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文二代

    “写二代”是“文二代”的同义词 “文二代”,其实就是人们常说的文坛“父子兵”,即父亲是搞文学的作家,儿子也和文学脱不了干系。 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文二代”并不多,绝大多数赫赫有名的文学家,就是难以子(女)承父(母)业地将文学的香火传继下去,着实令人遗憾。已有的“文二代”屈指可数,诸如法国的大小仲马、中国宋代的“三苏”、现代的叶圣陶父子等。让人欣慰的是,中国当代文坛上终于产生了一位“文二代”作家。 笛安、那多、蒋方舟……这些出生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新生代作家,除了他们在文坛逐渐增长的人气与名气外,还有什么共同点?至少还有一点,就是他们都成长于文学世家,有个早已成名的作家老爸或老妈,人们喜欢把这些少年作家叫做“文二代”。

    编辑摘要

    目录

    文二代-距离感/文二代 编辑

    两代人保持距离感

    首先要提到的应该是笛安,这个“80后”女孩凭借着《告别天堂》和《西决》迅速成为各大畅销书排行榜上的常客,而她的父母同样是国内有名的作家———李锐、蒋韵夫妇。说起肖铁这个名字可能知道的人不多,的确,他的原创文学作品至少要追溯到5年前了,但是提到他的译作,喜欢纯文学者大概都会说一声“噢,原来那是他翻译的啊。”这就是卡佛的名作《大教堂》 。肖铁的父亲人们当然也不会陌生,那就是作家肖复兴。笛安和肖铁现在都在国外。

    以写灵异小说而逐渐走红文坛的那多,有个在《萌芽》杂志当主编的老爸赵长天,连赵长天都说,儿子现在的名气估计已经比自己大了。那多呢?那多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始终在强调自己和父亲作品的差异化问题,能感觉到,关于父亲的问题他并不愿意多谈。翻翻资料就不难发现,绝不仅仅是新一代“文二代”不愿意过多与父辈扯上关联,茹志鹃的女儿王安忆就曾经说过,“我不希望把我和妈妈在文学上扯在一起;我就是我,在这一点上,我是独立的。”  

    文二代-差异化/文二代 编辑

    那多提到的差异化问题是除了“文二代”不愿过多与“文一代”在一起被谈论之外,“文二代”的又一个特点,文学评论家陈晓明在接受采访时就提到,“这些文二代出手都很高,比起同龄人,他们的写作也更有特点。有意思的是,这些文二代的写作风格与他们的父辈大都相去甚远,从这一点也看到了他们的叛逆性。”

    “文二代”中很多人在回答自己的写作风格是否受上一代影响时都会提到,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但是自己的作品和“文一代”不论题材抑或其他都有诸多不同。莫言的女儿管笑笑提到的一点很重要,就是他们的父辈受成长环境影响,很多人在写作中偏重乡村化题材,而“文二代”则是在城市化进程中成长起来的一批作者,这已经给差异化造就了强大的前期铺垫。

    同样的,在“文一代”眼中同样看到了这样的差异化,秦文君说起女儿戴萦袅的作品时,就认为和自己的作品很不一样,除了都是现实题材以外,女儿的文笔显然更加泼辣。赵长天和那多作品的不同,更是显而易见的,一个走着纯文学的道路,另一个则在消费文学的市场中驰骋。但是,面对“文二代”的时候,“文一代”们都愿意用一种宽容且欣赏的目光去看待他们的作品,并没有要求后辈一定按照自己的道路前行,这无疑是个好事情。  

    文二代-成长环境/文二代 编辑

    “文二代”在其成长中获益是肯定的,“文二代”家中的大量藏书和资料可以帮助他们得到熏陶,这使得“文二代”通常早慧,出道也早。

    一方面可以在家学中得到熏陶,另一方面,成长在这样的家庭是否也让“文二代”感到压力呢?这样的家庭背景的确会让“文二代”背负更多的期望值,会有压力和焦灼感。“但是压力一方面也是动力,‘文二代’自己不能过于依赖环境,要有自己闯荡的精神。总体来说,‘文二代’的成长环境带给他们写作上的优势要比劣势更多一些。”  

