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文化侵略

    文化侵略指的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试图用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念去取代其他国家或民族的核心价值观念。文化侵略的实施者惟我独尊,有预谋地迫使对方接受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念,要征服一个民族,就要征服她的文化,要征服她的文化,就要征服她的人,而要征服她的人,最有效的就是征服她的儿童,从小改变孩子们的价值观,淡化他们的民族认同感,从而使他们对于外族的文化产生一种依赖感,最终让他们抛弃自己的民族。

    编辑摘要
    名称: 日本对中国的文化侵略 作者: 王向远
    类别: 文化 > 文化研究/评述 ISBN: 7800407772
    出版社: 昆仑出版社 开本: 32开
    出版时间: 2005年6月

    目录

    来源/文化侵略 编辑

    文化侵略文化侵略

     《国家安全学》在“文化安全”一章中指出:“国家文化安全问题的真正出现和突出表现,只有到了近代资本主义世界市场形成以后,特别是在西方列强对东方国家实行殖民侵略政策、东西文明冲突日趋激烈的情况下才逐渐成为现实。近代以来,一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凭借其先进的生产力和强大的经济基础、政治军事优势,不仅对相对落后的国家进行军事侵略和政治压迫,而且同时也进行文化渗透,搞文化霸权。国家文化安全问题因此而变得更为突出和明显。”文化安全正是伴随着西方国家对东方的文化侵略而出现的。

    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大批传教士随着帝国主义的军队和枪炮来到中国,其中除个别人如1914—1937年任上海基督教刊物《教务杂志》主编的美国传教士乐灵生、1925年到四川传教的加拿大传教士文幼章等,进行正常的传教活动,同情中国人民的苦难和反帝爱国运动之外,绝大多数传教士与当地军阀势力勾结,建立教堂,创办学校,利用宗教进行种种罪恶活动。

    1922年,光基督教青年会在中国的发展,就已达到相当的规模。全国有市会40处,会员53800多人;校会200处,会员24100多人;外籍干事95人,华籍干事87人。女青年会也有市会12处,会员近3000人;校会80多处,会员近6000人;外籍干事87人,华籍干事51人。为了鼓励中国基督教会和基督教青年会发展,总部在瑞典的世界基督教学生同盟决定在1922年4月4日至8日中国北京清华学校召开第11届大会。世界基督教协进会和世界基督教学生同盟的创始人及同盟主席、国际宣教协会会长穆德(美国人),依仗美国基督教北美协会的经济支持,亲自来华主持大会。

    大会进行时,700多位代表参加,其中外国有32个国家146名代表。北洋政府派出军警到会场保护。总统曹锟还接见了全体代表。这个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中国人民的愤怒,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刊物《先驱》和《民国日报》副刊《觉悟》为阵地,发动了“非基督教运动”。上海各校学生首先成立“非基督教学生同盟”。成立宣言指出,现代社会有不劳而食的有产阶级和有劳而不得食的无产阶级,“而现代的基督教及基督教会就是帮助前者掠夺后者,扶持前者压迫后者的恶魔”,帝国主义“侵略的先锋队”。 

    接着,运动很快扩展到全国。北京、天津、广州、武汉等近20个城市的学生团体纷纷成立反基督教组织,召开大会,发表通电和文章,进行反基督教运动。

    运动主要从两方面进行:(一)以科学反对宗教迷信。当时不少人由此出发加入运动,因此许多地方组织了“非宗教大同盟”,既反基督教,又不专指基督教;(二)批判基督教不仅反科学,而且是帝国主义用以侵略弱小民族的工具。“反基督教学生同盟武汉支部”在代电中指出:4月4日的清华基督教同盟大会,“其目的纯是诱惑青年,扩充教徒势力,为资本主义作护符来侵略我国”。

    一些进步团体也支持非基督教运动。少年同志会有一通电指出:本会以“改革社会黑暗,增进个人道德为宗旨,对于妨碍科学进步,组成贵族势力,保持阶级制度,阻止个性发展的宗教,早已认为国敌,因此对于非宗非基之呼声,极表赞同”。中华心理学会也发表反对“基督教学生同盟”宣言:“我们以科学的态度,断定他们的谬误;以历史的观察,审定他们的罪恶;以心理的分析,揭破他们的虚伪不德,不能不出于极端的反对。” 

