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孟烦了

    孟烦了, 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中人物,由张译扮演,在战斗中受伤,患有腿疾。在剧中是前期川军团中尉副连长,兼传令官、副官、参谋、翻译官、勤杂兵,后期川军团团长。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姓名: 孟烦了 所属作品: 《我的团长我的团》
    性别: 国籍: 中国
    职业: 军人 身高: 178cm
    真人饰演: 张译 体重: 56kg
    类型: 电视剧人物 别名: 烦啦、小太爷
    年龄: 25
    军衔: 中尉

    目录

    角色介绍/孟烦了 编辑

    人物定位

    北平人,学生从军。

    孟烦了 孟烦了

    在剧中他自称是小太爷,而大家对他的昵称是“烦啦”。他给龙文章起外号“死啦死啦”,结果凑成了一幅绝对。 上联:烦啦烦啦,下联:死啦死啦,横批:烦死啦。

    自嘲是“一个恶嘴恶舌的死瘸子”,但本质善良,内心柔软。

    人物剪影

    一个闻着连长被烤成熟肉,还在专心点他怎么也点不着的火柴的主儿,一个通达英语的高才生。面对日军坦克,用半秒钟决断,放下燃烧瓶,躺下装死,日本人的刺刀非常敷衍了事的刺入两寸,从此有了一条作为对日抗争证据的残腿,但也从此失去了魂魄。

    孟烦了作为《我的团长我的团》的叙述视角,更多的作用在于表现他者,借由他来臧否人物,形容处境,是这场战争的一场活见证。——————《我的团长我的团》新浪官方博客

    最终结局

    团长龙文章自杀后,孟烦了依然在战场上拼杀,他也成了团长。在解放战争中,孟烦了被小兵牛腾云俘虏,成为七连(钢七连)第六百个兵,但最终他选择解甲归田。六十年后,禅达成了一个欣欣向荣的城市,一个叫孟烦了的老人,六十年来从未离开过这里,他普普通通地生活着。当一百岁的虞啸卿用“我一生愧对的挚友,我必须面对的挚友”的花圈祭奠龙文章,急切的询问还有没有熟人时,他只是平静的想回家做饭。

    经典台词/孟烦了 编辑

    孟烦了 孟烦了

    1.你大爷的 。

    2.一万年不变的小日本。炮兵轰,步兵冲,步兵冲时炮兵轰。你蹿出来打,步兵退炮兵轰,你不管,炮兵轰完步兵冲

    3.hold on 爷们儿

    4.what happen?爷们儿

    6.干什么?你们在围攻一个军人,不光是一军人,还是一爱国军人;不光是一爱国军人,还是一打仗的爱国军人;不光是一打仗的爱国军人,还是一跟日本鬼子打仗的爱国军人;不光是一跟日本鬼子打仗的爱国军人,还是一跟日本鬼子打仗以致重伤的爱国军人!

    7.我们长得瘦也不能把我们当劈柴烧

    8.不用死一百,只要死了你!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你骗了我们有了不该有的希望,明知道不该有我们还在想,我们想胜利,明知道死还在胜利,明知道输我们还在想胜利,想胜利。我头眼就看出你来了,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你妄想,拖得我们也玩儿完!我管你想什么呢?可你拿我们当劈柴烧!你看我们长得像劈柴吗?我们都跟你一样两只眼睛一张嘴巴!

    9.I'll give you a nonexistent bullet with my nonexiestent finger.

    The bodies are there, don't exist.

    Living nonesxitent people are guarding your noble and for sure exist airport!

    My Exist Sir!

    10.你骗我们有了不该有的的希望,明知不该有我们还在想胜利!明知会输我们还在想胜利,明知会死我们还在想胜利!想胜利!你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你拿我们当劈柴烧,你看我们像劈柴吗?我们都跟你一样两只眼睛一张嘴巴!

    12.(对老外):你让他们叫你全民协助,他们都会把你当baby

    死啦和烦啦 死啦和烦啦

    13.(对兽医):你一个满清人来管我们民国人干嘛......

