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是第一座由国外私人基金在北京出资建造的大型公益性当代艺术机构。它由比利时的尤伦斯夫妇创立的尤伦斯基金会出资建造,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成立。该项目于2007年秋天落成开馆。作为北京市的重要文化设施之一,它面向社会大众,全力支持中国和国际当代艺术的创作和对话,支持相关的学术研究,并致力于当代艺术在中国本土的普及和推广工作。

    编辑摘要

    目录

    功能空间规划/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编辑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8000平米左右,分上、下两层,将历史建筑改造成现代时尚风格的建筑。

    整个空间主要由南北两个11米的高跨和低跨组成。设计从原有工厂建筑的现状出发,保留了原有结构的完整性和大工业时代的痕迹。高达50米的大烟囱成为一处壮观的室内景色,同时也成为整个798艺术区的标志性建筑物。整个建筑内部以白色为主,深灰色辅之,多处运用了铁件,不锈钢,玻璃等材料,从而凸现出一种朴素而又原始的工业美感。在整个建筑的中轴线上,从南到北依次是1、2、3三个展厅。1号展厅约为2500平米,由于面积较大,由展览主办方自由分隔空间,可以为国际巡回展,国际文化交流展,或供企业活动提供场地。2号展厅是三个展厅中规格最高的展厅,在设计时借鉴了许多国际知名博物馆的技术,内部空间保持恒温恒湿,给大师级艺术家及其重要作品提供展示舞台。3号展厅主要是为一些风格突出的具有民族性,时代性的创新作品所量身定制的展示空间,同时也是给一些青年艺术家提供试验性展览。

    在2、3展厅两侧,是两条横贯南北的通道。位于通道两侧,是一些展厅的配套设施,即接待区(售票)、艺术商店、咖啡厅,以及报告厅。这些成为展示空间的一种延伸,为参观者提供了更加广阔的遐想空间,从而形成一个主题性的艺术商业互动空间,把艺术和商业完美的连接在一起。咖啡厅的对面,是一个空间相对独立的报告厅,可同时容纳约130人,并且配备了目前国际上最好的音视频系统以及同声传译系统。为召开会议、播放影像、现场演出、学术讲座,艺术普及推广等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场所。在接待区和咖啡厅,各有一部电梯及楼梯到达二层。

    二层主要由办公区、图书档案中心,多功能厅组成。这些区域之间由一座玻璃挢相连接,是多个连续而又相对独立的空间。图书档案中心,未来将规划成全亚洲最大的光盘资料库和书库,可谓是艺术阅览的殿堂。多功能厅由VIP活动室和沙龙共同组成,在这里可以召开小型会议,也可以与报告厅系统联动,同时也有楼梯和通道与厨房以及餐厅相连,并且还有很多活动隔断可以将多功能区自由分隔。

    规划图规划图

    二层的不同空间组成了相异其趣的艺术面貌,形成了各自独特的的工作氛围,吸收并发挥了具有北京特色的四合院建筑理念,同时也形成了自由串联开放的空间形式。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独特的智能设备系统主要包括调光系统和展厅的地面出风系统等。当太阳升起,调光百叶会随着日光慢慢张开,光线被高窗吸纳进入展厅,并在整个空间中弥漫开。随着柔和的折射光线以及照明系统,同时脚下传来柔和的清风,仿佛徜徉在艺术的海洋中。整个电系统采用不间断UPS供电及双向、24小时不断电措施。为了使展品更好的保存,空调系统为温度自动感应控制,保证了艺术中心展厅内部恒温恒湿的环境。整个建筑内外都有严密的安防和保安措施,保证展品的安全。一切的一切,都为了营造一个可以完美呈献给观众的当代艺术空间。

    艺术收藏/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编辑

    尤伦斯先生的父亲是比利时的驻华外交官,他的舅舅曾担任比利时的驻华大使。自儿时起,尤伦斯先生对中国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早期,尤伦斯先生时常因商务活动往返于中国,开始了对中国的古画宋、元、明、清朝作品的收藏。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中国艺术先锋运动,则加深了他对中国艺术的兴趣。从此,他就被中国艺术家的独特创作深深吸引。

