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廖耀湘

    廖耀湘(1906~1968)中国国民党军将领,爱国民主人士。别号建楚。湖南邵阳北乡酿溪镇(今新邵县县城)人。1921年入长沙私立岳云中学求学。1925年到湖南陆军第3师叶开鑫部第3旅教导总队当学兵。1926年7月考入黄埔军官学校第六期,1928年毕业。1930年以上士军衔公费赴法国留学,学习机械化骑兵,1936年毕业回国,在南京桂永清教导总队骑兵连任少校连长。1937年升该队旅部中校主任参谋。11月,日军攻陷南京,赴武汉任军官训练总队上校大队长。1938年初,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成立机械化师(番号200师),廖耀湘任少将参谋长。1941年任入缅印远征军第五军第22师副师长,赴缅甸作战。1942年8月初到达印度的迪不鲁加尔,编入中国驻印军。1944年8月,中国驻印军编为新一军、新六军两个军,廖耀湘任新六军军长。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新六军空运到上海待命。1946年1月,调往东北内战战场,在秦皇岛登陆。1948年10月,在辽沈战役中被俘。1961年被特赦,任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专员。1964年任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卒于1968年12月2日。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廖耀湘 别名: 建楚
    籍贯: 湖南邵阳北乡酿溪 出生地: 湖南邵阳
    民族: 汉族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1968年12月2日 职业: 军事 国民党将领 战略家,政治家,军人
    毕业院校: 黄埔军官学校
    主要成就: 1939年,昆仑关会战 信仰: 三民主义

    目录

    基本资料/廖耀湘 编辑

    廖耀湘将军廖耀湘将军

    生辰:1906年04月12日

    逝世:1968年12月02日

    籍贯:湖南省邵阳

    职业:战略家,政治家,军人

    个人履历/廖耀湘 编辑

    廖耀湘廖耀湘
    廖耀湘
    廖耀湘(1906年—1968年),汉族。别号建楚。湖南邵阳北乡酿溪镇(今新邵县县城)人。蔡锷将军的同乡,20岁考入黄埔六期,两年后因成绩特别优异而被蒋中正亲自点名以上士资格赴法留学,学习三年法语后进法国的圣西尔军校,以全级第一名的成绩从圣西尔军校毕业。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廖耀湘升任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第二旅中校参谋主任,参加了淞沪战役和南京保卫战。1938年9月,200师在湖南湘乡扩充为国民革命军新十一军,旋改为第五军,廖任该军所辖新22师副师长兼军干训班主任。1938年,廖耀湘随新22师参加昆仑关战役。在昆仑关战役中,新22师击毙日军第21联队联队长三木吉之助大佐,中国另一支劲旅200师击毙日军第12旅团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此役后,因师长邱清泉未到职,代理师长之职。
    1942年2月,应盟军要求,中国政府组成远征军,入缅甸作战,新22师作为远征军主力之一参战。3月,新22师高速驰援同古的英国军队,将其从日军包围中解救出来。1943年初,盟军在缅甸战事不利,被迫撤退。新22师在后路被截断的情况下,不得不翻越环境恶劣的野人山,撤往印度雷多,受到极大损失。在雷多,新22师受到美国的训练和整编,换装了美式装备,一跃成为中国军队中装备最好的部队之一。之后,廖率新22师在缅北战场屡建功勋,先后歼灭日军12000余人,其中包括日军精锐之一的第18师团。1944年,新22师扩编为新六军,成为国军五大主力之一。
    第二次国共内战爆发后,新六军被调往东北战场。廖率领新六军于1946年1月抵达东北,到5月,他已经攻下长春等地,但是之后被林彪等人的游击战法拖住手脚,未能北渡松花江。1947年8月,新六军与新三军组成第九兵团,廖出任兵团中将司令,此后,东北战局发生逆转,第九兵团逐步被压缩回沈阳一带。1948年9月,辽沈战役开始,中国人民解放军包围锦州,希望切断东北战场国军部队的退路。廖奉命前去解锦州之围未果,被解放军反包围于黑山、大虎山一带。10月26日,廖耀湘部被全歼,本人被俘;仅刘玉章部自营口搭舰撤退至葫芦岛。
    廖被俘之后,被长期关押于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1961年12月2日出狱。之后,他担任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专员。1968年12月2日在批斗会上心脏病突发而逝世于北京
    1906年4月12日生于湖南邵阳县北乡(今邵阳市新邵县)酿溪镇土桥村。
    1921年入长沙私立岳云中学求学。
    1925年到湖南陆军第3师叶开鑫部第3旅教导总队当学兵。
    1926年7月考入黄埔学校第六期。
    1928年毕业,因成绩特优,由蒋介石亲自批准赴法国留学。
    1930年以上士军衔公费赴法国留学,先就读于圣西尔军校,后入机械化骑兵学校深造。
    1936年毕业回国,在南京桂永清教导总队骑兵连任少校连长。
    1937年升该队旅部中校主任参谋并参加南京保卫战。
    12月13日,日军攻陷南京,赴武汉任军官训练总队上校大队长。
    1938年初,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成立机械化师(番号200师),廖耀湘任少将参谋长。
    1941年任入缅印远征军第5军第22师师长,赴缅甸作战。
    1942年8月初到达印度的迪不鲁加尔,编入中国驻印军。
    1944年8月,中国驻印军编为新1军、新6军两个军,廖耀湘任新6军军长。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新6军空运到上海待命。
    1946年1月,调往东北内战战场,在秦皇岛登陆。
    1947年10月31日被蒋介石提升为第九兵团中将司令官。
    1948年9月22日授予陆军少将军衔。
    1948年10月,在辽沈战役中被俘。
    1961年被特赦,任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专员。
    1964年任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1968年12月2日在批斗会上心脏病突发而逝世于北京。

