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尉克冰

    尉克冰,女,1978年生,河北省内丘县人,大学本科学历。现为中国散文学会、河北省散文学会、邢台市作家协会会员,被聘为《散文百家》杂志社“特约撰稿人”。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尉克冰 籍贯: 河北省内丘县
    出生地: 河北省内丘县 国籍: 中国
    职业: 文学 现为中国散文学会、河北省散文学会、邢台市作家协会会员,被聘为《散文百家》杂志社“特约撰稿人”。

    目录

    个人小传/尉克冰 编辑

    用文字抵达心灵深处
    我写散文很偶然,是一种强烈的表达欲望促使我拿起了笔,去抒写心中的幸福、苦涩和感动,也正是这种偶然性成就了我对散文的热爱。每写成一篇,无论好坏,我都像珍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珍爱它。渐渐地,我们便难以割舍,散文写作成了我安抚孤独灵魂、提升自我价值的重要途径。
    写散文两年来,有收获、喜悦,也有 迷惘困惑。常常感慨自己的阅历贫乏,缺少写作素材。后来,我渐渐懂得,目之及处,感官之及处,无不潜藏着丰厚的写作素材。同是一物,因观者不同,可能气韵生动,也可能呆板如泥,更可能一无是处。如果体察的心灵不够深,你就会无任何发现。反之,如果内心足够美,足够坚韧,足够有放任的情操,那么眼前的万事万物便会鲜活起来,那里面便能包含美丑、善恶、刚健、质朴、理性之光和感性体验。怀有一颗善感的心体察万物,一朵花、一根草、一泓清泉、一个瞬间的感动便能入文了。
    在刚开始写作的一年时间里,我的文字里散发着较浓小女人气息,表现的是一种闲适恬淡的格调,如《爱无界限》、《女人如花》、《我的大海情结》等。尽管写得较美,但我总觉得缺少什么。它们多是借景或借物抒情的小文章,表达的仅是一些小情趣、小哲理和小感想,缺乏了厚重、质地和给读者带来的长久思索和震撼。我认为,它们和文学相去甚远。真正的文学需要担当社会责任,需要直面现实、关照人生、关注社会,甚至需要反抗和批判,需要作者用自己的灵魂抵达生命深处去追寻和探索,努力地呼唤人的尊严和自由平等意识。这才是它的价值所在。从今年开始,我尝试着改变了自己的写作风格,用更多的笔墨抒写了对底层的关照、对人性的描摹和对生存痛感的思索,如《散落在雪夜的母爱》、《化不成云烟的家国往事》、《逃》等,尽管还不成熟,但这是我的转身和脱变,我会朝着这条道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力求更好。
    我始终认为,散文的生命力在于它的独特性。因为,散文创作是一种侧重于表达内心体验和抒发内心情感的文学样式。只有把个性化的鲜活生活呈现在读者面前,读者的眼睛才会发亮。这些个性化的鲜活生活是在天地和人生的大背景下的内心痛感和欢乐,是人人感觉得到,却人人忽视或是无法表达的感受。每个个体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生命所体验到的生命形态,也是最丰富最复杂的,因此把自己所体验到的独特感受记录在笔端,它就是具有无限魅力的文学景观。
    当我们把一道道独特的文学景观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时候,我们是幸福的。文学已成为照亮我生命的一盏灯,它与我跳跃着的灵魂贴得那样近,让我渐渐摆脱了麻木和庸俗,多了一份悲悯,多了一份责任。
    “忧郁的心啊,你为何不肯安息,是什么刺得你双脚流血地奔跑……你究竟期待着什么?”(尼采语),我知道,这条道路洒满了阳光,也布满了艰辛,但我会始终怀着一颗期待之心,紧握手中的笔,记录下生活的欢欣和疼痛,让每一个文字都饱蘸着生命的色彩和温度,进入读者的心坎,渴望着敲打出共鸣的回声。

