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恒河

    印度圣河-恒河是印度的灵魂。宗教传统成为印度文明的一个重要部分。恒河至于印度教徒,是最为神圣的象征。身为印度教徒,一生至少必须到恒河净身一次。所以千百年来,朝圣者的足迹遍布了恒河两岸,诗人、歌手常常行吟于河畔。至今恒河沿岸仍是印度的精粹所在。当地时间2015年9月,恒河遭到严重污染,成为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恒河 外文名: Gallges River
    所在洲: 亚洲 地理位置: 南亚
    流经区域: 流经印度,经盂加拉国注入盂加拉湾 流域面积: 1050000
    长度: 2527 源头: 发源于喜马拉雅山西段南麓。
    主要支流: 朱木拿[Jumna又称亚穆纳(Yamuna)]河是恒河右岸的最大支流。 平均流量: 10900m³每秒
    特色物种: 恒河鳄、孟加拉虎 水利建设: 萨尔达萨哈亚克(Sarda Sahayak)工程、根德格(Gankak)工程

    目录

    地理环境/恒河 编辑

    地形

    阿勒格嫩达河与帕吉勒提河在代沃布勒亚格(Devaprayag)汇合后形成恒河主流,切穿外(南)喜马拉雅山脉,在里喜盖什(Rishikesh)从山中涌出。接着在印度教徒的另一个圣地赫尔德瓦尔流到平原上。

    恒河恒河

    虽然河流水量因季节而有差异,但在接纳较多支流和进入降雨量较大地区之时明显增加。4~6 月,喜马拉雅山脉融雪汇入恒河,7~9 月的雨季,带雨的季风造成洪水。在印度北方邦境内,主要右岸支流有流经印度首都德里、在安拉阿巴德(Allahabad)附近汇入恒河的亚穆纳河,以及在印度中央邦从温迪亚山(Vindhya)北流并很快汇入恒河的栋斯河(Tons)。北方邦的主要左岸支流为拉姆根加河、戈默蒂河(Gomati)与卡克拉河(Ghaghara)。

    恒河接着流入比哈尔(Bihar)邦,来自北面喜马拉雅山脉地区的主要支流有根德格河、布里根德格河(Burhi Gandak)、库格里河(Ghugri)与戈西河,其南面最重要支流为宋河(Son)。恒河继而沿拉杰默哈尔丘陵边缘南流,然后奔东南到达三角洲顶点法拉卡(Farakka)。在恒河流入的最后一个印度邦西孟加拉邦,默哈嫩达河(Mahananda)从北面注入。(在整个印度西孟加拉邦以及孟加拉国,恒河在当地被称为博多河)。三角洲最西部分流为胡格利河(Hooghly),加尔各答市就坐落在其东岸上。在孟加拉国,浩阔的布拉马普得拉河(汇流前约 241km【150 哩】河段被称为亚穆纳河)在瓜伦多卡德附近汇入恒河。合在一起的河流被称为博多河,在坚德布尔(Chandpur)以上与梅克纳河合流。河水遂通过无数水道注入孟加拉湾,其中最大水道为梅克纳三角湾。

    恒河掠影二恒河掠影二

    来自恒河与布拉马普得拉河流域的泥沙沉积物,延伸到海中构成的三角洲,面积约 6 万 km(23,000 平方哩),由反复交错的黏土、沙子和泥灰构成,并有一层层循环重叠的泥碳、褐煤和曾为森林复盖的林地。

    恒河三角洲南部表面,由大量泥沙在迅速沉积形成。东面三角洲临海一边正由于被称为沙洲的新地和新岛的形成而迅速改变着。然而,三角洲西海岸自 18 世纪以来实际上没有变化。

    西孟加拉地区的河流流速缓慢;几乎没有水经这些河流入海。在孟加拉三角洲地区,河流宽阔而活跃,水量丰沛,并与无数港湾沟通。在雨季(6 月),这一地区大部洪水泛滥,水深数呎,使得建在人工垫高的土地上的村庄和住宅成为洪水中的孤岛。雨季期间居民点之间的交通只能靠船。

    在整个三角洲临海一边,有一片辽阔的潮汐林和沼地。森林被称为孙德尔本斯(Sundarbans),受到印度和孟加拉保护。

    气候

    恒河流域有南亚次大陆最大的河系。水的补给在一定程度上依靠 7 月西南季风带来的雨,以及 4~6 月热季中喜马拉雅山脉融雪汇成的流水。恒河流域降水与西南季风相伴,但也随 6 月间起源于孟加拉湾的热带气旋而来。只有少量降雨发生在 12 月间。年平均降雨量在流域西头的 760cm(30 吋)至东头 2,286cm(90 吋)余之间(在北方邦的上恒河平原,平均降雨量约为 7,721.6cm(3,040 吋);在比哈尔中央平原,为 10,312.4cm(4,060 吋);在三角洲地区为 152.4cm(60 吋))。三角洲地区在雨季开始前的 3~5 月间和雨季结束后的 9 月间遭受强气旋风暴的侵袭。这些风暴中有一些造成大量生命损失和家园、庄稼及牲畜的毁灭。1970 年 11 月的一场风暴就具有灾难性规模,造成至少 20 万人乃至可能多达 50 万人的死亡。