     人物生平/廖耀湘 编辑

    廖耀湘廖耀湘
    廖耀湘廖耀湘
    廖耀湘廖耀湘
    书生从戎

    廖耀湘,1906年4月12日生于湖南邵阳县北乡酿溪镇土桥村。其家道不甚富裕,但在当地农民中间,算是小康境地。祖父艺圃公,是一位饱读诗书的私塾先生,曾于乡里设馆授徒。父亲半耕半读。耀湘(耀为字辈名)这个名字显然寄托着祖父和父亲望其光大门楣、名耀三湘的期望,而他的表字“建楚”也正是名的引申,耀湘必定有建楚之才,当前辈起这名字时,也许没想到他的成就超过了他的期望,日后何止耀湘,而是名满华夏。
    六岁时,他在祖父的指导下,开蒙读书,念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四书”、“ 五经”,等他略知经书精义时,清廷已经逊位几年了,由于有一帮三湘英才参与创建民国,此地开风气之先,有着远见的廖父觉得科举早已废除,仅仅凭读古书是很难有出息的,读新学堂,出洋留学才是成才正道。1918年,受过六年传统私塾教育的廖耀湘考进了县立高等小学,接受现代教育。
    1920年冬天,廖耀湘从县立高小毕业,成绩优异的他考入了长沙私立岳云中学,这是所完全按着现代教育模式设立的新式中学。和闭塞保守的邵阳相比,长沙城不但是通衢大邑,而且在上世纪20年代初,是全中国各种思想激荡冲撞得最厉害的城市之一。1925年夏,19岁的廖耀湘从岳云中学毕业,当时中国的局势十分混乱,湖南的政局更是扑朔迷离,中学毕业的廖耀湘,在当时算文化程度较高的知识分子,北上报考大学非他所愿,而且乡下那个小康之家,也很难供得起一个大学生,受新思想影响的他,满怀少年的拿云心事,选择了南下报考黄埔军校。
    为供廖耀湘在长沙五年的学习,全家几乎竭尽了财力,连供他去广州考试的路费都没有筹集到,他错过了黄埔五期的招生,不得已只好就近从军,解决吃饭问题,便进了赵恒惕属下的湖南陆军第三师叶开鑫的部队,从列兵干起。1926年5月,他脱离叶开鑫部回邵阳,筹集了去广州的路费。1926年7月,北伐军正式在广州誓师,一大帮黄埔前四期的学生开始了悲壮的军旅生涯,而廖耀湘就在这个月考入黄埔军校第六期,北伐的烽火与他无关。后来在抗日和国共内战的,国军重要将领大多是黄埔前四期,而廖耀湘以第六期这样浅的资历,成为领军大将,年纪轻轻就做到兵团司令,是军界异数。
    城破脱险
    1929年廖耀湘毕业时,北伐已经完成,中国名义上得到了统一,国民政府搬到了南京,黄埔军校也迁到首都,它的正式名称应当是中央陆军学校,所谓“黄埔军校”只是沿用在广州的俗名。廖是广州入学,南京毕业。前四期黄埔生,除了很多赫赫有名的战将,时势使然,他们在军校也就接受不到一年的训练,就投入了战斗。而廖入校后,接受的教育则更为系统、扎实。廖毕业时,国民政府雄心勃勃要打造一支现代军队,从中央军校里选拔一批优秀毕业生去法国留学,廖耀湘参加了1930年的留学考试,成绩列前三甲。可是最终确定名额时,他被刷下来了,理由是他个子矮,其貌不扬。在这关键时刻,廖耀湘演了一出“闯宫面圣”。他直接去找蒋介石,当着蒋介石,他大呼留法生录取不公,一千人参加考试,录四十四名,自己笔试在前三名,却名落孙山,考官的理由是他个子矮,脸上有个疤。他直率地对蒋介石说,这是选拔留法军官,又不是选女婿,相貌用得着那样重要?拿破仑的个子不也很矮?老蒋很欣赏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性格,遂决定特批他去法国留学,临别前勉励一番。并向有关部门批示:该生系难得军事干才,学成归国后委以重任。
    在法国,廖耀湘先毕业于圣西尔军校,
    后入机械化骑兵学校深造。 1936年,廖耀湘学成归国,先任中央军校教导总队骑兵队第三连少校连长,军士营学兵连连长。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调任中校营长,不久调任第二旅中校参谋主任。这年11月,日寇逼近首都,廖耀湘参加了南京保卫战。南京保卫战的撤退,是军事史上一大败笔,犹豫不决、预案不扎实,使数万国军将士成为战俘,死在日本人屠刀之下,蒋介石和唐生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日本人进城后,廖耀湘成为困在城中的中国将士的一员,到处都是流血,到处都是屠杀,他一旦落入日本人手中,基本上没有生存的希望。12月13日,他脱下军装,换上便服,带领几个部下和几千难民躲进了南京城的栖霞寺,监院寂然法师是一位有着大智慧的爱国僧人,不但保护了许多难民,也想方设法帮助混在难民中的国军军官脱险。几天后,在法师和特殊部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廖耀湘和几位军人深夜坐船,到了长江北岸,脱离了这座人间地狱。南京脱险,是他军旅生涯真正辉煌的开始,他也将栖霞寺视为自己的福地。从此,猛虎出谷,利剑出鞘。
