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工闹

    农民工欠薪讨薪,在世人眼里,都是弱者受欺寻求公道,开发商和施工单位理所当然是为富不仁的理亏一方。然而最近一年来,一些在珠三角各工地“走穴”的工人“草台班子”,却让“讨薪”变了味。这些在工程劳务关系中受雇于施工单位的某些工人或工人团体,他们没有按口头或书面合同履行工作内容,却要求索取多于劳动应得的报酬。他们常常故意引发事端怠工,再通过向政府部门上访投诉、影响工程正常开展等方式,向施工单位施压索薪。我们姑且把这些人的所作所为称为———“工闹”。

    编辑摘要

    目录

    概述/工闹 编辑

    “工闹”真相“工闹”真相
     近年来一些“草台班子”频频现身珠三角,低价揽下建筑劳务,却不干活只闹事,而“讨薪”竟屡屡得逞。

    广州2011年11月媒体报道,恶意讨薪的“工闹”群体,正在珠三角地区蔓延。他们常常故意引发事端怠工,再通过向政府部门上访投诉、影响工程进展等方式,向施工单位施压索薪。日前,深圳市政府发出公告,提醒相关单位提防“工闹”;广州市则拟建立诚信系统库,将“工闹”纳入黑名单。

    本来约定了工作内容、工资标准和工期,但是,受雇的某些工人或工人团体,干不了几天就会寻机闹事,施工单位迫于政府部门维稳、上级单位的工期要求以及自身的“诚信评分”等多重压力,不得不尽快息事宁人,支付比约定预期工资总额高出三倍甚至更高的工资成本。如此景象,确实可以称之为“工闹”。 “工闹”的社会背景则是企业用工尤其是建筑企业用工太不规范。[1]  

    市场经济尊崇的是契约关系。从这个角度出发,蔓延于珠三角的“工闹”是违背契约和信用的,乃至于我们可以批判这种人性的丑陋与狡黠——毕竟,在规则和道德的天平上,无论是强势的用工单位,还是弱势的农民工,都应是平等的,社会有理由要求强势者必须做遵从规则、恪守道德的楷模,却没有理由放任弱势者堕落出道德的底线,甚至去胡搅蛮缠“敲诈勒索”。因此,“工闹”是要被谴责的。

    “工闹”真相/工闹 编辑

    “工闹”真相“工闹”真相
     农民工欠薪讨薪,在世人眼里,都是弱者受欺寻求公道,开发商和施工单位理所当然是为富不仁的理亏一方。然而最近一年来,一些在珠三角各工地“走穴”的工人“草台班子”,却让“讨薪”变了味。[2]    

    这些在工程劳务关系中受雇于施工单位的某些工人或工人团体,他们没有按口头或书面合同履行工作内容,却要求索取多于劳动应得的报酬。他们常常故意引发事端怠工,再通过向政府部门上访投诉、影响工程正常开展等方式,向施工单位施压索薪。

    我们姑且把这些人的所作所为称为———“工闹”。

    如今,这种恶意讨薪的“工闹”群体,正在珠三角地区逐渐蔓延。

    他们利用政府支持农民工追讨欠薪的政策,追讨多于其实际劳动所得的报酬。如果施工单位不肯就范,“工闹”便集体上访,或围困施工单位工地或办公室。施工单位在工地瘫痪、政府施压的双重压力下,往往赔钱就范。

    一位有多年纠纷协调经验的广州市建委工作人员表示,眼下确实存在这种“工闹”:“他们常常是一个地方的人,抱团很厉害,讨薪手段也很娴熟,知道政府最怕不稳定,他们就造出很大的影响。有些人还多次涉入讨薪纠纷。”深圳市相关建设主管部门也发出通知,提醒施工单位警惕“工闹”。

