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太平歌

    太平歌是兰州地区春节时以地方方言演唱的独具艺术特色的一种娱乐形式。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太平歌 作者: 慕尼黑
    小说类型: 架空历史 发布状态: 连载中

    目录

    简介/太平歌 编辑

    太平歌太平歌

    太平歌是兰州地区春节时以地方方言演唱的独具艺术特色的一种娱乐形式。五十年代以前,兰州地区此风尤盛,每逢元宵佳节前后的夜晚,街头巷尾、村前院落,规模宏大的太平歌场到处都是。特别是在市区的南关十字、东关、隍庙巷、西关、马坊门、桥门、庙滩子一带更是唱家荟萃,听众好家云集。 

     人民群众高唱太平歌,求得太平吉利和欢乐昌盛,绕人耳际的歌声彻夜不绝。其曲调古朴,粗犷豪放,歌词动听,韵味浓厚,伴奏仅用鼓、锣、钹等打击乐器而已。歌手不拘形式的或坐或站引亢高歌,听众、路人则注足聆听,先以擂鼓、锣、钹为前奏,招徕听众。当乐队奏完一通鼓、锣、钹后,即可听到人群中捷足先登者歌唱声。当歌手演唱完头一句后就有一声鼓、钹。用拖腔唱完第二句时,就连敲三声鼓、钹。再就是一句一句唱下去。惟唱到最后则须两字,三字拖腔到两句节拍,这时伴奏者知道歌手的唱词要结束了。接着就是一阵鼓、钹,等鼓、钹一停,鼓、钹声又起,便会有人接着再唱。 

    内容/太平歌 编辑

    太平歌词内容广泛丰富。歌手唱家多在平时背词演练,正如兰州俗话说的“学一年、唱三天,靠蛇雏子踏烂砖”。太平歌词多为当地一些落第文人所编,唱起来朗朗上口,情节生动。歌词成套成段,有“三国”、“水浒”、“隋唐”、“说岳”、“二十四孝”等历史传统故事。以及诙谐幽默的“十三月”、“拙老婆”、“灰老鼠”等令人捧腹的段子。也有唱家、歌手们即兴现编互相戏谑逗乐的歌词,歌手多为独唱,亦可对唱,一曲唱毕继续击鼓、锣、钹来吸引唱家续唱,唱到高潮时一人高歌众人和的慷慨激昂场面不时涌现。

    歌手、唱家们可自由的用嘹亮奔放的声韵,抒发内心的感情,这样一段接一段的你唱我接,直到夜阑人静,听众不散,唱家不歇。每晚高歌一直唱到二月二龙抬头方止。 

    民俗/太平歌 编辑

    唱太平歌使兰州地区闹元宵的民俗有别于外地。它庆贺丰收,娱乐助兴,消除疲劳,鼓舞士气。在漫长的岁月中,太平歌不断发展,日趋完善。使这一古老的民俗艺术延续到现在。它源于何时,史无记载,也无确切考证。我们只知道它是从明初的太平鼓派生出的民俗形式。我们最早见到记叙太平歌的文字,可追溯到清道光年间。兰州回族诗人,著名学者马世焘(1809年—1875年)所作的《兰山竹枝词》十首组诗的第一首“金钱再买乐如何,路转星桥灯火多,的是人间春不夜,满城都唱太平歌”之中,诗人选取满城都唱太平歌的片断,再现了清代兰州元宵节的盛貌和这一独特的乡情民俗。[1]

    意义/太平歌 编辑

    太平歌深刻地反映着社会。真实地反映着人民群众的精神面貌。它的语言根植在“兰州话”的肥沃土壤中,广泛流传在人民群众口中,表现了兰州人民淳朴豁达、豪放乐观的性格。唱太平歌和耍社火、观灯会、射灯谜一样,是兰州人民过去数百年来春节文化生活的主要内容。

    兰州太平歌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民间艺术瑰宝。全国解放后,太平歌的演唱得到延续和发展,并增添了不少新的形式和内容。1953年春节,有关部门在兰州市教育馆(庄严寺,今兰州日报报社院内)的舞台上,举办了一次规模宏大的太平歌演唱会,参加演唱会的有著名的歌手道升巷的丁禄、庙滩子的张敏臣、皋兰山的马子安等人。市文化部门也挖掘整理出大量歌词。1965年春节期间,白塔山公园还举办过一次太平歌演唱会,受到群众的欢迎和好评。 