    血战扬威
    南京脱险后,廖耀湘赶到当时的国府行政中枢武汉。1938年初,国民政府成立了第一支机械化师200师,这支部队是当时国军装备最好的,专门在法国进修机械化作战的廖耀湘任少将参谋长。1938年9月,200师扩编为新11军,廖耀湘转任22师副师长。
    1939年11月,昆仑关战役打响,这是一次中日两支钢铁部队硬碰硬的交战,当时22师划归新5军,军长杜聿明,22师师长邱清泉,包括廖耀湘在内,都在这场战役中威名远扬。
    昆仑关位于广西境内,距南宁七十华里,周围群山环抱,地势险要。1939年12月4日,日军占领昆仑关,直指滇、黔,威胁陪都的安全。昆仑关日前已被日军抢占,直接威逼重庆。统帅部要求将昆仑关夺回来。同年12月18日,新5军在其他友军的配合下,向昆仑关猛攻,驻守昆仑关的是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号称“钢军”。进攻的国军主要是200师和22师两支机械化部队,此役廖耀湘表现非常抢眼,身先士卒带领部队打冲锋。是役日军4000余人被击毙,旅团长中村正雄被击毙,战后从阵地搜索出他的日记本,中村如此记载:“帝国皇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之所以在日俄战争中获得‘钢军’称号,那是因为我们的顽强战胜了俄国人的顽强。但是,在昆仑关我应该承认,我遇到了一支比俄国军队更强的军队。”剧作家田汉事后采访了廖耀湘,将其比喻成北宋名将狄青。
    战后论功行赏,邱清泉任新5军副军长,廖耀湘升任22师师长。
    1942年3月,廖耀湘率22师远征缅甸,配合盟军对日作战,但战局出现了逆转,英国人决定放弃缅甸,新五军西渡怒江,接应200师从同古撤退,一场血战后,回国的路已经被日军56师团堵住,廖建议军长杜聿明冲击防线,杜没有采纳,命令部队进入野人山。进山22师尚有7000余人,在野人山中损失一半以上,四个团长都死在野人山突围的途中。最后,杜聿明率军部回国,廖耀湘带领3000余人撤退到印度。新22师和先一步达到印度的孙立人的38师组成新1军,军长郑洞国。新22师在印度兰姆迦整训。1943年10月,第二次缅甸战役打响,廖耀湘率部向缅北挺进,与新38师密切配合,二进野人山,占领了胡康河谷,攻克于邦、下孟关、攻占瓦鲁班……在整个缅甸反攻战役中,新22师给日军王牌18师团毁灭性打击,歼敌20000有余,一雪1942年初年兵败野人山的耻辱。
    缅北反攻胜利后,第14师和第50师空运来到缅北反攻的前线,驻印军扩为两个军,和加上新22师组成了新六军。廖耀湘任新6军军长,随后攻克八莫、南坎、芒市,打通了遍染鲜血的滇缅公路,此时,抗战已接近尾声,新6军在战火中成长为国军装备最精良、兵员素质最高的一支王牌军。
    1945年4月,雪峰山战役打响。统帅部命令廖耀湘率新6军从缅北空投到芷江,作为此次战役的总预备队。尔仗,主要是74军、18军、73军、100军等兄弟部队打的。
    雪峰山战役完毕不久,《美国纽约时报》发表评论说:“芷江会战胜利佳音,可视为对日战争转折之暗示。”不久,这段评论就被言中。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
    抗战胜利后,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接收南京,史迪威的接任者魏德迈将军认为,日本当时很嚣张,并不认为他们失败了,到南京去受降,部队应该有一种威慑力量。当时中国部队有威慑力量是新1军和新6军,新1军还没有回国,新6军就在芷江,就在空军基地。到南京几个钟头航程就行了,应该让新6军去。 于是廖耀湘率领新6军被空运到首都,接受日军的投降。
    遗恨辽西
