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完颜赛不

    为人沉厚有大略。初补亲卫军。金章宗(1189—1208年在位)初,选充护卫。明昌元年(1190),由宿直将军为宁化州刺史,迁武卫军副都指挥使。泰和二年(1202),转胡里改路节度使。四年,升武卫军都指挥使、殴前左副都点检。六年,任右翼都统,从平章政事仆散揆攻宋。六月,与蒲鲜万奴等败宋将黄甫斌于蔡州。贞祐元年(1213),拜同签枢密院事。三年,迁知临洮府事,兼陕西路副统军,改知凤翔府事,兼本路兵马都总管,进元帅右都监。翌年,取宋木碇关;焚西夏来羌城界河桥,败西夏兵于结耶觜川、车儿堡。兴定元年(1217),转签枢密院事。奉诏攻宋,连败宋兵于信阳、陇山、七里山,渡淮,拔光山、罗山、定城等县,破光州两关。二年,破宋兵于铁山及上石店、唐县。四月,进兼西南等路招讨使、西安军节度使、陕州管内观察使。攻枣阳,大败宋兵三万。七月,迁行山东西路兵马都总管,兼武宁军节度使。三年,夺宋白石关,破宋兵于七口仓、石鹘崖。四年,出兵河北,招降晋安权府事皇甫圭、正平县令席永坚。迁枢密副使。五年,引兵援河东,复晋安、平阳。元光二年(1223),复河中。

    编辑摘要

    目录

    人物简介/完颜赛不 编辑

      完颜赛不(?—1233),金末大将。女真族。姓完颜。始祖函普弟保活里之后。

    历史资料/完颜赛不 编辑

        为人沉厚有大略。初补亲卫军金章宗(1189—1208年在位)初,选充护卫。明昌元年(1190),由宿直将军为宁化州刺史,迁武卫军副都指挥使。泰和二年(1202),转胡里改路节度使。四年,升武卫军都指挥使、殴前左副都点检。六年,任右翼都统,从平章政事仆散揆攻宋。六月,与蒲鲜万奴等败宋将黄甫斌于蔡州。贞祐元年(1213),拜同签枢密院事。三年,迁知临洮府事,兼陕西路副统军,改知凤翔府事,兼本路兵马都总管,进元帅右都监。翌年,取宋木碇关;焚西夏来羌城界河桥,败西夏兵于结耶觜川、车儿堡。兴定元年(1217),转签枢密院事。奉诏攻宋,连败宋兵于信阳、陇山、七里山,渡淮,拔光山、罗山、定城等县,破光州两关。二年,破宋兵于铁山及上石店、唐县。四月,进兼西南等路招讨使、西安军节度使、陕州管内观察使。攻枣阳,大败宋兵三万。七月,迁行山东西路兵马都总管,兼武宁军节度使。三年,夺宋白石关,破宋兵于七口仓、石鹘崖。四年,出兵河北,招降晋安权府事皇甫圭、正平县令席永坚。迁枢密副使。五年,引兵援河东,复晋安、平阳。元光二年(1223),复河中。

      正大元年(1224),拜平章政事,进尚书右丞相。五年,行尚书省于京兆。后致仕。天兴元年(1232),复为右丞相、枢密使,兼左副元帅,封寿国公。二年,行尚书省事于徐州。十月,徐州守将郭恩、郭野驴等叛降蒙古。拒降,自缢身死。

    人物性格/完颜赛不 编辑

     
      为人沉厚有大略。初补亲卫军。金章宗(1189—1208年在位)初,选充护卫。明昌元年(1190),由宿直将军为宁化州刺史,迁武卫军副都指挥使。泰和二年(1202),转胡里改路节度使。四年,升武卫军都指挥使、殴前左副都点检。六年,任右翼都统,从平章政事仆散揆攻宋。六月,与蒲鲜万奴等败宋将黄甫斌于蔡州。贞祐元年(1213),拜同签枢密院事。三年,迁知临洮府事,兼陕西路副统军,改知凤翔府事,兼本路兵马都总管,进元帅右都监。
    编辑本段

    军旅生涯/完颜赛不 编辑

      翌年,取宋木碇关;焚西夏来羌城界河桥,败西夏兵于结耶觜川、车儿堡。兴定元年(1217),转签枢密院事。奉诏攻宋,连败宋兵于信阳、陇山、七里山,渡淮,拔光山、罗山、定城等县,破光州两关。二年,破宋兵于铁山及上石店、唐县。四月,进兼西南等路招讨使、西安军节度使、陕州管内观察使。攻枣阳,大败宋兵三万。七月,迁行山东西路兵马都总管,兼武宁军节度使。三年,夺宋白石关,破宋兵于七口仓、石鹘崖。四年,出兵河北,招降晋安权府事皇甫圭、正平县令席永坚。迁枢密副使。五年,引兵援河东,复晋安、平阳。元光二年(1223),复河中。
    编辑本段

