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百科内容规范

  1. 客观中立:客观和中立是百科编辑的基础
  2. 有据可查:内容出处可靠、参考资料完善
  3. 编辑规范:词条名称规范、内容条理清晰
  4. 知识体系:词条分类准确、知识关联性强
  5. 详情参见:互动百科词条标准>>
  6. 专业认证智愿者 科学顾问

宜春方言小解

编辑词条
点击认领
请用一段简单的话描述该词条,马上添加摘要

宜春方言小解 - 宜春方言小解

语言被哲人称为存在的故乡。一个人进入哪种语言,实际上就进入了哪种生活。对宜春人来说,都会感到自己的方言优美、典雅、朗朗上口。
 

(图)宜春方言小解宜春方言小解


 

宜春方言小解 - 消 停


 
如果你和他人坐在一起,自己想先离开,那就不好自己跟别人告别说:“慢走。”这话应该对方说。这个时候,只要说“你们消停坐,我先回去了”,就是一句很典型的宜春告别语。消停是慢的意思。坐下来就已经消停了,就已经慢了,再把它点出来,并不给人以架床叠屋、又戴斗笠又打伞的累赘之感,而是把关健词重点突出,就像在印刷的文体中,那些关键词要用黑体印出。这种加强,表达了宜春的一种集体下意识,那就是对“消停”的羡慕。
 

宜春方言小解 - 忙 杀 哩 唧


 
“消停”的反面是“忙杀哩唧”。忙能“杀”人,可见宜春人对“忙”有怎样的价值判断。忙就是“有事”,只有有事的人才会“忙杀”。怎么才会忙起来呢?就是要不停地给自己找事。找不到事那才丢人现眼呢!
前几年的春节晚会上有个小品,名字忘了,主人公是一个没找到事却要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忙不过来的人,说白了他就是社会上的一个“闲流”。他听到有人在敲他家的门,便叫妻子去开门,他自己拿起电话,连号码也没拨就冲着话筒嚷:“怎么那一车皮的领带还没到货?柬埔寨那边催的紧哩!我们要维护中国商人的形象,这个道理都不懂?……”一旁领进客人来的妻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你看你,把电话都拿倒了。”这真是个忙“杀”的好例。
 

宜春方言小解 - 打 甭


 
“打甭”在宜春话里是个地道的象声词, bé ng这个音不表示“不用”的意思。它专门指代一种状态,那就是把石头丢进水里的声音,石头越沉,   会 bé ng得越响。不过宜春话的“打甭”不是指往水里丢石头,而是表示异性之间的 “接吻”、英国话的 kiss,是异性之间用拥吻来表达内心激烈情感的举动。过去在宜春经常能听到这样的问话:“你看见一个男的箍到一个女的在那里打甭么?”问者自豪,听者向往,总之是很有市场的。
但奇怪的是,“打甭”在宜春话里快要销声匿迹了,大家改说“亲嘴”、“接吻”、“打 kiss”。这除了说明语言不是自给自足的封闭系统以外,还说明宜春话在生成的过程中更精致了。
 

宜春方言小解 - 妆 演


 
做客时,主人准备了丰盛的酒菜,斯文的人不怎么动筷子,尽管他很想吃,但就是不吃,宁愿吃亏,这在宜春话中叫“妆演”。“妆演”就是吃亏的意思。在现实生活中恐怕没有谁愿意吃亏,但有时又不得不主动去“妆演”。这或许才叫生活。
 

宜春方言小解 - 雀 剥


 
“雀剥”在宜春话里是个地地道道的贬义词,意思是心术不正,鬼点子很多。“这个人蛮雀剥,绝对不能交朋友!”在宜春生活的人,经常会得到这样的忠告。因此,面对“雀剥”人最好的办法是敬而远之。
 

