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央迈勇

    央迈勇藏语意为“文殊菩萨”,位于四川亚丁自然保护区内,是“三怙主”雪山的南峰,海拔高度为5958米,在佛教中排在“三怙主”雪山之首。文殊菩萨在佛教中是有智慧的化身,雪峰像文珠师利用手中的智慧之俞直指苍穹,冰晶玉洁的央迈勇傲然于天地之间。神峰下由群册环绕着宽阔峡谷间,森林、草地、溪流和睦地各守一方,一派气势莽莽的自然景观。

    编辑摘要
    类别: 旅游景点 气候类型: 高原气候
    著名景点: 却窘扎岗的神水

    目录

    简介/央迈勇 编辑

    央迈勇:藏语意为:“文殊菩萨”为“三怙主”雪山的南峰,海拔高度为5958米,在佛教中排在《三怙主》雪山之首。文殊菩萨在佛教中是智慧的化身,雪峰像文殊师利手中的智慧之剑直指苍穹,冰晶玉洁的央迈勇傲然于天地之间。一九二八年,洛克先生在云南与稻城毗邻的群山重岭中,遥望见了央迈勇,被她的圣洁,高贵的气质折服,在他的日记中写到“她(央迈勇)是我见到的世界上最美的山峰”。

    央迈勇雪山央迈勇雪山

    站在要买用峰下,转身向后瞧去,由群山环绕着的宽阔峡间,森林草地、溪流和睦地各守一方,着气势莽莽的自然景观,不就是人间仙境吗!不就是香格里拉所在吗,真是让人感慨万千。

    贡布方圆1000余平方公里,由三座完全隔开,但相距不远,呈“品”字形排列的雪峰构成其主体部分。三座雪峰洁白,峭拔,似利剑直插云霄。北峰仙乃日海拔6032米,像傲然端坐莲花座的大佛;南峰央迈勇海拔5958米,像娴静端庄,冰清玉洁的少女;东峰夏诺多吉海拔5958米,像雄健刚毅,神彩奕奕的少年。

    央迈勇雪山下的草甸子央迈勇雪山下的草甸子
    央迈勇雪山瀑布央迈勇雪山瀑布
    这三座雪山佛名三怙主雪山。在世界佛教二十四圣地中排名第十一位。“属众生供奉朝神积德之圣地”。一生当中至少去一次贡嘎日松贡布转山朝觐是每一个藏族人的夙愿。据历史记载,公元八世纪,莲花生大师为贡嘎日松贡布开光,以佛教中观音、文殊、金刚手菩萨分别为三座雪峰命名加持,贡嘎日松贡布从此蜚声藏区。

    三座神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是守护亚丁藏民的守护神山,北峰仙乃日意为“观世音菩萨”(6032米)、南峰央迈勇“文殊菩萨“(5958米)、东峰夏诺多吉“金刚手菩萨”(5958米),据说若藏民能够朝拜三次神山,便能实现今生之所愿。登山沿途所见景色堪称人间仙境,雪山、冰湖、奇石、高原草场,脚下的每一寸都令人惊叹造物主的神意。[1]

    特色景点/央迈勇 编辑

    央迈勇央迈勇

    (一)却窘扎岗的神水

    却窘扎岗:(此处为却窘习祇的住地)在此处用神全洗去人们神语意也俗中的沉淀,让心灵从此不在忧伤,让纯洁永远伴着您。

    (二)舍身崖(崖景)

     舍身崖,立绝壁的悬崖之上,如刀割一般,十分险要,规模,高约百丈有余,宏大,十分壮观,旅客和转山人们到舍身崖对面山坡上,休息时,看一看舍身崖的绝壁地形,或烧香敬拜神灵。牛奶海溢出的水,形成的小溪从悬崖脚下流过。

    (三)俄绒措(牛奶海)

    俄绒措:古冰川湖,状如水滴,面积0.5公顷,四周雪山环绕,湖水清莹碧蓝,山上成瀑,以其玲珑秀雅水色翠蓝而著名,俄绒措上方有大片的冰川。传说是能治聋哑怪病的圣湖。

    (四)五色海(单增措由名舍利海—意为吉祥海)

    五色海由于光的折射下,产生五种不同颜色而得名:其真名为“单增措”。它位于仙乃日与央迈勇之间,海拔4600米,湖面呈圆形。面积0.7公顷,现代冰谷下伸至湖畔,雪山倒影湖面,呈现奇幻的色彩。是藏区著名的圣湖(佛经中赞誉该湖与西藏羊巴雍措齐名),据传能“返演历史,预测未来”。有很多宗教上的传说。

    央迈勇央迈勇

    (五)勒西措(日生湖)

    位于央迈勇西坡,湖面呈长条形增值峙于两山之间,海拔4600米,面积7公顷的古冰斗湖,是景区内面积最大的高原湖泊,湖水翠绿,烟波浩淼潋滟,在央迈勇学山的烘托和渲染下,显得清远空录。湖畔绿草茵茵,野花绽放,信步,景色秀美。