    正大元年/完颜赛不 编辑

     
      (1224),拜平章政事,进尚书右丞相。五年,行尚书省于京兆。后致仕。天兴元年(1232),复为右丞相、枢密使,兼左副元帅,封寿国公。二年,行尚书省事于徐州。十月,徐州守将郭恩、郭野驴等叛降蒙古。拒降,自缢身死。
    编辑本段

    《金史》记载/完颜赛不 编辑

     
      完颜赛不,始祖弟保活里之后也。状貌魁伟,沉厚有大略。初补亲卫军,章宗时,选充护卫。明昌元年八月,由宿直将军为宁化州刺史。未几,迁武卫军副都指挥使。泰和二年,转胡里改路节度使。四年,升武卫军都指挥使,寻为殿前左副都点检。及平章仆散揆伐宋,为右翼都统。六年六月,宋将皇甫斌遣率步骑数万由确山、褒信分路侵蔡,闻郭倬、李爽之败,阻溱水不敢进。于是,揆遣赛不及副统尚厩局使蒲鲜万奴、深州刺史完颜达吉不等以骑七千往击之。会溱水涨,宋兵扼桥以拒,赛不等谋潜师夜出,达吉不以骑涉水出其右,万奴等出其左。赛不度其军毕渡,乃率副统阿鲁带以精兵直趋桥,宋兵不能遏,比明大溃。万奴以兵断真阳路,诸军追击至陈泽,斩首二万级,获战马杂畜千余。兵还,进爵一级,赐金币甚厚。
    编辑本段

    金史贞祐初/完颜赛不 编辑

      拜同签枢密院事。三年,迁知临洮府事,兼陕西路副统军。上召见谕曰:“卿向在西京,尽心为国,及治华州,亦尝宣力,今始及三品。特升授汝此职者,以陕西安抚副使乌古论兖州不遵安抚使达吉不节制,多致败事。今已责罚兖州,命卿副之。宜益务尽心,其或不然,复当别议行之。”八月,知凤翔府事,兼本路兵马都总管,俄为元帅右都监。四年四月,调兵拔宋木陡关。五月,夏人于来羌城界河修折桥,以兵守护,赛不遣兵焚之。八月,夏人寇结耶觜川,遣兵击走之,寻又破其众于车儿堡。   金史兴定元年二月,转签枢密院事。时上以宋岁币不至,且复侵盗,诏赛不讨之。四月,与宋人战于信阳,斩首八千,生擒统制周光,获马数千、牛羊五百。又遇宋人于陇山、七里山等处,前后六战,斩获甚众。寻遣兵渡淮,略中渡店,拔光山、罗山、定城等县,破光州两关,斩首万余,获马牛及布,分给将士。诏赐玉兔鹘一、内府重币十端。   金史七月,上章言:“京都天下之根本,其城池宜极高深,今外城虽坚,然周六十余里,仓猝有警难于拒守。窃见城中有子城故基,宜于农隙筑而新之,为国家久长之利。及凡河南、陕西州府,皆乞量修。”从之。
    编辑本段

