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打酱油

    打酱油 dǎ jiàng yóu ,2008年度十大网络流行语之一。这一词最初出处是之前广州电视台采访的某市民对于“艳照门”的看法。他说:关我鸟事我出来买酱油的。这句话也因此流传开来。传统解释:以前的酱油都是零卖零买的,自己拿着瓶子到商店,你要多少,人家就给你称多少,这就叫打酱油。网络用语:网络上不谈政治,不谈敏感话题,与自己无关,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用此话回帖而已,相当于“路过”。一种在天涯十分流行的对现实无奈的术语,道义上强烈关注某事,行为上明哲保身,受压抑的轻微呼喊,朝野都能接受的行为,属于“非暴力不合作”幼稚阶段的行为。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拼音: dǎ jiàng yóu
    类型: 网络流行语

    目录

    打酱油打酱油

    打酱油(dǎ jiànɡ yóu),这一词最初出处是之前广州电视台采访的某市民对于“艳照门”的看法。他说:关我鸟事我出来买酱油的。这句话也因此流传开来。而近日,“打酱油”这一词语又在天涯上再度风靡起来,网友们又给“打酱油”一词加入了更深层次的含义。对于频繁使用“打酱油”一词的“酱油党”们,批判甚多,但其中也不乏独具慧眼发掘娱乐精神的人士。在欧美的影视剧作品中don't  axe  me  翻译成中文也是“打酱油”的意思.

    名词解释/打酱油 编辑

    打酱油横山西街酱油铺

    传统解释

    以前的酱油都是零卖零买的,自己拿着瓶子到商店,你要多少,人家就给你称多少,这就叫打酱油。

    ··

    网络用语

    网络上不谈政治,不谈敏感话题,与自己无关,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用此话回帖而已,相当于“路过”。一种在天涯十分流行的对现实无奈的术语,道义上强烈关注某事,行为上明哲保身,受压抑的轻微呼喊,朝野都能接受的行为,属于“非暴力不合作”幼稚阶段的行为。

    名词来源/打酱油 编辑

    打酱油传统的打酱油

    来源一

    来自来自于贾平凹文章《笑口常开》,原文如下:

    有了妻子便有了孩子,仍住在那不足十平方米的单间里。出差马上就要走了,一走又是一月,夫妻想亲热一下,孩子偏死不离家。妻说小宝,爸爸要走了,你去商店打些酱油,给你爸爸做一顿好吃的吧!"孩子提了酱油瓶出门,我说:“拿这个去,给了一个大口浅底盘子,别洒了阿!”孩子走了,关门立即行动。毕,赶忙去车站,于巷口远远看见孩子双手捧盘,一步一小心地回来,不禁乐而开笑。

    可见,来这里打酱油的就是父母学了贾平凹的做法,把小孩子打发出来的,因为端的是“大口浅底”的盘子,所以一时半会回不了家,小孩子嘛,可能手里还有几个买酱油剩下的余钱,于是又跑去了网吧,上q吧了,又不知老爸老妈让打酱油的真实动机,童言无忌,老老实实向各位坦白,“我是来打酱油的,管我什么事!”

    来源二

    广州电视台采访一位市民,问他对于很黄很暴力“艳照门”的看法,这位市民说:“关我鸟事,我出来买酱油的”。这句话也因此流传开来,各种PS和改编风靡一时。由此“酱油男”一词在网路成为笑谈,甚至派生出了酱油族等网络用语。现在喻指网络上不谈政治,不谈敏感话题,就用此话回帖而已。

    来源三

    打酱油最开始流行是抵制家乐福事件。你想不想打酱油?不想打就可以不打。

    ··

    来源四

    武汉人说的打酱油,一般是说,“伢都会打酱油了”。80年代以前,家庭都是拿空酱油瓶去附近国营付食店买散装酱油,武汉称为“打酱油”,意思是说小孩都很大了,都能自己一个人去买酱油了,通常都是说自己已经老了或是不年轻了。

    来源五

    东北人也说打酱油,一般是指一种预期的结果或时光飞逝。如:上大学时,初中同学结婚了,他说:“你结婚时,我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所谓“酱油党”的宣言

    打酱油是一个态度,所谓的沉默的大多数,所谓的“非暴力不合作”;
    打酱油是一个生活,既不是简单的路过,也不是单纯的看热闹;
    打酱油是一种娱乐,冷眼旁观他人的喧嚣,静静品味自己的沉默。

    来源六


    《铁道游击队》第七章 :
    王强提着一个大玻璃瓶子,眨着小眼,摇晃着膀子,装出一种很快乐的神情,到车站上去。见了鬼子的岗哨,他神情是那么自然,站上的买卖人、脚行都是老熟人,一见面就问:
    “王头,多久不上站了呀!提着瓶子打酒么?”
    “不,”王强笑着说,“我是来打酱油的,听说洋行里不是有新来的好酱油么?”
    王强一边和站上的买卖人搭讪着,一边向洋行的那一边走去。
    可以看出,在《铁道游击队》中,打酱油就已经是“路过,观察”的幌子了。


