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太平天国运动

    太平天国运动(1851年-1864年)(太平天国应写作太平天--,囗中王)是清朝后期的一次由农民起义创建的农民政权。开始的标志是1851年金田起义,结束的标志是1864年天京陷落,历时13年。太平天国运动是清朝咸丰元年到同治三年(1851年—1864年)之间,由洪秀全、杨秀清、萧朝贵、冯云山、韦昌辉、石达开组成的领导集团从广西金田村率先发起的反对清朝封建统治和外国资本主义侵略的农民起义战争,是19世纪中叶中国的一场大规模反清运动。1864年,太平天囯首都天京陷落,标志着运动失败。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太平天国运动 时间: 1851年到1864年
    主要人物: 洪秀全杨秀清李秀成
    运动性质: 农民起义 运动高峰: 定都天京前后
    结果: 运动失败 主要文献: 《天朝田亩制度》、,资政新篇》

    目录

    简介/太平天国运动 编辑

    太平天国运动形势图太平天国运动形势图
    1852年,太平军由桂入湘,湖南官兵望风溃散。郭嵩焘力劝同样乡居的左宗棠曾国藩出来建功立业。随后几年,郭氏一直随曾国藩参赞军务,多有建树。1856年年末,他离湘北上,到北京任翰林院编修。

    咸丰八年(1858)四月十二日,太平军石镇吉部由宪天燕,及军政司程某率领占领永康,顽抗者惟有谢副爷(谢兰生)、徐翊仁等数人。占领后将10个乡分立5军帅、25师帅和125旅帅管理。黄溪滩应法洁率众投奔太平军,部众发展到2000多人。六月初七晨,民团会剿黄溪滩,应法洁父子百余人被杀。接着又聚游仙、义和、太平数乡民团数万人合围县城。太平军作战术退却,在民团合围前稍然撤离,六月初八永康复为清总兵周天培占领。

    咸丰十一年(1861)五月,太平军李仁寿部占领永康,各乡民团拼命顽守,太平军时进时退。八月太平军数万人在天安萧大富率领下,占领县城,派出魏天福打馆芝英。太平军告示安民,全县各地“每家门首挂一门牌”,各乡每路设立兵卡,全县除方岩山及绝尘山均在太平军占领之下。

    同治元年(1862)四月十一日,地方民团分几路攻打县城,隐蔽在东库一带的太平军乘民团立脚未稳之时,从敌背后和侧翼出击,打得民团措手不及,杀死杀伤民团无数,生擒者达万余人。翌日,萧大富率百数十名太平军战士,向李溪迎击民团,在牛筋岭山曲遭民团伏击,全部遇难。十四日民团合围县城,守城太平军英勇拼杀,坚守阵地,民团连攻三天不能前进半步。十七日,金华、武义数万太平军从桐琴增援永康,打得民团土崩互解。此后,县城由悯天义驻守,分踞于芝英的有朱、陆、龚三首领。此期间,忠王李秀成、首王范汝增等过往永康太平军将士“不知其几十万数,合邑乡村,此往彼来,无处不到。”十月十五日,太平军退至南宅,接着退至东阳湖头陆一带打馆。同治二年(1863)正月十三日,驻永太平军撤离永康,永康多为清闽军总兵林文察进占。[1]

    来源/太平天国运动 编辑

    太平天国运动太平天国运动
    央视剧作《太平天囯》中曾不止一次出现这样的情节--天国官兵对老百姓说,“我们不叫长毛,叫太平军”,口口声声要“恢复历史本来面目”的《太平杂说》作者潘旭澜也言之凿凿地说,“无论持何种观点和评价,要为它写历史论著或历史正剧,都应当称之为太平军”,对太平天囯持肯定与否定态度的双方似乎都认定历史上真曾有过一支名为“太平军”的军队。

