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张瑞贵

    张瑞贵(1891—1977),字玉麟,名园亚。广东钦县(今广西钦州市)钦北区贵台镇那统村人,壮族,。积极参加反清武装起义,历任游击统领,国民党陆军中将军长等职,素有“生张飞”之称。张瑞贵于钦防军官讲习所肄业,1909年受孙中山两次组织领导钦州王岗山、马山反清武装起义的影响,加入同盟会。1910年弃工从军,投入旧桂系部队当兵。1977年3月26日,张瑞贵病逝于台湾省台北耕萃医院。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张瑞贵 出生地: 广东钦县(今广西钦州市
    去世日期: 1977年 政党: 国民党

    目录

    简介/张瑞贵 编辑

    张瑞贵出生于十万山中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其母生下张第三天就得背着他下地干活,终年勤劳,全家仍不得一饱。张逐渐长大,除务农外,还上山打柴,挑至贵台圩卖,帮助父母维持家计。少年时,还受雇于人,牧牛看鸭,由于看鸭时间较长,乡人都叫他“看鸭张”。后因家庭生活困难,随父母前往南宁谋生,在一家酱料店做工。晚上常与同伴到武术馆学武术,还常到说书寮去听故事。他特别喜欢听各朝代英雄人物和各种小说中武侠人物的故事。

    弃工从军/张瑞贵 编辑

    张瑞贵张瑞贵
    张瑞贵于钦防军官讲习所肄业,1909年受孙中山两次组织领导钦州王岗山、马山反清武装起义的影响,加入同盟会。1910年弃工从军,投入旧桂系部队当兵。由于作战有功,提任伍长、十长、排长。辛亥革命后随桂军林虎部入粤,任连长。当连长时,回南宁探亲,与以前已相识的韦秀英结婚。1919年,张在广东江防司令申葆藩(钦州人)的部属任营长,1921年任游击统领,后改任团长。1922年6月,陈炯明叛变孙中山。次年,邓本殷、申葆藩向广东南路扩张,自封八国联军正副总指挥。申葆藩设行辕于钦州白虎庙(今市实验小学),升任张为第二旅旅长,旅部设在钦城符家祠(原县级钦州市大院内)。1925年春,八国联军被国民革命军打败,张率残部400余人退回贵台马山附近的那夜洞等村负隅反抗。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十一师陈济棠的部队进驻钦廉四属,1925年底张接受陈济棠改编,任第十一师补充团少将团长,团部驻廉州城。离团部不远有个菜市场,内有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位女子卖豆腐。这女子名叫陈培兰,18岁,人称“豆腐西施”,正在廉州中学读书。张经常路过市场,看见这个漂亮的女子,神魂颠倒,即叫副官谋划撮合,竟如所愿,陈培兰便成为张的二房太太。1927年,陈济棠部队调防广州,陈晋升第四军军长,张升任第四军十二师副师长。次年任第六十二师一二三旅旅长,第一独立旅旅长。这时,陈培兰入广州光华医科学院读书。1929年冬,粤桂战争爆发,第四军阵势不支,情况不妙,陈济棠坐立不安。张闻讯请战获准,率部属官兵一丝不挂,奋勇冲杀,击退桂军,从此成为陈的心腹爱将。1933年秋,第一集团军总司令陈济棠率各将领巡视潮汕东防区,一刺客手握俄式手榴弹,在陈跟前拉开保险闩,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张瑞贵猛冲上去,一脚踢开,双手将那刺客连同手榴弹掷出数米外,手榴弹爆炸,刺客抱弹而亡,陈济棠仅足部受轻伤。陈济棠为感谢张救命之恩,除赠送洋房和金钱外,还决定把张提升为军长(未果);张1935年任第四路军第三师师长;1936年2月授陆军少将;8月任第63军153师师长,10月授陆军中将;1937年8月起任第63军军长;1946年4月,任广东第八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同年10月退役。

