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左宗棠卷

    本选集从中选辑了50余万字,力求全面反映入编者之思想、活动,重点选择反应入编者的主要思想(如爱国思想、洋务思想、军事思想、教育思想)及其从政理念和经济主张的文章、少量有代表性的诗作。

    编辑摘要

    目录

    内容介绍/左宗棠卷 编辑

    左宗棠是我国近代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也是敢于坚决抵御外侮的杰出爱国者。他一生著作宏富,留下了近800万字的作品。杨栋梁编著的《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左宗棠卷)》便是记录他作品的一本集子。

    《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左宗棠卷)》从中选辑了部分文字,力求全面反映左宗棠之思想、活动,重点选择反映他的主要思想(如爱国思想、洋务思想、军事思想、教育思想)及其从政理念和经济主张的奏稿、函札、文章,并选人少量有代表性的诗作。 [1]

    作者简介/左宗棠卷 编辑

    左宗棠(1812——1885),字季高,一字朴存,湖南湘阴人。生于耕读之家。道光十二年(1832)中举人。青年时,讲求“经世致用”之学,为陶澍、林则徐及贺长龄、贺熙龄等名宦赏识。但怀才不遇,三次会试均落第。咸丰初,先后两次入湖南巡抚幕府,参予镇压太平军。咸丰十年(1860),组成“楚军”,入江西、浙江,任浙江巡抚、闽浙总督,于同治四年底(1866年春)在广东嘉应州消灭太平军余部。旋调任陕甘总督,督办陕甘军务,同治六年至十二年(1867——1873)参予镇压西捻军及陕、甘回民起义,先后任协办大学士、东阁大学士。
      光绪元年(1875),立主收复沦陷十余年的新疆,任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率军粉碎阿古柏入侵势力,封二等侯爵。又“舆榇出关”,力主抗俄,以武力为后盾,支持外交谈判,收复伊犁地区。

    左宗棠还主张学习西方“长技”,振兴国家,先后创办了“福州船政局”和“兰州机器织呢局”。

    光绪七年,任军机大臣、总理衙门大臣,又外调南洋通商大臣、两江总督。光绪十年(1884),中法战争全面爆发,任钦差大臣、督办福建军务,积极主持抗法斗争。光绪十一年七月(1885年9月),病逝于福州,谥“文襄”。  

