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庆余年3

    《庆余年3》是2008年8月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编辑出版的猫腻的文学作品。故事讲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成为古代庆国伯爵府的公子,因此获得了大富大贵的人生经历。通过这种经历,反映出当时社会人们对权力和金钱的追逐与争夺,进而深刻地展示了人性的某些阴暗面,更加期待真善美。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庆余年3 作者: 猫腻
    发布状态: 连载中 签约网站: 起点中文网
    出版时间: 2008年8月

    目录

    基本信息/庆余年3 编辑

      书名:庆余年3

      作者:猫腻

      出版社: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第1版 (2008年8月1日)

    庆余年3庆余年3
    平装: 313页

      正文语种: 中文

      开本: 16

      ISBN: 7505724444, 9787505724440

      条形码: 9787505724440

      产品尺寸及重量: 23 x 16.4 x 1.2 cm ; 400 g

      品牌: 北京磨铁图书

      ASIN: B001DDXM4Y

    内容简介/庆余年3 编辑

      《庆余年:天下权臣宝典3》故事主要内容是,一个年轻的病人,因为一次毫不意外的经历,重生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成为古代庆国伯爵府一个并不光彩的私生子。修行无名功诀,踏足京都官场,继承庞大商团……范闲,包裹在他最外面的是一层金光闪闪的纸衣,纸衣下面是非常刺眼使人流泪的芥末,芥末下面是甜得发腻的奶油,奶油下面是苦涩无比的毒药壳,壳的中间却有那么一抹亮光……人都是复杂的,对于庆国的百姓来说,看到的是他金光闪闪的外衣,对于范闲的敌人来说,看到的却是这层外衣下面辛辣的芥末……且看一个混淆了身份的私生子,将如何玩转商场、官场、战场以及婚场!

      如烧鸡一样,总有些不是丑活的漂亮活要写在前面。

      题材是穿越重生,估汁很多朋友也会觉得俗套而且纳闷,但正像我一直坚持的那样,作为广大的人民群众一员,作弊,其实是一件相当享受的事情,而人生最大的作弊,毫无疑问就是重新再活一次了。

      大家知道我一向都只会写这些老题材,但希望能写得好玩些,起因就是这么简单吧。

      俗不俗,其实我不在乎,我本来就是个俗人。

      既然穿越,我准备让男主角穿越得歇斯底里一些!

      另外说到书名,因为故事发生在庆国,而那位病人很奢侈地拥有了多出来的一截生命,所以取名为:庆余年——很有乡土气息的名字。

      我实在是很傻眼,集合了无数人的脑力,居然都想不出来一个又叫好又叫座的名字,自然,叫座肯定更重要些。

      这故事大概求的就是舒爽两个字。

      一部《庆余年》,缓缓道来的仿佛是一个异时空的灵魂的再生,却讲尽了这片大陆上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在这个叫范闲的年轻人的成长路程里,庆国几十年起伏的画卷慢慢地呈现出来。

      几十年的历程里,我们看到的是三代风云人物的起起落落、轮转更替。两条线索,范闲的成长、叶轻眉的一生贯穿着整个小说,一明一暗,把几十年的庆国风雨尽揽其中。

      历史慢慢地湮没掉了一些我们已经找寻不到的痕迹。历史的城墙上斑驳而模糊,在风吹雨打的岁月里渐渐看不清楚了。

    书评/庆余年3 编辑

      08年最强权谋小说玩转职场、商场必备宝典《庆余年:天下权臣宝典3》。叫板二月河权谋之术,媲美当年明月生动文笔。尔虞我诈,尽是权臣翻天手段;纵横捭阖,方显天下英雄本色。一个男人情感欲望的终极爆发,一部官场谋斗活剧的全景透视。 包裹在他最外面的是一层金光闪闪的外有,外衣下面是使人流泪的芥末,芥末下面是甜得发腻的奶油,奶油下面是苦涩无比的毒药……

      猫大此书几种结局(推论)

      这本书追了很久,原来我一直怀疑它的结局该怎么写。现在大体有些想法了,心急难耐,所以乱猜,希望不要打扰猫大的思路!罪过罪过!