    他的收藏是世界最大的中国艺术品收藏之一,拥有中国历代不同领域的艺术作品2,000多件,包括雕塑,绘画,装置和影像。

    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最多的人

    又一位外国人亮相中国当代艺术的前台。近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在北京开幕。创办人尤伦斯被称为是世界上拥有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最多的收藏家之一。他把自己的艺术王国从瑞士正式搬到了中国,不满足于仅做一个在中国当代艺术大好形势中投资并获利的世界级收藏家。尤伦斯告诉《外滩画报》:“我梦想着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在中国当代艺术中扮演真正的中心角色。”

    与即将到来的严冬相比,位于北京东北部大山子798艺术区的气氛明显地“热”了很多。11月5日,在这里,作为中国第一座独立而非以营利为目标的综合艺术机构,由比利时尤伦斯男爵夫妇投资创办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正式登上热闹的中国当代艺术舞台。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大门开启,记者看到了张晓刚早期颇有几分类似达利风格的4幅油画《无题》(1987);转过一面墙,王广义的布面油画《凝固的北方极地之一》(1985)映入记者眼帘。墙上播放着中国当代艺术中第一部录像作品、张培力的《30×30》(1988),整整180分钟里,一块玻璃在镜头前反复被摔碎、黏合,再摔碎。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这些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收藏者都是一个人,比利时尤伦斯男爵。尤伦斯可以说是世界上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最多的人之一,他收藏了中国历代不同领域的艺术作品达两千余件,其中当代艺术占到了80%。

    尤伦斯夫妇创办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把他的艺术王国搬到了北京。

    父亲带给他中国印象

    尤伦斯的父亲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壕中死里逃生,修完一个速成的高等教育课程,于1921年来到北京成为一名负责铁路工程的外交官。正值乱世,大批艺术品充斥市面,其中不乏珍稀之宝。他开始收藏,积少成多。“我父亲在中国呆了5年,几乎去过中国的所有城市。”尤伦斯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回忆。当父亲在中国任职的时候,尤伦斯尚未出生。父亲回到比利时后成家立业,幼小的尤伦斯常听父亲讲述中国,并从父亲的宝贝中得到了几件礼物,这是他一生收藏的开始。

    尤伦斯的母亲是一位考古学家。1950年代,她曾经数十次前往伊朗考古,回家后便把觅得的宝物向爱子展示。成长中的尤伦斯耳濡目染考古学,并经常得以见到宝贵的器物。

    在美国读完大学后,尤伦斯开始打理起家族生意。他常常往来于香港、新加坡与欧洲、美国之间,利用周末在香港的摩罗街和荷里活道流连,与古董商人打交道,开始正式收购艺术作品。

    1987年之后,他越来越专注于中国绘画,古典和当代并重。同年他首次前往北京,遇到的第一位中国画家是如今的北京画院国家一级画师、油画创作系主任艾轩。那时艾轩屈居在斗室之内,与他人合用走廊尽头的公共洗手间,在只有25瓦特的灯泡下作画。

    耶鲁大学华人学者吴尔鹿在尤伦斯早期收购中国艺术作品的过程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吴尔鹿被公认为使中国当代油画在国际市场价格上涨1000到4000倍甚至更多的幕后推手。正是吴尔鹿说服佳士得总部于1991年在香港开拍首个中国油画市场。

    吴尔鹿把尤伦斯带入到中国古代艺术的迷人境界中。在他的指点下,尤伦斯对中国古典书法、绘画和艺术史的认识有了足够的长进。同时,吴尔鹿开始把尤伦斯介绍给中国当代艺术家,尤伦斯第一批买入的是艾轩与如今炙手可热的王广义的作品。