    14.狗肉叛国啦!

    15.我想离阿译远点儿,因为我忽然觉得内张小白脸儿让我觉得亲切。阿译想离我近点儿,因为他忽然觉得我这张小白脸儿让他看着也亲切。我想刚才的几个小时里,阵地上的我,去师部的阿译,都发现一件事。我们一直是一群人,从来没有试过一个人。

    16.妈了个巴子。

    17.打学生那功夫就想当兵,满脑子都是抗击日寇往前冲的景像,后来我真当了兵了,我还真就往前冲了,眼巴前是炮弹炸出来的热气,可忽然冲着冲着就觉么着说这屁股后边,它一个劲儿一个劲儿的冒凉风,我就回头一看,好,就剩我老哥儿一个了,其他人都搁战壕里闷得儿密了。(陈大员岔气)……后来,我就不冲头里了,谁冲第一个谁壮士,谁冲第二个谁烈士。所以我也不冲第二个。可是总得有人往前冲啊。说再……久了就觉得对不住。所以我就常想,说要有那么一人,能一直带着我们哥儿几个,一块儿往前冲,谁都不猜忌谁,多好啊。而如今,有这么一个人了,他甚至能把我们哥几个活着从西岸带回东岸……”

    18.我,孟烦了,二十四岁,想入非非二十年,面对现实已四年。今天的现实却是在南陲的街头,为敲破别人的脑袋狠巴巴挥舞一个板凳。命运这狗东西总跟我做鬼脸。

    孟烦了 孟烦了

    19.我,孟烦了,二十四岁,寒窗苦读。品学皆优十六年,如今却被自带的板凳开了瓢儿,由着一个兽医缝补自己的脑袋。命运好像在每一个拐口猫着,它跟我说,逗你玩儿。

    20.我,孟烦了,野心勃勃,诸战皆北,一事无成,孤星入命,孑然一身。曾于这战乱之秋誊抄了十几份遗书发给所有亲友,从此就冒充活死人。

    21.我是大名孟烦了,字颠三,号倒四,江湖上人称烦啦小太爷。一切顺序全都颠三再倒四……

    22.我的连长做了二十八小时,二等兵做了一分钟,上等兵做了二十秒钟,现在我是孟烦了上士。我怕得打寒噤,他完全不在乎衔称,心比天高,一个心比天高的指挥官眼里,我们全是长了腿的炮灰,他会让你死九十九次,还问为什么不凑够一百次。

    23.我是做大事的。你辈生于此时,立于此世。历遭此劫,也是天将之任。

    24.各位看官,五湖四海的弟兄,孟小太爷给你们演一个妙手回春,伤势痊愈——咱表演吃药,吃磺胺。

    剧情简介/孟烦了 编辑

    《团长》采用的是主人公视角的讲述方式,也就是说,剧中所有的故事,都要通过主人公孟烦了的眼睛去呈现。因此,张译在剧中的戏份相当的重,几乎每场戏都有他的影子。

    问:孟烦了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张译:其实以我的审美观看来,我特别讨厌这个人。自以为是,看不上周围的人和事,心口不一。虽然他的心是善良的,但是受国家连年战败的打击,就变得开始用伤害别人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一开始知道很难,但没想到这么难。孟烦了的戏比许三多要多得多。所以我没办法像拍《士兵突击》的时候那样,有很多时间去做功课。

    角色情感/孟烦了 编辑

    烦了和小醉

    即便后来知道陈小醉是妓女,孟烦了心沉了沉,就又回来了,因为小醉是个年轻貌美又善良、内心干净的女人。《团长》的编导特别强调女人身上的这种干净,哪怕她是个妓女,这显然也是一个象征。但永动机的损毁,在孟烦了的心灵中留下永远的创伤,越美好的东西,他越不敢去碰。小醉就是孟烦了想要而不敢要的那片美好。

