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慎子

    慎到(约公元前390年~公元前315年),赵国人,原来学习道家思想,是从道家中分出来的法家代表人物。齐宣王、齐泯王时游学稷下,在稷下学宫讲学多年,有不少学生,在当时享有盛名。在稷下时,与田骈、接子、环渊等有较多的交往。他们一起被齐王命为大夫,受到尊敬,齐王还特意为他们建起了高楼大厦,修筑了四通八达的道路。齐宣王时,他曾长期在稷下讲学,对于法家思想在齐国的传播做出了贡献。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慎子

    目录

    慎到其人/慎子 编辑

       慎到(约公元前390年公元前315年),赵国人,原来学习道家思想,是从道家中分出来的法家代表人物。齐宣王、齐泯王时游学稷下,在稷下学宫讲学多年,有不少学生,在当时享有盛名。在稷下时,与田骈、接子、 环渊等有较多的交往。他们一起被齐王命为大夫,受到尊敬,齐王还特意为他们建起了高楼大厦,修筑了四通八达的道路。齐宣王时,他曾长期在稷下讲学,对于法家思想在齐国的传播做出了贡献。

    慎子著作/慎子 编辑

      《慎子》一书,司马迁《史记·孟子荀卿列传》中介绍说有“十二论”。徐广注释道:“今《慎子》,刘向所定,有四十一篇。”班固《汉书·艺文志》著录为四十二篇,宋代的《崇文总目》记为三十七篇。现存《慎子》只有七篇,即《威德》、《因循》、《民杂》、《德立》、《君人》、《知忠》、《君臣》。由此可见,《慎子》的佚失情况相当严重,大多。已经失传。

    慎到学说/慎子 编辑

      在先秦的法家代表人物中,慎到、申不害和商鞅分别重视“势”、“术”、“法”,但都是在提倡法治的基础上提出的不同观点。“势”主要指权势,慎到认为,君主如果要实行法治,就必须重视权势,这样才能令行禁止。

    第一,慎到主张“民一于君,事断于法”

      ,即百姓、百官听从于君主的政令,而君主在做事是必须完全依法行事。而且,立法权也要集中于君主之手,各级的官吏只能严格地遵守法律和执行法律,即“以死守法”。百姓则要接受法令的规定,按法做事,即“以力役法”。慎到认为这样才能实行法治,并取得功效。在君主具体执法的过程中,慎到提倡法治,做到公平执法,反对人治。主张立法要为公,反对立法为私。用他的话说,就是“官不私亲,法不遗爱,上下无事,唯法所在。”他认为法治比人治优越,甚至说不好的法律也比没有法律好。

    第二,他提倡重“势”和“无为而治

      ”。重“势”是为了重视法律,君主只有掌握了权势,才能保证法律的执行。慎到把君主和权势分别比喻为飞龙和云雾,飞龙有了云雾才能飞得高,如果云雾散去,飞龙就是地上的蚯蚓了。如果有了权势,即使像夏桀那样的昏庸残暴,命令也能执行,即“令则行,禁则止”。如果没有权势,即使像尧那样贤德,百姓也不听从命令。所以,慎到反对儒家主张的“德治”,认为那样不可能使法律贯彻执行,会产生很多弊端。在无为而治方面,慎到和申不害主张是相似的,只是论述的角度不同。他认为,如果国君什么事都自己亲自去做,不但会筋疲力尽,还会使大臣旁观,不积极做事,等一旦有了过失,大臣会把责任推到君主身上,君臣矛盾的激化甚至会导致谋反篡位的事出现。
      他主张“抢法处势”;“法制礼籍,所以立公义也”;“法者,所以齐天下之动,至公大定之制也。故智者所以不得越法而肆谋,辩者不得越法而 肆议,士不得背法而有名,臣不得背法而有功。我喜可抑,我忿可窒,我法不可离也;骨肉可刑,亲戚可灭,至法不可阙也”。把法看成了国家的根本,是维系社会秩序,伦理道德的可靠保证。慎到认为,有了法,就要真正以法治国,不能只是摆设。他说:“为人君者不多听,据法倚数以观得失。无法之言,不听于耳;无法之劳,不图于功;无劳之亲,不任于官。官不私亲,法不遗爱。上下无事,唯法所在。”(《慎子·君臣》)什么都要用法来实行、判断、裁定,不能有所遗漏。法有种种作用,所以,“法虽不善,犹愈于无法”(《慎子·威德》)然而,“治国无其法则乱,宗法而不变则衰,有法而行私谓之不法。以力役法者,百姓也;以死守法者,有司也;以道变法者,君长也。”(《艺文类聚》卷54引《慎子》)法必须不断变化以顺应时代,否则,法就会衰败,就会走向死亡,所以,作为国君的责任之一就是变法。
      表面上看来,慎到主张因循自然、清静而治与以法治国是矛盾的,实际上,慎子的意思是在法治的基础上依照事物的本性,顺其自然,法也必须遵循自然本性。很明显,慎到的思想是老庄道学与法家的合流。

    慎到学说的历史评价/慎子 编辑

      对于慎到的学说与思想,历史上的评价分歧颇大。《庄子·天下篇》把慎到与彭蒙、田骈等量齐观,认为他们都是道家,他们“公而不党,易而无私,决然无主,趋物而不两,不顾于虑,不谋于知,于物无择,与之俱往,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彭蒙、田骈,慎到闻其风而悦之……是故到弃知去己,而缘不得已。冷汰于物,以为道理。”由于庄子是道家,其思想与慎到有共同之处,所以,庄子的评论与分析都是赞扬性质的。
      荀子的评价就不一样了,他在《荀子·非十二子》中说慎到的思想学说:“尚法而无法,下修(循)而好作,上则取听于上,下则取从于俗,终日言成文典,及纠察之则倜然无所归宿,不可以经国定分。然而其持之有故,其言之成理,足以欺惑愚众,是慎到、田骈也。”《荀子· 解蔽》中又说:“慎子蔽于法而不知贤……由法谓之,道尽数矣。”后来杨倞在注《荀子》时作了进一步的解释和发挥:“慎子本黄老,归刑名,多明不尚贤不使能之道。故其说曰:‘多贤不可以多君,无贤不可以无君。’其意但明得其法,虽无贤亦可为治,而不知法待贤而后举也。”杨倞的这种解释和发挥对帮助我们理解荀子的观点很有裨益。
      荀子认为,慎到的思想学说是一种迎合君主与大众的学说,细究起来很难看出它的旨归所在,散乱而不成系统,因而是不能用来安邦治国的。而且慎到片面强调法,忽视人的作用、能人的作用,认为法可以包办一切,这又走向了极端。但是,慎到的学说持之有故,言之成理,并非毫无道理,因而是可以聊备一说的。秦汉以后,随着儒家学说定于一尊局面的出现,慎到的学说遭到了彻底批判。《韩诗外传》说:“夫当世之愚,饰邪说,文奸言,以乱天下,欺惑众愚,使混然不知是非治乱之所存者,则是范睢、魏牟、田文、庄周、慎到、田骈、墨翟、邓析、惠施之徒也。此十子者,皆顺非而泽,闻见杂博。然而不师上古,不法先王,按往旧造说,务自为工,道无所遇,而人相从。故曰十子者之工说,说皆不足合大道,美风俗,治纲纪;然其持之各有故,言之皆有理,足以欺惑众愚,交乱朴鄙,则是十子之罪也。”这个意见既是正统儒家的看法,也是以代表官方的意见。后面的几句话与荀子的评论相同,或者本来就来源于荀子,但是口吻却有天壤之别了。
      客观地说,在慎到的学说中,确实存在着重法轻贤的缺陷,也存在着重法与顺自然这两者难以统一的矛盾,但是,它避免了老庄道学纯粹任自然而不要法治和法家主张绝对的法治而不必因循自然的两种极端。它对稍后的法家具有启蒙的意义,也可以说是法家的开创者。清代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论说:“今考其书大旨,欲因物理之当然,各定一法而守之。不求于法之外,亦不宽于法之中,则上下相安,可以清静而治。然法所不行,势必刑以齐之,道德之为刑名,此其转关,所以申、韩多称之也。”这个意见应该说是比较公正客观的,所以,现代学者钱基博在作《名家五种校读记》时,全盘袭用了这一段文字。

