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微博议政

    在两会期间,许多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忙着“织”微博,将两会提案建议发至微博让网友“围观”;其中,精彩的“微”言更是层出不穷,内容涉及医改、教育、房价等焦点,“微博议政”形式的出现,也引起社会学家的关注。

    编辑摘要

    目录

    简介/微博议政 编辑

    微博议政微博议政
    自从微博这一便捷的社交工具兴起后,近几年每临“两会季”,“微博议政”总会成为媒体热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开微博,政府部门开官方微博,政府官员上微博、挺微博,粉丝无数。现实中因官本位和高高的围墙而少有的官员、代表与民众的交流,在平等、零距离的微博中似乎得到很大的改观。网友们可直接接触到代表委员,可在线与官员交流,表达民众批评,讨论公共事务。加上微博在去年一系列公共事件中扮演了引人注目的角色,舆论欢呼微博的兴起将极大改变中国的政治生态,微博论政时代已经来临。

    很多人以去年一系列公共事件为例,盛赞微博的公共性,认为这个开放的公共领域极大地拓展了民主的空间。我觉得,现实条件下,微博的公共性很大程度上仅表现在娱乐层面,整体上带着鲜明、浓厚的娱乐化色彩,成为文化工业、娱乐产业和消费社会的一个传播平台。这个娱乐化的空间中,很难有真正意义上的“议政”。

    以新浪微博为例。先来看微博舆论领袖,有人统计过“粉丝数”排名前100位的名人,有89位是演艺界的影星歌星,另11位是像黄健翔、潘石屹、洪晃等已高度娱乐化的名人。而在草根排名中,前10位主要被“冷笑话精选”、“微博搞笑排行”、“星座秘语”、“时尚经典语录”等占据,从名字就可看出其鲜明的娱乐特征。金字塔尖上“微博领袖”的这种娱乐化特征,已经决定了微博整体的传播生态。然后看微博的议题,那些被转发和评论得最多的微博,不是什么严肃理性的讨论,而都带着娱乐色彩,姚晨微博上即使几个字的、很无聊的话,也能引来粉丝成千上万次的转发评论,段子、语录、奇闻、怪事、艳图、极端的观点大行其道,而严肃的讨论罕有关注,很容易就淹没在明星的呓语和段子的消费快感中。[1]

    事件/微博议政 编辑

    微博有时候好不容易想“高尚”一把,脱离一下浮躁和“低级趣味”,比如,有学者在微博呼吁“随手拍解救流乞儿童”,可这个活动在微博上热了几天后,很快被网友戏仿和恶搞的“随手拍解救大龄女青年”的议题所遮蔽。“解救大龄女青年”的娱乐话题,完全消解了“随手拍”原先的公共性公益性。娱乐化在微博上所向披靡无坚不摧,其强大的气场有能力将所有议题、所有参与者都卷入到娱乐文化工业中。一个议题,如果不娱乐化一下,很难火;一个人,如果不迎合一下娱乐化,很难红;一个严肃的呼吁,如果没有像姚晨这样的娱乐红人推一下,很难受到关注;还有,即使是真知灼见,如果不包装成适合娱乐传播的模样,也难以进入到微博热点中。

    微博的字数限制,还有多数匿名的讨论环境,也决定了微博传播生态的浮躁,无法有真正严肃的议政和有意义的讨论,只有大家一起娱乐的热闹。所谓“围观的力量”,说到底也只是热闹,一场热闹过后,如果不自欺的话,很难看到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名人求名,商人求利,蛋疼者求娱乐,正经地论政不太靠谱。

    再从到微博上与公众一起议政的那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看,他们的姿态也决定了微博议政徒有热闹。媒体报道许多代表委员开了微博,与民交流,看起来很繁荣——可我到代表委员的微博走访了一圈后,发现那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泡沫。确实有人大代表上微博了,可也有不少微博是徒有虚名的“僵尸微博”。比如,新浪认证的全国人大代表、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州长杨红卫的微博,虽有无数粉丝,可他的关注是零、微博数是零,看得出来从未用过。来自辽宁的全国人大代表唐志国的微博,粉丝数19265,可微博也为零,一直处于僵尸状态。