    1946年1月,廖率新6军于秦皇岛登陆,进入东北。廖耀湘进东北之初,和民主联军的交手中占了上风,当时他的部队挟抗战之余威,而共产党在东北急剧扩大的部队还没有完全训练好。他一口气攻下盘山、台安、辽中, 1946年3月间就打通辽阳、鞍山与沈阳到营口的交通线, 攻入长春。“四平之战”是国、共两党在东北早期争夺的关键,此役让林彪耿耿于怀。国军这边杜聿明、孙立人、廖耀湘等抗战名将都参加了。
    1946年5月15日,廖耀湘的新六军22师65团进攻威远堡。除了第一次试探性的冲锋外,65团所有攻击都是一次成功,难怪当时国民党觉得剿共胜利指日可待。在这次战斗中,专修过机械化作战的廖耀湘把炮步配合用到极致。他先命令集中火炮猛攻,限令攻击部队在炮火停止后5—10分钟内冲入守军阵地,不给敌人任何喘息机会,威远堡被廖耀湘的部队攻占,林彪开始部署撤退。在撤离四平时,林彪的作战科长王继芳携带大批文件叛变投敌。杜聿明由此了解到民主联军已经实力大损,指挥军队一路猛追,直到把民主联军主力赶到松花江以北。廖此次又大出了风头,被任命为国民党最精锐的第9兵团司令,下辖5个军,其中新1军和新6军是五大王牌之二。
    到了1948年,风水轮流转,在北满休养生息的林彪部队已非当年四平之战的东北联军了,但远在南京的蒋介石还以老眼光看待林彪的部队,以为可以在东北决战,歼灭林彪的部队。辽沈战役,第一阶段就是锦州之战,锦州的重要性毛和蒋都看到了,谁夺取锦州,就能占据通向华北的通道,对国军来说,锦州不失,东北部队和华北傅作义部队能连成一体,可攻可守。林彪的部队首先进攻驻守在锦州的范汉杰守军,老蒋不愿意锦州失守,东北和华北的通道被斩断,命令沈阳附近的廖耀湘兵团西进,驰援锦州。10月23日,廖耀湘部向黑山、大虎山发起猛攻。东野第10纵队司令员梁兴初命令各师:“死守3天,不让敌人前进一步!”经过3天激战,10纵守住了黑山、大虎山,使廖耀湘兵团失去了西进的可能和南撤的宝贵时间。廖耀湘以5个师的兵力连日攻击黑山、大虎山阵地受挫,西进无望,于25日晚下令向东南营口方向撤退,但行至台安附近便遭独立第2师阻击,廖耀湘误以为是共军主力,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命令部队往东走,和沈阳的部队会合,可林彪早有两个纵队在那里以逸待劳。如此兵团10万人马全部陷入东野五十万大军的重重包围。廖耀湘此时已知败局已定。韩先楚的3纵队仅用3个小时,便一举端掉了廖耀湘的兵团指挥部和新1军、新6军、新3军军部。廖耀湘10万人马群龙无首,乱成一团。廖耀湘急得用明语呼叫:“部队到二道岗子集合!”林彪下令:以乱对乱,哪里有枪声就往哪里打,并派部队到二道岗子去抓廖耀湘。至10月28日拂晓,战斗基本结束,廖耀湘西进兵团所属新1军、新6军、新3军、第71军和第49军共计5个军12个师10万余人全部被歼灭。
    1948年10月27日,廖决定向南方突围。夜间很黑,卫队也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李涛、周璞和新6军一个高参。涉饶阳河通往盘山一条水渠时,周璞不慎跌入一个水深没顶的地方,大声呼救,便引来解放军的搜索,他把周璞拉出水坑,李涛便被冲散,只剩下三个人绕过一处小树林继续向南摸索前进。天快亮的时候,他们看到前边有一小村庄似乎很平静,那个高参便决定先进去看看,好买点东西吃,因为又饿又累。没想到那个参谋一进村,就被在村里休息的解放军抓住了,他和周璞便赶快离开那里。不久,天大亮了,他和周璞只好在高梁秆堆里躲了—天,又饿又渴又累。就这样夜行晓藏地前进,希望能赶到沈阳追上杜聿明的部队;路上他花重金买了几件老百姓衣服,化装前进,胆子也比较大了些,等到走到辽河边正在等渡船时,听说沈阳已解放了,这时,他走投无路,便决心自杀,可手中连用来自杀的枪都没有,他坐在一棵大树下,抱头痛哭起来。准备等到天黑就在那棵树上自缢。周璞苦苦相劝,要他绕道奔葫芦岛,没准赶上国民党撤退的部队。两人起来慢慢地走,结果在一条小路遇到一小队巡逻的解放军,一盘查,他便坦白了自己的身份,以求速死。此时的廖耀湘,没有了11年前在南京的好运气,终于当了俘虏。
    是非功过
    被俘虏的廖,死活不愿意和得胜将军韩先楚握手。进了战犯管理所,廖耀湘还非常自负,常说自己的失败是非战之过,是上面举棋不定,一再贻误战机。1961年他被特赦,到了1968年,“文革”正席卷神州,这个国民党的将军自然在劫难逃。他不像范汉杰、宋希濂等人那样识时务,依然性格耿直,当然没有他的好果子吃,在一次批斗中情绪激动,突然心脏病发作,一代抗日名将,就这样撒手人寰。

