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弄瓦

    弄瓦,古代语,指生女儿的意思。出自诗经《小雅·斯干》。弄瓦,玩耍、戏弄的意思,《诗·小雅·斯干》:“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瓦,纺砖,古代妇女纺织所用。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拼音: nòng wǎ 释义: 弄瓦,玩耍、戏弄

    目录

    名称/弄瓦 编辑

    弄瓦

     

    简介/弄瓦 编辑

    周汝昌红楼夺目红》书,见《娲皇和“弄瓦”》文.后读诗经《小雅·斯干》篇:“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生个女谓“弄瓦”源于此。且看周汝昌先生所提“为什么又单单是瓦而不是砖”之问,先生自己如何解答:“盖瓦者是屋顶挡雨的建材,烧制难,技术要求高,还有图案纹饰,非常好看——至今得一秦汉瓦当,也是珍品,拓出的瓦纹片,成为重要的艺术品种。明白了这些,方知弄瓦的中华民俗,其来历已不知几万年了。”进而申论女娲炼石非石之自然形体,乃烧制而成之“瓦”,名曰“人造石”云云。(《红楼夺目红》,十五页)

    坦率地说,读周先生这段文字微言大义,越读越不识其中味。盖以先生年高德劭,学兼中西,红学大家,当然知道:一、女娲因共工氏触不周山致天崩地裂,乃炼五色石以补天;后人且以“赫若彩绘”之美石名为女娲石。“炼瓦补天”,足以解颐,未之闻也。二、弄瓦之“瓦”本义,不是秦砖汉瓦那个瓦。《说文·段注》释“瓦”:“土器火烧之总名。”所以《小雅·斯干》“载弄之瓦”句,唐孔颖达《疏》:“瓦,纺砖,妇人所用。”砖,亦作。《辞源》“纺砖”条,引清人王应奎《柳南随笔》,对“纺砖”之用,作了具体解释。简言之就是纺车下部压块砖,唯不知古人“土器火烧”总名这“瓦”,更不知老祖宗们曾专为压纺车火烧过纺砖。三、朱熹《诗集传》解“瓦”用意:“弄之瓦,习其所有事也。”即从小就教女孩知道纺线一类的事,“养舅姑、缝衣裳”,乃闺内本份,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也。和欣赏“瓦纹片”美的享受,了无干涉。

    以上几点周先生“当然知道”之误,我深怀理解之同情。先生渐近米寿高龄,双目失明,鞠躬尽瘁于红学,奖励后进,时创新说,或得或失,皆成财富。高龄则可能记忆迷乱,失明则必然查索困难,故而“当然知道”之误,实在难免。然既已成书上市,即为天下公器,观瞻所系,不敢不言。特别期望先生的“助手”及列名责任编辑、特约撰稿诸君,对周先生自言“记忆在老年人是个淘气问题”方面,多多尽心尽力,减少周先生所谓“张冠李戴,沿恶衍误,闹出笑话”。周先生在红学界属中华老字号著名品牌,关心爱护,是大家的责任。


    关于弄瓦还有趣闻 打油诗的盛传不衰.一些文人学士、文武百官也闲不住了,甚至皇帝都开始“打油”了。刘骥是苏洵的友人。苏洵26岁时,其妻生第二胎女儿,邀请刘骥赴宴。刘骥醉后吟了一首“弄瓦”(生女之谓)诗:

    “去岁相邀因弄瓦,

    今年弄瓦又相邀。

    弄去弄来还弄瓦,

    令正莫非一瓦窑?”(对人妻子之敬称)

    刘骥因友人之妻生第二胎女儿,就借机对其戏谑和调侃,反映了他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这是不可取的。但诗中浓厚的生活情趣,足以博人一笑。

    释义/弄瓦 编辑



    弄 : 弄 nòng 玩耍,把玩:摆弄。玩弄。弄臣(帝王所亲近狎昵的臣子)。弄潮儿。戏弄。弄瓦。
     
    瓦 : 瓦 wǎ 用陶土烧成的:瓦罐。瓦器。瓦釜雷鸣(喻无德无才的人占据高位,煊赫一时)。
     
    旧时生女的代称(瓦是原始的纺锤,古人把它给女孩子玩)