    孟烦了对小醉说,他没有能力养活她。他把小醉推到情敌张立宪的怀里,因为他不能给她张立宪可以给她的手表、银元和承诺。其实小醉并不在乎物质,孟烦了偷了她的钱,下次去的时候发现她又在原处放了新的钱(小说情节)。我们也看到迷龙的选择,只要生活起来,日子总能过下去。而孟烦了究其根,就是个想得太多、行动能力太少的小知识分子。他不想承担责任,不想做一件事,总能找到说服自己的借口。孟烦了觉得不能给小醉饭吃所以不能占有她,更多是他给自己的托词,基于他一个善良却是错误的主观认识——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下意识:他觉得美好到他手里必遭毁灭,所以他宁愿把美好让给别人。这还是出于他无法克服的自卑感。

    在法场上,小醉不顾一切来看他,他终于喊出了心里话:“我是你爷们儿!我们也要弄一张迷龙家那样的大床,一个大房子……”他大约真的以为他要死了,他才能把他平时没有勇气说的话大声喊出来。在小醉的问题上,孟烦了并不是没有担当,当他的父亲说“这是我家,风月浮萍之人,不得入内”时,孟烦了一把拉回小醉说:“您得让她进来,这是您儿媳妇。”

    孟烦了对小醉说,我长这么难看,不能给你饭,我算什么男人?小醉在这个问题上非常成熟,知道怎么安慰一个受伤的男人。孟烦了对自己的感情就更无奈。心里非常想和这个女孩儿生米煮成熟饭,但觉得自己是真爱这个女孩儿,如果我和她上了,我不就变成嫖客了吗?孟烦了是内心非常干净的人,总觉得自己的同袍兄弟在看着他。”张译说。小醉能直接看透孟烦了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但孟烦了却看不透她,是因为孟烦了式的男人陶醉在极端个人主义的自我压抑和自我悲壮中,根本看不见他这样给小醉带来的委屈。小醉也很无奈,爱她的两个人都生活在乱世,且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他们似乎都很爱她,处处为她一辈子的幸福着想,却不知道她只想和自己的爱人好好地过日子。

    背水一战前,孟烦了跑去小醉那里耍活宝,逗她开心,却仍不敢给她任何承诺。张立宪也跑来小醉家门口,发出悲悲戚戚的真情表白,孟烦了冲出去把他一顿暴捶说:“我们都是要死的人,回不来了,你有什么资格骗取一个活人的眼泪?!”当听到他讲出这句的时候,就恍然理解,为什么小醉真爱的是孟烦了。她可以对张立宪呼呼喝喝,但在孟烦了面前就变成什么都怕做错的小女人。因为她看得透他,她对他说:“哪个男人都讲自己了不起,但是我晓得,他们做不来。你咽下那么多鬼气,你都不说,你顶天立地。”

    在电视剧里,负伤的张立宪在地堡自杀了也情有可原,他死于绝望,因为那天的相见,小醉仍然没给他希望。在小说里,小醉后来跟了张立宪,受到殷勤的照顾。孟烦了在解放战争的战场上再次见到她,写到“她看着我,连惊异都没有,她开始微笑”。当时小醉大着肚子,张立宪投诚做了,成为小说中最为温情的一幕。此时,孟烦了已经学会不光靠耍嘴皮子,而是踏实做事,他经历很多了,死也死过好几次了,却仍然认识不到生命的无常。

    小说节选/孟烦了 编辑

    《团长》书中的一段(“我”指的就是孟烦了):

    他画图,我看着,然后这时我听着枪声尖利的一响,往后的几枪打在水里。我们缩在石头后边冒充野草。还好这只是某个日军神经过敏的放枪,我们可以清晰地听到他上司对他的喝斥。死啦死啦决定继续画图。“我中弹了。”我说,我的整个肩膀和半拉胸膛都不象是我自己的。死啦死啦回头看了我一眼,“拿手指头堵着。”-于是我拿手指头塞进伤口里堵着。

