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徐光英

    请用一段简单的话描述该词条,马上添加摘要

    青年时代的徐光英青年时代的徐光英



    简历


    徐光英(1899-1984),字树屏。广东潮州人,中共早期重要军事领导人。在法国勤工俭学时学习军事,接受共产主义,参与创建旅法支部,后被送往苏联继续学习军事。26年回国,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成立,成为最早成员,是第三次上海工人起义、八一南昌起义、广州起义、白色起义的军事领导人之一。曾在南昌起义、广州起义后两次受中共严重处分,白色起义后被怀疑。三十年代后脱离共产党,曾参加邓演达第三党,之后组织北方抗日大联盟、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曾任军统军事组织“别纵军”参谋长,后在广西任别纵军第三纵队中将司令,兼南宁警备司令。全程参加抗日战争。84年病逝香港。徐光英无论身在中共与否,信仰不改 ,以追求民族光明、人民幸福为己任,实现只身奋斗诺言。


    生平

    徐光英, 字树屏, 曾用名(或有关文献中出现时用名: 徐舞阳、徐开先、徐冠英、徐光瑛、徐书平)。
    1899年: 出生于广东潮州浮阳镇徐陇村, 在徐陇小学读初小, 至登云高小就读, 毕业后考入汕头烔石中学。
    1917年 :在徐陇著名爱国人士徐彰国鼓励及资助下, 前往法国勤工俭学, 主修军事。同周恩来、李富春等人相识并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

    旅法支部合影旅法支部合影[1]

