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百科内容规范

  1. 客观中立:客观和中立是百科编辑的基础
  2. 有据可查:内容出处可靠、参考资料完善
  3. 编辑规范:词条名称规范、内容条理清晰
  4. 知识体系:词条分类准确、知识关联性强
  5. 详情参见:互动百科词条标准>>
  6. 专业认证智愿者 科学顾问

客家话

编辑词条
点击认领

客家话,又称客话、客家语、客语等,是汉藏语系汉语族内的一种声调语言(或汉语方言),属于汉语七大方言之一。语言学者对于该将客家话归属至方言,抑或是当成一门语言仍有一定争论。客家话地区主要集中在粤东、闽西、赣南交界的赣闽粤客家地区,并被广泛使用于中国南方、台湾、马来西亚及一些华人社区(香港、澳门已经甚少人使用客家话)。此语言历史悠久,但正式被定名为客家话,是20世纪的事情。

编辑摘要
中文名: 客家话 使用地区: 中国大陆、梅州、台湾、马来西亚、印尼亚齐省、印尼苏北省、文莱及其它客家人社群
目前状况: 使用中 语族与语系: 汉藏语系 汉语族

目录

客家话 - 概述

客家话客家人
客家话客家民系的共同语言。客家方言又称客 方言,客话,客家话,属于汉语七大言之一。从分布上看,主要在福建广东江西湖南台湾,四川 等7个省,海外有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地。具体说,国内主要分布:福建——闽西地区的长汀县,连城上杭等8个县;广东梅州惠州蕉岭等16县市;江西南部宁都,瑞金,兴国等14县市。 此外,非纯客县,如福建南靖平和,诏安,龙岩;广东潮州海丰韶关东莞;江西铜鼓广昌永丰等不少县市的许多地区也讲客家话。此外,台湾海南四川湖南等不同程度地分布着客家话。依据内部的 差异,客家话大体可以分为三个类型:以长汀话为****的闽西客家话,以梅州话为****的粤东客家话,以 赣县蟠龙话为****的赣南客家话。进一步,可以分为如下八片:汀州片(又称闽客片),粤台片,粤中片, 惠州片,粤北片,宁龙片,于桂片,铜鼓片

属性和分布:客家话是汉族客家民系和99%以上畲族人的母语,分布区域非常广泛,遍及中国东南部八个省份、香港新界(北)、台湾地区和海外客家人移民地区(如毛里求斯印度等等)。因为分散,缺乏中心文化区,也没有形成流行文化,客家话在中国北方的知名程度远不如粤语、闽南语高。在某些地区,说客家话的人群众甚至没有客家认同,他们不认为自己所说的语言是客家话。

称谓:客家话分布的地区很广,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称谓,在广东的东部、北部和福建、江西被称为客话、客家话;在广东的西部和广西称之丫[ηai:]话、麻介话、新民话,湖南一些地方称客姓话,在四川被称为土广东话,台湾话则称之客话,在江西则称之为“棚民话”。

称谓称谓

客家话振成楼,位于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县的客家土楼
特殊作用:客家民系的认同标志
汉语七大方言中,客家话最独特的一点,是联结了大陆各省,乃至全球各华人地区的客家人的民系认同。客家人,无论在大陆的广东、四川,还是在台湾、马来西亚、印度,只要会说客家话,坚持客家人不忘祖宗言的特性,就会互相视为老乡、自家人。而不会说客家话,没有客家认同的人,即使有客家血统,一般也被视为客家后裔,而非客家人。

客家话的这个特点,导致在客家人占多数的地区,其它族群往往学习客家话,以争取客家人的自家人认同。在台湾、马来西亚,政治人物学习客家话以期获得客家人的支持的现象,越来越常见,这种情形在选举活动期间尤其明显。

现状:中国大陆客语现时情况不乐观。在中国大陆,由于各地区文化经济交流的增加,人们广泛使用普通话,传统客家地区也一般不使用客家语授课,年轻一代自小接受普通话教育。同时,由于电视媒体的普及,客家话又极少用于新闻传媒和大众娱乐。目前年轻一代客家人已经很少使用客家话。以口头方式流传的传统的客家童谣现时已经极少人能完整诵唱。另一方面,在珠江三角洲地区以“方言岛”形式存在的客家话同时受普通话和相对强势的粤语影响,部分客家人家庭生活用语转向普通话或粤语。 不过,现在中国大陆一些地区,开始有客家话电台,希望客家话可以变得有生命力。  