    《慎子》一书/慎子 编辑

      慎到在《慎子》一书中表现出来的思想具有明显的道家和法家的特点。一方面,慎到主张因循自然,清静而治,所以,他说:“天道,因则大,化则细,因也者,因人之情也。人莫不自为也,化而使之为我,则莫可得而用矣”(《慎子·因循》)意思是说,任其自然,则万物亨通,化而变之,物就不得其用了。自然界是这样,社会也是这样。他在《民杂》中说:“民杂处而各有所能,所能者不同,此民之情也。大君者,太上也,兼畜下者也。下之所能不同,而皆上之用也。是以大君因民之能为资,尽包而畜之,无所去取焉。是故不设一方以求于人,故所求者无不足也。大君不择其下,故足。不择其下,则易为下矣。易为下则莫不容。莫不容故多下,多下之谓太上。”
      “因民之能为资,尽包而畜之,无所去取”,这就是在治理百姓时也要因其所能,不要偏取,有所去取,这样才能富足。另一方面他又强调法和势。法就是法律、法规,势就是权势。这二者是相辅相成的。势是前提,法是手段。慎到认为:“大君任法而弗躬,则事断于法矣”(《慎子·君人》)。他明确地说过:“飞龙乘云,腾蛇游雾。云罢雾霁,而龙蛇与寅岂同矣,则失其所乘也。……尧为匹夫不能治三人,而桀为天子能乱天下,吾从此知势位之足恃,而贤智之不足慕也。”这是《韩非子·难势》中转引慎到的话。龙蛇之所以腾空飞天,主要凭借云雾的威势,一旦云雾消失,龙蛇就与地上的蚯蚓一样,无所作为,原因在于失去了它们赖以飞腾的势。同样,没有了权势,聪明贤能如尧这样的君主连三个普通人也治理不了;而有了权势,昏聩平庸如桀这样的人却能使天下大乱。