    水文

    由于恒河平原整个地表地形几乎没有差异,恒河流速缓慢。在德里的亚穆纳河与孟加拉湾之间,距离近 1,609km(1,000 哩),落差仅约 213m(700 呎)。恒河-布拉马普得拉河平原总面积为 77.7 万 km(300,000 平方哩)。平原冲积层在有些地方厚达 1,829m(6,000 呎)余,但冲积年代可能不超过一万年。

    水系

    恒河风光恒河风光

    恒河发源于中印西藏边界印度一侧喜马拉雅山脉南部。其 5 条源流-帕吉勒提河(Bhagirathi)、阿勒格嫩达河(Alaknanda)、曼达基尼河(Mandakini)、道里根加河(Dhauliganga)与品达尔河(Pindar)全发源于北方邦北部山区。其中两条主要源流为阿勒格嫩达河(两河中较长)与帕吉勒提河,前者发源于喜马拉雅山脉楠达德维山(Nanda Devi)迤北约 48km(30 哩)处,后者发源于喜马拉雅山脉根戈德里冰川(Gangotri)脚下冰洞,海拔约 3,050m(10,000 呎)。根戈德里本身是印度教徒的一个朝觐圣地。然而,根戈德里东南约 21km(13 哩)处的高穆克(Gaumukh)被认为是恒河的真正源头。

    河源

    源头至安拉阿巴德为上游,恒河的两个较大源头是阿勒格嫩达河和帕吉勒提河,两河上游奔腾于喜马拉雅山间,地势由 3150m 急降至 300m,急流汹涌。两河在代沃布勒亚格附近汇合后,才被称为恒河。当恒河流至安拉阿巴德时,海拔已降至 120m。上游河段以赫尔德瓦尔为界,以上的河段穿过西瓦利克山脉,河床多为岩石,河道狭窄,多急流;以下的河段进入平原,河面变宽为 0.76~3.3km,泥沙淤积,河道两侧多沼泽和低洼地,雨季常改道。旱季时,流量为 200m³/秒;雨季时,流量达 5680m³/秒。

    中游

    安拉阿巴德至西孟加拉邦为中游,恒河接纳了最大的支流朱木拿河,水量大增,河面变宽,体形弯曲,地势平坦。旱季时,河宽约 1km;雨季时,河宽为 5~6km。接着气势磅礴地流向印度教圣地瓦拉纳西,又集纳了许多支流,浩浩荡荡地奔向下游。

    下游

    西孟加拉邦以下为下游,入孟加拉国后,恒河被称为帕德玛河(意为荷花),分成数条支流,在达卡西北与布拉马普特拉河汇合,形成“丫”字形,最后注入孟加拉湾。由于受气候的影响,雨季时,泛滥成灾;旱季时,水量却供不应求。特别是 1970 年,印度在靠近孟加拉国边界建成法拉卡水坝,使恒河旱季时流入孟加拉国的水量减少了 3/4,导致两国原来因为水资源问题而紧张的关系更加突出。为缓和紧张的关系,两国于 1996 年 12 月达成协议:旱季期间,当恒河的流量在 1980m³/秒以上时,孟加拉国可得到至少约 990m³/秒的流量;当流量低于 1980m³/秒时,孟加拉国将分得流量的一半。

    流域

    恒河穿过西瓦利山脉后,在古城哈德瓦附近进入平原,与其著名支流朱木拿河结伴并排而行,流至阿拉哈巴德时聚会一堂,地势再降至 120m。由于恒河到此已沙多水浊,而朱木拿河水深且清,结果褐色的恒河水与青色的朱木拿河水形成十分明显的水线,以后逐渐交融混合。恒河接着气势磅礴地流向印度宗教圣地瓦腊纳西,又集纳了许多支流(如哥格拉河、宋河、干达克河、古格里河等),河面宽阔,水流浩荡地奔向下游。进入孟加拉国后,恒被称为帕德玛(意为荷花)河,分成数条支流,并汇合大拉马普特拉河,形成“丫”字形,最后注入孟加拉湾。就在这里,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三角洲-恒河三角洲。它的面积达 56980km,地势低平,海拔仅 10m。这里河网密布,土壤肥沃,农业发达,是南亚次大陆水稻、小麦、玉米、黄麻、甘蔗等重要种植区。布拉马普特拉河长约 2900km,水量充沛,河道亦极其稳定,上游即雅鲁藏布江。恒河河口部分是大片红树林和沼泽地,称“松达班”,梵文意为“芳林”。

