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手机[斯蒂芬·金著作]

    “每个家庭都拥有两本书——一本是《圣经》,另一本可能就是斯蒂芬·金的小说。 这就是出现在斯蒂芬·金的新书《手机》中的一幕。 他的嘴里刚吐出“恐怖分子”这个词,克雷就认同了他的意见。

    编辑摘要

    目录

    基本资料/手机[斯蒂芬·金著作] 编辑

    《手机》小说    《手机》小说

    斯蒂芬·金[美]——2007年,悬疑小说非他不读
    他是世界上最会说故事的鬼才
    美国文学杰出贡献奖获得者
    他的作品,全球销售已逾3亿册,
    每一本都是美国畅销书榜第一名;
    超过70部电影电视剧改编自他的小说
    因此而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
    一旦开始,没有人能够拒绝将他的小说读完……

    《手机》
    作者:斯蒂芬·金
    翻译:夏菁
    定价: 26元
    出版:2007年1月1版1次
    ISBN:978-7-5327-4212-7

    内容简介/手机[斯蒂芬·金著作] 编辑

    一旦某天手机发射出的脉冲能像杀人机器一样把人变成行尸走肉,我们该怎么办?

    10月1日,上帝仍然驻守天堂,道•琼斯指数停在10140点,大多航班准点起降,克雷顿•里德尔活跃在波士顿街头。他刚谈妥一本连环画书的事宜,终于可以靠画画来养活家人。他为长年吃苦耐劳的妻子挑选好了一份廉价的小礼物,也想好要为儿子买点什么,甚至准备犒劳一下自己。克雷顿满心欢喜,眼前一片光明。

    世事瞬息万变。通过手机发射的脉冲清除了毫无防备的人们头脑里的所有人性,只剩下攻击毁灭的本能。文明再次坠入黑暗时代,其过程毫无例外地充满血腥,而速度之快恐怕最悲观的未来学家都无法预见,似乎那堕落的一瞬早已命中注定。两周以后,天空重又被鸟类主宰,股票市场已然成为历史。万圣节到来之前,各大城市沦为空城,世界面目全非。

    不使用手机的克雷顿和其他幸存者绝望地发现整个地球变成了一个屠宰场,人人都是杀人机器。克雷顿能从这场灾难中逃生并拯救出自己的妻儿吗?当“凶铃”不只在午夜响起,你,还有胆接手机吗?

    关于作者/手机[斯蒂芬·金著作] 编辑

    “每个家庭都拥有两本书——一本是《圣经》,另一本可能就是斯蒂芬·金的小说。”——英国作家 克莱夫·巴克

    《手机》作者:[美]斯蒂芬•金 《手机》小说-作者:[美]斯蒂芬•金

    斯蒂芬·金(Stephen King),本名罗伯特·贝茨曼,当今世界读者最多,声名最大的美国小说家之一。一九四七年出生于美国缅因州的波特兰,后在缅因州州立大学学习英国文学。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斯蒂芬·金声名鹊起,被《纽约时报》誉为“现代惊悚小说大师”。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在历年的美国畅销书排行榜中,其作品总是名列榜首,居高不下,版税均逾千万美金之巨。
    在斯蒂芬·金30年的创作生涯里,他写了200多部短篇小说和40部书,被翻译成33种语言,发行到35个国家,总印数超过3亿册。更值得一提的是,有超过70部电影和电视节目取材自他的作品,因而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例如《魔女嘉莉》(《Carrie》)、《闪灵》(《The Shining》)、《热泪伤痕》(《Dolores Claiborne》)、《危情十日》(《Misery》)、《肖申克的救赎》(《The Shawshank Redemption》)、《绿里奇迹》(《The Green Mile》)等等。

    6次获布莱姆·斯托克奖,6次获国际恐怖文学协会奖,1996年欧·亨利奖,2003年11月19日,美国全国图书基金会美国文学杰出贡献奖。

    热门评论/手机[斯蒂芬·金著作] 编辑

    一旦某天手机发射出的脉冲能像杀人机器一样把人变成行尸走肉,我们该怎么办?这就是出现在斯蒂芬·金的新书《手机》中的一幕。……《手机》一书依旧保持着斯蒂芬·金典型的写作风格。金的书迷们肯定会对《手机》十分满意,并且急切期待斯蒂芬·金下一本新书的发行。
    ——《出版商周刊

