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庄姜

    宋人朱熹在《监本诗经》中认为庄姜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诗人。她是春秋时齐国公主,卫庄公的夫人。《诗经·卫风·硕人》中描写庄姜时说:“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姓名: 庄姜 性别:
    职业: 嫔妃,女诗人 所处时代: 春秋
    民族族群: 华夏族 出生日期: 春秋时期
    国籍: 齐国 主要作品: 《燕燕》《柏舟》《绿衣》《日月》《终风》

    目录

    历史记载/庄姜 编辑

    庄姜 庄姜

    庄姜是春秋时齐国的公主,姜是齐国皇族的姓,因为嫁给了卫国国君卫庄公,人称庄姜。最早出现在《诗经》里的一位美人,出身贵族,侯门之女,且美丽非凡。 庄姜因为出身高贵,嫁得也是国君,所以她出嫁时很是风光,但由于婚后无子,遭到冷落,生活并不快乐。卫庄公后来娶了陈国之女厉姒,再娶了厉姒的妹妹戴妫。卫庄公脾气暴戾,对庄姜非常冷漠。美丽的庄姜在每一个漫漫的长夜里,孤灯长伴,寒冷深宫,无人相陪。

    宋人朱熹认为庄姜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诗人。他认为收在《邶风》中开篇五首诗是庄姜所做(说法不一),但最无异议最了不起的是写下了名垂千古的名篇——《燕燕》: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飞,颉之颃之。之子于归,远于将之。瞻望弗及,伫立以泣。

    燕燕于飞,下上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瞻望弗及,实劳我心。

    仲氏任只,其心塞渊。终温且惠,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勖寡人。

    诗经描述/庄姜 编辑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这首出自《诗经·卫风》的诗歌,非常细腻地勾勒出了一幅标准美女图:她身材高挑修长;一双纤手柔如茅草的嫩芽,又白又嫩;肌肤似凝脂般细腻白皙;脖子像幼虫般娇嫩柔软;牙齿细白整齐像瓜子;额头饱满,眉毛细长;盈盈笑时好醉人,美目顾盼真传神。

    庄姜 庄姜

    这首赞美诗乃是汉语中描写美女的开山之作和标杆之作,出自卫国民众之口。清人姚际恒称“千古颂美人者,无出其右,是为绝唱”(《诗经通论》)。方玉润则说“千古颂美人者,无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二语。”其后描述美女的作品,几乎都逃不出此诗定下的几个标准,千古美人也都逃不脱庄姜的影子。无论是《洛神赋》的甄洛,还是《长恨歌》的杨玉环。

    根据朱熹考证,《诗经》中有五首诗乃是出自庄姜之手:《燕燕》、《终风》、《柏舟》、《绿衣》和《日月》。其中最有名的当属《燕燕》: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燕燕于归,颉之颃之。之子于归,远于将之。瞻望弗及,伫立以泣。燕燕于归,下上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瞻望弗及,实劳我心。仲氏任只,其心塞渊。终温且惠,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勖寡人。此诗是美女诗人的代表作,是“万古送别诗之祖”(王士祯语),可泣鬼神(许彦周语)。  

    左传记载/庄姜 编辑

    庄姜 庄姜

    卫庄公娶于齐东宫得臣之妹,曰庄姜,美而无子,卫人所为赋《硕人》也。又娶于陈,曰厉妫,生孝伯,早死。其娣戴妫生桓公,庄姜以为己子。公子州吁,嬖人之子也,有宠而好兵,公弗禁,庄姜恶之。石碏谏曰:“臣闻爱子,教之以义方,弗纳于邪。骄、奢、淫、泆,所自邪也。四者之来,宠禄过也。将立州吁,乃定之矣,若犹未也,阶之为祸。夫宠而不骄,骄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珍者鲜矣。且夫贱妨贵,少陵长,远间亲,新间旧,小加大,淫破义,所谓六逆也。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所谓六顺也。去顺效逆,所以速祸也。君人者将祸是务去,而速之,无乃不可乎?”弗听,其子厚与州吁游,禁之,不可。桓公立,乃老。

