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孝惠皇后

    孝惠皇后(公元前201或前202-公元前163年),名张嫣,字盂瑛,小字淑君。父张敖是高祖时赵王张耳之子,曾封赵王、张王、宣平侯,母即孝惠帝亲姊鲁元公主。

    编辑摘要

    目录

    汉惠帝孝惠皇后张嫣/孝惠皇后 编辑

    生平经历

      孝惠皇后(公元前201或前202-公元前163年),名张嫣,字盂瑛,小字淑君。父张敖是高祖时赵王张耳之子,曾封赵王、张王、宣平侯,母即孝惠帝亲姊鲁元公主。因此张嫣是“帝室之甥,王家之女。”

      10岁时以处子之身进入后宫,马上被封为皇后,母仪天下,但是历经27年的宫廷生活,却从来没有享受到正常的男女之爱,她心有不甘地守身如玉,36岁那年幽怨地离开人世,仍然是处子之身。这位最“纯洁”的皇后名张嫣,字淑君,是吕后吕雉)的外孙女,是汉高祖刘邦和吕后的外孙女,鲁元公主和驸马宣平侯张敖生的大女儿。她之所以嫁给母舅、汉朝的第二位皇帝惠帝,完全是宫廷权力争斗的产物,说白了是外祖母吕后为了控制惠帝、提高鲁元公主的地位而一手操办的。

      张嫣,作为汉惠帝刘盈的外甥女和名义妻子,她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经过大婚册立由正宫门抬进的皇后。从她九岁嫁给了舅舅的那天起,她就开始了高贵而凄苦的生活。

      高祖刘邦驾崩后,长期受到压抑,人性已经完全扭曲的吕后肆无忌惮,大肆弄权。儿子刘盈如愿以偿做上了皇帝位,成为汉朝第二位国君,但是,这位刘盈缺乏乃父的魄力,遇事优柔寡断,缺少独到的见解,他的皇上生涯就是犹如傀儡,军国大事一决于太后,甚至自己的个人私事也被母后一手代办了。史载惠帝自从戚夫人被残害为“人彘”,惠帝被吕后强迫“观赏”后,内人无比痛苦,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从此借酒消愁不理朝政,但凡吕后的吩咐,他一概应允,绝不提出任何异议。

      而他和外甥女的婚配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进行的。

      早在做太子期间,惠帝身边就已拥有众多的的嫔妃,但是登基后礼法上他还没有正式的妻子——皇后,属于鳏夫之列。工于心计的吕后对于这件事自然不放心惠帝独行,也不愿意让外人插手。她考虑来考虑去,最终却选中了自己的亲外孙女、鲁元公主的女儿张嫣。当时惠帝19岁,张嫣年仅10岁!今天看来这是一场乱伦的亲事,惠帝和张嫣属于长幼之属,有者很亲近的血缘关系。但是,那时的礼法认为甥舅关系不包括在五伦之内,并且舅舅娶外甥女的事例古已有之,晋文公也逆伦娶过姐夫秦穆公的女儿怀赢啊,不过后人所谓的晋文公娶怀赢之所以“逆伦”,在于怀赢曾经是他的侄媳妇,而不在于有血缘关系。事实上,怀赢并不是晋文公的嫡姐秦穆夫人所出,没有血缘关系。

      前人也有质疑张嫣是否惠帝亲外甥女的。质疑者认为张嫣系张敖姬妾所生,那么两人自然没有血统关系了。可是张嫣为张敖侍妾所生的说法史无记载,相反,《汉书》等皆言之凿凿地说张嫣为“鲁元公主之女”。何况吕太后痛恨男人立庶弃嫡,看看她对夫人的态度就应当明白这点,因此她怎么会让女婿和姬妾生的女儿当皇后呢?