    自从三十年前斯蒂芬·金的第一部小说《卡丽》问世以来,广大的书迷就一直忠于这位恐怖小说界的偶像。创作了50多部作品后,斯蒂芬·金依旧保持着他一贯的写作风格——紧张刺激的故事情节,黑色幽默的社会评论……一些评论家对金惊人的想象力和高超的讲故事的能力大加赞赏,然而却也有人对他的双重性格和漫无目的的情节设置提出异议。
    ——《书签杂志

    《手机》引用了像2001年的“911”事件之类的灾难,重复了去年可怕的海啸和卡特立那飓风所带来的巨变,反映了伊拉克充满暴力的混乱状态……来自地狱的手机是整个故事的一大悬念,但是此书偶尔又会面临只有悬念却没有结果的危险……《手机》采用了斯蒂芬·金传统的叙述风格,采用这个时代一些令人担忧的迹象加以修饰。
    ——《纽约时报

    ……斯蒂芬·金的从理查德·麦瑟森描写吸血鬼王国的经典之作《我是传说》(1954)和乔治·罗梅罗的电影中寻找写作主题,一举打破了有关他江郎才尽的说法。
    ——《书单杂志

    当你拿起《手机》这本书后,你就很难再放下它。
    ——《华盛顿邮报

    作为一本情节刺激,扣人心弦的恐怖小说,《手机》证明了斯蒂芬·金又拧开了另一个充满创作源泉的水龙头,而生命的这个阶段往往是绝大多数作家在干涸的、满是灰尘的文学田地上过度耕耘的时候。
    ——《丹佛邮报

    我真想把那些主人公从《手机》里拖出来,紧紧地拥抱他们,告诉他们一切都会好的。
    ——www.amazon.com

    夏菁简评/手机[斯蒂芬·金著作] 编辑

    黑暗之心——《手机》简评(夏菁)
    翻译这本小说的过程中,我总忍不住盯着自己的手机发呆,似乎这小玩意一下子复杂了起来。

    每天,我国的两亿只手机几乎每秒种都在繁忙的工作着,除了沟通信息传达心意以外,这些形状各异,绚烂多姿的小玩意已经成为流行时尚和馈赠佳品。尤其在大城市中,不使用手机的人已然是“少数中的少数”,然而……

    有没有人想过,在某一天的某一刻,如往常一样接听或者拨打手机的人将从此彻底地改变。这里说的并不是“手机辐射”,因为手机辐射对人的影响是需要长时间和高强度的使用才会显现出来。这一次,斯蒂芬·金所描绘的是被普通的手机瞬间彻底改变的人类以及人类世界。

    惊悚小说大师斯蒂芬·金在美国已是家喻户晓的人物,据说他的作品和《圣经》一样是美国普通家庭的必备读物。他的成功主要来自于丰富的想象力以及对人性深处黑暗角落的深刻剖析。《手机》这部小说勾勒出文明世界崩溃的残酷画面以及几个幸存者竭尽全力求生、思考和对抗的过程。就像斯蒂芬·金的其他几部小说一样,日常生活中我们十分熟悉的物品和生活习惯在他的“想象力王国”中瞬间变成了杀人武器或者毁灭工具,其结果往往是超乎我们所有人的想象力范畴。

    其实,技术的滥用将会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这一说法绝不是斯蒂芬·金的首创。自哲学家海德格尔警告世人技术对人类及人类世界的“异化”之后,西方学界对于科技的反思不断,因此,科技终将毁灭世界的预测也不绝于耳。但是,通常被列为“罪魁祸首”的是核武器与人工智能,当然,温室效应和资源枯竭甚至外太空的小行星撞击也都在严肃科学家的考虑之内。从来就没有人会想到手机能够制造出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手机摧毁文明?大概会有人嗤之以鼻,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文明并非坚不可摧,它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脆弱得多,而且历史上辉煌文明的崩溃往往都在当时人们的意料之外。

