博精深,对我国词学的发展起了重大作用。他一面继承历代词学之长,一面对传统词学作了多方面的开拓与创新,以考信求实的态度研究词体、词乐、词律和词史,大大扩展了词学研究的领域,为词学走向科学化、系统化与理论化的轨道作出了突出贡献。50岁前后,进行词学研究的同时,还写了不少奇思壮采的创新之作。

    凝聚着夏承焘先生毕生心血的近千万字著作中,有已出版的词学专著近30种,未结集论文百余篇,待整理出版的著作尚有多种。其中《唐宋词人年谱》、《唐宋词论丛》、《姜白石词编年笺校》等,都是有词学以来少有的巨著。他还创作了大量诗词,其代表作为《夏承焘词集》、《天风阁诗集》,并写了独具特色的《天风阁学词日记》。夏承焘先生之学术成就,还得到国际上的高度评价。1981年后任中国韵文学会名誉会长、《词学》主编等。

    往事略集

    夏承焘先生于1927年至1930年在九中任教。他的事业就是从这里起步,开创词学研究新风,使传统的词学走向科学化、系统化,成为海内外公认的“一代词宗”。

    夏承焘 夏承焘

    1927年下 半年,夏承焘一到九中就在藏书楼发现了丰富的图书,令他喜出望外,一头扎进了书籍的海洋。他在日记中记下了自己的欣喜之情:“在师校图书馆理旧书,有涵芬楼影印廿四史,浙局‘三通’、啸园丛书等,借二三十本归,在严州得此,如获一宝藏矣。夜翻《隋书》、《宋史》、‘三通’,作《白石词考证》,得数事,甚得意。十一时寝。”晚年他回忆起这段往事,仍然记忆忧新:“每天上完课,就钻进书库读书。在那里,我阅读了大量的有关唐宋词人行迹的笔记小说,披沙拣金,往往见宝。”

    夏承焘没有上过大学,但他后来却走上了大学的讲坛,成为著名的教育家、学者和诗人。他的学问全靠自学。他晚年总结读书经验时说:“笨是我治学的本钱。”他认为,读书没有捷径,不能取巧,只有下笨功夫才能取得成就。他说“笨”字很有趣,头上顶着竹册(册是串好的竹简,是古代的书籍),就是教人要用功。用功是人的根本,所以“笨”字从“竹”从“本”。自己天资很低,正因为这样,促使自己奋发苦学。从七八岁上学起,几十年来,除了生大病,没有一天离开过书本。最重要的是要多读。“读书千遍,其义自见。”

    发现藏书楼的“宝库”之后,他尽情地在书海中遨游。白天教书,晚上和节假日就埋头苦读,博览群书,其用功之勤,为常人所不及。在日记中常常有这样的记载:“兀兀终日,双目为瞀。”“竟日伏案,用心过劳,口舌为干。”等等。遇有创见和心得,就忘了苦读的辛劳:“大喜出户。素月流天,庭叶无声,几三更矣。”“晴日满窗,乱书坐拥,萧然自得。”据尚存的1928年下半年至1929年底的日记统计,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他阅读、扎录的古今中外各类书籍达368种之多,创作诗文一百多篇。

    后来发表在北大燕京学报上的成名作《白石歌曲旁谱辨》以及奠定他词学泰斗地位的重要著作《唐宋词人年谱》,都是在九中执教的三年时间内写成的。1986年5月11日,因病在北京逝世。

    桃李之师

    夏承焘 夏承焘

    1918年毕业于温州师范学校。解放前历任杭州之江文理学院、浙江大学教授。解放后曾任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兼任研究员,(LSSDJT COM)中国科学院浙江分院语言文学研究室主任兼研究员等职务。他曾任浙江省政协常委、中国作家协会理事。

    被誉为“词学宗师”的夏承焘先生,从教60多年来,夏先生善于奖掖人才,扶植后进。桃李门墙,济济多士。然而他“但开风气不为师”,从不以师道自居。出于夏氏门下的,都深受其赐而又不为所限,有的在学术上得以独立发展。夏先生是一位全心全意为祖国培养人才的导师,研究中国古典诗词的外国学者慕名远道前来向他求教的,络绎不绝。如今他的学生遍及海内外。