    章节目录/左宗棠卷 编辑

    导言

    奏稿
      遵旨督办浙江军务据探省城失守敬陈办理情形折(1862)
      官军由徽入浙三获大捷衢属开化肃清折(1862)
      沥陈浙省残黎困敝情形片(1863)
      复陈杭嘉湖三属减漕情形并温郡减定折(1864)
      详陈攻克杭州余杭两城实在情形折(1864)
      进驻省垣设局赈抚筹办情形片(1864)
      筹修海塘土塘片(1864)
      敬陈浙江应办善后事宜片(1864)
      全闽肃清现饬越境追剿折(1865)
      沥陈闽盐试行票运情形折(1866)
      收复嘉应州城贼首歼毙净尽余孽荡平折(1866)
      拟购机器雇洋匠试造轮船先陈大概情形折(1866)
      复陈筹议洋务事宜折(1866)
      附录上谕谕左宗棠设厂制造轮船及调派习战营官赴甘听用 (1866)
      册封琉球国王使臣到闽备办一应事宜择期放洋折(1866)
      请简派重臣接管轮船局务折(1866)
      拣员调补台湾镇总兵折(1866)
      筹办台湾吏事兵事请责成新调镇道经理折(1866)
      筹款购买轮船机器请令沈葆桢仍管船政折(1866)
      船局创始之初未可期以速效片(1866)
      详议创设船政章程购器募匠教习折(1866)
      密陈船政机宜并拟艺局章程折(1866)
      敬陈筹办情形折(1867)
      复陈筹办情形折(1867)
      遵旨密陈折(1867)
      复陈甘肃饷事通筹陕甘全局折(1867)
      复陈防剿事宜折(1868)
      榆林绥德土匪一律肃清片(1869)
      陕境肃清进驻泾州督办甘肃军务折(1869)
      北路官军连获大胜现筹办理折(1869)
      刘松山剿贼大胜中炮阵亡现筹办理情形折(1870)
      收抚回民安插耕垦片(1870)
      密陈马化漋暂缓伏诛片(1871)
      平毁金积各巢首要各逆伏诛宁灵肃清折(1871)
      安插就抚回众请增设平凉通判都司折(1871)
      附录上谕谕左宗棠檄饬地方官加意抚绥化平川回众(1871)
      请禁绝回民新教折(1871)
      附录上谕谕左宗棠禁绝回民新教一事可从缓办理(1871)
      敬陈进兵事宜折(1871)
      官军先后渡洮攻克要隘大胜折(1871)
      复陈福建轮船局务不可停止折(1872)
      收复河州安插回众办理善后事宜折(1872)
      恳豁免蒙盐商人积欠税银并拟变通试办折(1872)
      恳豁免茶商积欠课银并拟变通试办折(1872)
      西宁解围后办理情形片(1873)
      附录上谕谕左宗棠迅图攻拔肃州妥抚西宁各回捕获马本源等(1873)
      克复巴燕戎格城擒获叛逆折(1873)
      进规循化获胜折(1873)
      克复肃州尽歼丑虏关内肃清折(1873)
      请敕张曜额尔庆额带所部出关并简重臣总司粮台片(1873)
      安插肃州老弱回民片(1873)
      甘肃茶务久废请变通办理折(1874)
      特参查禁罂粟办理两颟顸并失察委员丁役诈索之知县请分别革降折(1874)
      办理出关诸军饷数及粮运情形折(1874)
      饷源顿涸筹借洋款折(1874)
      特参滥索供应擅责乡民之前署游击吴锡康折(1874)
      附陈开屯实在情形片(1874)
      嵩武军进驻哈密垦荒片(1874)
      复陈海防塞防及关外剿抚粮运情形折(1875)
      遵旨密陈片(1875)
      筹借洋款片(1875)
      督办新疆军务敬陈筹画情形折(1875)
      饷源涸竭拟续借大批洋款权济急需折(1876)
      新疆贼势大概片(1876)
      复陈借用洋款开催解协饷折(1876)
      附录上谕谕左宗棠等为肃清西路以竟全功加恩允准筹备一千万两款项(1876)
      驰抵肃州各军分起出关折(1876)
      详陈攻拔古牧地克复乌鲁木齐迪化州城战状请奖恤出力阵亡各员弁折(1876)
      搜剿窜贼布置后路进规南路折(1876)
      筹调客军以资厚集折(1876)
      筹画俄人交涉事务片(1876)
      会师攻克玛纳斯南城详细情形请奖恤出力阵亡各员弁折(1876)
      进规南路师期片(1876)
      附录上谕谕左宗棠金顺妥行裁并金顺各营并复核荣全请奖折片刘锦棠等军俟春融进军南路(1877)