    手机到底如何摧毁文明?斯蒂芬·金给我们讲了一个精彩的故事。手机发送的特殊脉冲信号直接抹掉了正常人大脑中储存的绝大部分信息,就像电脑格式化硬盘一样,于是正常人类瞬间发生了变异,现有的文明也随即崩溃。在小说中,斯蒂芬·金借一位老教授之口阐发了他对于人类心理本质的思考:杀戮是人类最基本的本能,也是人类心理所服从的“首要指令”。人类文明也一直是在理智与本能不断交锋中产生的。小说开头最为吸引人,一个普通的午后,美丽的波士顿城霎时变成“人间地狱”。使用手机的人变得比最野蛮的野兽还要邪恶,城市化作了“丛林”,疯狂彻底地战胜了理智,不择手段地生存下去,消灭异己成为大多数人的“信条”。但斯蒂芬·金并没有让这个“后文明”时代变成血腥屠宰场就完事了,小说中的“变异人类”在最初的疯狂杀戮之后不断地在演化,其想象之大胆简直令人匪夷所思但又相当有说服力。

    也许有人会说,《手机》肯定又是一部《达芬奇密码》,在故事的结尾处,那些幸存的正常人肯定最终寻找到了问题的答案,揪出了幕后策划这场利用手机散布特殊“脉冲”信号的“黑手”。但是,斯蒂芬·金的故事并非是沿着“发现阴谋---揭开阴谋”的思路进行的,在结尾处留给读者相当大的空间去自由想象。整部小说的重心并非是情节,而是对那几个普通如你我的幸存者的刻画。主人公克雷是位不知名的漫画作家,对儿子的爱是他一路排除万难不断反抗变异人类的动力,和他一起挣扎求生的也都是普通人:善良的单身汉汤姆、痛失双亲的女中学生爱丽斯还有寄宿学校学生电脑高手乔丹。这些人物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他们并非蜘蛛侠、蝙蝠侠或者超人那样的英雄豪杰,也不是国王、总统、将军那样的尊贵人物。这些普通人的喜悦和悲哀、希望和绝望、怯懦和勇气在我们读来都会“心有戚戚焉”。斯蒂芬·金一贯善于刻画普通人物在某些关键时刻所展现出的勇气和毅力,这种“平凡人物”所拥有的“英雄气概”也是他的小说一再畅销的原因,也是他于2003年荣获“美国全国图书基金会”所颁发的“美国文学卓著贡献奖”的原因。一位畅销书作家能够获得严肃文学奖,当然不光是凭借故事情节的诡异离奇。

    斯蒂芬·金的小说引进我国后,一直都有些“水土不服”,原因有很多,但恐怕最关键的原因恰恰就是在美国成就了他卓越声望的最重要因素:普通人的普通生活。大概是由于中美两国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实在差别太大,我国读者对于陌生的异国生活细节,如饼干等零食品牌,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等并没有太多耐心。但《手机》这部小说所围绕的核心恐怕能够战胜这种文化沟壑,因为,毕竟在如今这个时代,谁还会对手机感到陌生呢?有数据显示,我国国民拥有的手机数量为两亿部左右,早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到2010年,手机的普及率在我国更是要达到50%。

    看完这部小说以后,下一次你身边的手机响起,灯光闪烁,是否会有恐惧在你内心迅速蔓延开来呢?

    精彩选读/手机[斯蒂芬·金著作] 编辑

    文明第二次坠入黑暗时代,其过程毫无例外的充满血腥。这次堕落的速度之快恐怕最悲观的未来学家都无法预见得到,似乎那堕落的一瞬早已命中注定。十月一日,上帝仍然驻守天堂,股票市场停在10140点上,大多数航班十分准点(除了在芝加哥起降的以外,这似乎也算不上什么意外)。两周以后,天空重又被鸟类主宰,股票市场已然成为历史。万圣节到来之前,从纽约到莫斯科的世界各大城市都沦为空城,这个世界已经面目全非。

    1
    “脉冲”事件发生于十月一日下午东部标准时间三点零三分。这个名称显然不当,但在事情发生后的十小时内,大多数能够指出这个错误的科学家们要么死亡要么疯癫。无论如何,名称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影响。

    那天下午三点,一位籍籍无名的年轻人正意气风发地走在波士顿的波伊斯顿大街上。他名叫克雷顿·里德尔,脸上一幅心满意足的样子,步伐也特别矫健。他左手提着一个艺术家的画夹,关上再拉上拉链就成了一个旅行箱。右手的手指则缠绕着一个棕色购物袋的提绳,袋子上印着小宝贝这几个字,想看的人一眼就看得到。

