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庞培”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格涅乌斯·庞培

    庞培(公元前106.9.29~前48.9.28),古罗马统帅,政治家。贵族出身。17岁随父参加同盟者战争。前83年投靠贵族派首领苏拉,先后在西西里、北非作战,征讨G.马略余部。前71年参与镇压马略部将领导的塞多留起义,并协助克拉苏镇压斯巴达克起义。翌年当选执政官。前67年受命清剿地中海海盗,采取分区进剿、剿抚并重方针,速见成效。前66~前65年征服本都,结束米特拉达梯战争,继而吞并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于前61年凯旋罗马。翌年与克拉苏和凯撒结为“前三头同盟”,左右罗马政局。前53年克拉苏死,同盟趋于解体。前50年与元老院联合反对凯撒。前49年1月凯撒进军罗马,他率军退守希腊。庞培被凯撒穷追不舍,向埃及托勒密求援。托勒密亲自到海岸欢迎他,但是埃及国王和他的朝臣们早已决定不冒触怒胜利者凯撒的风险。当庞培举足踏上陆地的时候,就遭到背信弃义的突然袭击,遇害身亡。埃及人割下他的头颅,焚化了他的尸体。

    编辑摘要

    目录

    诗人简介/庞培[古罗马统帅] 编辑

    庞培,诗人散文家。

    早年曾在江南各地漫游。散文着作有∶《低语》《五种回忆》《乡村肖象》《黑暗中的晕眩》《旅馆》《帕米尔花》《少女象》等。现居江苏江阴。

    诗歌/庞培[古罗马统帅] 编辑

    〖夜歌〗

    请让我躺在别处
    接受往昔的折磨
    最好用沉重的墓石
    使我相信我的未来

    让我忘掉你时侧着身子
    象房间里家具太过笨重
    象只被单身汉撞见的野猫
    在房顶上跳过清晨的浓雾

    别来纠缠我请别
    再一次地请你放下花束眼泪
    我看见少年的我低下头去
    在桌上自己的名字下悲叹

    星空迂回如水流
    运载小小的骸骨
    厄运已向戒指一样
    套上你跟我的指节

    〖风中的味道〗

    风中的味道有孤寂的味道
    有早晨的大街上不愿醒来的灵魂的味道
    有浓雾中的卡车的味道,司机
    在后面的翻斗下抽烟

    风中的味道有消逝了的哭泣的味道
    有别离中亲人的身躯渐渐变得陌生的味道
    有说不清的言辞的味道——象是在
    砸坏的电视机上搜寻图象

    风中也有古老的雨水建筑
    人们的脚步踩在上面的味道
    有坍塌的雪的庭院,去冬的梅
    风中有一口不为人知的痛哭的井
    有少女们安静的旅行,因为
    阳光耀眼而陡增伤感……

    风中也有流浪者的味道
    有飞过的雨燕身上沦丧的家园
    有暴风雨前夕的麦子
    有建筑工地的味道∶电石灰、水泥
    灰浆和沙子——外地来的民工
    在升降机前吆喝的味道

    有遗忘的味道。独居的味道。自虐的味道
    有一个人顿感懊悔时的味道
    有罪犯被捕前紧张的味道
    有恋人们相互寻觅、眷念的味道
    有一名去图书馆查找资料的学者,身上
    渐渐衰老的味道
    也有走廊尽头的神职人员。身旁的著作
    甜蜜的铅字……

    风中有阴下来的云层的味道
    有旧房子里木格花窗的味道
    有书架上的书停止书写后的味道
    有室内关闭了的白炽灯泡的味道
    离去的客人在楼梯上停下——
    一个挥之不去的痛苦念头……

    政治家详细介绍/庞培[古罗马统帅] 编辑

    庞培(公元前106.9.29~前48.9.28),古罗马统帅,政治家贵族出身。  

    头像头像

      

    17岁随父参加同盟者战争。前83年投靠贵族派首领苏拉,先后在西西里、北非作战,征讨G.马略余部。前71年参与镇压马略部将领导的塞多留起义,并协助克拉苏镇压斯巴达克起义。翌年当选执政官。前67年受命清剿地中海海盗,采取分区进剿、剿抚并重方针,速见成效。前66~前65年征服本都,结束米特拉达梯战争,继而吞并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于前61年凯旋罗马。翌年与克拉苏和凯撒结为“前三头同盟”,左右罗马政局。前53年克拉苏死,同盟趋于解体。前50年与元老院联合反对凯撒。前49年1月凯撒进军罗马,他率军退守希腊。庞培被凯撒穷追不舍,向埃及托勒密求援。托勒密亲自到海岸欢迎他,但是埃及国王和他的朝臣们早已决定不冒触怒胜利者凯撒的风险。当庞培举足踏上陆地的时候,就遭到背信弃义的突然袭击,遇害身亡。埃及人割下他的头颅,焚化了他的尸体。