台湾而在台湾,闽南移民比例压倒多数,除国语外,闽南语成为台湾的强势语言之一。因大众传播媒体的影响,即使平常以客家话互相沟通的客家人,大多可略通闽南语。部份地区客家人集体转用闽南语,成为福佬客,而转向使用国语的客家人也不少。有资料显示,客家话被认为是地球上衰落最快的语言之一。  

  近年来,台湾居民意识到保护母语的重要性,台湾客家人也不例外,政府成立了专门的机构行政院客家委员会,订定《客家基本法》,在学校推行台湾客家语教学,同时设立了客家电视台及客家广播电台、举办客语认证,并立法规定火车、捷运等大众运输工具需提供客家话播音服务。   

其他地区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当中也有不少的客家人,除沙巴州地区,很多客家人已经不会客家语,就算还会客家语的华人,可能受到当地文化跟语言的影响,因粤语文化(特别是港剧)在马来西亚普遍流行,他们的广东话能力可能比客家话的能力还要高,情况跟在珠江三角洲的客家人相似。   

现代客家话,深圳香港地区,由于粤语的强势,使原有口音失去,变成了纯音客家话”无乡音“并且加入了许多新词汇,例如:“雪柜(冰箱)呃人(骗人)梳化(沙发)“。跟梅州地区客家话勉强可以沟通,跟惠州东莞客家话相近。深圳香港地区客家话,有许多词汇发音已改,例如:一醋(一次)毛素(没事)两边(怎么样)唔使(不用)。由于”乡音“已无,把原有客家话说得更好听,有另一番风味。
特殊作用:

客语的特殊作用,就是它是客家民系的认同标志。   

客语最独特的一点,是联结了大陆各省,乃至全球各华人地区的客家人的民系认同。客家人,无论在大陆的广东、四川,还是在台湾、马来西亚、印度,只要会说客家话,坚持客家人“不忘祖宗言”的特性,就会互相视为“老乡”、“自家人”。而不会说客语,没有客家认同的人,即使有客家血统,一般也被视为客家后裔,而非客家人。客家话的这个特点,导致在客家人占多数的地区,其它族群往往学习客语,以争取客家人的自家人认同。在台湾、马来西亚,政治人物学习客语以期获得客家人的支持的现象,越来越常见,这种情形在选举活动期间尤其明显。

客家话 - 语言历史

来源

  有人认为,客家人最早是随着历史上几次战争和时局动荡时期的移民潮,从华北迁移到华南的。他们的祖先是从现在的河南省和山西省迁移过来的,同时也带来了他们当时所在地语言的特色。(从那时开始这些地区的语言开始逐渐演变成现在的官话方言)。客家人祖辈原是中原汉族。 亦有人认为客家人起源于赣粤山区,受汉化之民族 甚至还有中国学者认为客家人非汉民 而现在客家话中仍在使用的许多古汉语语音特点,包括同样也能在其他南方方言中找到的字尾辅音[-p] [-t] [-k],却在一些北方官话中消失了。

由于客家人的迁移,客家话会受到客家先民迁移到地区的方言的影响。例如,在客家语、闽南语和粤语中能发现许多共用词汇。例如:粤语香港新界原居民的围头话之用语“掌牛”(看管牛只),与客家话之“掌牛”(zong ngiu)相同。

发展

客语在南宋时期便初步定型。其语音在继承古汉语的基础上,发生了有规律的音变。例如,中古汉语当中,“人”、“日”部的汉字声母(即日母),在今日普通话和大多数汉语方言里发为(r),客家话则为(ng),IPA[ŋ]或[ȵ];“武”的中古汉语发音是[mvu],客家话则音变为[vu]([v]在大多数汉语方言里并不作为音位存在,而这也就成为了客家话的特色)。

客家话 - 语言关系

客家话与古汉语的关系

一般认为,客家话继承了较多古汉语的特性,如完整的入声尾[-p]、[-t]、[-k]。一般认为,客家话和中古汉语(隋唐二代为准)之间的承袭关系较为明显。用客家话朗诵中古汉语的作品,如唐诗、宋词,韵律方面比官话、普通话要吻合得多。

粤语同样保留有中古汉语的入声IPA[-p]、[-t]、[-k]。但比较起来,则是客家话比粤语更趋古老、更接近中古汉语。试以声母为例,疑母IPA[ŋ-](/ng-/)字在官话完全消失,在粤语仍能保留;但客家话比粤语保留了更多的疑母字,最明显例子是“鱼”,无论普通话或粤语都丢失疑母[ŋ-]而读/yu/(IPA[jy]),但是客家话仍然读[ŋu]。又例如非母[f-]在唐末之前并未出现,即所谓“古无轻唇音”,客家话虽然略有[f-]音,但为数甚少。例如“饭”,无论粤语或普通话同读[fan],但客家话则读[pʰan],可见客家话仍然大量保留了汉语“古无轻唇音”的状态,芳母[pʰ-]仍极少分化出非母[f-]。