    然而遍查史料,却只能找到太平天国称自己的军队为“天军”“圣兵”的记载,找不出一条“太平军”作为自称的确凿证据。

    其实,“太平军”一称,和“长毛”相似,也是源于民间,只不过“长毛”是中性称呼不带立场,而“太平军”的倾向向很明显而已。潘先生倘若对那段历史多一点常识(其实在他自己号称读过且在《太平杂说》中一再引用的《贼情汇纂》中明明就有相关记载,不知他为何视若不见,是不是注意力光放在挑选自己需要的论据上了?),懂得“太平军”一称在产生背景中包含的倾向性,相信是不会力主把“太平天国”这一中性称谓改成“太平军起义”,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的。

    太平天国运动领导人太平天国运动领导人
    “太平军”一称的产生,源于太平天囯从金田团营到定都后半载,其间长达3年时间里,一直以“太平”为号。初时没有国号,洪秀全称“太平王”,后虽改称“天王”,建国号“太平天囯”,但旗帜上写的始终有“太平”而无“天国”,见于记载者如“太平广西桂平黄旗”“太平水营”“太平左军主将”等等。太平天囯关于军队建制的红头文件-《太平军目》初刻版中对旗帜的规定也是书“太平”而不书“天囯”。(此系“太平”政权之“军目”而非“太平军”之目,如太平天囯早期刊刻的官方文书俱称“太平条规”“太平诏书”等) 拥护他们的老百姓看到他们总是打着“太平”旗号,就把他们叫做“太平军”了。

    1854年,太平军攻克庐州,打出了“太平天囯春官正丞相功勋加一等胡”的旗号,这是现有最早的“太平天囯”字样出现于旗号上的记载,从那以后,把太平天囯的军队叫“太平军”的就很少了,对其有好感者多称“天军”“圣兵”“西兵”“长毛”,敌对者则称“贼”称“匪”,只有在他们早年曾经活动过,且又颇得拥护的地区,才仍旧有“太平军”的称呼流传。这个称呼显然是自发自愿的,因为太平天囯统治者不会要求别人叫他们“太平军”,而投机讨好者也只会叫“天军”“圣兵”,故而这个称呼可以说包含了民众不带强制性地对“太平”政权的认可。

    清末民初,革命党人以太平天囯事迹为反清号召,“太平军”这一称呼又被孙中山等两广籍的革命党人推而广之,及至张学良于1928年末宣布东北易帜,国民政府在形式上于1929年完成了“统一”,南京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即于次年就禁止诬蔑太平天囯案,函请内政部,教育部参考酌办,不久正式出台规定“嗣后如有记述太平史实者,禁止沿用粤贼诸称,而代以太平军或相应之名称”,从那时起,“太平军”才俨然成为了太平天国军队的正式名称,以致真伪莫辨长达半个多世纪,并为史学研究者们延用至今。

    经过/太平天国运动 编辑

    太平天国运动时期的钱币太平天国运动时期的钱币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加紧了对农民的盘剥,国内的矛盾越来越尖锐和突出。

    1843年,洪秀全同冯云山、洪仁玕在广东花县首创拜上帝教,次年春入广西传教,积极宣传组织农民群众。洪秀全、冯云山经过五年的组织发动,以紫荆、金田为中心的拜上帝会势力已扩展到十个州、县,斗争方式由宗教冲突发展到政治的、武装的斗争,起义的核心领导和骨干力量已经形成。革命思想理论被越来越多的贫苦农民接受。1851年1月11日(一说1850年11月4日),洪秀全领导一万多汉、壮、瑶等族人民在金田庄严宣告起义,建国号太平天国。洪秀全严申五项军纪,冯云山宣读秉承天父旨意,合力诛妖灭清,实现太平的讲词。从此,一场规模空前的农民战争在中国大江南北展开。

