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斯科特

    罗伯特·福尔肯·斯科特是一位英国海军军官和极地探险家。1868年6月6日出生于英国德文波特,斯科特1881年加入英国海军,1891年升为上尉。1900年开始进行第一次到南极洲的探险,其目标是罗斯海。他发现并命名了爱德华七世半岛。1904年他回到英国。1908年9月2日他与凯斯琳·布鲁斯结婚,两人有一个儿子彼得,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其中一位创办人。1912年3月29日斯科特逝世于南极洲。

    编辑摘要

    目录

    1 英国海军上校斯科特/斯科特 编辑

    人物生平

       斯科特1881年加入英国海军,1891年升为上尉。1900年开始进行第一次到南极洲的探险,其目标是 罗斯海。他发现并命名了 爱德华七世半岛。1904年他回到英国。
      1908年9月2日他与凯斯琳·布鲁斯结婚,两人有一个儿子 彼得
      
       罗伯特·福尔肯·斯科特(英文名:Robert Falcon Scott)(1868--1912)是一位 英国 海军上校。他未能实现自己第一个到达 南极极点的壮志。他的竞争对手 罗阿尔德·阿蒙森抢先一个月到达那里。1910年6月,斯科特乘坐“特拉·诺瓦号”启程。途中,他听说 阿蒙森也正在前往 南极
      右图:这幅斯科特的照片是由英国南极探险队队员赫伯特·庞廷拍摄的。不久,庞廷和一部分队员奉命回到基地,留下斯科特和他的10名同伴向南极挺进。
      1911年11月1日,斯科特的一队人马离开自己的宿营基地,前往南极。暴风雪使旅行十分艰难。因此,1912年1月3日,斯科特决定只带4位同伴前行,他们是 爱德华·威尔逊利·鲍尔斯和 埃德加·埃文斯劳伦斯·奥茨
      1月18日,斯科特一行到达南极点。但是,阿蒙森的 挪威国旗已经在那里飘扬。他们深感失望,踏上了归途。 埃文斯因精神失常死去; 奥茨因患严重的冻伤,手指和脚趾被冻掉,不愿连累别人,主动要求出去走一圈,在这种环境下,出去只会在零下的寒风中死去,但没人阻止他。剩下的3个人不得不扎营,以躲避恶劣的天气。但恶劣天气没有结束的迹象,最终在3月29日这天,斯科特等3人都死在离开他们的宿营基地几千米处。
      人们知晓斯科特最后一次旅行的详情,因为他的 日记记到了最后一天。1912年10月,一支搜寻队发现了这本日记,以及斯科特等3人的尸体。3人的尸体被就地掩埋,如今于南极冰下的深处。奥茨的尸体始终未被找到。

    探险英雄

      斯科特被英国人称为20世纪初探险时代的伟大英雄。1910年6月1日,他带领探险队离开英国,向南极点发起 冲刺。当时,挪威人 罗阿尔德·阿蒙森也率领着另外一支探险队向南极点进发。两支队伍展开了激烈角逐,都想争取“国家荣誉”。结果阿蒙森队于1911年12月14日捷足先登,而斯科特队则于1912年1月16日才抵达,比阿蒙森队晚了一个多月。不幸的是,在返程途中,南极寒冷天气提前到来,斯科特队供给不足,饥寒交迫。他们在严寒中苦苦拼搏了两个多月,终因体力不支而长眠于皑皑冰雪中。
      早在最后一次南极远征之前,斯科特就已经是英国的 民族英雄。他在1902-1904年间首次进行南极探险,相关游记《发现之旅》曾是英国最畅销的书。而他最后一次南极探险的悲壮故事更是激励了一代代英国人。 
      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为他们一行人写了一篇传记《 伟大的悲剧》,收录人教版七年级下册语文教材第五单元21课。