    治理开发/恒河 编辑

    灌溉

    自古以来,在洪水泛滥时或借助重力水渠以利用恒河水灌溉司空见惯。2,000 多年前撰写的经典和神话中已经描述过这样的灌溉。自 12 世纪以来的穆斯林统治时期,灌溉高度发展,蒙兀儿国王后来修筑了几条灌渠。英国人进而延展了灌渠系统。

    较古老的灌渠主要在恒河-亚穆纳河两河间地区。上恒河灌渠及其分渠长 9,575km(5,950 哩);始于赫尔德瓦尔。下恒河灌渠及其分渠长 8,240km(5,120 哩),始于纳拉乌拉(Naraura)。

    航运

    19 世纪中叶,随着铁路建设的兴起,大规模水运开始衰落。灌溉汲水日益增加,也影响了航运。恒河流域中部安拉阿巴德附近以远河运微不足道,多为各种类型的农村河船。然而,西孟加拉和孟加拉仍然依靠水路运输黄麻、茶、粮食和其他农业及农村产品。1947 年的印巴分治产生影响深远的变化,实际上中断了从前经由内陆水路从阿萨姆运到加尔各答的茶和黄麻的大宗贸易。

    水力发电

    恒河的水力发电蕴藏量约为 1,300 万千瓦,其中约 2/5 在印度境内,其余在尼泊尔。

    相关文化/恒河 编辑

    圣河传说

    到恒河洗圣水澡到恒河洗圣水澡

    从长度来看,恒河算不上世界名河,但她却是古今中外闻名的世界名川。她用丰沛的河水哺育着两岸的土地,给沿岸人民以舟楫之便和灌溉之利,用肥沃的泥土冲积成辽阔的恒河平原和三角洲,勤劳的恒河流域人民世世代代在这里劳动生息,创造出世界古代史上著名的印度文明。历史学家、考古学家的足迹遍布恒河两岸,诗人歌手行吟河畔。至今,这里仍是印度、孟加拉国的精粹所在,尤其是恒河中上游,是经济文化最发达,人口最稠密的地区。恒河,印度人民尊称它为“圣河”和“印度的母亲”,众多的神话故事和宗教传说构成了恒河两岸独特的风土人情。在印度神话中,恒河原是一位女神,是希马华特(意为雪王)的公主,为滋润大地,解救民众而下凡人间。女神既是雪王之女,家乡就在对门山飘渺的冰雪王国,这与恒河之源-喜马拉雅山脉南坡加姆尔的甘戈特力冰川相呼应,愈加带有神话色彩。加姆尔在印度语中是“牛嘴”之意,而牛在印度是被视为神灵的,恒河水是从神灵-牛的嘴里吐出来的清泉,于是便被视为圣洁无比了。

    玛法木错湖玛法木错湖

    根据宗教传说,恒河之为“圣水河”乃是因恒河之水来源于“神山圣湖”。恒河的上游在我国西藏阿里地区的冈底斯山,冈底斯山的东南坡有一个大而幽静的淡水湖,叫玛法木错湖,湖水来源于高山融化的冰雪,所以湖水清澈见底,平如明镜。相传,这里的山中就是“神中之神”湿婆修行的地方,印度教徒尊它为“神山”。湿婆的妻子乌玛女神是喜马拉雅山的女儿,玛法木错湖是湿婆和他的妻子沐浴的地方,印度教徒尊它为“圣湖”,由于恒河水是从“神山圣湖”而来,所以整个恒河都是“圣水”。千百年来,虔诚的印度教徒长途跋涉,甚至赤足翻越喜马拉雅山,到中国境内的“神山圣湖”来朝圣,到湖中洗澡,以祛病消灾,益寿延年;到神山朝拜,以得到湿婆大神的启示。

    其实关于恒河的起源,历来说法不一。 在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一段“恒河的起源”谈到:传说印度教大神湿婆和乌玛交媾,一次就达 100 年之久,中间从不间断,众神对湿婆的生殖能力感到惊慌,就央求湿婆把他的精液倾泻到恒河之中,孕育了古老灿烂的印度文明,这就是恒河之水从天而来的原因。而我们知道恒河在印度是被称为母亲河,圣河,由此不难发现,在印度性是崇高而神圣的。 另一个故事就更有意思,是说印度五金的产生。也是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记载的关于战神鸠摩罗的诞生过程是这样描写的:火神把精液从四面八方倾泻向山王之女恒河女神,恒河里的波浪都溢满精液。恒河女神心里惶恐激动,被熊熊烈火炙灼,随即把灿烂的胎儿泻向河中的波涛。从她身上泻出来的东西,闪烁如精炼的黄金。它一流到大地上,一切都化成纯洁的银。从粗一点的精液里产生了铁和铜;从脏一点的精液里产生了锡和铅。那些东西一碰到大地就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宝藏。女神把胎里的东西都变得非常美丽可爱。于是战神鸠摩罗终于诞生了。