    “中国巴顿”廖耀湘
    周总理闻知此事,指示秘书前往政协了解有关情况,怎奈政协大院贴满了大字报和标语,根本无人上班。廖的家人只得将丧事从简。1980年5月,党中央、国务院和全国政协组织追悼,将廖耀湘的骨灰盒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公开肯定了廖耀湘在八年抗战中建树的历史功绩,令其遗孀黄伯溶女士(辛亥元勋黄兴侄女儿黄葵舫的女儿)和儿子廖定一等亲属好友颇感欣慰。
    廖夫人为黄兴的堂侄女,1949年前夕去美国,有一子担任工程师。
    他的同事,原新六军的参谋长舒适存,针对他的遭遇写了一篇《辽西恨》,其中说道:“廖氏秉性骨梗,不谙世故,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酒食征逐,更是外行,既不逢迎上级,朋友之间,更少周旋,家中宴客六菜一汤,入席时每人斟酒一坏,不斟第二杯,惟一嗜好,就是训练,每逢军队驻定,即亲率连、排、班长,从事实战演习,亲身示范,乐此不疲。与人说话,喜直呼姓名,人以为忤,他则认为这是够朋友的亲热表现,说他骄傲,想是由此而来。”

    相关事迹/廖耀湘 编辑

    四平保卫战四平保卫战
    威远之战
    四平保卫战形势图
    1946年4月18日,二战四平打响。进攻的国军部队主要是新一军和71军,战场指挥是郑洞国。共军首当其冲的是一纵和邓华的部队。战役是在四平城外的郊区进行。林彪的指挥部就设在四平附近。激战持续了三天三夜,双方伤亡严重。由于林彪指挥得当,加之工事坚固,四平成了国民党军看得见却进不去的鬼城,双方阵亡士兵横陈郊野。胜利的捷报一个又一个传进林彪设在梨树镇的指挥部,此时,民主联军没有人怀疑,四平保卫战胜负已定,国民党军无论如何也攻不进四平!
    但最新的情况让林彪眉头难展——新六军杀来了!新六军和52军只用了四天时间便攻占了本溪,1946年5月15日,廖耀湘的新6军22师65团进攻威远堡。除了第一次试探性的冲锋外,65团团长李定一上校指挥的所有攻击都是一次成功。国军65团一个团依靠优势炮火在威远堡打垮了东北民主联军第3纵队主力。 同样拥有优势炮火的五大主力之新一军为什么在柳条沟、兴隆泉和四平被民主联军整得没脾气呢?唯一的原因,就是炮火停止和延伸过后,步兵不能在三分钟至五分钟内冲入民主联军的阵地。这样,被炮火打击后的民主联军有了充裕的时间恢复,迅速地投入战斗,随后反复炮击的次数越多,冲锋的次数越多,伤亡也就越大。最后炮弹打完,不得不停止攻击。
    当晚经过审讯俘虏,廖耀湘大吃一惊,原来在威远堡和65团激战的竟是共军的三纵主力,为核实这一情况,廖耀湘来到威远堡,实地观察地形揣摩战况并分析对手,以确定下一步军事行动。经过综合研究,廖耀湘得出结论:1、民主联军为什么在威远堡只有一个纵队。2、这是个决战的地形,既然在这里决战过了,那么前进路上不会有决战了。3、既然共军一个纵队不能阻挡65团的攻击,那么不要说进出四平没有问题,就是北上长春也没有什么重大的困难了。于是他便放心大胆指挥军队一路猛追,直到把民主联军主力赶到松花江以北。
    败于谍报
    廖耀湘实际上是非常重视情报工作的。早在1946年的四平战役中,林彪的作战科长王继芳携带大批文件叛变。杜聿明、孙立人、廖耀湘等人由此获得民主联军实力大损的关键情报,大胆率军一路猛追,最终将民主联军主力赶到松花江以北。此役民主联军损失较大,败在了间谍手上。
    但辽沈一战,廖耀湘同样败在了解放军的间谍手里。1948年8月,辽沈战役即将拉开战幕,当时林彪等人重点讨论的问题是:辽沈战役是一场“关门打狗”的空前规模的大歼灭战,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北满、东满数十万大军南调锦州方向,以形成“关门打狗”之势?当时参谋长刘亚楼提出:“为避免敌军阻止我南下,可派出一部电台发假情报迷惑敌人,造成他们判断和指挥上的失误。”时任东北局社会部部长的汪金祥报告说:“我方正好有一部特务电台,编号为257,是国民党国防部二厅长春站派到哈尔滨刺探我军事情报的,现已被我军破获逆用,敌人尚未察觉。不妨在我严格控制下利用这部电台发假情报以迷惑敌人。”后经过研究,东北局社会部向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建议以四个师的兵力向南开进,作出佯攻沈阳的假象,将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东线上来,而我方进攻锦州的大军则趁机偷偷沿四平、郑家屯、阜新西线迅速南下,出其不意地进入锦州外围。佯动过程中可用257号电台编造假情报,以骗敌上钩。
    后东野司令部以257号电台的名义,给蒋军长春谍报站发出“请示”电,说东北野战军司令部有一个作战参谋,离心倾向很大,可以拉过来为我所用。因当时国军派入哈尔滨的特务组织被破坏殆尽,急需得力的军事情报人员,于是很快被批准同意。257号电台复电说,此人叫王展玉,31岁,是共军东北野战军司令部作战处参谋。结果,被解放军设计成功。解放军佯动开始后,257号电台发出情报,称共军有四个师正在白城子至四平、吉林至沈阳之间向南运动。沈阳守军经过空中侦察和地面特务报告,发现确实有共军“大部队” 正向南开进,民工大队也沿着吉沈公路疾驰,于是迅速判断:共军“主力”将要围攻沈阳。国军认为257号电台提供的情报很有价值,对所谓的“王展玉”非常信任,将他升为少校谍报员。但是,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十分精明,对此心有疑虑。他考虑的是:共军为何不打孤城长春,而偏要远取沈阳?如果共军在锦州做文章,而一旦锦州失守,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他急令空军进行侦察,但确实找不到共军攻打锦州的迹象,最终257号电台的情报得到了默认。这样,解放军暗度陈仓成功。