    最后的跋涉──日记片断/斯科特 编辑

    1月27日,星期六

      上午我们是在暴风雪肆虐的雪沟里穿行。该死的雪拱起一道道的 波浪,看上去就像一片起伏汹涌的大海。 威尔逊和我穿着滑雪板在前边开路,其余的人步行。寻找路径是一件艰巨异常的工作……我们的睡袋湿了,尽管湿得不算太快,但的的确确是在越来越湿。我们渐渐感到越来越饿,如果再吃些东西,尤其是午饭再多吃一点,那将会很有好处。要想尽快赶到下一个补给站,我们就得再稍微走快一些。下一个补给站离我们不到60 英里,我们还有整整一星期的粮食。但是不到补给站,就别指望真正地饱餐一顿。要走很长的路,然而,这段路程又无比艰辛……

    2月1日,星期四

      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艰苦跋涉。用4小时45分走完了8英里。晚上8点我们还在走。我们只在12月29日才草草吃过一次午饭,当时离开补给站才一星期。按一天三顿计算,我们手里还有8天的粮食,到达下一站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埃文斯手指现在情况很糟,掉了两个 指甲。是 冻伤……

    2月17日,星期六

      今天情形很坏。埃文斯睡足一觉以后显得好些了。他像往常一样说自己一切正常。他还是走在原来的位置上,但半小时后他弄掉了 滑雪板,不得不离开 雪橇。路面情况极为恶劣。后来我们停了大约1小时,埃文斯跟了上来,但走得很慢。半个小时后他的鞋又丢了,我们站在 纪念碑岩半腰眺望埃文斯 手套没了,手上结满了冰凌。他眼里射出疯狂的目光。我问他出了什么事,他慢慢地说他也不知道,只说他觉得自己一定是昏过去了。我们扶他站了起来,走了两三步他又倒了下去。他完全被冻僵了。威尔逊、 鲍尔斯和我回去拖雪橇。我们回来的时候,埃文斯失去了知觉。我们把他抬进 帐篷后,他依旧不省人事。午夜12点30分,他平静地死去了。

    2月22日,星期三

      我们命定要经历归途中最严峻的时刻了。今天出发以后不久,东南风变得异常猛烈,风狂扫着地面。我们马上失去了本来就模糊难辨的路标。午饭时根本没见到期望中的圆锥形石头路标。……但这些倒霉事并没让我们心灰意冷,这的确应该记录下来。晚上,我们喝了一顿马肉做的浓汤,美味可口,真叫人气力倍增、精神振奋……

    2月26日,星期日

      冷极了。我们双脚冰凉地出发了,因为白天穿的鞋袜根本没有晾干。我们谨慎地消耗着食粮,但我们的食物还应当再多一点才够用。我巴望着下一个补给站,现在离我们只有50英里。到了那里,我们就能够带足补给,继续前边的路程了。

    3月4日,星期日

      午餐时间 ,我们现在的确处境困难,但还没有一个人沮丧泄气,至少我们外表上还保持着良好的士气,但当雪橇停滞在某些雪波面纹上时,每个人的心都会猛地一沉。现在的温度是零下20度,有所好转,我们感觉舒服多了,但是更冷的寒潮马上就将来临。我担心 奥茨又要饱受其苦了。上帝,帮帮我们。我们现在对于来人援助已没有太多指望了,只期望在下一个补给站的食物能多一些,如果那里的油料也短缺的话,那可真是太糟糕了。我们能够到达那里吗?其实只有很短一段距离了,如果不是威尔逊和鲍尔斯始终士气高昂地克服着困难,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3月5日,星期一