    1851年9月,太平军攻占永安(今蒙山)城后,即封王建制,分封东、西、南、北、翼王,东王节制诸王,各种立国规制初具规模。1853年年初,太平军攻克湖北省城武昌,即挥师五十万东下占领南京,定都天京(今南京),颁行《天朝田亩制度》,发行货币,坚持独立自主、反对外来侵略的外交政策。5月,太平军派兵北伐和西征。北伐军孤军直入,打到北京附近,功败垂成。西征军于湖口、九江大败湘军,继而破江北大营和江南大营,起义进入鼎盛时期。1856年,杨秀清居功自傲,洪秀全密诏韦昌辉、秦日纲回京诛杨。洪秀全又疑忌翼王石达开主朝政,于是多方钳制。石达开负气率精兵良将离京出走,最后在贵州大渡河全军覆灭。

    太平天国从此由盛转衰。洪秀全临朝主政,重建五军主将制,大力提拔年轻将领陈玉成、李秀成、李世贤、杨辅清等,重用陈玉成、李秀成主持军国事务,一度重振军威,破江北大营,三河大捷大败湘军李续宾部。1859年,洪仁玕到天京,得天王倚重,封干王,主持朝政,颁布了《资政新篇》。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外国侵略者同清政府互相勾结,共同镇压太平天国。太平天国坚决同侵略者进行英勇斗争,给侵略者以沉重打击。安庆失陷之后,太平军在江苏、浙江的根据地也相继失守,只剩下天京及其周围小块地区,这时,天京内无粮草,外无援兵,形势日益危急。1864年6月,洪秀全病逝。7月19日,湘军挖掘地道,用火药轰塌城墙,经过激烈巷战,天京陷落。大部分太平军将士壮烈牺牲,少数人突围。洪仁玕在江西被俘,英勇就义。李秀成在天京突围时被俘,被曾国藩杀死。太平军余部转战大江南北,一直奋战到1868年。

    中国历史上这场空前规模的太平天国农民战争,前后奋战十四年,纵横十八省,威震全中国,最终在清政府和外国侵略势力的联合绞杀下失败了。

    活动/太平天国运动 编辑

    北伐

    太平军北伐1851年1月11日,洪秀全(1814-1864)在广西金田村发动金田起义,建号太平天囯,起义军称太平军。1853年3月19日太平军占领南京,改南京为天京。定都天京后派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等率2万多人北伐。1853年5月北伐军从扬州出发,经安徽、河南等地,进入直隶,逼近天津,咸丰帝宣布京师戒严。八月北伐军进攻天津失利。1855年3月林凤祥在连镇突围被俘。4月3日在北京就义。李开芳退守山东茬平冯官屯。被俘后被押解北京,6月11日凌迟处死。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向英法等国借师助剿,共同镇压太平天囯运动。太平天囯内部发生杨韦之乱、石达开出走等事件。1862年曾国藩分三路围攻太平军,主力从安庆进攻天京。1864年6月3日,洪秀全病逝,7月19日天京陷落,太平天囯覆亡。

    太平军北伐,孤军远征,长驱六省,虽为精锐之师,但后援不继,终不免全军覆没。广大将士英勇奋战,震撼清朝心脏地区,牵制大量清兵,对南方太平军和北方人民的斗争客观上起到了支持作用。[2]

    攻长沙

    太平天国运动油画太平天国运动油画
    1852年,太平军入湖南。在湘南扩军后,一路北上,势如破竹。7月,已打至长沙南城门下,此时,遇到清军驻长沙军队的奋力抵抗。由于太平军入湘以来,没遇到清军一次像样的抵抗,进攻相当顺利,以致渐渐对清军的战斗力很是蔑视,认为其不堪一击。此时,西王萧朝贵掉以轻心,轻骑攻长沙。在进攻长沙南天心阁城门时,中清军炮弹,不治身亡,后清军得萧朝贵尸于妙高峰下,戮而焚之。此事震惊太平全军。之后,太平军全数围攻长沙,数月不克。

    当时太平军在湘南扩军后,人马数万。在屡攻长沙不克的情况下,军心疲惫,遂于城南边找一安营扎寨之处。此地便选在了二虎山山脚下(今金屏村二虎山组),至于当时太平军为何要将军队驻扎于此,原因有三:

    第一、在当时二虎山脚下,有一口井,名皇家井,此井水质极佳,味道甘甜,水源丰富,大旱灾年代水位也未曾下降,加之此井井名非常迎合洪秀全“称皇”的心理:喝了此井的水,便是皇家的人了。遂决定驻扎于此。此井位于今金屏村朱家桥组,名王家井,至今仍是当地及周边群众生产生活及农业灌溉的重要水源,正向上申请文物重点保护。

    第二、二虎山北边是一遍群山峻岭,地势险要,形成一道天然屏障,进可攻,退可守,营地的战略位置很是优越。于是在此遍插黄旗,营造声势,鼓舞士气,众将士得以在此休养生息。当时遍插黄旗之处,即为今天的金屏村黄旗岭组。

    第三、相传,当时太平军攻长沙时,南京城中的一口铜钟突然不明原因的敲不响了,而南京城正是太平军准备攻占的并作为都城的地方,加之此事屡攻长沙不克。此事引起上帝会成员的极度恐慌,遂请来星宿师、算命先生,查明原因,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和推测,认为原因就出在太平军进攻长沙时经过的一处地方——狮子山(今金屏村寺门塘组)。为什么与此山有关呢,据当地老人说,此山上原来有一座庙,名张石庵,庙旁边有一冢古坟。太平军当时经过此处时,未按当地习俗上山拜祭,破坏了规矩。此事被翼王石达开听说之后,他勃然大怒:太平天囯封我石达开为五千岁,是你‘张石庵’犯忌了我石达开才对,哪还有我拜祭你的道理。遂令手下将张石庵及古坟毁坏。并在此周边强势驻扎。

    之后,太平军攻长沙,数月不克,走宁乡。

    西征

    1853年3月,太平天囯定都天京后,为夺取皖、赣,进图湘、鄂,控制安庆、九江等军事要地,屏蔽天京,决定在北伐的同时发动西征。6月3日,太平天囯命夏官副丞相赖汉英等率军二三万、战船千余艘,开始由天京朔江西征。6月10日占领长江北岸重镇安庆,赖汉英率万余将士继续西进,连克沿江诸镇,进围南昌。攻城三月不克,撤围北上。石祥祯、韦俊西援,克九江,败清兵于田家镇,乘胜二克汉阳、汉口。之后,胡以晃、曾天养从安庆出兵,北占集贤关、桐城、舒城。1854年1月,克庐州(今合肥),清巡抚江忠源败亡。2月,石祥祯、韦俊、曾天养再度西进,在堵城大败清湖广总督吴文镕,三占汉阳。复分兵为三:曾天养经略鄂北,韦俊渡江围武昌,石祥祯夺取湖南。太平军入湘后,曾国藩组建湘军抵抗。4月,石祥祯于靖港大败湘军水师。5月初,林绍璋部兵败湘潭,损失战船约两千艘。6月,韦俊二克武昌。7——8月,两军在湘北会战,因骁将曾天养于城陵矶阵亡,太平军连续败退。10月,武汉三镇相继失守。12月,秦日纲兵败田家镇,湘军直逼九江。1855年1月,石达开等率军西援,组织九江、湖口会战,痛歼湘军水师,乘胜大举反攻,败清湖广总督杨霈,四占汉阳,三克武昌。11月,太平军弃守庐州,皖北形势逆转。这年底,湘军围攻武汉,石达开率师西援鄂,因湘军堵截,遂转进江西。1856年3月,石达开在樟树镇大败湘军周凤山部,占据江西50余州县,围困曾国藩于南昌。但武汉仍被湘军围攻,遂致相持战局。太平军西征历时近三年,控制了天京上游安庆、九江、武昌三大重镇,据有赣、皖和鄂东,成为太平天囯主要战略基地,有效地屏蔽了天京,保证了粮源,为太平天囯坚持斗争创造了条件。