    辽沈战役全面打响后,东野势不可挡。战役中后段,当廖耀湘兵团试图与葫芦岛守军南北会合时,257号电台向敌发出“共军有两个纵队向山海关开去”的假情报。此时廖耀湘兵团南逃正好与辽南地区的独立第二师迎头相遇。廖耀湘误认为与解放军主力部队遭遇,匆忙向营口撤退。257号电台又发出假情报:“共军有大量轻骑兵向营口开进。”廖耀湘因而顾虑重重,最后竟然慌不择路,用明码发报。解放军截获电报,明晰了廖耀湘的作战计划,最终紧急部署部队,将廖兵团一网打尽,取得了辽沈战役的胜利
    印缅远征
    印缅远征驻印军主力“中国虎”。新6军的骨干班底(或者说前身)为新编22师,在编入新6军之前还是5军的主力,昆仑关的胜利也有新22师的汗马功劳,(消灭日军4000多人,克复昆仑关,一战扬名,著名剧作家田汉还专门采访了廖耀湘,称其为抗战中的狄青)42年在5军的建制内参加了印缅远征,西渡怒江,第一次远征中主要战斗为接应200师自同古撤退,打完后也还有7000多人,实力仍存,可惜远征军撤退时军长杜聿明却不听廖耀湘建议,尝试突破日军阻击,非要往野人山炼狱里钻,这一昏招的直接后果就是新22师兵员从进山时的7000直线下降到了到达印度时的不足3000,牺牲超过半数,反倒帮了日军大忙。42年底,5军回国新22师留印(当时隶属于新1军,军长郑洞国),换装美式装备,在兰姆伽整军经武,刻苦训练,经过一年的整训,练就了丛林战的过硬本领,自此掀开了新22师——新6军最辉煌的一页。1943年10月参加第二次缅甸战役,向缅北挺进,与新38师(师长孙立人)互相配合,二进野人山,占领胡康河谷,克于邦、下孟关、攻占瓦鲁班……在整个缅甸反攻战役中,新22师全歼日军18师团,歼敌2万余人,一雪1941年年野人山兵败的耻辱(史迪威语,其中新22师单在卡盟一役就毙伤日军不下5000,间布山山区3000多,在攻占瓦鲁班战斗中突袭18师团司令部,缴获18师团发布作战命令的关防大印,这在抗战期间绝无仅有。蒋介石的嘉奖电只有三个字:中国虎!)。随着第14师(龙天武)和第50师(潘裕昆)空运来到缅北反攻的前线,驻印军扩为两个军,原属土木系54军的第14师、第50师加上新22师组成了著名的新六军。随后攻克八莫、南坎、芒市,打通了遍染鲜血的滇缅公路。45年5月运抵芷江,并参加了对日受降签字仪式,负责警戒。随着国府南京光复,新6军成为首批进驻的部队,早于74军。
    为表彰廖耀湘在缅甸作战的授勋式
    自1943年在蓝拇伽营地接受了全面、严格的美式军事训练之后,新22师——新6军具备了很强的丛林作战技巧,成为擅长山地丛林作战王牌主力:基本的枪械操作、拆卸,丛林生存技巧,士兵在训练中把丛林里所有能爬动的东西——蜘蛛、蝙蝠、蚂蚁、蟋蟀、蝴蝶、螳螂、蚯蚓……全吃了一遍,学习辨别方位的方法就有十多种,等等,数不胜数,美国的黄油奶酪也将国内长期营养不良的士兵喂的身强力壮,不象在国内补给困难,条件艰苦,营养不良。同时,在印度,伙食是美军的标准,不限数量,随便吃;训练时弹药随便打,很多士兵惊呼:国内当兵3年,打的子弹没在印度机枪射击训练时一天多;军官不打骂士兵,不克扣军饷;医疗等各设施齐全。只有一点:各项训练逐一考核,有一项通不过,屁股上盖个章就淘汰回国!(由于素质要求高,所以国军补充了大量的青年学生去印训练,他们的素质绝非国内普通的农民可比,在三年多的印缅战场的训练和作战中,可以说以是深得美军的真传)这是远征军战斗力飞速提高的一个阶段,毕竟装备可以拿到手,但正规严格先进的美式训练美械军里也不多,这也是驻印军名列五大主力的重要原因、资本。在这里要特别提一提驻印军的装备,那是当时中国火力最猛烈、装备最精良的部队,得到的美援最多,而且由于原定空运缅甸的8师因故取消,所以出现了两个师分三个师的装备等“过剩”情况,新6军新22师因此拥有两个师属炮兵营。所以重炮轰击也是其战术的重要内容,去东北后针对东北民主联军的特点,战术也有了新变化,例如威远堡门进攻战65团攻3纵山头阵地(廖耀湘根据新1军在四平的情况,限令攻击部队在炮火停止后5——10分钟内一定要冲入守军阵地,不给其喘息机会,若太慢进攻就失去炮火压制的意义,实质就是用炮火优势抵消冲锋部队冲击的最危险路程,可有效减少伤亡。看来廖也是个不错的战术家)由于战术得当,一个个山头阵地基本是一次拿下,没费什么事。不过人无完人,在长春警备期间似乎部队的军纪不太好,最后由新1军接替新6回沈阳,美中不足。
    作为驻印军的主力,新6军异域扬威,在第一次滇缅作战失败后,几经曲折与磨难,在印度的蓝姆伽重获新生,组成二战以来实力最坚强装备最优良的中国新式陆军,在另外一片土地上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国威、军威,赢得了世人的尊重、赞扬,除应证史迪威将军所坚持的信念:“只要接受适当的训练与装备,将会与世界一流的军队一样。”也破除了部份外国军人视中国的军队是不会作战的军队之迷思!同时也英勇的扛起捍卫中国保护亚洲的责任,其旺盛之战斗精神即使一流的盟国军队亦望尘莫及,此段是中国人的光荣,他们的英勇奋战使这段历史值得每个国人自豪,正如史迪威在缅北反攻结束后发给廖耀湘的贺电:“这是你的光荣,是新22师的光荣,是中国驻印军的光荣,是全体盟军的光荣,更是中国人民的光荣!”