    有的虽然不是僵尸微博,可一开完两会就回到僵尸状态,比如政协委员严琦,去年在新浪开了微博,2010年3月1日开,一共发了4条微博,2010年3月3日政协大会开幕后就没有更新过。2011年2月21日,估计早忘了新浪微博的严琦又在腾讯开微博说:开通了腾讯微博,上来和大家交流。她至今在腾讯共发两条微博,加起来共37个字。如果代表委员们在现实中不认真履职,不聆听民意,很难指望他们到微博上来认真议政。虚拟的微博,不过是现实的复制。

    2011年首次在微博中征民意的人大代表李东生说:两会即将召开,作为人大代表将在人大会议提出改善民生的议案或建议;包括调控房价,改善教育和医疗服务,提高社保水平以及改革个税。另也准备提出改革国家财政税务分配体制,促进经济协调发展的议案或建议。在此我愿意开放微博平台,听取各位博友的声音。在其后留言说:李东生代表这次人大会上到底准备提多少个议案和建议?提一个有质量的议案,深思熟虑的、有独到见解的、有操作性的,比1万件这种空泛的建议要好。这些空泛的声音,只会淹没在两会喧嚣的大合唱中。空泛地征集,收到的回应也是乱哄哄和泛泛而谈。多数的所谓微博议政,多是这种大而空的讨论,空泛的问题,空泛的抱怨,议政质量可想而知。

    无论什么时代,无论传播交流工具发展到什么程度,高质量、靠谱的参政议政,所能仰仗和依赖的只能是那套关于民主政治的基础制度。

    现象/微博议政 编辑

    近几年,“织围脖”已经成为一种时尚,在不知不觉中如空气般充满了我们的周围,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变化:一名大学生的微博言论成为关于舟曲泥石流灾害最早的报道;明星大腕都通过发表简短的微博言论狂揽粉丝……现如今,就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赶时髦,先后开通个人微博,政府部门开官方微博,政府官员上微博、挺微博,粉丝无数,一时之间“微博议政”迅速蹿红。

    “微博议政”之所以受民众追捧迅速蹿红,主要是因为,现实中,民众都认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这些“朝廷重臣”都是高高在上的,只能在电视上一睹他们的风采,倾听他们的言论,想要跟他们交流更是“痴心妄想”,但“微博”却使得这一切成为可能,网友们可直接接触到代表委员,在线与官员交流,表达民众意愿,讨论公共事务,而且近两年微博在一些公共事件中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但同时我们应该意识到,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微博议政”在很大程度上存在围观起“哄”的“嫌疑”。原因主要有:一是由于微博的字数限制、多数匿名的讨论环境决定了微博的公共性在很大程度上仅仅表现在娱乐层面,整体上带着鲜明的娱乐化色彩,很难有真正严肃的议政和有意义的讨论,最终只能流于形式,成为“雁过无痕”的一场“哄”。二是很多代表委员开通微博后,看似交流热烈,粉丝无数,堪比明星,其实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虽然长篇的讨论,但是其自己的微博数却是零,就算有零星的微博言论,也只是“作秀”似的打个招呼而已。代表委员们的不重视,不认真聆听民意的态度,就决定了“微博议政”的起“哄”本质。[2]

    因此,各代表委员应尽量做到善用、慎用,真正利用好这一平台,听民声、知民意、解民情,真正使“微博议政”不“哄”而“红”!

    全新探索/微博议政 编辑

    “今天你微博了吗?”已经成为了一种流行的打招呼方式,微博作为一种信息分享、传播快捷的互动交流工具,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各类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也纷纷加入“博友”的行列。从1月15日开始,带有新浪认证标志的“珠海政协官方微博”开始在网络上蹿红,开通不到2天时间,“粉丝”已经超过6000人,多次跃上新浪微博人气用户排行榜。经与新浪网微博管理方核实,该微博是首个由城市政协实名注册的官方微博。

    微博,如今已不仅仅是信息传播的宠儿,它还是网络问政的有效工具。越来越多的政府机构及部门,正通过微博,与网民实现零距离接触。珠海政协开通微博仅仅才两天,即吸引了6000多粉丝,如此超高的人气,说明珠海市民参政议政的热情和兴趣不仅越来越高涨,关注的话题越来越多,视野越来越开阔。对此,有关方面理当精心呵护,十分珍视,与此同时,更应该借助与政协微博这个全新的公共平台,吸纳更多的社情民意,加强交流的作用,拉近政协委员顾问与市民的距离, 不断提升人民政协参政议政,为民代言的履职效率。