    词成一派

    词学是由诗学分离出来的一门专业学问,兴起于两宋,盛行于清朝。旧词学长于词的外在形式的考订与词集校理,而疏于词史与词学理论的系统研究,因此历代词学著述虽然繁富,研究路子却不免逼仄,难得融会贯通之要旨。进入20世纪后,词学研究才逐渐步入科学、系统、现代化的轨道,取得了多方位的成果。夏承焘先生正是现代词学的杰出代表。他承晚清词学复兴之余绪,借鉴科学的研究方法与现代理念,结合其深厚的传统学养与扎实的考订功夫,锲而不舍,精勤探索,以毕生之力,在词人年谱、词论、词史、词乐、词律、词韵以及词籍笺校诸方面均取得突破性成果,构筑起超越前人的严整的词学体系,拓展了词学研究的疆域,提高了词学研究的总体水平。

    主要成就/夏承焘 编辑

    夏承焘先 生词学研究的最大成就在于开创词人谱牒之学。20世纪以前,词学界对词人生平不予重视,史籍、词集中有关词人的传记多简约不详,各类杂书、笔记又往往传闻异辞,互相牴牾,或以讹传讹,不加考辨,以致许多词人身世茫然,无可究诘,不少作品亦因此隐晦不显,难以考稽。近代王国维撰《清真先生年表》,为考订词人行实导夫先路。但系统开创词人谱牒之学,奠定现代词学之科学基石,实从夏先生开始。早在30岁前后,夏先生即专心致力于词人研究,他旁搜远绍,精心考辨,匡谬决疑,积年累月而成《唐宋词人年谱》十种十二家,由此唐宋词人生平事迹若绳贯珠联,清晰可辨,信实可靠,部分难解作品亦得到妥贴的诠释。十种年谱问世以后,在学术界引起极大反响。赵百辛先生盛赞“十种并行,可代一部词史”;唐圭璋先生则誉之为“空前之作”;日本学者清水茂教授撰文指出:“今日研究词学,此必为重要参考书之一。”

    除词人年谱外,夏先生在词学研究领域进行了多方位的开拓,取得了全面的研究成果。他的《唐宋词论丛》、《月轮山词论集》、《姜白石词编年笺校》、《龙川词校笺》、《词学论札》等都是承先启后、卓有建树的经典之作。在词韵、词乐、词谱研究方面,夏先生致力尤勤,有关唐宋词声律的著述造诣精深,多有发明。在词集整理方面,夏先生对白石、龙川、梦窗、放翁词集及《词源》的笺校,功力深厚,成绩卓异;尤其是白石词笺校,疏解之精湛,考订之翔实,搜辑之宏富,无人能出其右,学术界推为“白石声学研究的小百科全书”,确非虚誉。在词学评论方面,夏先生既吸收了旧词论的精华,又突破了旧词论的局限,目光如炬,阐发透辟,昭示了现代词学理论的发展方向。他对唐宋词发展脉络、表现形式的综述,统摄全局,精密周详;对易安、白石、稼轩、龙川、放翁等词家的评论剖析,独具只眼,迥出时流。

    夏承焘先生还以其出色的诗词创作印证并丰富其词学理论。其《天风阁词集》前后编作为当代不可多得的词集,显示词人出入白石、稼轩、遗山、碧山诸家,取精用宏,兼具独特个性与时代特色。

    夏承焘先生对于中国当代词学建设所做的贡献是相当卓著的。与前辈词家、词论家及同辈词家、词论家相比,无论是词学考订、词学论述,或者是词的创作,先生都有独特的建树:

    夏承焘著作及手稿 夏承焘著作及手稿

    在 词学考订方面,先生是尊体派的中坚力量。他既继承了前辈词学家的未竟之业,又有所增添、发展。尤其是谱牒考订,更是硕果累累。如果说,王鹏运、朱孝臧为中国词学创立了校勘学,那么,先生就是词学谱牒学的奠基人.而且,先生还将考订工作推进词乐领域及词法领域,他“对于唐宋词之声律,剖析入微,前无古人”,47他的词例归纳,将为后来者打开无数法门。先生在词学考订上的独特建树,对于中国词学建设所起的作用将是无法估量的。