    创作风格/尉克冰 编辑


    玉壶冰心 冷暖劲笔——关于尉克冰的散文
    评论人 袁学骏
    尉克冰,这个陌生的名字和她的散文一起,在冀南的沃土中萌生,近两年来更是悄悄地凸显,她文字里那种浓重的人文情怀和女性意识,在读者的心中日渐形成了一股暖流。
    尉克冰的人文情怀和女性意识,主要表现在母爱情结上。在《爱,让您隐藏起疼痛》中,她说,从记事起妈妈就“精神头儿好,干劲十足”,“我”作为她最疼爱的女儿,从来没有听她说过哪里不舒服。但有一天,她突然被病魔击倒住了院。“我”从姨妈口中才知道,母亲生我的时候就留下了头疼病根,经常失眠,颈椎腰椎都不好,而且贫血。但她对我只字未提,“永远表现得那样强健,支撑着身体,支撑着家”。母亲夏天被开水烫伤了腿,听说“我”要来,赶忙把裙子换成长裤遮掩。这是母爱的“欺骗”。于是“我渐渐学会了隐忍和坚强”,以给父母“更多的爱和温暖”。克冰也写甘南高原上老黄牛舐犊之情,记述藏家女人对儿子的呵护与爱怜,把他们母子一串串大大小小的脚印永远刻在脑海中。这种母爱,这种生命意识的启悟,使“我终于明白格桑花为什么会在风雨之后开得如此丰盈动人”。罗曼·罗兰说:母爱是一种巨大的火焰。尉克冰说,一个人做了母亲,“就向体内注射了一支叫作‘爱’的强心针,有效期是‘一生’。这针剂让母亲们变得异常坚韧、勇敢”。
    母亲的爱和善,是人间最美好的真情,它会使家庭和睦、社会和谐。当“我”刚乘上去新疆的列车时,对包厢里同路人充满着猜疑、警惕,记着家人嘱咐的“我”决不接受陌生人的食物。但天真的小女孩喊“我”和她玩儿,又让“我”吃荔枝。这举动击垮了“我”心理上的防线,手里攥着那颗荔枝舍不得吃,觉得“小小的荔枝,如同两个世界的缩影。成人的世界如荔枝皮,粉饰,坚硬,粗糙;孩子的世界如荔枝瓤,莹白,晶透,柔软”。“我”便把最好吃的东西都留给小姑娘,还给她讲故事、梳小辫,又给她拍照片,小姑娘便依恋着“我”。“我是个母亲,身上有妈妈的味道”,那天夜里她是“在我怀里睡着的”。下车分手时“我依旧紧紧抱着她,脸贴着脸”,那一刻“觉得她就是我自己的孩子”,孩子也搂着“我”“不肯松手”。当她父亲抱走她时,她哭着大喊“阿姨”,使“我”双眼潮湿。这篇《别把我当陌生人》感动了万千读者,用母性的真情实感传达了人间的温暖。在那篇新作《豁口》中,克冰沉重地向我们叙述了民办教师王一山的蹉跎人生,描写了他患肾病常年透析,耗费惊人,造成的全家苦难。“我”便主动去看望这个不幸的好人,又去城关镇中学看望他的女儿小娟,如母亲般地给她钱物和心灵上的温暖。
    描述社会底层女人的生存状态和不幸的命运,也是尉克冰作品的重要内容。那篇《散落在雪夜的母爱》带着巨大的同情和几分悲愤,记述了一个红颜薄命的疯女人在县城乞讨和翻垃圾桶几十年,最后在一场大雪中冻饿而死的故事。她本是出身书香门第的美人,嫁夫生子后生活幸福,但后来却因受刺激而精神失常,被赶出家门。她讨饭回乡又举目无亲,便沦落街头。然而她天天抱着用红兜肚捆着的干柴,那是她仍然心存母爱,所以见街上乱跑的小孩便下意识地呵护。作者通过这个老乞丐的惨剧,向我们展示如鲁迅所言的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戴着镣铐的女人》讲述的则是一个叫萍的女人,她有儿有女、有家有业。但萍的精神病反复发作,遭受丈夫打骂、婆婆嫌弃,逃回娘家父母也不相认,一双儿女更觉得这样的妈妈太丢人。稍好一点去打工却一次次被辞退。这是对当前家庭暴力的控诉,对男权社会和邪恶人性的揭示,对夫妻情义、家庭伦理、社会公正和妇女权益的呼唤。
    尉克冰行吟于现实与人性之间,走笔于爱恨的漩涡,轻灵、细腻又很大气地表现时代生活与高尚人性之美,她绵里藏针,冷峻且毫不留情地批判社会之弊和人间的丑恶,充满人道主义的悲悯情愫。她以“我”的女性视角切入生活,在常见的题材上努力选取较独特的、得心应手的横断面或情节链条,在讲究时代感和现场感的前提下追寻作品的历史厚重感和精神内涵的张力。小中见大,平中有奇,柔中带刚,温中有冷。从根本上说,是她有一颗平静而有力地跳动着的诗心,一颗对人生现世的关爱之心、探究之心。