    到枯水季节,能看到湖底,真是美妙之及。很像用藤条编织而成的艺术品,大藏经有云:“如意藤条托起了日松贡布(三座雪山)”。

    湖的周围有很多宗教传说:其中之一是,此处修密宗瑜珈的观湖之地,据传西藏大召寺第一任堪布,谢巴多吉高僧在此修瑜珈观湖。

    追寻央迈勇/央迈勇 编辑

    央迈勇央迈勇

    早晨的雾气渐渐散去,天似乎有放晴的欲望。

    布多师傅八点种准时来到营地,昨天就约好了今天由他带路,我俩一道去牛场深处转转。乘现在山下的游人还没有上来,为了看到一个真正宁静的洛绒牛场,告别了营地的三位朋友,我们立刻上路了。布多师傅认为今天的路程没必要骑骡子,所以他的骡子依然在草场上自由自在地闲荡着。

    往南走了没多远,便有一条从东边山坡上流下的小溪横断在草场中央,布多师傅说这是从夏诺多吉雪山上流下的雪水。想起在来稻城的路上,民玛此琳师傅曾告诉我,如果要想在转山的过程中如愿看到三座神山,必须遵守他们藏族人的规矩,在转山的几天里千万不要洗脸,另外,他还特别提醒阿璐小姐,说女士们来亚丁,最好不要用雪山上流下来的水,否则身上会起一种很痒的疱疹,化脓流水后会在皮肤上留下可怕的疤痕。昨天早上我们在阿旺大叔家起床后就没有洗脸,他们家确实也没有洗脸的条件,后来一路的雨水竟让我们连续地洗脸。今天早起后,光顾了看牛场和雪山,竟忘了洗脸这回事。而眼前这条清澈的溪流实在惹人喜爱,于是我抛开民玛此琳师傅的叮嘱,不顾一切地蹲到溪流边,掬起水就往脸上扑。。。溪水冰冷刺骨,宛如数九汗天的冰水,刚掬了几捧手就冻得不行。记得昨天我还问过小文,山上没有电,冰箱也不能用,营地是如何给肉类食品保鲜的,他告诉我,只要每天把肉泡在新鲜的溪水里就成,不仅坏不了,还能去除肉的异味。

    央迈勇央迈勇

    果然如阿涛阿璐他们所讲,跨过溪流上的小木桥,前方的草场便成了花的世界,成片的小黄花缀满了绿色的草坪。但这片草场虽好看,却走不得,放眼望去,除了花和草,就是水汪汪的沼泽。于是布多师傅开始带我走牛场边的山路,穿梭在丛林中。丛林中时不时地露出一大片齐整的草坪,而且总会被几只黑牦牛先我们一步给"占领"了。

    终于在前方的森林中找到一片最大的草坪,占据了好几亩的山坡地,显然这里还没有被早起的牦牛占领,而这里显然是观看央迈勇的最佳角度。天上厚厚的云层正迅速地移动着,我估计即使上山寻找到牛奶海、五色海,也不会看到最佳效果,索性就躺在这里慢慢享受这一片美丽的坝子、幽静的松林,静静地等待身旁央迈勇的出现。于是我拿出雨衣,铺在湿漉漉的草坪上,对着央迈勇躺了下来。。。

    突然想起摄影包的夹层里有一张大幅的稻城旅游宣传图片,是在稻城住宿时免费得到的,那是一张秋天的洛绒牛场照片,角度好象就是从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拍出去的。于是我起身翻出那张宣传画,旁边的布多师傅一看我这里有好看的,立即凑了过来,还没等我仔细看,他就情不自禁地把那张宣传画给抢了过去,边感慨着画面漂亮,边站起来四周环顾着画面中的拍摄角度,看了半天,他果断地对我说:“这应该是在前面那块长满松树的大石头上拍的,我过去看看。”还没等我发表意见,他已经跑出去了。

    虽然我很忌讳追别人的镜头,但布多师傅既然那么热心,我也只好由他去了,于是继续躺下悠闲地品味着难得的自在与惬意。。。正闭着眼睛渐入空灵之境,突听得身后的树林里有异样的动静,本能的警觉中,我立即起身后视:一个黑乎乎的庞然大物正圆睁双眼警惕地看着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头大牦牛!我故意地瞪大双眼与它怒目相向。。。双方一声不响地对峙了十几秒种,最后还是它先不理我了,不客气地走进我先“抢占”的坝子里,目中无人地享受起了肥美的牧草,这还没完,树林里竟接二连三地又走出四、五头大牦牛,显然,这时我已成了这个坝子里多余的“人物”!

    央迈勇央迈勇

    布多师傅已辛苦地爬到了前方那块巨石上,自个儿在上面比划了半天,然后就冲着我大喊:“不是这里,应该在那边的一块石头上。”说完就又掉头往前方更远的那块巨石奔去,于是我也只好收拾了东西,迎头赶上去。临走前,我“恶狠狠”地冲着那几匹牦牛骂了一句:“惹不起,我躲得起!”