    今人赞咏/庄姜 编辑

    诗《硕人》,开篇的头一句即言“硕人其颀”,描绘了出嫁途中的庄姜所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高大健美的身材。是谁家的女孩儿这么美呢?“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这五句诗罗列强调了新娘的身份,她是齐庄公的女儿,要嫁到卫国去,做卫庄公的妻子。尤其是“东宫之妹”一句,点明了庄姜跟齐国太子是一母所生,凸显了她尊贵的身份。她还是邢侯的小姨子,谭公是她姐夫。真是位名门闺秀!这美人儿不只身材好,她——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那纤纤的手指像茅草的嫩芽,肌肤柔滑得像凝结的油脂,脖颈白得像天牛(一种昆虫,幼虫白而软)的幼虫,牙齿洁白整齐如葫芦籽,额头方方正正,眉毛弯弯又长长。这描绘好似一幅工笔画,千载之下,犹如亲见其音容笑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句最是传神生色,是诗中的经典名句。是说庄姜笑起来两个酒窝像花儿一样,一双美目黑白分明。

    以庄姜的身高和相貌一定会在春秋时代的美人中夺冠。凸显了新娘的美丽和尊贵之后,诗中还述写了送嫁的规模,诗动态地描绘了这一切:“河水洋洋”,黄河水浩浩荡荡;“葭菼揭揭”,芦苇花洁白温柔,送亲的队伍就是在这优美的环境中行进的。诗中并未写卫国如何来迎亲,却写臣子们早早就退朝了,后面还特意加了一句“无使君劳”,让庄公好好休息,不要劳累,再联系结尾的鱣鱼鲔鱼,暗示着卫国人祝福庄公夫妇有鱼水之欢。 卫国人惊叹于庄姜出嫁时的美貌与气派,作了这首《硕人》来称颂她。可,这美却是冷眼旁观的美,虽然旁观者清,才有如此清晰的描绘,但旁观者冷,毕竟缺乏当局者的迷恋。庄姜的美只属于盛大婚礼仪式的点缀,而与情爱无关,反倒在对这美丽的铺叙中深含着悲悯——这样一个身份尊贵的美女,这样一个盛大的婚礼,如是写言情小说的话,它的结尾该是“从此后,才子佳人,白头偕老”吧?可历史的真实往往让我们大跌眼镜。《左传·隐公三年》记载了庄姜“美而无子”,却贤德贞淑。《毛诗序》的阐释更具体:“《硕人》,闵庄姜也。庄公惑于嬖妾,使骄上僭,庄姜贤而不答,终以无子,国人闵而忧之。”原来在这完美的婚礼仪式之前,卫庄公早有心上人!

    以卫庄公的地位,在他所处的时代,都是一夫多妻的。《毛诗序》的“惑”字用得好!男女之爱,本无理由和原因,只是深深地互相迷惑。庄公惑于嬖妾,两人恩爱无边,还生下了大胖儿子。后来这嬖妾和她儿子给卫国生出了无数祸患来,咱先且不表。这是个从一开始就糟透了的婚姻,可庄姜却始终宽厚、贤德,不指责、不抱怨,顾全大局,有“国母”风范。我倒对那个“嬖妾”生出了许多好奇,她是什么样的狐媚子啊?真想坐上时光倒流的机器,去见识一下那个使庄姜的美丽、尊贵和贤德都黯然失色的女人。

    没有爱的婚姻,其实只是一床光彩夺目的锦缎被子,叠起来放在床上,是给别人看的。不敢想象庄姜盛装出嫁后了解到真相的心情,“贤而不答,终以无子,国人闵而忧之。”庄姜包容了卫庄公,可以她的身份,却不愿谄媚于庄公,以致终身独居,没有生育,整个卫国都为庄姜感到不平。这短短数字,包含了一个女人一生的眼泪!一个没有经历过爱情的女人,再美再好,也只是一束塑料花,既不生动,又没有香气:那如柔荑般纤细的手指,只能抓住黄昏的孤独;如葫芦籽般整齐而洁白的牙齿,咀嚼过多少寂寞?而黑白分明的美目,看着红颜一日日凋零,是否掠过一丝惶恐?