    关心教育/张瑞贵 编辑

    1928年前,贵台乡没有一所小学,没有一个中小学生。张瑞贵深知没有文化的苦楚,极力提倡兴办学校。他召集地方绅士,决议建立贵台小学。他率先垂范,慷慨捐献白银陆千元,并发动地方人士募捐建校,于1932年建成前后两座教学大楼(校址今贵台粮所)。是年秋,贵台小学开学上课,全校师生在校门摄影一张集体像寄给张瑞贵,张接到该小学的像片和信函后,万分喜悦。不久,即购买大批书籍、仪器寄回,内有:万有文库、辞源、辞海和各种杂志,世界地图、全国地图、动物图、植物图、矿物图、科学图、人体构造生物卫生等挂图200多幅,共数大箱。还有中型风琴一台,天津制排、篮、足球两大箱数百只,洋鼓全套,长短洋号两对,美当时最时髦汽灯一盏。此外,每月按时寄回各种报纸、杂志,报纸中除国内报纸外还有《香港大公报》、《星岛报》、《探海灯》等。1935年,张瑞贵还乡进新居,还到学校广场开会演讲,鼓励地方父老乡亲要热心教育,勉励学生勤奋学习,争取成为国家有用人才,并为学校书写“宁静致远”四个大字。此举,备受乡人钦敬,学校碑记中云:“张公以英武雄才,热诚兴学,喜惠士林,其功足以不朽”。

    1939年11月15日,日寇在钦防的龙门、企沙登陆。16日下午,日寇占领黄屋屯、大寺。刚从钦城东郊白虎庙(今市实验小学)迁来的广东省立钦州师范的师生员工140人,在伍瑞锴校长的带领下,从大寺经桂林到广东连县东陂镇宝梵寺古庙复课。不久,伍校长调离学校,省教育厅派张开照(广东龙川县人)来接任校长。1940年11月钦州光复,省钦师的钦防子弟,要求把学校迁回钦县。张开照怕迁回钦州当不成校长,便极力反对和阻挠。学生会向各界人士发出了“为把省钦师迁回钦县的呼吁书”,张瑞贵接到呼吁书后,积极支持,复电学生会,赞成迁校返钦,并汇给钦防子弟每人100元旅费。1941年6月中旬,省钦师准备迁校,张开照又勾结省教育厅领导,企图把省钦师并入韶关师范。张瑞贵接到钦防籍学生联合“坚决要求迁校、反对并校”的请求书后,即打电话给省教育厅长,表示支持省钦师迁回钦县,厅长只得同意迁校。同时,以63军军部的名义,从坪石派出火车(客车)一节,专程搭送师生员工到柳州,终于8月中旬胜利地回到了钦州江畔的白虎庙原校址。从此,钦师得到不断的发展。

    保护汕报/张瑞贵 编辑

    1933年,张瑞贵部驻广东潮汕一带,是年朝鲜发生义士尹奉吉行刺日本天皇失败以身殉国的事件。汕头市的《汕报》社长兼总编辑张怀真在《汕报》上发表题为《惜乎不中》的社论,指出由此事证明朝鲜国魂犹存,今后必将有更多的人投身革命,倡议我国民众向朝鲜义士尹奉吉学习,团结一致,共御外侮。此事竟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史称“汕头事件”。

    开初,日本驻汕头总领事,以《备忘录》通知汕头市政府,大意是《汕报》侮辱了日本天皇,即封《汕报》,并扣留《汕报》负责人张怀真。汕头当局对日方的无理要求,予以拒绝。事隔数日,忽然驶来大小日舰20艘,其中7艘已驶入汕头港内,卸下大炮炮衣,威胁我方。同时,日本驻汕头总领事向汕头市政府发出“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限汕头市当局于48小时内实行:一、封闭《汕报》;二、拘捕《汕报》负责人张怀真,并送至日舰听候惩处;三、赔偿日舰开来汕头的军费;四、保证日侨安全;五、禁止任何反日言论,并保证今后不再有类似事件发生。汕头市长黄子信不知所向,一时全市人心惶惶。张怀真颇有骨气,第二天便在《汕报》发表申明:“①《惜乎不中》社论并无错误,即无侮辱日本天皇字句,亦无妨碍中日邦交之处。但为避免汕头人民遭浩劫,如果政府要封闭《汕报》或停版,他愿意接受;②如果政府认为他的言论有妨碍中日邦交,他愿意接受国家给予的任何惩处;③当局如果拘捕他送往日舰,则日本不只是侮辱他个人,而是侮辱我国的尊严。为了国家的体面、记者的尊严和个人的人格,他宁愿自杀殉职,以保气节,而决不能被送到日舰。