    “珠海政协”微博,无疑是对“开门议政”的一次全新探索。其积极作用,不容忽视。一方面,微博问政,更加方便快捷,敏感信息不会被轻易过滤,能更原生态地呈现“博友”意见,同时,加强互动交流,问题能否彻底解决先放一边,但此举,显然已拉近政协和市民的距离。此外,让一些热点难点问题,得以迅速破题、出谋献策并最终求解。

    事实上,在“开门议政”的探索方面,珠海政协一向走在前列。2008年,珠海政协网就设置了“主席信箱”、“委员博客”、“在线访谈”等lanmu,多渠道听取社情民意;2009年又公布了80名政协委员顾问的手机号、Q Q号电子邮箱,并开设“政协委员网络聊天室”。

    随着时间的推移,关注“珠海政协”的粉丝将越来越多。关注围观,也是一种力量。这成千上万的点击率,即便表达不满,为的也是改善存在的不足,如交通拥堵、上学贵、看病难等等。

    如此微博问政,值得借鉴和推广。网民期盼,接下来,珠海人大,珠海各职能单位,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甚至是政府主政官员,也能像珠海政协那样,及时公开自己的博客、微博,多渠道听取社情民意,为民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鼓与呼!

    当然,沟通工具再先进,也只是工具,最终发挥作用的,还是要靠人,要靠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的责任意识、为民意识和不断提高履职能力。

    官博开了之后,需要持之以恒,需要日积月累,如果官博只是应景之作,恐怕很难在网民中树立起高大的形象。据报道,挂着微博实名认证的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的官方微博,粉丝5000多人,关注却仅有苍井空一人。公安官方微博只关注苍井空让人纠结,如此官博不要也罢。

    但愿政协的官博不是应景之作,能够做到持之以恒,真正成为沟通民意的有效桥梁。

    微博热/微博议政 编辑

    2011年3月3日午休时间,全国人大代表、湖北宜昌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教育局局长张琼点开了自己的微博。张琼有点不敢相信,仅仅两天时间其微博已有2.6万余名粉丝。

    两会开幕后,全国政协委员宋林飞、盛连喜也在第一时间开通了自己的微博,与媒体网民交流。盛连喜在微博里写道:“欢迎广大网友就农村基础教育、农民工、生态环境等提供好的议案和建议,我会带着大家的声音一起参加两会!”并逐一回答网友的留言。

    3月8日,云南代表团在讨论会后,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被问到“微博问政”,他回答道:“微博可快速反映各个方面在不同领域、不同层次的需求和看法。”

    “不管你是谁,直接就可以对话,在微博上交流。”3月8日,在新疆代表团讨论会后,全国人大代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被上百名记者围得水泄不通,问得最多的问题也是“微博问政”。

    张春贤解释,在两会期间,开微博是为了更多更快地了解各地对新疆民生发展的建议和看法。看到网民的留言,张春贤称自己都会亲力亲为,“自己不作答,就是不尊重对方。”

    截至3月9日,有141069名网友“收看”了张春贤的微博,首条微博被转发和评论多达3361次。据了解,自去年以来,就不断有政府机关和官员开通微博,在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中也已有数百人开微博征询民意。不过,在省部级官员中,用实名开微博的,张春贤尚属第一人。

    议政易/微博议政 编辑

    微博的“走俏”,代表着网络问政迈向了一个新空间。

    从最初网民关注代表和委员的看法,到后来通过网络参与到代表和委员参政议政的过程,微博均能够实现高度、快速地互动交流。

    从代表们热衷于微博问民意和网民疯狂在微博上“晒”意见的热潮中,不难看出,微博让代表与民众之间的距离更近,沟通更方便。

    “微博更直接、更具体、更全面,让民意的表达更充分。”全国人大代表、TCL董事长李东生表示,微博征集能够收到网民热情的回复,出乎意料。

    在一片赞扬声中,记者发现也不乏有不一样的声音。滤去这场微博围观热表面的风光与喧嚣,微博问政又为我们带来了什么?显然,微博问政的背后,更多的还只是代表们对民意的重视,也是数以万计的网民参与政府决策的渴望。