    庄姜的美,是蝴蝶标本式的美、蜡人式的美,而不是秀色可餐的美。中国古代的男人发明出许多“意淫”的词汇,“秀色可餐”就是其中一个。这样一个旖旎风情的词语都与庄姜无关。因为她的贤德,世人敬她爱她,诗人歌咏她,没有人用看一个女人的眼光去看她,她已经是一个符号化的美女了。

    谈古论史/庄姜 编辑

    庄姜 庄姜

    宋人朱熹在《监本诗经》中认为庄姜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诗人。他认为“收在《邶风》中开篇五首诗是庄姜所做”而后代许多学者对此有些怀疑,认为庄姜做诗没有记载,有许多女性文化史论的作者也都认同这个说法。翻阅《左传》以及《诗经》、《列女传》不难发现,对于庄姜做诗确无记载,而在《列女传之母仪传》中有卫姑定姜做诗的记载。在《卫姑定姜》中有这样的记载:“卫姑定姜者,卫定公之夫人,公子之母也。公子既娶而死,其妇无子,毕三年之丧,定姜归其妇,自送之,至于野。恩爱哀思,悲心感恸,立而望之,挥泣垂涕。乃赋诗曰:“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不及,泣涕如雨。”送去归泣而望之。又作诗曰:“先君之思,以畜寡人。而《诗经》—《邶风》中开篇第三首诗正是《燕燕》君子谓定姜达于事情。诗云:“左之左之,君子宜之。”此之谓也颂曰:卫姑定姜,送妇作诗,恩爱慈惠,泣而望之。数谏献公,得其罪尤。聪明远识,丽于文辞。” 究竟谁是中国古代第一个女诗人呢?是善良的定姜卫姑?还是美女庄姜?还是历来被史学家认可的许穆夫人?如果按照《诗序》朱熹在《监本诗经》中认为有那样《诗经》中《邶风》前五首为庄姜所做。那么许穆夫人作《载驰》(《左传》闵公二年)庄姜写诗在(《左传》隐公三年——隐公四年)而《载驰》(《左传》闵公二年)比(隐公三年——隐公四年)晚六十年,那是中国女性第一位诗人就理所当然是美女庄姜了。

    庄姜何许人也?在《左传》(隐公三年)中有明确的记载:“卫庄公娶于齐东宫得臣之妹,曰庄姜,美而无子,卫人所为赋《硕人》也。”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从中可以看出,庄姜出身贵族,侯门之女,且美丽非凡。嫁了昏惑的庄公,心中非常痛苦,我们再看《邶风》一,二,四首诗写女人婚姻不幸,夫妻不和,其事与春秋传所记载庄姜遭遇同,时空和情调也相符。

    第一首《柏舟》,写的是庄公长期不和庄姜一起生活,《柏舟》即作者自况,柏木之舟质量是坚实细密的,比喻作者人才出众,但却是飘荡水中的一只空船。庄姜的隐忧无法排解,耿耿不寐“我心匪鉴,不可以茹,”“我心匪石,不可以转”,“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是写她忧愁的情绪,摆脱不掉的苦闷。意象联想十分贴切。

    作者也有主观努力,想主动地槁好和庄公的关系“薄言往诉,逢彼之怒”通过作者提炼成的这一细节,将作者的痛苦表述得如此清晰。而“忧心悄悄,恫于群小,”丈夫既对她不好,身边那些小人也一齐落井下石,作者只能忧心悄悄,只能是“静言思之,不能奋飞”只能仰望天空,希望象小鸟那样白由飞翔。

