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拉瓦锡之死

    《拉瓦锡之死》为独立学者,诗人,作家,国学起名师灵遁者的散文作品。该文收录在灵遁者散文集《从今往后》。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拉瓦锡之死 作品别名: 拉瓦锡死而不亡
    出处: 从今往后 作者: 灵遁者
    文学体裁: 散文

    目录

    作品正文/拉瓦锡之死 编辑

    拉瓦锡之死

    ——灵遁者

    初中的时候学习过拉瓦锡的关于氧气的实验,还有质量守恒定律。知道他是个天才,但对于他还是不甚了解。

    昨天在看写关于朗格朗日的科普文章的时候,才知道拉瓦锡死在了革命暴乱中,被推上了断头台。

    拉格朗日痛心流泪说:“他们一眨眼就把他的头砍下来,但他那样的头脑一百年也再长不出一个来了。”

    先来看看拉瓦锡的简介吧。安托万-洛朗·德·拉瓦锡(法语:Antoine-Laurent de Lavoisier,1743年8月26日-1794年5月8日),活了51岁。他是法国贵族,著名化学家、生物学家,被广泛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化学家。

    拉瓦锡被后世尊称为"化学之父"(father of chemistry)、"现代化学之父"(father of modern chemistry)。

    他使化学从定性转为定量,给出了氧与氢的命名,并且预测了硅的存在。他帮助建立了公制。拉瓦锡提出了“元素”的定义,按照这定义,于1789年发表第一个现代化学元素列表,列出33种元素,其中包括光与热和一些当时被认为是元素的化合物。

    拉瓦锡的贡献促使18世纪的化学更加物理及数学化。他提出规范的化学命名法,撰写了第一部真正现代化学教科书《化学基本论述》。他倡导并改进定量分析方法并用其验证了质量守恒定律。

    他创立氧化说以解释燃烧等实验现象,指出动物的呼吸实质上是缓慢氧化。这些划时代贡献使得他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化学家。

    拉瓦锡之死 拉瓦锡之死

    但1794年5月8曰,十八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现代化学之父拉瓦锡,被法国人民以革命的名义送上了断头台。当他向人民法庭要求宽限几天执刑,以整理他最后的化学实验结果时,得到的回答是二百多年后仍然令人毛发悚然的断喝:“学者也不例外。”

    把拉瓦锡送上断头台的第一个人,是法国革命史上声名显赫的马拉医生。马拉在1780年以他的《火焰论》的研究申请法国科学院院士时,得到当时作为会长的拉瓦锡的评价是“乏善可陈”,认为并无科学价值。断了马拉科学家的美梦,这样就结下了梁子。九年后在法国大革命中叱吒风云,马拉终于假“革命”之手把宿敌置于死地。

    读读他的文字吧。如果在革命的疾风暴雨中,面对这些指控,能逃过劫难,反而倒真是奇迹了。

    马拉首先叫喊要“埋葬这个人民公敌的伪学者!”到了1789年7月,革命的战火燃烧起来,整个法国迅速卷入到动乱的旋涡之中。

    “法兰西公民们,我向你们揭露大骗子拉瓦锡先生,土地掠夺者的儿子,化学学徒,股票跑腿,收税员,火药会长,银行头子,皇帝的书记,法国院士,瓦维叶的密友,巴黎食品委员会的渎职官,当代最大的阴谋家。这个年进四万镑的绅士为了收税,竟然耗用我们贫苦人民三千三百万银两修建城墙,把巴黎变成空气不通的牢城。他在7月12曰和13曰的夜晚,把国家火药库搬进了巴士底狱。他还要使用恶毒的伎俩妄图进入巴黎市管会!”

    在此情况下,拉瓦锡表现得很勇敢。他做为科学院士和度量衡调查会的研究员,仍然恪守着自己的职责。他不仅努力于个人的研究工作,并为两个学会的筹款而各处奔走,还有时捐献私人财产做为同事们的研究资金。他的决心和气魄,成了法国科学界的柱石和保护者。

    但是,在想不到的地方还潜伏着恶敌。他就是化学家佛克罗伊(Fourcroy,1755~1809)。他本人也是科学院的院士,曾经是一位很早就同革命党人的国会有着密切联系,并对科学院进行过迫害的神秘人物。

    他在危难之际,也曾在多方面受到过拉瓦锡的保护,但是却反而施展诡计企图解散科学院,直到最后动用了国会的暴力而达到了目的。这样,在1793年4月,这个从笛卡儿、帕斯卡和海因斯以来具有百余年光荣历史的科学院终于遭到了破坏(直到1816年巴黎的科学院才又得到重建)。

    在这里还要说一点,被腓特烈大帝称做“欧洲最伟大的数学家”拉格朗日是法国籍意大利裔数学家和天文学家。

    在1793年8月8日,【1794年5月拉瓦锡被推上断头台】国民议会决定对科学院专政,把拉瓦锡(A. L. Lavoisier),拉普拉斯,库伦(C. A. Coulomb)等著名院士清除出科学院。