    《慎子》中的慎到思想/慎子 编辑

      《汉书·艺文志》法家著录《慎子》四十二篇,注云:“名到,先申韩,申韩称之。”《十二论》未著录,或即在四十二篇之内。这四十二篇,现在流传下来的只有五篇,还是残缺不全的。《慎子》说:“民杂处而各有所能,所能者不同,此民之情也。大君者,太上也,兼畜下者也,下之所能不同,皆上之用也。是以大君因民之能为资,尽包而畜之,无能去取焉。是故不设一方以求于人,故所求者无不足也。大君不择其下故足。不择其下,则易为下矣。易为下,则莫不容,莫不容,故多下。多下之谓太上。”(《民杂》)(《守山阁丛书》钱熙祚校本,下同)如果把这一段话同《天下》篇“齐万物以为首”那一段,比较研究,就可以看出来,这两段话的思想基本上是一致的。不同的是,《天下》篇的那一段话讲的是“大道”和自然界中的事物;这一段话讲的是社会中的统治者和老百姓。合起来看,慎到的意思是说,统治者在社会中的地位,就好像道在自然界中的地位。万物都“有所可”,人们也都“有所能”。虽然“所能不同”,但都可为“上”之用,都是“上”的凭借(“资”)。道尽包万物,无所选择;统治者也应该“兼畜”老百姓,无所选择。这样,为他用的“下”就多了。“下”越多,“上”的地位就越稳固,力量也就越大。就是说,“大道”对于万物“包而不辨”。统治者对于老百姓也应该包而不辨。越包得多,拥护的人就越多,拥护的人越多,统治者的凭借就越大。所以称为“大君”,称为“太上”。
      《慎子》接着说:“君臣之道,臣事事而君无事,君逸乐而臣任劳。臣尽智力以善其事而君无与焉,仰成而已,故事无不治。治之正道然也。”(同上)这是说,人都有所能,统治者应该像“大道”那样,自己无为而让在他下面的人各自努力作他们所能做的事。这样,什么事都可以办了。这是治国的“正道”。这就是法家所主张的“君道无为,臣道有为”的道理。
      《慎子》接着说:“君之智未必最贤于众也。以未最贤而欲以善尽被下,则不赡矣。若使君之智最贤,以一君而尽赡下则劳,劳则有倦,倦则衰,衰则复返于不赡之道也。是以人君自任而躬事,则臣不事事,是君臣易位也,谓之倒逆。倒逆则乱矣。”(同上)意思就是说:统治者的聪明能力未必比别人高。用不必比别人高的聪明能力,而想把下边的事情都办好,那是不可能都照顾到的。即使统治者的聪明能力比别人都高,可是专靠他一个人的精力就要把下边的事情都办了,这样,他就太劳苦,劳苦就要疲倦,疲倦就要衰弱,结果还是不能都办。所以统治者不能把一切事情都作为自己的任务而亲自去办。办事是臣的任务。统治者的任务不是办事,而是叫别人去办事。所以君必须“无为”,只有“无为”才可以统治“有为”。《吕氏春秋》记载说:“田骈以道术说齐王”,“因性任物而莫不当”。(《执一》)慎到在这里所说的也就是“因性任物而莫不当”的思想。
      统治者要想“因性任物”,他就需要“无私”。《天下》篇说:慎到主张“公而不党,易而无私”。可是这个“无私”,实际上是为了扩大统治者的权力,巩固君主的地位,为了统治者的大私。《老子》说得很清楚,“夫唯其无私耶?故能成其私”。(7章)
      但是,在实际政治中,还需要有一个具体的标准,以决定什么是公,什么是私。法家根据地主阶级专政的经验,提出了“法”作为具体的标准。在这一点上,《慎子》中的慎到就和《天下》篇中的慎到分离了。《慎子》说:“法制礼籍,所以立公义也。凡立公所以弃私也”,“法虽不善,犹愈于无法,所以一人心也”(《威德》)。就是说,法是公共的行为标准。有了法,人的思想、行动才能统一。所以没有法是不行的。不好的法,也比没有法好。统治者立了法以后,他就可以一切依法而行,可以无为。《慎子》说:“大君任法而弗躬,则事断于法矣。”(《君人》)“官不私亲,法不遗爱。上下无事,惟法所在。”(《君臣》)这就是无私。
      可是,法也得有人来推行。统治者凭什么推行法呢?《慎子》说:“故腾蛇游雾,飞龙乘云,云罢雾霁,与蚯蚓同,则失其所乘也。故贤而屈于不肖者,权轻也;不肖而服于贤者,位尊也。尧为匹夫,不能使其邻家。至南面而王,则令行禁止。由此观之,贤不足以服不肖,而势位足以屈贤矣。故无名而断者,权重也;弩弱而矢高者,乘于风也。身不肖而令行者,得助于众也。”(《威德》)意思就是说:统治者要有绝对的权力,才可以统治。这也许就是荀况所说的,田骈、慎到“尚法而无法,下修而好作”的意义。法家“尚法”,可是慎到所强调的实际上是“势”。所以荀况认为他是“尚法而无法”。韩非说慎到认为“贤智不足以服众,而势位足以诎贤”,这也就是荀况所说的,“慎子蔽于法而不知贤”。这和《天下》篇所说的“无用贤圣”,也是有联系的。“下修而好作”,王念孙曰:“义不可通,下脩当为不循,谓不循旧法也。”
      《慎子》又认为天下国家并不是天子或国君的私有财产。他说:“故立天子以为天下,非立天下以为天子也。立国君以为国,非立国以为君也。立官长以为官,非立官以为长也。”(《威德》)原来的奴隶主贵族的国家是和宗法制度联系在一起的。国家就是一个宗族的私产。根据“亲亲”的原则,国君率领着他的兄弟子侄,分担政权,进行统治。新兴的地主阶级要求打破这种宗族的国家,建立政治国家。上边所引慎到的话,就是说,国家并不是奴隶主贵族的私产,官长也不是奴隶主贵族为他的亲族安排的位置。他们的任务,主要的就是为国家办事。这是站在新兴地主阶级立场对于奴隶主贵族“亲亲”世袭制的批判。
      《慎子》承认“法”不一定都是好的,但“法虽不善,犹愈于无法”。(《威德》)君不一定都是贤的,但是,“多贤不可以多君,无贤不可以无君”(佚文)。这是法家为新的封建统治阶级建立中央集权的统治所作的理论的根据。
      《慎子》说:“人莫不自为也,化而使之为我,则莫可得而用矣。是故先王见不受禄者不臣,禄不厚者不与入难。人不得其所以自为也,则上不取用焉。故用人之自为,不用人之为我,则莫不可得而用矣,此之谓因。”(《因循》)在这里,“自为”就是替自己打算,“为我”的“我”字是统治者就他自己说的,就是说,统治者用人,不靠人为他尽力的那种道德。他所靠的是人都替自己打算,趋利避害这种私心,用“刑”“赏”把人组织起来,为他服务。这就叫“用人之自为”。这里所说的“为我”,不是道家所说的“为我”。道家所说的“为我”,是人精打细算的结果,认为受统治者的俸禄而为他服务,是得不偿失。这是道家的人对于新兴地主阶级消极反抗不同他们合作的一种理论。法家站在新的统治者立场也反对这种人。《慎子》的这段话所批判的,正是《天下》篇所讲的慎到的主张。同是那个慎到,可是他的立场变了,由没落奴隶主的立场转变为新兴地主阶级的立场。
      由于这个转变,可以说,慎到的思想,总起来说,是把杨朱的和他自己的道家全生“保身”的思想,加以改造,应用到治国,为新兴地主阶级服务。比如说,在《天下》篇“齐万物以为首”,本来讲的是“大道”与自然界事物的关系,《慎子》则说成是社会中新兴地主阶级的统治者和老百姓的关系。这就是改造。在《天下》篇,“公而不党,易而无私”,本来讲的是隐士的处世方法,《慎子》则说成是新兴地主阶级的统治术。这就是改造。
      当时新兴地主阶级正在建立封建主义的中央集权的政权。新的统治者统治的范围之广及其权力之大,都不是在分封制下面的统治者所能比拟的。他们需要一种新的统治术。法家适应这种新的需要,根据当时的经验,提出一种新的统治术,其中有些是从道家思想中改造过来的。
      比如“无为”这个思想吧。孔丘也讲“无为”。他说:“无为而治者,其舜也欤?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论语·卫灵公》)这种“无为”,其实就是儒家所谓“德治”。道家所说的“无为”是消极的无所作为。法家则与前两者根本不同,他批判了儒家的德治,同时改造了道家的无所作为,把它改造为统治者依靠法、术、势,自己无为臣下有为。这是“无为”这种思想的几个转变,慎到的思想则是从道家“无为”到法家“无为”的转变中的一个环节。
      作为道家的一个思想家,慎到把杨朱的“重生”的思想及处世的方法提到了哲学的高度,提出“大道”这个观念。又把这个观念改造成为论证新兴地主阶级统治的哲学根据。由此,他就从道家分化出来,成为法家。这种转化完全是在当时的阶级斗争的推动下所造成的。

    鲁欲使慎子为将军/慎子 编辑

      鲁欲使慎子为将军.孟子曰:「不教民而用之,谓之殃民.殃民者,不容於尧舜之世.一战胜齐,遂有南阳,然且不可.」慎子勃然不悦曰:「此则滑釐所不识也.」曰:「吾明告子.天子之地方千里;不千里,不足以待诸侯.诸侯之地方百里;不百里,不足以守宗庙之典籍.周公之封於鲁,为方百里也;地非不足,而俭於百里.太公之封於齐也,亦为方百里也;地非不足也,而俭於百里.今鲁方百里者五,子以为有王者作,则鲁在所损乎?在所益乎?徒取诸彼以与此,然且仁者不为,况於杀人以求之乎?君子之事君也,务引其君以当道,志於仁而已.」