    2
    克雷的注意力被一辆冰淇淋车叮当作响的音乐所吸引。那车停在四季酒店(比考普利广场酒店还要豪华)的对过,就在波士顿公共绿地隔壁,这个建筑沿着波伊斯顿大街的一边占了两到三个街区。车上印着“富豪乐”这几个彩虹般斑斓的字,背景是一对跳舞的蛋筒冰淇淋。三个孩子挤在窗口旁边,书包撂在脚边,等着接过香甜可口的美味。在他们身后站着一位身着正式套装的女士,用皮带牵着一只狮子狗。还有两个十来岁的女孩子穿着低腰牛仔裤,别着IPOD也排在那里,耳机从脖子上耷拉下来,低声聊着天,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没有发笑。

    冰淇淋车里的售货员正打发着窗口边的三个孩子,两个滴溜棒和一个巨无霸巧克力香草软冰淇淋蛋筒递给了中间那位大客户,一定是他请客。那孩子在自己时髦的宽松牛仔裤兜里摸索出乱七八糟的一堆纸币,而前面那位牵着狮子狗身着正式套装的女士正伸手从肩上挎着的手袋里把手机拿出来。穿正式套装的女士们通常出门时必带两样东西:手机和运通卡(AmEx card)。她将手机盖掀开了。在他们身后的公园里,一只狗狂吠了几声,有人叫了起来。在克雷听来这叫声不像是出于欣喜,但他四下张望,却只见几个游人和一只叼着飞盘快跑的狗(难道公园里溜狗不应该戴上皮带吗?克雷觉得奇怪),还有满眼灿烂阳光照耀下的草坪和诱人的绿荫。

    等他回过头来,那三个穿着宽松牛仔裤的孩子已经走了。那位身着正式套装的女士要了个圣代。她身后的两个女孩中的一个对着一只薄荷色的手机私语着,而那位女士也是手机紧贴在耳边。克雷从来就没有手机。

    那只薄荷色的手机铃声很像他儿子约翰尼喜欢的《疯狂青蛙》的调子——那首曲子叫《阿克塞》吗?克雷记不起来了,可能他早已从记忆里清空。手机的主人——那个女孩——从屁股口袋里将它拿出来说:“是贝思吗?”她听着便笑了,对她的同伴说,“就是贝思。”接着那个女孩弯下腰一起听着手机。这两个女孩留着几乎一模一样的小仙子发型,她们的秀发在午后的微风中飘扬。

    “玛迪?”那位身穿正式套装的女士几乎同时开口说话。她的狮子狗在皮带的另一端正襟危坐,看着波伊斯顿大街上的车流,似乎陷入沉思(皮带是红色的,上面点缀着闪闪发光的东西)。街对面的四季酒店里一位穿棕色制服的门童——制服不是棕色就是蓝色——正在招手,可能是拦出租车。一辆挤满游客的观光鸭船(译者注:波士顿特色水陆两用旅游观光的交通工具)驶了过来,四处寻找着合适的泊车位,司机对着扩音器大声喊叫着介绍某个历史遗迹。那两个听着薄荷色手机的女孩子互相对望着,仿佛听到了什么内容让她们微笑,但还是没有笑出声来。

    “玛迪?你听得到吗?你听——”

    那位套装女士伸手握住皮带,将一只长长指甲的手指塞进另一只耳朵。

    “玛迪,你的声音断断续续!我就想告诉你我的头发是在那家新的……我的头发?……我的……”

    富豪乐冰淇淋的售货员弯下腰拿出了一个圣代杯,杯子里高耸着一团白色的“阿尔卑斯山峰”,巧克力酱和草莓酱蜿蜒着自“山顶”而下。公园里有人尖叫。克雷再次扭过头去,心想这一定是欢乐的叫声。午后三点,阳光明媚,在波士顿公共绿地,除了欢乐的叫声还能是什么呢?不是吗?