    余姚活动

    咸丰十一年(1861)十月二十日,太平军由当地十八局起义军黄来昌接引,在戴王黄呈忠指挥下,攻克余姚。赓天义阮士珍主县政。出示全民蓄发,遍设乡官,官有监军师、旅师及司马、卒长等名目,户立名牌。各村农民纷纷参加太平军。仅安山桥一村就有70%青壮年参加。

    十月二十七日,宁波英美法领事代表有雅芝来姚谒黄呈忠,商讨太平军进军宁波后保护外侨事项,黄以不助清军为约,准其所请。

    同治元年(1862)四月二十二日(公历5月22),太平军范汝增、黄呈忠部由宁波退守余姚,在郊区构筑工事,挖掘坑道,水隘处排列木桩,严阵以待。道台张景渠率余姚黄头勇,慈溪白头勇,和前浙江提督陈世章率清军先后两次攻城,均被击退。七月初七日(公历8月2日),英将马淳率常胜军至宁波。合常捷军攻余姚。又为太平军击退。次日英水师总兵丢尔乐德,法水师副将勒伯勒东合常胜军分带马淳、常捷军统带日意格以及清道台张景渠率军再攻,兵舰直驶城垣轰击,太平军英勇迎击,激战终日。县城陷落,黄呈忠部退守上虞,范汝增部退守马渚。

    太平军目/太平天国运动 编辑

    太平天囯最早刊刻的书籍之一,所知,共有四种刊本,即1851年(咸丰元年),1852年、1853年和1854年初。据传系冯云山所撰。按照张德坚的《贼情汇纂》所引述的1852年刊本,其内容主要记述太平军编制法及旗样。以一军为例,全载其组织编制,五人为伍,伍长管冲锋、破敌、制胜、奏捷四伍卒;五伍为两,两司马管刚强、勇敢、雄猛、果毅、威武五伍长,25人;四两为卒,卒长管东、西、南、北四两司马,104人;五卒为旅,旅帅管壹、贰、叁、肆、伍五卒长,525人;五旅为师,师帅管前营、后营、右营、左营、中营五旅帅,2625人(实应为2630人),五师为军,军帅管前营、后营、左营、右营、中营五师帅,13125人(实应为13155人)。军帅之上,有监军、总制、将军、指挥、检点、丞相,以至军帅节制。并规定自两司马至军师所用旗帜多样,旗分5色。以一军计,大小黄旗达656面之多。

    结果/太平天国运动 编辑

    天京失守

    1864年6月,洪秀全病逝,幼天王洪天贵福继位。1864年7月19日,湘军轰塌天京太平门附近城墙10余丈,蜂拥入城,其他方向的湘军也缘梯而入,城内太平军或战死,或自焚,无一降者。

    天京的陷落,标志着太平天国农民战争的失败。但分散在长江南北各个战场上的数十万太平军,仍英勇顽强地抗击清军的进攻。

    余部斗争

    天京城破后,李秀成带幼天王突围而出,不久失散。1864年7月22日,李秀成被俘,8月7日被害。

    幼天王在江苏东坝与洪仁玕相遇,经浙江进入江西,10月分别被俘,11月在南昌遇害。

    活动于江苏、浙江、安徽南部的太平军,在侍王李世贤、康王汪海洋等带领下,转战于江西、福建、广东,最后于1866年2月在广东嘉应州(梅州)被清军击灭。
    远征陕西的陈得才、赖文光等部太平军,在回救天京途中,于1864年11月在湖北、安徽境内为清军所败,余部由赖文光率领与捻军合编,坚持反清斗争,直至1868年失败。 

    影响/太平天国运动 编辑

    太平天国革命发生在中国进入近代社会的初期,它既是单纯的农民战争,又带有旧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性质,可以说是中国近代史上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它颁布的《天朝田亩制度》,把农民平均主义思想发展到了顶峰。从形式上看,清王朝的统治还延续了近半个世纪,但在这半个世纪中,中国人民受到了太平天国革命的影响和鼓舞,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封建王朝的斗争,半个世纪后终于爆发了辛亥革命