进一步比较——

“吠”字:客家话[pʰui],日本吴音[bai],日本汉音[hai],闽南语的汕头话[hui],闽北语的福州话[hie],吴语的温州话及上海话为[vi],粤语广州话[fai],北京话、南京话及兰州话[fei]。(高本汉B.Karlgen著,赵元任罗常培李方桂译:《中国音韵学研究》(北京:商务印书馆,1940,1994,2003),页586。)

“肥”字:客家话[pʰui],汕头话及福州话[pui],日本吴音[bi],日本汉音[hi],粤语广州话[fei],北京话、南京话及兰州话[fei]。(高本汉B.Karlgen著,赵元任、罗常培、李方桂译:《中国音韵学研究》,页565。)

客家话潮汕地区

客家话与兄弟语言的关系

由于客家话主要分布在中国南方地区,因此与兄弟语言之间有着较多的相互影响。

在音韵方面,赣语是最接近客家话的汉语方言。一般认为,在(古代)客家话的形成和发展中,客、赣两者有着发生学的关系。这就导致现代客家话和现代赣语在发音特点上有较大的接近。

在词汇方面,粤语与客家话是最为接近的。客家话跟粤语的共同基本词汇远比客赣、客闽共同基本词汇多。此外,由于客家地区与闽语区、官话区等接壤,客家话与这些方言在词汇上有不少的共通之处。

同时,客家地区在客家人到来之前往往有一定的少数民族存在,这些少数民族的语言(用词)也影响了客家话。如客家话表示“家”的“屋家”(vukka)或者(ōkao)(ōkéi),相传就是来自畲语。

客家话 - 语言分类

综述

客语由于分布区域广阔,且不少分布区是丘陵和山区,交通不便,形成多种不同的客家方言。在方言划分上,中国大陆、台湾、海外并不统一。中国大陆学界传统上将客语分为南北两大片,各含若干片,每个片下细分若干小片。台湾则根据“名从主人”的原则,将客语按行政管理机构进行划分,每个行政机构的客语采用其语言部门的权威划分方法。   

客语各方言地方特色很强,环绕梅州的有平远、大埔、蕉岭、兴宁、五华、丰顺等县,几乎每个县的客家语都有其各自特色,可以看成一种独立的方言。举例说:兴宁方言并没有以 [-m] 或 [-p] 声结尾的字,而是把它们溶入了 [-n] 及 [-t] 音里。再举例,远离梅州的香港口音,中元音[-u-]已经消失了。因此,以“光”为例,梅州读作[kuɔŋ44],香港的客家人会把它读成[kɔŋ33],与邻近的深圳的客家人的口音相近。   

在不同的客语方言里,声调也有所不同。绝大多数的客语都具有入声,共有6~7个声调。在长汀城关话里,入声消失了;东江本地话等方言则保留了早期客语去声分阴阳的声调特点,而共有七个声调。台湾的海陆客家人是从海丰与陆丰来至。海陆腔有汉语难找的后齿龈音龈音([ʃ], [ʒ], [tʃ])。而台湾的另外一种主流客语四县腔,则是来自嘉应州(今梅州市)的蕉岭、平远、兴宁和五华等地的腔口。

客家话代表音与客家方言

语言学家一般把广东梅州话作为客家话的典型代表。在台湾以四县话为典型代表,大众运输之客语广播多从之。但是并不存在一个公认的标准口音。民间对梅州话作为标准音缺乏认同,多数使用非梅州地区口音的客家人都不会说梅话,甚至川八跟说梅州话的人交流是还存在一定的沟通障碍。

客家话之间的互通性:客家方言内部有相似的一面,也有差异巨大的地方。包括梅州话、惠阳话四县话等在内的75%(以使用人口计)的客家话可以共通。这75%的客家话也称为主流客家话,包括:

赣闽粤客家地区(客家中心区)赣闽粤客家地区(客家中心区)

广东梅州各县(除大埔县南部数镇外)

广东惠州各县、河源各县(除惠城和东江沿江部分地区如龙川、东源、和平、连平等一些地区外)

粤北大部分客家地区

江西赣州南部各县(龙南等三南地区、安远、寻乌)

江西赣州中北部部分县市

福建龙岩客家地区南部各县(永定、上杭、武平,以及连城南部,长汀南部)