    那位女士对玛迪说了些什么,听不清楚。她的手腕熟练地一转将手机飞快地合上,再放回手袋。她站在那里,似乎忘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或者是身在何处了。

    “一共四元五十分,” 富豪乐冰淇淋售货员耐心地拿着圣代对她说。克雷正好有点时间感慨一下城市里什么东西都他妈的贵。可能套装女士也这么想吧——至少一开始他是这么猜的,因为有那么一小会她呆在那里,只是盯着那个杯子里山峰般的冰淇淋和滑落的酱汁,好像她从来没见过一样。

    接着从公共绿地那边传来第二声叫喊,这次不是人的声音,有点像突遭不幸的痛苦呻吟又像是受伤的嚎叫。克雷转过头去,看到一只狗,就是刚才叼着飞盘奔跑的那只。它浑身棕色,个头比较大,好像是拉布拉多(Labrador)。狗的身旁半跪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把狗套在一个项圈里,好像在咬狗的耳朵——克雷想:我肯定是眼睛花了。狗又嚎叫了一声,想逃走,那个穿西装的人将它紧紧按住。天哪!那人的嘴巴里确实叼着狗的耳朵!正在克雷继续往下看的时候,那人一把将耳朵从狗头的一侧撕扯下来。这次,狗发出了类似人类的惨叫声,几只在附近池塘里戏水的鸭子受了惊,嘎嘎叫着逃走了。

    “拉斯!”克雷背后有人叫喊着。声音听上去像“拉斯”,可能是“老鼠”或者“烘烤”这个词。

    他回过头来看那辆冰淇淋车,正好看到套装女士奔向窗口要抓住售货员。她刚巧抓住了他白色束腰外衣前面松垮的皱摺,但他惊吓当中只退后一步便挣脱了她。她的高跟鞋一下子飞离了人行道,然后克雷听到衣服的摩擦声和扣子落地的叮当声,看到她的外套前端先是钩住了售货窗口柜台的突出部分然后又落了下去。圣代好像打翻了,克雷看到一团冰淇淋和酱汁粘在套装女士的左手腕和前臂上,高跟鞋噼啪一响,她跌回到人行道上,踉踉跄跄地膝盖跪倒在地上。她的狮子狗冲到大街上,拖着红色皮带,最后还吊着一个把手。一辆黑色轿车开过,把还没来得及穿过半条街道的狗碾倒在地。前一秒钟还是毛茸茸的活物,后一秒钟就成了血泊一片。

    克雷想:这可怜的小东西,它可能正在狗儿天堂里叫唤着,没意识到自己已经魂归西天了吧。他知道从某种医学角度来讲自己已经处于休克状态,但这丝毫没有改变他吃惊的程度。这会儿他站在那里,一手提着画夹,一手提着棕色购物袋,嘴巴张得大大的。

    从某个地方——听上去好像是纽伯里街的转角处——有爆炸声传来。

    那两个戴Ipod耳机的女孩子发型一模一样,只不过拿薄荷色手机的那个是金发,另一个则是浅黑色头发;她们就是金发仙子和黑发仙子。这时候,金发小仙子一把将手机扔在人行道上,顿时摔得四分五裂。她冲上前一下子抓住了套装女士的腰。克雷想(目前他还能在这样的状况下思考点什么)这女孩子大概是想阻止套装女士再去揪住冰淇淋售货员或者是冲到大街上救她的狗。克雷甚至还有点为这女孩的机敏赞叹不已。她的朋友,那位黑发仙子则置身事外,白皙的小手紧握在胸前,眼睛瞪得大大的。

    正当克雷要帮助金发女孩救助套装女士的时候,金发女孩突然像毒蛇一样飞快地将漂亮的小脸蛋俯冲下去,露出年轻而强健的牙齿,扑倒在套装女士的脖子上。霎时鲜血喷涌而出,金发女孩整张脸都埋在里面,似乎在洗脸,甚至是在渴饮(克雷几乎可以肯定她在饮血)。接着她把套装女士像洋娃娃一样拎起来前后摇晃,套装女士比她高也比她重至少四十磅,但是金发女孩毫不费力地将她的头摇晃得前后摆动,大片大片的鲜血四处溅洒。与此同时,她扬起沾满鲜血的脸,对着十月的瓦蓝晴空嚎叫着,仿佛在庆祝胜利。

    她疯了,克雷想,真的疯了。

    黑发女孩哭喊着:“你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正当她喊叫着,金发女孩突然将她沾满鲜血的头抬了起来。血从额头上耷拉着的刘海边缘上滴下来,眼睛像两个血窟窿后面亮着的白炽灯。

    黑发女孩瞪大两眼盯着克雷,不断重复着“你是谁?”……“我是谁?”