    非基督教运动遭到帝国主义和军阀势力的攻击和破坏。他们攻击非基运动像义和团一样是“盲目排外”,是“过激党”的“过激行动”。上海日文报纸挑拨非基运动“含有过激意味及反英美色彩”。 

    “非基督教学生同盟”当即发表声明:“吾等惟知以科学的立场,建设合理之社会。基督教既不能与科学并立,近复日思扩张其势力,故吾人不得不结合,以反抗之。”张闻天等发表文章,着重揭露基督教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服务的罪恶,捍卫了非基运动的正义性,指出基督教使得中国人做帝国主义的奴隶、资本家的奴隶而“同时心悦诚服”。沈雁冰批驳“现在的教会只有一个躯壳,不值得反对”的说法,指出:“现在的教会和资本主义及军国主义狼狈为奸的地方随处可见。”

    教会攻击非基运动干涉信仰自由。一些学者如周作人、钱玄同等也附和。蔡元培、陈独秀等予以批驳,指出信仰自由应包括信教与反教两方面的自由。陈独秀说:青年反基督教是“去迷信而趋理性的好现象,似乎不劳公等作反对运动”;“私人的言论反对,与政府的法律制裁不同,似乎也说不上什么‘干涉’‘破坏’他们的自由。”

    有些地方的教会势力勾结反动当局来镇压非基督教运动。安徽芜湖警察厅长徐绍修和省长许世英曾出告示取缔芜湖非基同盟,结果引起芜湖及全国非基同盟的更大反抗。

    这次非基督教运动由于世界基督教学生同盟大会闭幕失去了对象,而慢慢消沉下去,成立的反基督教同盟也先后涣散了,但反基督教的呼声却深入群众,社会上常有反基督教的活动。如1923年11月,基督教青年会在广州召开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青年》即发表文章揭露:“青年会是英美帝国主义用以麻木软化中国青年的最有效力的文化宣传机关。藉游戏运动以投青年之所好。它收容着几十万青年学生在它的旗下施以基督教与迷信外人的教育。……青年会又在各地提倡平民教育,麻醉一般平民的知觉,使他们只知贱视自己,敬畏外人与上帝。青年会又是英美帝国主义笼络青年们,给他们德育知育体育的知识,使他们忘却干预本国政治的机关。这种机关的势力一步一步的扩张,即是青年们逐渐被他们征服,荼毒,汩没性灵,丧失爱国意识。”

    发展/文化侵略 编辑

    文化侵略文化侵略
     1924年,由于中国革命高涨,帝国主义对中国革命加紧干涉,文化侵略也进一步升级。他们一方面利用在华出版的报纸如《字林西报》、《大陆报》、《京津泰晤士报》等,大肆进行反苏反共宣传,而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则加以辩护和美化。另一方面,利用已经深入到全国各地的基督教,猖狂攻击中国革命,阻止中国人民参加革命。在教会学校中,情况尤其严重。

    据1925年1月的一份统计,当时中国共有新旧教徒100万人,青年会员8万人。教会学校:小学5928所,学生160991人;中学962所,学生256900人;大学38所,学生11790人。这种学校既不向中国政府注册,也不许中国教育团过问,向学生进行奴化教育。在这些学校中,学生没有任何自由。如鸦片战争后法国在广州办的天主教圣心学校,新思潮之书籍杂志,禁不许读;而新约旧约,所谓圣经者,则强迫背诵,禁拒怀疑辩论,抗言立即斥逐,学生往来书信,必须拆阅,稍涉嫌疑,即遭没收;同学聚谈疑为集会,教员演讲视若雠仇,等等。

    更严重的是,学校当局不许中国学生爱国;他们肆意污辱中国学生而不许有任何反抗。例如,广州圣三一校长(英国人)对学生说:“英国人所办的学校,有领事在广州,断不能徇你们的情,任听你们中国人自由”;又如,1924年5月7日是国耻日,各地学生这天都出校游行,借以唤起国民。圣心学校学生慑于校长平日淫威,未敢要求出校游行,只求校内开一演讲会。岂料(法国人)校长对学生说:“中国的命运早已在华府会议中决定了,无庸你们去救,你们也是救不来的。”岭南大学的美国人对学生说:“此是教会学校,不许谈论国事”;“学生会有政治意味,不准组织。”广西梧州建道学校的美国人宣称:“我系不爱中国,所以不许你们同中国学生来往,共同救国。我要你们服从我,同我一样的来爱我们的美国。”上海三育大学的美国人也对学生说:“已入教会学校读书,应该断一切国家的观念,爱国二字断无存在之余地。”