    但拉格朗日被保留,并任度量衡委员会主席。9月,恐怖统治开始,革命政府决定逮捕所有在敌国】出生的人。拉格朗日就在其中,他是在腓特烈二世去世后,才来到巴黎。但已经岌岌可危的拉瓦锡,竭力向当局说明拉格朗日的清白和他的科学精神,拉格朗日才作为例外,幸免一场灾祸。

    所以在拉瓦锡被推上断头台的时候,拉格朗日痛哭道:“他们一眨眼就把他的头砍下来,但他那样的头脑一百年也再长不出一个来了。”

    在最后的时候,拉瓦锡做为最后的手段是通过教育委员会向国民发出呼吁。他指出,做为教育界的许多元老,曾经为法国的学术繁荣而贡献了毕生精力,然而他们的研究机关被剥夺,衣食的来源被切断,宝贵的晚年受到了贫困的威胁,学术处于毁灭的边缘,法国的荣誉被玷污了。这样,如果学术一旦遭到毁灭,恐怕就是再经过半个世纪也难以再得到恢复了。他虽然这样提出了警告,结果是仍然无效。

    人民要革命拉瓦锡的原因之一是拉瓦锡是包税官。大概是这样的:1769年,在拉瓦锡成为法国科学院名誉院士的同时,他当上了一名包税官,在向包税局投资五十万法郎后,承包了食盐和烟草的征税大权,并先后兼任皇家火药监督及财政委员。1771年,28岁的拉瓦锡与征税承包业主的女儿结了婚,更加巩固了他包税官的地位。在法国大革命中,拉瓦锡理所当然地成为革命的对象。

    拉瓦锡之死 拉瓦锡之死

    拉瓦锡虽很少参与波旁王朝的横征暴敛,但包税官的身份还是激起了激进群众的愤怒。他不懂得这在政治上意味着什么;而在新的激进政府通令他们“清算帐目”予以交代之后,拉瓦锡和他的同僚们却担心被没收财产而东躲西藏,从而激化了矛盾,也给佛克罗伊之流提供了中伤的机会。

    但是,拉瓦锡其实在大革命时期也为新政府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如设计城市照明、制定农业改革方案、贡献火药制造和矿物探寻资料,并参加了新政府主张的“改革旧度量衡制,创造新的国际通用单位”工作,担任改革委员会委员,他进行了蒸馏水比重和铜、铂热膨胀系数的精确测定,确定了质量单位“克”和长度单位“米”。

    佛克罗伊所采取的阴险手段,对于事情发展到如此严重的程度是起了很大作用的。佛克罗伊是巴黎植物园化学研究室的教授,曾长期和拉瓦锡在一起,也为化学理论和化学教育的发展做出了贡献,本是一位知名的学者。

    但是为什么却会进行这种恶劣的活动,是不是由于长期以来对拉瓦锡的嫉妒呢?我们无从追溯其中的原因了。

    后来,当罗伯斯庇尔失败以后,在为拉瓦锡举行的庄重和盛大的追悼会上,佛克罗伊却又反过来对拉瓦锡表示悼念,还做了歌功颂德的演讲。像这样虚伪的人,在古今的科学家中很难找出第二个人了。

    拉瓦锡之死 拉瓦锡之死

    1794年5月8日的早晨,就在波拉斯·德·拉·勒沃西奥执行了28个人的死刑。拉瓦锡是第四个登上断头台的。他泰然受刑而死,没有畏惧……

    拉格朗日痛心地说:“他们可以一眨眼就把他的头砍下来,但他那样的头脑一百年也再长不出一个来了。”

    有一种传说,拉瓦锡和刽子手约定头被砍下后尽可能多眨眼,以此来确定头砍下后是否还有感觉,拉瓦锡一共眨了十一次,这是他最后的研究。这一传说不见于正史,野史记载多。

    拉瓦锡出身名门,他继承了父母和姨母的巨额遗产,即使不靠征税承包业的收入,也完全可以过上富庶的生活。仅为追求更多金钱使名誉受到玷污,甚至赔上性命,令人惋惜。然而,瑕不掩瑜,他的一生仍是充满着光辉的一生。

    其实拉瓦锡还曾在政界被推选为众议院议员。对此,他曾感到负担过重,曾多次想退出社会活动,回到研究室做一个化学家。然而这个愿望一直未能实现。

    拉瓦锡之死 拉瓦锡之死

    如果当时实现这个愿望的话,也许拉瓦锡还会有很多科学贡献。

    上图便于拉瓦锡和他的夫人,旁边是实验器具。画面是如此的美。关于拉瓦锡的一切美好联想,有这一副图即可。

    这图更加反衬出马拉的虚伪。法国在大动荡中。国王被砍头了,人们互称“公民”,珠宝首饰都是反动的象征,而巴士底狱或者马拉的像章则大行其道;孩子们开始玩断头机玩具;男人们忙着改名字,特别是叫路易的,蓄起象征革命时尚的胡子;扑克牌里的王、后、尖子,都换成了自由平等的符号;起用了新历法。