    这时套装女士被金发女孩一把甩在旁边,她瘫倒在人行道上,被咬开的颈动脉还在汩汩地喷着鲜血。金发女孩朝着黑发同伴扑了过去,就在几分钟前她们还亲密地分享着一部手机。
    就在这晴空碧日之下,金发女孩伸出双手弯成锋利的尖爪,扑向她昔日好友。克雷想都没想,看也没看就向右奔去,抓起装着小宝贝的购物袋砸向金发女孩。

    他砸得很准,几乎是一记斜飞击中了那个女孩。袋子里的玻璃纸镇狠狠地砸在金发女孩的后脑勺上,闷声一响。她垂下两手,一只血迹斑斑,一只还干干净净,像装满邮件的麻袋一样轰然倒在同伴脚边的人行道上。

    在他们身后从纽伯里街传来汽车相撞时空洞而剧烈的尖利噪声,伴着人的惊叫,接下来是爆炸声,越发震耳欲聋,响彻云霄。就在冰淇淋车后面,另一辆汽车滑过波伊斯顿大街上的三条车道,直冲向四季酒店的大堂,一路撞倒了几个行人,一头撞上前一辆车的尾巴。前一辆车的车头夹在旋转门当中,已扭曲变形如同废铁。第二辆车的冲力把第一辆车再往旋转门里推了一把,门柱开始歪斜。克雷看不清是否有人被困在那里,因为第一辆车的散热器毁坏,不断有水蒸腾而出,但在水汽氤氲中传来的痛苦呻吟呼叫表示情况不容乐观,简直糟糕透了。
    “纽伯里大街上冒烟了,”卖冰淇淋的张望着,还没从他那相对安全的冰淇淋车里走出来。

    “那儿什么东西爆炸了,可不是小事,很有可能是恐怖分子。”

    他的嘴里刚吐出“恐怖分子”这个词,克雷就认同了他的意见。“帮帮我吧。”

    一旁的黑发女孩突然叫了起来,“我是谁?”

    克雷完全忘记了她的存在,他一抬头正好看见那女孩用手掌根部敲打自己的额头,然后似乎只用网球鞋鞋尖着地,飞快地转了三圈。她摇晃了一下然后飞快地沿着人行道跑开了,径直奔向一根路灯杆。她一点都没有避让的意思或者伸出手来遮挡一下,而是迎面向灯柱撞了上去,弹了回来,跌跌撞撞地又一头撞上去。
    “别这样!”克雷大叫,拔腿就跑奔向黑发女孩。

    黑发女孩回过头来看他:她的鼻子已经撞破了,血流得半张脸都是,眉毛以上有一条垂直的擦伤,像夏天雷暴前的乌云,一只眼睛已经错位歪陷在眼眶里;她张开嘴,漂亮整齐的贝齿(可能接受过昂贵正牙手术)完全毁了,还朝着他笑。那场景他永远也忘不了。

    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从公园里跑了出来,扯着嗓子怒吼,不知道在说什么,上衣后摆啪啪作响。他的下巴上粘着狗的皮毛,克雷一下就认出了他。那人冲上波伊斯顿大街,车流在他身边擦过,差点将他撞倒。他踏上了对过的人行道,不停地怒吼着,双手向天空挥舞。最后他消失在四季酒店前庭的凉蓬阴影下,再也看不见了,但他肯定很快又被魔鬼附了身,因为那里又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天哪!”从克雷的左边又一次传来这个温和的声音。他循声而去发现一位个子矮小的男人,黑发稀疏,留着小小的胡子,戴一副金边眼镜。他问:“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克雷回答。他接着说:“那个冰淇淋售货员说可能是恐怖分子。”

    “我可没看见拿枪的人,”矮个子小胡子男人说。“也没有人把炸弹绑在背上。”

    “我知道,只不过……哦!天哪。”他看到了套装女士,那曾经流淌在她身体里面奇妙迷人的魔力物质现在在她身下聚成了小湖——这一切居然发生在四分钟前?两分钟前?
    “她死了,”克雷告诉他。“至少这一点我能确信。那个女孩……”他指着金发女孩说:“就是她干的,用牙齿。”

    “你在开玩笑。”

    “是玩笑就好了。”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1-18 05:33:47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