    1991年,尤伦斯在香港遇上另外两位对中国当代艺术走向国际市场起到重要作用的艺术商人邓永锵与张颂仁。艺术史圈内里有一则张颂仁的轶事:1980年代与1990年代之交,张颂仁拜访了几乎所有重要的中国艺术家,收购了他们的一大批作品。当双方就价格达成一致后,艺术家们没想到张颂仁从口袋里掏出的是美元,而不是人民币。

    在张颂仁和邓永锵那里,尤伦斯得到了更为专业的购藏建议,于是买了刘炜与方力钧的几幅作品。自此之后,他便一发不可收,不停购藏中国前卫艺术作品,同时亦购藏西方艺术家的作品。这次创办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主要资金,即来源于尤伦斯夫妇今年7月在苏富比拍卖会上出售的英国画家、印象主义画派先驱特纳的14张水彩画作品。这组水彩画被称为是一个世纪以来世界艺术市场上出现的规模最大的、质量最好的特纳作品群。尤伦斯夫妇把拍得的数千万美元,尽数用在了UCCA的创建上。

    “有义务让别人接触和发现重要作品”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里,工作人员、保安、清洁工、西方摄影师、自世界各地飞来的嘉宾四处走动。在王广义作品《凝固的北方极地之一》前,尤伦斯与他来自瑞士的银行家拥抱亲吻。“我怕他。”他笑着与记者开玩笑。

    当摄影师请尤伦斯在谷文达作品前的一个大集装箱旁边摆拍时,72岁的老人配合地摆出各种pose,但是拒绝了摄影师让他坐到集装箱上的请求。“我受过伤。”他一边摆拍一边说。原来尤伦斯曾狂热地爱好运动,参加过比利时众多自行车大赛。在某次比赛中不幸受伤,全身上下多处骨折。他亦拒绝坐在沙发上拍照,理由是“沙发太矮”。采访结束时,他来到UCCA附属的商店里,让摄影师拍下他与一只粉红色恐龙的合影。这只恐龙是他夫人设计的。

    尤伦斯告诉记者,建立一个当代艺术中这个理念在他脑中从形成开始直到建成,共花了两年时间。他曾在上海和北京等地看过众多场地,有的场地过大,有的租金太贵。直到遇到大山子这所废弃的旧电子工厂,他拍板决定:就是这里了。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堪称整个798的核心建筑。在计划经济时代,这里是专门生产军用电子设备工厂的大窑炉。厂房于1950年代建成,由原东德设计师设计,属于典型的包豪斯设计风格。1990年代后,这座军工厂逐渐废弃。对于建筑的使用权,尤伦斯一签8年。

    尤伦斯请来法国当代顶尖设计师之一Jean-MichelWilmotte和世界级中国建筑师马清运,重新设计了这座原电子工厂。改建保持了原建筑的简约风格。一座高达50米的巨大砖砌烟囱穿过屋顶,自然光线从屋顶进入展厅,自动照明系统配备了用于追踪太阳位置的GPS系统,既确保室内的自然光达到最大限度,又避免了人照光直接照射到作品上而造成损坏。建筑总面积达8000平方米,地面到天花板的高度达到9.60米,可以陈列纪念碑式的大幅作品。

    “改建工作花了8个月时间。”尤伦斯告诉记者,在建设过程中,他和夫人一起或轮流前来打理。在后期,尤伦斯夫人承担了更多的工作,包括图书馆、办公室、咖啡厅、商店的设计与建筑。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堪称这对比利时富商夫妇的另一个创业故事。事实上,打理了一辈子的家族生意糖、食品加工等工业后,尤伦斯在2000年把生意交给了接班人,进入退而不休的状态。2003年,他和夫人在瑞士注册了尤伦斯基金会,办公室设在艺术之都巴黎。著名华裔策展人和艺术评论家费大为担任基金会主席,负责挑选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品。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正是尤伦斯基金会出资建造,费大为担任艺术馆长,决定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将收购哪些中国当代艺术作品。