    张瑞贵当时是独立第二师的师长,驻防汕头。张得知即表示坚决支持《汕报》的正义立场,面对日本的“哀的美敦书”,他毅然采取了果断措施:①立即宣布汕头全市紧急戒严;②强迫疏散全市民众到潮安、潮阳、揭阳等地,使汕头一夜之间变成死市。同时,张怀真一家大小亦由部队护送到潮州国民旅店妥善安顿;③派部队把全市数百名日侨的住房包围、监视,不准他们出门一步;④深夜在沿海各险要地区堆置沙包,构筑防御工事;⑤星夜往妈屿口凿沉多艘大木船,并布下水雷封锁港口。这些措施办妥后,一面经正式外交途径宣布拒绝接受日本的“哀的美敦书”,一面又经非正式外交途径暗示日方,谓不理什么国际公法私法,只要日舰敢开第一炮,我张瑞贵的部队便会把在监视中的日侨杀个精光,一切后果由我张瑞贵个人承担。这样理直气壮的强硬对策,竟把日方弄呆了。日本人只得退让,双方发表误会声明,“汕头事件”和平解决。日舰无条件撤走,《汕报》照常出版,张怀真受到各方函电嘉勉,张瑞贵“生张飞”的英名扬四方。

    粤北抗日/张瑞贵 编辑

    张瑞贵署名陆军第六十三军公墓张瑞贵署名陆军第六十三军公墓
    抗战爆发,陈济棠反蒋失败,蒋介石收编粤军,任张瑞贵为第63军军长。张率部出发抗日前,电告远在德国留学的陈培兰归国抚育子女。陈培兰回国后,由穗携10个儿女(其中3个为韦秀英所生)迁居广西桂林,后到香港。韦秀英则回到老家十万大山中的贵台乡居住。

    张瑞贵抗日主要在“三次粤北会战”。1938年秋,日军强行在广东澳头、淡水登陆西进,张率63军在守备地迎敌,终因无兵增援,惨遭击溃。广州沦陷后,十二集团军总司令余汉谋命各军转移粤北布防。63军在增城、从化外沿修筑工事,与敌对峙。1939年冬,日军全力进犯粤北,63军在从化、新丰间,时于敌前,时于敌后,与敌击战。张瑞贵命153师于新丰之羊石坳、江尾头、蒲昌等地,侧击敌之背腹。十二集团军在中央增援一个师配合,全面展开激战,敌不支而退,余汉谋令各军分头追杀。张瑞贵亲率153师所辖的459团追至增城之腊圃、曾洞时,命该团配合群众组织的百人大刀队,乘敌甜睡,冲入敌营,斩杀日军不少,但突围归来损失亦重,这是“第一次粤北会战”。

    1940年夏,日军再度北犯。主力沿从化、新丰公路北进。张瑞贵令152、153师疏开于良口地段之石榴花顶、五指山、上江东、黄牛山等高地抵敌。以186师集结于牛背脊策应,战斗激烈,双方损失惨重。黄牛山被敌两度攻陷,终被我军克复。战斗中,连日大雨,敌机无法投入战斗。从化河水位高涨,敌为达到北犯的目的,用机船拖驳增援,张急令炮兵营集中火力轰击,敌船中弹沉没,敌兵溺死不少。敌军在我火力压制之下,全部遗退,这是“第二次粤北会战”。第三次粤北会战是在1944年冬开始的,当时第七战区情报报道:“敌企图打通粤汉线,集结主力于湘赣之间,向南推进”,情况紧急。63军待命于新丰,不久,战时广东省会韶关失陷。张率63军日夜兼程出发,先头部队459团,进至始兴县南之东湖坪、马头洞地带,与敌发生遭遇战。张以据点式的部署,将兵力分布于山地,由始兴、南雄延伸至赣边南浦,力挫敌锋。敌被缠于山地,无法前进。十二集团军另以两个军于韶关附近,与敌周旋,敌顾此失彼,疲于奔命,惨遭失败。