    再来说说马拉。他的形象是伟大的革命者,还受到后来的恩格斯的好评。

    马拉Jean-Paul Marat (1743~1793) 法国政治家、医生,法国大革命时期民主派革命家。1789年大革命爆发后,马拉即投入战斗。他创办的《人民之友》报(初称《巴黎政论家》),成为支持激进民主措施的喉舌。

    马拉以惊人的毅力同政治迫害、贫困与疾病作斗争,几乎独自承担撰稿、编辑、出版等全部工作,被誉为“人民之友”。

    他猛烈抨击当权的君主立宪派的温和政策,要求建立民主制度,消灭贫富悬殊的社会状况,反对富有者的统治,尊重穷苦人的地位。马拉是科德利埃俱乐部和雅各宾俱乐部的重要成员。在1792年8月10日巴黎人民起义中,他成为巴黎公社的领导人之一,随后又当选为国民公会代表。主张进行改革,实行累进所得税。

    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建立后,《人民之友》报改名为《法兰西共和国报》。他激烈反对吉伦特派的统治。1793年4月初,马拉以雅各宾总部主席的身份向全国发出组织控诉运动的通令,1794年被吉伦特派交付法庭审讯,后被宣判无罪。

    1793年6月雅各宾派取得政权之后,马拉强调要建立革命专政,用暴力确立自由。1793年 7月13日马拉在巴黎寓所被一名伪装革命家的吉伦特派支持者女刺客夏绿蒂·科黛刺杀。马拉之死震动了整个法国。 7月16日,巴黎人民为马拉举行了庄严的葬礼。国民公会决定给他以进“先贤祠”的荣誉。

    拉瓦锡之死 拉瓦锡之死

    马拉为躲避反动分子的迫害,长期在地窖里工作,因此,染上了严重的湿病。为了减轻病痛,同时,不影响工作,他每天不得不泡在带有药液的浴缸里坚持工作。

    1793年7月13日马拉被刺身亡,终年50岁。达维特的油画《马拉之死》即表现的是马拉刚刚被刺的惨状:被刺的伤口清晰可见,鲜血已染红了浴巾和浴缸里的药液,握着鹅毛笔的手垂落在浴缸之外,另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凶手递给他的字条,女刺客夏绿蒂·科黛是利用马拉对她的同情趁其不备下的毒手,我们还可以看到丢在地上的带血的凶器。在浴缸的旁边立有一个木台,看来,这就是马拉办公用的案台,"案台"之上有墨水、羽毛笔、纸币和马拉刚刚写完的一张便条:"请把这 5法郎的纸币交给一个5个孩子的母亲,他的丈夫为祖国献出了生命。"

    这就是关于马拉的简介,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伟大的革命者和拉瓦锡不合。法国大革命被誉为最彻底的革命,反对专制,建立民主制度。历史的前进总是带着鲜血,而且会伤及无辜和高贵。

    马拉比拉瓦锡都死的早,不得不说这是马拉的悲哀,也是法国人民的悲哀。

    回顾历史,我发现人性的光辉是一个无法定义的事情。拉瓦锡的一生应该是光辉的,但这种光辉抵不住阶级暴力。其实人民不懂什么叫革命,但人民总是喜欢革命。

    历史也总是惊人的相似,我写这篇文章不是谴责谁,谴责是苍白的。记得有句名言说:“当一个政权开始烧书的时候,你不去制止。那么他就会开始烧人。”

    德国有过这样的事情,法国有过这样的事情,苏联有过这样的事情,中国也有过。所有大清洗的活动,都像洪流一样,知识分子的知识在冰刃面前,毫无力量。

    法国大革命是成功的,法国大革命杀死拉瓦锡显然是失败的,这是目前人类的想法。但很多人可能会问了,还有很多人和拉瓦锡一样,他们的生命和拉瓦锡不一样吗?

    是的,都是一样的。但很多和拉瓦锡不一样的人,有的人高喊:“革命万岁。” 拉瓦锡是“科学万岁”的人。

    再多的评价,谁都不好说了。即使放到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拉瓦锡会存活吗? 毕竟人类文明又前进了200多年,我相信会的!

    我一直以来常说:“失去敬畏,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悲哀。”

    作者简介/拉瓦锡之死 编辑

    灵遁者,独立学者。原名王银。陕西绥德县人。现居西安。 诗人,国学起名师,面相手相学者,科普作家。 代表作品《触摸世界》,《行者乾坤》,《探索生命》,《变化》,《相观天下》,《手诊面诊色诊大全》,《笔有千钧》《非线性波动》《见微知著》等。其作品朴实大胆,富有新意。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1 10:48:37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