    费大为在回忆和尤伦斯开始合作时说:“2002年之前,尤伦斯夫妇基本上处于匿名的状态。2000年,尤伦斯先生退休了,觉得应该把自己的收藏拿出来展示一下给社会和大众看。”尤伦斯夫妇意识到,仅仅把这些作品秘藏在瑞士自由港日内瓦地下防核仓库里是无意义的。

    “前几年,我并没有与我的藏品一起生活,我没有充分的展藏空间。这是疯狂收藏家的悲剧,我既不能利用这些艺术品装饰自己的家居,又不能展览它们。我拥有大型绘画作品,有些是7米×5米的规格,移动与悬挂它们都十分困难。我的绘画藏品唯有存在仓库里。我亦有一些作品放在家里,但相比起整个收藏来说根本是微不足道。建立一个当代艺术中心的理由就在于此。而且,当你拥有一些重要作品时,你会有义务让他人有机会接触和发现它们。这种责任心在推动我。我的收藏包括了一些重要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身为某些“国宝”的主人,展出这些作品是责无旁贷的。”尤伦斯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

    在费大为眼中,尤伦斯是个很热情的人,愿意帮助中国当代艺术家。从2002年开始,尤伦斯在费大为的打理下开始赞助中国艺术家在海外的展览。费大为认为:“关于赞助中国艺术家,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做到可以和我们比。”基金会成立之初,尤伦斯基金会赞助了广东美术馆和里昂美术馆合作举办的“里里外外”艺术展。2004年,尤伦斯基金会在比利时安特卫普当代美术馆和古代美术馆同时举办了名为“天下”的中国当代艺术展。他们还赞助了2003年威尼斯双年展中侯瀚如的“紧急地带”主题展,以及2005年威尼斯双年展中的中国馆。

    “我这么做不是为了钱”

    一个非营利的艺术机构,如何在中国复杂的现实环境里保持独立运行?对中国现实了解得并不多的尤伦斯夫妇、离开中国已经十多年的费大为和核心团队其他成员,将把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带入怎样的将来?

    众所周知,当下中国当代艺术品在世界市场上热得烫手。今年6月,纽约苏富比的中国当代艺术品拍卖会上成交额为1300万英镑,几乎两倍于去年同期水平。事实上,从2004年开始,苏富比和佳士得的中国当代艺术品成交额从每年1000万英镑上升到每年一亿英镑。在此大好市场下,中国不少当红艺术家雇佣生产流水线作业,以满足市场对他们作品的需要,已成为公开的秘密。美国艺术评论家芭芭拉?科波拉在今年的一次演讲中指出:“大量涌入市场的资金完全是投机交易。中国差不多有200家拍卖行,其中一些出售中国当代艺术品,但完全不按国际规范操作。艺术家和商人联手,鼓励他们的朋友故意抬高价格。另一个问题是,很少有独立的艺术批评,几乎没有独立的艺术印刷。无高质量可言、最差的艺术家正在制造出最多的钱。”

    费大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中国当代艺术目前形势一片大好,然而“中国疲劳”已引起更多人的警惕。尤伦斯夫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UCCA将给予艺术馆长和核心策展人极大的权力。他们将根据自己的眼光与判断,推出值得重视的新锐艺术家,组织高质量的展览。

    2008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重头展览将包括美国观念艺术大师劳伦斯?韦纳的现场合作项目“以邀光”、“占卜者之屋:黄永艺术回顾展”以及德国最重要的先锋艺术家蕾贝卡?霍恩的“日月之间,雷之轰鸣”展览。2008年奥运会期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将推出“尤伦斯基金会收藏精品展”,集中展出尤伦斯夫妇收藏的中国当代艺术精品。

    “问题的关键是保持高质量的艺术。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将保持财务的独立,永远不会做出为了钱而让展览质量下降的事情。”费大为表示,有的美术馆可能会向艺术家收费,如此难以保证展览的质量。作为非营利的公益艺术机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将坚决避免这样的事情,坚持把艺术质量放在首位。今年较早时候接受《纽约时报》电话专访时,尤伦斯也数次强调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非营利功能。在那次采访中,尤伦斯略带苦涩地说:“没有人相信,我这么做不是为了钱。”