    出处/弄瓦 编辑


    后因称生女曰弄瓦。 元 方回 《五月旦抵旧隐》诗:“长男近弄瓦,累重讵足贺。” 缪荃孙 《艺风堂友朋书札·致缪佑孙》:“ 洪星使 之妾临产,所备一切,均照西俗……奈五月中竟咏弄瓦,颇觉扫兴。”参见“ 弄璋 ”。
     
    清 褚人获 《坚瓠三集·弄瓦诗》:“ 无锡 邹光大 连年生女,俱召 翟永龄 饮。 翟 作诗云:
     
    去岁相招云弄瓦,今年弄瓦又相招。
     
    作诗上覆邹光大,令正原来是瓦窰。”

    辨析/弄瓦 编辑


    在周汝昌《红楼夺目红》书,见《娲皇和“弄瓦”》文.后读诗经《小雅·斯干》篇:“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生个女谓“弄瓦”源于此。且看周汝昌先生所提“为什么又单单是瓦而不是砖”之问,先生自己如何解答:“盖瓦者是屋顶挡雨的建材,烧制难,技术要求高,还有图案纹饰,非常好看——至今得一秦汉瓦当,也是珍品,拓出的瓦纹片,成为重要的艺术品种。明白了这些,方知弄瓦的中华民俗,其来历已不知几万年了。”进而申论女娲炼石非石之自然形体,乃烧制而成之“瓦”,名曰“人造石”云云。(《红楼夺目红》,十五页)
     
    坦率地说,读周先生这段文字微言大义,越读越不识其中味。盖以先生年高德劭,学兼中西,红学大家,当然知道:一、女娲因共工氏触不周山致天崩地裂,乃炼五色石以补天;后人且以“赫若彩绘”之美石名为女娲石。“炼瓦补天”,足以解颐,未之闻也。二、弄瓦之“瓦”本义,不是秦砖汉瓦那个瓦。《说文·段注》释“瓦”:“土器火烧之总名。”所以《小雅·斯干》“载弄之瓦”句,唐孔颖达《疏》:“瓦,纺砖,妇人所用。”砖,亦作。《辞源》“纺砖”条,引清人王应奎《柳南随笔》,对“纺砖”之用,作了具体解释。简言之就是纺车下部压块砖,唯不知古人“土器火烧”总名这“瓦”,更不知老祖宗们曾专为压纺车火烧过纺砖。三、朱熹《诗集传》解“瓦”用意:“弄之瓦,习其所有事也。”即从小就教女孩知道纺线一类的事,“养舅姑、缝衣裳”,乃闺内本份,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也。和欣赏“瓦纹片”美的享受,了无干涉。
     
    以上几点周先生“当然知道”之误,我深怀理解之同情。先生渐近米寿高龄,双目失明,鞠躬尽瘁于红学,奖励后进,时创新说,或得或失,皆成财富。高龄则可能记忆迷乱,失明则必然查索困难,故而“当然知道”之误,实在难免。然既已成书上市,即为天下公器,观瞻所系,不敢不言。特别期望先生的“助手”及列名责任编辑、特约撰稿诸君,对周先生自言“记忆在老年人是个淘气问题”方面,多多尽心尽力,减少周先生所谓“张冠李戴,沿恶衍误,闹出笑话”。周先生在红学界属中华老字号著名品牌,关心爱护,是大家的责任。
     
    关于弄瓦还有趣闻 打油诗的盛传不衰.一些文人学士、文武百官也闲不住了,甚至皇帝都开始“打油”了。刘骥是苏洵的友人。苏洵26岁时,其妻生第二胎女儿,邀请刘骥赴宴。刘骥醉后吟了一首“弄瓦”(生女之谓)诗:
     
    “去岁相邀因弄瓦,
     
    今年弄瓦又相邀。
     
    弄去弄来还弄瓦,
     
    令正莫非一瓦窑?”(对人妻子之敬称)
     
    刘骥因友人之妻生第二胎女儿,就借机对其戏谑和调侃,反映了他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这是不可取的。但诗中浓厚的生活情趣,足以博人一笑。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4-05-15 15:4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