      不过古人的科学知识不足,他们只是要求同姓之间禁止婚娶的,认为乱伦一般指的是在同姓之间的事。所以,吕后指定了这门婚事朝中上下并没有人反对,鲁元公主很乐意,张嫣认可了,至于惠帝的感受已经不是很重要的了。

      就这样,前192年,张嫣在问名、纳彩等一系列麻烦手续后,通过大婚礼正式嫁给了汉惠帝,年仅10岁,长相娇美,出身高贵的她犹如娇花含苞,一进皇宫就被封为皇后,受尽了荣华富贵。不过,汉惠帝和张嫣两人只是名义上结了婚,表面上因为张嫣还太小,不适合行房,还在“待年”,背地里,当然也是汉惠帝希望这门有违伦理的亲近之事尽量延期才好,这场年龄、关系都不相配的婚姻让他难以从实际意义上接受。

      惠帝是一个饱受吕后精神刺激的皇帝,对政事了无兴趣,而舅甥之间的婚姻关系更让他别扭,他整日与宫女和男宠私混饮酒,不愿亵渎他的小外甥女儿。婚后三年,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下,惠帝便抑郁而终。12岁的张嫣就当上了有名无实的皇太后,在吕后的专权下,她没有任何权力,只是孤独地活着。就张嫣来说,年幼时候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可能只是在称呼上变了,令她不习惯。当她长成,懂得男女之爱的时候,身边已经再没有了惠帝。

      不过,吕后看到惠帝不愿意临幸张嫣,而今惠帝去世了,更没有了机会。考虑到身为皇后的外孙女如果没有子嗣将来在后宫站不稳脚跟,于是对外宣称惠帝生前曾经招幸过张嫣,设计让她假装怀孕,十月之后将后宫一位美人刚刚生下不久的孩子偷偷抱来谎称张嫣所生,背地里赐死那位美人,立这个抱来的孩子为太子。吕后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天丝无缝,殊不知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不愿意当面揭穿罢了,后人修史还是还原了事件的本来面目。

      不久,吕后归西,在周勃等一班大臣的筹谋画策下,吕姓之祸等到平息,汉文帝即位,封薄姬为皇太后,这样张嫣失去了皇太后之位,她也是史上第一位在世时被废黜太后之位的。公元前163年,她默默地死去,年仅三十六岁,虽然她曾经大婚,且有“子嗣”,但自始至终还是处子之身,创造了中国古代后妃的先例。死后,她没有葬礼,没有墓志碑文,连封号也没有,只是被习惯性地成为孝惠皇后,就连她的坟墓也是简陋而粗鄙的。

      处子之身的张嫣得到了后世人的极大同情与关注,魏晋时期关中人有奉祀孝惠皇后为蚕神者,也有将她奉作花神,立起庙宇。很多野史在描述张嫣的外貌时众口一词称之为“艳丽”!晋人之《孝惠皇后外传》是这样具体形容这位“容与德皆极美而幽废者”的:“皇后蛾眉凤眼,蝤领蝉鬓,两颐丰腴,耳白如面,其温淑之气溢于言表,似长公主,而面格长圆,似宣平侯,或但遥见其肩背,即已叹为绝代佳人……张皇后之美,端重者逊其淑丽,妍媚者让其庄严,明艳者无其窈窕,虽古庄姜、西子,恐仅各有其一体耳。……全体丰艳,其肌肤如凝脂,如美玉,后身不御芗泽,而满体芬馥如芝兰。”几乎将世间最美好的词汇都用在了她的身上。古时的群众灵巧地抓住了她“已婚”和“处女”的两个特点,为其出身高贵而艳羡,同时为其不幸命运而惋叹。

    轶事——中国历史第一位处女皇后

      张皇后入殓时,宫女们替她净身时惊人发现,张皇后至死竟然冰清玉洁,依然是个处女。消息不胫而走,天下的臣民无不怀念她,怜惜她。于是纷纷为她立庙,定时享祭,尊她为花神,为她立的庙便叫做花神庙