    抗日功绩/廖耀湘 编辑

    1934年廖耀湘在法国圣西尔军校学习时的照片(左二)1934年廖耀湘在法国圣西尔军校学习时的照片(左二)
    廖耀湘廖耀湘
    廖耀湘将军是中国抗日名将,1939年11月18日,著名的昆仑关大战开始,廖耀湘所在的新22师在师长邱清泉将军率领下,经激战于11月31日在友军配合下率先以凌厉攻势突入昆仑关,守卫昆仑关的日军第二十一联队长三木吉之助大佐被击毙,整个战役中日军共被击毙4000多人,国军大获全胜。战后,因战功卓著,邱清泉由师长升任第五军副军长,廖耀湘由副师长升任新22师师长。

    1942年3月,廖耀湘将军率新22师作为中国远征军第5军的一部赴缅甸与日军作战,在斯瓦战役中重创日军第五十五师团。不料当时全盘战局,突然与远征军不利,英方有放弃缅甸的计划,盟军决定全部退出缅甸。新22师在归国之路被日军切断的情况下,历尽千辛万苦进入印度。1943年3月,在印度比尔哈省的蓝迦,廖耀湘将军的新22师与孙立人将军的新38师组成了中国驻印军新一军,郑洞国将军任军长,总指挥为美国陆军四星上将史迪威将军。

    当时滇缅路已经被日军封锁了一年,中国急需要打出一条国际的交通路线来,以取得盟国物质援助和加强抗战力量,统帅部决定现行反攻缅甸,修筑一条由一度直达昆明的中印公路(后称史迪威公路),以满足当时的迫切需要。于是新一军开始了缅北反攻.新一军在一九四三年的初冬季节打通了野人山,继而血战大龙河,歼灭胡康河谷的日军,攻克于邦,破天险踏入孟拱河,偷渡南高江,奇袭西通,攻取加迈,扫荡库芒山,攻克孟拱,新一军一路斩关夺隘,节节胜利,日军主力闻风丧胆。1944年8月,在孟拱之战、密支那攻防战胜利结束后,新一军分成新一军和新六军两个军,廖耀湘荣升新六军军长,下辖李涛新二十二师及龙天武新十四师;孙立人荣升新一军军长,下辖李鸿新38师、潘裕昆新50师及唐守治新30师。新一军及新六军为缅北反攻战役的胜利作出了杰出贡献,共歼灭日军十几万人。

    1945年4月,在国军抗战中最著名的雪峰山大战中,为保证战役的胜利,蒋介石委员长特命令陈纳德将军的第十四航空队将全副美械装备的廖耀湘新六军三万多人空运到芷江作为战役的总预备队,保证了芷江会战的胜利。

    芷江会战胜利后,《美国纽约时报》发表评论说:“芷江会战胜利佳音,可视为对日战争转折之暗示。”不久,这段评论就被言中。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裕仁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

    抗战胜利后,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接收南京,史迪威的接任者魏德迈将军说:日本现在很嚣张,他并不认为他们失败了,到南京去受降,部队应该有一种威慑力量。现在中国部队有威慑力量是新一军和新六军,新一军还没有回国,新六军就在芷江,就在空军基地。到南京几个钟头航程就行了,应该让新六军去。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一日,以侵华日军总参谋副长今井武夫为首的日军代表飞临新六军当时的所在地湖南芷江向蒋介石国民政府乞降,中国人民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艰苦抗战,终于赢得了最后的胜利。几天后,廖耀湘将军率新六军奔赴南京,接受日军正式的对中国战区的投降,让日军投降的心服口服。

    补充资料/廖耀湘 编辑

    廖耀湘廖耀湘
    廖耀湘中将,湖南邵阳人(1906-1968),是蔡锷将军的同乡,毕业于黄埔六期,1930年以上士资格派到法国,学习三年法语后进法国的圣西尔军校。回国后一路高升,任第九兵团司令。国民党有六个军是美式装备,蒋介石给了廖两个军,可见蒋对廖的器重。

    回国后,任教导总队骑兵少校连长,三七年任第二旅中校参谋主任,经历南京保卫战,1937年的冬天,他成了一个难民。“当时廖承担的是守护南京城的责任,南京失守后来不及撤退的他从马群搭一个农夫的马车躲过日军搜索,藏进栖霞寺。他12月13日当天进寺,带着5个军人。”廖耀湘一直在寺里藏身,直到栖霞寺的和尚和当时江南水泥厂难民营的辛德贝格和京特联系后,偷偷地将他用小船送到江北为止。

