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挂笺

    挂笺也叫“门笺”、“挂钱”,古代或称“门彩”、“斋牒”。是一种汉族传统剪纸艺术。最早挂笺是祭挂笺祖场所的装饰品,一般都是挂单数。春节时挂在门楣上的剪纸。过去人们迷信它具有“压胜”的作用。清光绪间《杭州府志》:“琳宫梵宇,剪五色纸形如旗脚,贴于门额,上书‘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等语,在在有之,曰‘门彩’,亦名‘斋牒’,彩笺五张为一堂,中凿连钱文,贴梁间以压胜,曰‘挂钱’。”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挂笺 英文名: Hang a proverb
    别称: 门笺挂钱 出处: 清光绪间《杭州府志

    目录

    种类/挂笺 编辑

    挂笺挂笺
    挂笺又称门笺、挂千、挂签、挂钱、吊钱、喜钱、红钱、吊笺、喜笺、红笺、门吊、门花、门钱、门旗、花纸、彩飘、年彩、门市彩、报春条、吊千儿等。

    挂笺一般于除夕张贴,一门5张,颜色各异,贴于门榍,由左至右次第为头红,二绿,三黄,四水(小红)、五兰(或紫),形状为长方形,由膛子、边框、穗子三部分组成。门笺的膛子分两大类,其一由花卉、鸟、凤、兽、虎等纹样组合,其二由文字组合,如"新年庆有余","万象更新"等。

    后汉书礼仪志四》云:“立春之日,夜漏未尽五刻,京师百官皆衣青衣,郡国县道官下至斗食令史皆服青帻,立青幡,施土牛耕人于门外,以示兆民。”同书《祭祀志九》又云:“立春之日,皆青幡帻,迎春于东郭外。”汉代迎春礼仪,每逢立春日,都要迎春于郊外,祭祀青帝句芒,百官着青衣青帻,立青色幡旗在城门口,以青色象征万物生长、年丰民阜之意。

    燕京发时记》载:清朝时,挂签“用吉祥语绣于红纸上,长有咫尺,粘之门前,与桃符(春联)相辉映”。满族最初挂笺是用于祭祀,专门贴在祖宗牌上方或两侧。如果满族人家故去的人不足三年,就贴白色挂笺。[1]

    特征/挂笺 编辑

    它特点是形如锦旗,外轮廓较宽,有单色、有多色。其图案多是规整的几何纹和带有吉祥内容的花纹,更多的是将吉语文字组合进去,一张一个吉语,或一张一字,成套悬贴。传闻自家宗族是从长白山几道沟来的就挂几张。无论它的起源还是它的发展始终演绎着崇尚神灵、避瘟驱邪、纳福求祥的内容。过春节时,各家用五色彩纸,剪成长约40厘米、宽约25厘米不等纸块,中间镂刻云纹字画,如丰、寿、福字,下端剪成犬牙穗头,悬挂于门窗横额、室内大梁等处,其质地薄软,遇风晃动;红彤彤的,显得喜气洋洋。

    发展/挂笺 编辑

    挂笺挂笺
    至魏晋南北朝,汉族民间形成剪彩燕、贴宜春的习俗。西晋傅咸《燕赋》中云:“彼应运于东方,乃设燕以迎至……御青书以赞时,著宜春之嘉祉。”南朝梁人宗懔《荆楚岁时记》云:“立春之日,悉剪彩为燕戴之,贴‘宜春’之字。”隋代杜台卿《玉烛宝典》卷一《附说》云:“立春多在此月之初,俗间悉剪彩为燕子,置之檐楹,以戴,贴宜春之字。”唐代孙思邈《千金月令》云:“立春日贴宜春字于门。”当时宜春已贴在门楣上,唐人韦庄《立春》诗云:“殷勤为作宜春曲,题向花笺贴绣楣。”
    大概在唐宋之际,汉族民间在门楣上贴春幡,以代青幡,并蔚然成习。宋人陈元靓《岁时广记》引《皇朝岁时杂记》云:“元旦以鸦青纸或青绢剪四十九幡,围一大幡,或以家长年龄戴之,或贴于门楣。”这当是门笺的原型,意在迎春纳福。清人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挂千》云:“挂千者,用吉祥语镌于红纸之上,长尺有咫粘于门前,与桃符相辉映。其上有八仙人物者,乃佛前所悬也。是物民户多用之。”清代《杭州府志》亦云:“琳宫梵于宇,剪五色纸形如旗脚,贴于门额,上书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等语,再有之,曰门彩,亦名斋牒 ,彩笺五张为堂中凿连线纹,贴梁间以压胜,曰挂笺。”清人姚兴泉《龙眠杂忆时令类》诗云:“桐城好,元旦贺新年,大族中堂悬福字,小家单扇贴春联,处处挂门钱。”清人蒋士铃《花钱》诗亦云:
    郇公云五色,习傍孔方家。
    舞共青幡出,飘同彩燕斜。
    门楣增气象,蓬毕借光华。
    难买东风性,终防等落花。
    “家家门悬镂文红胜”(《金陵琐志炳烛里谈》)为的是迎春纳福,烘托新年喜庆气氛,正如杨宋人诗所云:“挂门笺纸扬春风,福守门神处处同。”
    从《后汉书》记载的青幡到唐宋时的“以鸦青纸或青绢‘剪幡’贴于门楣”,再到清代“处处挂门钱”为“门楣增气象”。门笺已形成今天的式样,其功能是祝吉纳福,内容均是吉祥的。“福”字是门笺中出现最多的字符,门笺中间为镂空“福”字,周围分别由万字纹、鱼纹、水波纹、花瓣纹、蝙蝠纹、孔钱纹、菱形纹、网格纹等组成,千姿百态,异彩纷呈。祝福门笺吉祥如意,亦生生不息,永远美丽。