    出现与使用/文化侵略 编辑

    文化侵略文化侵略

     在20世纪20年代反文化侵略运用中,“文化侵略”一词开始被反对文化侵略的中国先进知识分子和政治领袖提出和使用,这中就包括中国共产党人瞿秋白恽代英毛泽东等。

    1923年7月,瞿秋白以笔名屈维它发表了《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之各种方式》的长文,明确提出“帝国主义的步骤:一、强辟商场,二、垄断原料,三、移植资本,四、文化侵略”。 

    1926年6月30日,恽代英在《广东青年》1926年第4期上,发表了题为《反对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一文,对文化侵略进行了专门的深入研究和探讨。在这篇文章的第一部分,作者就用了“何谓文化侵略”这样一个标题,并且接着就指出:“我们说的文化侵略是指的帝国主义者一种软化驯服弱小民族的文化政策。”他还指出,文化侵略的内容“有四个方面:一、宣传天堂地狱的迷信,使弱小民族不注意眼前所受的切身痛苦;二、鼓吹帝国主义国家的文明,而掩盖他们实际上社会各罪恶;三、宣传片面是和平博爱的学说(原文如此),对帝国主义压迫蹂躏弱小民族的事,则不能且不敢加以指摘反对;四、鼓吹帝国主义对弱小民族之德意,对帝国主义者在压迫蹂躏弱小民族的事,则一语不提,使弱小民族发生感激之心,以为自甘永不反叛之臣民。”

    恽还指出了帝国主义为什么要实行文化侵略的目的问题。他认为帝国主义对弱小民族最重要是实行“经济侵略”,但这种侵略一定会遭到反抗,武力压迫和政治势力“永远不能使弱小民族忘记反抗复仇的心理。只有文化侵略可以有软化弱小民族的妙用”。显然,恽认为“文化侵略”的“软化”作用与瞿的“驯养”是基本一致的。不过,值得强调的是恽代英在鼓吹反对文化侵略的同时,还看到了被许多人忽视的另一面。他提出反对文化侵略运动要注意四点:一是反对文化侵略但“并不是说反对欧美的文化”,“而且承认中国有亟须接受欧美物质文明之必要”。二是“反对文化侵略是反对帝国主义软化驯服中国民众的阴谋”,并不是“反对……处于帝国主义软化驯服手段之下的教徒、教会学校的学生和留学生”,而是希望他们能够觉醒起来反对文化侵略。三是反对宗教但“我们今天并不要将基督教的地位一概抹煞”,并且提倡赞助教会的自立运动。四是反对文化侵略,但绝不谩骂教士、教会学生和一般留学生。他在基督教办的岭南大学的讲话中甚至对基督教及其教育活动的积极意义也有所肯定。他说:“我的意见,决不轻看耶稣的为人,我相信耶稣是古犹太的一个‘圣人’,像孔子是我们中国的一个‘圣人’一样,而且我相信耶稣实在有许多超过孔子的地方。至于教会中人,我确亲眼看见有些好人,而且我要承认自己实在受了教会中好人的若干影响。教会所办教育慈善事业,我相信很多都出于外国先生们个人的好意思。”他之所以主张反对这种事业“只是因为外国先生是爱他们本国的。他们为中国人办学,一方面要为我们中国人谋幸福,然而另一方面亦决不愿意他们所教育的中国学生反对他们的本国。所以,英国人办的学校,一定鼓吹中英亲善;美国人办的学校,一定鼓吹中美亲善。”因此,中国青年在外国人学校中接受教育,会产生对外国的感情,所以当该国成为中国所反对的帝国主义目标时,中国青年的斗志会受到影响,所以这些学校该被取缔。

    显然,早年曾与教会中人有过接触的恽代英,对基督教文化事业的多面性有比较全面的认识,在他看来文化侵略指的是这些事业的外国控制权和外国影响,而创办者也有为“中国人谋幸福”的一面。此后,“文化侵略”一词就开始被广泛使用,在包括毛泽东在内的许多政治领袖的著作中,我们都可以找到“文化侵略”一词。