    在中国的很多少数民族也存在着性的崇拜。有一首西藏的诗歌就大胆而淋漓尽致的表达了这种图腾崇拜:“雄性的雅鲁藏布江啊,你敢用自己湿淋淋的爪子,一路撕裂世界上最高的山群,我估计你下一步的目标,肯定就是要拉动天空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天地交合了,你可以用奔腾的精液的名义,证明天下确有一种东西,叫做男性”。读到这首诗歌时,是一种雄壮与威武,是对男性最辉煌最美的赞美,对于原始的美最直接最朴素的表达。

    而另一个传说则说印度历史上某国王为了洗刷自己祖先的罪孽,以修来世,请求天上的女神下凡。但是,女神之水来势汹汹,大地难以承受,湿婆大神就站在喜马拉雅山附近的恒河上游,让水从他的头发上缓缓流下,从而减弱了水势,既可以洗刷掉国王祖先的罪孽,又能造于人类。由此,印度教徒认为恒河是女神的化身,是“赎罪之源”。

    恒河之祭/恒河 编辑

    大会

    昆巴美拉大会是印度一项传统的宗教节日,距今已有 1300 多年的历史。传说中,众神为保护一个能让人长生不老的大壶,与群魔展开争斗。后来,大神因陀罗之子设法偷回了大壶,却在返回路上,不小心将四滴甘露洒落,就此形成了恒河之滨的四大圣地。所以,恒河祭又被称为“大壶节”。

    每隔 12 年,印度教教徒们便轮流在四大圣地举行大典。

    在旁人看来,这一切犹如神迹般不可思议。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信众来到这条万古恒新的大河边,感悟它给人内心带来的神圣与震撼呢?

    恒河恒河

    前来朝圣的人们纷纷在恒河边安营扎寨。清晨,人们在脸上点上丹红,抹上香灰,双手合十作祈祷状,扶老携幼抵达河岸边。此时的恒河水寒冰彻骨,教众们却认为寒冷可以冲刷罪孽,加速轮回。

    男信徒不顾寒冷,几乎全裸下水;女人也就穿着贴身衣物。年纪小的孩子哭闹着不愿意下去,母亲则用铜壶盛起河水往孩子头上冲一冲,然后拎着孩子往河里按。对一些孩子来说,这可能是他们人生的第一次圣浴,只有勇敢面对,才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印度教徒。

    太阳已经从东方完全升了起来,河面上金光灿灿,岸边则已人山人海。实际上,只要在恒河边的公路大桥上了望一番,就能看到一望无际的帐篷向远方延伸。小小的阿拉哈巴德市,人口不过 70 万,却要在 6 周内接待 7000 万朝圣者,对谁来说都是个艰巨的任务。

    为保证大会顺利举办,地方政府搭设了 27 座浮桥、50 多万顶帐篷、2 万多间临时厕所,安排了 8000 余清洁人员满负荷工作。即便如此,按照每人占据 1㎡ 河滩面积计算,每次也只能安排 2.5 万人下水沐浴 1 分钟,然后赶紧就要换班。

    大会期间,还有许多苦行僧、萨图贤哲(即圣人)和在喜马拉雅山中修行的瑜珈士来此。他们除了在恒河中沐浴,还要举办哲学辩论会、祈福大会与各种庆典,热闹非常。

    每天傍晚,信众们伴着神铃声响,走向河边祭台。人们手捧青烟香火,唱着挽歌,等待一个千年来风雨不改的大祭祀。而身穿金红服饰的婆罗门祭司,高举圣火,在众人祈望的目光下,迈着高雅的步伐走上祭台……当太阳最后的一抹光辉在西天消失,岸边逐渐变得灯火辉煌。主码头祭祀的神铃已经响起,人流再次持续不断地向这里涌来。祭祀的铃声越响越急,信众也越围越多。伴着祭鼓,诵经的主唱和乐手都已就位。慢慢地,悠扬的歌声从扩音器中传出,14 位年轻俊美的婆罗门祭师走上祭台。