    汉孝惠张皇后外传一(并叙跋)

      曩尝读《汉书·孝惠张皇后传》,疑其叙述稍略。盖传中所记,皆吕太后事也。既又读《五行志》,其记惠帝四年织室凌室之灾,以为张后失德之徵,幽废之兆,则又病其傅会太过,若诞嫚不足信。夫宫室之灾,事所恒有,而无端归其咎於初立之张后,不已颠乎?后以童稚入宫,而又早寡,微特不与闻外事,即宫中事,亦吕太后主之。大臣以吕氏之故,迁怒张后,幽置北宫,亦既枉矣。作史者,复以其见幽,而加以失德之咎,则又枉之枉焉。予用是闵然伤之,乃潜究《史》、《汉》诸纪传,博考诸史,旁搜稗乘,兼及小说,诸所甄采,凡五十余种,为作《外传》一篇。越十年,未敢出以问世。适闻永嘉之际,盗发汉陵,有获汉高惠文景四朝禁中起居注者,流传至於江左。亟访得之,又得许负《相女经》三卷,《相汉宫后妃记》二卷,及《关中张氏世谱》,合而读之,间取以附益前传,而张后绝世之容德,与当日被诬幽废之故,始纤悉无隐情,匪敢矜考古之详,亦聊以抒伸枉表微之志云。

      汉孝惠皇后,张氏名嫣,字孟媖,小字淑君。惠帝姊,鲁元公主之长女也。初帝为亭长时,娶吕后,生一女一男。男为孝惠皇帝,女即鲁元公主。高帝二年,汉兵败於彭城,吕后为楚所虏。高帝道逢惠帝及公主,载之以行,马疲,虏在后。帝蹶两儿欲弃之,滕公常下收,载之徐行。面雍树乃驰,卒得脱於下邑之间,遂携入关。是时惠帝方六岁,公主年十二矣。六月汉都栎阳,立太子,令诸侯子为宿卫。公主性甚贤淑,高帝钟爱之。帝曰:“当为之择一佳婿。”张耳之子敖,方在汉宿卫,年十四,仪容俊雅甚都。许负相之云:当为王而侯,且生一德色兼绝之女。敖未之信。帝爱敖笃谨,乃以公主字之。五年夏四月,敖尚公主,秋七月,嗣为赵王,移家之赵,公主为王后。六年三月三日,生一女於邯郸,有五色云盖王宫,隐隐闻空中仙乐声。敖以其生而妩媚,名之曰嫣。数岁即温默贞静,未尝见齿,足不下阁。张敖尝语公主曰:“阿嫣善气迎人,举止端重。他日福未可量,但恐性过慈淑,将受人欺耳。”九年,张敖废为宣平侯,家属皆徙长安。会高帝用娄敬策,将以鲁元公主嫁匈奴。公主日夜对张敖流涕,阿嫣亦牵公主衣而泣。高帝闻而怜之,吕后复力言於上,乃止。阿嫣当五六岁时,容貌娟秀绝世。每从其母出入宫中,高帝常令戚夫人抱之,啖以果饵,谓夫人曰:“汝虽妍雅无双,然此女十年以后,迥非汝所能及也。”惠帝为太子时,娶功臣女某氏为妃。妃亦常抱阿嫣以为乐。及惠帝即位,以未除三年丧,不及立后。而妃旋薨,帝感人彘之变。专自韬晦,以酒色自娱。后宫美人甚多,又宠美僮闳孺,与同卧起。惠帝时,郎侍中皆傅脂粉,贝带鵕鸃冠,化闳孺之习也。时帝方议立后,欲访名家贵族之女容德出众者,太后常怜敖之废,欲为重亲以敖女配帝,乃谓帝曰:“阿嫣帝室之甥,王家之女,天下贵种,实无其匹,且容德超绝古今。吾选妇数年,无逾此女。”帝曰:“如乖伦序何,且彼年尚幼。”太后曰:“年幼不当渐长邪,且甥舅不在五伦之列,汝独不闻晋文公之娶文嬴乎?”帝乃从命,诏群臣议纳皇后礼。