      官军三道并进会克吐鲁番两城大概情形折(1877)
      复陈移屯实边折(1877)
      嵩武军蜀军连克城隘会同收复吐鲁番两城请奖折(1877)
      陈明借定洋款折(1877)
      逆酋帕夏仰药自毙折(1877)
      遵旨统筹全局折(1877)
      复陈办理回疆事宜折(1877)
      附录上谕谕左宗棠督饬各军速图规复喀什噶尔并随时察办与英人交涉事宜(1877)
      筹办陕甘赈务折(1877)
      进规新疆南路连复喀喇沙尔库车两城现指阿克苏折(1877)
      刘锦棠部攻克达坂托克逊坚巢并会师克复吐鲁番城尤为出力员弁恳恩奖叙折(1878)
      札萨克头等台吉札希德勒克恳恩旌奖片(1878)
      剿除沙雅尔逆回分道进规喀什噶尔各城折(1878)
      附录上谕谕左宗棠等饬令官军相机规复喀什噶尔并设法兜捕伯克胡里白彦虎以竟全功(1878)
      新疆缠回打仗出力请酌量奖叙并委署各城阿奇木伯克等职折(1878)
      新疆应否改设行省开置郡县请敕会议折(1878)
      请变通部章广搜人才折(1878)
      西四城流寓各部落种人分别遣留并议筑边墙片(1878)
      甘肃禁种罂粟请将查禁不力及实在出力各员分别惩劝折(1878)
      新疆南路西四城挑选回目暂署阿奇木伯克等职分别给予顶戴折(1878)
      复陈新疆情形折(1878)
      附录上谕谕左宗棠开设新疆行省不为无见着将经理南北各城情形随时详悉具奏(1878)
      赈恤吐尔扈特人众折(1879)
      阿奇木阿卜都拉等苛虐缠民讯明斩枭片(1879)
      复陈边务折(1879)
      续报办理赈恤阶州等地震灾情形片(1879)
      贼酋纠众犯边进剿大胜恳奖恤出力阵亡各员弁折(1879)
      请敕令刘锦棠帮办新疆军务片(1879)
      复陈交收伊犁事宜折(1879)
      办理新疆善后事宜折(1880)
      防营承修各工程请敕部备案折(1880)
      复陈新疆宜开设行省请先简督抚臣以专责成折(1880)
      选派回目接署西四城阿奇木伯克等职折(1880)
      出屯哈密布置情形折(1880)
      哈密及镇迪一道应归刘锦棠统辖片(1880)
      请敕部注销祝应焘永不叙用处分片(1881)
      甘肃气象更新请将王必达等各员奖叙片(1881)
      复陈涿州工作已可就绪情形折(1881)
      永定河下游工程告竣现正修治上源速期蒇役折(1881)
      筹办淮鹾力图兴复引岸折(1882)
      会商海防事宜折(1882)
      新疆行省急宜议设关外防军难以遽裁折(1882)
      开采徐州铜山县境煤铁援案请减税银折(1882)
      出省勘收水利工程折(1883)
      筹办海防会商布置机宜折(1883)
      添造兵轮预筹驾驶人才派员教习片(1883)
      筹办沿江陆路电线片(1883)
      创设渔团精挑水勇以资征防折(1883)
      敬筹南洋应办边务机宜折(1883)
      附录上谕谕左宗棠所筹募营筹款各节听候谕旨遵行(1883)
      夙恙难痊恳恩开缺回籍调治仍力疾料理海防水利盐务事宜折(1883)
      附录上谕谕左宗棠着赏假两个月安心调理(1883)
      遵旨布置海防并办理渔团详细情形折(1884)
      安徽池州煤铁局加添资本试采铜铅折(1884)
      朱家山等处水利工程告成拟将出力员弁择尤请奖折(1884)
      台湾军情吃紧请敕重臣由海道赴援折(1884)
      沪尾战胜现筹规复基隆折(1884)
      派员援台并会筹一切情形折(1885)
      办理各海口渔团片(1885)
      试办台糖遗利以浚饷源折(1885)
      查复马江失守被参偾事各员情形折(1885)
      附录上谕谕将张佩纶何如璋从重发往军台效力赎罪左宗棠杨昌濬于张等意存袒护着均传旨申饬(1885)
      会阅海口炮台严备闽防并待船援台折(1885)
      援台各营分渡情形片(1885)
      请旨敕议拓增船炮大厂以图久远折(1885)
      密陈要盟宜慎防兵难撤折(1885)
      复陈海防应办事宜请专设海防全政大臣折(1885)
      台防紧要请移福建巡抚驻台镇摄折(1885)
      遗折(1885)
      附录上谕谕内阁左宗棠着追赠太傅照大学士例赐恤予谥文襄(1885)