    在首席祭司的引领下,众祭司面对恒河站成一排,伴着音乐一边高唱颂歌,一边拍掌。乐声中,祭台周围烟雾四起,高贵的祭司渐渐举起 6000年 前流传下的圣火。信徒们则和着起唱,最终全部沉浸在无边无尽的神圣与庄严的氛围中。

    手记

    从孟加拉湾到加尔各答,整个恒河之旅还算圆满。不论是仰望恒河之源冈仁波齐圣山,还是偶遇转山朝圣的行者,你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文明的巨大差异。

    在许多人看来,恒河几乎是“污染”、“肮脏”的代名词。平日里,你总能看到印度“贱民”双手搅拌着一筐筐的牛粪倒入恒河里。即便如此,印度人依然用恒河水刷牙洗脸、沐浴净身,却对河面漂浮的垃圾、腐尸熟视无睹……在这里,最肮脏的环境与最圣洁的心灵融为一体,令人费解而感慨。

    恒河祭则更是一个精神上的奇迹。一位信徒告诉我:“河祭发自内心,只要虔诚,即便简单,万能的恒河都能感受到。”冗长的祭礼从初夜一直持续到中夜,随着河祭的圣火渐渐熄灭,熏香散,铃声消,歌声止,人们在幸福中退场。伟大的恒河在平静中,安详地等待黎明的又一次祭典。

    恒河晨浴

    恒河是印度教徒心目中的圣河,恒河之水可以涤罪攘祸,因而去恒河之中来个大洗浴是印度教徒最向往和痛快不过的事情。最盛大的洗浴应当说是印度教的甘露庙会,每回参加洗浴的人数以千万计,每十二年轮流在各个圣地举行一次,所以遇到一回也是不易。不过,整个恒河,不管在上游、中游、还是下游,也不管是在春夏秋冬,一天到晚总是有印度教徒在洗浴。但平素里最壮观的还要数瓦腊纳昔的恒河晨浴,前往此地朝圣、观光的人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奔此而来。

    瓦拉纳西是恒河之岸最大的圣城,河岸之景蔚为壮观。瓦腊纳昔恒河之岸长达 6.7km,共有 64 个码头,当地人称其为“卡德”。这些卡德据说都是虔诚的印度教徒捐建的,捐建越多,积善也就越多。最让人神往的是几十个卢比租上一叶扁舟,向恒河中央飘去。卖货的小贩更会明白这是赚钱的大好良机,他们也划着小船尾随大大小小的游船,向游人兜售各种货物,有树叶做成的河灯,有念珠、香木以及各种种样的工艺品。游人们在小贩的吆喝声中,把一盏盏河灯放入河中,恒河变成了暗蓝的银河,闪现出数不清的点点繁星。更为美妙的景色就要出现了。东方欲白,淡淡的雾雾慢慢地散去,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岸边陡立的建筑披上了金色的衣裳,河面泛起一片金光。再看岸边的河水中,洗浴的男女老少进入了忘我之境。有的站在齐腰深的水中双手忙碌,尽情搓洗;有的双手合十,面各太阳默祷,安详的脸上金色溢彩,灵魂的净化表露无遗;有的则有停地屏息潜入水中,惟恐这圣水不能把自己的罪孽洗涤一清;身披绛黄色的印度教祭司以及光着上身的虔诚信徙在岸边的石上闭目打座;打着哆嗦的孩子们在父母的水罐之下接受泼头的冲洗;穿着纱丽的妇女们洗浴完毕,竟然在这人海如潮中能够换上干衣,而不让自己的身体暴露丝毫。

    也许她太过妖饶美丽,印度教徒才情愿相信这条河是由他们最崇拜的湿婆神头发上的水滴滴落脚边后,汇流而成。恒河在信徒心目中是一条清净的圣河,虽然事实上河水相当混浊。但信徒们依然相信在恒河中沐浴净身,可以洗去自己身上的污浊和罪孽。也许河水再脏,也不及人世腌臜吧。他们还相信,管理死者“时限”的湿婆大神常在恒河岸边巡视,凡是死后在这里火化的人,都可以免受轮回再生之苦,直接升入天堂。于是,印度教的信徒们把这里当做天堂的入口,在他们一生之中,至少要到恒河沐浴净身一次,因此每年都有超过百万以上的印度教徒来此聚集沐浴净身,举行大型宗教集会。

    早晨在恒河中沐浴的印度人早晨在恒河中沐浴的印度人

    每天清晨,成千上万的印度教徒,或男或女,或老或少,既有本地人,也有外乡人,来到恒河边,怀着虔诚的心情,走进恒河,痛痛快快洗个澡,以求用圣水冲刷掉自己身上的污浊或罪孽,达到人生超脱凡尘、死后到天国永生的愿望。印度教徒便是这样虔诚地把用恒河水“冲洗身上的过失”看成是莫大安慰和荣幸。在瓦拉纳西城的新月形河湾两岸,历代王朝先后修筑了大小 64 个台阶码头,供人们做冰浴礼拜之用。