      三年春,太后遣长乐少府及宗正为皇帝纳采,用束帛雁璧,马四匹,并求见女。傅姆八人扶女,盛服南面立。年方十岁,太后恐人议其幼也。使自称为十二岁,其问名告庙诸礼皆然。然嫣体质修嫮,亦已俨如十二三矣。望见者,皆凝睇挢舌,以为神仙中人。还奏,言宣平侯女秉姿懿粹,夙娴礼训,有母仪之德,窈窕之容,宜承天祚,奉宗庙。丞相参、太尉勃、御史大夫尧、及太卜太史等,用太牢告庙,以礼卜筮吉月日,其问名、纳吉、纳徵、请期,典礼隆备,皆太傅叔孙通所定也。聘仪用马十二匹,黄金二万斤,自古所未有也。由是汉天子立后者,必稽孝惠皇帝纳后故事云。后弟偃尚幼,见黄金累累在堂上,奔入告曰:“嫣姊,皇帝买汝去矣。”鲁元公主叱之曰:“孺子毋多言。”偃乃挽姊手曰:“姊何不出观?”嫣用好言遣之,遽遁入房,闭户不出。汉沿秦制,每纳后妃,必遣女官知相法者审视。秋八月,诏鸣(此鸟)侯许负至宣平侯第,许负者,河内老媪,以善相封侯者也。负引女嫣至密室,为之沐浴。详视嫣之面格,长而略圆,洁白无瑕,两颊丰腴,形如满月,蛾眉而凤眼,龙准而蝉鬓,耳大垂肩,其白如面。厥颡广圆,而光可鉴人,厥胸平满,厥肩圆正,厥背微厚,厥腰纤柔,肌理腻洁,肥瘠合度,不痔不疡,无黑子创陷,及口鼻腋足诸私病。许负一一书之册,催嫣拜谢皇帝万年。嫣忸怩不应,劝之数四,始徐拜,低声称皇帝万年。负以状密呈太后及惠帝。帝览而大悦,付宫史掌之。