    慎到与《慎子》考/慎子 编辑

      知可未亦,齐於死竟或,齐离未或,下稷去虽子慎则, 带一陶定,泽荷省东 ) 山今( 里四南西县阴济在墓子慎「谓所三十卷〉记宇寰平太〈如若.前较或时之王襄 」 : 齐於死能可而.归所知未,世之王闵在当下稷离到慎则,看合》传列荀孟.记史《与此.楚适卿孙而,薛如骈田,去亡子接,到慎.散分 各,从不谏儒诸,堪不姓百,休不功矜.臣入皆侯诸上泗,君之鲁邹,从宾国五,秦强却,晋三摧西,国二十苞,宋巨并,北淮楚举南,烈余之世二奋王闵及 :说》儒论.论铁盐《宽桓汉西.考可不均代后及世先其.论二十著,旨意其序明发并,术之德道老黄学则到慎而.主世干以,事之乱治言,书著各并,论议而治不皆等彼,宠尊所齐为,士学下稷为并人等髡于淳,衍邹与,齐於仕时王宣齐.人赵,到名子慎:端数下如得可文二此由) 传列荀孟〈.师老为最卿荀而,时王襄齐,死已皆属之骈田.也士 〉 ( 贤下天致能齐言,客宾侯诸下天览,之宠尊屋大门高,衢之庄康第开为,夫大列曰命皆,下以髡于淳如自,之嘉王齐是於 .焉论所有皆子接,骈田而,篇下 上著渊环;论二十著到慎故.意旨其序明发因,术之德道老黄学皆;人楚,渊环;人齐,子接,骈田;人赵,到慎 .哉道胜可岂.主世干以,事之乱治言,书 著各,徒之?#93;驺,骈田,子接,渊环,到慎,髡于淳如,生先下稷之齐与衍驺自) 家世完仲敬 〉 田〈.人千百数且,盛复士学下稷齐以是,论议而治不,夫大上为第列赐皆,人六 (十七,徒之渊环,到慎,子接,骈田,髡于淳,衍驺如自,士之说游学文喜王宣 :二凡者》记史《於见迹事到慎…… …….疑存则阙,之 论而综.见所籍载就仅今.议驳所多,非是其论, 证疏传子慎赏懋慎〈有泽根罗国民 〉 .说臆多颇,传子慎〈有赏懋慎人明.始终其徵难颇,详不献文,迹事平生子慎 〉 考迹事平生 一)(文藻外语学院应用华语文系教授慎到与《 慎子》考一,慎到考徐汉昌 .人一另 为能可极子慎的说所〉策楚〈则,齐在果若到慎.人何系究子慎此言未亦注》策国战《 ;士处时国战为子慎:说只》义正《节守张唐》记史《楚入之随又能可不但,能可亦傅 . 其为,能可之面见到慎与有或,时齐质子太为王襄顷,之考代时以故.散已士学下稷时,淄临入毅乐,年十四,宋伐年八十三王闵》家世完仲敬田.记史《 按.无》记史《 文 : , 之》策国《秦於卒王怀,年三王襄顷.王襄顷为是,立子太之齐於质.秦入,年十三 . 王怀.年四十二王闵齐时,平求以齐於质子太使,年九十二王怀,家世楚.记史《据 》 .计其献令皆,臣群朝日明王:曰子慎?何奈之为,地东求来使齐 :曰子慎告王楚 .王为位即,归子太曰子慎傅.傅问而追请,傅有臣:曰 子太 ,之隘王齐,归而王齐 於辞子太,薨王怀,齐 於质,时子太为王襄楚 : 二策楚.策国战《 》.后於论述别分兹,多甚论讨人前,子慎有均中》子孟《与》策国《本今(二) 楚 慎子与鲁 慎子…… …… …….断武太免未则, 顺作亦「 到慎即子 」 , 慎为认而, 身修.子荀《据根却中》考表人书汉《在绳玉梁清.定而字文的〉相成〈 》 据是能可,墨慎「作当」墨顺「为以倞杨. 墨顺「作〉身修〈此唯,字文的」 说 」 」 之家百惠季墨慎「有亦〉相成〈」子慎「说都篇三〉蔽解〈〉论天〈〉子二十非〈 子 , : , , 》 荀《 按」.也到慎士处时王宣齐谓慎.墨慎作当,墨顺「 注倞杨唐」 .贱不莫人 :: ,方四达虽,下天行横,杂精而墨顺术,诈执心而固倨体 「》身修.子荀《 : 」.也误舛尤,广名一到非,广名一骈则然.广名云子慎:曰注下骈田,文释子 》 庄《明德陆:案.广名一到:云又本刻人明「 说》要提目总书全库四《 名之到慎 : , . 注》应道.子南淮《当不亦人齐为其称诱高汉东.据何知不均说诸.人越 ) ( :说》记书读堂郑《孚中周清;人阳例,子慎:说》抄日氏黄《震黄宋本》书全库四《」.也谓何知不,称所坊书据盖.涉相不了北南赵与,县置始时吴,州潭今在阳浏「 说 : 》题解录书斋直《孙振陈宋南.人阳浏乃到慎谓,目书阁馆兴中《宋据,贯籍到慎 》 .前之年九九二前元西在约,时王闵於死子慎:为以〉表年术学秦先〈超启梁国民.岁六十七约;年十四王赧周当,年五七二前元西於卒;年八十王显周当,年O五三前元西於生约,卒生其考中数约世年卒生子诸附所》年系子诸秦先《於穆钱国民 .误有又而盾矛相自实,说之韩申先固班.前书之子慎在亦书之子申〉志文艺〈 前子慎在子申〉表人今古〈 书汉《 疑无后子慎在其,年十五已,莒走败之 , 》 .王闵距,秦於死,秦使年五安王秦於非韩子弟卿荀.前其非而,后之害不申在当行辈其,士学下稷为始时王宣齐於到慎.前此在必生之害不申则,年四王威齐时,郑灭年二侯 哀韩:按. 臣贱之郑故「乃害不申载》传列韩申庄老.记史《年五十凡相为;年六王 」 . 宣齐当,年二十二侯昭於卒而,年八十二王威齐当,相为年八侯昭韩於害不申,传列及》表年国六.记史《据」.之称韩申,韩申先「 说》志文艺.书汉《 代时的到慎 : ,…… …… …… .也到慎即子慎鲁为以又是」.也志帜为阳南取齐伐以必,子 慎将鲁必非,耳说之为假特子孟,齐胜战一至.知可不否成事其,辞之议拟时一乃,军将为子慎使欲鲁「 为以穆钱故.矣十七年子慎,末之王闵则,计十三年子慎时是以姑 :.是近为节晚王威以当或鲁居其疑,齐去末王闵齐於疑则,子慎至;鲁返曾年晚王威齐 以子孟.指确可不已年之遇相鲁在子 慎子孟:谓略》考到慎.年系子诸秦先《穆钱 .说此对反也中书一》论概子诸秦周《在昌维高国民) 传子慎.记读校种五 》家名《」.