    文二代-主要代表

    母:茹志鹃,作家,代表作有《静静的产院》等。

    女:王安忆,作家,代表作有《长恨歌》等。

    父:李敖,作家,代表作有《李敖大全集》等。

    子:李戡,大学生,代表作有《李戡戡乱记》。

    父:叶兆言,作家。主要作品有:《一九三七年的爱情》等。

    女:叶子,高三学生。已出版《带锁的日记》、《马路在跳舞》等。

    父:莫言,原名管谟业,著有:《红高粱》、《生死疲劳》等。

    女:管笑笑,1981年生。2003年,管笑笑以《一条反刍的狗》为处女作杀入文坛。

    父:肖复兴,作家,曾任《人民文学》杂志主编,著有《早恋》、《啊,老三届》等。

    子:肖铁,1979年生,现在哥伦比亚大学读博士,著有《转校生》,译有《大教堂》等。

    母:尚爱兰,湖北人,著有《永不原谅》、《焚尽天堂》等。

    女:蒋方舟,1989年生。现在清华大学读书,已出版作品近十部。

    父:赵长天,作家,《萌芽》杂志主编,“新概念作文大赛”发起人。

    子:那多,原名赵延,青年作家。作品有《那多灵异手记》、《甲骨碎》、《清明幻河图》等。

    父:李锐,作家,代表作有《厚土》、《银城故事》、《无风之树》、《太平风物》等。

    母:蒋韵,作家,代表作有《栎树的囚徒》、《红殇》、《隐秘盛开》等。

    女:笛安,1983年生,现就读于巴黎第四大学。著有《告别天堂》、《西决》等。

    父:刘墉,台湾励志作家,祖籍北京,著有励志书《萤窗小语》等上百种。

    子:刘轩,1972年生于台北。著有《颤抖的大地》等。现在哈佛大学读博士。

    父:郑渊洁,童话大王,著有《皮皮鲁》系列。

    子:郑亚旗,童话大王之子,现任《皮皮鲁》主编。

    父:苏童,作家,著有《妻妾成群》、《大红灯笼高高挂》等。

    女:童天米,12岁时就发表作品《我的钥匙你的门》。

    母:秦文君,儿童作家,著有《男生贾里》等。

    女:戴萦袅,复旦大学大三学生,出版作品有《被磕疼的心》。

    文二代-知名作家子女大举进军文坛

    葛亮

    近日,新生代作家葛亮在内地推出了他的长篇小说《朱雀》的中文简体版,而首先吸引媒体和公众眼球的不是其作品,而是其不折不扣“文二代”的身份——他的太舅公是陈独秀,祖父葛康俞为著名艺术史家,叔公则是中国原子弹之父邓稼先。2009年的某权威杂志十大小说揭晓榜上,葛亮的名字和张爱玲、虹影、陈冠中、苏童、阎连科位列一起,在其26、27两日的新书首发会上,莫言、陈冠中、阎连科等国内一线大牌作者也甘愿为其保驾护航。

    文二代-中国的“二代”现象如洪水猛兽

    池莉

    近年来,一批出生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新生代作家悄然崛起,正以强劲的气势在文坛卷起一阵狂潮,比如笛安、叶子、管笑笑、童天米、吕亦池、那多、肖铁、刘轩、郑亚旗,而他们的父母辈都是文坛名人:李锐、叶兆言、莫言、苏童、池莉、赵长天、肖复兴、刘墉、郑渊洁。从富二代、官二代再到文坛的文二代,中国的“二代”现象如洪水猛兽一般席卷而来。

    文二代-文坛新丁出书 叔辈大腕摇旗

    日前,香港中文大学博士葛亮新作《朱雀》在京举办了盛大的发布仪式,莫言、陈冠中、阎连科等国内大牌作家到场为其摇旗呐喊。

    据了解,阎连科甚至推掉了自己的活动,抽出时间专门来参加该活动。许久没有露面的莫言刚刚从国外回来,也专门抽出时间来为葛亮助阵。

    活动上,阎连科大赞葛亮:“出道就很老到”、“我在30岁的时候脑子是一片文学的空白,但是他在30岁的时候已经写出这么老到的作品”。白烨更是评价这部小说:“看了以后很吃惊。书是写南京,但其实它的内容远远大于写南京,通过故事把中国百年史写了,这点难度是非常大的。”

    有人指出,众多文坛大腕为葛亮捧场,与其家世不无关系——太舅公是陈独秀、祖父葛康俞为著名艺术史家,叔公则是中国原子弹之父邓稼先。

    不仅是葛亮,“文二代”笛安的长篇小说《东霓》今年年初出版上市,首印量高达50万册,著名作家刘恒甚至亲自作序。在今年年初的图书订货会上,台湾青年作家刘轩和大陆青年作家那多对谈,双方父亲也在不同场合多次卖力吆喝。父亲是文坛大腕,儿子的作品自然是众星捧月。在今年的香港书展上,李敖公子李戡新书出版,台湾名嘴陈文茜亲自出马,为李戡大声吆喝……

    有社会观察家分析说,在中国社会无论在哪个圈子,“传帮带”已经成为惯例,师傅卖力为徒弟吆喝,正如赵本山之于小沈阳,文坛也不例外,父亲是文坛大腕,好友自然会为其子卖力吆喝。

    文二代-“文二代”幕后: 谁在为他们保驾护航?