      午饭时间。真遗憾,情况在恶化。昨天下午我们遇到一阵斜向刮来的风,持续了35个小时,上午的行军并不太好,只走了35英里,全天走了89英里多。我们喝了杯 可可,吃了些有点发硬的 肉糜,然后上床睡觉。奥茨的脚的状况依然很差,昨天晚上有一只脚肿得很高,今天上午他只能一瘸一拐地走。和昨晚一样,吃过肉糜喝过茶后我们开始行军——我们以这种方式来假装很喜欢吃肉糜。上午有一段路面状况稍好一些,我们走了5小时,雪橇翻了两次,我们徒步拖运,走了55英里,我们谁也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低温,而低温对威尔逊的影响最大,这主要是因为他总是牺牲自己的体温去为奥茨暖脚。我们无法互相帮助,每个人能照顾好自己就已经算不错了。我们所有人在帐篷里时总是十分振奋的,以保持一种良好的精神状态去面对生命中从未遇到过的长时间的拖运工作,但的确是太困难了,我们感觉进展十分缓慢。我们在帐篷里谈论各种话题,但现在对于食物已不再多说了,因为我们决定冒险按全额进行食物配给。在这个时候,我们无法饿着肚子前进。

    3月6日,星期二

      午餐时间。昨天下午,在风的帮助下我们略有起色,全天完成了95英里,距补给站还有27英里。但今天上午情况又变得糟糕起来。夜里天气很暖和,我在旅程中第一次睡过头了一个小时,然后我们缓慢地穿上鞋袜,随后拼尽全力地进行拖运,但我们每小时连1英里都走不到。随后,天气变得阴暗,我们三次解下挽绳去寻找轨迹。结果,在午前走了不到35英里。现在太阳高照,风已息了。可怜的奥茨无法进行拖运,在我们去寻找轨迹时他就坐在雪橇上——他其实非常坚忍,因为他的脚肯定疼得非常厉害。他从不抱怨,在帐篷中愈发地沉默。我们现在尝试着用 酒精灯代替 煤油灯,以便在油料耗尽之时使用。

    3月7日,星期三

      情况还在变坏。今天上午奥茨的一只脚非常不好,他非常勇敢,我们在谈论着一起回到家时该做些什么。 昨天我们只行进了65英里。今天上午我们用了4个小时只走了4英里多路程,我们现在距补给点还有16英里。如果在那里只有正常数量的补给品,而路况继续像目前这样,那我们可能会到达下一个补给站( 胡珀山脉,72英里),但不能抵达囤仓补给站。我们迫切希望狗拉雪橇分队已经到了胡珀山脉,那样的话我们可能会闯过难关。如果油料继续缺乏下去,我们的希望就很渺茫了,考虑到我们目前所进行的繁重体力劳动,我们的状态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只是可怜的奥茨正面临步步逼近的危机。我们现在只有好好地吃到食物才能维持行进。今天上午没有风。阳光明媚,石标堆清晰可见。

    3月8日,星期四

      午餐时间。上午的情况越来越糟,奥茨的左脚再也坚持不下去了,穿鞋袜时非常费力。威尔逊的脚现在也有了麻烦,这主要是因为他给予其他人的帮助太多了。我们今天上午完成了45英里,现在距补给点还有85英里——距离很短,连这点路程也给我们带来了困难真是有些荒缪,但是在这样的路面上,我们连正常行军速度的一半都达不到,而且还要付出双倍的精力和努力。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能在补给站里找到些什么,如果狗拉雪橇分队已经去过了补给站。那么我们可能会再行进较长的一段距离,但如果再出现油料短缺,那就真的只有上帝才能帮得了我们了。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我们目前的境况都十分危急。

    3月10日,星期六

      每况愈下。奥茨的脚更糟了。他士气低落,肯定已经知道自己挺不过去了。他问威尔逊今天上午自己是否还有机会参加行军。 比尔当然只能说不知道。从事实出发,他真的没有机会了。如果他现在垮下去我们离开了他,我真怀疑我们是否能渡过难关。天气状况恶劣,我们的各种装备敷上了越来越多的冰,很难处理……昨天我们行进到了胡珀山脉的补给站。略感安慰。在那里,我们所需的补给并未得以充分补充。我不知道该责怪谁,狗拉雪橇分队显然没有抵达这里。我猜想米尔勒斯的返家之旅也一定很糟糕。今天早上吃早饭时,一片寂静,但当我们拔营出发时从西北偏北的方向刮来了风,风力迅速上升。行进了半个小时之后,我们谁都无法继续在这样的状况下坚持下去了,我们被迫扎营,在风雪激荡的营地中度过一天中其余的时光。