    说酱油男/打酱油 编辑

    打酱油网友恶搞“酱油引导人民”
    “砖家”看法“酱油男”的“关我X事”与新道德

    当广州电视台在街头随机采访市民时,问及“请问你对艳照门有什么看法?对CGX等明星又有什么看法?”某男性受访者从容应答:“关我X事,我出来买酱油的”这句话近日在网上迅速流传,男子的照片也被网友PS成各种样式。“酱油男”、"酱油族"等网络用语也因此派生。

    酱油男”为什么会在网上迅速流传,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社会心理学与文化学的问题,还是留待有关专家们去研究吧。笔者在此要分析的却是“关我X事,我出来买酱油的”这句相当朴实的话里所蕴藏的道德内涵。在一定的意义上,面对“艳照门”之类的事件,我们的社会缺少的正是"关我X事"的从容态度。据笔者的观察所得,国人的对待道德的态度是头脚倒置的——凡属于私人空间的事儿,如谁和谁拍拖,谁和谁作爱等等,本来只和当事人有关,外人是不该去瞎操心的,国人却偏喜欢在这方面起劲;而属于公共空间的事儿,如爱护公物,遵守交通规则,不随地吐痰,依法纳税并行使纳税人的权利等等,照理是与每个人的切身利益都密切相关的,却很少有人在意。

    真可谓“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却什么都管”——这正是中国社会的堕落所在。就拿“艳照门”来说,人家陈冠希和哪个女星上床,只要是两厢情愿,那只是他们的私事,与众人有什么相干?就算你在道德上觉得不可接受,但各人有各人的道德观,你凭什么认为自己的道德观一定比人家的道德观优越,并因此将这种道德强加在别人身上呢?在我们这个道德多元、价值多元的社会里,人与人之间不管是作为道德朋友(即属于具有相同道德观的同一道德共同体)或道德异乡人(属于具有不同道德观的不同道德共同体)相遇,都必须遵循一个共同的人际交往规则——允许原则,即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除非获得当事人的允许或授权,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干涉或侵入别人私人空间发生的事情。当任何人违背了“允许原则”,将他不欲的事情强加给对方时,也就失去了为自己辩护的资格。而对于公共空间发生的事情,却恰恰相反,作为公民,任何人不但有权利,而且有责任去参与、去管理、去使之臻于完善。因此,面对“艳照门”,我们一方面要抱着“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即“关我X事”的态度,用不着去操心陈冠希和众女星的风流事儿。

    另一方面,却应该谴责和抵制那些将“艳照”公之于众,使之演变成“艳照门”这一公共事件的人——这一做法是对私人空间公共空间的双重冒犯,如果不起而抵制,其实也就等于默认了类似的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合理性。

    ··

    因此,为了使我们的社会变得更理性、更包容、更人性化,需要将以前对待道德的态度整个地颠倒过来。在此意义上,“酱油男”的“关我X事”只是将要建立的新道德之与私人空间有关的一端,而另一端却是与公共空间有关的“当然关我事”——只有将此两端结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新道德。

    网友改编/打酱油 编辑

    打酱油“小鹤快出来,酱油卖完了,哪里还有?”
    改编一:我出来买酱油的

    2007年年末,北京某小学小学生张殊凡CCTV的新闻采访时对网络一句“很黄很暴力”的评语风靡网络。自此才有了很傻很天真,很X很XX的系列流行语。而前不久广州电视台随机采访市民:“请问您对CGX事件有何看法?”一位强人从容应答:“关我X事,我出来买酱油的。”此语在网络间迅速流传,各种PS和改编风靡一时,由此甚至派生出了酱油党。看来,2008年的酱油,有的谈。

    改编二:古龙版《打酱油》

    夕阳,在脚底下。
    好象整个天地都浸在夕阳的光芒里。
    他走得很快。
    心里揣着的某种目的人,走的岂非都很快。
    路的尽头是什么呢,他没有想,他也不想去想。
    这样的人,往往活得更开心一些。

    相关文章/打酱油 编辑

    打酱油打酱油的人不知去了哪里

    类似“很黄很暴力”

    “很黄很暴力”俨然已经成为2008年开年的网络第一流行语:一位13岁的北京女学生,在2007年12月27日19时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一则关于净化网络视听的新闻里,接受采访时说:“上次我上网查资料,突然弹出来一个网页,很黄很暴力,我赶紧把它给关了。”这个片段被CCTV以实名身份播放出来,一时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而“买酱油”的第一传播源同样属于电视。如果说,“很黄很暴力”这个词句的流行,尚可说是对“做人不能太CCTV”的更强化表达。那么,这句话的流行,则代表了普通市民的懈怠态度和对被热炒过头的话题的厌烦。