    在词学论述方面,先生善将词学考订中的某些成果体现到作家作品研究中去,不仅使先生的论述具有超越时流的优势,又为反思、探索阶段对于思维模式及研究方法的思考提供借鉴,先生的独特建树是具有一定超时价值的。

    在词的创作方面,先生不以尊体自限,而是兼收并蓄,再造新体。即,他不仅“妄意合稼轩、白石、遗山、碧山为一家”,而且“欲合唐词宋诗为一体”48。在这点上讲,先生可称为尊体派中的“左派”。因此,在当代词坛,先生的瞿髯词是一般作者所难以企及的。

    以上三个方面,既是先生为中国词学发展所增添的新内容,又是先生的真传。当然,经过六十几年的努力,先生并未能将其全部工作进行完毕,所谓未竟之业,这是需要后来者进一步加以继承与发展的。但是,作为“一代词宗”夏承焘先生,他的名字将永远与中国当代词学联在一起。

    著作书目/夏承焘 编辑

    《唐宋词人年谱》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 1955年

    《唐宋词论丛》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 1956年,中华书局 1962年

    《姜白石词编年笺校》中华书局 1958年

    一代词宗夏承焘《天风阁诗集〉 一代词宗夏承焘《天风阁诗集〉

    《白石诗词集》(宋)姜 夔撰,夏承焘校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

    《词源注》张炎著,夏承焘校注,人民文学出版社 1963年 1981年

    《月轮山词论集》中华书局 1979年

    《瞿髯论词绝句》中华书局 1979年

    《唐宋词欣赏》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1980年

    《读词常识》中华书局 1981年

    《夏承焘词集》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1年

    《域外词选》夏承焘选校,书目文献出版社 1981年

    《放翁词编年笺注》(宋)陆游著,夏承焘、吴熊和笺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

    《金元明清词选》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3年

    《姜白石词校注》(宋)姜夔著,夏承焘校、吴无闻注释,广东人民出版社1983年

    《天风阁诗集》夏承焘著,吴无闻注,杭州浙江文艺出版社 1984年

    《天风阁学词日记》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84年

    《夏承焘集》(8册)杭州 浙江古籍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年]

    《辛弃疾及其作品选》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8年

    从1979年到1984年,夏承焘的著作一版、再版,共刊行十余种。其中,《瞿髯论词绝句》、《月轮山词论集》、《天风阁学词日记》、《唐宋词欣赏》、《域外词选》、《金之明清词选》、《韦庄词校注》、《放翁词编年笺注》、《姜白石词校注》以及《夏承焘词集》、《天风阁词集》等乃初版刊行,而《唐宋词人年谱》、《读词常识》、《姜白石词编年笺校》、《龙川词校笺》等则为新版重印或重排再版。先生大批著作应运而生,为这一阶段的词业建设增添了光彩。

    词作选录/夏承焘 编辑

    《清平乐》

    鸿门道中(一九二一年)

    吟鞭西指,满眼兴亡事。一派商声笳外起,阵阵关河兵气。 马头十丈尘沙,江南无数风花。塞雁得无离恨,年年坠坠天涯。

    《鹧鸪天》

    郑州阻兵(一九二五年)

    鼓角严城夜向阑,楼头眉月自弯弯。梦魂险路轘辕曲,草木军声寒战山。 投死易,度生难,有谁忍泪问凋残。纸灰未扫军书到,阵阵哀鸿绕古关。

    《鹊桥仙》

    过解县怀黄仲则(一九二五年)

    梅边山店,枕边城角,昨梦相逢奇绝。九原精爽逐人来,有一片马头黄月。 高堂灯火,儿时声口,能学鹃啼猿咽。风前骨相问谁寒,正满眼中条残雪。

    《浪淘沙》

    过七里泷(一九二七年)

    万象挂空明,秋欲三更。短篷摇梦过江城。可惜层楼无铁笛,负我诗成。 杯酒劝长庚,高咏谁听?当头河汉任纵横。一雁不飞钟未动,只有滩声。

    《酹江月》

    (一九二八年秋)