    人物生平 

    庞培出生在罗马城一个贵族家庭。其父斯特拉波·庞培不仅是罗马共和目的一名杰出的统帅,而且也是贵族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公元前89年他任执政官,在意大利同盟战争中曾征服萨宾和皮凯努姆地区。他在皮凯努姆地区拥有大量的土地和被保护民。   

    庞培在青少年时期受过良好的教育,具有很高的文化修养,对当时先进的希腊文化有浓厚的兴趣。由于受到家庭的熏陶,他酷爱军事,17岁时就随同父亲一起镇压意大利人的起义。在政治人他完全继承父亲的衣钵。其父野心勃勃,在动荡的年代谋取了国家的最高权力,这在庞培的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公元前87年斯特拉波·庞培遭雷击,庞培继承了他在皮凯努姆的地产,并在那里生活了六年。这期间,正位马略和苏拉为争夺罗马最高权力在进行内战。庞培看到一些豪门贵族纷纷投靠苏拉,意识到只有在苏拉的麾下才能飞黄腾达。于是他不辞艰辛,走遍邻城招兵买马。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利用父亲在皮凯努姆地区的势力和影响,招募了一个军团。在赴苏拉军营途中,他初露锋芒,屡次冲破马略部下的阻拦,顺利通过许多城市,缴获大批的武器和战马。苏拉看中了军事上崭露头角的庞培,把他看成自己的有力助手。庞培这时仅仅23岁。   

    公元前82年,苏拉夺得罗马政权,实行独裁,庞培为了密切与苏拉的关系,加强自己的地位,卑鄙地抛弃了自己的妻子,和苏拉的女儿结婚。婚后不久。庞培就奉苏拉之命去夺取西西里岛。由于驻守该地的马略部将未加抵抗,使庞培得以轻易地占领该岛。   

    占领西西里不久,庞培被苏拉派去非洲同多米提乌斯作战,恢复被努米底亚人消灭的海思普萨尔王国。在一个暴风骤雨的日子里,庞培利用恶劣的天气和多米提乌斯撤退之机,闪电般出击,大败敌军。多米提乌斯的惨败导致一些城市不战而降。庞培仅用40天时间占领了努米底亚,征服了非洲。   

    非洲之功大大地提高了庞培在罗马的成望。战后不久,苏拉立即命令庞培解散军队,率领一个军团返回乌提卡等待接替者。他不但拒绝解散军队而且率军出现在罗马大门口。尽管他没有担任公职,却要求苏拉为其举行凯旋式。苏拉警告庞培不要违背法律(按当时罗马法只给有巨大战功的执政官、行政长官举行凯旋式),然而庞培毫不退让地嘲讽苏拉:“崇拜初升太阳的人要多于崇拜落日的人。”苏拉迫不得已在公元前81年破例为其举行非洲之战凯旋式,并授予“伟大”之称。   

    公元前78年苏拉病死,对苏拉军事独裁早就不满的情绪如火山爆发出来。当年执政官雷必达废除苏拉宪法,元老院宣布雷必达为祖国公敌,派庞培进行镇压,轻易取胜。第二年夏,庞培又奉元老院之命讨伐在西班牙的另一民主派领袖塞尔托里乌斯。尽管庞培的军事才能曾受到元老院和罗马人的称赞,然而在塞尔托里乌斯面前,他却显然逊色了。庞培的军队一踏上西班牙领土,就遭到塞尔托里乌斯军队的迎头痛击。在公元前75年的苏克罗镇大战中,庞培军一败涂地,本人身负重伤,险些被俘,接着在塞恭提亚之战中,庞培军又接连失利。对西班牙的征战费尽了庞培的心机,耗掉了他本人和国家的大量财富。只是由于公元前72年后,塞尔托里乌斯一些部将和士兵哗变,塞尔托里乌斯被其部将杀害,才给了庞培转败为胜之机,平定了塞尔托里乌斯运动。   

