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孙休”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孙休[三国时期吴国第三位皇帝]

    孙休(235年—264年),即吴景帝(258—264年在位),字子烈,三国时期吴国的第三位皇帝,吴大帝孙权第六子。十八岁时,受封为琅琊王。太平三年(258年)九月二十六日,孙綝发动政变,罢黜孙亮为会稽王,迎立孙休为帝,孙休三让而受,改元永安。孙休登基,封孙綝为丞相,孙綝权倾朝野,孙休与张布丁奉合谋,遂除孙綝。

    孙休在位期间,颁布良制,嘉惠百姓,促进了东吴的繁荣。孙休好文,即位后于永安元年创建国学,设太学博士制度,诏立五经博士,为南京太学之滥觞,韦昭为首任博士祭酒。

    永安七年(264年),孙休去世,谥号景皇帝,葬于定陵。

    编辑摘要

    目录

    生平经历 /孙休[三国时期吴国第三位皇帝] 编辑

    受封为王

    孙休是吴大帝孙权的六子。母王夫人。嘉禾四年(235年),王夫人生下孙休。

    三国志12的孙休 三国志12的孙休

    赤乌十年(247年),孙休十三岁时,跟从中书郎谢慈、郎中盛冲学习。

    赤乌末年(250年),孙权为孙休聘娶朱据之女为妃。

    太元元年(252年)正月,被封为琅琊王,居住虎林。四月,孙权去世,孙休的异母弟孙亮继承皇位,太傅诸葛恪主掌朝政,诸葛恪不愿诸王居住在长江边沿战略要地,将孙休迁往丹阳郡。孙休与当地太守李衡不睦。李衡多次以法律侵扰孙休,孙休上奏书请求迁往他郡,于是朝廷下诏让孙休夫妇迁至会稽。

    孙休在会稽郡居住六年,好善慕名。与会稽太守濮阳兴和左右将督张布交结深厚。又曾经梦见自己乘龙上天,回头看不到龙尾,醒后颇为惊奇。

    即位施政

    太平三年(258年)九月二十六日,少帝孙亮被权臣孙綝所废,第二天,孙綝派宗正孙楷与中书郎董朝迎请孙休回京即位。孙休听到消息起初有所疑虑,孙楷、董朝一起陈述孙綝等之所以奉迎孙休的原因,留住一天两夜,于是出发。十月十七日,孙休一行人抵达曲阿,有老翁拦住孙休叩头说:“事情拖久了就会发生变化,天下人都殷殷期望着您,希望陛下迅速前行。”孙休认为老者说的对,当天就赶到布塞亭。武卫将军孙恩代行丞相事务,率领百官用皇帝的御车在永昌亭迎驾孙休,修筑宫室,用武帐围成便殿,设置御座。十八日,孙休到达,望见便殿就停了下来,让孙楷先见孙恩。孙楷回返,孙休才乘辇前行,百官再拜称臣。孙休登升便殿,谦逊而不走上御座,只停息在东厢。户曹尚书前趋到阶下宣颂奏文,丞相捧上玺符。孙休再三谦让,群臣三请。孙休说:“将相诸侯共同推戴寡人,寡人岂敢不承受玺符。”百官按等级秩序给孙休导引车驾,孙休乘上帝辇,百官陪侍,孙綝率领士卒千人在近郊迎接,下拜于路旁,孙休下车回拜。当天就登上正殿,大赦全国,改元永安,是为吴景帝,当时二十三岁。  

    永安元年(258年)十月二十一日,吴景帝孙休下诏说:“褒扬有德之士,赏赐有功之臣,此为古今通行大义。现用大将军孙綝为丞相、荆州牧,增加食邑五个县。武卫将军孙恩为御史大夫、卫将军、中军督,封县侯。威远将军孙据为右将军,封县侯。偏将军孙干为杂号将军,封亭侯。长水校尉张布勤劳辅导,以张布为辅义将军,封永康侯。董朝亲自迎驾,封为乡侯。”又下诏说:“丹杨太守李衡,因为过去与我有怨,自己绑缚到有关衙门。古人射钩斩袂不记前仇,在谁手下为谁效力,故此送李衡回到原郡,不要让他自我心存疑惧。”二十八日,封异母兄孙和之子孙皓为乌程侯,孙皓弟弟孙德为钱塘侯,孙谦为永安侯。   群臣上奏请求立后、太子。景帝下诏说:“朕以不德,继承伟业,在位时间还短,未广施恩德。追加后妃和嗣君的名位,不是要紧的事。”有关官员继续请求,景帝谦虚没有答应。  