    尤伦斯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的一句话也许可以概括这位老人的野心:“我梦想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在中国当代艺术中扮演一个真正的中心角色。”

    相关内容/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编辑

    Miss Dior迪奥小姐经典淡香水诞生于1947年,是Christian Dior迪奥先生缔造的首款香氛。它承载着Dior迪奥专属的象征意义与传奇色彩,并首次成为一场盛大展览的主角,尽情演绎着Dior迪奥时尚王国建成伊始的那一抹原初芬芳。

    为探索这一绝世香氛的谜样魅力,Dior迪奥邀请了十七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女性艺术家恣情创作,以期从这些完美诠释“Miss Dior迪奥小姐”的年轻女性身上汲取更多的艺术灵感。

    此次展览中,Dior迪奥以“Miss Dior迪奥小姐”为自由题材,给予艺术家充分的创作空间,让Miss Dior迪奥小姐香水的传奇得以恒久延续。

    Dior迪奥先生是一位禀赋异人的创意天才。1947年,他凭借其首场时装秀颠复了传统“优雅”的定义,以独到的前沿视野将香氛与时装完美融合。Dior迪奥先生独一无二的艺术作品,蕴含着对女性美的称颂和源自艺术的设计灵感,令世人不断深入探索和诠释。

    此次Miss Dior迪奥小姐艺术展延续Dior迪奥先生的创作理念,并将Miss Dior迪奥小姐经典淡香水推向极致摩登。

    17位女性艺术家受邀参加此次展览,她们用自己的当代艺术创作,尽情诠释“Miss Dior迪奥小姐”的灵感主题。

    每一件当代艺术作品,都与其灵感来源——某个“Miss Dior迪奥小姐”元素并列展示。“Miss Dior迪奥小姐”著名的蝴蝶结装饰,玫瑰花元素,千鸟格纹,及其今天的形象代言人——完美诠释Miss Dior迪奥小姐香水精神的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都为艺术家们提供了无穷的符号灵感,任其自由挥洒创作。同时,Dior迪奥的一系列传奇裙装将在本次展览中一一再现,其中包括烈艳火红的“协奏曲(Concerto)”裙装(1957)以及永恒经典的束腰礼服(Bar Suit)(1947);Dior迪奥创意总监拉夫·西蒙(Raf Simons)演绎的当代设计作品也一同展出,他为“Miss Dior 迪奥小姐”裙装增添了一抹摩登气息,并以其斑斓用色,颂扬着Dior迪奥高级时装的恒久优雅。

    Christian Dior迪奥先生的生活和艺术

    在艺术中心的入口处,Dior迪奥先生这位设计师兼调香师的肖像首先映入眼帘,迎接每一位参观者,紧接着跃现眼前的便是专属Dior迪奥的神秘世界,在灰与白之间散发沁人的艺术气息,同时蒙田大道30号Dior迪奥工作室里的楼梯场景也将在此次展览中完美重现。

    此外,另有一处夹楼用于展示Dior迪奥先生的艺术影响,在成为一名时装设计艺术大师之前,Dior迪奥先生就在巴黎经营一间自己的画廊。

    “Dior迪奥先生的艺术画廊”里陈列着Dior迪奥先生收藏的众多艺术品,它们均来自与他过从甚密的艺术家朋友们,其中包括贝尔纳·毕费(Bernard Buffet), 克里斯蒂安·贝拉尔(Christian Bérard)及曼·雷(Man Ray)等。这个画廊中还展览着许多的老照片与文件资料,深刻揭示着Dior迪奥先生当年与法国视觉艺术界的紧密联系。