也允为足未,信不徵无,论之测肊生经则斯「 为以博基钱国民,说之氏焦 ( : .是非皆,识不厘滑师其称,厘滑禽事师子慎以或,厘滑禽即子慎以或.名同厘滑禽 徒之子墨与,到为字其,厘滑名子慎则无.同义为来与到』.也来,至『 云注: , 之知至物『 云》记乐.记礼《 .也至,到『 云》诂释.雅尔《 也是』麰 』 : 』 : .厘我饴『作》传向刘.书汉《』牟来我贻『》文思.颂周.诗《 通来与厘:按 , : , :说又.耳者兵用善为以则,军将为使其以而,到为以不氏赵故,军 将为使当不,流者家法为,老黄学其言但史乃,到是即宜子慎此,时同子孟与到:说》义正子孟《循焦清 !理之徒子墨为有焉,远甚家墨去,之观想思子慎以更.乎说之子孟对反当岂,徒之子墨果若.信可不实说之?#93;孙则,年余十九约,年元王宣齐距时其.时岁余十三子墨当,前年十五,后年四十四王惠楚在,说之穆钱依若,事一宋攻楚止子墨且?到慎即子慎此说可怎.寇楚防以城宋守器之国鲁持,子弟子墨为又;者兵用善为,厘滑名子慎鲁:说能仅多最,说之?#93;孙依.厘滑慎鲁之书子孟非并:为以》诂闲子墨《让诒孙清 , 厘滑子弟之臣「言明且,输公.子墨《见亦,文之云子墨引》义正子孟《 按 」 》 :.厘滑字 ,人赵,到慎:为认接直更》郛说《仪宗陶明」.矣者兵用善为是知又则,云之子墨.也 是.时同子孟,鈃宋与子慎:云注篇》子二十非.子荀《矣到慎即子慎是 』.也 . 绝能 不 臣杀 虽 .也 寇楚 待而 上 城之 宋 在器 之国 鲁持 已 ,人 百 三等 厘滑 子弟 之 臣然 .也 攻可,守能莫宋,臣杀,臣杀欲过不意子输公『 云子墨「 说又」.也名子慎为厘滑知 : : 以是,厘滑为名称自 .也者兵用善,厘滑名子慎「说》义正子孟《?#93;孙宋北 : .到慎即否是子慎此注未但.名子慎 ,厘滑:说都人二.臣鲁,子慎:注熹朱宋南.者兵用善,子慎: 注子孟《岐赵汉东 》.也 识不所之厘滑则此:曰悦不然勃子慎.可不且然,阳南有遂,齐胜战一.世之舜尧於容不,者民殃,民殃之谓,之用而民教不:曰子孟.军将为子慎使欲鲁 : 下子告.子孟《 》 .子慎鲁之中》子孟《即,子慎楚此云或…… …… 刘, 子慎《今「 曰广徐人晋引, 解集记史《駰裴宋刘.篇二十四为改》志文艺.书 》 : 》 汉《据沅毕清,篇一十四作本旧:势慎.秋春氏吕《注诱高.篇二十四》子慎《有类家 》 法》志文艺.书汉《」论二十著到慎「》传列荀孟.记史《於见始,作著有之子慎 . : 题问章篇一).从可 不并,弱薄太似,说立语一》通俗风《以仅.及论未亦,事后以夫大韩任,证论何任无并因原的韩到齐去到慎於至,主为景背革改述论以文该.革改的王厘韩是正键关变转其而,想思家法和想思老黄有中》子慎《为认是只由理其.夫大韩任并,韩到齐去)年四八二前元西(年二十王厘韩是就也,年一那的走败王闵齐,齐攻国五在到慎为认中》革改的王厘韩和变转想思到慎考杂子诸秦先《其在,说之劭应据却建德金国民?据何知 不则,引》略族氏.志通《」夫大韩「为到慎说》氏姓.通俗风《劭应汉东於至 ) ( .然显极应,关无子慎二齐鲁与到慎但 ,陀头行苦为到慎视迳便未虽人吾)跋籍书〈下四十四》集文室冰饮《」?耶喋喋许 〉 ( 尔有安,陀头行苦一代古为必人其「到慎为认》下天.子庄《据并,说之到慎即子慎齐,子慎鲁对反, 子慎《本》刊丛部四《跋超启梁.也到慎之名有较於会附以,辞之论讨 》及测臆多许如出生遂,近相颇又代时」子慎「三而,少者慎姓来古系想,说诸此凡.定能未实,楚入之随又后,傅子太楚为齐在先,云所〉策楚〈如果否是子慎鲁此.载不书史故,事行诸见未而,阻之子孟因,议拟之时一乃此想,之言书一》子孟《只,事之齐伐军将为厘滑慎使鲁:按.能可有颇,人一为子慎鲁与子慎楚为认,由理为龄年以亦汝蔡.厘滑慎之子孟於见即当子慎此故,位即年七十王赧周於王襄楚因,子慎之 云所〉策楚〈年四王赧周当约,时公平在鲁至子孟:谓》考通子诸《潜伯蒋国民 . .系关何有子慎鲁与子慎楚说未并,人一非子慎鲁,子慎楚与到慎为以只氏梁」.也人此非则,列并惠庄与此; 子孟《见,子慎有亦鲁;傅王襄为,子慎有》策楚.策国 》战《:说》考表人书汉《绳玉梁.也能可有犹,齐於遇相人二谓,齐至曾时王宣於子孟 「 .楚适或鲁至说未,齐仕时闵宣其记只》记史《人赵乃到慎?名其称不而字其称但皆 , ,书二》书汉《》记史《及者到慎论之子诸秦先何,言所氏焦如果若,到名说也》志文艺 , .书汉《到慎说只》记史《且.安未觉似.到为字其,厘滑名子慎:云迳而,同义为 ,来与到,通来与厘由乃,近相鲁齐,时同到慎与子孟因.强牵涉颇,说之氏焦按今.也议拟此有时莒走败王闵谓非,议拟此有,时之遇相能可子慎与子孟年晚王威齐是乃意之穆钱知不殊,件条之能可有先须议拟谓所其至」.也到慎非,将鲁一另乃,厘滑慎之中〉子告〈故.国去未并,齐於死老实,后散下稷於子慎知,云所》记宇寰平太《及》论铁盐《按再.件条之能可有先需亦议拟然,辞之议拟时一乃此谓或.齐伐而鲁将能乌 ,衰力老年已子慎「时走败王闵为以,见意同不持则中》说集子慎《於堃汝蔡国民 ,(二, 《 慎子》考 史史学哲国中《年岱张.本篇五余只,亡本篇七十三后;者见所孙振陈即,本篇五为一;本》目总文崇《称所孙振陈即,本篇七十三为一:本两有》子慎《时宋为以建德金 . 注〈 〉篇五余只经已,时宋南至书》子慎《是」.字百数篇五,说〉人君〈於终, 德威〈於 〉 始「 说也》抄日氏黄《震黄」.篇五〉人君〈立德〈〉杂民〈〉循因〈〉德威〈有惟 : 〉 , , , ,亡篇七十三今,篇二十四〉志汉〈案「 说〉证考志汉〈麟应王」.