    《绿衣》为《邶风》第二首。“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心忧矣,曷维其已。”朱熹认为:“庄公惑于壁妾,夫人庄姜贤而失位,故作此诗,言绿衣黄里,以比贱妾尊显.正嫡幽微,使我忧之不能自己也”讣正嫡幽做,叫我忧之不能自已也。庄姜要卫宫中的“夫位”的处境,通过此诗却表露无遗了。

    第四首《日月》:“日居月诸。照临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胡能有定,于不我顾。”高享《诗经今注》中认为:“这是妇人受丈夫虐待唱出的沉痛歌声”而《诗序》中说:“卫庄姜伤己也,遭州吁之难,伤自己不见答于先君,以至于困穷之诗也”,那么诗中“不我顾”“不我报”“德音无良”指的是卫庄公子。

    再看《邶风》中的第第三首诗《燕燕》“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朱熹评论说:“庄姜无子,以陈女戴妫之子完为己子’,庄公卒,完即位,嬖人之子州吁杀之,故戴妫归于陈,而庄姜送之,作此诗也”。而《诗序》中也认定《燕燕》卫庄姜送归妾也。《韩诗》认为是卫定姜送陪嫁的妹妹《齐诗》认为是定姜送子媳归国。而在《卫姑定姜》中也有定姜送子之归的记载,从本诗的最后两句来看:“先君之思,以勖寡人”分明是定姜的口气,“先君”指去世不久的卫公子(即儿媳之夫),又据〈史记卫康叔世家〉庄公在世时戴妫已死。所以我认为还是定姜所做。而《列女传》里的记载是可信的。

    第五首《终风》;‘终风且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诗序》说:“卫庄姜伤自己也,遭州吁之暴”但这样的说法我认为比较牵强,据左传记载:“庄姜是庄公正室,年纪比州吁大得多,州吁不大可能对位居母位的庄姜“谑浪笑敖”且后面“惠然肯来”“愿言则怀”就更难理解了,而朱熹认为“庄公虐待庄姜”但也无史无据。所以认为是受虐待的其它妇女所做。

    行文至此,我们不难看出,诗经中《邶风》一、二、四首诗为庄姜所做可信度比较高,可是后世许多学者都不大情愿承认庄姜是作者,理由是“庄姜出身贵族,又是诸侯夫人,怎么会写”民歌“呢?用阶级的观点显然不可以的,可殊不知古代一流美女庄姜,“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卫风·硕人》只因命运不好,嫁了昏惑的庄公,她在诗中写了深宫女子的苦痛,也勾画了“狂荡暴疾”的卫国诸侯的真实面目,当然男性为主体的历史的书写者们会不自觉地下意识地语诋她。凭《柏舟》、《绿衣》、《日月》也能够断定“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美女庄姜是我国古代作诗第一人。