      第一种:庆国皇帝立太子即位,范闲安然无恙,做个亲王什么的(或掌管监察院,内库是不可能一起管的),貌似这种结局最不可能;

      第二种:庆国皇帝立太子即位,肯定要清除范闲、陈萍萍等障碍,但是范闲作为主角是不可能死的,所以他们要反,然后就是范闲做皇帝;

      第三种:庆国皇帝被太子谋杀,在临死前,范闲来救驾,老皇帝才看清太子,传位给范闲或老三(老二是不可能的)。

      第四种:这也是最悲哀的一种结局,太子先杀了老三,又派老大往边疆战死,然后开始谋杀皇帝,范闲去救驾的时候一起挂掉(连同太子),最后就只能是老二即位;

      第五种:范闲不再理会庆国事务,借助神庙回归现实世界(或者做个隐士);

      第六种:范闲在老皇帝还未动手之前,除掉一切障碍,登基;

      第七种:范闲将庆国带到超级大国的行列,然后归隐,过起了田园生活。这是比较平淡的结局。

      ——网友 活在中世纪

    作者简介/庆余年3 编辑

      猫腻,曾用作者北洋鼠,备用作者乐俊,总是脱不开汤姆与杰瑞的范畴。七十年代生人,蜗于湖北夷陵之地三十载,昼伏夜出,好独行,不好独居。尝就学于川大,因惫懒故被逐,重回故乡于某处打工,首次接触电脑,发现自己有打字的天赋--这说的是打字很快。因为无聊所以上网,因为打字快,所以泡论坛,因为口水多,所以编故事,因为当时无女友,想欺骗文学女青年,所以故事编得极酸。因为文学女青年无数巨眼不识人,所以哀切之余,便只留下了些文字,写过《映秀十年事》,还写过些自己觉得有趣的言情小篇,但觉得最好玩的,还是这本《庆余年》,介绍到此为止。

    目录/庆余年3 编辑

      第四卷 北海雾

      第十二章 科场弊案

      第十三章 雨中访友(一)

      第十四章 雨中访友(二)

      第十五章 闪亮的日子

      第十六章 皇榜

      第十七章 权臣刚刚上路

      第十八章 京官的反击

      第十九章 辩

      第二十章 大闹刑部

      第二十一章 提司!提司!

      第二十二章 初登门

      第二十三章 告诉你一个真正的监察院

      第二十四章 人世间的影子

      第二十五章 小花

      第二十六章 阴寒的装备

      第二十七章 亵渎

      第二十八章 夜夜夜夜

      第二十九章 肖恩出狱

      第三十章 京外

      第三十一章 毫无美感的下毒

      第三十二章 马车春色

      第三十三章 白袖招

      第三十四章 向肖恩学习

      第三十五章 京中杀人细无声

      第三十六章 油伞骨中一柄剑

      第三十七章 白鸟在湖人在心

      第三十八章 司理理的秘密

      第三十九章 长公主的愿景

      第四十章 出柙

      第四十一章 开门,放狗

      第四十二章 你死,我活

      第四十三章 草甸惊变

      第四十四章 海棠朵朵

      第四十五章 以无耻入有德

      第四十六章 无题

      第四十七章 海棠春

      第四十八章 心战前传

      第四十九章 一字记之曰心

      第五十章 雾渡河

      第五十一章 官道边

      第五十二章 上京城

      第五十三章 斑驳城墙夜色重

      第五十四章 使团入宫

      第五十五章 与皇帝聊天

      第五十六章 姓范的牛人很多

      第五十七章 你就是一村姑!

      第五十八章 摇啊摇

      第五十九章 使团本是打架团

      第六十章 谭武不弄文

      第六十一章 秀水街的老铺

      第六十二章 皇商的近况

      第六十三章 长宁侯府

      第六十四章 您想发财吗?

      第六十五章 关范卿何事?

      第六十六章 初见言冰云

      第六十七章 撕白袍

      第六十八章 理想主义者

      第六十九章 雨夜见沈重

      第七十章 小言脱身

      第七十一章 事情不是想象的那样

      第七十二章 谋划

      第七十三章 怜子如何不丈夫

      第七十四章 巷中杀人

      第七十五章 上京暗哨

      第七十六章 有喜

      第七十七章 若若要嫁人!

