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婉容故居”是“婉容旧居”的同义词。

    婉容旧居

    婉容旧居,北京东城区鼓楼南帽儿胡同35、37号的旧宅院,原为清末代皇帝溥仪之皇后郭布罗·婉容婚前的住所,是婉容之曾祖父郭布罗·长顺所建。

    此原只是较普通的住宅。婉容被册封为“皇后”后,其父封为三等承恩公,该宅升格为承恩公府。作为“后邸”,加以扩建。西路四进院落。东 路为三进院落。后院有假山、水池,东有家祠。西路正房 即为婉容所居。为北京市重点保护文物。

    商务部2016年5月启动了对婉容故居部分房屋屋顶的维修工作。但是修缮施工进行了20余天后被文保部门叫停。“执法人员对施工队表示,施工涉嫌破坏文物,需要整顿。”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婉容旧居 外文名: Wanrong's
    别名: 娘娘府 所在地: 北京
    故居地址: 东城区鼓楼南帽儿胡同35、37号的旧宅院 建筑类型: 名胜古迹
    保护等级: 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开放时间: 6:00-18:00
    门票价格: 免费 纪念人: 婉容
    建造者: 郭布罗·长顺(婉容曾祖父)

    目录

    简介/婉容旧居 编辑

    婉容旧居景色 婉容旧居景色

    府门改成三间住房,在西边原倒座房处开二小门,一为37号,一为35号,院中可相通处业已封堵,成为两个院落。帽儿胡同37号现为某单位宿舍,35号为办公用房。两宅院被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是之曾祖父郭布罗·长顺所建。长顺只做过驻防的将军,因此该宅并不显赫,原只是较普通的住宅,分为东、西两路。不过在婉容被册封为“皇后”以后,婉容之父郭布罗·荣源即授内务府大臣并封为三等承恩公,因此该宅亦要升格为承恩公府,于是进行了一番改造。还有一个原因是,婉容既已册后,此处即为“后邸”,为使大婚时迎奉皇后的凤舆能出行方便,必须将府门及前院扩大。改建后的府门为三间筒瓦卷棚顶,中间大门有铜镀金门环,左右两间坎墙雕菱花隔扇各四扇,门内有一字形影壁,左右各四扇屏门。 进西屏门,即进入西路院子,共四进院落:倒座房七间,北为两卷垂花门,带抄手廊,东西各为三间过厅,左右各带一间耳房,厅后为一狭长院,正中有一座绿漆贴金团寿字木影壁;第三进院为上房院,院内南墙为绿漆贴金板墙,下有砖砌须弥座,中间是悬山顶木屏门。正房五间,左右各带一间耳房,房顶为硬山合瓦清水脊,前出廊,后出厦。室内为井口天花,明间有一镂雕凤绕牡丹的落地花罩,极精细,似为宫中旧物。西次间有一嵌着七面椭圆表下班镜的板墙,西稍间北墙镶一有整面墙大的水银砖镜。东次间、东稍间还有碧纱橱。院内东西厢房各三间,皆为硬山合瓦清水脊,前面均有走廊。从东耳房外过道可进入第四进院,此院内有后罩房七间,平台廊檐,东西平台房各两间。东路为三进院落,进门有一月亮门,过月亮门便是假山石,山石两边为东西厢房各三间,房前有闷头廊一直通到后院。正房三间,为合瓦清水脊,前带廊,后有抱厦。室内明间北墙上亦镶有与墙大小相等的玻璃砖镜。

    在婉容旧居举行的婚礼 在婉容旧居举行的婚礼

    婉容婚前与其父荣源、母恒馨及兄、弟等同住此宅,西路正房即为婉容所居。她大婚时,就是从该宅迎出经地安门进皇宫,当时京城许多人都出来看热闹,后门桥一带的酒楼都被人占满了。