    诛杀权臣

    永安元年(258年)十一月三日,大风反复吹刮,迷雾连日不散。孙綝一家五侯都掌领禁卫军,权力震慑人主,这是东吴自开朝以来没有的。他有所陈述表请,景帝只得恭敬对待,不敢有违,于是孙綝更加骄横放肆。景帝下诏说:“大将军忠诚发自内心,首建大计来安定国家,朝廷内外文武百官,一致赞同他的建议,一同有功劳。从前霍光定计,百官同心,也未超过今天的情形。及时按照前些天与大将军商议定下的参加告庙仪式的人员名单,依照旧例应该加进爵位者,都要尽快办理。”七日,又下诏说:“大将军执掌朝廷内外诸多军务,事情头绪繁多,现加授卫将军御史大夫孙恩为侍中,与大将军分担省察各种事务。”二十一日,又下诏说:“各低级政府官员家庭中有五人的,其中三人在为国家作事,父兄在都城,子弟供职郡县官吏,既交纳了规定的税粮,军队出征又要跟着去,以至于家中无人经营家计,朕对这种情况甚为怜悯。那些家有五人,其中有三人为国家作事的,听任该家的父兄决定留下哪一个,让他留下一人在家,免除他家应交的粮米,军队出征时不必跟着去。”又说:“各位将领官吏凡在永昌亭迎驾陪侍的都官升一级。”

    孙綝一次用酒宴请左将军张布,喝到尽兴时,孙綝口出怨言道:“当初废黜少帝时,不少人劝我应该自己即为称帝。我认为当今陛下贤明,所以把他迎立他为天子。皇帝没有我就不可能即位,但陛下只是把我当作一般的臣子来对待而已,看来我必须要再次改变计划了。”

    张布遂将这件事情告诉景帝,景帝怕孙綝会作乱犯上,于是对其多次给予赏赐,又与张布和丁奉秘密商议,决定在腊祭之日设宴来诛杀孙綝。十二月八日举行腊祭,孙綝因为此前听到一些风声,遂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出席。孙休派出使者十余人去请他赴宴,孙綝无法在推脱,只得前往。行前孙綝与家中约定,在宴会过程中,家人可在府内放火,他就以这个借口伺机返回。后来,孙綝见府中火起,于是向孙休请求返回,孙休不准许。孙綝准备强行离席,丁奉、张布此时示意左右将孙綝捆绑起来。

    孙綝方才醒悟,于是跪下叩首道:“臣愿意被流放到交州赎罪。”被景帝反问道:“卿当初为何不流放滕胤、吕据,而却将他们诛杀?”孙綝再次请求道:“臣愿意受罚沦为官奴。”景帝又问道:“为什么当初不让滕胤、吕据成为官奴?”遂下令将孙綝斩首示众,且宣布曾与孙綝同谋作乱者一概予以赦免,于是孙綝部众放下兵器请降者多达五千人。

    九日,下诏说因为左将军讨伐奸臣,故加授张布为中军督,封张布的弟弟张惇为都亭侯,授给亲兵三百,张惇的弟弟张恂被任命为校尉。孙休认为与孙峻、孙綝同族是耻辱,特地从宗族中取消了他们的名字,将他们称作“故峻、故綝”。又下诏说:“诸葛恪、滕胤与吕据原来是无罪,而是受到孙峻与孙綝兄弟所残害,我为此感到痛心,希望都能为他们改葬,并加以祭祀。因为他们而牵连被流放者,都可以回来。”  

    教育兴国

    吴景帝下诏说:“古人创建国家,教育学习放在首要地位,以此导引民俗风情陶冶人物品性,为时代培养人才。自建兴年间以来,时事多变,官吏百姓多着重于眼前利益的事情,抛弃本业,专近末业,不遵循古人的道义。社会所崇尚的思想不敦厚,则伤风败俗。必须根据古制来设置学官,立五经博士,考核录选应选的人才,给予他们优惠和俸禄,招收现有官吏之中以及军队将领官吏的子弟中有志向学之人,让他们各就学业。一年后考试,分出品第高下,赏赐禄位。使其他见到这些情况的人乐于趋向这种荣耀,听到这些情况的人羡慕取得这种声名。以便敦促王道教化,发扬纯美风俗。”  