    评论家白烨认为家庭对葛亮的影响是一定有的,但是可能是一种潜移默化的,甚至是遗传中的一种精神。因为他觉得葛亮有才子气,甚至可以感觉到某种贵族气,这跟遗传有关系。

    而阎连科则对于贴上标签的葛亮提出了善意的提醒——“如果你的上一代作家,你真正对他完全的理解,让他的营养进入你的肠胃,进入你的血液,那么是有益的。但是,如果你的营养进入骨髓的话不是一件好事情,所以我想其实在葛亮的下一部小说,我期待他写的不像《朱雀》这样,或者离张爱玲要远一些,我想这种一脉相承的营养进入血液是营养药,一旦营养进入骨髓就是毒品。”

    文二代-网友评论/文二代 编辑

    网络上,百分之八十的网友认为,天时地利人和,“文二代”占有那么多文学上的稀缺资源,他们要成功,太容易了。在这些网友看来,“文二代”和官二代、富二代一样,在这个社会上也是一种不平等的现象。

    但是也有不少网友对“文二代”持支持态度,他们认为,尽管更多的“文二代”还显得太稚嫩,创作之路还很曲折,但是只要不懈努力,过几年,他们的作品会得到更多读者的认可。“文二代”如果能接续父辈的文才,又带着自己个性,就是当下文坛的一道风景,也是当代文学的一抹亮光。

    文二代-“文二代”辩驳不愿被贴上标签

    对于“文二代”这个名词,葛亮显然还不是特别适应。他认为,家族对他而言是写作的一种潜在动力,因为让他看到一个时代里的人文精神,在他的文字里面就显得非常有意义。

    张悦然也极力想扯开这个标签。葛亮说:“这种标签对我们没有直接的意义。而且作为作家来说,标签是一个蛮不现实的元素。作为新一代的写作者被打上各式各样的标签,就像产品一样,产品最大的问题是复制,复制就是流水线化,为什么年青一代写作的小说看起来似曾相识?因为是外界标签埋没了身上某种个性。所以从这一点来说,包括认知 《朱雀》这本书,从一个作家的个体角度,对于他所理解的城市,对于他心目中家乡的感知,从这个角度看这本书就已经很好了。”

    而张悦然则说:“对我来说,我还是比较勉强,我父亲只不过在大学里,和中文有一些关系。我自己没有这样的感觉。我觉得葛亮用‘文二代’这个词概括也完全不合适,去描述他的关系也应该不是这样一个词吧。确实任何的标签都让人觉得很讨厌,一定要把你和一类人归在一起,然后放到任何一个口袋里,好像这样才能认识你。这是我一直都很烦恼的,所以我希望葛亮出书,包括 《朱雀》,包括之后的书都不要有这样的烦恼。所以我希望不要再叫‘文二代’。”

    文二代-“文二代”思考能否超越父辈?

    王安忆

    “文二代”在光环的笼罩下是否能超越他们的父母,目前还未能定论。而唯一让我们有目共睹的是,曾经作为“文二代”的王安忆,她的母亲茹志鹃是小说《百合花》的作者,但王安忆今天的文学成就,早已超越了母亲。对此,新萌文化主任编辑郑辉显得较为乐观:“‘文二代’主要还是太年轻了,所以容易被误会或争议是靠着父母而获得成绩的。但也有观察家认为,‘文二代’因为从小有文学氛围的熏陶,也有文学的慧根,等再过几年,取得更多优秀成绩,得到更多的认可,也就渐渐‘独立’了。”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文二代”便口含金钥匙,生活在浓厚的文学氛围内,中国的文学大家甚至都是家中常客。表面看来,他们拥有普通作家一辈子都梦寐以求的文学资源,他们更容易在文学上迅速崛起。但文学来不得半点虚假。

    从作品来看,“文二代”大多以情感悬疑为主,还大多处于经验写作阶段,没有扎实的生活基础,年轻、阅历不足是最大局限。众所周知,写作来源于生活,没有丰富的生活经历,写作也便成了无源之水。“文二代”还年轻,在父辈的光环下,“文二代”们的文学道路能走多久?多远?

    正应了那句话,路,还是要靠自己走。

    文二代-“文二代”部分档案

    苏童

    莫言VS管笑笑

    对于著名作家莫言,大家很熟悉,都知道他是从山东高密东北乡走出来的作家。他的女儿管笑笑也是文坛的一兵。她在山东大学读书时就出版了《 一条反刍的狗》,后来又翻译出版了《加百列的礼物》。如今,她在北京一所高校任职。

    肖复兴VS肖铁

    肖复兴和肖铁这一对父子,也都是作家。肖复兴就不多说了,对于肖铁,认识他的读者也不少。1979年出生的他曾经是有名的少年作家,如今是中国作协会员,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现在美国留学。曾写长篇小说《转校生》,与父亲肖复兴合著《三色冰激凌》、《吹着口哨走过来——雕刻时光》。2009年1月北京书市,他翻译的美国作家雷蒙德·卡佛的短篇小说集《大教堂》出版,受到好评。

    苏童VS童天米

    推出《碧奴》、《红粉》、《妻妾成群》的苏童是一个很低调的人,更很少写文章吹捧别人,但这一条对女儿童天米就例外了。

    因为父亲的影响,童天米从小也爱写作,在 12岁时就推出一本自己的个人作品集《我的钥匙你的门》,笔下文字不乏灵气,有写作的潜质。其中《和父亲的第一次交战》、《我的小天地》等,都有苏童的影子。

    其实,属于“文二代”的“80后”,远不止上述几位,在已成名的“80后”作家中,张悦然、马小淘、鲍尔金娜,都是不折不扣的“文二代”。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3-18 21:38:47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