    两面展示墙恰似是围绕Dior迪奥精神的对话。通过一系列精选主题,Dior迪奥先生的个人生活与艺术创作,便沿着一条由远及近的时间轴线娓娓道来。在每一个主题中, 原稿文件及众多鲜于问世的老照片都与一袭袭Dior迪奥高级订制裙装比邻展示:“Christian Dior迪奥先生与其艺术家朋友们”,“从格兰维尔到格拉斯,Christian Dior迪奥先生的宅邸及花园”,“1947年,Dior迪奥首秀香氛传奇:Miss Dior迪奥小姐经典淡香水”,“蒙田缪斯”,“‘Miss Dior迪奥小姐’与璀璨群星”,“香氛瓶故事”以及“全新Miss Dior迪奥小姐系列裙装:由拉夫·西蒙为娜塔莉·波特曼度身设计”。

    17位女性颂扬“Miss Dior迪奥小姐”

    Miss Dior迪奥小姐香水系列透过它的独特芬芳,它曼妙的香水瓶线条,它的芳香灵感和它的传奇历程,为艺术家们带来取之不竭的灵感源泉。

    每一件承载着“Miss Dior迪奥小姐”个性特质的艺术品,都与其灵感来源共同展示。

    美国艺术家波利·阿普菲尔鲍姆(Polly Apfelbaum)运用来自Miss Dior迪奥小姐香氛瓶设计中的千鸟格纹,创作出一张布满了多彩千鸟格的小地毯。伴随这张地毯一同展示的是Miss Dior迪奥小姐香水的各式盛装盒及装饰物,每一件都以“Miss Dior迪奥小姐”著名的黑白千鸟格纹优雅缀饰。

    劳拉·芭拉迪(Lara Baladi)是一位黎(巴嫩)埃(及)混血摄影师兼导演,她由Dior迪奥先生的箴句引言——“Miss Dior迪奥小姐诞生了,她诞生于傍晚的普罗旺斯,那时的暮色里闪烁着萤火虫的微光,空气中漂浮着茉莉花香,与星空大地一起协奏着一曲暮夜颂歌。”——当中获得艺术灵感,进而创作出一幅妙趣横生又引人徜徉的电影画面,

    它使观众沉浸于梦幻般的静谧星夜,惊羡于其中翩翩飞舞的萤火虫,创意插入的图片影像及众多精致的小人形象。

    法国画家兼雕刻艺术家卡洛尔·本扎肯(Carole Benzaken)采用Miss Dior迪奥小姐香氛瓶的方块瓶塞为形廓,仿制出一个个制香桶状的玻璃方体,并在其上刻画出以玻璃枝桠组成的树形图案,将“嗅觉芳香”的抽象意念化为可触实体。该香氛瓶塞的复古原始版本也在此次展览中同步亮相。

    “Miss Dior迪奥小姐”的多面魅力给予每一位艺术家无穷的灵感源泉。韩国艺术家李昢(Lee Bul)从镜面反射主题中获取灵感,并以无尽映射的概念为出发点,创作出一个巨大的水晶金属结构,传达着女性与艺术灵感之间恒久不息的镜像效应,引领参观者探索其中的玄妙。

    美国画家克伦·基里姆尼克(Karen Kilimnik)从“Miss Dior迪奥小姐”的宫殿形展示盒“Follies”中发掘灵感,这款华美陈列的原型来自玛丽皇后位于凡尔赛宫农庄中的“爱之宫殿”,也是Dior迪奥先生格外钟情的展示设计。克伦·基里姆尼克此次重塑出齐肩高的全新版本,呈现出迷人装饰下田园牧歌般绚丽的别样“Follies”。

    中国艺术家刘丽杰呈现出她对于扇子的非凡解读。她不拘一格的摄影风格融合未来主义和超现实主义,既奇趣奥妙又引人深思。

    来自意大利的卡拉·马蒂(Carla Mattii)是一位高产的艺术家,她受到插画师勒内·格鲁瓦(René Gruau)所绘的“Miss Dior迪奥小姐”玫瑰的启发,运用高科技材料结合3D切割工艺,创作出一张盛放着经典白玫瑰的花床。