                   旅欧区代表会(1924年7月)同周恩来、李富春、邓小平等同志的合影(徐光英: 最后一排最高打领结者)。


    1921法国共青团支部发起人之一,22年转为中共。 曾主管宣传及工运工作。曾代表中共往英国慰问1925年“五一大罢工”的英国工人。
    1925年: 同邓小平、傅钟等人一批被组识送往莫斯科, 徐光英学习军事。
    1927年: 派回上海, 在周恩来为实际负责人的中央军委工作,是中央军委首批成员。
    1927年:训练工人武装,参加领导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取得胜利。
    1927年4月11日(4.12政变前一日): 率百余名上海武装工人,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大楼与前来缴械的国民党军队激战,揭开中共武装起义序幕。
    1927年5月: 被党派往武昌, 任叶挺为师长的北伐军24师参谋长。参加指挥平定何健、夏斗寅叛乱之战。
    1927年7月 - 8月: 南昌起义爆发,24师为中共起义主力,徐光英以24师参谋长身份参加南昌起义的军事行动策划。
    1927年8月 – 11月: 作为军事领导之一人率军南下, “汕头七日红”时曾任汕头警备司令及公安局局长。 南下起义军抵达潮汕头一带,率军与黄绍竑、钱大钧指挥的敌军激战两天两夜。
    1927年11月14日: 南昌起义后,遭立三路线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政治纪律决议案”以“留党查看”处分, 同时受处分的还有: 谭平山、张国寿、彭公达、毛泽东、夏明翰、王若飞、杨匏安及南昌起义前委全体、鄂北特别委员会全体、南方局广东省委全体等。
    1927年12月: 在党的指示下, 作为主要的军事行动的策划人领导、参加了广州起义, 并任苏维埃政府工农红军总参谋长(叶挺同志为总司令)。
    1928年1月: 广州起义失败后, 李立三左倾路线主导的广东省委, 将全体起义领导人给予处分, 徐光英被开除党藉, 出于对立三路线的极大不满, 开始产生只身奋斗的思想, 为以后离开共产党埋下伏笔。
    1928年1月: 立三路线主导的广东省委不顾广州起义的新败, 冒险地将干部派回广东各地, 周文雍等许多同志因此无谓牺牲, 徐光英被派往广东饶平工作, 在此他恢复了了当地农军武装。
    1928年3月8日: 率饶平农军参加了他参与策划的福建“平和暴动”、组织饶平石平井保卫战、茂芝保卫战等。
    1928年8月: 经福建撤往上海。
    1929年6月: 被党派往广西, 任广西教导总队队长, 策划并参加左右两江起义(百色起义)。 曾任左江军委负责人(后改为中共红八军军委)。
    1929年:百色起义尚未失败时,广西政要俞作柏出钱请徐光英前往越南海防买军用飞机,(海防警备司令是徐在法国军校时的校长),飞机未买到,白色起义已然失败,俞作柏撤到越南,徐光英将款项当其胞弟,共产党人,后来的革命烈士俞作豫归还。回到香港后,百色起义另一领导人贺昌,当时中共广东局书记贺昌向徐要购机款,徐答已归还俞作柏,贺昌不信。中共高层偏听贺昌之言,对徐光英冷淡,徐光英不知原因。直到见到聂荣臻才知晓,徐非常气愤。此事虽然后来由俞作豫向党组织作了证明,但组织上仍然认为:钱应交给百色起义的红七军,不应交还俞作柏。两次被严重处分,一次被误会,使徐光英一度十分抑郁。
    1930年: 脱离共产党,在香港参加邓演达、朱蕴山等领导的“第三党”。
    1931年春: 同周士第等人前往西安, 任第三党陕西省委员会书记,  团结杨虎城反蒋势力, 同年引起国民党的注意, 返回上海。
    1932年: 与叶挺一同以军事顾问身份前往福建,参加反蒋“福建事变”。
    1934年: 同朱蕴山、吉洪昌、方振武、南汉辰等人策划成立《北方抗日大联盟》, 反蒋抗日, 声援红军, 正当与共产党员吉鸿昌在天津国民饭店约好见面,走到楼下,听到枪声。事败, 吉洪昌遇害。
    1936年: 自重庆经延安去西安, 在延安见到毛泽东、朱德。毛泽东请徐光英吃饭,席间毛说徐的工作方针应为 “停止内战,一致抗日。”。
    1938年5月: 抗日战争爆发后, 军统戴笠奉军事委员会命, 组建“忠义救国军”, 总部在武汉, 戴笠自己兼任总指挥, 徐光英任参谋长, 武汉失守后徐离此职。
    1940年4月: 蒋介石确定各战区成立便衣混城编练处, 徐光英任第二战区(陕西宜川)编练专员。
    1941年: 任军统机要秘书
    1942年1月: 戴笠以军统原混城队为基础, 又在汤恩伯、李仙洲集团军中挑选部分官兵, 组成别緃军七个緃队, 原拟赴东南亚对日作战, 为此, 任第三緃队司令的徐光英率该緃队集结于广西南部待命。
    1942年 – 1945年: 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挺进第三緃队司令, 率第三緃队进驻广西南宁,并任中将警备司令,对日作战。抗战胜利,率第三纵队进入广州接管。
    1946年:戴笠飞机失事身亡,郑介民继任。徐光英申请退役。
    1948年: 移居香港。
    1984年: 病逝于香港。

    参考资料

    【浮洋镇志】第201页、203页。
    1924年7月共青团旅欧区代表会同周恩来、李富春、邓小平、聂荣臻等同志的合影(徐光英最后一排最高打领结者)。
    【我的父亲邓小平】毛毛 著, 第121、124页、136页。
    【黄埔军校将帅录】陈予欢 著, 第1237-1238页。
    【红军统帅部考实】王健英 著, 第26-27页、29页。
    【血潮】徐雁 著, 第332页。
    【徐光英1928年1月14日年致广东省委的一封信】, 广东省委通讯, 第8期。
    【回忆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及其它】姜维新 第102、103页。
    【回忆上海工人第二次武装暴动】候镜如。
    【南昌起义前后】李逸民。
    【肖克谈南昌起义】肖克。
    【革命历史资料丛书】南昌起义史论, 张月琴主编, 1986年7月版, 第56页。
    【南昌八一起义回忆】陈子坚。
    【南昌起义】肖克 主编, 1997年7月第一版, 25-26页。
    北京『晨报』27年9月27日。
    【中共中央通讯】第十三期, 1927年11月30日。
    【广州起义】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 88年第一版, 第6、10、14、483、442、504、622页。
    【血雨】节延华, 第1237-1238页。
    【徐向前回忆录】徐向前 著。
    【平和县文史资料第一集】平和县革命大事纪要, 第54页。
    【土地革命争时期各地武装起义简介】袁伟 著, 第236页。
    【平和暴动】中共党史出版社, 第265、279页。
    【红军统帅部考实】王健英 著, 第80页。
    【中共党史资料第26辑, 131-133页: 左右江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和发展】广西区党委党史数据征集委员会办公室。
    【莫文骅回忆录】莫文骅 著, 96年第一版, 第34-35页。
    【土地革命争时期各地武装起义简介】袁伟著, 第392页。
    【大将张云逸】于波 著, 99年3月第一版, 第148页。
    【邓小平在1929】第197页, 转自【中共党史资料】第26辑, 第36页, 中共党史出版社, 88年6月第一版。
    【邓演达】杨逸堂 著, 广东人民出版社, 第75页。
    【周士第将军传】陈永阶 等著, 58页。
    【戴笠和军统】第131、136、137页
    文章【历史上的中美合所真是这样吗】。
    【别动军挺进第三緃队在南宁】南宁文史资料90年第一期。

