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姜素椿

    姜素椿,1956年毕业于大连医学院,毕业后分配到解放军302医院。从事传染病临床医疗、教学及科研近半个世纪,对中枢神经系统、消化系统、呼吸系统及流行性出血热的诊治具有很高的造诣。他先后参加过流行性出血热、霍乱、中毒性痢疾等疾病的防治和疫情处理,救治了众多病人,有效地遏制了疫情的蔓延,曾经两次荣立三等功。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姜素椿 出生地: 湖南宁乡
    民族: 汉族 国籍: 中国
    职业: 医生 教授 毕业院校: 大连医学院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代表作品: 《非典型肺炎可防可治》;《非典医院感染的防治》
    籍贯: 湖南宁乡

    目录

    个人荣誉/姜素椿 编辑

    2003年5月1日,被北京市总工会授予“首都劳动奖章”,

    2003年5月5日,被中国科协授予“防治非典先进科技工作者”称号,

    2003年5月5日,被中华医学基金会授予“华源医德风范奖”。

    2003年5月,被解放军四总部联合通报表彰为“全军非典防治工作先进个人”,

    2003年6月,他又被中央组织部授予“全国防治非典型肺炎工作优秀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

    个人精神/姜素椿 编辑

    在2003年防治非典型肺炎的斗争中,广大医务工作者战斗在第一线。他们以无私无畏的奉献精神,与病魔进行着顽强的斗争,为保护人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姜素椿教授就是其中的一名杰出代表。

    1、姜素椿无私无畏的奉献精神。非典型肺炎是一种传染性极强、危害极大的疾病,参与救治工作本身就有很大的危险性。姜素椿教授为了病人,置个人安危于度外,主动请战,投入一线;住院期间,他始终关心着其他同事的生命安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反复叮嘱医护人员要加强自我防护。在他的身上体现了广大医务工作者的无私奉献精神。正是凭着这种精神,面对被病毒感染甚至牺牲生命的危险,他们没有退缩,无怨无悔,用自己的生命捍卫着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我们弘扬这种大无畏的奉献精神,就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

    2、姜素椿勇于探索的科学精神。姜素椿教授在不幸染病后,仍然没有停止对防治非典型肺炎工作的探索,他以自己患病治疗的亲身经历,研究改进救治的方法,为防治非典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极具指导价值的意见。要夺取同非典型肺炎斗争的胜利,制服非典恶魔,最重要的还是依靠科学技术。我们要像姜素椿教授那样,大胆探索,加强研究,尽早找出预防和治疗非典型肺炎的有效途径,依靠科学的力量战胜非典。

    个人事迹/姜素椿 编辑

    非典突袭

    2003年3月7日傍晚,姜素椿家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姜素椿拿起电话,就听到医院医务部王主任急促的声音:“姜教授,有一名危重病人,院长请您来一病区急诊。”

    病情就是命令!放下电话,姜素椿三步并作两步赶到病房。院长吕占秀告诉他,这批山西来的病人呈肺炎症状,而且是从广东回来后发病的。姜素椿的心里顿时“格登”了一下。此前,只听说广东出现了非典,但在北京还是第一次听到。他正琢磨着如何抢救,吕院长发话了:“姜教授,您这么大年纪了,就在病房外坐镇指挥就行了!”话音刚落,从病房里走出来的医生,报告病人的病情很不好。姜素椿对院长说:“不行,我必须进入病房才能指挥抢救!”可院长就是不同意。旁边的医生也劝他:“教授,里面很危险,您还是别进去了。我们出来给您汇报就行了。”姜素椿当时就急了,说:“一个医生不见到病人,怎么抢救?”姜素椿顾不了更多,很快穿好隔离服,还特意在口罩下垫了两块纱布,就冲进了病房。这时,病人已经插管,情况十分危急。他立即组织抢救,6名医生轮番给病人做心脏体外按摩。那一刻,气融胶粒污染了整个病房,所有参加抢救的人都有被感染的可能,特别是在气管插管后,毒性更大,致病性更强。但在当时,大家谁也顾不上这些,心里只想着要把病人救过来。虽然他们尽了最大努力,但由于这位病人年龄偏大而且病情太重,最终还是未能得救。