    在西班牙取得胜利后,庞培奉元老院之命,回国增援正在镇压斯巴达克领导的奴隶起义军的克拉苏。庞培赶来时,克拉苏已把起义军主力消灭了,余下的5,000起义者从战场突围出来冲向北方。庞培怀着对奴隶起义的刻骨仇恨,残忍地屠杀了这些斯巴达克的余部。   

    公元前70年罗马的政局,又朝着有利于民主运动的方向发展。怀有个人野心的庞培看到苏拉派逐渐失势,民主派声势大增,便见风转舵,倒向民主派,讨好骑士平民。庞培和克拉苏当选为70BC年度执政官,他们颁布和实施了一些有利于平民的政策:恢复苏拉统治前的公民大会和保民官权力;恢复分发廉价粮食;法庭交给由元老、骑士和最富有的平民组成的委员会。还清洗了元老院中苏拉的60名党羽。这些措施换取了罗马人民的好感。   

    当时,地中海的海盗活动猖獗,他们利用自己的船只、武装和罗马的贵族骑士串通一气,袭击来往商船,抢劫沿海城市,从事“贩卖人肉”的勾当。公元前67年罗马出现粮荒,人们认为这是海盗活动所致,强烈要求采取紧急措施。公民大会任命庞培为剿匪司令官,授与前所未有的广泛权力,配备给他25名副职,120,000步兵,4,000骑兵,270条战舰,限期三年内肃清。   

    庞培面对地中海海域辽阔而海盗神出鬼汉的情况,制定出分片包抄战术。他将地中海以及自己的军队和武器装备划为12部分,分别交与副将指挥,因此,在地中海上撤下罗网,形成地中海上处处有军队与海盗交战的态势。庞培还亲自巡查各个据点,加强对副将的监督。庞培军队规模之庞大,战术之高明,准备工作之充分,使海盗惊慌失措。大部分海盗隐蔽到山顶和港湾。庞培在付诸武力的同时,又对海盗施以怀柔宽大政策,对于一切放下武器者均保留生命与自由。在此情况下,海盗纷纷乞降,只是少数死硬分子遭到庞培的坚决镇压。最后,10,000多名海盗顽固分子被消灭,900艘船只被缴获,120座海盗要塞被摧毁。庞培还把俘虏的海盗或遣回各自国家,或迁往南海较远的地方居住,给以安置。庞培仅用3个月时间出色地完成了平定海盗的任务。长期以来停滞的海上贸易得到了恢复,意大利和地中海沿岸各国安全有了保证,地中海的控制权重新归于罗马。   

    公元前66年初,公民大会通过保民官马尼利乌斯提案,任命庞培为同本都国王米特拉达特斯六世作战的统帅,取代同本都国王交战已获重大成果的鲁库鲁斯并接管其军队。庞培来到东方后,首先同本都国王进行谈判,要求本都无条件投降,遭到拒绝。于是他率军围攻本都,断其粮道,威遏投降。最后本都国王无可奈风率精兵突围出去,庞培领兵穷追猛打。在幼发拉底河上游他追上并击溃了米特拉达特斯六世的军队。本都国王率领800骑兵勉强突围出去,庞培军乘胜追击,突入伊伯利亚(格鲁吉亚)和阿尔巴尼亚(阿塞尔拜疆)。但因在山区作战的巨大困难,庞培不得不中止出征,而满足于外高加索山区部落表面上的臣服,退回本都。公元前63年米特拉达特斯六世服毒身亡,庞培胜利地结束了米特拉达特斯战争。战后他把比提尼亚和本都合并为罗马行省,后又把叙利亚变为罗马行省。他在小亚细亚、巴勒斯坦到处活动、进行干涉,在加拉太、卡帕多基亚和犹太扶植了新的国王,使东方一些国家处于罗马的奴役之下。庞培本人成为东方一些王国的“王中之王”。他的权力和威望达到顶峰,成为罗马最有权势者。  公元前62年,庞培满载着东方的战利品返回罗马。由于元老院不满意他在东方搜自将行省包税权给予骑士,更担心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实行独裁,因此迟至公元前61年8月,元老院才为其举行凯旋式。庞培请求元老院批准他在东方实行的各项措施,并分结他的老兵土地,遭到元老院断然拒绝。庞培极为不满,开始同元老院对抗。公元前60年他同恺撒和骑士派领袖克拉苏秘密结盟,即历史上的“前三头同盟”。经三头同盟活动,庞培在东方的措施得到批准。为了与恺撒更好勾结和利用,年近50岁的庞培娶了恺撒之女、年仅14岁的尤里娅。   