    书信
      上徐熙庵先生(1833)
      上贺蔗农先生(1836)
      上贺蔗农先生(1840)
      上贺蔗农先生(1840)
      上贺蔗农先生(1840)
      上贺蔗农先生(1841)
      上贺蔗农先生(1841)
      上贺蔗农先生(1841)
      上贺蔗农先生(1841)
      上贺蔗农先生(1842)
      上贺蔗农先生(1844)
      与罗研生(1845)
      上贺蔗农先生(1845)
      答胡润之(1849)
      唁林镜帆(1850)
      答胡润之(1851)
      与江岷樵(1852)
      致胡润之(1852)
      与孝威(1852)
      与周汝充(1853)
      与夏憩亭观察(1854)
      与陶少云(1854)
      答刘霞仙(1854)
      答王璞山(1855)
      与王璞山(1856)
      与癸叟侄(1856)
      致曾涤生(1857)
      致曾涤生(1858)
      与李希庵(1859)
      复胡润之(1859)
      复胡润之(1859)
      答李希庵(1860)
      与曾涤生(1860)
      与胡润之(1860)
      答胡润之(1860)
      答曾涤帅(1860)
      与孝威孝宽(1860)
      与郭意诚(1861)
      与孝威(1861)
      与孝威(1862)
      与孝威(1862)
      致史士良(1862)
      复史士良(1863)
      致史士良(1863)
      致史士良(1864)
      与孝威(1864)
      与孝威(1864)
      致左仲基(1865)
      答吴桐云(1865)
      答徐树人中丞(1865)
      与孝威(1865)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66)
      答杨石泉(1866)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66)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66)
      与仲兄(1866)
      答杨石泉(1867)
      与曾沅浦(1867)
      答杨石泉方伯(1867)
      答高果臣(1867)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67)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67)
      与周夫人(1867)
      与杨雪沧(1868)
      与孝威(1868)
      与孝威(1868)
      答刘寿卿(1869)
      与孝威(1869)
      与孝威等(1869)