    太平天国革命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农民革命,从1851年起共坚持了14年,势力扩展到17省,有力地打击了清王朝的封建统治和外国的侵略,促进了封建社会的崩溃,阻止了中国殖民化的进程,在中国历史上留下极其重要的一页。

    但是太平天国运动失败的教训同样是非常深刻的。它同所有失败的农民起义一样,没有远大的战略眼光(如陈胜吴广起义、绿林起义、赤眉起义、黄巾农民起义、隋末农民起义、黄巢起义、明末李自成、张献忠农民起义),这场由千百万群众参加的伟大战争,由于领导集团政治上过早的封建化,组织上不能始终保持领导核心的团结,军事上战略决策一再失误,以及外交上缺乏经验,太平天国所鼓吹的“同教一家”,使其领导人没有真正认识到列强的实质,最后遭到内外镇压,陷于失败。

    性质争议/太平天国运动 编辑

    关于太平天国运动的性质,史学界存在着明显的分歧,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两种:

    第一种,认为是一场旧式农民革命。如刘大年在《中国近代史研究中的几个问题》一文中说:“太平天国期间封建经济占统治地位,社会生活中最普遍、最突出的是农民和地主的矛盾”,而“参加太平天国运动的群众是旧式农民战争中的群众。”因此,“太平天国是旧式农民革命的顶峰。”[19-20]   

    第二种,认为带有资产阶级革命性质。如郭毅生在《略论太平天国革命的性质》一文中提出:太平天国革命无可非议的是农民战争,以农民作为革命的主力,但它爆发于中国开始进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之后,崛起于经济较为发达、中西交通频繁的两广,“此时社会各阶级已发生了新的变化,农民已不是中世纪的封建农民,他们具有资产阶级民主派的特点,农民以外还有新兴的市民等级,这一社会力量投入革命斗争中,成为其核心和骨干。”如“杨秀清、萧朝贵、秦日昌等人便是无产阶级分子杰出代表”(此等人作者认为属于市民等级,编者注)。“因此,就不能不使得太平天国革命具有了迥异于以往单纯农民战争的许多特点,其中如政治纲领中提出的平等观念,否定专制神权和专制政权的思想,便带有较为明显的资产阶级性质。”

    失败原因/太平天国运动 编辑

    丧失斗志和指挥失误

    过早建都丧失锐气。太平军攻克南京后杨秀清率文武百官迎洪秀全入城。遂决定建都于南京,并改南京为天京。在太平军攻占武昌时,就存在着去向问题,北进河南则威胁清京,东下金陵则有可能形成割据局面。如今太平军已顺利攻占南京,同样又存在着去向问题。如果以南京为根据地,然后向北发兵,把战略重点放在推翻清王朝上,这样的话,太平军就应集中精锐部队及最有权威的将领进入河南、河北、山东,兵锋直指清廷,这当是太平军攻占南京的战略抉择之一。如果过早在南京建都,太平军必然以保卫天京的安全为目的来部署一切兵力,革命的进攻阶段就会停顿下来,锐气就会减退。因此,在南京建都实在是犯了兵家之大忌。而这却是出自洪秀全、杨秀清的意愿。太平军离开广西之后,便有“取金陵为本”之议。杨秀清认为只要占领了南京,即使成不了事,也可占领黄河以南。洪秀全则多次称南京为“小天堂”,把“小天堂”作为奋斗的目标。在建都问题上,洪、杨都有偏安和及早享受的思想。 

    恩格斯曾经指出:“在战争中,尤其是在革命战争中,在没有获得任何决定性的胜利之前,迅速行动是一个基本规则。”占领南京当然不是决定性的胜利。洪秀全、杨秀清们理应略作休整之后,迅速行动起来,率主力部队越过长江,乘清军已如惊弓之鸟之际,向江北推进。时值三月,天气转暖,士兵生活容易适应,加上皖北、山东饥民甚多,太平军一到,饥民相率加入太平军,形势当会有重大发展。建都天京之所以是失策的,是因清政府还未推翻,革命的历程正急速地向前发展之时,突然停止了脚步,这就给清廷留下极大的喘息机会。清军在惊魂稍定之后重整旗鼓,很快在南京城外扎下了江南大营,使太平军的作战部署不得不以护卫天京安全作为主要任务。太平军战略上由主动进攻转为被动防御。太平天国的领袖们,由于贪图安逸而逐渐丧失了革命锐志。