    其它参考资料

    广州起义后,徐光英被开除党籍后致省委的一封申诉信
    (1928年1月14日)
    ……(原信仅存后半部分)入十八甫,可是来到大德路就发生枪声,故转由惠爱西路,可见当时并不是我不要通知,赤卫军是没有通知,并且相信赤卫军和教导团同在一地方作战,总可由军队通知,谁知工人过于自由行动,不能固定在一地方,军队退走时只能通知一部分而已。且西瓜园一带由赤卫军放步哨,他们竟以四五百之众分散在各街巷之中,致此部分同志无法通知,这是可惜的,亦是负责技术上处置的错误,但无论如何确定,无法通知,不是不要通知,此点请原谅我,当时一人做事,不能一一去告诉他们。
    我曾想想当时情形,如果我没有说十五分钟敌人可到公安局,或同志们不相信我这个判断,大家不走,则或者有一个好退却计划也未必知,此层是我应该负责的。可是敌情难料,如果不说,而敌军真到,那也是极危险和党的很大失利。
    李立三同志说恐慌是革命不彻底,我以为恐慌和彻底不一定互相因果的。恐慌是关系能力,彻底是关系决心。恐慌可以导致失败,彻底未必必定成功。革命工作的彻底不彻底,要看有没有决心,而不是有没有能力。
    总之,以上两条,一是确无命令给我,一是当时险恶,不能说有违抗命令,或个人苟且偷安等事实。去年四月,上海工人被缴械时,我尚且以百余条枪死守一座房子,经过四点余钟,何况是一个周围数十里的广州市,何况有一千很好的学生和枪械及千余勇敢的工人?缘故是在有命令和没有命令而已,请详细查察为荷。
    查我的加入团体,是在一九二二年寒假,并且是在法国,而不是因为两三年来革命膨胀,党团扩大,握有政治、军事相当权力后而投机加入的,我又是大学及专科学校的公费生,家庭也很好,最少受经济的压迫,不过是由于社会各方面的观察,不如是则无以解决社会中一切问题,所以毅然加入奋斗,加入以后,又即刻在青年团及党部办理党务,直到现在,经过几年训练,对于党的一切问题都有相当明了,更要藉努力。故此个人的牺牲不以为念,家庭的牺牲不以为念,家人因我而牺牲也不以为念,不但不以为念,并且因此益坚我志。殊意更因一时错误,而要将我开除党籍,我诚愈想愈自觉可惜,所以特将开除理由加以说明,如诸同志以为是,则请减轻处罚,俾可为党努力;如不以为然,则我以后惟有只身奋斗,以事实来证明我的坚决,绝不以此而羞耻,而不革命。这是我最后热忱的,敢向你们自讲的心坎话,是否如何,请希裁夺。
    广州这次暴动,多属军事行动,我和张太雷知之最详,有暇当面评述,并加批评,以为我的纪念,并为各同志奋斗的标准。
    此祝
    努力 
                                                徐光英
                                           十七年一月十四日