    传说/挂笺 编辑

    姜太公封神时给穷神立了个规矩,即见破就回。人们害怕穷气进家,就特意将纸剪破贴到门上,以阻止穷神进门。又传,古代过年挂桃符,以驱邪魔,后人将桃符一分为二,变成了门对门彩。“门彩”便是今天的挂笺。

    地坛大挂笺

    挂笺挂笺
    去年春节地坛庙会门口一幅用两个大红灯笼挑着的6米×10米的巨型挂笺,那大红的挂笺看上去非常喜兴,给来逛庙会的人留下深刻印象。昨天,巨型挂笺的作者马景泉师傅冒着寒风来到报社,跟记者聊聊他和挂笺的故事。
    马景泉,人称“京城挂笺马”,打小就对老北京民俗很感兴趣,可直到1998年退休后才有工夫全心摆弄他认为最能表达春节气氛的物件——挂笺。
    现在不少年纪轻的人都不知道挂笺为何物,即使见到了也叫不上来是什么东西。“这可以说是挂笺的悲哀,因为它的质地很薄,让风一刮容易破,挂的时候还要抹胶水,太麻烦。我爱挂笺,我怕它被淘汰了,所以我一直在怎么能让挂笺扩大它的社会功能上下工夫。”说着马师傅变戏法儿似的把一张薄薄的挂笺粘到了墙上,原来是马师傅把挂笺的图案印到了塑料薄膜上,利用静电可以贴到各种平面上,保存时间长还不污染环境。接着马师傅又拿出一个卷轴慢慢展开,这是一个可以悬挂的尼龙缎挂笺。“这是我花了一星期时间一刀一刀刻出来的,先把一整块刷过清漆的尼龙缎钉在木板上,把画好的挂笺图案覆在上面,再用电烙铁刻,一次可以做十张。”从2000年元旦马师傅这新式挂笺在北京东安市场头一次亮相以后,众多公众场所像长安大戏院、湖广会馆、香港美食城纷纷请马师傅为他们制作这种大型挂笺,以增加喜庆气氛。当北京申奥成功后,马师傅制作的一组申奥题材名为华夏雄风的5幅挂笺在天安门广场被激动的人们挂到灯柱上。就是这组挂笺获得了民间文艺家协会最高奖——山花奖的铜奖,并被国家博物馆收藏。别小瞧了这点改动,马师傅就凭此获得了全国发明博览会铜奖。问起今年有什么新创作,马师傅还卖起了关子,“今年地坛庙会南门还会挂一个我创作的挂笺,是什么样子还请各位到庙会去瞧。”