    旧居布局/婉容旧居 编辑

    婉容和弟弟润麒 婉容和弟弟润麒

    婉容旧居是由东、西两路组成,其中西路为居住区,由四进院落组成,东路为一小型私家园林,有三进院落,两路原共用东侧宣统年间改建而成的三间大门。婉容被册封为皇后,此处便是皇后潜邸,按规制将府 门及前院扩大。改建后的府门面阔三间,筒瓦过垄脊,中间开门,左右两次间为坎墙格扇窗形式。门前一对上马石,门内有一字形大影壁,原左右各四扇屏门,进西屏门,即进入西路院子。南倒座房七间,北为一殿一卷垂花门,带抄手廊,围合而成第二进院落。游廊东边有屏门通往花园,西边有屏门通往后院夹道,院子北侧为带东西耳房的三间穿堂房。再后为第三进,即正房院,院内正房五间,前后出廊,左右各带一间耳房,东西配房各三间均带前廊。西院建筑均为硬山合瓦顶,清水脊,系北京官宦民居一般做法。此宅最精美之处是正房的室内装修,顶有井口天花,明间有一槽精致的栖凤牡丹落地花罩,西次间有一槽七扇椭圆形玻璃镜屏,西稍间北壁镶嵌整面水银玻璃镜,东次间、东稍间还有碧纱橱,为普通民居所罕见。经过东耳房外过道可进入第四进院,有后罩房七间带前廊,屋面已翻建。

    婉容旧居概貌 婉容旧居概貌

    进大门后过第一进院子西北侧的月亮门,便为东路院落。月亮门内是第二进园林式院子。由于月亮门并不设在西院的中轴线上,这样便形成了遮掩曲折的路线,必须绕过假山,穿过山洞,才能看到在山石和树木的掩映下的三间正房。该建筑面阔三间,双卷勾连搭,前出廊,合瓦硬山清水脊,室内亦安设碧纱橱、玻璃镜等内檐装修。此进院正房的两边各有一条游廊,从两翼向前伸出,半包围着前庭院,廊子各间内侧墙上带什锦窗,外侧有倒挂楣子和坐凳栏杆。并一直向北延伸到后院与后罩房相连。据故旧言,在后边的第三进院内原亦有假山、水 池,并在东侧建有家祠,而今仅余正北的三间后罩房和两侧的平台廊子。现在,原城府门已改成三间住房,而在西边原倒座房处开了两个小门,一为37号,另一为35号。院中的主要建筑基本保持原状,只是东边祠堂及东路后院的山石、水池已改建成房屋了。西院正房内部装修基本完好。现西路为某单位宿舍,东路为某单位办公。1984年该宅被公布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历史沿革/婉容旧居 编辑

    婉容 婉容

    婉容旧居老百姓俗称“娘娘府”。婉容生于1906年,直到1922年与溥仪结婚,在这里居住了16个年头。 她属正白旗郭布罗氏,全称是郭布罗·婉容。婉容的祖上没有做过什么大官,她的父亲郭布罗·荣源也没有什么显赫的地位。此宅为婉容之曾祖父郭布罗·长顺所建,原只是较普通的住宅。婉容被册封为“皇后”后,其父封为三等承恩公,该宅升格为承恩公府,倒是“父借女光”了。为使大婚时迎奉皇后的凤舆进出方便,将府门与前院进行了扩建,形成了现在的规模。 从婉容“进宫”的那年算起,如今已经过去了83个年头。帽儿胡同当年气派的大门已经不见了,在原先大门位置上是3间住房,在它的西面开了两个很不起眼的小门,现在分别归属两个不同单位管理、使用。37号有4进院落,第一进院有倒座房7间,带抄手廊。第二进院有一垂花门,显老旧,红漆脱落得看不出颜色了,似乎没有修缮过,两侧的门墩保存还较完好。这个垂花门与众不同,有两个脊,显示其地位的尊贵。现在第二进院已经自成一体,出入第三进院要从西侧的夹道通过。第三进院为上房院,正房五间,系婉容所居,为硬山合瓦清水脊顶,前出廊,后带抱厦,已十分陈旧。院落里种着花木,显得十分悠静。此房现由一叫亚力山大的俄国人租住,他曾经想维修,但担心损坏文物一直没有修成。第四进院落据说有后罩房7间,但没有能够找到,经分析可能已划到别的院落。

    这两座宅院都没有对外开放,但时常有国内外的旅游者慕名前去参观。不少人是想从那巨大的宫镜上寻找“末代皇后”留下的窈窕身影,或是见证一下大清帝国的兴衰历史,无论是从历史的角度,还是从建筑的角度,这两处宅子都值得细细地观赏、品味。

    历史背景/婉容旧居 编辑

    1931年11月,溥仪在日本帝国主义的诱骗和策划下,独自一人秘密离津,逃往东北。直到两个月以后,婉容在溥仪两个妹妹及弟弟溥杰的陪同下,由天津转道大连再转至旅顺与溥仪团聚。但此时的溥仪已成为听任日本帝国主义摆布的傀儡,更没想到她自己也落入了阴谋的陷阱。在长春一切都要听从日本人的安排,连她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甚至不能走出大门一步。婉容不堪忍受日本人的欺辱,决意逃出这个人间地狱。