宜春方言小解 - 掐


 
听宜春人交谈,常常会听到这样的话:“哎呀,别跟他那么掐(kà i),人在世上不就是几十年,掐来掐去还不是自己吃亏。”这里的掐便是指节约,同时也有小气之意。
掐(kà i),字典上的解释是:①用手指用力夹,用指甲按或截断;②量词,一只手或两只手指尖相对握着的数量:一小掐韭菜。在作量词时,宜春话又把掐读作ká,与作动词的掐有明显不同,叫人去掐(kà i)韭菜,与叫人去拿一掐(ká)韭菜的意思完全不一样。
拇指和食指的指甲去截断韭菜就叫掐(kà i),在宜春话里,读第四声的字凤毛麟角,找不出几个来。其实,宜春人用指甲去侵犯植物的事做得并不多,掐韭菜、掐葱、掐花、掐小竹笋、掐人。作为武器的指甲,其实质并不硬朗,进攻的对象也很柔弱。即便如此,宜春人在做这一动作时,也要像奥运会举重、摔跤、跆拳道、柔道等项目的某些选手那样,上场前要气吞山河地“嗨”(kà i)一声,来给自己壮胆壮威,所以掐要发第四声,宜春人的柔顺也就和韭菜、葱、花、小竹笋的柔顺差不多少。
过去宜春经济不很发达,人们的生活水平不高,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这种环境下培养出来的体格与人格都不可能强壮。表示自己强壮的举动,也就主要是“掐”了。你不能一天到晚去掐韭菜、掐花呀,有什么可以没完没了地掐呢?那就是掐自己掐别人。

宜春方言小解 - 二五八轻


 
宜春方言中有一句极富韵味的话,叫“二五八轻”,其意有三:一是指一个人没有什么能耐,但又不是很差,关键词是“平平过”;二是专指不做正事,尽做野事的人,关键词是“不正经”;三是二五即二百五,不足秤,八轻也不凑整,凑整就是十轻,意思是指一个人不够分量。关键词是“轻浮”。那“轻”是什么意思呢?宜春人的解释是中风之人颤抖之状“卿卿轻轻(宜春人读作 qiang)”“飞飞划划”;“八轻”就是“半身不遂”。生病也要凑足分量?这不能不说是宜春人指桑骂槐式的幽默。
其实,“二五”并非宜春方言独有。西安话里有“二腻八争”(做事懒洋洋),南京话里有“二五郎当”(马虎),成都话里有“二不挂五”(不正经)。还有全国通用的“二百五”(半吊子),均典出于古代生活。那时的一吊钱为一千文,半吊为五百。五百还是一个整数,因此再减半,二百五,半吊子的平方,即四分之一吊子,更零碎,更与中国人归整的心愿犯拧。看来,“二五八轻”就是人们鞋中的一粒沙子,分量很小,却硌得人不舒服,人们当然没有好脸色待它。
 

宜春方言小解 - 刊 人


 
在宜春话里,一个人受挤受压受硌受刺都说kā n,与李商隐“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最后一字的发音一模一样。可能这是中原传过来的一个文物级的发音,就像广东人说“睇”表示“看”,曾在中原很盛行,但现代中原人根本不说“睇”,并视“睇”为外来的方言。宜春人表达不适甚至是痛苦的 kā n,很可能是“刊”。因为“刊”有“刻”的意思,“刊人”就是从“刊石”、“刊木”转意而来,并非无解。想一想,比挤、压、夹、硌更为传神。
有一个宜春人在北京赶公交车。他好不容易挤上去了,但被车门夹住了臀部,急得大叫起来:“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售票员问他看到了什么,他说:“我看到了屁股。”售票员想自己的车不经过医院啊,这厮一定坐错了车,一开车门,把那个人推了下去:“要看屁股自己打的去!”北京人很难理会其中的妙处。同样宜春人在北京也很难进入北京话的语境。既然是在北京,他就得努力挤进当地语境中。用北京音来说宜春话,把“刊到了屁股”说成是“看到了屁股”,纯属一种正常的错乱。两者造成的反差让其他宜春人捧腹不止,已成了饭桌上经久不衰的经典段子(类似的还有“舞(五)碗面”),北京人是没此享受的。
 