    答沈幼丹中丞(1870)
      答李少荃伯相(1870)
      与胡雪岩(1870)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70)
      与威宽勋同(1870)
      与孝威孝宽等(1870)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71)
      与刘毅斋京卿(1871)
      与孝威孝宽(1871)
      答浙抚杨石泉中丞(1872)
      与孝威(1872)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73)
      与谭文卿(1873)

    与沈吉田(1873)
      答袁筱坞宫詹(1873)
      答沈吉田(1873)
      答沈幼丹中丞(1874)
      与王若农观察(1874)
      与总统嵩武军张朗斋提军(1874)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74)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74)
      答谭文卿(1875)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75)
      与谭文卿(1875)
      答董韫卿大司农(1875)
      答金和甫(1875)
      与两江总督沈幼丹制军(1875)
      答两江总督沈幼丹制军(1875)
      与张朗斋(1876)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76)
      与刘毅斋(1876)
      与刘毅斋(1876)
      与刘毅斋(1876)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76)
      答陈俊臣(1876)
      与安晓峰孝廉(1876)
      答刘毅斋(1876)
      与孝宽(1876)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77)
      答谭文卿中丞(1877)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77)
      答谭文卿(1877)
      与刘克庵(1877)
      答谭文卿(1877)
      与刘克庵(1877)
      与胡雪岩(1877)
      与谭文卿(1877)
      答刘克庵(1878)
      答吴清卿太史(1878)
      与俄国图尔齐斯坦总督(1878)
      答胡雪岩(1878)
      与王若农(1878)
      与孝勋孝同(1878)
      与谭文卿中丞(1879)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79)
      答王若农(1879)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79)
      与孝同(1879)
      答刘毅斋(1880)

    答吴清卿观察(1880)
      答陶少云(1880)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80)
      与刘毅斋(1880)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80)
      答张朗斋(1880)
      与刘毅斋爵帅(1880)
      与杨石泉(1880)
      与孝同(1880)
      与孝同(1880)
      答冯展云中丞(1881)
      答杨石泉(1881)
      与郭筠仙侍郎(1882)
      答郭筠仙侍郎(1883)
      与周荇农阁学(1883)
      答岑彦卿宫保(1883)
      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1883)
      答两广总督张振轩制军(1883)
      与孝宽孝同(1883)
      答欧阳庚堂(1884)