    学术活动/尉克冰 编辑


    “倾听思想的声音——尉克冰诗文朗诵会”在京举行
    2012年12月29日,“倾听思想的声音——尉克冰诗文朗诵会”在北京举行。著名作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王宗仁,著名学者、中国鲁迅研究会副会长张梦阳,著名作曲家、《西游记》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曲作者许镜清等北京政界、文化出版界、书画艺术界人士、朗诵名家及文学爱好者、师生代表200余人参加了朗诵会。大家在尉克冰的原创文学作品及名家经典诗文朗诵中,领略了朗诵艺术的魅力,感受了文学作品给人带来的心灵感动与强大精神力量。与会嘉宾、学者对尉克冰和总策划施晗在积极寻求文学与朗诵的相互融合、文化传播,以及新思路的探索上给予了高度评价。

    佳作赏析/尉克冰 编辑

    信任


    作者:尉克冰 本文荣获第五届冰心散文奖
    尉克冰
    那年,我还在学校工作,教高中语文,并担任班主任。我清晰地记得,那是高一新学期开学的头一天,学生把要交的五百多元费用,从家里带来了。每位班主任在开学这天,都会先充当一次收费员。
    那天,我坐在教室的讲台桌前,收费。大多数学生从家里带来的都是整钱。大量的找零工作,使我很紧张也很谨慎。接过钱,点两遍,找零,再点两遍,然后在花名册上作标记。学生们一个接一个走上讲台,很有秩序。
    一会儿,桌上便出现了几摞厚厚的百元大钞。
    这时,已经没有学生主动走上来交钱了,可是从花名册上可以看出,还有一个学生没有交。
    “王晓梅”,我低着头,边看花名册,边叫着那个没交钱学生的名字。
    没有人回应。我抬起头,朝向学生看了看。
    “王晓梅,哪位同学叫王晓梅?”我很纳闷,居然有这样不懂礼貌的学生,老师叫名字,应都不应一声。
    这时,一个瘦瘦的扎马尾辫的小女生从座位上慢慢站了起来。
    “晓梅,你把钱带来了吗?如果带来了,就交上来,免得给弄丢了!”我的语气里甚至带着一丝责备。
    她慢慢地从座位上挪开,朝我走过来,显得有几分迟疑和犹豫,头一直微微低着。快走近时,我才注意到,她手里紧紧攥着一个黑色塑料袋
    她走到讲台桌前,将塑料袋轻轻放在桌子上,解开捆住袋口的密密匝匝的麻绳,一圈又一圈。随后,她缓缓从袋子里掏出打理得整整齐齐的纸币,一沓又一沓。看得出,那些纸币原本皱巴巴的,却被尽可能地抚平铺展。其中,面值最大的是十元,最小的是一角。每沓纸币上都捆着一个纸条,写有数额。她又从大塑料袋中拿出两个小塑料袋,分别装着面值五角和一元的硬币,塑料袋上贴着标签。
    望着那堆打理得整齐有序的钱,我惊呆了,这完全是我始料未及的。这时,从讲台下也传来一片唏嘘声,几十双眼睛同时朝这边看着。