    微博以简短精悍、简明扼要的内容,赢得了成千上万网民的芳心,而忽略了传统的、更为直接、也更为生动的表达途径,而短短几十字的内容也是微博的缺点。

    相对于13亿中国人,4.57亿网民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更多的情况下,不上网的同样需要有一种途径把其“所忧所求”带至两会上。

    2011年全国两会上,有30家媒体在微博中注册,60位两会记者开通了微博,即时播报两会的进展情况,而新浪、搜狐将跑两会的财经记者微博,旗帜鲜明地“晒”在两会专题一侧。

    对于自己的微博,央视记者李小萌称之为沟通交流的重要平台,希冀把民众的声音带给代表、带给观众,完成“属于每一个公民的两会”。[3]

    之最/微博议政 编辑

    武汉“两会”期间,代表委员和网民积极参与本报“微博议政”。本报评出十位代表委员和十位网民,分别授予“荣誉称号”。

    最新锐奖:秦前红

    市人大代表,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

    很多人不知微博为何物时,他已开始玩了,迄今粉丝超1.6万人。本报官博每轮“两会微访谈”他都积极发言,眼光犀利,观点直接而深入。

    最投入奖:谢卫国

    市政协委员,武汉市第三医院烧伤科主任医师

    虽为微博新手,但却织得相当兴奋。微博议案“武汉三大火车站要更名”,在本报重点推出后,引发网友持续热议,更激起他织“围脖”的热情。

    最激情奖:柳莺

    市政协委员,武汉交通广播电台总监、著名主持

    率先在政协开幕现场用手机微博直播,文图并茂。此后多次在会场用手机参与本报官博微访谈。在本报官博上遇到她认识的人,她总忘不了用微博热情打招呼。就连洗脚,也要在微博上晒一下自己洗脚的图片。

    最佳组织奖:武昌、青山代表团

    率先以代表团名义开设集体微博,踊跃推出各位代表的观点,在本报官博“两会微访谈”中积极发言和评论,与网民积极沟通互动。

    最理性奖:张亚卿

    市政协委员,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时刻用法律人的眼光关注“两会”,思维敏锐,理性深刻,观点有见地。

    最人文奖:程洪

    市政协委员,江汉大学历史学系主任、教授

    身为历史学教授,程洪的微博始终透露出一种人文学者的忧虑和情怀。他的许多微博,始终以文化的视野和关怀,思考过去,展望将来,并期望武汉提升文化的软实力。

    最草根奖:许兴国

    市人大代表,江汉区民防办主任

    微博视线向下,关心“两会”给武汉市民现实生活带来的福祉,在“微访谈”中显现出草根情怀与一贯的务实。

    最动情奖:王萍

    市政协委员,市中心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医师

    微博发言充满情感,文字优美动人,在“幸福之城”的微访谈中引用诗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令人难以相信出自医者之手。

    最有影响力奖:谢俊明

    市政协委员,武汉亚洲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来自香港,约20年在汉经营实业,对武汉体味深刻。其建议颇具建设性,成为本报“微访谈”话题之一,最终获得政府职能部门的积极回应和推动。

    最勤奋奖:文建东

    市政协委员,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经济学系主任

    深夜赶织“围脖”,主动向网友晒自己的提案,征集民意。两会结束后,他还在勤奋织围脖。 

    十大粉丝/微博议政 编辑

    蓝雪茉莉:最踊跃奖(积极参与,发言最多)

    创业ee家:最睿智奖(理性分析,有见地)

    一团火的微博:最雄心奖(有思想,有深度,发言中充满振兴武汉的雄心)

    鸨鸨_c:最犀利奖(发问频频,谈锋犀利)

    follow_81:最率真奖(经常提出不同意见)

    天问老田:最爱武汉奖(虽多批评之语,但洋溢着对武汉的热爱)

    刘浩武汉:最执着奖(经常全程关注)

    微博浏览器:最理性奖(理性思考,理性发言)

    极速车手307:最独到奖(发言不多,常独辟蹊径,让人耳目一新)

    刘国毅:最具视野奖(身在北京,却充满对武汉的热爱,对武汉的评价和建议颇有启发性)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4-11
    [2]^引用日期:2011-04-11
    [3]^引用日期:2011-04-11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1-04-11 16:20:17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

    贡献光荣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