      冬十月壬寅,诏丞相参、御史大夫尧,迎皇后宣平侯第。皇后礼服,上绀下缥,深领广袖,巩带霞帔,衣长曳地,不见其足。首戴龙凤珠冠,黄金步摇,簪珥步摇,拜辞于张氏之庙。理妆之时,循例当用假髢,傅姆以后鬒发如云,请于鲁元公主而去之。张敖抱女登车,称警跸,入未央宫前殿。天子临轩,百官陪位。皇后北面,礼官读册文毕。皇后六肃三跪三拜,女官引后至帝前谢恩。后拜伏,久无音响。女官附耳教之,后乃称“臣妾张嫣贺帝万年”。其幽韵若微风振箫,又如娇莺初啭。帝为动容,后起退立。太尉勃授玺绶,中常侍太仆跪受,转授女官。女官以带皇后,皇后拜伏,复称臣妾,谢恩讫,即位,群臣皆就位,行礼退。皇后乘软舆入中宫,群臣以帝立后,不娶于功臣之家,而自私其外甥,皆有不平之色。后至中宫,四壁皆涂以黄金,椒芬扑鼻,缀明珠以为帘,琢青玉以为几,旃檀为床,镶以珊瑚,红罗为帐,饰以翡翠,锦衾绣枕,皆有织金龙凤。其他陈设诸宝玩,五光璀璨,不可名状。帝与后行合卺礼。后从女官之教,奉觞于帝,自称女甥阿嫣贺舅皇陛下万年。帝笑曰:“汝尚仍前称耶。”亦以金樽酌后。后赧然,辞不能饮,勉尽一樽。及夕,后端坐床上。帝秉烛谛视,见后首垂双鬟,清神彩焕发,不傅脂粉,而颜色若朝霞映雪,又如梨花带雨,诸体位置,各极其妙。后羞畏俯首,两旁口辅,微晕如指痕,如浪波之沄沄。帝乃谓后曰:“吾向以汝外甥之故,恒避嫌疑,未尝迫视。不料汝怡人心目,至於此极也。”当是时,后年始十岁,虽正位中宫,而帝未尝留宿。宫中之政俾后宫美人年长者摄之。后宫见后无权,尝侵侮之,且私议曰:“张淑君虽居尊位,实一童女耳。且入宫后于吾辈,将何畏焉。”后五日一朝太后,奉案上食,鞠躬屏气,愉然肃然。帝以后东朝长乐宫,每行经街衢,数跸烦民,乃筑复道,属之长乐宫。后每将出,侍女先移辇入内室,后坐其中,施帘幔焉,乃舁以行。虽宦官宫人,或未能一见后面。后每清晨对镜理妆,有一小鸟,五彩毕具,飞集帘外啼啭,若云“淑君幽室裹去”,“淑君幽室裹去”,如是者十余年。及后徙北宫后,鸟始不复至。四年春三月,惠帝二十,后年十一,帝行冠礼,率皇后见於高庙。宫中孔雀及白鹤,见后过必舞。鲁元公主入宫视后,后送迎如家人礼,有依依恋母之意。公主指后向惠帝曰:“阿嫣颇如意否?”帝曰:“阿嫣不类大姊,而酷类宣平侯,使朕六宫粉黛,为之减色。其端静慧愿之性,则与大姊同。”时后弟张偃在侧,帝抱而弄之曰:“此儿体格颇似其姊,若为女子亦一佳人也。”帝每晨起,特至椒房,观后盥(面页)。尝语宫人曰:“皇后之色,欲与白玉盘匜争胜矣。”又曰:“皇后神态俨然一宣平侯,但形模较小耳。”因戏呼之曰“张公子”。傅姆见帝将至,必先捧金唾盂,盛紫薇露进后,以漱檀口。帝常抱后置膝上,为数皓齿,上下四十枚,又研朱以点后唇,色如丹樱,犹觉点朱之淡也。一日帝至后宫,后方卸裳服,两宫人为后洗足。帝坐面观之笑曰:“阿嫣年少而足长,几与朕足相等矣。”又谓宫人曰:“皇后胫跗圆白而娇润,汝辈谁能及焉。”

      ……

      七年春正月,惠帝猎於上苑。俾皇后及诸美人皆骑以从,装束皆如男子,其袍色或绛或黄或绿。后身御狐白裘,服色深青,裳色纯黄,外披红锦大袍,以红绡抹额,驰驱交错,花草生光,皆翩翩如二八美公子,见者不知为后妃也。而后尤惊艳独绝,旋卸装登厕,一野彘突入犯后,碎其下衣,后尻有微伤。帝方惊惋失措,后引剑刺彘杀之,诸美人皆称贺。后下衣既毁裂,仓猝露体不自觉,帝笑而指之曰:“何肥白也。”后方惊悟,羞赧无所措。急呼侍女进下衣,两颊晕赩,默然无言者半日。夏四月,皇后亲蚕,御礼服盛饰以出,乘鸾辂,驾驷马,张青羽,盖龙旗九斿。太尉妻骖乘,太仆妻御前,长安令奉引,金钲黄钺,卤簿鼓吹,虎贲羽林骑导前。皇后躬采桑於蚕宫,手三盆於茧馆,礼毕还宫。是日长安观者如堵,诸功臣家妇女皆啧啧叹羡曰:“张敖之女乃有此福,特恨未能一睹其面也。”