    徐光英(1898~1984)、张自忠(1891~1940)或其他中共高级将领 致胡鄂公信札二通

    徐光英手迹徐光英手迹

    信笺 一通二页
      识文:
    一、钱、胡兄:徐君(有残)回南,一切详情,均请托其面达。望接洽为荷!忠左,一九三七、三、廿二。
    二、南湖老兄:近来迫于奔走,无缘承教,歉甚。弟定数日内他往,兹将前所带之件奉上,至其中各节,吾兄想已详知,恕弟之不多赘也。此致,即颂旅祺。弟光英上,六、卅。
      展览:“抗日战争与中美关系珍贵文物展”,复旦大学,2015年。


      说明: 此为胡氏在抗战爆发前后奔走于各方时期的信件。信件本身都不写具体内容,而是托人面达或附上附件,似为因保密等原因刻意为之。
      在前信中,“钱”、“胡”当分别指钱纳水和胡鄂公,当时二人正在努力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线。
      张自忠为著名抗日爱国将领,是二战中盟军方面牺牲的级别最高的将领。1937年,张自忠任天津市市长,是宋哲元统帅下的29军第38师师长,位于抗战的最前线。当年3月,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官田代以天皇生日为由,邀请宋哲元组团访日。宋哲元经过考虑,决定派张自忠前往。尔后,张自忠带团访问日本,因此事备受国内舆论指责,对其最后选择殉国当有一定影响。
      徐光英为中共早期党员,曾参加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南昌起义、广州起义、百色起义等重大历史事件,分别担任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任指挥部成员、24师参谋长、起义军总参谋长等职。在瞿秋白领导时期,徐光英曾受错误批判。1929年徐氏在从事兵运工作时被捕,后加入国民党,担任中央军校南宁分校政治科少将主任教官、南宁市中将警备司令等职,但又曾曾掩护广西中共地方组织和越南劳动党的革命活动、设法营救因“皖南事变”被捕的叶挺。


      《庄世平传》 廖琪 著 ...... 庄世平,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便紧紧地握住许涤新的手,把任务接受下来了。不久,在苏联驻重庆代表处,以杨少任为中方代表,和苏联贸易代表,一同签订了苏联影片放映权在东南亚的总代理和苏联轻工、化工、医药、食品等商品总经销的两份协议。随后,庄世平购买了一部小轿车,载上五部苏联影片,入贵阳,过广西,出东兴,又开始了新的漫长旅途……在柳州,庄世平专程拜访了国民党军统别动队第三纵队司令官徐冠英,说明自己将往东南亚办公司搞贸易,希望得到他的帮助和保护。徐冠英是资深的共产党员,又是徐扬的叔父,立即就答应下来。自此,庄世平办公司所需的物资,不论运往国外或是运往内地,在广西都得到徐冠英暗中指派别动队给予保护,一直畅通无阻,安全稳妥。

    【浮洋镇志】徐光英词条

    浮洋镇志1浮洋镇志1



    浮洋镇志2浮洋镇志2












    唯一参加四次著名武装起义的中共高级将领徐光英 
    《潮汕民国人物评传》 黄羡章

    本文要介绍的潮安籍徐光英,他于1922年在法国加入中共。这位南昌起义时担任24师参谋长,广州起义时担任起义军总参谋长的中共重要军事人物,由于个人尤其是历史的原因,几乎被潮汕地方乃至中共党史、军史界遗忘,这是令人遗憾的。

    潮汕书籍中语焉不详的“简历”

    徐光英,字树屏,1899年出生于广东海阳(今潮安)县浮洋徐陇村。徐陇村位于潮安县中部,明代中期,徐姓先祖徐古陇从福建莆田迁此创村,后人以先辈名字将村取名徐陇。该村历史不长,但人文鼎盛,名人辈出,其中还有1932年加入中共、建国初期担任汕头警备司令部政委的徐扬。