    在布多师傅的精心帮助下,我终于找到了央迈勇雪峰下俯瞰络绒牛场的最佳角度。站在那块巨石上,顿觉心旷神怡,美丽的络绒牛场尽收眼底:草场、溪流、松林、坝子、峻岭、天空一起围合出一个美丽而和谐的自然画卷,面对着如此壮观的大自然杰作,我只能感谢上苍!

    不知不觉中,仙乃日雪峰已经出现在我仰视的目光中,而我也早已站到了他的脚下。数十条飞瀑层层叠叠地从雪峰山腰处飞泻而下,消失在谷底的松林之中,汇成一条磅礴的溪流流经我们的脚下。天空中已经能看到片片蓝天,而在蓝天的映照下,洁白而巍峨的央迈勇主峰更显得神圣而庄严,虽然主峰的积雪已化去很多,尽管峰尖依然隐藏在白云之中,但我内心的崇敬之情依然在升华着。我祈祷着雪峰附近的那一片蓝天能如愿地罩在央迈勇的主峰之上。。。老天爷却似乎故意跟我作对,蓝天虽然已罩住央迈勇,但附近山头却又飘过一片浮云,实实地挡住了我的视线。。。

    万般无奈中,我的目光无意中瞥向西侧的峰顶,没想到,这无心的一瞥竟看到了一个天上的胜境:就在我所站的这座无名山黑压压的峰顶上,有一片白云正轻轻地飘动着,而一座美丽雪山的局部,宛如仙山一样漂浮在白云之中。这一切转瞬即逝,短暂得我只来得及拍了两张片子,我甚至都有点怀疑自己是否看到了海市蜃楼的幻境,因为我知道,在络绒牛场里,只能看到央迈勇和夏诺多吉两座神山,不可能再看到别的雪山。还是布多师傅给了答案:“那是仙乃日雪山的侧面,我们脚下的这块地方是唯一可以同时看到三座神山的地方。”

    央迈勇央迈勇

    美丽的仙乃日,你给我的第一印象竟会是如此的奇妙!无言的感动中,内心更是充满幻想地殷切期待着明天早晨的朝觐。

    再回头向夏诺多吉的方向凝望过去,除了厚厚的云层遮盖,以及不时传来的隆隆雪崩声,我们什么也看不到。雪崩的声音不仅夏诺多吉有,确切地讲,从我们一来到络绒牛场深处的这片神圣的地方,四周的轰鸣声就没间断过,开始我以为那是打雷声,还庆幸着今天赶上了光打雷不下雨的“好天气”,是布多师傅及时地纠正的我的错误直觉,他还告诉我,天气越好,阳光越强烈,雪崩的次数就越多。不过,出乎布多师傅意料之外的是,今年央迈勇主峰上的积雪似乎融化得特别多,以前他从没有见过主峰上的岩石裸露得这么厉害。

    因为天空的云层一直很重,我已无意继续爬山探寻那两个神奇的高原小海,只是与布多师傅默默静守在央迈勇雪峰下,心平气和地等待着一切的发生。。。正午十二点,我们的宁静终于被打破,一个穿着军用作训服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小女孩上来了,那个中年人很客气地同我们打了招呼,本来他很想坐下与我们聊聊,无奈那个小女孩马不停蹄地抢在前头跑了,中年人只好硬着头皮追了上去,我注意到:那个中年人的腰间别了一把手枪。

    央迈勇央迈勇

    估计后面上来的游人将会越来越多,而眼前神圣的央迈勇丝毫没有“作秀”的意思,于是我和布多师傅收拾了东西就开始回撤。经过牛场中那片开满黄花的草坪时,阳光终于明媚地洒下来了,温暖地照着牛场,午后的牛场又让我的双眼迷离起来。。。布多师傅看出了我的意图:“你自己慢慢走、慢慢拍吧,我得去找我的骡子了,我们下午三点在营地碰头,然后一道下山。”

    暂别了布多师傅,我一个人一路感慨着回到了营地帐篷。小文他们三个还没吃午饭,告诉我上午就没见到有几个客人上来,他们正等着我回来一道吃午饭,于是,有了他们锅里的,又有了我碗里的。

    刚吃完午饭,外面竟又下起了小雨,我索性留在厨房里陪他们仨烤起了火。山上就是这样,太阳出来时恨不得脱光衣服,下雨时又冷得恨不能抱着火炉才好!

    登山小贴士/央迈勇 编辑

    央迈勇央迈勇

    登山本身也是对体能和意志的极大考验,因此建议登山者从宿营地出发时便做好准备,尽量轻装上阵。冲古寺和络绒牛场都有乐意充当登山向导的藏民导游,有了他们的帮助,一路上会省力很多。游客必须跟团登山,单独上山是不允许的。游客可以在山脚下与其他旅行社的成员或者背包客自由组团上山。这是当地旅游局为了确保游客安全而采取的措施。

    在登山的过程中,将会看到著名的高原海子:五色海和牛奶海。五色海的位置处于神山的山谷中,是拍照的绝佳位置。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8-19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