也书全非固,篇 :五才本刻沙麻今「 说又》题解录书斋直《孙振陈.数篇无,巷一言皆亦, 史宋《》考 : 》 , 通献文《》目书阁馆兴中《 .篇七十三卷九亡今,卷十有旧.卷一「 说》略文艺 , 」 : .志通《樵郑.篇五亡篇七十三存非而,篇七十三亡时宗仁宋即.字」亡「是能可字之脱所)二十五卷》记书读堂郑《」.也篇七十三云止不断,字脱有当,引所氏陈为释原 (》目总文崇《:谓孚中周故,篇七十三亡是都录著私公代宋,篇七十三有能可太不似,卷 「 一》子慎《录著》目总文崇《佚亡有已,前宗仁宋至,后以》书唐旧《撰昫刘晋后则 . 」.篇七十三言)编时宗仁宋北( 目总文崇《:说十卷》题解录书斋直《孙振陈 》 「.一不合分卷篇是只,同相似容内,篇二十四时汉与卷十之时唐则,之观说氏郑及注氏杨依若」.卷十为分唐隋,篇二十四有汉,卷十有旧「》子慎《录著》略文艺 :.志通《樵郑宋南.知可不已,言之人后抑文本》子慎《是卷二的出多》林意《 .篇 」 一十四书著 到慎士处时王宣齐「说注》篇身修.子荀《倞杨,卷二十有》子慎《 : :说》林意《总马;卷十》子慎《有录著均》书唐《两新,旧及》志籍经.书隋《」.差之篇一生遂,否与入计之录序因「 谓所堃汝蔡 : :是二;譌之篇二十四是皆,云所广徐,诱高:是一,因原个两的能可最,差之篇二十四与篇一十四至.考查难亦法说一此.加所人后是篇十三,作原子慎是论二十为认》学料史史学哲国中《年岱张人今.证确乏殊,论立合巧之目数就特,说之氏金.篇二十四有汉载明却》略文艺.志通《是但」.本两有时汉或.数之篇十三合正,论二十之家道 去除「谓》三部子.证考志籍经书隋《宗振姚清」.讹疑,篇十三:云瑗仲「 注》氏 : : 姓.通俗风《辑澍张清.定敢未亦靠可否是者引所》志通《佚亡多书其,之言》通俗 , 风《仅,说之篇十三考今. 疑无质性的篇外的属附者或书伪「是为以氏金故,载未》记 」 史《篇十三之出多.和总之者二此即,著录著所固班,同不篇十三之见所劭应与而,字 , 四脱不上论二十》记史《为以却中》伪真与传流子慎考通籍古《著所於建德金 : .也理 整未尚籍古时当以实,之言书全就非多,籍古言》记史《 按.也同量而异词实,定所 :向刘则云所志班,论二十为析意己以乃》记史《 手向刘自出,理整或定厘后最之》子 , 慎《谓中》说集子慎《著所於堃汝蔡.据无,字四脱上论二十:云或.详能不亦法分 :之篇与论,知可不已,同异何有上容内,篇二十四之固班与论二十之》记史《 按 : .》目.略子《」约且精之录,严之取「为更 ) (》钞子《比其称孙似高宋南,氏庾遵全录收之》林意《总马唐.形情之前唐隋在书》子 慎《此.卷一》子慎《录著则》钞子《之容仲庾军参议谘梁)引略族氏.志通《」.篇 》 ( 十三》子慎《著,夫大韩,到慎「 云》氏姓.通俗风《劭应」.篇一十四有,定所向 :…… …… 篇二十四夫.矣托伪诚书其,言所如果「 为以氏黄」.末贯本统,正纯白明而,约简 :虽篇五,及能所徒之骈田文尹非,上於责而法主,情於附而道本,叶枝削剪,悠缪为最 ,到慎如,者言能下稷「 说曾》笔涉氏周《.成而语家法诸撮抄人后由当,籍残秦先 : 」 类不,白明字文书今意吾「 说又」.篇五止不当前以唐在,托伪虽书是实其「》证补 : :考书伪今古《眉云黄」.知可伪其,篇五止今「 云迳》考书伪今古《之恒际姚清 : ) 伪辨之书子章三第.论概子诸秦周《」.矣真其失亦要,伪为目直得》 ( 不虽「 说此因昌维高」.矣复重除失,成而录杂为知,见两后前句二,下之君圣生不 :臣忠,家之父慈生不子孝观.次编为重,剩残拾捃人明盖,见所之孙振陈非又,削删多文而,篇五分亦虽本此.书全非已,篇五凡本刻沙麻称则》题解录书《:谓》要提目总 「 书全库四《生而焉於题问之伪真书其,篇五存仅而宋至,佚散有代因书》子慎《 . 题问伪真 二( ).节次详,伪其述论文为曾等泽根罗.笈秘人惊为以遂,目之家录著於收见 未从而,上本各出高似,同不有均本》书丛阁山守《本》书全库四《较,事十五篇外 , ,事六十三篇内,篇外内分, 子慎《本赏懋慎人吴间历万明有藏簃香蕅氏缪阴江 》 」.之如亦氏姜想,篇二〉杂民〈〉循因〈括包实,篇〉情因〈有亦》函汇子诸《光有归.篇四〉化观〈〉治 , , 隆〈〉情因〈〉德威〈有》藻鸿子诸《睿思姜「说泽根罗.世於行大,备完称最,条十 , , : 六文逸附并,外篇之出多》要治书羣《收除,之因》书丛阁山守《祚熙钱清.刻而本此据即本》壶金海墨《 说并」.帙成得始,后于列附,条八十掇采》考通《 条二十掇采 : ,》林意《从臣馆今,叶二存仅,录辑所人明为此.矣传流无久,本之称所氏王,氏陈则然.全不亦文其且,注滕无已,旧之宋仍第篇「本阁澜文:说》记书读堂郑《孚中周.同本 此与恐本刻明之见所氏严」.矣复重除失,成而录杂为知,次编为重,剩残拾捃人 明盖,见所之孙振陈非又,削删多文而,篇五亦虽本此「 云,本藏家墀费陆事詹少乃 :,卷一》子慎《录著》要提目总书全库四《 传不书其今」.矣胜为见所人等孙振陈视 . 已,本节亦虽「说并.后於附,章四十四凡者篇成能不段短文遗其,脱譌补校,文之 : 见引书各取刺并,字三十五百二之出多篇〉德威〈及篇两〉臣君〈〉忠知〈之出多出写, 中》要治书羣《从乃.篇五皆亦本刻明见所余:说》叙子慎.稿漫桥铁《均可严清 .耳篇五只亦时明见可」.卷 九亡今 ,撰到慎「云注,卷一曰亦》志籍经史国《竑焦明.全册一:云迳则》录 : 目书藏阁内《与》目书阁渊文《 同时宋南与数篇》子慎《载所》辨子诸《濂宋明 ..味寻人耐颇,合巧此如目数,二十四为合可都,篇五与篇七十三;篇十三与论二十.