    “老师,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本来,打算把这些零钱换成大票后再交给您,可是去晚了,银行关了门……您清点一下吧……”我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儿,她穿着一件很不合体的旧方格裙子,裙子很肥大,像一口布袋一样将女孩儿瘦弱的身体罩在了里面。她说话时声音很小,怯怯的,甚至有些发颤,一直低着头,垂着眼睛,手不由自主地搓着衣角。当时,她虽然背对同学,但在那一刻,她一定能感觉到,身后有几十双眼睛一起盯着她。她也一定认为,那眼神里除了不解就是嘲笑。的确,对于一些学生来说,几百元的学费,不抵他们身上穿着的一套名牌,更不抵他们腰里挂着的一部手机。
    我猛然间很懊悔,不该在课堂上让孩子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交钱。她那么迟疑,也一定是打算到办公室里单独交给我。
    我又把目光渐渐移向那堆钱,此时,在我眼中,它们已远远超出了人民币的概念。那是滴满汗水的艰辛劳作,是盛满亲情的沉甸甸的希望,是攒一分一毛就向胜利靠近一步的幸福和喜悦呀。我的眼角湿润了。
    钱,依然放在讲台桌上。我没有清点,尽可能地维护着孩子的自尊心。
    “孩子,这钱不用点,我相信你!”说着,我将桌上所有的钱收了起来。为了凑够这些学费,孩子的父母不知道攒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们在家里,一定将这些血汗钱点了一遍又一遍,数了一遭又一遭。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它们分毫不差!
    她有些诧异,抬起头来,睁大眼睛望着我。我拉住她的手,告诉她说,“孩子,记住,你拥有世界上最值得敬重的父母,他们为你交上了一份最最珍贵的学费!你一定要懂得珍惜!”
    孩子的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冲着我使劲点点头。
    事后,我了解到,晓梅的姐姐和哥哥都读大学,父母要同时供养三个孩子读书。农忙的时候种地,农闲的时候拾荒。我的眼前顿时浮现出,两位年逾五十的老人,从山区徒步走二十公里的路,来到县城,穿大街走小巷,冒严寒顶酷暑,从别人遗弃的废物里艰难“寻宝”的情形。他们用自己的艰辛劳作换回学费,实现了三个孩子的求学梦。
    当年那个怯怯的小女生如今就读于一所国家重点大学,品学兼优,还当上了班长。踏入大学校门的第一天,她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老师,是您让我意识到自己拥有最值得敬重的父母;同时也是您的爱和信任,让我抛掉自卑,鼓足了前行的勇气!
    本文刊载于《人民日报》2010.08.02 24版