    “酱仔”成下一个“小胖”

    有关此事的原始视频在网络上无法搜索到,难以确定相关对白就是如贴图展示的那样。当事人的身份及资料等暂不可考,一向表现强劲的人肉搜索引擎也没有展示其效用。有些网友则亲切地称呼其为“酱仔”。但是目前这种风靡的态势已经引起一些网友的忧虑,担心这样持续恶搞下去,将是对其肖像权的侵害。娱乐评论写手曾说过:“网络世界要选中一个人,要让这个人被瞩目、被娱乐、被蔑视或者被侮辱,往往不由分说,被选中的人,从此必须被动地担当被瞩目、被娱乐、被蔑视或者被侮辱的使命。”在网络世界上,这个无名氏的遭遇会像曾经的网络红人“小胖”一样,他奉献了自己的肖像,得到的只有人们茶余饭后取笑的“明星”荣耀。

    已产生逆反心理

    吊诡的是,某种程度上,这句颇具娱乐性的话,可以说是审美疲劳时代的典型产物。而其不断被传播,某些论坛里“几乎每个帖子都有酱油大军的光顾”,也令一些常在网上论坛里泡着的网友产生了逆反心理,称“看到此图有想吐的感觉”。甚至提议封杀酱油帖图,呼吁各大版主“只要看到谁用酱油贴图,马上删除他的注册账号!还论坛一个健康的形象”。中华网一个名为“最近比较烦:论坛出现的污点——酱油大军”的帖子,还提出注册用户就上述提议投票。看来,2008年的“酱油”,有得谈。

    惊坛语录

    这面相,这才是非主流。欣赏,这个人相当内涵!——小小竹排
    这位大哥很适合上星爷的电影。当个明星,绝对够本了。——扁舟子
    买酱油都能成为名人。感谢GZTV!感谢中华网!——蜡笔小强
    谢谢大家的批评教育,我决定从今天起,不再打酱油,我打陈醋!——扛导弹的后羿

    买酱油,也是一种态度

    一个买酱油的能受到这么多人的追捧,还有网友为其建立专门的贴吧。这是个话题空乏的时代,冷不丁一句没啥实质内容的话就流行了,可见人们的无聊程度。从社会文化心理的角度来分析,这种恶搞,可谓对于“娱乐至死”的反讽。消费至上,游戏人生,反对深度甚至反智商,你大可用这一坨又一坨的高深新潮的话来形容这种网络心态。而这个流行语的前半句——“关我X事”——显然是不容忽视的,不仅因为这样很粗俗的词语表达起来比较直截了当,更是展示“不合作”的淡漠不屑态度的最好样板。本来嘛,“艳照门”是陈冠希和一群女明星的事,本来就与我们的切身生活感受无关。只是因为我们偶尔也有无聊的时候,无聊怎么办?就得找点营生,于是,聚在一起时,就偶尔会聊起艳照门:“嘘,听说又要有新艳照出来了,帮哥们留意点。”而没有好奇心的,则会像那位大哥一样一脸不屑。

     

    同类项/打酱油 编辑

    打酱油打酱油
    飘过piāo ɡuò

    闪人了。一般是回帖子的时候用的。不想认真回帖,但又想拿回帖的分数或经验值。与之相对的字眼还有:顶、默、灌水、无语、路过等。

    三分走人sān fēn zǒu rén

    在论坛里面,只要注册了会员,回次贴就会得到3分。“三分走人”就是为了积分纯灌水的。

    内涵nèi hán

    指人的内在涵养或素质。作为网络语言则带有调侃意味,有“收敛”、“含蓄”义项。如:“楼主真内涵”(含蓄);净发俗帖,请“内涵一下”好吗(收敛)?

    NBA酱油军团

    NBA赛场上也不乏一些拿着高薪却在场上不能出工出力的球员。球队的战绩好坏似乎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这一类人也构成了一支庞大的酱油军团。不可否打酱油是一种对待比赛的态度,是一种无力改变颓废的迷茫和沧桑。或许有些球员因为竞技状态下降而无奈地选择在场上“路过”,又或许某些球员在攫取到大合同后就立刻丧失了积极拼争的精神。不论哪种原因,当看到其他球员在场上拼洒汗水时,酱油军团却麻木的表现出管我X事的态度,或许高薪不是错,错就错在高薪不干活,于是就有了NBA中的酱油军团。
    酱油军团主力中锋沙奎尔·奥尼尔
    酱油军团主力大前锋拉马尔·奥多姆
    酱油军团主力小前锋:肖恩·马里昂
    酱油军团主力得分后卫文森·卡特
    酱油军团主力控球后卫:贾森·基德
    酱油军团替补中锋:本·华莱士
    酱油军团替补大前锋拉沙德·刘易斯
    酱油军团替补小前锋:安德烈·基里连科
    酱油军团替补得分后卫:拉里·休斯
    酱油军团替补组织后卫科克·辛里奇
    酱油军团板凳席:马布里(2084万)、斯泽比亚克(1300万)、肯扬-马丁(1440万)、拉弗伦茨(1270万)、丹皮尔(1155万)