    在原国民党第一任外交部长顾维钧回忆录里有这样一段记载:“我们在大连停留了一夜,发生一件有趣的事。我的一个随从人员过去在北京当过警察,是我的四个卫士之一。由于1925年的炸弹事件,他留了下来给我保镖。他是北京人,在北京认识很多人。当我在大连一家旅馆里吃午饭时,他进来说,一个从长春来的满洲国内力府的代表要见我,有机密消息相告。我起初犹豫,因为他说的名字我不熟悉。但是我的随从说,他在北京认识这个人,可否见见他。他告诉我,此人化装为古董商,以免日本人注意(也许他当过古董商)。我出去走到门廊里,我们停在转角处。此人告诉我,他是皇后(长春宣统皇帝的妻子)派来的。他说因为知道我去满洲,她要我帮助她从长春逃走;他说她觉得生活很悲惨,因为她在宫中受到日本侍女的包围(那里没有中国侍女)。她在那里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和告密。她知道皇帝不能逃走,如果她能逃走,她就可能帮他逃走。我为这故事所感动。但是我告诉他,我的处境不能替她做什么事,因为我在满洲是中国顾问的身份,没有任何有效方法来帮助她。虽然如此,我得到一个明确的概念,知道日本人都干了些什么,这个故事可以证实日本的意图。”这件事以后,婉容并没有气馁和放弃再次逃跑的机会。1933年的8、9月期间,当时伪满立法院赵欣伯的妻子准备赴日,婉容便托她帮忙东渡。

    婉容明确告诉联络人,只要她逃走了,就一定帮助溥仪逃走。而当时正在日本的三格格韫颖曾给溥仪写信,详细报告了这件事情的经过,结果又没能成功。从此之后,婉容再也没有找到逃脱的机会,生不如死的她便选择了自我毁灭。

    末代皇后郭布罗·婉容,与世隔绝及离群索居的宫廷内景,社会动荡带给她的心灵冲击,生活变故带给她的巨大的震动,以及后来一系列不尽人意、失去人身自由的流亡生活给她造成的巨大精神创伤,使她的一生极富变化和戏剧性,同时也使她的人性开始了异化,她陷入了深层的内心痛苦和重围中无法自拔,直至离世。婉容的一生是悲剧的一生,而这个悲剧又是无法避免的,是万恶的封建王朝和日本侵略者将她推向了历史的深渊,她是历史的牺牲品。

    婉容其人/婉容旧居 编辑

    婉容相貌娇美、谈吐文雅、举止端庄、仪态不凡、内刚外柔并赋有善心,她是一位集中国传统美德及西方思想教育为一身的女人。婉容的父亲内务府大臣郭布罗·荣源是位开明人士,他一向主张男女平等,女孩子应该和男孩子同样接受教育。他除了为女儿聘请家庭教师教她读书习字、弹琴绘画,还特意为她聘请了英语老师让她学习英语。婉容作为一个达斡尔贵族家的小姐,优裕富足的生活环境,显赫的家族地位,民族文化及传统文化的教育,无疑都对她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 婉容的故居,实际上这里是她的娘家。她生于斯长于斯,虽然少年时代一度住在天津,还在天津的教会学校里读过书。但是,她被册封皇后之后,就从天津回到这里待嫁,每日与家人在一起,度过了她人生最美好的时光。这末代皇后皇宫以外的家。

    婉容旧照 婉容旧照

    1906年11月,清朝末代皇后婉容出生于北京帽儿胡同的37号郭布罗府邸。1922年,已满17岁的婉容因其容貌端庄秀美、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在贵族中闻名遐迩。她被选入宫,成为清朝史上最后一位皇后。然而婉容的当选并不是因为她的美丽与多才,而是因为皇帝溥仪随手在她的照片上画了一个圈,同时也就圈定了婉容凄苦的一生。然而现在看来, 的幸运当选却正是她不幸命运的开始。1922年从婉容被册封为皇后之日起,也就是她悲剧命运的开始,“一朝选在君王侧”,从此使她走向一条不归路。

    在中国封建君主制中,皇帝有集皇权和夫权于一身的特殊地位,皇后的身份因此出现双重意义。对后宫而言,有统领六宫的责任,对国家而言,有母仪天下的义务。但是,作为逊帝的皇后,婉容有过荣华富贵,但更多的是生活上的不如意,精神上的禁锢折磨,她在历史上地位是非常微弱和尴尬的。即是这样,婉容对自己的身份和责任却有着清醒的认识,她内心充满着善良和仁慈,并赋有深厚的爱国主义情怀。