    关于徐光英的简历,《汕头市志》、《汕头大博览》、《潮汕百科全书》和1992年潮州市志办公室专门收集潮安(含潮州市区)籍古今人物的专著《潮州人物》均有记载,但其中重要环节都写得不清楚,误差甚大。以《潮州人物》为例,关于徐的早期经历是这样叙述的:“光英18岁(1917年)赴法国勤工俭学。认识周恩来、李富春,接受共产主义思想。1921年,加入由周恩来等创立的旅法共产主义小组,之后,转至西班牙攻读军事,获‘陆军博士学位’。”

    以上所述,首先是徐光英赴法勤工俭学的时间不准确,徐赴法的时间并非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西方科技、文化不断涌入中国,一批先进的知识分子深感向西方寻求现代文明的需要,但那时我国多数青年学生还没有出国求学的经济能力。为此,以李石曾、吴玉章、蔡元培等为首在北京发起成立华法教育会,以推动我国青年学生赴法国勤工俭学的运动。直到1919年“五四”运动后,第一批赴法的学生才启程,到1920年一年多时间是我国学生赴法的高峰期,全国有18个省的学生分20几批共1600多人奔赴法国。所以,徐光英应是在1919年或1920年初赴法的,当时潮汕人赴法勤工俭学的还有潮安籍的詹显哲、澄海籍的许包野等。

    上文说徐光英“1921年,加入由周恩来等创立的共产主义小组”。徐是否加入中共,避开不谈,而《潮汕百科全书》却称徐“1921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这就更离谱了。中共1921年7月才创立,哪来3月就入党。事情是这样的:1920年秋,陈独秀委托曾在北京与李大钊组建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河北献县人张申府,在法国勤工俭学学生中建立共产主义小组,张申府于1920年12月赴法国,先后发展刘清扬、周恩来,随后刘、周再介绍赵世炎、蔡和森、陈延年、李富春、邓小平、徐光英等加入。在此基础上,1921年3月正式成立巴黎共产主义小组,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和筹备,到1922年6月才建立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共青团),8月才成立中共旅欧支部,以张申府、赵世炎、周恩来为主要负责人。这样,原加入共产主义小组的成员绝大多数转为共青团员和中共党员,主要人物除上述所列外,还有向警予、蔡畅、罗学赞、张昆弟、李维汉、肖子璋、李立三、刘伯坚、熊雄、陈公培等,徐光英就是在这个时期,即1922年8月加入中共的,以此推断,徐光英是为数不多的第一批加入中共的潮汕人之一。

    四次武装起义的领导者之一但党内职务不明

    1927年,在蒋、汪背叛革命后,中共领导的武装起义以南昌、秋收、广州起义最为著名,在此之前,以广东海陆丰农民起义和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影响最大,在此之后爆发的左右江、渭华、黄麻、平江、宁都起义也甚为壮烈。作为一位中共早期党员,徐光英参加了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南昌起义、广州起义和广西左右江起义等四次重大武装起义,这不仅在潮汕人中绝无仅有,而且也是中共高级将领中唯一的。

    1926年10至1927年3月间,为配合国民革命军北伐,中共在上海发动了三次工人武装起义,前两次失败,惟第三次取得胜利。领导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的中共领导人有谁,常见党史书籍都列举了3位,即周恩来、罗亦农、赵世炎,几乎难以找到第4个名字,这是不全面的。其实,当时负责直接指挥起义的是由党中央批准成立的上海工人暴动指挥部,指挥部由5位同志组成,他们是周恩来、赵世炎、徐光英、顾顺章、侯镜如。罗亦农时任江浙区委书记,参加了这次起义的领导工作,但没有参与直接指挥。周恩来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兼江浙区委军事部长;赵世炎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他是八、九十年代曾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的舅父,与周恩来、徐光英同为在法勤工俭学的同学,时恰逢在上海;顾顺章原是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的工人,他灵敏过人,精明强干,在上海“五 ”运动时担任过工人纠察队队长,在参加这次起义的几个月后召开的党的“八七会议”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1931年被捕叛变;侯镜如是黄埔军校第1期毕业生,国民革命军东征时在潮州笔架山上由周恩来介绍,秘密加入中共,时任北伐军的一个团的团长,驻扎浙江嘉兴一带;徐光英当时也参加北伐,在由李济深任军长的第4军担任参谋职务。徐光英和侯镜如都是在北伐途中作为中共秘密党员又与周恩来熟稔而被电召往上海参与指挥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的。徐光英与侯镜如负责起义队伍中的工人纠察队的武装训练工作,向缺乏军事知识的工人讲授队列、巷战和武器使用等知识,并与指挥部的其他成员一起,直接指挥工人武装与敌人作战。