    八年抗战,张瑞贵驰骋沙场,临危不惧,力挫强倭,立下了不少战功,但仍有不周。1940年冬,重庆军事委员会给张瑞贵考核评语:“英勇有余,远见不周”。

    附蒋内战/张瑞贵 编辑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挑起内战,张瑞贵以年老力衰为由,请求退役获准,退居从化七星果园,过着悠闲日子。蒋介石闻知,心里不安,认为张瑞贵一生戎马,旧部流散两广不少,恐怕被人利用,为了对付两广的共产党游击队,于1948年1月委任张为“粤桂南区清剿总指挥”,在湛江设立指挥部。张瑞贵上任后,召开广东七、八区和广西三、四区行署专员、县长会议,部署第一期“绥靖”计划,重点对十万山区进行更大规模的“围剿”。接着,调集广东省保安第二团、第九团,钦防警察大队以及地方反动武装和他的警卫营等近万人,开赴十万山区外围,采取“肃清平原,围困山区”的战略措施,企图消灭粤桂边区游击队。1948年6月,蒋介石又派来军统要员中将张君嵩(合浦人)为副总指挥(11月在遂溪被击毙)。张瑞贵疑是监视他,即电请将湛江指挥部交给张君嵩负责,自己回钦州设立指挥所。获准后,于1948年秋率部分人员回钦,在刘永福故居三宣堂设立“前进指挥所”,调集约4000人的武装力量,对十万山区游击队进行反复扫荡。

    1949年春,蒋介石电促张瑞贵“搜剿”十万山区的游击队,张即复电“已分令防城、钦州、上思等县地方武装,及进驻各县的保安团向十万山区推进,职亲临十万山脚之贵台‘督剿’,战情待后续报。”张赴贵台后,除上述部署外,另采取三条措施:一是政治诱降,散发《张瑞贵劝降书》,以乡亲关系写信给贵台人黄焕华(粤桂边区人民解放军二十一团二营营长),劝其合作;二是加快修筑由黄屋屯经贵台到洞利的备战公路(后未建成);三是扫墓祭祖大摆筵席,宴请当地商绅、乡保甲长,散布反共言论。1949年8月,张又带警卫营亲临贵台指挥,并将其家中保存的部分军用物资船运钦州。不料,在百龙岭被游击队截获。同年深秋,张奉令将钦州指挥所合并湛江总部,迁驻北海。行前,命警卫营开赴贵台,与韦秀英配合作战。1949年12月,北海总部被人民解放军攻陷,张狼狈逃走。1950年初,张奉令率部分兵力驻守围洲岛,不久在人民解放军的强大围攻下,登舰逃往海南岛。1950年2月,蒋介石为配合反攻大陆,委任韦秀英为“粤桂边区民众反共救国军总指挥”,张瑞贵在海南即派外甥李成威带“密令”潜回贵台,张还亲自草拟了一份《告同胞书》,谩骂共产党是“苏俄的走狗”,吹嘘“国民政府派大量飞机配合大军反攻大陆”,煽动民众“携枪裹粮,踊跃参加,到处袭击共*”。韦秀英接令后,即成立“粤桂边区民众反共救国军”6个纵队,在贵台拉起一支数千人的反共队伍,扼杀我新生人民政权,制造了惨无人道的“那袅惨案”,韦秀英也最终被人民解放军击毙于大那休村。

    海南岛解放时,张瑞贵随陈济棠飞机飞往香港,后转台湾,任“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委员。张在蒋经国的授意下,曾两次派其部下空投或窜入钦防一带,企图在十万山建立“游击根据地”,继续与人民为敌,但最终被歼灭。1977年3月26日,张瑞贵病逝于台湾省台北耕萃医院。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人物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5-16 20:13:21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