广东珠三角、粤西;广西;海南的大多数客家话

四川、重庆的大多数客家话

港、澳客家话

大多数台湾客家话

绝大多数东南亚客家话

客家话 - 形成

客家话梅州市区
客方言是汉民族共同语的一个分支,它以广东的梅州话为代表。梅县区,这个名字为后起,据温仲和《嘉应州志》载,梅县区在南朝齐时,开始称程乡县, 是时有南齐时人程旻【 m n】居嘉应州义化乡,后人思其德,名其乡日程乡,名其县为程乡县。到了后晋,程乡县原隶属广州义安改隶属为南汉国时,始改恭州为梅州。宋时几经改置, 至明清时又复称程乡县,隶属广东潮州府。至于称“嘉应直隶州省程乡县”之名,那是清朝雍正年间的事情,到嘉庆时,嘉应州升为府。直至民国,隶属广东省,废嘉应州改称梅州,后改为梅县区。 今梅州市含六县二区,即梅县区、兴宁县、五华县、蕉岭县、平均县大埔县丰顺县梅江区,均操纯客方言。梅州话是客家话的代表。

梅州的命名,起自民国。据《梅州市文物志》所载旧制沿革, 梅州应当包括旧称三十六堡,即今现属梅城及城郊区、长沙、水车、石坑、畲江、扶大、南口、荷泗、瑶上、大坪、石扇、西阳、白宫、丙村、雁洋、城东、松口(松东、松南)、白渡、隆文、桃尧、松源等区。 这些区与区之间的语言,其大系当然属梅州音系,可是微有差别。以梅州话为代表的客家方言究竟怎样形成的? 当代语言大师王力先生说:“‘客家’是‘客’或‘外人’的意思,因此,客家就是外来的人。”据一九一二年梅州焕文阁出版《梅州乡土历史读本》载。“客民本中原汉族,皆河南光山、固始之民。”唐末因战乱“移徙于汀 赣之间”后转到广东,到了宋末,梅州一带旧是过客族,“遭元兵屠戮殆尽”,待元乱已定,复由洒赣之间“转徙于梅”。清诗人黄遵宪《梅州诗传序》云:“此客人者,来自河、洛,由闽入粤,传世三十,历年七百,而守其 语言不少变”,“守其语言”属什么语言?清语言大师章太炎先生《客方言·序》中说:“广东称客籍者,以嘉应诸县为宗”“大氏(抵)本之河南,其声音亦与岭北相似。”林海岩《客说》“客音为先民之逸韵”可见梅州客家 为汉民,客话渊源,自然属于中原先祖口语无疑,所以客家话保存了大量上古和中古语音。黄遵宪说:“余闻之陈兰甫先生谓客人语言,证之周德清《中原音韵》无不合”(见《梅州诗传·序》)。由于社会动乱,中原汉人大批南迁,在经过长期流徙以后,这批被称为“客人”的中原汉人最后定居于梅州地区的语言慢慢对发展成为一种方言——客家话,客家话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定型下来,形成一种有别于汉民族共同语的独立的、纯洁的、 活泼的和丰富的客家方言。

从古代汉语看客家方言的形成:我们知道,语言随着社会的产生而产生,随着社会的分化而分化,随着社会的统一而统一,也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梅州客家话,是中国社会长期发展的必 然结果。客家话的客家人(客人)所操的语言。“客民本中原汉族”,既是中原汉民族,口音当然是中原音系,罗香林《客家源流考》认为“就种族遗传说,客家民系是一种经过选择淘汰而保留下来的强化血统”,这就说明了 “客人是中华民族是最有力的一派”(《梅州市梅县区乡土历史读本》)。足见客家人是中华汉族无疑,客方言不是一种独立的语言,而是汉语的一个支派。