    永安二年(259年)正月,雷震电闪。三月,完备九卿官制,诏书说:“朕以无德之人,委身王公之上,心中日夜不安,忘食废寝。现在打算停息战事,昌明文教,以推崇宏盛的教化。推行仁政之道,应当从士民心中向往的事情着手,就必须加强农桑生产。《管子》有言:‘仓廪实,知礼节;衣食足,知荣辱。’一夫不耕,就有人挨饿;一妇不织,就有人受寒;饥寒交迫而老百姓不为非作歹,从来没有这种情况。自近年以来,州郡官民及各军队士卒,大多离弃农桑本业,都驾船长江之上,上下来往做买卖,良田逐渐荒芜,所收粮食日益减少,要想求得国家完全安定,这种状况怎么可能呢?也是因为租税过重,农人所收甚少,才使情况变成这样吧!现在准备广泛发展农业,减轻百姓赋税,根据劳力强弱来征收田地课税,务必使农民负担均匀,使国家和个人分利得当,让家家户户自给自足,能供养全家老小,那么百姓就会爱惜身家性命,不去触法犯令,然后刑罚可以做到不施或少用,风俗可以整顿。凭着全体官员的忠正贤明,如果能尽心于当前急务,虽然远古时代隆盛的教化,一时还不能达到,但汉文帝时期的升平景象,也许能够实现。实现这种治世,则君臣都能享受光荣,不能实现则遭致损失凌辱,怎能从容地得过且过呢?众位公卿尚书,可以共同商议计划,务必选取利便完善的措施。农桑大忙季节已到,千万不能误过农时。事情决定后当即施行,这才符合朕的心意啊!”  

    永安三年(260年)三月,西陵传说出现红乌鸦。秋,采纳都尉严密的建议,修筑浦里塘。会稽郡谣传会稽王孙亮将回朝作天子,而孙亮的宫人诬告孙亮让巫师祈祷祖祠,祷词有凶恶言辞。当地官员将此事报告孙休,孙亮被贬为侯官侯,被遣送到新封地。半路上孙亮自杀,也有说孙亮是被鸩杀,   护送他的人都被判罪处死。孙休分拆会稽南部置建安郡,分宜都郡设建平郡。  

    永安四年(261年)五月,大雨,河流湖泊和泉水涌溢。秋八月,孙休派光禄大夫周奕、石伟巡察各地民情风俗,检察各处将领官吏的清浊、百姓的疾苦,并下升进和退贬官员的诏书。九月,布山传言白龙出现。当年,安吴的百姓陈焦死后被埋,六天后又复活,自己从土里爬起来。

    永安五年(262年)二月,白虎门北楼遭火灾。秋七月,始新传言有黄龙出现。八月十三日,大雨雷震电闪,河流湖泊和泉水涌溢。十六日,册立朱据之女为皇后。十九日,册立儿子孙(上雨下单)为太子,大赦天下。冬十月,任命卫将军濮阳兴为丞相,廷尉丁密、光禄勋孟宗为左、右御史大夫。

    宠信故臣

    吴景帝孙休因为丞相濮阳兴及左将军张布过去与自己相好,又在孙綝一事对自己有恩,故将重要事务委托他们。   张布掌管宫内官署,濮阳兴执掌军国大事,互为表里。群臣大小失望。

    景帝专心于古典书籍,打算将各家著述通读完,尤其喜欢射雉,春夏之间常晨出夜还,只有这个时候才放下书本。孙休想与博士祭酒韦曜、博士盛冲讨论学问理论和技艺,韦曜、盛冲两人一向耿直,张布害怕他们入侍皇帝后,揭发出自己的过失,使自己不能独断专行。故此在孙休面前胡诌花言巧语,阻止孙休与韦、盛两人接近。景帝回答说:“孤涉猎学问,各种书籍都浏览一遍,所读的东西不少了。那些明君昏主,奸臣贼子,古今贤愚成败的事情,我无所不知。现在韦曜等进入内宫,只是想他们与我讨论和讲解书而已,不是说我再就韦曜等人从头学习。即使是跟他们从头学起,又有什么损失的呢?你只是担心韦曜等人说出臣下奸诈邪恶的事,故此不想让他们入宫。像这样的事情,孤早已自己有所防备,不须韦曜等人说出来后才知晓。这些都没有什么损害的,你只是因为心里有所顾忌而已。”张布得此诏书即向孙休表示歉意,重新改换口气陈述,说是担心孙休读书讨论会妨碍政事。孙休回答说:“书籍这东西,就怕人们不去喜爱它,喜欢读书并无坏处。无所谓不是,而你认为不应该,是因为孤有所爱好而已。政务与学业,两者各有不同,互不相碍。想不到你如今任官行事,对我进行这方面的管束,实在不可取。”张布奉上奏表,叩头请罪。孙休回答说:“姑且相互开导罢,怎至于到叩头谢罪的地步呢?像你的忠诚,远近都知道。以往的事情令我感激,这就是你今日显赫的缘因。《诗经》有言:‘没有初始,哪得结果。’善终实在困难,希望您能善终。”

