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女蜂

    不要让自身迷失在自己推崇和塑造的文化中,这是小说《女蜂》带给“蜂族”的最大启示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女蜂 语种: 中文
    出版社: 中国商业出版社 开本: 32开
    出版时间: 2011年 装帧: 平装
    本词条内容尚未完善,欢迎各位编辑词条,贡献自己的专业知识!

    目录

    简介/女蜂 编辑

    女蜂女蜂

    《女蜂》莫卧儿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在这部小说里,她提出了一个“蜂族”的概念,很快便引来诸多媒体关注,成为一个热门词汇。“蜂族”是针对时下“蚁族”命名的一个群体,指的是那些漂在北京等大城市从事出版、新闻等职业的年轻文化白领。应当说,这个群体庞大而活跃,只是过去没人这么称呼他们。与“蚁族”比起来,这个群体的生存境遇显然要好一些,多戴着“文化”这层温情的职业面纱,在写字楼从事着超负荷的脑力劳。但他们的文化与精神追求,却常常与转型期的社会现实构成激烈冲突。我读这本书才发现,原来自己最常接触和熟悉的这个年轻的群体叫“蜂族”,过去确实很少关注他们的生存状态。  所谓“蜂族”,是针对时下“蚁族”命名的一个群体,指的是那些漂在北京等大城市从事出版、新闻等职业的年轻文化白领。“蜂族”比“蚁族”的生存环境要好一些,起码有着“文化”这层温情的职业面纱,经济收入也相对较高,但也同样面临着房价暴涨、通货膨胀、资本压榨,终日疲于奔命,难以掌控自己的情感和命运。

    对于“女蜂”而言,她们比男性“蜂族”要面对更多的压力,也更容易迷失。小说中的几位主要人物,“金钢蜂”卢小鸽、“夭折蜂”徐朵、“苦情蜂”叶桢、“幸运蜂”金点点、“海归蜂”李妮,命运都有悲剧色彩。在“女蜂”这个族群里,如果说因劳累过度脑萎缩自杀还是个案,那么日益严重的心理疾病、陷入不伦之恋、遭遇性骚扰、成为替罪羊、“被单身”……可算得上是司空见惯之事。在她们身上,许多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引发共鸣。 她们在物质和精神、理想与现实的夹缝间苦苦挣扎。她们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怎样才能得到属于自己的甜蜜与光明?这一切,都没有标准答案。我们只能说,我们面临的困难——包括现实的困境和精神层面上的困境——都是一样的。而在一样的困境面前,不同的人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也成就了不一样的人生。

    曾有评论家断言,一切小说都带有自传性质。这用于评价《女蜂》可谓十分贴切。莫卧儿在北京文化和出版界工作了7年,这使她近于本能地将主人公的身份设置为出版公司营销策划总监,由此也揭示了出版业的不少内幕。她在小说中提到的图书策划、营销手法,如与时尚杂志“联姻”深挖选题、借社会热点做营销策划、搭车娱乐行业以拉长出版产业链和挖掘版权价值,都是她自己亲手操盘的经历,颇值得同行借鉴。对出版行业感兴趣的人士,或是想少走弯路、提升自己的从业者,不妨细心研读此书。

    远离“蜜和蜡”/女蜂 编辑

    看到“蜂族”这个词,我仿佛听到开满油菜花的田野上弥漫的嗡嗡声,这个词对年轻的文化人来说,确实有很强的启示性。蜜蜂被看作文明的昆虫,这个族群不仅分工精细、讲求秩序,它们的生活状态也表现得诚实而民主。比如蜂后虽是统治者,但它的出身却和工蜂一样,工蜂通过共同的选择创造蜂后。在蜂群中,工蜂作为一个集体享有权力和决策权。蜜蜂渴望飞向蜜的源泉,却从不轻易动用贮藏的蜂蜜,当这些小精灵欢快地拥向花朵时,它们不只为了自己饱餐,更为了把战利品带回家,像维吉尔说的:“对蜜的狂热在它们胸中跳动”,我想这种状态和很多年轻的文化人对文化理想的追求是一致的。