    与文化交流区别/文化侵略 编辑

    文化侵略文化侵略

     众所周知,文化分器物、制度和精神三个层面。文化交流和文化融合更多地体现在器物、制度层面。譬如中国古代发明的火药指南针传之四海,西方现代发明的电器汽车覆盖全球,这些都是器物层面的文化交流,几乎人人欢迎并欣然接受。诸如汉人不抵抗胡人“裤子文化”、中国人不迷恋火镰火石而改用洋人的火柴,均属于类似的正常的文化交流,与是否抵抗文化侵略无涉。再譬如西方参照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度而设立文官制度,我们借鉴西方的企业制度、管理制度、经济制度乃至民主制度而建立自己相应的制度,这种借鉴当属制度层面的文化交流,也是文化交流的一种常态。精神层面的文化交流也不鲜见,譬如佛教文化传入中国,革命先辈“盗取”马克思主义圣火。不过,在精神层面更需要以我为主,佛教文化必须经过长期的经典传译、讲习、融化,与中国传统文化密切结合、融为一体,必须具有中国特色。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也必须中国化,必须与中国的革命、建设、改革、发展实践相结合。由于文化主体之间彼此平等,文化交流和文化融合基本上是和谐的。当然,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是自古以来就存在的,因此这种交流和融合也不可能完全平等,甚至有时候也羼杂着欺压与血腥,但毕竟与旨在取代和灭绝异质文化的文化侵略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在一定意义上,文化交流和文化融合等同于文化传播,而文化传播是不应该有界限的。正因为有了文化传播,东方人才感受到了古希腊文明的璀璨夺目,西方人才发现了中国和印度文化的源远流长;正因为有了文化传播,世界各地的人们才见识了浪漫、奔放的拉美文化,原始、粗犷的非洲文化,神秘、渺远的北欧文化,沉郁、雄浑的俄罗斯文化……这些多元异质文化构成了人类文明的多样性,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生机勃勃,气象万千!人类文明能够呈现出如此多姿多彩的局面,文化传播厥功至伟。如果把文化传播视同文化侵略,便是犯了偷换概念的错误。

    当前现状/文化侵略 编辑

    文化侵略现象的开端可以被非官方地确定为韩剧《爱情XXX》的转播。随后,韩流在中国以电视媒体为主题开始传播,面对着高收视率,各家电视台直到现在还在大肆散播韩剧,随着时间的推移,韩剧对于中国电视剧产业的冲击逐渐显现:“一边倒”——韩剧的超高收视率的代价——中国电视剧的衰落使人震惊;“散布快”——有电视台的地方就有韩剧,就像快餐一样,很容易满足人暂时的娱乐心理,填补人的空虚感,快节奏的生活使现代人内心疲惫,而韩剧这种“轻便的”文化给本土电视剧很大的冲击。

    哈日哈韩由于国门的半封闭在当时并未造成严重后果,随着加入WTO,韩国文化开始高速入侵中国文化市场,现在网上一个个哈韩哈日组织开始在网上疯狂繁殖。这些组织具有很强的组织内部分工。

    现在,韩国的文化入侵主要以文化渗透进行一般是由互联网进行,这时的入侵已造成一代人的审美混乱:所谓的“花美男”在我国的选秀节目中横扫千军,更可悲的是,有的娱乐公司已开始了对“韩国培养方式”的学习,培养“韩式”明星(如当下的'超X'),这有力的压制了中国自己流行音乐的发展。而更可怕的是,有人已经成为对韩国的坚定不移的追随者,这一步是前者不可比的。文化入侵是日韩对于自己的粉饰,同时也是为了方便掠夺中国的优秀文化遗产。这才是他们的目的。中国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对日韩早期文化影响颇深,我们感兴趣的可能并不是他们的文化,可能是我们自己身处之中的本土文化,我们的文化要良好的传承下去,相信感染力是极强的。

    “侵略”定义:是一个国家或种族有目的有计划的对它国的征服行为。战争时期,一个国家强行改变另一个国家的教育方式,强制新一代学习入侵国语言文字,是文化侵略;和平时期,发达国家垄断发展中国家文化市场,并改变其国民的风俗习惯,阻碍其文化传承,这也是文化侵略。文化侵略的目的无非有两种:一种是经济利益,从销售文化产品中获取丰厚的利润;另一种是政治利益,推广自己民族的文化和国家的意识形态,支撑本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 