    停止抢救后,姜素椿马上交代了两件事:一是让护士做好尸体料理并加强防护,防止尸体排泄物外流污染环境;二是所有人员下去先洗澡,把衣服鞋袜都更换消毒后才能回家。离开病房已经凌晨1点多了,姜素椿在院子里转悠了好久,思考第二天的工作。回到家里,他把衣服和鞋袜全部脱在凉台通风的地方,洗澡后悄悄睡在了另一个房间,打开窗户,姜素椿怕将病原传染老伴。

    姜素椿看了一辈子的传染病,像非典这么厉害的疾病不多见。半小时前病人还吃过东西,怎么死得这么快?这种病到底是由什么引起的?这只有依靠科学,从病原、病理上找证据。他立即向院领导建议,尽快进行尸体解剖。由于病人尸体内残存着大量病毒,打开胸腔,病毒会四处蔓延,危险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院领导考虑到他年龄大,坚决不让他参加尸解工作。但姜素椿还是坚持进入了解剖室,和病毒、免疫、微生物专家对各个组织器官进行了细致的研究,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北京第一例非典死亡患者的尸解工作,为开展SARS非典研究积累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尸检结束后,院领导考虑到姜素椿年事已高,又连日劳累,怕他被感染,便给我下了一道“死命令”,坚决让他撤离一线。他对院领导说:“我是一名医生,医生的战位就在救治第一线。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我怎么能撤离呢?”接下来的几天,姜素椿先后4次下到病房看病、讨论,每次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

    以身试验

    2003年3月14日傍晚,姜素椿忽然感觉身上发冷,而且这次的冷和往常不一样,还伴有点寒战。一试体温37.6摄氏度!他意识到可能出问题了。他立即向医务部作了汇报,院领导让姜素椿赶紧住院。他说:“隔离观察一天再看,如果明天还不退烧,我就马上住院。”第二天下午,姜素椿不但没有退烧,体温反而升高了。走!立即住院。老伴坚持要把他送到病房。姜素椿考虑到她也是70多岁的人了,病房是污染区,多一次接触,就多一分危险。只同意她送到楼下,可老伴不依,一直跟在他后面。姜素椿想把她挡回去,可她赶紧跟上来,双手紧紧握着他的胳膊。姜素椿看见她咬着嘴唇,泪水在她的眼睛里直打转转。姜素椿的鼻子顿时也感到酸酸的。他干脆挑明,说:“这次我可能回不来,你了解我,前两次不都过来了吗,我会争取的。目前,我们需要的是坚强和理智,你回去吧!”她站住了。姜素椿往病房走去,当时下着小雨,他摸着头,几分凉意给了他几分清醒。这条路,姜素椿走了40多年,平时5分钟路程这次却走了15分钟。

    经检查,流行病史符合,体温符合,胸片符合。姜素椿被确诊感染上了非典!躺到病榻上后,他反倒平静了,拿定主意,对自己“约法三章”:做到心态平稳,吃好饭,睡好觉,准备闯关!首先,我是病人,要守院规,争取合理治疗。第二天,主任、护士长查房,姜素椿就提出:我躺着,你们站着讨论;我举手,你们叩锤定音。躺在病床上,姜素椿每天向医护人员询问情况,多方搜集有关非典防治的信息,并着手撰写文章。在住院的20多天里,他针对社会对非典的恐慌,写了《非典型肺炎可防可治》;针对医院的感染,写了《非典医院感染的防治》。通过9篇共5万多字的科普及研究论文,把他的经验和教训告诉大家,并提出了一些预防和治疗非典的看法和意见。同时,在病房还指导医护人员完成了病房内温湿度调查的课题。建议经治医生和护士长写论文,总结非典防护经验,论文均已发表,有的还多次被转载。