    一个不需要防盗门的民族,是一个深藏着尊严的民族。也许,印度教的和平传统,还有甘地的非暴力主义,最可能在这个民族的清洁和温和里生长。一部名为《甘地传》的电影,甘地谜一般的人物。这个干瘦的老头,总是光头和赤脚,自己纺纱,自己种粮,为了抗议不合理的盐税,他有一次还曾经带着男女老少拒食英国盐,一直步行到海边,自己动手晒盐和滤盐。他推翻英帝国殖民统治是历史性壮举,不需要军队也不需要巨资,一旦拿定主意,剩下的事就是默默走出家门进行和平大进军。他从一个村子走到另一个村子,从一片平原走向另一片平原,他身后的队伍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壮大,直至复盖在整个地平线上,几乎是整整一个民族。碰到军队的封锁线,碰到刺刀和大棒,他们宁愿牺牲也绝不反抗,只是默默地迎上前去,让自己在刺刀和大棒下鲜血淋淋地倒下。第一排倒下了,第二排再上;第二排倒下了,第三排再上……直至所有在场的新闻记者都闭上了眼睛,直至所有镇压者的目光和双手都在发抖,直至他们惊恐万状地逃离这些手无寸铁的人并且最终交出政权。

    作为印度之魂,甘地不似俄国的列宁、中国的毛泽东、南斯拉夫的铁托以及古巴的格瓦拉,他一言不发地完成了印度的独立,堪称 20 世纪的政治奇迹和政治神话之一。

    这里的节日也同中国的不一样:街上并无车水马龙,倒有点出奇的灯火阑珊和人迹寥落;也没有杯筹交错,倒是所有的餐馆和各家各户的厨房一律关闭-以禁食一天的传统习俗来迎接新的岁月。他们不是以感官的放纵而是以欲望的止息来表示欢庆。他们的饥饿是神圣,是幸福,也是缅怀。这种来自漫长历史的饥饿,来自漫长历史中父亲为女儿的饥饿、兄长为妹妹的饥饿、儿子为母亲的饥饿、妻子为丈夫的饥饿、主人为客人的饥饿、朋友为朋友的饥饿、人们为树木和土地的饥饿,成为他们世世代代的神秘仪礼,成为了他们隆重节日的组成部分。

    Manikarnika Ghat,石阶上堆放着烧尸的木材Manikarnika Ghat,石阶上堆放着烧尸的木材

    也许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来世,所以对于现世的苦难便可以这般消极和坦然。恒河岸边,横七竖八栖宿着许多等死的老人,他们饥寒交迫、肮脏不堪,却默然承受,不争取、不哭诉、不埋怨,只是等待可以死在恒河岸边。因为按照惯例,这样可以免费火化,实现他们把骨灰倾入恒河的愿望。不过,这是穷人没有办法的办法。更多人还是愿意去河边的烧尸坑。这个地方常称之为“Manikarnika Ghat”。有钱人家会选用白檀木,将柴薪堆叠好后,把遗体放在上头,如果是女性,一般是彩色纱丽裹身,并饰以白花。纱丽还需经过恒河水浸泡,以此净身。然后浇上有香料的油脂,开始近三个小时的焚烧,死者终化成灰烬。焚烧过程中,死者的亲人们不断念诵“Ram Nam SatyaA Hai”,意即“神明的法号”的意思。为了拥有更好的来世,骨灰多由家人用手撒向“圣河”。这个过程一般在黑夜,伴有气氛浓郁的祭祀表演,岸上的人们和河里的小船纷纷靠了过去。炫目的烛火和缭绕的烟雾配合着老祭司沙哑的歌声和串串铜铃的节奏,古老的恒河显得更加苍凉和神秘。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采取火葬的方式,像五岁以下的孩童,没钱的人,自杀身亡者的尸体,均是直接在恒河上放流,或是用石头绑住尸体直接沉入恒河。

    圣水沐浴节

    印度教徒认为,恒河水源于神山圣湖,因此恒河是“圣河”,每12年举行一次印度恒河圣水沐浴节(又称大壶节)。

    传说中,圣水沐浴节首次举办的时间是在雅利安人时期(公元前 1500 年定居于印度)。当时众神和群魔达成临时协议,双方合力取得银河系中的长生不老仙露后平分。争夺盛仙露的大壶之战进行了整整 12 天 12 夜(相当于人间 12 年)。壶中仙露洒落到了四个地方:阿拉哈巴德、哈里瓦、乌疆和纳锡。因此,圣水沐浴节也就在这四地举行。