    农民阶级的局限性

    农民阶级有先天局限。太平天国起义带有旧式农民战争的烙印。农民阶级的分散性、守旧性,以及眼光短浅等毛病,在太平军中都有突出表现。许多太平军将士参加革命都是出于生活所迫,希望改变贫穷落后的经济地位。用太平天国名将李秀成的话说,当时太平军将领号召“凡拜上帝之人不必畏逃”,可以“同家食饭”。这和旧式农民起义者的动机是一致的。许多太平军将士在参加革命队伍时,就是抱着当将军、当丞相、当夫人的目的来的。太平军将领也用这些来鼓动士兵英勇作战。如洪秀全在永安突围时,号召“男将女将尽持刀,同心放胆同杀妖”,因为这样做了,就能“脱尽凡情顶高天,金砖金屋光焕焕,高天享福极威风,最小最卑尽绸缎,男着龙袍女插花”。这样的许愿在杨秀清发布的布告中也出现过。为了达到这些不太清晰的目标,他们作战非常勇敢,作出很大的牺牲。他们付出的代价是惨重的,但最终总是归于失败,这是历史的规律,也是历史的局限。

    正是因为这样,历史上再高明的农民领袖也只能按照封建国家的轨道行事。洪秀全本来是要建立一个新朝代新国家,但在永安封王时连一个合适的名称也找不到,只好“姑从凡间歪例”,把左辅、右弼、前导、后护各军师都封王,称为王爷,并相应地制订《太平礼制》来规定各级官员的尊卑和特权。洪秀全还在《天父诗》中公开宣扬封建道德中的三纲五常,说什么“只有媳错无爷错、只有臣错无主错”。由于历史和阶级的局限,政权形式一经沿着封建政权的轨道走下去,性质就变了,领导人的思想就变了,对革命事业就失去了支撑的力量。

    神权左右皇权导致核心矛盾。历代农民起义常有披着宗教外衣,即以神的意志和形式来组织群众发动群众。如张角以太平道为号召,朱元璋信奉白莲教等等。但当这些宗教组织演化成农民起义,特别是建立了农民政权,或农民起义领袖称王称帝之后,一般都放弃宗教组织,专心进行夺取政权或发展革命势力的斗争,如朱元璋称帝之后,立即取缔白莲教,禁止其活动。而洪秀全则在建都南京之后,仍然依赖拜上帝教,教权就成了争权夺利的工具。

    洪秀全既是拜上帝教的教主,又是太平天国的天王。作为教主,他虽然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但他却失去替天父、天兄传言的权利。金田起义前,出于革命斗争形势的需要,杨秀清代天父下凡,援救了革命,洪秀全只好加以承认。杨秀清作为天父的代言人,可以随时制约洪秀全。洪秀全作为天王,却没有实际权力。这就使杨秀清的权力过大,造成洪秀全权力不能集中的局面。其实,洪秀全并不是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机会。假若在金田起义或永安封王时就取消拜上帝教,一切按新建立的组织行使职能,杨秀清代天父传言的资格就自然消失了,洪秀全作为天王的权力就能集中。由于王权和神权并行,神权实际上又高于王权,而神权又落在大臣杨秀清手中,这就必然造成洪秀全和杨秀清的矛盾,而这两人的矛盾又必然要延伸到其他大臣之中。 