    相关概念/打酱油 编辑

    派生词  

    酱油男、酱油哥
    原义:皮肤较黑的人,热带地区说法。酱油男、酱油哥一词意在调侃那些对新事物漠不关心,甚至无知的人,也表达对楼主发的主题表示不关心没兴趣、不参与话题讨论的意思,是由打酱油一词延伸出来。

    酱油族

    在中华网军事论坛里,网友经常展示“我出来买酱油的……”的贴图,而且经过网友们不断的修改,他的对白和说辞越来越搞笑。不过也令众多网友不满,因此将那些乐此不疲地PS那张图片的网友归为"酱油族"。

    同类项

    飘过piāo guò
    闪人了。一般是回帖子的时候用的。不想认真回帖,但又想拿回帖的分数或经验值。与之相对的字眼还有:顶、默、踩、灌水、无语、路过等。
    三分走人sān fēn zǒu rén
    在论坛里面,只要注册了会员,回次贴就会得到3分。“三分走人”就是为了积分纯灌水的。
    内涵nèi hán
    指人的内在涵养或素质。作为网络语言则带有调侃意味,有“收敛”、“含蓄”义项。如:“楼主真内涵”(含蓄);净发俗帖,请“内涵一下”好吗(收敛)?
    有时特指某人的帖子有隐藏的含义。

    酱油党


    所谓“酱油党”的宣言
    打酱油是一个态度,所谓的沉默的大多数,所谓的“非暴力不合作”;
    打酱油是一个生活,既不是简单的路过,也不是单纯的看热闹;
    打酱油是一种娱乐,冷眼旁观他人的喧嚣,静静品味自己的沉默。
    再议“打酱油”
    “打酱油”这个词语便在网络上迅速窜红,成为一种幽默的托辞。后来,网友用“打酱油”回帖,相当于“路过”“飘过”的意思。
    “打酱油”成为流行网络术语,对其语义试做阐释——虽在道义上确实关注某事,对此也有明确看法,但或明哲保身,或不屑回应,遂以“打酱油”为托辞敷衍塞责。表面上无可奉告,其实流露出对现实的无奈。正是:“事不关己不开口,专心一意打酱油。”
    打酱油,打的是寂寞,网络的发达,衍生出不少新的词汇,且被网络人士广为相传,这种极具调侃的语气词,应和了当下网友们在网络上隐藏自己,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心态。
    确实是有不少的人,对社会的发展、发生在身边的事件和他人的生活活动都变得淡漠,缺少对于公众事件的参与激情,遇事总是“打打酱油”,这好像不是一个好的现象,所以目前有不少的媒体呼吁人们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共担社会责任,尽可能少“打酱油”。
    打酱油在日常生活当中也有表现,如多人参与一项活动,某人作为参与者没有对活动或组织起到任何作用,只是滥竽充数,可以理解为“他是来打酱油的。”

    酱油男


    07年年末,北京某小学小学生张殊凡CCTV的新闻采访时对网络一句“很黄很暴力”的评语风靡网络。自此才有了很傻很天真,很X很XX的系列流行语。而前不久广州电视台随机采访市民:“请问您对CGX事件有何看法?”一位强人从容应答:“关我X事,我出来买酱油的。”此语在网络间迅速流传,各种PS和改编风靡一时,由此甚至派生出了酱油党。


    N种语言版/打酱油 编辑

    汉语:关我什么事, 我来打酱油。
    日语:俺と関系ねえー、醤油を买いに来ただけだぜ。(男)
    私と関系ないわ、醤油を买いに来ただけなの。(通用)
    韩语: 나하구 무슨 상관이야, 난 간장 타러 온것 뿐이라구.
    英语:It's none of my business , I'm the person who pick the soy sauce.
    德语:Es ist mir nichts zu tun, ich gehe Sojasosse kaufen.

    疑似是某《魔法禁书目录》的爱好者改的
    法语:je m'en fou,je me suis prend que sauce de soja.
    荷兰语:Ik gerelateerd wat, kwam ik tot een sojasaus.
    俄语:Это не мое дело. Я пришла за соевым соусом.
    西班牙语:Relacionados con lo que yo, me vino a un salsa de soja.
    意大利语:Non mi importa,sono venuto/venuta solo a comprare la salsa d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西祠胡同:俺是打酱油的的角落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4-11-17 17:12:39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