      第七十八章 多多益善

      第七十九章 俯瞰越狱事

      第八十章 埋伏

      第八十一章 事败

      第八十二章 范闲也尾行

      第八十三章 湿柴与黑拳

      第八十四章 范闲跳崖

      第八十五章 世间游客

      第八十六章 永夜之庙

      第八十七章 逃出神庙的小姑娘

      第八十八章 今日本章无题

      第八十九章 闭目从此闲

    书摘/庆余年3 编辑

      第四卷 北海雾

      第十二章 科场弊案

      稀稀疏疏的雨点,落在客栈的四周,伴着雨点,时不时还有一道春雷响起,而那些学生们却似乎呆了,傻乎乎地站在客栈内外的细雨中。这条巷子是外地学子赶京赴考亲居之地,故而人数极多,而在先前那声喊后,人群马上陷入了一种很奇怪的沉默之中。

      许久之后,才有人回过神来,向先前喊话的那个学生围了过去,好一阵扰嚷,就像是炸开了一般,七嘴八舌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侯季常、杨万里三人脸上也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却强压着内心的冲动,只是走到了栏边,听着众人的对话。

      问话的人太多,答话的却只有一个,弄了半天,三人才听明白,原来昨夜监察院一处竟是出动了一百多名密探,分作了五路,直接扑向了城南郭府,而有四路却是去了另四处宅子,捉了四名江南来的学子。

      由于动作极快,所以消息被掩盖了整夜,直到早朝之时,皇帝陛下才淡淡说道,他已经颁旨,令监察院详察本次科场弊案,朝堂之上顿时隔入了某种混乱,此时诸位大臣才知道为什么礼部尚书郭攸之会没有站在队伍之中。

      内心深处真正一片平静的,只有宰相大人,户部尚书大人,当然,还有那位依然没有上朝的监察院陈萍萍大人。

      此次监察院的行动极快极准,尤其是抓四名江南士子的队伍。当场搜出了他们与某些官员来往的书信,而在郭府之中,更是查抄出来了数目相当惊人的银两。据初步的调查结果显示,这四位江南士子家中均是一方豪强,竟有三家盐商,此次入京赶考携带了大批金银,走了许多路子,终于投到了郭尚书的门下。

      郭攸之此时已经入了监察院的大狱,而那四位江南士子也成了可怜兮兮的座下客,监察院四处更是从昨日起,就开始令江南分部着手拿人,务求办铁案。因为名义上这四位江南士子是买通了春闱总裁官郭尚书,但实际上大部分的银钱却是递进了东宫,所以此案的最后背景是……太子。

      当然,这些细节上的事情,自然学生们不会知道一丝一毫。只知道在雨中痛骂郭尚书,竟是连可怜老郭的老母弱子都没有放过。

      陛下此次彻查科场弊案的决心看来极大,除了礼部之外,至少还有十数位官员因为此时被停职待查,据江湖传言,之所以此次查的如此之快,捉得如此之准。全因为一份黑名单,那名单上面写着此次春闱与朝中官员们勾结的士子名字,监察院由士子着手,反推而索,成效极佳。

      侯季常有些震惊地从栏边走回酒桌,举起酒杯倾入喉中,似是不觉酒水辛辣。犹自出神说道:“没想到,真的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杨万里与成佳林二人也没有从这惊天的消息里回过神来,下意识问道。

      侯季常哈哈一笑,重重一拍桌面,说道:“没想到监察院出手如此之准,如此之狠,竟能搞到能致朝中贵人于死地的名单。”他端起酒壶,给二位朋友杯中倒满,举杯相邀。满脸兴奋道:“来,咱们敬监察院一杯!”

      “干!”杨成二人哪有它话,兴奋的举杯而尽。

      此时客栈之中全是兴奋的年轻学子在邀人痛饮着,庆国官场积弊已久,虽然谁都知道不可能仅仅靠捉住一位礼部尚书。就完全改变这种局面,但正所谓万里之行始于足下,只要陛下真的发现了问题,愿意解决这个问题。这些年青的、有朝气的、甚至可以说是单纯至极的读书人们,都相信,庆国的未来一定会变得更美好一些。

      ……

      良久之后,酒意渐上胸腑,杨万里迷离着双眼,有些傻傻地笑道:“真是痛快,就算此次不中,但能身逢如此惊天之事发生,也算是痛快了一回。”

      成佳林喝得少些,人也最清醒,他对于仕途向来热衷,有些迟疑问道:“既然此次科场弊案已经揭开了,那……此次春闱会不会重考。”

      “不会。”相反侯季常在几壶酒下肚之后,清瘦的脸上却显得平静了起来,眸子变得极为清亮,“这只是陛下的一次警告,而且此事有过先例,十二年前,天下初定,春闱也有事变,当年斩了十四位礼部官员,但是春闱的成绩依然照常发布,只是那些与官员有染的学生被除名,由后面的补了上来。”

      “那……咱们岂不是有机会了?”杨万里憨憨地笑着,本性纯良的他想问题很简单,“三甲只有这么些名额,等那些走歪门邪道的仁兄被除名,我们的机会就大多了。”

      侯季常冷笑道:“如果不是有更贵的贵人也在做这件事情,郭尚书只不过是一部大臣,哪里敢在这国之大典上动手脚。那些贵人要保的学生只怕更多,只不过剔了四个盐商的儿子,于大势又有何补?”