    札件
      批札
      福建盐法吴道大廷禀裁革陋规由(1865)
      刘翼长松山等禀见驻营罗渠镇俟行粮办齐拔队进剿由(1867)
      咸阳孔令广晋禀陈地方苦况情形由(1868)
      刘守倬云禀挑选难民开挖石炭由(1868)
      黄道鼎禀见办泾属赈抚屯田事宜由(1869)

    临潼伊令允桢禀接印视事情形由(1869)
      李道耀南等禀分营驻扎徽县等处并缮禀错误由(1869)

    何牧林亭禀办理阿干屯垦复烧窑器情形由(1870)
      巩秦阶唐道启荫详据阶州禀报商民滋事厘局一案由(1870)
      平凉公局绅耆韩尚德等禀请将投诚回民安插远方由(1870)
      翁藩司同爵禀呈《四种遗规》等书由(1871)
      镇西厅丁丞鹗禀屯垦情形无庸设局由(1875)
      延榆绥刘镇厚基禀兴修河城工程经费不敷及举办地方事宜由(1876)
      佛坪厅张丞鸿绩禀地方大概情形由(1876)
      狄道州喻牧光容禀举办地方各事由(1876)
      绥来县何令如谨禀难民堪以兴屯各情由(1876)
      总统湘军西宁刘道禀筹办防剿各情由(1876)
      湘军刘总统禀筹粮运情形并拨营助剿玛纳斯及南路贼踪由(1876)
      湘军刘总统禀病痊筹议进兵南路由(1876)
      刘镇厚基禀请附奖工程人员并卓胜军开拔各情由(1877)
      湘军刘总统禀会克吐鲁番各情由(1877)
      湘军刘总统禀攻拔托克逊情形由(1877)
      延榆绥谭镇仁芳禀报神木游勇拒捕毙兵情形由(1877)
      甘州府龙守锡庆禀遵札禀明刘县丞文斗情节由(1877)
      陕西延榆绥道禀考察官吏由(1877)
      湘军刘总统禀剿办回匪麻木尔并收抚余众情形由(1877)
      湘军刘总统禀克复南路西四城全疆肃清由(1878)
      湘军刘总统禀论人才由(1878)
      甘肃司道详复宁夏各属偷种罂粟由(1878)
      高台县吴令恩棨禀县属北乡毛目一带间有偷种罂粟情形由(1878)
      署镇迪周道崇傅禀乌垣等处善后事宜并金巡检劣迹及捕蝻诸事由(1878)
      赖镇长禀验收后路粮台解到各项机器请委刘道专司局事由(1879)
      凉州府刘守思询禀到任裁革陋规及征收畜税等银由(1879)
      黄令长周禀察看喀喇沙尔应行开办事宜陈请核示由(1879)
      徐州程道国熙禀聘请矿师探验铁质试办情形由(1882)
      徐州道详转陈胡恩燮拟办利国矿务招商章程由(1882)
      咨札
      札陕西各州县递送难民交原籍地方官安辑(1869)
      札陕鄂粮台翻刻《六经》(1871)
      札陕甘各州县试种稻谷桑棉(1871)
      札甘藩司发《学治要言》(1872)
      札陕甘藩司通饬各属禁种植罂粟(1872)
      安插西宁迁出回民札各州县营局(1873)
      札统带安远军易提督查复弁勇需索情形(1877)
      通饬文武印委员弁删除庆贺礼节勤思职守(1877)
      札甘肃两司及宁夏镇道府查办宁属偷种罂粟(1878)
      札镇迪周署道筹办善后事宜(1878)
      通饬陕甘各州县禁种罂粟并发戒烟药方(1879)
      咨直隶总督述履勘永定河工情形(1881)
      告示
      谕汉回民示(1869)
      禁种罂粟四字谕(1869)
      安插回民告示(1873)
      说帖
      艺学说帖
      时务说帖