(一)客音和古音虽不完全相同,但在客方言中保存了很多古音,从客家 话的纽韵调上可以发现古音系统的一些问题,在这里我不打算作全面的阐述,因为古音与客音的异同,古今汉语专家在专著里均有述及,我只是想从它们共同性的对应关系上谈谈纽韵情况,至于调的问题,对古汉语调类说法亦 不统一,如古有二声、三声、四声说,当今客话五华口语只有三声,无去声,梅州地区其余区县都为六声说,就难以考定“古”“客”真相。我认为客方言的纽韵与古代汉语有一定的共同点和一定的对应规律的,譬如说声母,客 方言无浊声母【dz】、【dz】 、【dz】、【v】、【η】,只有塞擦音【ts】、【 ts’ 】、和擦音【s】,在三十六字母中属精、清、心声母,无舌上音【ts】、【ts’】、【s】,因此客人说“知”为“低”(di),说,“值得”为“抵得”等等都是属 于上古语音,即清代音学大师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提到的“古无舌头舌上之分”“求之古音,则与端、透、定无异”,这话的意思是说,等韵三十六字母的舌上音“知、彻、澄”在上古音里,都是读“端、透、定”即今人发 “zh”、“ch”、“sh”的舌后音声母的字,在上古时有一部分读为舌尖母“d”或“t”的音,客方言正符合这个规律。钱氏又说“古无轻唇音”,认为凡“轻唇之音,古读皆为重唇”“凡今人所谓轻唇者,汉魏以前,皆读重唇” (见钱氏《音韵问答》)这话的意思是说,凡后代发轻唇【f(v)】声母的字,在上古音里都读为重唇音 或【p】或【m】,证之于客话,如说“飞”为“卑”,说“负”为“辈”,说“分”为“奔”,说“粪”为“笨”,说“斧” 为“补”,说“无”为“磨”等等,这就是客话中今天还保存下来的上古语音。章太炎先生在《国故论衡》中说:“古音有舌尖泥纽,其后支另,则舌上有娘纽,半舌半齿有日纽,于古皆泥纽也。”这话意思是说,今人读“r” 声母的字,证之于客话,客人说“汝(r )”为“你(n )”,读“乳(r )”为“能(n ng)”,读“挼(ru )”为“挪(nu )”等等,这些都说明客话没有“日纽”,日纽在古音系统里应属三十六字母的“泥纽”。

再说客方言的韵母的保存了一部分古代韵部, 如罗云《客方言·自序》所说“今考客音耕清韵婴声诸字,与真韵因字诸字无以别也;清韵之情、贞、成、盈、呈,与真之韵秦、真、臣、仁、陈,无以别也;青韵之轻、屏、 萍、 ,与真韵之亲音与清同;到臻韵这臻音与精同,就如顾(按:顾炎武)说非三百篇之正音,抑亦秦汉之古音矣。”这段话说明了客家话韵母系统与古韵部有不少相同相通之处,所谓“非三百篇之正音,抑亦秦汉之古音”是合乎事实的。 客方方韵母具有入声韵尾【- p 】、【 - t 】 、【 - k 】和阳声韵尾【 - m 】、【 - n】、【 -η 】特点,与《广韵》系统相符,但韵尾【-η】在【 Z 】 、【 I 】之后变为 【 -n 】、韵尾【 k 】在【 Z 】 、【 I 】 ,“痕”与“真”各别。

客家话 - 特点

客家话福建永定
[1] 语音上:多送气音,古全浊声母,不论平声仄声,大多变读为送气清音,如,“别,步,抱”多读作 【p‘】,“地,大,弟”读作【 t‘-】,“在,字,坐”读作【 ts‘-】,“旧,舅”读为【 k‘-】。古非敷 奉声母部分字今读作,而客话读重唇音,如“斧,分,放,腹”念【p-】,“孵,讣”读【p'-】,“扶,肥, 饭”也念【p'】。古晓匣母合口字,客家话中多读【f】声母或【v-】,如火,花念【f-】,“话黄换”念【v-】。古 是晓组声母(如“基,欺,希”的声母),在细音前不腭化,仍保留舌根及喉音【k k' h】的读法;大部分 地区没有撮口呼韵母,撮口呼韵母混入齐齿呼韵母;古鼻音韵尾和塞音韵尾各地不同程度地保留着;声调 上,多数地区是6个声调,少数地区有5个或7个声调。闽西长汀话,连城,清流都没有入声,剩下平声 分阴阳,去声分阴阳,上声自成调共5个调。粤东客话平声入声分阴阳,上去不分阴阳。闽西客家话的永定话上杭话保留阴入阳入两个声调。

在词汇语法方面,最明显的是保留了不少古汉语词语。如“禾(稻子),食(吃),索(绳子),面 (脸)”。还有一些具有本方言特色的词,如"目珠(眼睛)目汁(眼泪)"等。在语法上,常用一些如“老, 公,子,哩,头”等前缀、后缀;用一些特定的助词或词语(如“黎,咧”等)表示动作时态;通过变化 指示代词和声调变化区分近指和远指等等。