    由于圣水沐浴节与恒河这两个词与印度宗教传统的紧密联系,许多人已认为它们是同意词。因为圣水沐浴节是最隆重的宗教节日,恒河也就被看做是最伟大的宗教河。多少年来,恒河在印度人的精神生活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自动净化之谜

    在印度教徒的眼里,恒河是净化女神恒迦的化身,而恒河里的水就是地球上最为圣洁的水,只要经过它的洗浴,人的灵魂就能重生,身染重病的人也可以重获健康生命。每年都有众多的朝圣者虔诚而来,在恒河水里举行自己的重大宗教仪式。更有甚者在恒河水里自尽,以期洗去此世的罪孽和冤狱。于是,恒河上有时会漂浮着尸体。人们将尸体打捞起来火化后,会遵死者遗嘱将骨灰洒在恒河里。就这样年复一年,恒河水受到了严重污染,成了印度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可印度教徒依然我行我素,他们沐浴在此,饮用在此,却很少中毒或者得病。难道恒河水真的因为其神圣而具有了某种自我净化的能力吗?

    更有趣的是,这种“圣洁”的说法似乎并不是教徒的神话传说。常年在恒河沐浴的教徒,大多都寿命在100岁以上,并且很少患病。这是科学家们研究的课题之一。

    科学家研究发现,恒河水中的含氧量非常高,这是湍急的水流与空气充分接触造成的。而较高的含氧量,使疟原虫等厌氧的致病微生物难以生存。

    可是科学家们也发现,恒河中下游的水中大肠杆菌含量相当高,离岸 5 米处的含量就高于饮用水标准的 20~30 倍。这就由于向恒河随意排放排泄物所致。

    自白/恒河 编辑

    我叫恒河,是众山之王喜马拉雅山的女儿,祖籍喜马拉雅山南麓加姆尔的甘戈特力冰川,全长2700千米,流域面积106万平方千米,河口处的年平均流量为2.51万立方米/秒;其中在印度境内长2071千米,流域面积95万平方千米,年平均流量为1.25万立方米/秒。我用甘甜的乳汁哺育着两岸人民,加上他们虔诚的宗教信仰,我被视为“圣河”。

    源头至安拉阿巴德为上游

    我的两个较大源头是阿勒格嫩达河和帕吉勒提河,两河上游奔腾于喜马拉雅山间,地势由3150米急降至300米,急流汹涌。两河在代沃布勒亚格附近汇合后,我才被称为恒河。当我流至安拉阿巴德时,海拔已降至120米。上游河段以赫尔德瓦尔为界,以上的河段穿过西瓦利克山脉,河床多为岩石,河道狭窄,多急流;以下的河段进入平原,河面变宽为0.76千米~3.3千米,泥沙淤积,河道两侧多沼泽和低洼地,雨季常改道。旱季时,流量为200立方米/秒;雨季时,流量达5680立方米/秒。

    安拉阿巴德至西孟加拉邦为中游

    我接纳了最大的支流朱木拿河,水量大增,河面变宽,体形弯曲,地势平坦。旱季时,河宽约1千米;雨季时,河宽为5千米~6千米。接着,我气势磅礴地流向印度教圣地瓦拉纳西,又集纳了许多支流,浩浩荡荡地奔向下游。

    西孟加拉邦以下为下游

    进入孟加拉国后,我被称为帕德玛(意为荷花)河,分成数条支流,在达卡西北与布拉马普特拉河汇合,形成“丫”字形,最后注入孟加拉湾。由于受气候的影响,雨季时,我泛滥成灾;旱季时,我的水量却供不应求。特别是1970年,印度在靠近孟加拉国边界建成法拉卡水坝,使我在旱季时流入孟加拉国的水量减少了3/4,导致两国原来因为水资源问题而紧张的关系更加突出。为缓和紧张的关系,两国于1996年12月达成协议:旱季期间,当我的流量在1980立方米/秒以上时,孟加拉国可得到至少约990立方米/秒的流量;当我的流量低于1980立方米/秒时,孟加拉国将分得流量的一半。

    我的籍贯加姆尔,在印度语中是“牛嘴”之意,而牛在印度被视为神灵,因而我是从神灵──牛的嘴里流出来的圣洁清泉。我有一条支流的源头在冈底斯山东南的玛法木错,而根据宗教传说,冈底斯山是湿婆神修行的地方;玛法木错湖是湿婆神和他的妻子沐浴的地方,印度教教徒尊它们为“神山圣湖”。所以,出生于“神山圣湖”的河水是“圣水”。而印度神话故事则说,国王跋吉罗陀为了洗刷先辈的罪孽,请求天上女神下凡。但女神之水来势汹汹,为了不使河水冲坏大地,湿婆神就站在喜马拉雅山前,用前额承受河水的巨大冲力,让河水沿着他的头发缓缓地流到地上,既可以洗刷掉国王先辈的罪孽,又能造福于人类。因此,印度教教徒认为我是女神的化身,是“赎罪之源”,我的圣水能洗脱其一生的罪孽与病痛,使灵魂纯洁升天。在我的身边诞生了一座又一座的印度教圣城,其中最著名的是瓦拉纳西、阿拉哈巴德、赫尔德瓦尔。