    起初孙休为王时,张布为他身边将督,一向受到他的信任喜爱。及至孙休登基,对张布厚加恩宠,故张布专擅朝廷大权,做出许多无礼的事情,自己担心自己的短处和过错,害怕被韦曜、盛冲说出来,故此特别担忧和忌讳。景帝虽说明白其中用心,心里也对此不痛快,更担心张布因怀疑畏惧而生出变故,终究同意了张布的意见,废止了自己讨论学问的行动,不再让盛冲等人入宫。当年,景帝派遣察战官到交阯征调孔爵和大猪。  

    内忧外患

    永安六年(263年)四月,泉陵传言黄龙出现。五月,交阯郡吏吕兴等谋反,杀太守孙谞 。孙谞当初征调郡里的手工匠人一千多送到建业。而察战官到交阯后,百姓们担心再次受到征调,故此吕兴等人借此煽动士兵、百姓,招诱各民族部落叛乱。冬十月,蜀国因为魏国要对其征伐来使告知吴国。二十一日,建业石头小城失火,烧毁西南部一百八十丈内的建筑物。二十二日,景帝派遣大将军丁奉督率各军向魏国寿春挺进,将军留平另到南郡见施绩,商讨进兵方向,命将军丁封、孙异前赴沔中,救援蜀国。蜀主刘禅投降魏国,消息传来后,停止了救援的行动。吕兴杀死孙谞,派使者前往魏国,请求任命他为太守以及领兵,这样交阯也叛吴降魏,孙吴完全处于魏的包围之中。丞相濮阳兴建议选取屯田一万人作军队。分拆武陵郡置天门郡。  

    永安七年(264年)正月,景帝大赦全国。二月,镇军将军陆抗、抚军将军步协、征西将军留平、建平太守盛曼,率领军队围困蜀国巴东守将罗宪。夏四月,魏国将领新附督王稚渡海进袭句章,掠取官吏、财货及男女百姓二百余口。将军孙越截缴一船,得三十人。秋七月,海盗攻破海盐,杀死司盐校尉骆秀。景帝派中书郎刘川发兵至庐陵。豫章郡百姓张节等人叛乱,人数聚集一万多人。魏国派将军胡烈率领步、骑兵二万侵犯西陵,以救罗宪之围,陆抗等率军退还。吴国再分交州设置广州。二十四日,再次大赦全国。

    暴病急死

    景帝很快重病在床,以手诏命丞相濮阳兴入宫,令太子孙湾(上雨下单)出来拜见濮阳兴。景帝无法说话,就紧握着濮阳兴的手臂,指着太子把他托付给他。七月二十五日,景帝驾崩,年仅三十岁。   元兴元年(265年)十二月,葬于定陵。

    景帝驾崩后,因为太子只有十岁上下,诸臣请求改立长君,因此濮阳兴和张布违背了景帝意愿,迎立其侄孙皓为帝,但后来二人很快就被孙皓借口处死,而景帝朱皇后和太子也被逼死了。  

    为政举措 /孙休[三国时期吴国第三位皇帝] 编辑

    政治

    在位期间,孙休联合大臣张布、名将丁奉等一举诛灭专擅朝政多年的孙綝集团,重掌皇权。但因后期过分信任张布和濮阳兴二人,导致二人权倾朝野。

    军事

    孙休武功方面,吴书记载,曾派遣五路大军救蜀,未至,刘禅已降。晋书记载,吴闻蜀败,遣将军盛宪西上,外托救援,实际上欲袭击蜀巴东守将罗宪。

    文化

    孙休在位期间,十分重视教育和农桑。曾立五经博士,考核录选应选的人才。

    历史评价 /孙休[三国时期吴国第三位皇帝] 编辑

    • 陈寿:“休以旧爱宿恩,任用兴、布,不能拔进良才,改弦易张,虽志善好学,何益救乱乎?又使既废之亮不得其死,友于之义薄矣。”

    • 陆机:“景皇聿兴,虔修遗宪,政无大阙,守文之良主也。”

    • 萧常:“休宥李衡、戮孙綝,可与言知矣。而追杀故王,不仁孰甚焉?”