    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不到半年时间,党领导的南昌起义爆发。这次起义标志着中共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创建军队、实行武装夺取政权的开始。徐光英参加了这次起义,担任先由叶挺兼后由古勋铭任师长、颜昌颐任党代表的第11军第24师参谋长。第11军的军长和党代表分别由叶挺、聂荣王秦担任,政治部主任由徐名鸿担任,当时24师是南昌起义军的主力部队,下辖3个团:第70团团长古勋铭(兼),第71团团长欧震,第72团团长先为我党著名军事家许继慎,后因许打夏斗寅役时负伤,团长由史书元代理。

    起义军撤出南昌后南下挺进潮汕,于9月23、24日分别攻克潮州、汕头,建立人民政权。史称“潮汕七日红”。当时被任命为汕头市公安局长的李立三因还在行军途中未到职,前委指定曾在汕头 石中学读过书、对汕头情况熟悉的徐光英代理公安局长。徐光英立即着手做好维护汕头市区社会治安的稳定工作,镇压乘机抢劫捣乱的流氓,使社会秩序迅速恢复正常。

    1927年12月11日爆发的广州起义,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后中共领导的又一次重大武装起义。受党的委派,徐光英是这次起义的主要军事领导人之一,位在叶挺、叶剑英之下,在徐向前、陈赓之上。

    这次起义以国民革命军第4军教导团和广州工人赤卫队为主力。教导团是由原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的师生改编而成,由当时担任第4军参谋长的叶剑英兼任团长,该团有1200多人,大部分是中共党员或倾向革命的青年,名义上归张发奎管辖,实际上是在叶剑英和曾在第4军工作过的徐光英等共产党人的控制之下。12月11日凌晨,起义军兵分3路,东路由叶挺指挥教导团二营突袭驻扎在燕塘、沙河一带的敌主力,解除了两个炮兵团和一个步兵团的武装;中路由徐光英率领教导团第1营和工人赤卫队第1联队,突攻东较场,当场处决了持反动立场的警卫团参谋长和两个连长,徐光英还率兵乘胜攻克广九车站和敌人的堡垒广州市公安局。西路由叶剑英率领教导团第3营攻占驻在肇庆会馆的第4军司令部和军械库。随后,在公安局设立军事委员会指挥部,广州起义军改称工农红军,下辖3个军,叶挺任工农红军总指挥,叶剑英任副总指挥,徐光英任总参谋长,陈赓任副官,徐向前等分任各师师长。

    关于徐光英参加广西左右江起义的缘起,有两种说法,一是说广州起义失败后,起义军的一部由叶挺、徐光英率领退往广西打游击,期间赶上参加左右江起义;另一种是说张云逸、邓小平、韦拔群等在筹划左右江起义前夕,中央为充实起义的中共干部,从外地选派一批干部奔赴广西协助张云逸、邓小平工作,其中包括许更生魂、陈豪人、李谦、叶季壮等。徐光英就是属于这一批干部之一。笔者认为第二种说法比较准确。据有关史料记载,徐光英当时化名徐开先,起义期间主要协助张云逸、邓小平做兵运和军事训练工作。

    徐光英参加中共发动的四次重要武装起义的领导工作。在此过程中,他的身份分明就是中共党员,但查遍党内外文件、资料,关于他的中共党员身份都没有涉及。其在党内担任何种职务,更无从谈起。个中原因前段不可理解,后段可以理解,即令人困惑的是,1929年前党的文件,也看不到徐光英的党内职务,就是下文即述的他受处分那一个文件,谭平山、张国焘等近10位受处分的同志均有具体的党内职务,唯独徐光英没有。可以理解的是,徐光英参加左右江起义后没有随张云逸、邓小平、许更生魂的部队挺进江西中央苏区,脱离了党组织,那么往后避讳他以前的中共党员身份就不言而喻了。