    挂笺马

    挂笺从薄薄的一张小纸片移植到面积巨大的尼龙缎上,在技术上也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摸索。为了能让制成的挂笺长时间保持鲜亮的颜色,经过了糨糊、胶水、油漆一次次的试验,最后选定了用清漆,一般制作挂笺的时间是在元旦春节前,“那时候大开窗户又太冷,不开清漆熏得我边刻边流眼泪。”传统挂笺上面的字大多采用阳刻,当把挂笺扩大以后一挂起来阳刻的字就耷拉下来,所以现在马师傅刻的挂笺上的字都用万字纹和铜钱纹串起来,这样字就可以立起来了;还有就是不能老表现一种内容,“我要让挂笺也与时俱进,不仅在春节挂出来,任何庆祝的场合都有能与之相配合的挂笺。”像“华夏雄风”,既然表现申奥的题材,背景就不能还使用老式的铜钱或万字纹,马师傅花了半年时间琢磨出来使用篆体的京字作背景,既串起中间的运动图案不让它倒下,又与主题有密切关系,下面的穗也换成箭型,表达出北京申奥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决心。

    “如果每年过春节时每条大街都有挂笺在随风飘扬,那喜庆的气氛该有多浓;2008年北京开奥运会时体育场上悬挂着运动图案的挂笺,让全世界都来了解北京的民俗。”说起这两件事马师傅的眼中闪着憧憬的神情,这将是他今后一段时间要努力的方向。“还可以在挂笺抬头的地方印上广告,这样资金的问题就好解决了”。毕竟制作一个大型挂笺的成本在两千元左右,从设想到现实还有很多问题等着马师傅去解决。值得欣慰的是马师傅的闺女现在也帮着马师傅刻挂笺,爷俩儿合力要让挂笺这种老北京的物件散发出时代的魅力。

    习俗/挂笺 编辑

    挂挂笺儿过大年

    挂笺挂笺
    在乡下,年来得早。腊月二十三去姑姑家,姑父已经在贴春联,挂幅字儿了。只见墙头树干,鸡棚猪圈,随处可见什么“肥猪满圈”、“金鸡报晓”、“出入平安”、“福来喜到”的字样。更让我惊讶的是,门楣下还垂有一排五彩缤纷的挂笺儿。摸着那久违的挂笺儿,我一下子想起了小时候刻挂笺儿的情景。

    幼时生活在一个满族自治县,满族过年讲究多,挂挂笺儿就是其中一项。过春节时,各家用五色彩纸,剪成16开大小的纸块,中间镂刻云纹字画,如丰、寿、福字,下端剪成犬牙穗头,悬挂于门窗横额、室内大梁等处,五彩缤纷,喜气洋洋。母亲说姜子牙的妻子是穷神,挂挂笺儿就是用来防她的,当时天真的想这神也不是神通广大,一张小小的红纸就关穷神于门外,真的有意思。

    每年父亲写了春联后,母亲便叠了彩纸,找出去年留下的挂笺样儿,让我们姐妹刻。挂笺样儿先用水汽打湿,然后和彩纸一起用夹子夹住。点燃蜡烛,用烛烟熏,镂空的地方熏黑了,这时候撤下样子,就可以刻了。用很锋快的小刻刀,把黑色的地方挖去,最后再铰穗儿。小时没有耐性,常常是兴高采烈的要了彩纸去刻,复杂的图和繁体的字,刻一会腕子就疼,扔给妈妈再也不管了。等到贴挂笺儿的时候,更懒得出去挨冻,嘟囔着说呼啦那么两天就刮跑了,穷神还是要进来的。母亲仍是要贴,大门门楣一般挂5张,代表东西南北中5个方位,祭祀5个方位的神。迎壁墙、橱门、箱柜、水井、猪圈、水缸、柱子、大树等处都贴单张,母亲说那叫“欢喜图”。倚门看,五彩的挂笺迎风微微飘动,和春联、门画交相辉映,与冰天雪地、色彩单调的自然环境形成了强烈对比,给节日增添了喜气洋洋的热闹气氛。

    挂笺过不了初五就刮没了,门头上只见残红寥绿。母亲常小心的留下一张样子,夹在书里,留着来年用,有一年实在找不到样子了,就差父亲去集上买。可惜买的太简单了,就几个窟窿加个穗儿,颜色也不好,母亲叫它红裤子白腰,气得母亲和东邻讨了样子,连夜刻了挂了上去。后来一再搬家,挂笺就成了残存的记忆了,如今在这偏僻的山村又见它呼啦啦地飘,犹如山野又闻一曲山歌,醉了眼,醉了心,醉了人。和姑姑要一张挂笺作样儿,带给母亲,今年我家一定会飘了这花花绿绿的民间剪纸,五彩缤纷,求福纳祥。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6-02-15
    扩展阅读
    1http://tieba.baidu.com/f?kz=74034682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02-24 16:51:36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