    巴西雕刻艺术家玛利亚·那珀缪斯诺(Maria Nepomuceno)也以Miss Dior迪奥小姐香氛瓶为灵感源泉,尽情展开她的斑斓用色。她用陶瓷仿制出的一个个香氛瓶,打造出一个肆意延伸而又和谐统一的构造,并在其中混合着珠子,编织物及塑料制品加以点缀;与其同步展示的,是Miss Dior迪奥小姐香水的经典香氛瓶。

    伊朗摄影艺术家兼导演西丽·娜沙特(Shirin Neshat)则选择“Miss Dior迪奥小姐”为灵感缪斯,以著名影星娜塔莉·波特曼为创作载体,用黑白画面捕捉她立于一处荒凉海滩上的表情语言,展现一个战胜黑暗势力的凯旋女英雄的生命张力。

    来自北京的马秋莎是中国目前最杰出的年轻艺术家之一。她以Miss Dior迪奥小姐的手套为灵感源泉,创作了一段视频艺术作品。《睡美人》展现了一位年轻女性沉睡于一件完美无瑕的Dior迪奥高订裙装之中,这件裙装由Dior迪奥创意总监拉夫•西蒙(Raf Simons)精心设计。这位新娘将由一只泛着冷光的手套唤醒,重新拥抱这个世界。

    日本艺术家塩保朋子(Tomoko Shioyasu)致敬Dior迪奥神秘花园中的皇后——玫瑰花,并从出自维克多·德卡斯特兰(Victoire de Castellane)之手的Dior迪奥高级订制珠宝中汲取灵感,以一张白纸为幕布,通过巧妙地穿刺勾勒,以不计其数的微细小孔投映出一朵洁白无瑕的玫瑰花。

    美国视觉艺术家艾利森•肖茨(Alyson Shotz)也选择了极具象征意义的“Miss Dior迪奥小姐”玫瑰为灵感,以反光的二色分光胶片创作出一个硕大惊人的设计结构,在柔和色调中呈现出一个散发未来感魅力的“玫瑰骨架”,从容带领观者穿越空间阻隔,感受来自未来的前沿之美。

    英国摄影艺术家汉娜·斯塔基(Hannah Starkey)着眼于勒内·格鲁瓦所绘的白天鹅广告插画,见于他为Miss Dior迪奥小姐香水的问世所作的首个插画系列。汉娜·斯塔基展出的一系列影像都围绕“Miss Dior迪奥小姐”的标志象征:或优雅,或是恒久青春。

    来自葡萄牙的视觉艺术家琼娜·瓦斯康丝勒(Joana Vasconcelos),以其巨型尺寸的设计风格着称于世。此次,她重新演绎Miss Dior迪奥小姐香氛瓶颈处的蝴蝶结装饰,以数百个Dior迪奥真我香水瓶为原料,拼组出一只硕大而带有诙谐意味的蝴蝶结,热情表达着“我对‘Miss Dior迪奥小姐’的爱慕”。经典的红色“协奏曲(Concerto)”裙装(1957)也在一旁展示着其蝴蝶结状的抹胸设计。

    法国设计师艾奥娜·沃特林(Ionna Vautrin)将她的创作眼光锁定在“Miss Dior迪奥小姐”的手套上,这幅插画原稿由勒内·格鲁瓦所绘;她制作出一个巨型亭阁,用上千只粉色,白色以及黑色的手套组成亭顶,大胆新奇而又蔚为壮观。

    中国艺术家梁远苇呈现的以繁花为主题的油画,巧妙映现着绣满花朵的“Miss Dior 迪奥小姐”裙装。这款礼服裙由Dior迪奥先生设计于1949年,是为当年问世的首款香氛所作。

    来自斯洛文尼亚的设计师尼卡·祖潘(Nika Zupank)巧妙借用Miss Dior手袋上的经典图案: Dior迪奥“藤格纹”。

    她以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的同名小说名, 创意设想出“一间专属于自我的房间”。以Dior迪奥专属藤格纹装饰的墙面,围就出一个黑色与粉调的空间,大胆玩味通透与巨型设计元素,令人无限遐想,引人灵感泉涌。