    一九二八年秋,予寓建德字民坊黉舍,自宋至清旧官廨也。偶阅《癸辛杂识》云“先子于绍定四年辛卯出宰富春,壬辰岁余实生于县斋”云云,乃知是周草窗诞生处。时予方撰词人年谱,得此惊喜。凉夕坐月,即用《苹洲渔笛谱 中秋对月》韵作此,距草窗之生六百九十六年矣。

    词仙何许?呼片云去问,洞天消息。一道银潢星斗满,梦见吟商踪迹。宋玉生前,子云身后,落落千秋客。江山如此,与谁分占秋色? 此处地下词流,放翁莱老,高咏长寂寂。欲挈山河鸾背上,一和诸公横笛。辽鹤归迟,江城寒早,抚劫遥相忆。古人如见,海天惊吐孤魄。

    《清平乐》

    严州大雪,早起遍行城内外,尽日方归。(一九二九年春)

    敝裘轻举,送我泠然去。忽讶诗来无觅处,天外数峰清苦。 冲寒绕遍江城,踏残千顷琼英。明日高楼卧稳,好山任汝阴晴。

    《忆秦娥》

    严州西湖(一九二九年春)

    长堤曲,东风渐展春痕绿。春痕绿,一川柳影,澹阴城郭。 晚寒骤觉春衫薄,啼莺解惜桃花落。桃花落,斜阳湿透,半湖寒玉。

    《清平乐》

    桐庐(一九二九年春)

    风妍烟丽,乍是晴天气。欲揽春江供一醉,人道东流是水。 江湖天远扁舟,梦中灯火高楼。只有一枝红杏,教人难避春愁。

    《卜算子》

    严州听雨(一九二九年夏)

    多少过江云,阵阵枯蒲响。一夜扁舟独住心,殷榻秋潮涨。 凉到枕头边,秋在人心上。看定风前一炷烟,验取愁消长。

    《鹧鸪天》

    自杭州返严陵坐雨(一九二九年秋)

    五剧车尘欲坐忘,数鸿带雨落丁江。客怀但难灯深浅,归梦难量路短长。 琴绕榻,佩鸣廊,两三竿竹一秋凉。龙湫雁荡家山好,却共鸥凫恋水乡。

    《南歌子》

    严州道中(一九二九年)

    把钓人何住,飞鸥意最闲。两年看遍浙东山,每到西台一笑,又忘还。 不负浮家约,仍惊薄袂寒。南来北去世无关,携得六桥片月,过严滩。

    《菩萨蛮》

    (一九二九年)

    东风才被丝杨觉,闲愁已在低阑角。何处识春浓,村姑笑语中。 一灯堪避世,自爱闲中味。沸市任笙歌,书窗月自多。

    《金缕曲》

    (一九三〇年)

    胡汀鹭画家藏顾梁汾书寄吴汉槎《金缕曲》词箑,谢玉岑嘱题。

    展卷寒芒立。有当年、河梁凄泪,扪之犹湿。比赎蛾眉艰难事,多此几行斜墨,便万古神喑鬼泣。何物人间情一点,长相望、旷劫通呼吸。携酒问,贯华石。 生还忍数秋笳拍。念苏卿、雁书不到,乌头难白。绝域头颅知多少,放汝玉关生入。天要与、词坛生色。渌水亭头行吟地,谢故人、轻屈平生膝。东阁酒,咽邻笛。

    《望江南》

    自题月轮楼(一九三〇年)

    秦山好,带水绕碧塘。一道秋光天上下,五更潮信月苍茫。窗户挂银潢。

    秦山好,飞观俯西兴。沧海未生残夜日,鱼龙来啖半江灯。人在最高层。

    秦山好,面面面江窗。千万里帆过矮枕,十三层塔管斜阳。诗思比江长。

    秦山好,晴翠九龙环。隔个屏风住西子,露双佛髻是南山。东面爱凭栏。

    秦山好,绝顶爱寻诗。花外星辰灯皛皛,云边栏槛雨丝丝,凉意薄罗知。

    秦山好,隐几听惊雷。残队已无罗刹石,怒潮欲到子陵台。秋色雨中来。

    秦山好,知咏写云蓝。谁坐秋香横一笛,满身淡月杏黄衫,唱我望江南。 [2]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9-07-04
    [2]^引用日期:2019-07-04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8-07 19:39:36

    人物关系

    编辑

    夏承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