    瓦拉纳西

    旧称“贝拿勒斯”。历史上曾称为“加西”,意为“神光照耀”的地方。位于印度北方邦东南部,坐落在我的中游新月形河段的左岸,人口约80万。1957年改为现名称,因城市地处瓦拉纳河和阿西河之间,于是取两条河的名称合成的。它是沿岸印度最大的历史名城、印度教圣地。相传6000年前由婆罗门教和印度教主神之一的湿婆神所建。公元前5世纪,佛祖释迦牟尼曾在位于市西北10千米处的鹿野苑第一次讲道,因此该城被誉为“印度之光”。全城仅庙宇、寺院就有1500座,最著名的有湿婆庙、金庙、难近母庙,还有十几万栩栩如生的神像。瓦拉纳西每年有400多个宗教节日,每年接待朝拜者或洗圣水澡的人有二三百万。

    瓦拉纳西城沿着我的岸边长达6.7千米,共有64个大小水泥台阶码头,当地人称其为“卡德”。每当晨曦初露,来自四面八方的虔诚教徒云集在码头上,扶老携幼沿着石阶一面沐浴,一面顶礼膜拜。晨浴的一个附带项目是刷牙,他们有的用食指与中指并排在口中来回搓,有的用一根苦中带甜的树枝在牙齿上蹭,并把刷牙的“圣水”也喝下去。净身后,信徒们从我这里提上一壶圣水,带着供品走向寺院朝拜。

    阿拉哈巴德

    意为“神城”,位于我与朱木拿河的汇合处。古称“帕拉亚格”,意为“献祭之城”。城中有根已有2200多年历史的阿育王古石柱,柱上的铭文记载着该城鼎盛时期的情况;在帕塔尔·普利庙内有一株被称为“不死树”的古榕树,其树龄高达1000多年,其附近还有猴神哈奴曼庙。每年春天,在两河流的汇合处都要举行“玛格庙会”,平均有25万人来此沐浴朝拜。每隔12年还要举行“宫巴庙会”,这是印度教最古老的盛大节日。

    “宫巴庙会”起源于印度教神话,传说为争夺一罐甘露,湿婆等神与妖魔激战了12年并最后获得胜利。在争夺战中,一些甘露洒在地球上的四个地方,成为这四个地方的河水。因此,人们相信在“宫巴庙会”期间,到这些地方沐浴,洗涤罪恶、解除轮回之苦就更为灵验。在为期32天的节期中,有1亿多人到这里沐浴。

    赫尔德瓦尔

    意为“哈里之门”。古称甘德瓦拉,意思是“恒河之门”。位于北方邦西北部、上恒河运河的起点、我的上游右岸咽喉要道。此处,我开始有航运价值。该城人口11.6万。每年4月~5月以及每隔12年也要举行圣水沐浴活动。在该城南郊的达克合什瓦尔古庙附近,有一相传为湿婆神沐浴时留下的脚印。

    由于印度教教徒认为湿婆神常到我这里巡视,死后在此火化并将骨灰撒到河中,可以“清洗终身过失”、“灰烬随恒河女神升天”,因而成为印度教教徒圣洁的火葬场。一些重病缠身的人,或身体还硬朗的富有老者,早就到岸边租间小屋或住在旅馆,静待寿终。因此,在我沿岸的“圣城”里,有许多“待亡者之家”租给待死者居住。一些死者的家属也千里迢迢把亲人的遗体运到这里火葬。在我的身边有数不清的简易火葬场,有的火葬场平均每天要焚化上百具尸体,日夜烟火不断,加上每天8.73亿升废水的流入,使我面目全非。长此以往,我真担心我还能被视为“圣河”?

    环境污染/恒河 编辑

    当地时间2015年9月21日,印度阿拉哈巴德,恒河在印度被称为“圣河”,是印度人崇拜圣浴之地,但就是这条“圣河”如今遭到了严重污染,垃圾泛滥,河水浑浊,成了世界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

    相关文献

    扩展阅读
    1中国通用旅游
    2印度留学网
    3新图旅游网
    4北纬网
    5学友堂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5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9-30 02:44:59

    分类热词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