客家话 - 方言

客家话海丰
客家语的其他方言:由于客家语的地方特色很强,环绕梅县区的有平远、大埔、蕉岭、兴宁、五华、丰顺等县,几乎每个区县的客家语都有其各自特色,可以看成一种独立的方言。举例说:兴宁方言并没有以[-m]或[-p]声结尾的字,而是把它们溶入了[-n]及[-t]音里。再举例,远离梅州的香港口音,中元音[-u-]已经消失了。因此,以“光”为例,梅州读作[kwɔŋ44],香港的客家人会把它读成[kɔŋ33],与邻近的深圳的客家人的口音相近。

在不同的客家话方言里,声调也有所不同。大多数的客家话都具有入声,共有六个声调。而在长汀城关话等方言里,入声消失了;东江本地话等方言则保留了早期客家话的声调特点-去声分阴阳,而共有七个声调。台湾的海陆客家人是从海丰与陆丰来至。这种腔有汉语难找的后齿龈音([ʃ],[ʒ],[tʃ])。而台湾的另外一种主流客语四县腔,则是来自嘉应州(现为梅州市)的蕉岭、平远、兴宁和五华等地的腔口。

客家话的分片,大陆台湾海外并不统一。根据“名从主人”的原则,将客家话按行政管理机构进行划分,每个行政机构的客家话采用其语言部门的权威划分方法。

大陆客家话划分:大陆客家话按照中国社科院和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合编的中国语言地图集划分4。

潮汕片:丰顺,揭东,揭西等地的客家话属半山客.词汇受到潮州话的影响.保留卷舌声,却与官话的卷舌声不同.平声接近官话.以丰顺汤坑话为代表.在泰国,有不少华裔讲这种客家话.

客家话铜鼓片
铜鼓片:赣西北的铜鼓客家话已独立于其他片系生存了多年。受当地江西方言以及毗邻湘(浏阳,平江)诸县口音及措词的整合,铜鼓客家话已在一定程度上从梅州本音本语飘移。这种飘移足以造成铜鼓客家人及其他片系客家人之间口头交流一定程度的障碍。飘移的另一因素是铜鼓客家话要独立应付大量现代/新生词汇,很难创生出与其他片系一致的术语。铜鼓本地人称客家话为“怀园声”。未见有人用铜鼓客家话发表文学作品,但民间艺人用铜鼓客家话创作并演唱了大量的山歌。老艺人涂雪枚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创作并演唱的“翻身卖粮”等精品曲目曾灌制唱片公开发行。铜鼓客家话也散见于邻近的万载,宜丰,上高等地。

台湾客家话划分:依清代移民至台湾的客家人之语腔及籍贯划分。

四县腔:来自广东省嘉应州府(今梅州)的梅县区及附近的长乐县(今五华)、兴宁县、镇平县(今蕉岭)、平远县等四县的移民,是台湾客语次方言人数最众的一支,也是公众播音场合(如铁路、捷运车站)所使用之标准。其中梅州腔又与四县腔略有不同。分布地为桃园县、新竹县、苗栗县以及南部六堆(位于高雄、屏东)地区,南北腔调又略有差异。由于使用四县腔最广、最常使用的地方是在苗栗县,所以有人把这个腔调称作苗栗腔,但使用此腔调的地方不只苗栗县,所以很少使用苗栗腔这个名称。

海陆腔(新竹腔):来自广东省惠州府的海丰县、陆丰县移民,在台湾客语人口中人数第二多;四县腔与海陆腔占了台湾客语人口的绝大部分。分布地区为桃园县新屋乡、观音乡及新竹县。海陆腔各声调的调值与四县腔几乎相反,与粤语相近。

和大多数汉语族语言所不同的是,海陆腔具有齿龈后音,而齿龈后音一般而言少见于汉语的方言当中。

客家话诏安
大埔腔(东势腔):来自广东省潮州府的大埔县的移民。分布地为台中县的东势镇、石冈乡新社乡

饶平腔来自广东省潮州府的饶平县、惠来县、普宁县、揭阳县、海阳县、潮阳县的移民。分布地区主要在苗栗县卓兰镇、彰化县员林镇、永靖乡田尾乡新竹县。系统与大埔腔较接近。

诏安腔来自福建省漳州府的诏安县、南靖县、平和县、云霄县的移民。因为位于闽南地区,语言上有不少与闽南语词汇相同。分布地位于云林县仑背乡、二仑乡、西螺镇及桃园县八德市大溪镇龙潭乡一带。诏安客语在声调上的调值与漳州腔闽南语几乎相反。

港澳客家话划分:香港的新界客家话属客家话新惠片,与广东深圳、惠阳、惠东的客家话高度接近,与其它主流客家话都可以互通。约从1960年代开始,在广东的客家地区有大批人员移居香港,他们带来了广东本地的客家话。大多数移民的客家话和新界客家话可以互通。

