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路党

带路党该词产生于2010年美国与韩国数次声称要在黄海进行军事演习,美国航母要进入黄海期间,网上有人声称美军如果入侵中国,他们就要给美军带路。带路党一词近来颇为流行,不但常见于国内网络纸媒,亦曾引起外国媒体“关注”。“带路党”是一个充满矛盾及双重意义的词汇,美国以及“带路党”不再只是它们曾经所蕴含的意义。

编辑摘要

目录

带路党 - 历史溯源

揆诸历史,八国联军与满清政府开战时,已有不少中国民众充当前驱,充当八国联军的带路党。概括而言,八国联军进攻时的“带路党”,大致有三类:一般民众、特殊教民和华勇营。

一般民众

带路党带路党

一般民众选择给联军“带路”,或与本国官兵团民之暴行有关,亦有民众为利益驱动,而受联军雇用。如自天津到北京,白河上用以运输物资的帆船队,即是在联军半笼络半胁迫下,由中国船主和船夫组织起来的。

著名报人《时务报》创始人汪康年在其笔记中曾记载了两个普通民众给联军“带路”的案例。一件发生在联军入北京城之后:“或告余庚子联军既入,有拳匪余孽匿翠微(山),居焰光(寺)者居多,灵光(寺)次之。拳匪无所得食,则以近村富人韩姓至,勒出万金。韩请减,不许,竟杀之。韩之妻子拟控诸所司,知不可恃。或曰迳入城控诸洋人较佳,则果以兵队至寺前,匪犹高卧未知也。闻枪声一排,乃惊起,仓皇出御,尽被杀。”——查义和团确曾一度在焰光寺、灵光寺设坛盘踞,两寺也确曾毁于联军之手。汪氏此说,大概不虚。

俄国《新边疆报》战地记者德米特里·扬切韦次基曾参与此役,据其《八国联军目击记》一书记载:“(从通州到北京的)沿路村庄里的一些农民告诉我们,东门(总共三个门)是关闭的,前一天从通州逃出来的中国官军驻扎在北京南边一个叫做南海闸的地方。京都只有旗兵和董福祥的军队。其他的村民告诉说,京都已完全没有中国官军。中国的农民从事着和平劳动,他们抱怨着遭到自己国家士兵的抢劫,他们倒水给我们喝,对我们十分恭顺。侦察队收集到这些情报后就往回走,……在回来的路上,有一个中国农村非常友好地接待了我们。村民们用茶水款待我们,并要我们送一些俄国旗给他们。”

特殊教民

带路党带路党

联军侵华,以义和团运动为大背景。而义和团运动之大背景,义和团处处斩杀天主教民,同时借助政府力量,于中国传统基层权力结构中另树一帜,造成教民与非教民在具体利益冲突博弈中之不平等。此中逻辑,即便是镇压义和团最力者之袁世凯,亦未曾回避,袁氏曾奏称:义和团之兴起,“实由民、教积怨构成”。

如此,当不难理解,中国教民会积极为八国联军“带路”以解脱义和团斩杀境地。

美以美会的英国传教士宝复礼(Frederick Brown)当年曾担任侵华联军的谍报部情报官。在其回忆录《京津随军记》中,有关于中国教民充当“带路党”的记载。

华勇营

华勇营华勇营

“华勇营”实际上是英国强租威海卫之后,招募的中国雇佣军。该部队之筹划始于1898年,1899年正式成军。配备有精通英语的翻译人员。其中,所有尉级以上军官均从英国正规军中调任。

概而言之,“华勇营”在联军侵华过程中的表现,正如当年英国随军记者萨维奇·兰德尔所说的那般:“对于这一支新建的团队的表现,事先纷纷臆测,而且,由于叫他们跟自己的亲友作战不免有些不公平与苛刻,有些人真是相当担心。但是,不能怀疑的却是,不管是不是跟亲友作战,他们只要有打战的机会,就打得很好。”

带路党 - 应对措施

联军侵华之耻,在庙堂层面,催生出清末新政;在江湖层面,催生出种种救亡思潮。但具体到对庚子年“带路党”问题的反思和补救,官方与民间实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模式,并最终以官方完败、民间完胜告终。

官方线路

带路党带路党

满清朝廷继续走“以忠孝为本,以中国经史之学为基”的老路。对庚子之役的“带路党”问题,清廷其实早有察觉,谕旨多次针对“奸民”问题有所告诫。

新政虽以“自强”为宗旨,但首当其冲者,乃在收拾人心。收拾人心之首务,则在教育。1902年,清廷颁布《钦定学堂章程》,次年,又颁布《奏定学堂章程》,正式启动教育的近代化改革。按主持制定《奏定学堂章程》的张之洞的说法:“至于立学宗旨,勿论何等学堂,均以忠孝为本,以中国经史之学为基,俾学生心术一归于纯正,而后以西学授其知识”。以“经史”教育巩固“忠孝”理念,以抵御“带路党”现象,无疑是老调重弹。

