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德国农民战争

    德国农民战争是一场1524年爆发的、一开始局部的农民起义,后来扩展到德语南部地区(德国南部、奥地利和瑞士)的大部分地区的一次大规模农民起义。通过提出《十二条款》起义农民首次提出了明确的要求。1525年起义在施瓦本、弗兰肯、阿尔萨斯和图林根被镇压。1526年起义在萨克森和蒂罗尔被扑灭。在这次农民起义爆发前在英国和瑞士就已经爆发过类似的起义了。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德国农民战争 地点: 德语南部地区(德国南部、奥地利和瑞士)的大部分地区
    时间: 1524年 结果: 对于整个帝国的经济来说丧失十万农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这使得整个德国的政治体系在此后没有改革的机会,在三十年战争中成为其它强国的战场。
    类 别: 农民起义

    目录

    原因及背景/德国农民战争 编辑

    德国农民战争 德国农民战争

    德国农民起义的原因有许多。16世纪初在德语地区的南部,尤其是在士瓦本地区有许多小的 封建贵族领地。许多当地农民的问题是地区性的、由当地贵族领主造成的。这些小封地造成了其领主的视野非常狭窄,互相之间矛盾,这阻止了当地的经济发展。

    但是起义得以扩展到其它地区以及达到其程度的最主要的原因来源于当时农民作为社会内人数最多的阶层的总状况。这个总状况在不同的领主手下差别并不很大。

    农民的情况

    封建制度的基础是农民:封建领主、贵族、官员、城市贵族和僧侣全部依仗农民的劳动力。由于这些享受者的数目不断增加,其费用也不断提高,而这些费用需要通过农民的税务和徭役来提供。除了其收入和收成上的什一税外他们还必须交杂税、关税和租金,此外还要为其领主承担徭役。在上士瓦本、符腾堡、弗兰肯、萨克森和图林根农民习俗上将其土地分给儿子,这导致了在土地面积不增加的情况下农民的土地越来越小。由于税务和支出依然非常高许多极小的农民实际上入不敷出。

    经济上的困难、经常发生的坏收成以及领主施加的巨大压力使得越来越多的农民沦为农奴,这使得他们必须付更高的租金和更多的徭役。

    此外越来越多的领主对于过去遗留下来的、口头的“老法”的解释越来越宽,或者干脆忽视这些习惯法。公共财产被没收,公共的牧地法、伐木法、打鱼法和狩猎法被限制或完全被废除。

    帝国的状况

    神圣罗马帝国内部的高层贵族对于改善农民的状况不感兴趣,因为这样的话他们不得不放弃一些特权。低层贵族本身受到没落的威胁,他们的地位大降,这导致了此前他们就发动了自己的起义(普法尔茨骑士起义)。许多下层贵族试图通过强盗生活来维持其生机,而这又进一步加深了农民的负担。

    僧侣阶层也反对改革:天主教是当时封建制度的一个支柱,天主教的机构本身就是封建领主。几乎所有的修道院均有自己的村庄。教会的收入来自捐献、贩卖赎罪券和什一税。后者也是贵族最重要的财源。

    唯一的要求废除旧的封建结构的呼声来自城市中的市民阶层。但是他们也受贵族和僧侣的影响,因此这个呼声很弱。

    宗教改革

    当时教会内部的情况非常糟糕,许多神职人员依靠富人的遗产和赠送以及穷人的税收和捐献过着奢侈的生活。在罗马依靠裙带关系和买卖圣职就可以得到职位和权势。教宗本身从事战争、大兴土木、促进艺术。

    德国农民起义地图 德国农民起义地图

    在马丁·路德之前就已经有人(比如佛罗伦萨的吉罗拉莫·萨伏那罗拉)批评这个状况。1517年多明我会修士约翰·特泽尔受身负重债的美因茨大主教阿尔布雷希特和教宗良十世的 派遣周游德国,贩卖赎罪券,这使得路德非常愤怒,他撰写了《九十五条论纲》,传说将这些论纲贴在维滕堡教堂的大门上。

    苏黎世的慈运理和日内瓦的加尔文公开认为任何人都可以不通过教会直接与上帝接触,获得其灵魂安宁。这样一来他们推翻了天主教会的信仰霸权,由此向农民证实了许多神职人员违反了他们自己的教义,大多数这些人无用。

    此前的起义/德国农民战争 编辑

    其中比较大的起义有:

    从1291年开始老瑞士同盟反抗哈布斯堡王朝

    1419年至1420年以及1433年至1434年:波希米亚爆发胡斯战争

    1476年在弗兰肯爆发农民起义1478年在克恩顿爆发农民起义

    1492年在阿尔戈伊农民起义

    1493年在阿尔萨斯爆发农民起义

    1502年在施派尔爆发农民起义

    1513年在布赖施高爆发农民起义

    1514年在符腾堡爆发农民起义

    1517年在黑森林爆发农民起义

    市民也发动起义。

    1524年/德国农民战争 编辑

    1524年在纽伦堡附近的福希海姆再次爆发动乱,此后不久在艾尔福特附近的穆尔豪森也爆发动乱。10月在斯图林根附近的农民起义,此后不久约3500名农民向富特旺根进发。在博登湖周围的上士瓦本地区农民已经不满许久了,因此在1525年2月和3月在短期内就形成了三群起义农民,其中最大的有1.2万农民、市民和僧侣。他们在数日内在比贝腊赫附近的芦苇荡中聚集。林道附近的农民起义也有约1.2万人,其中也包括了许多下层的神职人员和雇佣兵。抵抗坎普顿的修道院领主的农民起义约有七千人。

    条款和谈判/德国农民战争 编辑

    这些起义农民要求改善他们的处境,而不是打算发动战争,因此他们决定与施瓦本联盟谈判。他们派遣了50名代表赴同情农民的帝国自由城市梅明根。在这里起义农民的代表试图说明农民的要求,并使用《圣经》来作为他们的要求的理由。经过多次谈判后1525年3月20日他们发表了《十二条款》和《帝国改革纲领》。这些条款即是抱怨书,也是改革纲领和政治宣言。起义农民以老瑞士同盟为榜样,使用《十二条款》为基础,宣布成立上施瓦本同盟。三个起义农民群决定互相帮助,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互不相关。很快这两份章程就被大量印刷和传播,这是在南德和蒂罗尔起义迅速扩大的重要原因。起义者将成立上施瓦本同盟的消息传播到奥格斯堡,希望与施瓦本联盟平起平坐地进行谈判。但是由于起义农民纪律败坏,到处烧杀抢劫,因此组成施瓦本联盟的贵族不想谈判。在奥格斯堡巨商家族富格尔的资助下一支由9000人雇佣军步兵和1500人装甲骑兵组成的军队被派出去镇压主要以镰刀和连枷为武器的农民。

    对于德国农民战争来说在梅明根讨论《十二条款》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这里农民的要求首次统一地、书面地被表达出来。农民首次统一对抗统治者。此前的起义都是孤立的,互相之间没有支持。而《十二条款》改变了这一点。从另一方面来看,假如农民没有从一开始就试图与施瓦本联盟谈判,而是继续扩张他们的起义面积,那么他们通过他们的巨大数量很难被镇压,他们的要求也许会更被看重。

    这十二条款包括:

    取消农奴制

    取消小什一税

    狩猎、打鱼和取材自由

    将公共财产和村落林地还给农民

    教区自由选举牧师

    减轻徭役,做徭役要有补偿,禁止任意惩罚

    其他起义/德国农民战争 编辑

    在1524年的德国农民战争爆发前就已经由于农民的状况不断恶化而爆发了许多地区性的起义。大多数这些暴动的原因除总的情况外一般还有地区性的原因。

    其中比较大的起义有:

    从1291年开始老瑞士同盟反抗哈布斯堡王朝

    1493年在阿尔萨斯爆发农民起义

    1502年在施派尔爆发农民起义

    市民也发动起义。1448年在柏林爆发了起义。在农民战争爆发前在一系列城市中发生冲突,在这个过程中市民阶层与农民团结。1509年在埃尔福特、1511年在雷根斯堡、不伦瑞克、施派尔、科隆、施韦因富特、沃尔姆斯、阿亨、奥斯纳布吕克和其它城市爆发暴动。

    几乎所有这些起义均被血腥镇压,只有持续最久的瑞士农民战争最后获得胜利。在其它起义中农民的状况一般不但没有获得改善,而且他们还遭到更重的压迫。

    起义过程/德国农民战争 编辑

    德国农民战争 德国农民战争

    1525年3月末施瓦本联盟的军队来到乌尔姆。在多瑙河下游方向不远处的莱普海姆有约5000农民聚集抢劫当地的修道院和贵族庄园。施瓦本联盟的军队因此向莱普海姆进发,在路上就 已经击溃了多群抢劫的农民。4月4日在莱普海姆附近爆发了第一场大规模的战斗。当地的农民战败。莱普海姆必须付罚金,农民的领导人被处死。