    我躺在地上,月光皎洁-这也是死啦死啦非要再留过这个晚上的原因,他好看阵地-他的笔在唰唰地响,水在流淌,体温在慢慢的一点点地流失,我看着我自己把江水染成红色,然后红色又立刻被水冲流得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打个晃就没了,所有的没有根基的努力和从虚无中抓出的热情,归于虚无。我确定我将会死在这里,从此成为东岸弟兄们眼里永远的一道景观,我忽然觉得怨气冲天。“你们会在对面指着我说笑吗?”“不是指着你,是指着你的尸体。”死啦死啦一刻不停唰唰地画:“你的鬼魂飘在天上,在云雾里。我们要骂你,就指着云里雾里,因为你这人就是云里雾里。也不会是永远,我们很快会打过来,埋了你的臭皮囊。”“我的嘴很损吗?”“你的人比你的嘴更损。”“等我死了之后还拿我取笑,会让你们觉得快乐吗?”“你从来没给我们带来快乐。你制造的笑声还少过阿译。弟兄们不惹你是因为都知道你很阴很损,好报复,还有,他们也都受了气,他们留着你那张毒嘴帮他们出气。”死啦死啦说,他还在一秒不停唰唰地记,甚至呼叫我们阵地上的直射炮对日军来了几发,引发了又一场小规模炮战,让我的最后时光也在枪炮中渡过,这真是让我绝望-当然,他就此又找出几个漏失的火力点。

    当怨气都随着血液流失,我已经只剩下了悲伤和自怜。“帮帮我,说句好听的。我不想就这么死。”我求死啦死啦。“你造了很多孽。跟恶人比不算多,跟好人比不算少。”他说。“我求你。”“你真象你爸爸。”“我操你。”“人之将死其言也恶?”“你们都不用记得我。只要说你们原谅我。”“你最大的错事是你什么也没做过。”“我操你。”“你原谅你自己了吗?”“我操你。”“这是你的遗言吗?”“我操……”-我沉默,我最后打算在世界上留下这三个字?最后炮火渐息,一片平静,我看着死啦死啦终于画完了他的图,悲哀地向我俯下身子。“孟烦了,你就这么去了。”他说。我看见我飘离了我自己的身体。“活人在泥里,死人在天上。尘归尘土归土。好走好走。”他对着我的身体说。我张口结舌,声带已经失去作用了,但我经受着今生最大的沮丧和懊悔。“我不要,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什么都不曾做过。”我对着我的身体无声地嘶吼,然后因为我比空气更轻的质量而上升。我升过我们盯了两夜一昼的日军阵地,从打死我的日军身边飘离,当我升入山腰的高度时我的灵魂几乎被我看到的击碎-死啦死啦说他看得见死人,固执如我们活人一向当他满嘴胡柴,现在我看见,我看见我的战死在南天门之上的炮灰团兄弟仍在南天门之上,伶仃于杀死他们的活人之间,伶仃于日军阵地和杀死他们的枪炮之间,坐着,站着,走着,生平的未竟之事将永成未竟,他们悲哀而懊悔地看着我在飞升。我几乎瞪穿他们半透明的身躯,死人再无需吃喝拉撒,他们只剩下思念,思念着让我如身处活狱的人间的一切:苦难,欢乐,酸楚,沉闷,狂喜,绝望,安逸,悲伤,愤怒,这样的思念象是怒潮,我是其中一叶快要破碎的孤舟。在我人生的最后一刻感觉到的是攻城槌一样撞进脑海的恐惧,我忽然明白恐惧的并非死亡本身,而是从此我将与我一直嘲笑的希望永别,我将永远只隔着一条无法越过的冥河与希望对视-那东西只属于活人。我忽然明白死啦死啦为什么要选择一种神经病一样一刻不得安生的方式,让他人间炼狱一样的生活雪上加霜,因为他真的看得见死人。

    我飞升过南天门之上的树顶,我看见大地和江川,我的已死的弟兄和仍活着的敌人,我看见两个死人一样的活人在砾石如刀的滩涂上,一个背着另外一个,在日军如森林一样茂密的枪口下,在怒江的泥水中爬行。