    金史二年正月攻宋/完颜赛不 编辑

      破宋人于铁山及上石店、唐县。四月,进兼西南等路招讨使、西安军节度使、陕州管内观察使。奉诏攻枣阳,宋出兵三万拒战,稍诱击之,宋兵败走城,薄诸濠,杀及溺死者三千余人,遂进兵围之。宋骑兵千、步卒万来援,逆战复大败之。七月,迁行山东西路兵马都总管,兼武宁军节度使。三年二月,夺宋白石关,杀其守者千余人,获铠仗千计。三月,破宋兵于七口仓,又夺宋小鹘仓,获粮九千石、兵仗三十余万。是月,复败宋兵三千于石鹘崖。   金史四年三月,奉诏出兵河北招降,晋安权府事皇甫珪、正平县令席永坚率五千余人来归,得粮万石。时河北所在义军官民坚守堡寨,力战破敌者众。赛不上章言:“此类忠赤可嘉,若不旌酬无以激人心。乞朝廷量加官赏,万一敌兵复来,将争先效用矣。”上览奏,召枢密官曰:“朕与卿等亦尝有此议,以不见彼中事势,故一听帅臣规画。今观此奏,甚称朕意,其令有司迁赏之。”是年四月,迁枢密副使。   金史五年五月,奉诏引兵救河东,战屡捷,复晋安、平阳二城。监察御史言其不能检束士众,纵之虏略,请正其罪。上以有功,诏勿问。元光二年五月,复河中。六月,诏谕宰臣曰:“枢密副使赛不本皇族,先世偶然脱遗。朕重其旧人,且久劳王家,已命睦亲府附于属籍矣。卿等宜知之。”正大元年五月,拜平章政事。未几,转尚书右丞相。雅与参知政事李蹊相得,及蹊以公罪出尹京洛,赛不数荐蹊,比唐魏徵,以故蹊得复相。三年,宣宗庙成,将禘祭,议配享功臣,论者纷纭。赛不为大礼使,因言:“丞相福兴死王事,七斤谨守河南以迎大驾,功宜配享。”议遂定。   金史四年,吏部郎中杨居仁上封事,言宰相宜择人,上语大臣曰:“相府非其人,御史谏官当言,彼吏曹,何与于此。”尚书左丞颜盏世鲁素嫉居仁,亦以为僭,赛不徐进曰:“天下有道,庶人犹得献言,况在郎官。陛下有宽弘之德,故不应言者犹言。使其言可用则行之,不可用不必示臣下也。”上是之。居仁字行之,大兴人。泰和三年进士。天兴末时北渡,举家投黄河死。   金史五年,行尚书省于京兆,谓都事商衡曰:“古来宰相必用文人,以其知为相之道。赛不何所知,使居此位,吾恐他日史官书之,某时以某为相而国乃亡。”即促衡草表乞致仕。平章政事侯挚朴直无蕴藉,朝廷鄙之,天兴元年兵事急,自致仕起为大司农,未几复致仕,徐州行尚书省无敢行者,复拜挚平章政事。都堂会议,挚以国势不支,因论数事,曰:“只是更无擘划。”白撒怒曰:“平章出此言,国家何望耶!”意在置之不测。赛不顾谓白撒曰:“侯相言甚当。”白撒遂含愤而罢。
    编辑本段

    金史时大元兵薄汴/完颜赛不 编辑

      白撒策后日讲和或出质,必首相当行,力请赛不领省事,拜为左丞相,寻复致仕。是年冬,哀宗迁归德,起复为右丞相,枢密使,兼左副元帅,封寿国公,扈从以行。河北兵溃,从至归德,又请致仕。二年七月,复诏行尚书省事于徐州。既至,以州乏粮,遣郎中王万庆会徐、宿、灵璧兵取源州,令元帅郭恩统之。九月,恩至源州城下,败绩而还。再命卓翼攻丰县,破之。初,郭恩以败为耻,托疾不行,乃密与河北诸叛将郭野驴辈谋归国用安,执元帅商瑀父子、元帅左都监纥石烈善住,并杀之。又逐都尉斡转留奴、泥庞古桓端、蒲察世谋、元帅右都监李居仁、员外郎常忠。自是,防城与守门者皆河北义军,出入自恣。赛不先病疽,久不视事,重为贼党所制,束手听命而已。   金史初,源、徐交攻,郭野驴者每辞疾不行,赛不遂授野驴徐州节度副使,兼防城都总领,实羁之也。野驴既见徐州空虚,乃约源州叛将麻琮内外相应。十月甲申,诘旦,袭破徐州。时蔡已被围,徐州将士以朝命阻绝,且逼大兵,议出降。赛不弗从,恐被执,至是投河求死,流三十余步不没,军士援出之。又五日,自缢于州第。麻琮乃遣人以州降大元。
    编辑本段

    人物结局/完颜赛不 编辑

      金史子按春,正大中充护卫,坐与宗室女奸,杖一百收系。居许州,大兵至许,按春开南门以降。从攻京师,曹王出质,朝臣及近卫有从出者,按春极口大骂,以至指斥。是冬,复自北中逃回,诏令押入省,问事情,按春随近侍登阶作挥涕之状。诏问丞相云:“按春自北中来,丞相好与问彼中息耗。”赛不附奏曰:“老臣不幸生此贼,事至今日,恨不手刃之,忍与对面语乎!”十二月,车驾东狩,留后二相下开封,擒捕斩之狱中。
    编辑本段

    人物评价/完颜赛不 编辑

     
      金史赞曰:赛不临阵对垒既有将略,洎秉钧衡,观其救解杨居仁、侯挚等言,殊有相度,按春之事尤有人之风焉。晚以老病,受制叛臣,致修匹夫匹妇之节,此犹大厦将倾,非一木之所能支也,悲夫!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蒙古名将金朝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3-04-14 19:4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