海外客家话划分:印尼有一种叫坤甸式客家话,它跟大陆的客家话几乎不同,坤式客家话内夹杂很多印尼语和当地土话。

客家话 - 古语词

客家话尔雅
客方言是汉民族共同语的一个分支,因此客话保留了大量的古汉语词。著名音学大师章太炎先生对客家语言系统作一过番研究工作,撰述《岭外三州语》附在《新方言》后,选取了六十三条客话词语,用《说文》《尔雅》《方言》《礼记》《毛诗》《战国策》《老子》等古代典籍加以印证,说明客方言的词源与客话所本,自志汉民族一派语言,早已如此。现举几条《岭外三州语》例叙说 如次:

(1)《方言》说:“浑、 ”皆训盛,郭 曰:“们、浑、肥、满也”,《邹阳传》言“壤”子,壤即 也。故今三州谓小子曰满子。 按(笔者,下同):今客方言对最小之子(子女中最幼者)即呼“满子”,最小这女为“满女”。

(2)《夏宫》“缮人”注:“缮之言劲也,善也”。善、美同意。三州谓美曰劲,亦谓之产。〈广雅〉:“净,善也。”亦谓之产,郑公孙侨字子美,亦为产,明美、产同训矣。 按:“劲”字客话读【 k no】有美丽,漂亮之意。 ,客话读【cts Bn】,称美而白净之意。用于指物,如说“瘦肉”为“ 肉”(精肉)。

产,客话读【csan】,多指人(孩子)长得漂亮,也可指物。

(3)《说文》:“ ,白好也。”则旰切。三州谓人白好曰 。按:赞,客话读【ts‘anC】,很好的意思,对事物表示赞许,常说“异女赞”、“奇女赞”(蕉岭)。

(4)《说文》:“桄,充也”古旷切。《乐记》“号以立横,横以立武”《注》:“横,充也。谓气作充满也。”《释文》:“横,古旷切。”桄、横同字。三州谓廓大充满为桄,转入庚部。 按“桄、横同字”,但今客话音读不同;从反切来看,古音是应读“桄”为【ckuBng】,但今管话读“横”为【cvBN】,失去中古的牙音(舌根音)。今客家话说袋子里装东西装得满满的为“桄桄鼓鼓”【ckUBN ckUBN ckUckU】。

上引章氏《岭外三州语》,可以证明客话形成的历史的悠久性,自诗书始,既具先民语言,然经时代的发展和先祖居地的变迁,与当今客话不完全吻合,这很符合语言发展的演变规律,所以客话的形成应该是与中华汉民共同语言并行而不悖。

客家话粤西桂南客家话分布图
(三)客方言的音变与古音——客家人的先祖居地,纪元前三世纪,曾居山东、山西,到了秦朝(纪元前249至209)被迫迁于河南、安微(见王力《汉语音韵学》“参考资料”引)等地。从客家人的先祖居地看来,多为王几所在,中原冠冕之居,乃中华语源的正宗,客话 则为语言正宗的支派,故客方言仍保存大量古代汉语而不少变,如《诗经》第一人称“ ”字,与客话第一人称口语“崖( 涯)”的本源书面语“我(吾)”是同源字。因为客话“崖( 涯)”的读音纽韵归类属顽母【N】、 拜韵【BI】,正好与《中原 音韵》阳平声疑母【N】、来韵【BI】相吻合。但“崖”的口语为【NB】,开口呼,阳平声。“我”的客话读音属顽母【N】,在《广韵》系统里属牙音疑母【N】,韵部为上声第十二歌【o】,上古音属侯部【o】,因此,“我”的 读音为【No】,正合乎今天客话的读音。但日常口语不说【No】,而是说【NB】,作物主代词用,如说“我的书”【cNBkeC csU】这里的,上古音属鱼部,《广韵》属麻韵《中原音韵》“家、麻”合韵,汪荣宝《论歌戈虞模古读》说:“唐宋 以上,凡歌戈韵之字,皆读音,不读【o】音·魏晋以下,凡鱼虞模之字亦皆读,不读音或【 】音也”“吾”字虽然在今天客话中不能归韵,但事实上是“我”字口语的另一种书写形式,如上述“吾”上古为鱼部,实际读音为【NB】,“我” 在段氏古音十七部,“ ”在十六部,合音最近。可见,现今客家话书面语中的“我”和“吾”在上古音里均应为【NB】。所以客话“崖( 涯)”、“我”、“吾”三字是同一音义,分别为口语、书面语和物主义代词的三种不同书写 形式和读音。而客话“我(吾)【NBN】《诗·邶风》“人涉印否”发生韵尾变化的结果,即“我(吾)”(阴声)带上鼻音韵尾则为“印”(阳声),失去鼻音韵尾则为“我(吾)”,这就是客家旅顺保存下来的古音。又如“端”字,在古音系统 里属端母【t】,上古属元部【an】。客方言“端”属癫母【t】,不送气、韵部为还韵【an】,合口呼。可见“端”客音与音相一致。“端”即《诗经》中的“掇”字。《诗·周南·苤莒》:“薄言掇之:,”掇“音【tuan】,《广雅》:“掇,取也。”,“取” 统言之为“拿”,“掇”【tuat】、“端”【tuan】为“阴阳对转”,“掇”即“端”。现今梅州地区(含五县一市二区)客家话凡“拿”指用“两手捧着”义常说 “端”,如“端菜”、“端饭”、“端前来”等等,这又证明了今天客话中保存了上古的语音语义。