    姜素椿住院以后,院领导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救治,院长、政委先后3次亲自主持召开专家会议,研究他的治疗方案。由于非典是新发传染病,没有有效药,所有救治工作都是靠一线医生自己想办法。躺在病床上,姜素椿的脑海里始终没有忘记抢救第一例病人时就思考的一个问题:借鉴传染病用血清治疗的经验,来尝试用非典患者恢复期血清救治危重患者。把非典患者恢复期的血清,早期注射到其他非典病人体内,能对付病毒,但有时间和安全性方面的要求,且有风险,容易引起过敏反应,可能传染上丙肝、艾滋病等病原,甚至还可能植入一些不知道的新病毒。而且血清用于治疗非典还从未有过。作为医生,姜素椿知道这其中的风险,既然是试验,就有可能失败。但自己已经74岁了,就算失败也无所谓了。

    他把这个想法也告诉老伴,同是医生的她非常担心地说:“康复期病人的血清里,有没有病毒,谁也说不清,我看能不输就尽量不输吧。”但姜素椿已经下定了决心,对她说:“我知道有危险,但我已深思熟虑过了。何况我不冒这个险,让谁来冒这个险?”那些天,姜素椿自己也想了很多。算算他这一辈子,也是救了不少人,如果能在生命的最后一程,能再用自己的身体为救治更多非典病人趟出一条“路子”,就是搭上这条老命也值得!姜素椿拿定主意后,就通过电话,把血清疗法的科学性、可行性、必要性,再次认真地向院长、政委做了汇报,并坚决要求在自己身上马上进行试验。在姜素椿的坚决要求下,院领导和有关专家经过反复研究,最后决定采纳我的建议,并且马上派人两次到广东疫区寻找血清。那几天,院领导为了救治他,多次组织讨论、专家会诊,尤其是听说有7名非典康复患者愿意为他捐献血清,姜素椿感动得掉了眼泪。作为一个医生,面对这么多人的关心,他觉得还有什么理由不为抗击非典多做点贡献呢?

    试验成功

    2003年3月22日上午,姜素椿平静地躺在病床上,一切都做好了准备。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护士把抢救车推到了病房门口。科主任、护士长站在他的床前,仔细地观察情况,一个劲儿地叮嘱护士:“输慢点儿、输慢点儿”。一滴滴血清缓缓地流入了我的血管,50毫升的血清,差不多输了一个多小时。注射血清后,姜素椿的身体没有出现任何异常反应,一周后觉得呼吸变得顺畅,经配合其他药物治疗,他住院23天就奇迹般康复出院了。后来,香港、深圳、新加坡也运用血清疗法,使数十名非典患者康复出院。实践证明,血清疗法是有效的,对某些重症非典病人,不失为一种救命疗法。消息传出,许许多多非典康复患者争相要求献血,中华民族助人为乐、团结友爱的精神和风尚,掀起在神州大地。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个人民的军医,在抗击非典的战斗中,姜素椿做了很多事情,也因此得到了党和人民给他的许多荣誉。胡锦涛总书记专门作出批示,给予了他很多鼓励。他感慨:“这不仅是对我个人的关怀和鼓励,更是对广大抗击非典一线医务人员的关心和厚爱。我一定要牢记胡总书记的嘱托,在有生之年,更加勤奋努力地工作,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传染病事业,献给我们伟大的祖国和人民!”

    个人故事/姜素椿 编辑

    为北京两次堵住霍乱

    1981年10月1日,北京。正当人们兴高采烈地欢度国庆节时,一团不祥的云彩却漂浮在北京的上空。一位母亲带着刚满一岁的孩子从安徽来北京看望丈夫,当天晚上孩子就腹泻呕吐继而昏迷,母亲带着孩子去了几家医院,急诊室均认为得了中毒性痢疾。后来,辗转来到302医院二病区。10月2日中午12点,时任传染科副主任的姜素椿教授正准备下班。二病区的雷医生来电话请他到科里帮着看这个小病号。他马上穿上隔离衣,急匆匆地赶到二病区。