篇五存仅,篇七十三亡已时宋北者或.篇五余仅而半大失又篇七十三,宋南至,篇七十三余,篇五亡时宋北,整完犹时唐能可,者存残之篇二十四乃,言所家诸据,篇五之余所宋南.佚亡有免难间其,年余百去相》志通《与》目总文崇《且」.也知不容不 ,者》目总《如修官,王,郑如学博则,行同》子慎《本二有果时宋使「曰说之氏金 : 驳堃汝蔡.者传流间民为本篇五,藏所府官为本篇七十三为认并,说之氏金意同》学料…… …… .者错参而文家诸取 ,五 .者书柏王人宋钞及,者入钞而文逸书诸辑有 又.等家杂,史古,家儒,家道,家墨,家名,家法:分亦书之钞所.书他钞全,四 .见己及 书子他其,史古,家儒,家法有,者益附所.之益附书他钞并,文逸》子慎《辑 ,三 .文逸》子慎《之引所书诸辑 ,二.书》子慎《传所世明钞 ,一 :端数下如有约,成辑之书慎论中〉序自证疏子慎本赏懋慎〈於瑜国方 .文逸有尚 ,八 ?入采见未以何,本完为真此若,闻未岐赵,书不》书汉《 记史《 字之子孟.字轲孟有 ,七 》 , .徒之子慎为系田,犯许以又.厘滑禽为子慎混 ,六.会附以加容不又,文逸辑缀若;舛驰本古与能不,制旧 子慎为若.无本慎明,者有》要治书羣《 整完尚书》子慎《时唐.合不本古与 ,五 ,.书等》子南 淮《及》闻记学困《》记学初《 注》选文《》览御平太《》聚类文艺《》子非 , , , , ,韩《有外此,九有者》林意《据.益附有略而文逸子慎载所书他及》林意《据 ,四 .者益附加而钞摘有亦,者饰修加略而钞章通有,者钞章通有.书他袭钞,三 .之诋而忽,能使而忽 ;之非而忽,贤尚而忽,想 思子慎 致以,文之》贤尚.子墨《采杂则本此,贤尚不子慎.盾矛想思子慎与 ,二?夥之是如出独本此何,少甚录著之明宋.明不历来 ,一 :八有证举,伪为》子慎《本慎谓泽根罗 .概梗见以要其举略仅,在具文之氏二方,罗.论定成迨,伪之本此,历历证举,瑜国方有后,泽根罗有前,者详最辨考而.者学乱以,伪作好人明为以亦博基钱」.目张人姓同为,造伪赏懋慎系显「 书其 :言直超启梁而.贵可为认都也》究研之派下稷《申受金国民及》考书伪今古考重《实顾 国民.矣此推当,本善》子慎《为以. 刊丛部四《入刻而,笈秘人惊「为叹,宝异为 》 」 视遂人诸修毓孙,孙荃缪,衡钧张,多甚出多本他较容内, 子慎《本赏懋慎代明 》 .书伪是不并本篇五故,二为分一被代宋在》子慎《为以则,说之建德今引所文上!在性实真其有上实事况何,化文想思之人国中是仍,全不虽献文.言废而字文以,取不则言之人其非必不,想思其取可,书 之缺残类此於.书伪为视宜不而,本残为谓可》子慎《多不恐者采可书古本真则,伪 . 为其 谓 遂而 全 不缺 残其 以迳 若 ?几 有 者今 至存 保整 完 籍古 秦 先, 佚散 书古 使 可都在 在 ,难艰之布流,取去之钞传,易不之书刻,外而乱祸,燹兵遭迭除,今至传流书古 .造伪出全其斥明未皆,家诸今古他其.书伪为本篇五的后以宋为认是这」?耶赘皆不篇七十三余其则,末贯本统能而篇五?末贯本统能安又,篇五存仅而 .字」矣「一多 本刻原之据所》书丛阁山守《较》壶金海墨《 下」匮理道则足不官「〉德威〈 , : .无本》书丛阁 山守《号序之五,四,三,二有下名篇篇各在本》壶金海墨《 外〉德威〈除 , , :面方文正 ,一:较比同异之本》壶金海墨《与本刻原之据所本》书丛阁山守《 :较比同异之本》壶金海墨《与本刻原之据所本》书丛阁山守《:较比同异之本》壶金海墨《与本刻原之据所本》书丛阁山守《 :较比同异之本》壶金海墨《与本刻原之据所本》书丛阁山守《 .无,早代时以本》汇子《文之》要提 , 目总书全库四《有前》壶金海墨《 无本》壶金海墨《 志子庵潜末本》汇子《 ,三 . , .则九十之》考通献文《自辑有更,外此除本》壶金海墨《 则二十之》林意《於见有仅本》汇子《 面方文逸 ,二 . : .字」家「无》汇子《」者乱不家而位两子「〉立德〈 , :.字二」皆「」苟「无》汇子《 , , 矣事事皆臣则,躬自勿而任自苟君人「 字」也「有下」事事「 汇子《 」 . 》」事事不臣则,事躬而任自君人以是「」务「作》汇子《 字」独「之」下 . , 先以善为独而任自君人「」大「作》汇子《字」太「之」上太谓之下多「〉杂民〈 . , : .无本》壶金海墨《 文注有均》汇子《 下句二」细则化,大则因道天「〉循因〈 . , : .官「作 」 》汇子《 字」功「之」慧由必功分事动君明「」恶「作》汇子《 字」怨「 , . , 之末句次, 美「作》汇子《字」德「之」德以所知不者美得使「」已「 」 , . 作均本》汇子《 字」己「凡. 危「作》汇子《」厄人忧不「 壶金海墨《〉德威〈 , 」 ,》 : :面方文正 ,一 :较比之本》汇子《明与本》壶金海墨《清 :较比之本》汇子《明与本》壶金海墨《清:较比之本》汇子《明与本》壶金海墨《清 :较比之本》汇子《明与本》壶金海墨《清 .刻而本》汇子《据乃》书全子百《知是,同相皆余,外差之字一」入与不「之本》汇子《与, 人 」 与不「之〉循因〈除,书全子百《刊局书文崇北湖年元绪光.条两注有〉循因〈 字八 》 , 十九凡」志子庵潜日夏丑丁「有末,文逸有, 子慎《本》汇子《之刊年五历万明 》.字文段一」曰笔涉氏 周「有又末篇本》郛说《 文逸无均,注有均本二.篇五仅本》郛说《明.段一」也博 .助得「至」施西嫱毛「及,篇两〉臣君〈〉忠知〈出多,者篇五〉人君〈〉立德〈〉杂 , , ,民〈〉循因〈〉德威〈有仅之本他较,外本》书丛阁山守《除文正本》要治书羣《 , , .节上详已,本赏懋慎伪印影有》刊丛部四《馆书印务商另.