    正规公司 价钱高 “草台班子”有市场  

    “打游击做散工”的外来工小团体,价格对小开发商很有吸引力,导致他们一头撞入“工闹”陷阱中

    “工闹”往往是“打游击、做散工”的外来工小团体,一般十几人到几十人,整个团队常常都由乡里乡亲组成,由“飞机头”带领,与甲方谈好条件后,便进场“表演”。

    不少甲方虽然吃过“工闹”的亏,但依然会招一些外来工小团体进场干活,因为“飞机头”手下的工人招之即来,来之能干,价格也比正规的劳务公司便宜得多。

    广州市建设主管部门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大企业一般不会惹上‘飞机头’或‘工闹’,不是因为大企业不缺工人,再大的企业也会有临时缺工的时候,但是他们有长期合作的劳务公司或包工头,不容易遭讹诈。此外,大企业的整个聘用流程比较规范,先签合同、上工打卡、发薪签字……全都有凭有据。但是小老板就不愿意找劳务公司,因为劳务公司开出的价格往往比‘飞机头’高得多。”

    被“工闹”坑过的卢先生,就曾经找过劳务公司。但当时劳务公司开出的单价是每人130元/天,比市价还高10元。劳务公司表示,不是他们狮子大开口,而是多开出的钱要用于支付劳务公司工人们的待工成本以及公司的运营成本、工人的“三金”(养老、医疗、失业三项社会保险费)等等。

    除了上述费用,劳务公司还需要支付一些其他费用,加起来也是不小的一笔数。仅以残疾人就业保障金这一项来说,根据《广东省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征缴暂行办法》,劳务公司被要求聘用不少于在职职工人数1.5%的残疾人,但残疾人往往无法胜任建筑工人的活,劳务公司达不到这规定的1.5%雇佣比例,就要缴交“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上规模的劳务公司,光这笔钱一年就要掏几十万元。这些成本,最终要摊到每个工人头上,加起来甚至高达工人雇佣费用的1/3。

    大企业找劳务公司长期合作,劳务公司还愿意稍稍让利。包工头和小开发商就没有这个优势。[2]

    这时候“飞机头”作为草台班子, 由于什么附加费都不交,光税费就能省下超六个点,因此“飞机头”开出的价格,对小开发商和包工头很有吸引力。

    作为包工头,卢先生其实也挺闹心:“我承包的一般都是某个大项目中的一个标段,总包企业已经为这个大项目交过一次税费,我的分包标段又要再被征收一次税费,重复收税,我的利润空间已经非常小,如果再雇佣劳务公司的人,人工方面还要交一次税费,工程款还没到手,稻子已经被割了几茬。不找‘飞机头’,我怎么赚得到钱?”


    解决方案/工闹 编辑

    此前的“医闹”也好,如今的“工闹”也罢,其愕然出现都是有一定社会背景的。“医闹”的社会背景是医疗问题重重,患者往往处于弱势而又无奈的境况。同理,“工闹”的社会背景则是企业用工尤其是建筑企业用工太不规范。据广州市建设主管部门负责人介绍,大企业一般不会惹上“工闹”,因为整个聘用流程比较规范,先签合同、上工打卡、发薪签字……全都有凭有据。相反,只有一些小的施工单位频遭“工闹”纠缠,因为其既不签订劳动合同,也往往贪图人工成本便宜。[1] 

    不签订劳动合同,从用工方来看,无非是避免一些社会保障费用的开支,譬如养老、医疗、失业的“三金”,以及规避种种用工风险。原本,这是一些小企业和包工头用以欺诈农民工权益、让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拙劣招数,现在却被“工闹”钻了空子。所以,在谴责“工闹”的同时,资方或者施工单位也需要反省,说其“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确不为过。 [1] 

    政府部门无论是发公告予以警示,还是将“工闹”纳入黑名单,都不是治本之策。归根结底,治理“工闹”问题,要回到企业按照相关法规行事上来。因为,只要用工单位规避法规制度,在给自身留有侵犯他人权益余地的同时,也就必然会出现工人侵犯用工单位利益的漏洞。换句话说,围绕相互权益人为预留的漏洞,不仅属于资方,同时也属于劳方,这个漏洞不弥补,遏制了现行方式的“工闹”,还会有其它形式的“闹”出现。

    “工闹”的出现,可以看作是长期用工不规范的隐患爆发。在劳资关系领域,遵守相关法规制度,既是保护劳方权益的需要,也是维护资方利益的唯一途径。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2-02-21
    [2]^引用日期:2012-02-21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2-03-02 15:14:12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