    他仔细地询问了病史,又检查了患儿的生命指征。搞了几十年的传染病,姜素椿对中毒性痢疾是很熟悉的,中毒性痢疾的症状应该是高烧而开始不太腹泻,四肢发凉,最后因脑水肿、抽风、脑缺氧、呼吸衰竭死亡。而眼前的这个病人既不发烧,也不太拉肚子,症状主要是腹泻、呕吐,严重的脱水现象,还出现酸中毒症状。姜素椿觉得这个孩子不像中毒性痢疾,倒有点像霍乱。检验证实了姜素椿的诊断。医生迅速将这个甲类法定传染病上报。霍乱弧菌主要通过水源传染,在河水中能存活7天,最长的可以活17天,历史上每次大的流行,都与水媒传播有关。食物、日常用品和苍蝇也是重要的传播途径。霍乱弧菌耐碱不耐酸,常与海产品相伴,藏在食物深处,在空腹、暴饮或胃液不正常的情况下,很容易使人感染。

    现在最关键的是切断传染源。姜素椿问患儿的母亲:“你来北京几天了,都和谁接触了,吃了什么东西?”那个病人说:“我昨天刚到北京,从老家带了些煮鸡蛋。昨天我爱人的几个老乡来看我,我请他们一人吃了一个鸡蛋。”姜素椿马上问清了那几个老乡的单位和住址,通报了防疫部门,立刻把他们接到302医院。病人到达医院一检查,三个吃煮鸡蛋的老乡全部感染了霍乱,一个已经发病。他们马上把这些病人隔离起来对症治疗,使这次霍乱没有扩散,为北京把了第一道关。为此,北京市政府给他奖励50元钱。姜素椿分文未取。他说医生堵住烈性传染病是份内的事,我是军医,怎么能要奖金呢?

    1994年,又一场同样的瘟疫降临北京。那是1994年7月的一个周末,姜素椿突然接到通知:立刻到北京某大医院会诊。病人是一位老军人,他的夫人前几天在农贸市场上买了只酱鸡,存放在冰箱里好几天了。老军人昨天从冰箱里拿出来没加热就和女婿、小外孙一道吃了,吃后三人上吐下泻。姜素椿仔细地观察病情,病人腹泻、呕吐、酸中毒休克,还伴有心脏病。凭着丰富的传染病学经验他说:“我看这个病人不像急性肠炎,倒像霍乱,请你们马上给他查大便。”检验结果出来了,果然是霍乱病的新病种——“O—139”,并及时切断传染源。如果没有姜素椿,霍乱流行起来,北京城不堪设想。姜素椿为北京人再次把住了一道关。

    生命面前没有面子可讲

    1973年,解放军302医院让姜素椿参加医疗队到山西省沁源县工作。考虑到农村经常要碰到外科手术,临行前他到301医院外科进修了半个月,观察外科医生怎样做手术。到了沁源县,姜素椿在医疗队当上了外科大夫,给病人做了很多小手术。

    一位叫做王嘎子的20多岁的小伙子请他给做甲状腺瘤手术。姜素椿说,我对这种手术心里没有底,你还是到大医院去做吧。小伙子说,我没钱到大医院,我就相信解放军,做坏了我也不怨你。姜素椿听说山西省长治地区医院的外科主任刚巧在沁源县,就跑去找他,诚恳地对他说,我要给一个病人做甲状腺手术,万一我拿不下来了,你要帮助我。

    第二天早上,病人躺在了手术台上,切开刀口,姜素椿暗暗叫苦:糟糕,本来摸着瘤子没那么大,怎么一打开这么大呢?甲状腺旁的血管很丰富,又粗又短,一碰血就一个劲儿地往外涌。他担心自己不小心碰坏了血管,有点无从下手。医疗队的同行在旁边念起了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还有的人给他送来了稀饭:“姜大夫,别怕,喝点粥,接着做,咱解放军医疗队刚来,换人做手术影响不好,咱可不能丢脸!”本来手术前小伙子在手术单上签字,发生意外一切由患者负责。姜素椿就是把手术做砸了也没有什么大责任。还有人说咱们解放军的面子事关重大,你一定要硬着头皮撑下去。可姜素椿想:如果自己硬做下去也行,但不敢保证病人万无一失。我面对的是活生生的生命,生命面前没有面子可讲,只有高超的医术才能拯救生命。