    诗文
      文
      名利说
      《广区田制图说》序
      《海国图志》序
      《铜官感旧图》序
      《林文忠公政书》叙
      徐熙庵先生家书跋后
      薛庐美树轩题额跋尾
      吴县冯君家传
      陶氏三台山石墓记
      饮和池记
      会宁县平政桥碑记
      新建通济门外石闸碑记
      太常寺少卿徐公神道碑铭并序
      张叔容墓碣
      亡妻周夫人墓志铭
      云贵总督张公墓志铭
      天山扶栏铭
      祭胡文忠公文
      诗
      癸巳燕台杂感八首
      二十九岁自题小像八首
      感事四首
      秋日泛舟泉湖作
      题《疏勒望云图》

    左宗棠年谱简编
      后记

    精彩片断/左宗棠卷 编辑

    导言
      在中国近代史上,左宗棠是一位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同时也是一位在半封建、半殖民地时代没有奴颜媚骨、敢于坚决抵御外侮的杰出爱国者。鲁迅先生曾说过:“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并说“这就是中国的脊梁”鲁迅:《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左宗棠算得上是我国自古以来“拼命硬干的人”中的一个,说他是“中国的脊梁”式的人物之一,应不为过。
      一
      左宗棠,字季高,一字朴存,早年自号“湘上农人”。清仁宗嘉庆十七年十月初七日(1812年11月10日)出生在湖南湘阴东乡左家塅。当时,统治中国的清王朝正急骤地走着下坡路:土地高度集中,政治腐败、黑暗,国防空虚,财政拮据,鸦片大量输入,白银不断外流,阶级矛盾日益尖锐,民众反抗斗争彼伏此起,所呈现的社会画面,正如经世学者龚自珍所描绘的那样:“各省大局,岌岌乎不可以支日月,奚暇问年岁?”龚自珍:《西域置行省议》。就在清王朝的封建大厦濒临崩溃之时,欧美列强也加紧了对华的侵略步伐。西方资本主义头号强国——英国,正以军舰、大炮为后盾,以毒品鸦片为敲门砖,紧叩中国的东南大门;在西北,野心勃勃的沙皇俄国也迅速向东扩张,决心用武力开辟新的通向东方的道路。内忧外患纷至沓来,民族危机日益加剧的形势,给左宗棠的思想打上了时代的印记。
      当然,除时代的影响外,家庭与社会的熏陶对其个人的成长、思想观念的形成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左宗棠出生在一个社会地位低微、生活并不富裕的“寒素之家”,他曾说过:“吾家积代寒素,先世苦况百纸不能详。”《左宗棠全集》,《诗文·家书》,64页,长沙,岳麓书社,2009。以下简称《全集》。其祖父左人锦、父亲左观澜都是秀才出身,家有薄田几十亩,平日教几名学生,是个典型的“耕读之家”,家里的日子过得很清苦。左观澜为全家生计,不得不经常奔波在外,“非脩脯无从得食”同上书,458页。。遇到荒年,竟然要“糠屑经时当夕飧”。父亲去世后,唯一的一点田地留给了左宗棠长兄宗棫之子世延(时宗棫已过世)。宗棠则就读于长沙城南书院,“日食不给,赖书院膏火之资以佐食”左孝同:《先考事略》。。艰辛的生活使青年时代的左宗棠有机会接触下层社会,了解社会的弊端,民间之疾苦。于是,“经世致用”的思潮在他的胸中激起了波澜。
      左宗棠从十七岁起,即好读经世致用之书,于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顾炎武的《天下郡国利病书》、齐召南的《水道提纲》等无不毕览。道光二十三年(1843),他于乡试中举后首次赴京参加会试,写下了《燕台杂感》八首,抒发对时局的忧虑。其中之一说:“世事悠悠袖手看,谁将儒术策治安?国无苛政贫犹赖,民有饥心抚亦难。”《全集》,《诗文·家书》,456页。他已感受到当时政治黑暗、饥民揭竿而起的严重社会危机。此次北上,左宗棠虽落榜而归,却在更大范围内接触到社会实际,进一步开阔了眼界,也更加注重“经世致用”之学,他表示:“睹时务之艰棘,莫如荒政及盐、河、漕诸务。将求其书与其掌故,讲明而切究之。”《全集》,《书信一》,1~2页。
      在接受“经世致用”思想、探讨改革社会现实的过程中,陶澍(1779—1839)及贺长龄(1785—1848)、贺熙龄(1788—1864)等经世派官员对左宗棠影响最深。道光六年,魏源代贺长龄(字耦庚,湖南善化人,时任江苏布政使)辑成《皇朝经世文编》120卷,选辑了从清初至道光初年有关经世致用的文章。左宗棠反复展读了这部文集,“丹黄殆遍”罗正钧:《左文襄公年谱》卷一。,而且撰写评论,抒发己见。道光十年,贺长龄忧居长沙,与左宗棠初次见面,左宗棠即“蒙国士见待”《全集》,《书信三》,460页。,贺长龄还为这位青年士子敞开了家中的丰富藏书。翌年,左宗棠就读于长沙城南书院,长龄之弟贺熙龄(字光甫,号蔗农)适任该书院山长,“其教诸生,诱以义理、经世之学,不专重制艺、帖括”《先考事略》。,对宗棠极为欣赏,尝称赞道:“季高近弃词章为有用之学,谈天下形势了如指掌。”贺熙龄:《寒香馆诗钞》卷四。道光二十七年,当时的名臣、两江总督陶澍(字云汀,湖南安化人)回湘省亲,在醴陵邂逅宗棠(宗棠时主持醴陵渌江书院),“一见目为奇才,纵论古今,为留一宿”《先考事略》。,后来两人还结为儿女亲家。陶澍病死后,左宗棠在安化陶家教读其子陶桄八年,饱览了陶澍的文稿及各种藏书。