    庄姜之悲/庄姜 编辑

    宋人朱熹在《监本诗经》中认为庄姜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诗人。她是春秋时齐国公主,卫庄公的夫人。相传《诗经》里《燕燕》为其所作:“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不及,泣涕如雨”,后代诗评家推为“万古离别之祖”。庄姜可谓诗经时代美女姿本代言人,《诗经·卫风·硕人》中描写庄姜时说:“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可是庄姜嫁给了昏惑的庄公,夫妻不和,婚姻不幸,心中非常痛苦。自古红颜多薄命,此话就像是老天的诅咒。上天赋予女人美貌之时,却总要搭上悲惨的命运,似乎只有这样才显公平。作为美色、美德、美才兼具的标准美女,庄姜自是难逃一“悲”字。老天给了她美貌和尊贵,但却没有赐给她一个好男人和一段好姻缘。 庄姜并不姓庄,而姓姜,是姜子牙后人,贵为齐国公主,因为嫁给了卫国国君卫庄公,而被人称为庄姜。她风风光光嫁人后,却因为没有生孩子,而遭到了长期的冷落。卫庄公脾气暴戾,甚至还有虐待庄姜的嫌疑。后来,他又娶了陈国的厉妫和戴妫。 不快乐的庄姜,只能在诗歌中寄托哀思。在《终风》、《柏舟》、《绿衣》和《日月》中,庄姜的不幸福表露无遗,常常“耿耿不寐”、“忧心悄悄”。庄公死后,她又遭遇了残酷的宫廷夺权政变。戴妫生有一子桓公,善良的庄姜视若己出,十分疼爱。但桓公后来被庄公的另一个儿子州吁所杀。州吁很快又被卫国人所杀。在这连环的宫廷谋杀中,庄姜多遭变故,已看尽人间悲凉,孤独得像一叶飘荡于水中的空船。丑女的不幸,大多相同,而美女总是各有各的不幸。

    标准美女/庄姜 编辑

    标准美女什么样?国外的研究者曾对公认的“大美女”进行了测定,最后取得“美人胚子”的具体参数。一是眼的宽度为脸宽的5/10;二是下领长度为脸长的之前,美女多因骄奢淫逸和一身妖气而留名,比如妹喜、妲己和褒姒,她们都是著名的“狐狸精”。但从庄姜开始,美女也有了好心肠。更可贵的是,庄姜并不是徒有虚表的花瓶,而是位才华出众的诗人,甚至还是中国第一位女诗人。 美女诗人的头衔搁在庄姜的头上可谓名副其实,现在的所谓美女作家只能靠边站了。根据朱熹考证,非常细腻地勾勒出了一幅标准美女图:她身材高挑修长一双纤手柔如茅草的嫩芽,又白又嫩肌肤似凝脂般细腻白皙;脖子像幼虫般娇嫩柔软;牙齿细白整齐像瓜子;额头饱满,眉毛细长;盈盈笑时好醉人,美目顾盼真传神。这首赞美诗乃是汉语中描写美女的开山之作和标杆之作,出自卫国民众之口。清人姚际恒称“千古颂美人者,无出其右,是为绝唱”《诗经通论》。方玉润则说“千古颂美人者,无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二语。”其后描述美女的作品,几乎都逃不出此诗定下的几个标准,千古美人也都逃不脱庄姜的影子。无论是《洛神赋》的甄洛,还是《长恨歌》.的杨玉环。所以,说庄姜是千古标准美女也并不为过。古人的确是以庄姜为模子,确立了三千年来的审美标准。庄姜并不姓庄,而姓姜,是姜子牙后人,贵为齐国公主,因为嫁给了卫国国君卫庄公,而被人称为庄姜。她风风光光嫁,却因为没有生孩子,而遭到了长期的冷落。卫庄公脾气暴庆,甚至还有虐待庄姜的嫌疑。后来,他又娶了陈国的厉妫和戴妫。不快乐的庄姜,只能在诗歌中寄托哀思。在《终风》、《柏舟》、《绿,衣》和《日月》中,庄姜的不幸福表露无遗,常常“耿耿不寐”、“忧心悄悄”。庄公死后,她又遭遇了残酷的宫廷夺权政变。戴妫生有一子桓公,善良的庄姜视若己出,十分疼爱。但桓公继位不久,就被庄公的另一个儿子州吁所杀。州吁后来又被卫国人所杀。在这连环的宫廷谋杀中,庄姜多遭变故,已看尽人间悲凉,孤独得像一叶飘荡于水中的空船。

    作品赏析/庄姜 编辑

    《燕燕》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飞,颉之颃之。之子于归,远于将之。瞻望弗及,伫立以泣。