    别把我当陌生人


    作者:尉克冰
    去年夏天,我去新疆开一个笔会。想要看看沿途不同区域间的风景,决定去时坐火车。三千多公里的路途,没有同伴。
    记住,路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要接受陌生人给你的一切食物和饮料!只要离开位子,回来时一定要把杯中剩下的水倒掉!
    出发前,老公反复叮嘱我。
    刚走进包厢的一瞬间,一个男人也进来了,身后有个四五岁的小姑娘,大概是他女儿,我心里稍稍平静了些。随后,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蹦蹦跶跶地过来了,她妈妈紧跟在后面。
    整体环境不错,我精神放松了很多。
    晚上10点多,该休息了。锁好门,我把手提包压在枕头下面。不知不觉,已到深夜。人们都睡熟了。突然,我在似睡非睡中听到窸窸窣窣开锁的响动,接着,哗啦一声,门被打开。我猛地打了个激灵,心跳到了嗓子眼儿。我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脑袋探了进来,身体还在外面。不好,一定是小偷!借着通道幽暗的灯光,可以看到那个男人十分高大,样子很凶悍。此时,包厢里其他人还在熟睡。我吓得浑身哆嗦,头皮发麻。他打探一番后,挤进门内。我不知从哪里来了勇气,顿时从铺上弹坐起来,大喝一声:“干什么的?”
    “我,我上车呀。”那个男人被我的喊声吓了一跳。他将行李拖了进来。
    原来真是上车的。虚惊一场!那个人在半夜上车,身子还没进来,头就伸进来打探,恐怕也担心车厢内有“恐怖分子”。
    昏昏沉沉的一夜过去了。早晨醒来,赶紧摸了摸枕头下面,包还在。天已大亮,拉开窗帘,一片片赤裸的黄土坡,被疾驰的列车抛在身后,到陕西境内了。
    随便吃了早点,又躺下看书。中间出去了几次,回来后,我严格按照老公嘱咐的去做,把杯中剩下的水倒掉。包厢里,孩子们在嬉闹,大人们都很安静。当我拿出零食吃的时候,挺想给那两个孩子。可我没有。我想,上车前,他们的父母一定无数次告诫他们,不要接受陌生人的食物。我害怕遭遇被拒绝的尴尬。
    “阿姨,你怎么躺了半天也不下来玩儿?”下铺的小姑娘仰着脸,忽闪着大眼睛笑着对我说。
    孩子把我从铺上唤下来,我就和他们几个聊了会儿。小姑娘的爸妈都在乌鲁木齐做生意,老家是河北沧州的,孩子经常跟着奶奶,这次,爸爸回来接她到新疆。中年妇女是甘肃酒泉人,丈夫在石家庄陆军学院教学,孩子在石家庄上小学。孩子刚放暑假,她带着孩子一起回酒泉探亲。半夜上车的男人,是河南的,做玉石生意。大人聊天,孩子也不闲着,小姑娘唱歌,小男孩儿讲故事,我们的小房间里显得很热闹。
    “阿姨,吃荔枝吧!”小姑娘用她胖嘟嘟的小手递给我一颗饱满的荔枝。我愣了一下,赶忙说了声谢谢,接过荔枝,手有些颤抖,还有些僵硬。突然间,觉得非常惭愧。上车快一天了,我们都是各吃各的东西,谁都没给过孩子。拿着荔枝,我不敢面对孩子天真无邪、清澈透亮的眼睛。和孩子比起来,大人的世界多么复杂,充满着猜忌。
    孩子给每个人都发了一颗荔枝,没有人拒绝她。看着大家一起分享着她的甜蜜,她笑得眼睛像弯弯的月亮湖。
    那颗荔枝,我一直攥在手里,舍不得吃。小小的荔枝,如同两个世界的缩影。成人的世界如荔枝皮,粉饰,坚硬,粗糙;孩子的世界如荔枝瓤,莹白,晶透,柔软。
    孩子善良晶莹的心,像一把钥匙,开启了大人的心门,让彼此间敞亮了。我们的小包厢渐渐成了快乐的大家庭,美食共享,格外香甜。我把最好吃的都留给了小姑娘,还让她坐在我腿上,给她讲故事,把她原来松散的头发编成漂亮的小辫,拍了很多照片。孩子对我也越来越依恋,一会儿看不见,就到处找。或许是她离开妈妈太久了,我是个母亲,身上有妈妈的味道。那天夜里,她是在我怀里睡着的。
    第三日清晨,越过上千里寸草不生的茫茫戈壁滩,终于看到了茂密的树林。“快看,天山!”人们指着远处峻拔高耸、白雪皑皑的群峰喊着。终点站快到了,可我的心里却平添了一丝怅惘。
    车停了。人们潮水般从车身里漫出来。我抱着小姑娘,她爸爸帮我提着大行李箱。孩子紧紧搂着我的脖子,趴在我肩上。出站了,外面人头攒动。小姑娘的爸爸停下来,和我一起寻找接站的人。终于看到会务组的牌子了。
    要分别了。我依旧紧紧抱着孩子,我们脸贴脸。她父亲将她抱走那一刻,她哭着大声喊“阿姨”!我心里好难受,背过身。
    手机响了,收到朋友发来的短信: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不要轻易和陌生人说话,不要接受陌生人给你的任何食物和饮品!
    我笑了笑,走进人海中……

    主要殊荣/尉克冰 编辑


    散文《时光带不走的日记》获河北省第一届散文大赛二等奖
    散文《信任》获第五届冰心散文奖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4-08 19:41:52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