    • 王应麟:“孙休之遣李衡,有汉高帝之度;其讨孙綝,有叔孙昭子之断,吴之贤君也。”

    • 习英习:“琅邪王素好善慕名,方欲自显于天下,终不以私嫌杀君明矣。”

    轶事典故 /孙休[三国时期吴国第三位皇帝] 编辑

    喜爱射雉

    孙休喜欢射雉,到了射雉的季节,就早去晚归。群臣都劝止他说:“这是小东西,哪里值得过分迷恋!”孙休说:“虽然是小东西,可是比人还耿直,我因此喜欢它。”  

    白鹅试觋

    吴景帝孙休曾经得病,找男巫来看病,找到一个人,想测试一下,于是杀了一只白鹅埋在花园里,搭上一间小屋,摆上坐榻和桌子,把女人的鞋子衣服放在外面。景帝叫男巫看这些东西,并告诉他说:“如果你能说出这座坟墓里死的妇人的样子,会给你重赏,而且就相信你了。”男巫一整天不说话。景帝追问急了,巫师才说道:“确实没有看见女鬼,只看见一只白鹅站在墓上,之所以没有立刻说出,我怀疑是女鬼变化成鹅的样子。想等到它现出真形,但是它固定不变,不知是什么缘故,冒昧以实情告诉陛下。”  

    陵墓遗址 /孙休[三国时期吴国第三位皇帝] 编辑

    定陵,是东吴第三位皇帝吴景帝孙休与其妻子朱皇后的合葬陵寝,明嘉靖版《太平府志》载:“吴景帝(孙权第六子孙休)陵,县东,地名洞阳。”民国版《太平府志》载:“三国吴帝陵,《旧志》载在洞阳,地无考。”位于安徽省马鞍山市雨山乡宋山村,当地人称之为“天子坟”。

    2015年11月27日开始,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马鞍山市文物局、当涂县文物管理所对天子坟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墓室用砖砌造,由南至北依次为甬道、前室、后室,东西分别有耳室。从外部测量,南北总长44米,东西宽30多米,“四隅券进式”穹降顶。前室墓门明显有盗洞,前室底端四角分别镶砌石雕牛头。从发掘进度看,东北角的石雕牛头尚存,只是牛角不翼而飞,东南、西北角的已被盗走,只留下牛头颈痕,西南角尚未发掘到牛头土层深度。后室、耳室尚未发掘,但后室顶部已有明显盗洞。该墓虽经盗掘,仍有待进一步发掘,已在发掘中发现金器等文物。

    据安徽省文物专家介绍,墓葬中不仅出土了许多精美的金银饰物,而且在已经发现孙吴时期的大墓中,当涂天子坟的规模仅次于南京江宁上坊大墓,比苏州虎丘孙吴墓明显要大。专家推测,墓穴主人的身份很可能与吴景皇帝孙休和皇后朱氏相关。  

    家族成员 /孙休[三国时期吴国第三位皇帝] 编辑

    家世

    祖父:武烈皇帝孙坚

    祖母:武烈皇后吴氏

    父亲:吴大帝孙权

    母亲:敬怀皇后王氏

    兄弟姐妹

    兄弟:宣太子孙登、建昌侯孙虑、文皇帝孙和、鲁王孙霸、章安侯孙奋、吴废帝孙亮

    姐妹:全公主孙鲁班、刘公主、朱公主孙鲁育、滕公主

    后妃

    皇后:朱皇后,谥号景皇后,原琅琊王妃,朱据之女,262年立为皇后。

    子女

    儿子

    孙<雨字头,下面繁体单>(音“湾”),字莔(音“迄”)   。长子,262年立为太子,266年为孙皓所杀。  

    孙<雨字头,中田下大>(音“觥”),字(音“礥)”。次子,266年为孙皓所杀。  

    孙壾(mǎng),表字昷(wēn)。三子。孙皓登基后封梁王。

    孙(音“褒”),字㷏(音“拥”)。四子。   孙皓登基后封陈王。

    说明:孙休采用以上八个冷僻字的目的是方便世人,不易因犯讳而产生罪责。

    女儿

    公主,嫁朱熊之子朱宣

    史籍记载 /孙休[三国时期吴国第三位皇帝] 编辑

    陈寿《三国志·吴书》

    司马光《资治通鉴·魏纪》

    影视形象 /孙休[三国时期吴国第三位皇帝] 编辑

    1994年电视剧《三国演义》:潘粤明饰演孙休。  

    附图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 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 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30 15:58:35

    人物关系

    编辑

    孙休[三国时期吴国第三位皇帝]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