    受党中央处分早年受屈

    徐光英是受当年有“左”倾向的党中央处分的第一批中共高级干部之一。

    1927年党中央在汉口召开的“八七会议”,结束了陈独秀右倾机会起义,但又产生了瞿秋白为首的“左”倾盲动主义。1927年11月9日至10日,以瞿秋白为首的党中央在上海举行临时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分析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后的革命形势,指出了一些正确的口号,阐明了现阶段党的任务。但这次会议的一个重大失误,就是以“左”的思想为指导,采用惩办主义的手段,无情打击持不同观点或在行动上不符合“左”倾领导人意志的同志。这次可以说是中共成立以来惩处党内高级干部人物最多的一次,其中有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国民政府农政部长的谭平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张国焘、毛泽东、彭公达以及徐光英等10余人。

    据当时党中央出版的《中央通讯》1927年第13期(油印本)和张国焘所著《我的回忆》一书中作者本人原注,经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批准,会议通过了《政治纪律决议案》。决议案中共有10项处分:第一项,处分谭平山;第二项,处理张国焘在指导南昌起义上的错误;第三项,处分以周恩来为书记的南昌起义总前委所有成员;第四项原文为:“徐光英同志在汕头市任公安局长(应为代理公安局长,笔者注)时,取缔工人(原文如此,疑有误。笔者注。)擅自逮捕并杀乘机抢劫的贫民三人,给予以留党察看一年之处分。”第五、六、七、八、九、十项是分别处分南方局广东省委、彭公达、毛泽东、易礼容、夏明翰、陆沉、符向一、王若飞、杨匏安等同志。

    在这一决议的10项内容中,专门处理涉及南昌起义的占了3项,其中二、三项是分别处理张国焘、周恩来等人,第四项专列处理徐光英,而且是专指他在汕头市任职期间的“错误”,这十分清楚的表明,当年南昌起义军攻占汕头市这一事件在当时党中央心目中的重大和徐光英当年在党内的政治地位委实不低。

    起义军占据汕头的时间十分短暂,不可能建立十分完整的行政机构体系,但设置公安局长一职是必不可少的。据张国焘回忆,当时起义军退往潮汕的初衷是要以汕头作为临时首都,借助汕头海运的优势,争取苏俄的物资和军事援助,在这里建立长期的中共政权。故当时公安局长这个重要职务是要由负责全军保卫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李立三担任,但由于李立三率领保卫主力部队在闽粤边界迟滞了几天,加上起义军在三河坝和汤坑战役中遭受重大挫败,李立三因而未到职,由周恩来为首的前敌委员会任命潮汕籍的徐光英为代理公安局长,履行实际职责。

    徐光英捕杀“乘机抢劫的贫民“,其详情不得而知,但从公安局维护治安之责,对扰乱社会秩序者予以处置是无可厚非的。那么,为什么还会受到如此严厉的处分呢?我们可以从中央这次会议的决议中略窥个中原委。决议称:南昌起义“属于策略上的就是军行所到之地,对于豪绅资产阶级没有采取屠杀并摧毁其一切政治社会组织,完全没收其武装的策略,及沿用军阀‘不扰民’的观念,枪毙了乘机抢掠的贫民”。

    显然,当年以瞿秋白为首的党中央对徐光英的处分是不当的。正是由于这次的处理以及往后个人再次遭到挫折抑或其它因素,像本次受处理的部分同志,包括谭平山、陆沉、徐光英等,最后走向离开中共的道路。

    参加广西左右江起义后,徐光英脱离中共组织。抗日战争时期,他担任过国民党南宁市警备司令,被授予中将军衔,期间,曾暗中支持、掩护广西中共地方组织和越南劳动党的革命活动。皖南事变中老战友叶挺被捕,他曾多次探监并设法营救。1947年,赴港做革命联络工作。1984年,徐光英因病在香港逝世,终年85岁。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6-01-29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02-03 03:05:38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