      初,辟阳侯审食其得幸於太后。惠帝闻之,怒辟阳侯,下之狱,将杀之,既而释之。太后惭怒,又以皇帝无子,而后宫美人多子,愈不怿,乃议尽斥诸美人,盖欲令皇后得颛房宠也。帝忧甚,无以为计,乃哀恳於皇后。俾谋寝其事,后性浑厚,不知妒忌,又素得太后驩心,为泣言诸美人无罪,妾嫣自以薄祜,不能生子也,太后乃止。五月,太后闻后宫美人有娠,复发怒将杀之。后为力请,太后忽生一计,使后佯为已有身数月者,将俟美人生男,即名为皇后所生,立为太子。后不得已从之,退语其母鲁元公主曰:“嫣於狐媚委琐之事,素所深耻。然嫣无子则太后终不乐,而诸皇子亦危。帝益将郁郁增疾矣,所以(面页)颜为此者,上以娱太后,下以保皇子,中以调和两宫,而安帝躬耳。”太后下诏,皇后孕将达月,可免朝朔望。帝亦累月不至后宫,后深居习静,不出寝闼一步。侍女有黠者,窃相语曰:“皇后将育太子,而腹不大何也?”六月美人生男,太后使取之,裹以文褓,送匿后宫而杀其母。即日,太后使宫娥教皇后佯称腹痛,顷之,则呱呱者已在抱矣。告祭宗庙,立为太子,群臣奉表称贺。越三日,皇后使赐美人以药物文绮,黄金百斤。或言太后已杀之矣,后惊怛涕泗交颐,红袖尽湿,密告惠帝曰:“妾所以隐忍为此者,欲救此人耳。今仍见杀,岂非命邪。”是时,惠帝后宫已有六子,其名为后所生者,乃其最幼者也。后抚之皆如己出,并以时调护其母。是岁,帝弟淮南王来朝,王之母,故张敖家美人也。敖献之高帝而生王,故与张氏最亲善。至是请於惠帝,愿朝皇后。帝曰:“汝嫂年未及笄,朴讷畏人,犹童女也,其可以已乎,”固请乃许之。王跪拜尽恭,后答拜於帘内,环佩声璆然,起而肃曰:“九叔无恙。”遂端坐无一言,亦未尝仰视。王退而语人曰:“吾嫂古今第一丽人,亦第一善人也。”八月帝不豫,皇后问疾。帝忽使后登床,扪其乳而叹曰:“阿嫣今已长成,令人爱不忍舍。然汝凝脂竟体,恐后日为我消瘦矣。有如此人而不能一日为夫妇之乐,亦命也夫。”戊寅,帝崩於未央宫,年二十三。后年方十四,哭踊如礼,沐浴如礼,方敛。诸侯王群臣立殿下,皇后在殿上,东向,太子西向,皆伏哭。诸妃嫔公主宗妇,皆从皇后伏哭殿上,不下百余人。鲁元公主亦与焉。群臣遥闻之,声音娇细,而哭尽哀。远望之,则年最幼,而色绝艳,盖皇后也。后两目已红肿如桃,屏去容饰,缞麻满身,转益靓丽,光彩照耀,殿之上下皆使耸动。