    修缮叫停/婉容旧居 编辑

    婉容居所变成“烂尾”工地

    从东城区帽儿胡同西口进入,步行100米左右,路北就是37号院“婉容故居”。原本的四进院落格局由于租户的改造现已面目全非,迎面的二进院垂花门红漆已经斑驳脱落,从二进院西侧一人多宽的夹道中穿过,踩着坑洼不平的青砖小路进入三进院,迎面而来的是一个用木板和铁丝网搭建的鸽子笼,东西两侧房间门窗破旧,房外堆满杂物,但屋门紧锁,看起来已经无人居住。

    婉容旧居 婉容旧居

    穿过被铁栅栏围起来的两个小花坛,就进入了四进院落,当年婉容本人就住在此。院子北侧和东西两侧各有一排瓦片顶的老房子,一间水泥房子突兀地矗立在院子里,墙边横七竖八地堆放着各类生活杂物。院子中间有一棵大树,十多袋沙子码放在树根底下,数十根木材堆在地上,旁边还有成堆的瓦片。不远处,一个用砖头砌好的池子里,和好的水泥已经结块,泡在树叶和雨水中,显然已经很久没有被处理过。

    北边的一排正房外面已经搭起了施工的架子,瓦房顶上覆盖着几块塑料布,屋檐下木质的梯子架在一边。屋门紧锁,透过窗玻璃可以看到屋子里面也架满了木杆,屋里空空荡荡,看不到任何家具,只有垂花的木门造型依稀可辨。这里看上去是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但却看不到一个工人的影子。

    多年在此居住的杨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今年5月,婉容故居现在的管理单位,北京首华建设经营有限公司的施工队开始对四进院的5间北房,也就是婉容出嫁前的闺房房顶进行维修。“这几间房子的房顶因为长满杂草还被树木穿过,已经有些破损。”

    但是修缮施工进行了20余天后被文保部门叫停。“执法人员对施工队表示,施工涉嫌破坏文物,需要整顿。”杨先生说,文保部门来检查的时候发现,屋里有几块彩绘顶板掉下来摔坏了。这些被破坏的彩绘顶板上都画有龙凤呈祥的图案,是婉容被选为皇后之后绘制而成。“就这样,屋顶维修宣告停工,至今没有复工。北京夏季多雨,屋顶已开始修缮,上面只搭了塑料棚,如果漏雨,屋内的文物都会被破坏。” [1]

    文保部门:施工不符合文物保护规定的要求

    “文物修缮不能随意开展。”市文物局执法队队长赵建明透露,按照《文物法》规定,文物修缮要提前报批,修缮方案等内容要经过专家评审通过,文物部门才会批准。施工前文物部门还要对施工方进行技术交底,保证修缮过程中不对文物本身造成破坏。

    “接到市民举报后我们第一时间赶去现场进行了检查。”赵建明透露,在对婉容故居施工的检查中文物部门发现相关手续并不完备,“手续不完备就开工属于违法行为。”同时,现场查看中文物部门还发现有些地方不符合文物保护的要求,其是否已对文物构成破坏将通过专家组现场认定后确定。鉴于这些情况,文物执法队现场对施工方下达了停工通知,并督促施工方尽快补办手续。具体有哪些地方不符合文物保护要求?文保部门表示,相关认定工作还在继续,无法透露具体细节。

    “现在是雨季,我们很担心文物受损,所以正督促相关文物主体单位完善手续后尽快恢复施工。”赵建明表示,按照法律规定,文物的管理使用单位对文物安全负有主责,要负责文物的日常维护和修缮。为了督促婉容故居修缮工作,近期文物部门还将对文物主体单位下达督促改正的文书,“只要符合法定程序,我们绝对不会阻碍文物修缮。” [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6-07-22
    [2]^引用日期:2016-07-22
    扩展阅读
    1新浪网
    2中国民间艺术网
    3大众点评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11-19 12:06:10

    出行参考

    婉容旧居,东城区鼓楼南帽儿胡同35、37号的旧宅院,原为清末代皇帝博仪之皇后郭布罗婉容婚前的住所,是婉容之曾祖父郭布罗长顺所建。 此原只是较普通的住宅。婉容被册封为“皇后”后,其父封为三等承恩公,该宅....参考51766的"婉容旧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