      如果说贺氏兄弟和陶澍是左宗棠经世思想的启蒙者,那么林则徐、魏源抵御外侮的爱国思想及睁眼看世界的时代精神,则为左宗棠增添了丰富的思想营养,对其爱国及“师长”思想的形成产生了深刻影响。
      左宗棠与林则徐相差27岁(算得上是两代人),两人只有一面之缘,但左宗棠对林的思想作风、从政之道却由衷钦佩,曾说:“然自十数年来闻诸师友所称述,暨观宫保(指林则徐——引者)与陶文毅往复书疏,与文毅私所记载数事,仆则实有以知公之深。海上用兵以后,行河、出关、入关诸役,仆之心如日在公左右也”,“乌知心神依倚,惘惘相随者,尚有山林枯槁,未著客籍之一士哉!”《全集》,《书信一》,68页。道光二十九年八月,林则徐因病从云贵总督任上告老回乡,于十一月二十一日(1850年1月3日)在长沙湘江舟中约见左宗棠,“一见倾倒,诧为绝世奇才”《胡林翼集》二,75页。。两人“抗谈今昔”,相见恨晚,对坐之时,还曾“谈及西域时务”。是夜,“江风吹浪,柁楼竟夕有声,与船窗人语互相响答。曙鼓欲严,始各别去”《全集》,《书信一》,73页。。林则徐的爱国思想及务实精神对左宗棠的启迪是不言而喻的。
      除林则徐外,左宗棠还推崇龚自珍(字璱人,号定庵,浙江仁和人)和魏源(字默深,湖南邵阳人),曾说:“道光朝讲经世之学者,推默深与定庵”。对魏源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认为他的著作“切实而有条理”,“伟为不可及”《全集》,《书信三》,596页。。道光二十二年,魏源感于“海警飙忽,军问沓至”,发奋而著《圣武记》,希望执政者能振奋精神,仿效祖辈,建功立业。因“是记当海疆不靖时,索观者众”魏源:《圣武记》第三次重订本“题记”。,左宗棠就是“索观者”中的一个,他深深被该书所吸引,不禁赞叹说:“默翁《圣武记》序次有法,于地道、兵形较若列眉,诚著作才也。后四卷附《武事余记》,其谈掌故,令人听之忘倦。”《全集》,《书信一》,50页。《武事余记》
      有“兵制兵饷”、“掌故考证”、“事功杂述”、“议武五篇”等内容,“议武五篇”
      包括城守、水守、坊苗、军政、军储等篇,其中提出了“以彼长技御彼之长技,此自古以夷攻夷之上策”的观点。对主张改革社会弊政、具有强烈反侵略思想的包世臣(字慎伯,安徽泾县人),左宗棠也颇为注重,“其论著早见过盐、漕诸策及《艺舟双楫》”,直到同治十三年(1874)《包慎翁遗书》刊行后,他还特意写信给朋友,“敬乞购一全部见寄”《全集》,《书信二》,434页。。
      道光二十年(1840),鸦片战争爆发了,这是中国历史发展的一个转折点,也是左宗棠爱国思想形成的一个转折点。侵略者的炮火对更多的中国人起着振聋发聩的作用,也同样震惊了左宗棠。西方列强的入侵,使中华民族与外国侵略者的矛盾成为中国社会的根本矛盾,这种变局对部分关心国事的知识分子震动很大。当时,左宗棠正在安化陶家就馆,虽身居僻埌,却密切关注时局发展。道光十九年,林则徐在广东雷厉风行地严禁鸦片,左宗棠也预感到侵略者不会善罢甘休,遂更加勤奋地阅读有关国外的记载。尽管他接触不到有关西方的第一手资料,但“自道光十九年海上事起,凡唐、宋以来史传、别录、说部及国朝志乘、载记,官私各书有关海国故事者,每涉猎及之,粗悉梗概”《全集》,《奏稿三》,64页。。这样勤奋地搜集、如饥似渴地阅读有关外国的资料,乃爱国热忱使然。
      道光二十年六月初,英军北上攻陷定海,七月,又抵天津海口。道光帝惊慌失措,将坚决主张抵抗的林则徐、邓廷桢撤职查办,并派力主妥协的琦善赴广东办理交涉。对此,左宗棠忧愤万分,在写给贺熙龄的信中,一再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是“愁愤何言”、“令人愤懑”、“不胜愁愤”《全集》,《书信一》,15、17、21页。。虽扃坐斗室,教习山斋,左宗棠却抱定“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志向,在“每披往昔海防记载,揆度近日情形”之后,提出了“练渔屯,设碉堡,简水卒,练亲兵,设水寨,省调发,编泊埠之船,(讥)〔设〕造船之厂,讲求大筏、软帐之利,更造炮船、火船之式”
      《全集》,《书信一》,16页。
      等具体抗敌措施。虽系书生谈兵,但爱国之志可佳!
      左宗棠不满清廷排斥抵抗派、屈膝求和的媚态,发出“和戎自昔非长算,为尔豺狼不可驯”《全集》,《诗文·家书》,459页。的警告。他痛斥琦善“以奸谋误国,贻祸边疆,遂使西人俱有轻中国之心,壮士无自固之志。东南海隅恐不能数十年无烽火之警,其罪不可仅与一时失律者比”《全集》,《书信一》,24页。。但当时腐败的清政府根本无抗敌诚意,一度任“钦差大臣”的林则徐尚且落得发配充军的下场,作为一介小民的左宗棠,其抱负又何从实现?道光二十二年,清廷终于在江宁与侵略者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城下之盟。目睹“洋事卒成和局,实意念所不到”,左宗棠痛心疾首,至于仰天长叹:“市不可绝,则鸦片不可得禁。自此亿万斯年之天下,其奈之何!”同上书,29页。忧国之心,爱国之忱,跃然纸上。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3-07-11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02 06:09:22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