    “三头同盟”乃是陷于危机之中的共和制向新的帝制过渡的形式,也是三头为实现个人独裁的临时结合体。恺撒的实力和声望因在高卢的军事胜利而不断提高。庞培为了对抗两头,特别是对抗恺撒便逐渐向贵族派靠拢。公元前56年,三头为缓和矛盾在路卡举行会谈,达成协议,庞培与克拉苏任公元前55年执政官,任满后分别为西班牙和叙利亚总督,恺撒在高卢的权力则延长五年。但是,庞培在公元前55年任满之后,为了控制罗马政局,将自己的军队和西班牙委托给副将管理,自己始终坐镇罗马。就在此时,为收买人心,他奉献给罗马一座宏大的新剧院。   

    公元前53年克拉苏死于帕提亚战争,这宣告了“三头同盟”的结束。庞培和恺撒的关系因尤利娅的死亡也告断绝。两人之间争夺独裁的内战势在必发。   

    当时,罗马政局动荡不安,社会秩序空前混乱,对抗元老院的情绪日益增强。元老院为了平定骚乱,开始物色称职官员,而当时只能在庞培与恺撒之间挑选一人。元老院意识到庞培绝非理想的人物,因为他不是真正贵族派人物,为实现个人野心,善于投机钻营。然而恺撒在骑士、平民中的深厚基础,以及他军事力量的激增所给予脆弱共和政体的威胁,使元老贵族更具戒心。元老院不得不与庞培修补旧痕,言归于好。元老院授权庞培为唯一执政官任期两个月,其权力几乎和“狄克推多”[独裁官]相似。   

    庞培上任后,迅速从意大利调集军队镇压乎民的暴动。为了维护贵族派利益,他于公元前53年颁布法令,反对暴力,反对官员受贿,改革诉讼程序,重新审查法官名单,并宣布任何人都可提出对70年至52年间官吏的指控。他利用职权,把锋芒指向恺撒,提出执政官和行政长官在罗马任职和任满后出任行省总督之间,应有五年间歇期的法律。他在第二年又阻止恺撒延长高卢总督的任期,限于公元前49年3月任满解职。于是,庞培和恺撒最后公开决裂。  公元前49年1月,新的内战帜幕终于拉开。元老院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宣布恺撒为公敌,命令庞培在意大利招募新的军团,庞培把恺撒的拥护者和两名保民官逐出城外。1月10日,恺撒以“保卫人民夙有权力”为名,渡过卢比孔河,迅速迫近罗马,此时庞培征兵工作尚未完成,因此他和大部分元老封闭国库,仓皇逃往巴尔干。   

    庞培放弃意大利后,寄希望于他的海上部队和隶属于罗马的东方各国国王、部落显贵,企图从希腊组织反攻。他在那里集合了11个军团,7,000骑兵以及由600艘战舰组成的舰队。恺撒在占领意大利,巩固政权,肃清西班牙等地庞培的势力之后,在公元前48年发动与庞培争夺东方行省的战争。他率领10个军团,10,000名高卢骑兵出征庞培。开始,庞培军队占据优势,在著名的季拉基乌姆战役中,庞培两次大败恺撒,大大挫伤恺撒军队的士气。   

    公元前48年8月9日,著名的法萨卢战役是庞培和恺撒进行的最大的也是最后一次决战。战争伊始,庞培集中所有的骑兵打击恺撒骑兵。恺撒见此情景,立即向早已埋伏的3,000步兵发出进攻信号,于是伏兵突然进击,举起长矛向庞培骑兵的脸上猛刺。庞培骑兵难以招架,狼狈而逃。庞培军左翼彻底溃散,其余军团看到左翼已败,也不战而退。结果全军覆灭。其实庞培的最终失败是历史的必然。因为他代表了顽固维护旧制度、阻碍历史前进的没落的贵族派利益。   

    庞培在失败之后,企图在埃及寻求藏身之所。公元前48年9月28日,就在他乘坐的小船靠岸之时,埃及国王托勒密十二世的侍从挥剑向他的脊背刺去,结果了他的性命,终年58岁。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诗歌库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4-12-30 10:54:37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

    相关词条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