本》书全子百《及本》书丛阁山守《 本》壶金 , 海墨《 本》汇子《 本》郛说《本》要治书羣《有,本版之见常日今书》子慎《 , , , 题问本版 三 .看参可,论略曾亦》年系子诸秦先《穆钱.录具 不此,同家二上与旨大,本版论.说集子慎《著所详,字文证考有也堃汝蔡外此 》)( .失亡已即几未布流能可,及言人无亦来古,传不已今书是惜」.世於传并, 子老《 》 ,子慎《注,学义有,郎书尚为,中元太「帝武孝晋,者老黄刘有》传隗刘.书晋《 》 .是为辅滕之晋以,之观马戎生一抚滕之汉后及,言况情之老黄重,谈清尚时晋以若.晋为汉为者子慎注定能不均可严.卷五》集辅滕《人晋录著均》书唐《两新,旧暨》志籍经.书隋《 」?耶是即岂,语人汉似颇,文注有,子慎《引中》要治书羣《:说且并.抚滕的 》 「 中》书汉后《是应,辅滕之引所》览御平太《》聚类文艺《》记学初《为认》志文艺汉 , ,后《宗振姚.人一是为认以所, 声一抚辅,姓一腾滕「 说均可严.功有寇贼南东平,才 」 : 武文有,人海北,辅叔字, 传抚滕〈有》书汉后《.明聪直正,顺助道天,庭不讨实 〉 」 ,任之毂推,灵遐荐洁,守太羌恭「〉文牙祭〈辅滕汉后有,十六卷》聚类文艺《 : .论具不故,见易不已今,注赏懋慎之本慎伪.言未皆余.注辅滕:说曾麟应王宋南与》目书阁馆兴 中《唯,者》子慎《录著他其.注辅滕:注都下书》子慎《书唐《两新,旧.注辅滕 》 :为题也本》郛说《 .注辅滕即,注有,篇七出写》要治书羣《从今「 说》敍子慎.稿 」 :漫桥铁《均可严.本二》郛说《明与》要治书羣《唐唯,者注有,书》子慎《传今 题问释注 四 .中》说集子慎《著所详说其,靠可为本》汇子《明如不,多分成之伪, 子慎《之中书一》要治书羣《为以堃汝蔡 》 .成大其集本》书丛阁山守《祚熙钱而;统系 一为别》要治书羣《统系一为》书全子百《至, 壶金海墨《》汇子《》郛说《由 ; 》 , , .期五第卷一卅第》志杂陆大《刊,文一〉跋子慎本阁山守〈卓廷阮人今阅参可另.本》壶金海墨《此为必,云云刻原之中语校氏钱本》书丛阁山守《则 ,之言面方诸此据.书丛阁山守《入刻年三十二光道於乃氏钱,祚熙钱山金归版残,火 》 於毁几未,之行印子其,没氏张而世行及未,竣既劂剞,书之氏张.出写本阁澜文从是说》记书读堂郑《孚中周.年七十庆嘉於刻初鹏海张清,书一》壶金海墨《且.象现之能可书之出晚乃,文逸之出多.旨宏关无,节小系多异之本二,知可较比此由:按 .同本》壶金海墨《与, 要提目总书全库四《之引节所前本》书丛阁山守《三 》 , .则九十二出辑多又本》书丛阁山守《 外文逸之有原本》壶金海墨《除 , 」.者知质以之存,文其无并》考通《检今「 云 :并,文注该及提亦氏钱,有亦》书丛阁山守《 则九十此」.半之一第载只篇五 , 而,本何知不,篇外内分自, 考通献文《载下以「 云注本》壶金海墨《文逸 》 : , 则九十有又.同本》书丛阁山守《 者》林意《载则二十有文逸本》壶金海墨《 , :面方文逸 ,二 .者禄厚不「作本》壶金海墨《」难入与不,者厚不禄「〉循因〈 」 , :( ) .版出年 ,卷 第》报学所究研化 文国中《学大文中港香刊,评书有煜王,书一) ( 文逸 》 子慎《 )(逊普汤士博学大顿盛华国美版出社版出学大津牛国英,年 .看参以可,期 》报学哲史文《学大湾台刊, 证义子慎本节要治书群〈有 〉岷叔王.版出局书文鼎市北台, 佚考子诸秦先《著氏於刊,条九十疑存,条九十 》 四共文佚各考重, 佚考子慎〈有又.期 卷 》志杂陆大《刊,补校子慎〈有 〉 〉 卓廷阮,来以国民.后之》子慎《本阁山守於刊,辑所祚熙钱人清,作工佚辑关有:注 .注人何详未,条两文注有下句二」细则化,大则因道天「〉循因〈唯,本二》书全子百《及》汇子《 : .助一为亦,览观备以之存,在具文注今.信足不者中》要治书羣《於存,亡早注滕,为以却堃汝蔡是但,注辅滕即,注之》要治书羣《为认均可严然虽.晓易畅通较似注之》要治书羣《,致一则容内然,多虽同异上字文,注之本二考.有本》要治书羣《仅,条两注有〉臣 君〈 条八注有〉忠知〈 异,条一〉人君〈 注无均〉立德〈七者异,三者同〉杂民〈 , ; ; ; ;异全,条四有各〉循因〈 四者异,六者同〉德威〈 条六十者异,条九者同本二 ; ..同异之释注本》郛说《与本》要治书羣

    图书信息/慎子 编辑

      书 名:

    慎子
      作 者:(战国)慎到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0年03月
       ISBN: 9787561775998
      开本: 16开
      定价: 12.00 元

    内容简介/慎子 编辑

      《慎子(繁体竖排版)》包括:序、内篇、外篇、慎子逸文、附录、孙毓修跋、慎子集说、事实及卷帙、学术之真谛及其批评。

    作者简介/慎子 编辑

      作者:(战国)慎到

    图书目录/慎子 编辑

      序
      内篇
      外篇
      慎子逸文
      附录
      孙毓修跋
      慎子集说
      事实及卷帙
      学术之真谛及其批评
      ……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8-14 02:28:55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