    他放下手术刀,明确表态:请指导员老穆立刻派人把那位外科主任接到手术室。那位外科专家上了手术台,嘁哩咔嚓仅用了20分钟就做完了手术。姜素椿倒吸了一口凉气:好险啊,多亏这位外科专家,要不王嘎子就可能死在手术台上。

    医学越是发展,分工就越细。传染病医生不会做外科手术是很正常的事,可姜素椿却不能原谅自己。事情过去很多年了,他还经常会在睡梦中梦见那个场景。他庆幸自己在那种时刻能够实事求是,没有拿病人的生命盲目行事,他也时刻勉励自己要向那位外科专家学习。

    平息户县出血热

    1974年秋冬,陕西省户县宋村等地暴发了出血热。短短几个月时间就有284人发病,仅宋村就死亡20个壮劳力。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人们惊慌失措,疫情迅速上报到中央,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中央指示解放军302医院组织一支医疗队火速赶赴户县。户县的宋村响起了欢快的锣鼓声,被出血热吓得好几个月不敢出门的老百姓涌出了家门,姜素椿一米八零的个子走在队伍的最前头,他绿色的军帽上那颗闪闪的红星格外引人注目。从那时起,乡亲们就亲切地称他为姜队长。流行性出血热主要是通过鼠类的排泄物粪便和尿造成感染。秋收季节是黑线姬鼠的繁殖高峰,污染庄稼的机会很多。秋收时老鼠随稻子等庄稼进村,接触鼠类的排泄物造成感染的机会就会增多,黑线姬鼠和褐家鼠是出血热的主要传染源。

    作为一个传染病专家,姜素椿清楚地意识到要想根治流行性出血热,必须消灭传染源——老鼠。他当上了打鼠队队长,拔掉杂草深挖鼠洞投放了很多灭鼠药,定期把100个老鼠夹子放在老鼠的必经之地,开始放一晚上总能有30个左右的夹子大功告成。老鼠被消灭了,传染源就堵住了。姜素椿还充分发挥医疗队每个人的作用,药剂师与当地的医生合作研制出一套平衡盐液基础疗法,在出血热患者的休克期静脉注射这种药效果非常棒,挽救了很多濒临死亡的患者。医疗队在宋村呆了一年,从来没有星期天和节假日,当地出血热死亡率从1994年的25%下降到1995年的零。

    1977年,户县的出血热又开始小暴发,户县人点名请姜素椿重新出山。这时候他已经积累了丰富的治疗出血热的经验,成功地从死神手里夺回了无数条生命。为了提高群众自我防病保健意识,姜教授和县里的医务人员把出血热早期症状编成顺口溜——发冷发热酒醉貌,头痛腰痛像感冒,皮肤粘膜出血点,恶心呕吐蛋白尿。好念易记,他们把它印成传单,再挨村挨户张贴,交给小娃娃们背诵,结果是家喻户晓。经过几年努力,特别是有了疫苗,当地疫情再也没有复发。疫情平息后,户县人民含着眼泪送别了姜素椿。他们望着姜素椿的背影高声喊着:“姜队长,这儿就是你的家,有空常回来看看!”

    抗击“非典”的战斗打响以后,户县的乡亲们在电视上看到了姜素椿教授。王成顺老汉含着眼泪说:“他来咱户县都有28年了。当年他46岁,是中年人;现在他74岁,是个老头喽!那年儿女们已经为我准备了后事,要不是姜队长救了我三天三夜,我做梦也活不到今天。”

    社会评价/姜素椿 编辑

    非典威胁着人们的生命,也涌现出医疗战线的真心英雄,姜素椿就是其中一个。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灾难,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人文关怀。在危难中我们更加深刻地感悟了生命,感悟了人文。面对灾难,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对待方式。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在战争中惨败了,可老百姓却在防空洞里养花,这花就代表着热爱生活、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支柱,是一个民族文化的深层内涵。战胜非典需要有一种民族精神,SARS考验着政府,考验着社会,考验着医院,党和政府领导人民在危难中挺起民族的脊梁,唤起民众的信心。

    姜素椿把自己的毕生精力献给了传染病患者,他是我国抗击非典战斗中年龄最大的医务人员,也是中国第一个在自己身上尝试血清疗法的人,还是抗击非典的英雄中惟一一个受到总书记和总理高度赞扬的人。与SARS作战是一场殊死搏斗,在这场生死极限中,从姜素椿的身上,我们看到了生命的亮点,体会到医学的境界,品味到杏林的意象,感受到崇高的情怀。仁心仁术,千古绝唱!生命根植于绿色的春天,春天是播种的季节,愿绿色永驻人间!