    结局/孟烦了 编辑

    孟烦了与龙文章

    他就一个字,纠纠地出去。张立宪寻思半天,敬了个放在炮灰团一定要隆重得被我们笑话的礼,拖了我出去。我呆呆看着,在我被拖出门之前,我看见他在桌上放下那盒火柴。

    死啦死啦:“孟烦了。你也是个妖孽,怀疑的妖孽,又是希望的妖孽。你不报,因为你总记得希望。烦啦,别老烦,试试看。能不能让死了的人活在你的身上。”

    于是门在我的眼前关上。

    人物评价/孟烦了 编辑

    死啦死啦:“你这家伙就是那种!嘴上永远说不,心里永远说是!”

    郝兽医:“你个一肚子坏水的小娃娃。”

    死啦死啦:“得啦。知道为什么让你做我的副官?因为你觉得自个该死而不是别人。”

    不辣:“那你就真成白骨精啦。哈哈,烦啦就是鸡皮疙瘩加骨头架子。”

    死啦死啦:装了满肚子用得上的学问,还从不乱掉书袋子,还满嘴粗话。一个打了四年还没死的读书人,宝贝儿。

    小醉:“他从来不觉得他了不起,也用不着别人来说他了不起。他就是不亏不欠的,这么顶天立地。”

    演员档案/孟烦了 编辑

    人物介绍

    孟烦了扮演者:张译 孟烦了扮演者:张译

    姓名:张译 性别:男

    原名:张毅

    小名:欣欣

    身高:178cm

    体重:56kg

    祖籍:山东

    出生地:哈尔滨

    生日:1978年2月17日

    生肖:马

    星座:水瓶座

    学前代用名:张义

    血型:A

    孟烦了 孟烦了

    博客(Blog):不像演员的演员张译

    职业:话剧及影视演员∕解放军文职干部(曾经)

    单位:

    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文工团话剧团 (曾经)

    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电视艺术中心 (曾经)

    华谊兄弟时代文化经纪有限公司 (现属于)

    从艺经历

    1996年——1997年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话剧院

    1997年——2006年 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话剧团

    2008年——至 今

    影视作品

    电影

    2006年《双行线》饰演:刘建林 导演:喻维宏

    电视电影

    2006年《刑警张玉贵之二/三》饰演:周兴 导演:孙铁

    电视剧

    2003年《我们的连队》饰演:蔡新 (制片人:李心安 导演:李俊言 编剧:李心安)

    2005年《民工》饰演:郭振东 (制片人:张纪中 导演:康洪雷 编剧:陈枰)

    2006年《青春正步走》(又名《特战DR师》)饰演:刘富刚 (制片人:陈艾雨 导演:王连平 )

    2006年《乔家大院》饰演:长顺 (制片人:孟凡耀 导演:胡玫 编剧:朱秀海

    2006年《士兵突击》饰演:史今 (制片人:张谦 导演:康洪雷 编剧:兰晓龙 )合作演员:王宝强 邢佳栋 张国强

    2007年《军刀》饰演:张伟 (制片人:孙杰 导演:金琛 编剧:金琛)

    2007年《碧海深沉》(原名《神秘海平线》)饰演:林进强 (制片人:孟凡耀 导演:何燕江 编剧:何燕江)

    2008年《我的团长我的团》饰演:孟烦了 (制片人:张谦 导演:康洪雷 编剧:兰晓龙)合作演员:段奕宏 李晨 邢佳栋

    2008年《三七撞上二十一》饰演:乔锐 (制片人:马小钢 导演:马小钢 编剧:陈枰)

    2008年《生死线》饰演:何莫修 (制片人:侯鸿亮 导演:孔笙 编剧:兰晓龙)

    2012年《新上门女婿》饰演田冲(导演乔梁 )合作演员:张歆艺 潘虹

    2012年《北京爱情故事》

    2012年《温州一家人》

    客串过的电视剧:

    《中国仪仗兵》、《永存我心》、《沙场点兵》、《末路天堂》、《京都女警官》 、《全时空接触》、《给点阳光就灿烂》等等。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解读孟烦了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9 06:17:36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