民间线路

民间敏锐地意识到“带路党”之繁盛,乃国人缺乏民族意识、尚无民族认同之缘故。

民间救亡思潮,在庚子年后,迅速转向了“民族主义救中国”的新套路。改良派的梁启超讲:“民族主义者,世界最光明、正大、公平之主义也,不使他族侵我之自由,我亦毋侵他族之自由。其在于本国也,人之独立;其在于世界也,国之独立。使能率由此主义,各明其界限以及于未来永劫,岂非天地间一大快事?”革命派的《浙江潮》杂志也说:“今日者,民族主义发达之时代也,而中国当其冲,故今日而再不以民族主义提倡于吾中国,则吾中国乃真亡矣!”

按梁启超的论断,中国之旧的“经史教育”,导致国人“知有朝廷而不知有国家”、“知有个人而不知有群体”。朝廷利益与民众利益常不一致;个人利益与群体利益也常有冲突。民众有了民族观念,国家成了民族国家,自然就能团结起来,外敌入侵,即不再会有遍地冷眼旁观者,亦不会再出现大量的“带路党”。

带路党 - 现代发展

2010年美国与韩国数次声称要在黄海进行军事演习,美国航母要进入黄海期间,网上有人声称美军如果入侵中国,他们就要给美军带路。

该词一方面类似于“屁民”这种称呼,较多属于宣泄、泄愤性的愤世嫉俗之语;也被一些爱国网友当作棍子嘲讽那些美分和西奴粉丝。也就是说,是种玩笑和情绪用语。

另一方面确实反映了现在西化者的真实心迹,西化者从内心讲确实迫不及待要为美军带路,推翻现政府和体制,从而他们能上台,并且以为全盘照抄美国了,美国也就容许中国自由发展,中国就能立刻富强、和谐、民主、幸福了。

事实上,较早之前,西化者就经常把“带路”放在嘴上,已知较早的此类发言者有许纪霖,其在九九年五八事件后,假借他人之口说“假如八国联军再来,我就为他们带路!”

带路,从来不是什么神话,它是跟敌对势力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动作,或者说,为敌对势力“带路”,本来就是奸细的核心本质。

其一:真要是国家进入战争状态,当奸细投敌对国家和民族的危害程度,大众对投敌的厌恶程度,政府对投敌惩治的严厉程度都不是大家现在可以想象的。可以预见,大众会对投敌深恶痛绝、甚至以手刃奸细为自豪,政府会以严厉打击奸细取信于民,无论是死心塌地的“带路党”、半认真的“带路党”投机分子,都不会有好结果。

其二,对调侃的网友而言:经常把“带路党”挂在嘴边,会降低社会对奸细的警惕性,好象社会能容忍“带路”似的。社会要包容,但无论如何,不能包容奸细,否则,这个民族就没有希望了。

其三,不是说不提或者少提“带路党”了,社会上就真没有“带路党”了,而是说网上少谈“带路党”,个人觉得还是有利于引导社会向正义而远邪恶、向团结而远分裂。

带路党 - 时代变迁

在抗日战争期间,也出现了许多带路党,他们多为汉奸,伪军,一些卖国求荣的民族败类,最终得到了失败的下场。与人民为敌,与中华民族利益为敌,终究还是彻底失败了。

在互联网时代,带路党逐渐演变成为,那些制造虚假信息,散布造谣言论,扰乱社会正常秩序,以起到其不可告人的秘密,获取非法利益。主要通过网络或者报刊杂志,以及一些非法民间组织,譬如曾经祸及一时的法轮功组织。

在中国,少数年轻人和‘带路党’成员误以为美国能给中国和世界人民带来民主与幸福。”文章继续说道,“带路党”是一个充满矛盾及双重意义的词汇,强调了一些中国人对美国的“向往”。就像美国的中文称呼一样,“带路党”是一个关于中国未来的较为夸张的修辞。中国互联网已发展成为公众讨论社会话题的公共论坛,许多中国人已经越来越细致入微地了解美国,而无法清晰地将美国作为纯粹的“敌人”,亦或是纯粹的“典范”。美国以及“带路党”不再只是它们曾经所蕴含的意义。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该词条未被企业认领,赶快认领吧!
  2.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3. 参与编辑人数:6
  4. 最近更新时间:2015-01-19 00:3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