    策展人:赫尔维·麦克罗夫(Hervé Mikaeloff)

    赫尔维·麦克罗夫是一位当代艺术顾问和独立策展人,自2004年开始便与路威酩轩集团展开密切合作。从久负盛名的巴黎卢浮宫艺术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展开了个人事业的第一篇章;随后,赫尔维·麦克罗夫转投巴黎著名的Emmanuel Perrotin美术馆,期间他主管了欧洲,美国,巴西以及日本等地的诸多展览;直到主持并建立法国国家银行Caisse des Depots的艺术收藏,赫尔维·麦克罗夫正式成为独立策展人。

    他近年来的作品包括于路易威登文化艺术空间举办的一系列展览,其中尤为瞩目的是“感受印度(India of the Senses)”(2006),“莫斯科城邦(Moscopolis)” (2007),“东方无疆界(Orient without Borders)” (2008),“无言的文字(Silent Writings)” (2009),“ 小飞侠你是谁(Who are you Peter)”和“变形记——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神话(Transfiguration, Indonesian Mythologies)” (2011),以及“旅途——漫游当代土耳其(Journeys, wandering in Contemporary Turkey)”(2012),“他性。我即他。(Otherness, I is somebody else)”(2013年6月5日-15日)和“Romanian Scenes” (即将开幕, 2013年10月11日至2014年1月12日)

    赫尔维·麦克罗夫还策划了于2009年在香港艺术馆举办的“路易威登与艺术(Louis Vuitton and Art)”,以及先后在巴黎、罗马、莫斯科和维也纳举办的巡展“飞到巴库(Fly to Baku)”。2013年的第55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上,赫尔维·麦克罗夫被委任为阿塞拜疆馆的策展总监。2010年,他在莫斯科策划制作了“Futurologia”,这是一个汇聚了15位俄罗斯当代艺术家杰作的联展。在2010年3月至2012年12月期间,赫尔维·麦克罗夫也是巴黎皇家梦索酒店的策展人。2011年,赫尔维·麦克罗夫被法国文化部授予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

    布景师:娜塔丽·克利尼耶(Nathalie Crinière)

    娜塔丽·克利尼耶分别于Boulle设计学院和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取得室内设计与工业设计的双学位,现主管着专业从事室内设计与布景艺术的建筑事务所--Agence NC。在接受正式的配景训练之前,她便从美国移居巴塞罗那,就职于著名设计师贝贝·科尔特斯(Pepe Cortes)的室内设计事务所。

    通过在诸多展览项目中的广泛参与,娜塔丽·克利尼耶逐渐获得业界认可,尤其是她对举办于法国科学工业城的Cité des enfants展览的重新塑造,获得极大反响。此外,她还参与制作了蓬皮杜中心举办的“考克多,希区柯克与贝克特(Cocteau, Hitchcock, Beckett)”联展,先后展于巴黎市政厅和莫斯科叶卡捷琳娜文化基金会(Ekaterina Cultural Foundation)的“ 格蕾丝• 凯莉的岁月:摩纳哥王妃(The Grace Kelly Years, Princess of Monaco)”纪念展,由巴黎市(展于巴黎小皇宫),马德里市以及即将加入的丹佛市相继举办的“追忆优雅大师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回顾展,莫斯科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展出的“迪奥灵感(Inspiration Dior)”,以及于奥塞美术馆举办的“王尔德时期英国的美,道德与愉悦(Beauté, morale et volupté)”艺术展。另外,娜塔丽·克利尼耶还负责制作了蒙特利尔美术馆的装饰艺术展区。

    娜塔丽·克利尼耶与巴黎当地的各大文化机构也保持着持续合作,其中包括阿拉伯世界研究中心,法国国家图书馆,法国电影资料馆,巴黎市立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大皇宫(国家美术馆与文化中心)以及奥塞美术馆等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6-11 08:36:54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