      另二人心想,果然如此,不免又有些豁然。半晌之后,杨万里忽然一拍桌子,笑道:“不论如何,这也算是一椿痛快事。去年京里最轰动的便是那场言纸,逼着长公主回了信阳,今年最轰动的,恐怕便是这份黑名单了,居然生生掀翻了一个当朝尚书。”

      成佳林面有忧色道:“等明天三甲出来了再说吧。”

      侯季常与杨万里知道他地性子,对于此次春闱依然抱有幻想,微微笑,也不去理他,说道:“我得去把史阐立那小子从床上拉起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杨万里笑道:“记得让他买些吃食。”

      “漂亮,真漂亮。”范闲轻轻弹着王启年带过来的纸,心情大佳。婉儿坐在他身旁,有些担心说道:“你不担心太子哥哥知道是你告发的弊案?”

      今日,被父亲重重训斥了一顿的范闲,破天荒被禁了足,只得老老实实呆在了府里。他知道这椿事儿做得确实有些过于荒唐,当然,如果不是事先从院里得到消息,知道皇帝陛下今年准备杀鸡儆猴,范闲也不敢来当这个“污点证人”与满朝文武为敌。

      其实那份名单算不得什么秘辛,范闲手中有几张纸条,那些座师提调,谁手里没几张?单看这种光明正大的弊场声势,就知道庆国官场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也正因为如此,此次监察院查弊案,才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时间也没有谁会首先怀疑到范闲的头上来。

      听着妻子发问,范闲的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神情,道:“你那位太子哥哥的胆子太大,手段太差,这满朝文武也是一群胆大包天的糊涂蛋,春闱舞弊是何等样的大事,竟然闹得天下皆知,就算我不告发,若陛下要查,难道他们还想瞒住?”

      婉儿从被窝里爬了起来,静静地看着他的脸:“相公,以后不要这么行险了,世上没有不过风的墙,若真让人知道此事与你有关,日后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范闲又说了一个妻子听不懂的俏皮话,微笑说道:“就算知道了又如何?”

      婉儿叹了一口气,心想自己这位相公知书达礼,满腹诗华,外表看似平稳,但谁也闹不准他什么时候会做出如此癫狂的事情来。

      范闲知道妻子担心自己,静静说道:“此事的关键还是宫中。科举是什么?是陛下为自己收拢人才的手段,前朝有位皇帝曾经在科举的时候哈哈大笑,说天下英推从此尽入我的网中。陛下能容忍朝中官员用科举的名额来换取财富,但不能容忍所有的名额都被用来换取不义之财。更何况,太子和大皇子都在这件事情里插了手,咱们的皇帝舅舅不得不要问自己一句……自己这两个儿子到底想做什么?”

      婉儿有些听不明白,好奇说道:“自然是要培植自己日后在朝中的势力。”

      范闲笑着继续问道:“那陛下就要问了,你培植自己的势力做什么?大皇子可是个领兵的人,在朝中要这么大的势力做什么?”

      婉儿苦笑道:“那太子哥哥呢?他是一国储君,培养人才倒算是说得过去,毕竟他将来也是要执掌国朝的天子,以往在东宫听太傅讲课的时候,太傅曾经说过,东宫不能无为,不惧流言,率先准备一些臣子以备将来之用,这才算是真正的赤忠,天子家的孝义。”

      范闲摇摇头,露出淡淡讥屑说道:“太傅文章大约是好的,道理肯定是对的,但问题是,当今陛下身体健康,东宫这时候就开始培养人才,陛下不得在心里问自己一句:太子难道着急了?”

      第十三章 雨中访友(一)

      婉儿倒吸了一口谅气,发现事情确实是这样,又听着范闲继续微笑说道:“所以说,,陛下能忍一时不能忍一世,能忍百官,不能忍自己的儿子,如果陛下一直不想便罢了,但只要开始想第一个问题,便无法控制地会怀疑到很多的东西,所以整顿科场弊案也就成了自然之事。”

      林婉儿将头靠在他的怀里,轻声说道:“其实这些事情说起来也简单,若我愿意想也能想明白,为什么太子哥哥他们想不明白?”