    天京事变后,由于原先的天兄代言人萧朝贵在长沙牺牲,天父代言人杨秀清又在事变中被韦昌辉所杀。所谓天父、天兄人格化本来就是个骗局,杨秀清被杀更是骗局的暴露,太平天国出现了空前的信仰危机。正如恩格斯指出的:“宗教的第一句话就是谎话;宗教一开头向我们说明某种人的事物的时候,不就把这种事物说成某种超人的、神的事物吗?”洪秀全向教徒灌输的上帝是“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而今天父代言人被人家袭杀时并没有显示出这些权能,人们自然不会和先前一样,虔诚地去信所谓的皇上帝了。严重的信仰危机,导致分散主义滋生,使太平天国一步一步走向低谷,难有回天之力。 

    腐败严重

    腐败从根本上动摇了太平天国政权的根基。太平天国的腐败是和建都天京同时产生的。尽管洪秀全曾经提出要建立一个没有以强凌弱、尔虞我诈的公平世界,鼓吹凡天下男人皆兄弟、天下女子皆姊妹的平等思想,但他这些从西方基督教教义中捡来的货色,在洪秀全思想中没有深化,也没有消化。洪秀全很难把这些平等思想付诸实践,只能按照封建王朝的等级制度,即《太平礼制》所规定的等级来规定自己所应该享受的待遇和特权。

    洪秀全、杨秀清占据南京以后,便以为可以立国,把享受和特权放在首要地位。洪秀全改两江总督府为天王府,尽其奢华营造天王府。天王府城周围十余里,墙高数丈,内外两重,外曰太阳城,内曰金龙城,殿曰金龙殿,苑曰后林苑,雕琢精巧。东王府也是穷极工巧,骋心悦目。在革命尚未成功之时,太平天国的领袖们就大造王府,广选后妃,洪秀全的后妃竟达88人之多。洪秀全、杨秀清住进王宫,作为农民领袖本是司空见惯的通病。问题是天王府不是当作指挥革命战争的中心,而是行使特权的神圣无比的宫殿。朝天门外大书曰:“大小众臣工,到此止行,有诏方准进,否则雪中云。”而在木牌楼上则书有“天子万年”、“太平一统”。一个“止行”诏,洪秀全就把自己和众位大臣隔开了。当年同生死共患难的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等都不能随意出入天王府。昔日的兄弟今日的丞相们,临朝时,也只好站在朝门外列队,对洪秀全不能仰视,否则就有杀身之祸。洪秀全俨然已成为“一人垂拱于上,万民咸归于下”的封建皇帝。

    杨秀清是农民起义领袖有眼光的,不论是指挥战争,还是组织政府,他都有许多建树,为太平天国立下了不朽功勋。但是建都南京后,杨秀清的封建特权恶性膨胀。一到南京,他就建起了高大的王府,三年多的时间,从不出南京城一步,但在城里则为统治一切的全权主宰。所有军国大事仅与东殿尚书侯谦芳、李寿春等一二人计议,严重脱离群众,加之作风极度张扬,每次出门都盛陈仪仗,不知自忌,甚至用代“天父下凡”来惩罚洪秀全,最后更是发展到“逼封万岁”。为了显示特权,杨秀清还设立各种酷刑,如鞭打、枷杖、斩首、五马分尸等,连韦昌辉、秦日纲、黄玉昆等一些高级将领都被他杖责过。杨秀清的骄横,造成他和诸多朝臣的积怨,也导致洪秀全的不满,终于酿成了一场灾难——天京事变:杨秀清及其家属、部下和太平军精兵两万多人被韦昌辉滥杀。天京事变后石达开回到天京,受到天京军民的热烈欢迎,满朝同举石达开提理政务。可洪秀全却对石达开大生疑忌,重用自己的兄弟安福二王,以牵制“翼王”,并有“阴图戕害之意”。在这种情况下,石达开率20万精兵远离天京。经过天京事变、石达开出走,太平天国处于十分困难的境地。虽经陈玉成、李秀成等后期太平天国名将的努力,军事上稍有起色,但终究缺乏回天之力,最后一步一步走向失败。 

    其他因素

    比如清政府和外国侵略者互相勾结起来,残酷镇压太平天国等。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5-02-06
    [2]^引用日期:2015-02-06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近代时期的战争革命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0-12 15:16:15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