    社会影响/姜素椿 编辑

    2003年4月24日,解放军总后勤部党委作出决定,号召军队全体医务工作者向姜素椿学习,为战胜非典型肺炎疾病、保护人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做出更大贡献。

    决定指出,姜素椿同志年逾古稀,又身患癌症,仍不顾个人安危,坚持战斗在防治“非典”第一线,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做试验,是忠实践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先进典型。他的先进思想和模范事迹,展示了共产党人为民造福、无私奉献的高尚品格,反映了我军科技工作者临危不惧、勇攀高峰的献身精神。

    决定要求,军队广大医务工作者和医学科研人员要像姜素椿那样,站在防治非典型肺炎斗争前列,发扬越是艰险越向前的革命精神,把保护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运用科学力量战胜非典型肺炎疫情,为人类尽快攻克这一世界难题做出贡献。

    生活后记/姜素椿 编辑

    最怀念三所学校

    在姜素椿的记忆里,最让他怀念的三所学校就是沩滨中学(现宁乡县三中)、省立一中(现长沙市一中)和大连医学院(后来的大连医科大学)。他说:“抗日战争爆发后,从城里去了一大批到沩滨中学逃难的教师,他们思想进步,知识丰富,经常向学生传播一些革命道理,使我受到了良好的教育。”1945年9月,姜素椿考上省立一中后,又接触了许多有理想、有报负的同学,对他的思想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在大连医学院,严格的管理教育和优秀的教师资源,更使他打下了扎实的专业基础。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后,他应征入伍。1956年,姜素椿从大连医学院毕业后,被提前分配到解放军302医院从事中枢神经、消化和呼吸传染病的防治工作,一干就是48年。

    勤劳俭朴的习惯变不了

    姜素椿的老伴是他大学同学,望城县莲花镇人,婚后两人都把精力集中在了儿科与传染病的医疗工作中。他们有两个女儿,均已成家,一个在加拿大从事微生物研究;一个在国内从事计算机工作。现在,尽管生活条件好了,但姜素椿老两口还是保持着多年养成的勤劳俭朴的习惯,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动手。比如,衣服、床单脏了不用洗衣机洗,而是用手搓。单位分房时,姜素椿主动挑了5楼,每天早晚自己都要坚持来回地登几次楼作为锻炼。他不喜吃大鱼大肉、暴饮暴食,讲究口味清淡、合理搭配,常吃八成饱,但从小吃到老的辣椒几乎是餐餐不可少。

    希望家乡成为旅游区

    说到自己的家乡,姜素椿心情很激动。他说,他的出生地石龙村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老屋坐落在黑龙山脚下,三面环山。村东头有一座大石山,山顶上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大洞,扔一块石头下去,就会像敲铜锣一样发出丁丁冬冬的声音,当地老百姓叫它铜锣洞。山的下面还有一个非常大的石灰洞。上学时,他和同学举着火把进去过,洞里面有许多千奇百怪的钟乳石,乡亲们叫它神仙洞。洞里有很多十几厘米长的鱼,长得非常壮,由于缺少阳光,眼睛都退化了。有一次鱼抓回家以后,父亲开玩笑说:“神仙洞里的东西动不得。”姜素椿又老老实实地把鱼送了回去。

    2003年6月,他回长沙时,得知长沙市委对家乡的建设非常重视,现正抓紧进行旅游开发,姜素椿激动了好几个晚上。他说,家乡这几年的变化确实很大,一条很宽很干净的沥青路修到了家门口,石灰岩洞的开发工作也基本完成。他说:“家乡一定会变成旅游区,变成一个非常美丽的‘世外桃源’。我期待着下次回乡重游。”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1 01:07:30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