      “不是想不明白,只是太子本身已经开始有不安全感。”范闲想到年初时皇帝陛下给三位成年皇子的赏赐,那里面含着的深意,就连范闲也看不大明白,想来不论是太子还是大皇子,都有些惊悚不安,所以此次科场之上,才会伸手伸得如此长。

      林婉儿叹了一口气道:“我也不求相公能封王裂土,只求能做个逍遥侯爷就好了,这些事情总是麻烦得厉害。”

      “富贵闲人,固我所愿也。”范闲笑着应道,想到贾宝圣的那个外号,接着说道:“只是有些事情看不惯,总会犯犯嫌,谁叫我与父亲大人的名字取的都不怎么好。”

      见他打趣家翁,林婉儿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顿了顿又问道:“父亲那边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放心吧,父亲当天夜里就去了趟相府。”范闲又说回了最开头那几个字,摇头赞叹道:“所以我先都说监察院这事办得漂亮,你看看最近落网的这些官员,除了郭尚书之外,包指东宫、枢密院里都有人落马,岳丈那边虽然也捉了一位方侍郎,但毕竟没有伤筋动骨,这种分寸感如果不是浸淫官场数十年的老手来办,断然不能掌握得如此炉火纯青。”

      “这很难吗?”林婉儿微笑问道。

      范闲手指轻轻从妻子的黑发间梳过,轻声回答道:“很难,要让那些势力痛,又不能让他们痛死。免得陛下不好处理。”

      说完这话,他的眉宇间涌出淡淡忧色。

      “怎么了?”心细如发的婉儿抱紧了相公的胳膊,关心问道。

      范闲摇了摇头,想将心里那个隐忧挥去:“我本来以为这次揭弊案,一定瞒不住天下人,所以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没想到监察院将我掩护得极好,不过你说得对。这个世上没有水泥墙,总会被东宫知道我与监察院的关系。而且……庆国的疯子太多。我这时候在担心那个跛了的疯子。”

      “陈萍萍?”林婉儿马上知道他说的是谁,但她并不清楚相公除了告发弊案之外,与监察院那个恐怖的情务机关还有什么联系,所以有些疑惑,这疑惑太过强烈,甚至掩去了水泥墙这三个不明之字。

      范闲笑了笑、并没有将这事儿完全说明白,只是轻声道:“我担心陈萍萍从一开始就没想着要瞒这件事情。”

      “他敢!”

      每一个少女都喜欢自己的相公是个满心正义感的英雄,所以范闲此次暗中告发弊案。虽然林婉儿有些担心,但内心深处满是满足与骄傲。此时听着陈萍并要将相公推到世人面前,一想到那种危险。娇躯一震,郡主之气大作,哼道:“我明天就入宫找太后去!”

      范闲哈哈大笑,安慰道:“陈萍萍就算将我托出来,只怕存的也不是什么坏念头。”

      林婉儿听不明白,范闲却清楚,这是一个好机会,在夜宴诗会之后,如果想在庆国百姓之中牢固树立自己的地位名声,此次揭弊案一事,无疑是最好的机会。按照费介老师曾经说过的,既然母亲的亲密战友陈萍萍同志一直不甘心自己当个内库富家翁,非要让自己执掌监察院,那么按照传说中陈萍萍的性格,借着春闱弊案一事,让自己猛然跃出众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问题在于,得到与失去的比例到底是多少,这一点范闲还有些拿不准。

      他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窗外的浙浙细雨,这才发现时辰己经近午,自己竟是与妻子在床上缠绵了大半日,不免甜甜笑了起来,只是笑容里有些疲惫。此次揭弊案,一是因为自己确实可怜那些真有才学的士子,二是不忿那些皇子们把自己当绳子一样在拔,最重要的原因,却是因为他想最后试一次陈萍萍。

      范闲将去北齐,所以他必须清楚,那个实力恐怖的监察院老人对自己究竟是什么态度,同时,他更想看清楚,那位隐在老人背后的九五至尊对自己究竟是什么态度。

      态度决定一切,态度决定关系,态度可以揭示历史,可以揭示……身世。范闲微微眯眼,透着烙印着母亲气息的玻璃窗,看着天上的乌云,觉得庆国的一切就像一道有趣的脑筋急转弯,而自己似乎一直行走在无限接近真相的道路上。

      也许,目标已经很近了。

      范府之外微湿的长街上,一辆没有标记的马车正安静地停在那儿,忽然间,一个人影从里面像落叶一般飘了出来,将要降落到地面的时候,右掌在车厢沿上一搭,整个人已经钻入了马车里。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小说文学网络文学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3-03-26 19:11:12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