宜春方言小解 - 好 耍


 
“好耍”是宜春普通话里上舌率最高的词之一。那件事好耍吗?那部电影好耍吗?那个地方好耍吗?那个人好耍吗?宜春人老是这样互相打探,好像“好耍”是一个很稀缺的东西:自己只可能主动去追逐它,却不可能主动制造它。这就把“好耍”与“耍”区别开来,耍是完全由自己控制的行为,而“好耍”是自己被动领受的事件。
那件事好耍吗?那个人好耍吗?那个地方好耍吗?等于在问那件事、那个人、那个地方能让我放松吗?这说明有些人总是处在一种紧张的状态中,此因渴望“好耍”。对一个不喜欢读书的孩子来说,父母常常会板起面孔:“冇得耍,要抓紧学习,耍不得,也耍不起。”孩子松弛的游戏心态就这样“水土流失”了。
好耍是紧张的解毒剂,但不是紧张的清除剂。好耍是让紧张保持在不让我们的动作僵硬变形的尺寸上。如果我们的紧张度趋于零,变得完全松懈,这样就真的“冇耍”,也耍不得。皮之不存,毛将焉覆?生活将会趋向寂灭,我们也就没有互相打探“好耍”的必要了。

(图)宜春方言小解宜春方言小解


 

宜春方言小解 - 发 性


 
“发性”有二层意思,一指发脾气,二指利索。在宜春方言里这仍然是一个十分活跃的词条,估计它永远会活跃在宜春方言里,因为它指代的那种状态会永远出现在人的情感里,出现在人的生活中。
“发性”在普通话里听起来像是“ fai xiang”,与“坏香”有点接近。由于宜春口音里无普通话的“ h”音,凡普通话里 h打头的音,一色地用 f替代,象花、话、画、坏、欢、环,都会成为宜春人通过普通话水平测试的陷阱。正因为此,宜春人并不以为“发性”一色地是“坏”的。比如,人们在警告沉溺电视中的孩子就常说:“莫动呃,蛮唧我会发性哩!”
“发性”是要被“激”(刺激)出来的,说明宜春人打心眼里是不愿意“发性”的。即不愿把自己的“本我”“真我”暴露出来。“发性”是宜春人个性的“偶尔露峥嵘”。
“发性”指向的不仅仅是人,也可以是物,是事。“你带性忽唧(一点)好不好?”“你怎么毛一点性气!”所以,“发性”不仅仅指相骂打架,也代表一种昂扬的姿态。
 

宜春方言小解 - 打 乱 哇


 
宜春人说“打乱哇”即“骗人地说”、“没根据地说”、“戏说”、“不作数地说”,总之是不足为信。“哇”便是“说”的意思。“打乱哇”与“哇正事”恰好相反。凡是喜欢“打乱哇”者是绝对不受人欢迎的。可见,宜春人对秩序的尊重,不敢以“乱”自居,不敢以“乱”自谦,不敢以“乱”自傲,不敢以“乱”自荣。这反映了宜春人中规中矩的一面。
 

宜春方言小解 - 跟 贱


 
宜春的年轻人见了面是不怎么问健康的,问也是用普通话问:你的身体还好吗?但老一班(以前作兴讲班门,也就是辈份)的宜春人问起健康是这样的:“您老人家还跟贱吗?”“还跟贱,一餐吃得两大碗饭。”仿佛他们从不知道有“健康”二字。普通话里的确没有“跟贱”二字,但似乎两者之间又有点联系:“贱”跟“健”发音不是相似么?
人老脚老,脚发软,人就不愿动,老坐着、躺着。不怎么用脚,结果是脚越发软,越不运动,越容易患病。所以无论老人还是后生,都要保护好自己的脚跟,也是人之根(把人比作植物),人靠脚去吸取生活的营养。
“跟贱”之类,与农村用猪用狗来给孩子取昵称的思维如出一辙,说把孩子看贱一点,命硬,更好活。难怪,把脚看贱一点,脚跟反而更有开拓精神,更能为主人保驾护航。正是在这样一种心理暗示下,宜春老一班人不忌说自己(脚)跟贱,而且还比赛着跟贱的级别,奖品就是自己的寿命。持愚守贱与一项如此的福分相关联,难怪大家都说“贱人命大”了。
 