    文化侵略是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有步骤、有计划地改变被占领国民风俗习惯文化传承等等来改变。要征服一个民族,就要征服她的文化,要征服她的文化,就要征服她的人,而要征服她的人,最有效的就是征服她的儿童,从小改变孩子们的价值观,淡化他们的民族认同感,从而使他们对于外族的文化产生一种依赖感,最终让他们抛弃自己的民族。 外族对中华民族的侵略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在战争年代,他们的侵略工具是大炮加飞机,在和平年代,他们的侵略工具则是文化。他们利用所有能利用的文化载体,利用所有能利用的机会,大肆推行它的价值观、政治理念、文化理念,这是一种“隐性”的文化侵略。而文化侵略比政治侵略、军事侵略、经济侵略对一个国家的伤害更为深远。

    面对文化侵略中学生应该做什么?/文化侵略 编辑

    我们知道,“侵略”不仅指武力入侵,那种经济掠夺政治干涉文化渗透的形式也是“侵略”。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和21世纪世界经济国际化信息全球化趋势的发展,国际间文化的合作与交流必将更加深入和扩展,而在这种多元文化交汇过程中,那些拥有高新科技控制下的先进文化载体和传播手段与工具的国家,往往就处于一种主宰和支配地位,他们在向外输入其文化产品时,不会放弃以输入意识形态为主的文化渗透,这就是一种“文化侵略”。具体说来,在我国教育所面临的文化交融的挑战中,那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往往打着“自由”、“民主”、“人权”的旗号,其实质是兜售资本主义私有制及其腐朽的意识形态,宣扬利己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拜金主义等落后思想,目的在于摧毁我们所信奉的社会主义思想体系而以资本主义思想体系取而代之。也就是说,在文化交汇的浪潮中,我们可能要面对的严峻事实是:在从某种意义上说处于垄断地位的所谓“西方文明”的倾销与“轰炸”中丧失自身的主体地位,进而丧失本土文化的特性;在文化冲击中逐渐以“被压迫者”自居,而把外来文化视作“压迫者”和统治者,进而不自觉地努力效仿“压迫者”的文化;动摇对民族传统文化的信仰,而使传统文化的固有空间被占领甚或被同化,从而加重对民族传统文化的迷惘。

    教育应担负起抵御“文化侵略”的崇高使命

    文化侵略文化侵略

     当今和未来世界的竞争,集中体现在经济势力和综合国力的竞争,体现在教育的竞争,而最终体现为人才的竞争。教育是培养人才的事业,要使培养的人才能担负起建设现代化的重任,能迎接文化交融的挑战,就必须使其具有面向21世纪的知识、能力和素质。概括地说,教育应为人的一生提供“四个支柱”:即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同生活、学会生存。同时,由于即将到来的信息社会的特点,它为教育提出了双重要求:一方面,教育应大量地和有效地传播越来越多的、与认识水平相适应的知识和技能,因为这是造就未来杰出人才的基础。另一方面,教育应找到并确立判断事物的标准,以使人们不会在瞬息万变和纷繁芜杂的信息海洋中迷向,使人们不会脱离使个人和集体走向成功的方向。也就是说,教育既应提供一个复杂的、不断变动的世界地图,又应提供有助于在这个世界上航行的指南针,而这些都是教育本身或教育在帮助人们抵御“文化侵略”中的崇高责任。

    教育是文化的组成部分,教育与文化的相互作用的关系还告诉我们,教育除受到一定社会政治经济发展的制约外,还受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化传统的影响。文化传统既有一定的稳定性和凝固性,又有一定的变异性和创造性。在新世纪到来之际,它一方面会随着社会的变革,吸取各种异质文化而创造出符合时代要求的新文化;同时也会因为要保持旧文化的特质而阻碍新文化的创建。这样教育在民族文化传统的传递、选择、发现和创造中就起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面向21世纪的中国教育,应当确立起既尊重文化传统又符合时代发展的教育价值观,除了传播知识外,教育还应承担起在作为方法的科学技术与作为人类生活和行动目的的价值观之间建立平衡的作用,这既体现了教育的本体功能,也是教育的文化使命。[1]

    学生是受教育的主体,所以学生的责任更大,应努力学习保持本民族的文化传统等!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7-05
    扩展阅读
    1新华网 美媒:《功夫熊猫2》引发“文化侵略”争论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2-10-31 00:47:57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