(四)客方言语法特点与古代汉语——这里所谈客方言语法特点,只是举隅之谈,从此透视出客话的构词特点与古汉语有相通之处,并非偶然撮合,而是继承和发展了古代汉语,借以说明客话早已形成。

(1)同义复词在古代汉语里早已出现,也不乏其例,据王念孙《读书杂志·史纪第四》 “数让”条载:“《广韵》曰:`数,让`责也,数让边文,犹诛让连文,古人自有复语耳。”所说“连文”“复语”是同义词连用,即是同义复词,古已有之。客家方言中,同义复词 的继承应用,也是比比皆是,如说“雨笃湿”(即“雨湿衣”),其实“笃” 就是“湿”,“湿”也是“笃”,这是客话中保存下为的上古语音与构词特点,因“湿”是轻唇,“笃”是重唇(见上引钱氏《音韵问答》,客话读“湿”在古音系统里则为“笃”,由此变可见古今客话演变之一斑。客话继承了古汉语同义词复全使用的规律, 今天还保存在口语里;又如客话有“行嫁”一词,事实上“行”就是“嫁”,“嫁”也是“行”,是同义复词,这在古汉语中也能得到证明。《仪礼·丧服》郑玄注:“凡女行于大夫以上曰嫁,行于士人曰适人,”《高唐赋》:“赤帝女瑶姬,未行而亡。”这此 句子中的“行”字都是“嫁”。今天客家人说嫁出之人到男家说成是“行嫁”,正是继承了古代汉语这种说法特点同义复合的构词方式。

(2)动词重叠的构词 方式,古汉语与客话无异中《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句中“行行”是动词的重迭。 表示事物的状态。客话中如说“目昌昌(客音【mau 】”,“眼瞠瞠(客音【CTAN”、“眼 (客话)【cmo】”、“头眈眈(客音【ctBm】)”等等构方词式,非常丰富。

客家话 - 书写形式

客家话声韵表
客家话过去一直都使用汉字来书写。19世纪中期,基督教教士为了方便传教,为文盲的平民创立了多种客家话的拉丁拼音字母。这些拼音字母,大都依照每个地方的乡谈来设计,所以,变成了不同地方的客家话的写法都不同。

现时,最大宗的客家话拼音文字作品,是《圣经》《新约全书及诗篇》的客语版翻译(1993年出版,共1138页)。不过,预计当《旧约全书》的翻译完成之后,会取代这本书的第一地位。这本书采用了汉罗对照,汉字版本收纳了不少客语独有的汉字。本书是基于通行于台湾的客语方言。

世界名著《小王子》亦于2000年从英文转译成客家话出版。该书是基于苗栗的方言,一种演变自四县话的方言。该书亦是双语版本,不过采用的是通用拼音。

除了以上讲述的汉字、教会罗马字及通用拼音方案以外,其他机构亦有自己的客语拼音方案,如台湾语文学会就有台湾语言音标方案:客音标方案。[2]

显示方式:分类详情 | 分类树

中国民族文化分类树

我要提建议

民族文化是各民族在其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和发展起来的具有本民族特点的文化。包括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

共有204个词条

相关文献

附图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 ^ 引用日期:2010-07-11
[2] ^ 引用日期:2010-07-11
扩展阅读:
1台湾本土语言互译及语音合成系统
2台湾客语字典
3台湾客语通用拼音方案
4.论坛(兼具中文正体版、简体版,聚集了较多客家人)客家人社区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 75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69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该词条未被认领,赶快点击认领吧!
  2. 编辑次数: 23次 历史版本
  3. 参与编辑人数: 15
  4. 最近更新时间:2014-03-26 12:3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