宜春方言小解 - 贼 牯


 
宜春人把做贼的人叫贼牯。牯是一种“他格”,是一种“阳格”。如果做贼的是个女性,宜春方言中没有对应的“阴格”,不叫“贼婆”,还是叫“贼牯”,不像叫猪,有“猪牯”、“猪婆”之分。人一旦背上了“贼牯”的名声,那是极不幸的。
 

宜春方言小解 - 侯 人


宜春话说“羡慕”不叫“羡慕”,叫“侯人”。钱是蛮侯人的东西。漂亮的女人对单身男人来说也是蛮侯人的。还有什么是侯人的?凡欲得而暂时得不到的东西都是侯人的。在食物短缺的年代,闻到邻居家飘出来的红烧肉的香味,都会侯得人流口水。一些不懂事的孩子或心胸狭窄的大人,会故意在别人面前显摆,侯得人产生自卑的心理。侯人是一种有欠缺的生活状态。
《康熙字典》只有“候人”,没有“侯人”。候,“音后访也又向望也”。古时有候人道路迎送宾客之官,相当于今日政府接待处处长。候人就是等人。想见那个人,那人却不在,所以要等,在宜春话中的“侯人”的意思比较接近。但两个字读音不同,“侯”读第二声,“候”读第四声。这两个字在古代发音是不是一样?或者两个是“通假字”,就是“借”与“假”的关系那样。

宜春方言小解 - 方言小段

矮婆灯几——板凳
腰沙勒——天啦
挑祸———惹事生非
扁井——脖子
银——人
毛零——没用
莫里样哇噻——不要这样说
哈——吓
脏是——刚才
个么按里——这么晚了
辟到——异物堵塞了气管
恰——吃
切——去
蛮吓银——很吓人
必算啥几——不算什么
绰气——生气
蛮造孽——很可怜
黑撒非脑太——黑社会老大
册古——小偷
皮实——倒霉
草捏——可怜
摆摸——发呆

号里庄 尼差不多了  你学到了吗喝道里么

(图)宜春方言小解宜春方言小解


                          

(盲)哇沙鸡--(没)说什么
金牙切乃离?--今天去哪?
歌乃歌醒得--这谁知道
厨房——灶前 扇扇打打——欺骗
河石下里——河边 哇假四——说假话
洗浪水澡——游泳 扇银,揭银——骗人
个老子——哥哥 咋挤——干嘛
抹老子——妹妹(家庭成员以此类推)
线车——自行车 擦板——搓衣板
嘎嘎——蛋 作死车里——想死去了
今家——今天 杀辣——厉害
哇事,打讲——说话,聊天
毛——没 毛个其事——没这种事
毛得——没有 索——差、烂
啥吗——什么 儿挤——现在
撒——玩 细银挤——小孩子
哇笔定——说不定们 角得——觉得
郁四八贴,斯里八气——形容一个人长得好
遮——今天 好三下挤——小心一点
蛮跳——很拽、很嚣张 哦错——哇靠

宜春方言小解 - 点评

    这些年,我从宜春方言中检索出一些词汇,以它们为题写出了一百多条“词语解释”,编成了一本词条性质的随笔集,有21万字左右。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一个人的宜春方言》。