    记得有位英国作家这样赞赏过蜜蜂:用蜜和蜡布满蜂房,蜜蜂给人类提供了两样最高贵的东西:甜蜜和光明。这位作家认为,“蜜和蜡”的结合象征着人类的美和智慧,是一种理想的文化状态。显然这也是很多“蜂族”的文化愿望。

    事实上,社会和文化的市场法则,却让“蜂族”在远离“蜜和蜡”的文化理想,这也是眼下“蜂族”遭遇的文化困境。消费社会让一切文化变得时尚化和碎片化,使活跃在文化领域的“蜂族”们,不得不把塑造一种消费型人格作为所有工作的中心,或消费名人和奇闻,或消费身体和欲望,或消费情感和时尚。这是当下文化的独门秘笈,只有把大多数人成功催眠为一种消费型人格,那些速成的文化商品才能落地生根。在以消费为中心的文化中,价值观单一到只关注自己要消费的一切,至于人类和自然、传统和历史的关系,并不在它的视野中。这种文化虽以追求个性和时尚为口号,其实推销的是一种市场丛林法则,目的不过是使受众沉浸于流行时尚的诱导和强迫中,甘愿成为商品和时尚的奴隶。[1]

    消费型文化/女蜂 编辑

    像《女蜂》展示的,很多文化人原本带着理想进入文化行业,但随着生存和社会的压力,很快迷失了自我,远离了自己的文化理想,陷入对市场的追逐中。这也是每天发生在我们周围的现实。这种文化困境对女性的伤害尤为明显,她们付出的不仅是理想的代价,更显示出一种女性意识的危机。小说中几个文化女性的命运都有悲剧色彩,她们的几种命运在北京的文化界都找得到原型。应当说,这种对女性意识和身份的认知危机,在今天的文化界表现得特别普遍。看起来今天的文化女性得到了空前解放,但更多解放的是她们的身体,而不是她们的心灵。

    这和很多年轻女性在成长期,消费型文化对她们的塑造有关。各种流行文化和女性读物 ,都隐含一个主题:就是发现自己的身体,要把呈现自己身体的美丽,当作一种生命和社会责任。这种文化对女性身体的强调,注重的是它们与财富和地位的交换功能。即使把女性的美丽,说成是女性自身快乐的源泉,这种貌似独立的观点,这种对身体的自恋和拜物式的崇拜,弥漫在当下所有与女性有关的文化样式中。

    角色定位/女蜂 编辑

    这种文化永远不会反思家务劳动的单调乏味,不会论及生儿育女的负担,它对此选择的是美化或回避。于是,我们看到许多活跃在文化界的女性,反而迷失在自己塑造的浪漫文化想象中了。这种想象简化了女性所要面对的真实生活。对女性要面对的爱人和朋友、工作和家庭、社会实践和女性意识间的种种矛盾,并不触及。文化困境和女性意识的双重危机,使得“女蜂”们的生存处境比男性“蜂族”更为艰难。很多年轻的文化女性,只把女性解放看作对自由的向往和对束缚的摆脱,其实更有对女性责任的承担。如何建立一种尊重性别差别的男女平等,如何张扬感性、仁慈、包容的女性特征,才是这个时代重塑女性意识的关键。

    对女性意识来说,暴风骤雨的变革时代已经过去,怎样和风细雨地实现与男性的合作,才是今天的主题。女性特征是感性、仁慈、包容,男性特征多为理性、控制、冲动,所谓的女性解放肯定不是在这些性别特征上的男退女进,而是如何更好地张扬这些性别特征。从社会性来看,女性的素质其实比男性更为重要,因为她们大多会成长为母亲,而母亲的素质代表着未来的素质。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要对异性有更多的了解和尊重,更要有对自身性别的内省。这不仅是当下文化的任务,也是“蜂族”们应当承担的责任。[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2-02-22
    [2]^引用日期:2012-02-22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2-02-26 06:39:18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