    歌词选录/太平歌 编辑

    太平歌太平歌
    一、走马荐诸葛
    徐庶马上一声禀,这怪我有始却无终,始终保主图大业,谁料想倒作短性人。吾主不久成大事,眼下就要遇能人。有一人家住南阳郡,卧龙岗上一书生。诸葛孔明你去请,他的道号叫卧龙。天文地理多妙用,三坟五典腹内明,八素九恤人难懂,经天纬地是奇人。吾主要把汉业振,离不了此人定乾坤。还有士元名庞统,他和孔明是一类人。卧龙年纪二十整,庞统小小一孩童。得一人你把天下定,何愁吾主功不成?这几句实言对你禀,报答数年的知遇恩。二次上马行前进,在老母上边问安宁,菽水成欢把老母顺,披首戴麻送坟茔。深入古洞把名隐,散淡消遥任我行。苍天可怜多感应,但愿我母福寿春。马上加鞭莫久停,恨不得一步进曹营。

    二、拙老婆
    灯棚底下有一个张三哥,二细的草帽偏戴着。背上银子二百多,一心要说个俊老婆。各州的府县访者说,一说说了个拙老婆。娶者家里拜天地,一进洞房屁儿多,坐在炕上一股撮。三天擀了个试刀面,糊糊粮浆一大锅。张三哥取了个毛兰布,拿到家里缝衣服。一剪剪了半个月,一缝缝了一月多。一个脖子两个领,两支胳膊三支袖,脊梁里缝了个大背锅,前头缝了个大豁裸,尻子底下缝给了一股撮。张三哥穿上街上浪,人们一见笑呵呵,回到家里打老婆,拙老婆这里开言道:“尊一声掌柜的你听着,我到你家中细详的多,为什么今天来打我”。张三哥这里开言道:“骂一声拙老婆你听着,谁叫你一个脖子缝了两个领”?“天阴刮风你不冷”。“谁叫你两支胳膊缝了三支袖”?“酒席宴前装饽饽”。“脊梁里谁叫你缝了个大背锅”?“晒开热头靠的个”。“尻子底下谁叫你缝了一股撮”?“摸开牌子坐的个”。前头谁叫你缝了个大豁裸?”“上山扒洼绷不破,各州府县打问者说,你看老娘拙不拙”。要问曲子的根故传,这才是拙老婆对答张三哥。

    三、灰老鼠
    过罢一年又一年,听我把灰老鼠表一番。灯盏一灭它出现,案板上堆着一股撮面,偷吃白面理当然,一心舔油者打灯盏。忙叫老婆起来了看,咕咚一声钻眼眼。清油倒下了两沙毡,两口子嚷给了多半晚。隔壁大嫂听新鲜,把你的狸猫儿借几天,羯羊肝子喂者看,一根钱串把猫儿拴。狸猫儿在洞门守的端,公老鼠出来想试探,咔嚓一声丧黄泉。母老鼠在洞里不自然,举起爪爪把弥陀念:“我丈夫出洞三更又三点,却怎么至今还不归”。思思思,明白了,必定我丈夫没命了,我到灶爷面前去诉冤。灶爷说:“你家住在哪州并哪县,何处地方有家园”?“我家住灶火灰尘县,”风匣匣卡有家园。灶爷说:“你这个官司我难断,去到城隍庙里问判官”。判官打开生死簿,细细察,细细算,猫吃老鼠理当然。要问曲子的根故传,这才是灰老鼠吃面舔油打灯盏。

    四、十想
    马到咸阳外叫一道河,汉关某落泪想大哥。一想大哥刘玄德,二想三弟冒张飞,三想南阳的诸葛亮,四想常山赵将军,五想马超和马岱,六想庞统老先生,七想七十老严颜,八想八十老黄忠,九想曹营里待咱好,十是儿呀想的是众家英豪。[2]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3-29
    [2]^引用日期:2011-03-29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曲艺艺术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12-29 22:37:23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