    燕燕于飞,下上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瞻望弗及,实劳我心。

    仲氏任只,其心塞渊。终温且惠,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勖寡人。 译文

    燕子飞翔天上,参差舒展翅膀。妹子今日远嫁,相送郊野路旁。瞻望不见人影,泪流纷如雨降。

    燕子飞翔天上,身姿忽下忽上。妹子今日远嫁,相送不嫌路长。瞻望不见人影,伫立满面泪淌。

    燕子飞翔天上,鸣音呢喃低昂。妹子今日远嫁,相送远去南方。瞻望不见人影,实在痛心悲伤。

    二妹诚信稳当,思虑切实深长。温和而又恭顺,为人谨慎善良。常常想着父王,叮咛响我耳旁。

    《柏舟》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庄姜 庄姜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觏闵既多,受侮不少。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译文:

    柏木船儿荡悠悠,河中水波漫漫流。圆睁双眼难入睡,深深忧愁在心头。不是想喝没好酒,姑且散心去邀游。

    我心并非青铜镜,不能一照都留影。也有长兄与小弟,不料兄弟难依凭。前去诉苦求安慰,竟遇发怒坏性情。

    我心并非卵石圆,不能随便来滚转;我心并非草席软,不能任意来翻卷。雍容娴雅有威仪,不能荏弱被欺瞒。

    忧愁重重难排除,小人恨我真可恶。碰到患难已很多,遭受凌辱更无数。静下心来仔细想,抚心拍胸猛醒悟。

    白昼有日夜有月,为何明暗相交迭? 不尽忧愁在心中,好似脏衣未洗洁。 静下心来仔细想,不能奋起高飞越。

    《绿衣》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本诗表达丈夫悼念亡妻的深长感情。诗人目睹亡妻遗物,倍生伤感,由此浮想联翩。由衣而联想到治丝,惋惜亡妻治家的能干。想到亡妻的贤德,“我思古人,俾无訧兮,”正是俗话所言,家有贤妻,夫无横祸。描写细腻,情感丰富。构思巧妙,由外入里,层层生发。衣裳多色见于外,衣裳之丝见于内。再由“治”丝条理,联想办事的条理,才使“无訧”,讲而深入到身心内部,体肤由而凉爽,再到“实获我心”的情感深处,若断若续,含蓄委婉,缠绵悱恻。

    《日月》

    日居月诸,照临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

    胡能有定?宁不我顾?日居月诸,下土是冒。

    乃如之人兮,逝不相好。胡能有定?宁不我报。

    日居月诸,出自东方。乃如之人兮,德音无良。

    胡能有定?俾也可忘。日居月诸,东方自出。

    父兮母兮,畜我不卒。胡能有定?报我不述!

    本诗描写受男子抛弃的妇女对自己不幸遭遇的哀叹,以及结束这种痛苦生活的沉痛呼吁。诗写对日月倾诉,正是因为绝情男子变心带来的走投无路的呼吁,甚至于埋怨父母,这正是穷而呼天,“忧患疾痛之极,必呼父母”的人生至情。但就这样,女子还仍然无法忘记,所谓“俾也可忘”,正是因为无法可忘,这更反衬了男子的无情,女子的多情。

    《终风》

    终风且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

    终风且霾,惠然肯来?莫往莫来,悠悠我思,

    终风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愿言则嚏,

    曀曀其阴,虺虺其雷。寤言不寐,愿言则怀。

    本诗描写一个被男子玩弄后又抛弃的女子的悲伤和期望。诗借刮风、下雨、天阴、打雷比喻男子喜怒无常,放纵无礼,粗暴傲慢的性格和善于调笑的手段,给一个天真、纯洁女子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和悲哀,女子却没有怨怒和悔恨,反而夜中不眠期望男子挂念,其实是借男子来写自己想念。感情复杂、曲折、人物性格对比鲜明,充分展现了女子的多情多义和男子的粗暴无情。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5-17 21:52:53

    人物关系

    编辑

    庄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