    这个看似矛盾的名字甚至也能写成一个词条:它很古怪,又很准确。说古怪,是因为一个地方的方言为一套群体的内在体验,它是一种多向的,多因素的交流活动。当一个人把这种交流凝固在纸上,它也就成了一个离体的、静态的、单向度的、线性的叙述。就好像一位患者向医生描述身体的不适,他往往只能说出一些生理现象,而对疾病给自己精神造成的影响却往往失语;医生也只能依患者的口述,辅以化验得出的生理指征,将患者的疾病作一个生物学式的结论,不得不丢弃疾病中所包含的心理、社会、人文这类非躯体的信息。因此,患者的病一旦被医生阐述,就变成了这位医生的“病”。同样的病,换一位医生来诊断,会得到不完全相同的解释,又成了那个医生的“病”。我在面对宜春方言时的窘况,正像医生面对患者的情况,他所得到的即是患者的病,也是自己的病。我笔下的宜春方言,既是宜春这个地域的体验共同体,也是我个人的私下体验。

    宜春方言是不可言说的。我不是在葛兰西“属下”的层面上下此结论的,尽管偏僻无闻的宜春是中国文化的“属下”,是一群被动顺从的、没有理论严格性的群体。这种群体的特征是“不能说话”,因为一旦能说话,它也就上升到一种有自主的声音和力量的社会集团,上升到有自己的任务并由此产生历史使命感且通过话语来表达自己政治觉悟的社会团体。我说“宜春方言不可言说”,是在本雅明“光晕”层面上来下此结论的。按照本雅明的解释,事物的光晕首先在于事物在特定时空中的自我存在,即,它不是人的投射、建构或复制,而是有自己的身份;当事物处于这种自我存在状态时,它也就还没有成为人的材料,还没有被人类的技术所渗透,事物向人显现的,是自己永远略带神秘色彩的外观或形象。宜春方言正是这样的事物,你一说它,它就成了制造你的材料,被你的理性、情感所浸泡,被您分类、抽象也是肢解,它也就不是那种自我存在状态下的宜春方言,即所谓“一说便俗”。这便是我那本拙作绝对不能冒名《宜春方言》的原因。

    按照本雅明的意见,我和宜春方言是一种主体间性关系,具有互相尊重的距离感;能够看到宜春方言的光晕,意味着赋予它以回眸看我的能力。因此,我那一百来篇写宜春方言的拙作,更本质的,是观察我的结果。但这本书也不能定名为《一个人》。更真实的关系是,我与宜春方言互相以对方为依赖,只能在以对方为参照、为语境、为解释的条件才能被阐发。宜春方言对我而言是离体的,但它不能撇开全部的宜春某一个人而存在:宜春方言只有在这一个宜春人与那一个宜春人的诉说中而发明其潜德,才能被人感知,尽管这种感知摆脱不了让它“成为人的材料”的可能。同样,一个人在运用宜春方言时,也摆脱不了“成为方言的材料”的可能。马拉美就曾说过,不是人在说,而是言词自身在说。词语在自主地行动,表达和说话,写作是在设定一个空间,人在这个空间中不断地消失。所以,那本拙作的名字中绝对不能不凸显“宜春方言”这一关键词。

    我和宜春方言存在着一种亲缘关系,紧紧地缠绕在一起:我们因这种缠绕各自生成了,也各自异化了。我写的那批随笔,实际上表达的就是这样一种关系。而“一个人的宜春方言”即不是我这个人的表达,也不是宜春方言的表达;同时又在表达我这个人,也在表达宜春方言。这种既缠又绕的关系用这个书名来凸显非常到位,故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书名,虽然我那本书不一定是好书。


 

宜春方言小解 - 参考资料

[1]中国宜春政府网 http://www.yichun.gov.cn/Pub/STYC/YCGK/msfq/2008-11/1162438884468.html

[2]宜春日报社 http://www.newsyc.com/xwzx/xxsq/ycwl/2008_4_28/314112.shtml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中国宜春政府网
2宜春日报社
开放分类:我来补充
宜春方言小解方言学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75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69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该词条未被认领,赶快点击认领吧!
  2. 编辑次数:3次 历史版本
  3. 参与编辑人数:1
  4. 最近更新时间:2009-05-09 19:08:39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