    1945年抗战胜利后,廖耀湘曾经重游栖霞寺感谢救命之恩,并且题下了“凯旋,与旧友重还栖霞”,至今还留在栖霞寺。

    1938年廖任二百师参谋长,参加兰封会战桂南会战,四一年任新二十二师副师长,后任师长,入缅甸作战,失败入印度,接受美军训练和装备。四三年十月参加缅甸反击战,战功显赫。四四年升任新六军军长。

    缅甸北部是热带树林,经常有野人出没,而被称为野人山。野人山全为原始密林之高山,极为险恶,大部队难以补给,重武器亦无法使用,日军精锐18师团55联队以小部队构筑据点逐山防阻,在野人山中到处可以见到第5军病困而死将士的白骨,常常是一堆白骨围着枪架而坐,这里躺着中国远征军近十万具遗骸。就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新一军击败了日军精锐十八师团,自己的损失也非常大,所有的连级干部基本上换了一遍,可见战斗之残酷。

    新一军38师师长孙立人因为不是黄埔系出身,后来的际遇不如廖好,之后在台湾因间谍策反,被蒋介石软禁了几十年。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将新六军空运回国,参加内战。在离开之前,廖对那些留下来看管坟墓的伤兵们说:等着吧,我会回来接你们的。那种气魄,如同麦帅离开东南亚时的豪言壮语“吾将返回”。

    山上的野花开了一遍又一遍,满山的树叶落了一层又一层。廖却一去不返。旧坟堆旁又添了一堆新冢。

    据军史学家考证:“四平保卫战林彪杜聿明棋逢对手。双方伤亡都很大。5月15日,廖耀湘的新六军22师65团进攻威远堡。除了第一次试探性的冲锋外,65团团长李定一上校指挥的所有攻击都是一次成功。客观地讲,国军65团一个团依靠优势炮火在威远堡打垮了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主力(今日第四十集团军的前身,当时三纵司令时为程世才)。小小的威远堡战斗在东北早期国共较量中意义非同小可。65团一个团可以打垮三纵主力,新六军又有什么样的对手好怕呢?威远堡丢失,四平之战必败。为此,林彪没有等待延安的命令,开始部署撤退。大凡在战斗遭受重大损失且在失利得情况下,指挥战略性撤退是十分危险的。稍有差错,就会造成灾难性的结果。古今中外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雪上加霜的是,在撤离四平时,林彪的作战科长王继芳携带大批文件叛变投敌。杜聿明,孙立人,廖耀湘由此了解到民主联军实力大损,便放心大胆指挥军队一路猛追,直到把民主联军主力赶到松花江以北。”辽沈一战廖被俘后并不服气,拒绝和韩先楚握手,并说要林彪来,从新再干一仗。廖看来并不知道,他是败在间谍手里。

    据余茂春指出:抗战期间代表中共坐镇重庆的周恩来指挥着5千名情报员;康生主持的社会部以及潘汉年阎宝航陈翰笙熊向晖等都为中共的情报工作立下了“汗马功劳”。其中阎宝航潜伏国民党的军委会,官拜中将,利用身份窃取了大量戴笠的最高机密电报,经由延安转交莫斯科;而国民党军统最重要的部门“电讯总台”,竟潜伏了7名共产党间谍,接受驻重庆的叶剑英指挥。

    总参谋部作战部长兼第三厅厅长郭汝瑰当年在国民党心脏里,为了保护自己,向上峰检举国防部少将作战处长刘斐有共谍嫌疑,没有想到给他狗咬耗子碰上了,原来他们属于不同部门领导。国民党焉能不败。

    杜聿明曾经亲自向蒋介石检举郭是共谍:“我已经是廉洁的官员,他居然比我还廉洁,家中沙发都打补丁。”蒋介石这昏君还不以为然。

    令人回味的是,“1974年9月,韩先楚就向林彪写表态信并就怀疑张春桥一事检讨,但在他的心中,身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张春桥甚至不如国民党的战俘廖耀湘:“无论我军吃了新六军多少苦头,又怎样恨死了这个冤家对头,他都不能不对这支精锐之师和它的指挥官,怀有几分敬意。更何况这位新六军的老军长还是抗战名将,曾在八年抗战中出生入死,为中华民族立过战功。可这“鳝鱼眼”算个甚么东西?”

    廖初被囚于锦州监狱,同杜聿明,溥仪关在一起,一直到六一年大赦。被送一个政协委员头衔,同那些当年潜伏于身旁的间谍同事,廖对过去还是耿耿于怀,怒目相向,说是看不起那些专门偷鸡摸狗之人。

    廖于文革初期在批斗会上心脏病发作去世,终年仅六十二岁。廖没有牺牲在战场,没有死于日本人之手,却是死在革命造反派手里,一代抗日名将的后半生就这样毁了,令人不胜唏嘘

    廖夫人为黄兴的堂侄女,49年前夕来美国,有一子任工程师,现在可能退休回台湾了。那一次分离跟生离死别也差不多,他们一家人从此没有再见过面,命运真的是作弄人呀。

    据黄兴次子黄一中回忆,廖上战场前夕,带了司机,副官坐吉普车来苏州,接他去上海团聚,家人想去却没有座位。比起现在高级军官出巡前呼后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著作/廖耀湘 编辑

    1、《小部队战术》

    2、《森林作战战法》

    3、《城镇村落战门》等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05-16 01:16:22

    人物关系

    编辑

    廖耀湘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