      太子即位,太后临朝称制,从居未央宫正殿。后称孝惠皇后,仍居中宫之椒房。每日一朝太后,太后欲乘此时尽诛功臣,后苦谏而止。其语秘,外人不知也。是时大谒者张卿用事,出入太后卧内。后每朝太后,张卿窥见,后循循如处女,不问不敢对,不命之坐不敢坐,口操赵音。卿出语人,以为图画中所未睹也,且曰:“欲识张皇后,但观后弟张偃,盖已十得五六矣。”后年十五,鲁元公主薨,太后使后归临母丧。后既幼弱嫠居,愁闷悲思,乃作歌,辞曰:“系余童稚兮入椒房,默默待年兮远先皇。命不辰兮先皇逝,抱完璞兮守空床。徂良宵兮华烛,羡飞鸿兮双翔。嗟富贵兮奚足娱,不如氓庶之糟糠。长夜漫漫兮何时旦,照弱影兮明月凉。聊支颐兮念往昔,若吾舅之在旁;飘风回而惊觉兮,意忽忽若有亡。搴罗帐兮拭泪,踪履起兮彷徨。群鸡杂唱而报曙兮,思吾舅兮裂肝肠;冀死后之同穴兮,傥觐地下之清光。”於是太后命辟阳侯以右丞相监未央宫,居宫中侍太后。宫中事无钜细皆属焉。辟阳侯追怨惠帝,於孝惠皇后服用起居饮食,裁抑过半。又以后少艾,欲蛊之以报惠帝,乃赂后侍女,问后燕私之事甚悉。一侍女尝言曰:“我事皇后最久,知之颇详。皇后立不跛倚,坐无惰容,起居有常时,行止有常处,饮食之量,亦中人以上。服玩之好,与时俗不同。咳唾在地,每生芝草,芳泽不御,若有兰香。虽盛暑无微汗,粪无微臭,寐无鼾声,待吾辈整肃而和蔼,未尝以疾声相加,然稍有戏言,则正色呵止之。

      ……

      跋曰:孝惠皇后外传,凡有两篇,此其前篇也。得诸传钞,不传作者姓氏,但知为东晋时人所撰,旁搜博采,为班史翻案,为阿嫣雪冤,洋洋千言,洵大观焉。合后篇观之,殆为一人手笔,可并读也。

    北宋孝惠皇后贺氏/孝惠皇后 编辑

      孝惠皇后(929年-958年),贺氏,开封人,宋太祖的第一位妻子。 后晋开运初年(944年),赵弘殷(宋太祖父)为太祖迎聘贺氏。后周显德三年(956年),太祖任官定国军节度使,贺氏封为会稽郡夫人。贺氏生魏国公主鲁国公主、魏王赵德昭。后周显德五年(958年),贺氏逝世,年三十。太祖登基后,在建隆三年(962年)四月,追封贺氏为皇后。乾德二年(964年)三月,上谥孝惠皇后。四月,葬安陵西北,神主享于别庙。宋神宗时,与宋太祖孝章皇后淑德皇后宋真宗章怀皇后并祔太庙。

    明孝惠皇后邵氏/孝惠皇后 编辑

      孝惠皇后,邵氏,明宪宗朱见深贵妃,明世宗朱厚熜的祖母,昌化人。父为邵林,家境贫穷,把女儿卖给杭州镇守太监,邵氏由此入宫。邵妃知书达礼,又长相美丽。成化十二年,封为宸妃,后来进封为贵妃。邵妃生兴献王朱祐杬,岐惠王朱祐棆,雍靖王朱祐枟。兴献王朱祐杬就是明世宗朱厚熜的生父,后来被追为兴献帝

      兴献王就藩的时候,邵妃不得随从,留在宫中。后来,明武宗朱厚照死后,因为既无子嗣又无亲兄弟,母亲张太后选中朱厚熜,立为皇帝。世宗当皇帝后,邵妃不但老了而且眼睛也瞎了,喜亲孙为皇帝,摸世宗身,自顶至踵。世宗尊为皇太后嘉靖元年,上尊号曰寿安太后。十一月崩,世宗本来想在明年二月迁葬茂陵,大学士杨廷和等说道:“祖陵不当数兴工作,惊动神灵。”不从,还是葬入茂陵。谥曰孝惠康肃温仁懿顺协天祐圣皇太后,别祀奉慈殿。嘉靖七年七月,改称孝惠康肃温仁懿顺协天祐圣太皇太后。嘉靖十五年迁主陵殿,称皇后,与孝肃周太后孝穆纪太后一样。

      终谥为孝惠康肃温仁懿顺协天祐圣皇后

      影视形象

      《后宫》吕一 饰 邵贤妃(邵清姿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北宋明朝皇后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3-04-06 11:59:05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