    同年四月初农民在内卡河谷和奥登瓦尔德山脉起义。1525年复活节(4月16日)他们聚集在瓦恩斯贝尔格。起义农民将被大家都痛恨的路德维希·冯·海尔丰斯坦伯爵(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连一世的一个女婿)及其骑士折磨致死。这个事件导致了农民获得了一个血腥和抢劫的名声,使得许多贵族反对他们。作为惩罚瓦恩斯贝尔格因此被焚毁。农民的首领被处火刑。剩余的农民与由弗兰肯贵族弗洛里安·盖依领导的农民会合,组成了一支有1.2万人的起义军。在古兹·冯·伯利辛根的领导下他们对抗美因茨和维尔茨堡的大主教以及普法尔茨选帝侯的军队。

    4月12日施瓦本联盟的军队与博登湖最大的农民军作战并很快获胜。农民被解除武装,每人必须付很高的罚金。

    1525年4月13日施瓦本联盟的军队在军事训练上比较良好的另一支农民军前不得不撤退。一天后在巴特乌尔扎克遇到了阿尔戈伊的农民军。施瓦本联盟军的首领与农民谈判并促使农民解除武装。4月20日他在魏恩加腾与博登湖的起义农民达成协议。他保障农民可以安全撤退,并且让一个仲裁法庭来决定他们的要求。

    1525年4月16日符腾堡的农民聚集,约8000人首先占据斯图加特,5月迁往伯布林根。

    在施韦比施哈尔和施韦比施格明德也有一些农民聚集,约3000人抢劫了劳赫和穆尔哈德的修道院,霍亨施道芬堡被焚。在克赖希高和奥尔滕瑙也有修道院和城堡被抢劫和焚毁。

    博登湖的起义被平息后施瓦本联盟的军队开始向内卡河进发。在巴林根、内卡河畔的罗滕堡、海伦贝尔格以及1525年5月12日在伯布林根农民军虽然数量众多但是均被击败,其首领南逃。1525年6月2日内卡河谷和奥登瓦尔德山脉的农民也被击破。

    1525年5月23日一群约1.8万人的南黑森林农民占领弗莱堡。此后其首领打算去给围困在拉多夫茨尔的农民解围,但是只有少数人跟随他,大多数人决定回家种地去。因此解围的军队人数很少,很快就被斐迪南一世的军队消灭了。1525年6月4日施瓦本联盟的军队在维尔茨堡遇到了由古兹·冯·伯利辛根领导的农民军,古兹·冯·伯利辛根在作战前夜借口逃跑,因此第二天农民军没有首领,在两个钟头内约8000农民丧身。

    此后施瓦本联盟的军队再次南下,7月末在阿尔戈伊战胜了最后一批起义者。这支军队在四个月内转战了1000多千米。

    此前,1525年5月15日,在弗兰肯豪森战役中由托马斯·闵采尔领导的图林根的起义军就已经被领主军队战败了。闵采尔被俘,于1525年5月27日在穆尔豪森被砍头。其它许多小起义也被镇压,在9月份所有的战役和惩罚均结束。

    后果/德国农民战争 编辑

    起义者

    对起义者来说其后果悲惨。估计在镇压过程中约十万农民丧生。幸存的农民自然被剥夺公权,丧失任何权利,任何人都有权追杀他们。许多领导人被处死,许多参加者和支持者受惩罚,有些惩罚非常残忍。许多人在起义被平定后被领主判砍头、刺眼、断指等刑罚。也有许多人被迫交罚金,而且由于他们已经必须交许多税根本无法交这些罚金。许多镇失去了其权利,因为它们支持了农民,有些城市丧失其法庭权、节日被禁止、城墙被拆除、所有武器必须上交、晚上酒店不许开门等等。

    在部分少数地方农民战争为农民带来了好处。有些地方领主与农民制定合同来解除过去的恶状(比如在1526年施派尔帝国议会上就坎普顿修道院的问题签署了这样的合同。在许多地方农民的处境不像过去那么不明确,他们不必向他们的地主,而是直接向他们的领主缴税。

    军队首领

    对于镇压农民起义的军队首领来说这次行动收获非常大。比如施瓦本联盟的军队的首领在上施瓦本获得了许多土地。他们也乘机抢劫和勒索农民来支付他们的雇佣军的军费。

    帝国

    一些农民军(比如在蒂罗尔)在此后还坚持了数年。有些被剥夺公权的农民直到数十年后还在深山老林中当强盗。但是此后300年中没有再爆发大型的农民起义。一直到1848年的三月革命中农民在1525年的《十二条款》中提出的要求才完全被实现。

    对于整个帝国的经济来说丧失十万农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这使得整个德国的政治体系在此后没有改革的机会,在三十年战争中成为其它强国的战场。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新华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9 10:5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