    3月11日,星期日

      蒂图斯·奥茨已非常接近他生命的终点了,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这一点。只有上帝知道我们或者是他该做些什么。早饭后,我们讨论了目前的情况。他是一个勇敢的家伙,清楚目前的处境,但他事实上是在向我们征询意见。除了敦促他尽可能向前行进外我们别的什么都不能说。讨论得出了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实际上是我命令由威尔逊掌控终结我们困境的方式,这样我们中的任何人都可以知道在无法继续忍受下去之时该怎样去做。我们把所有 药品都搜罗了出来。共有30片 鸦片药片,给奥茨留了一支 吗啡,这就是我们故事的悲剧性的一面。当我们今早启程时,天完全阴暗下来。我们看不清东西,失去了轨迹,步履维艰。午前走了31英里,这已相当不错了。现在如果没有风的帮助或路况的改善,6英里大约是我们所能达到的极限了,我们还有7天的食物,今晚距离囤仓补给站应该有大约55英里。每天6英里,7天只能完成42英里。即使情况不再恶化下去,距离上还有13英里无法完成。

    3月12日,星期一

      我们昨天完成了69英里,仍低于我们所必须完成的平均数。情况基本上还是老样子。奥茨的手现在和脚一样不听使唤了。今天上午我们在4小时20分钟的时间里行进了4英里,我们希望下午能完成3英里,但我怀疑我们是否能做到这一点。路况还是不好,天寒地冻,我们的身体状况逐步下降。上帝帮帮我们吧,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风在后面助我们一臂之力了。却随时可能刮来迎面的风。

    3月14日,星期三

      现在一切都不顺利。昨天早上我们醒来时正刮着猛烈的北风,气温零下37度,无法顶风前进,只好滞留在营地里,直到2点。然后行进了52英里。后来本想接着行军,但北风刮个不停,队员们都觉得非常冷,太阳落下去后气温更低了。在黑暗中吃晚饭耗费了很长一段时间。今天早晨出发时是南风,扯起了帆,行进速度不错。经历了另一个石标堆。然而,半路上风向由南吹向了西,或是西南偏西的方向,风可以吹进我们的防风服和手套里。可怜的威尔逊非常冷,有时连滑雪板都脱不下来了。扎营的活儿实际上是由鲍尔斯和我在做,当我们最后进入帐篷里的时候,差不多快要被冻死了。现在白天的气温降到了零下43度,风力强劲。我们必须继续行进下去。但现在的每一次安营愈发困难,也更加危险。可怜的奥茨,他的脚又在折磨着他。我甚至怕得不敢想明天会是什么样子,他忍受着最为剧烈的痛楚。没有人想到在一年中的这个时候会有这样的低温和这样猛烈的风。帐篷外的情况真的很可怕。我们必须利用最后一点 饼干挺过这一关,但食物配额不能降低。

    3月16日,星期五以及3月17日,星期六

      前天午饭时,可怜的蒂图斯·奥茨说他无法再继续前进了,他建议我们把他留在他的睡袋里。我们不能那么做,我们劝说他坚持下去,继续下午的行军。尽管他真的不行了,但仍然挣扎着与我们一起又走了几英里。晚上时,他的状况进一步恶化,我们知道终了之时到来了。这一切应该会被发现的,我希望能把这些事实记录下来。奥茨在他的最后时刻想起了他的母亲,但也立即又很自豪地想到,他的骑兵团将因他迎接死亡的无畏方式而引以为荣。我们能够体验得到他的英勇无畏。他数星期以来毫无抱怨地忍受着剧烈的疼痛,在最后时刻还能够并且愿意主动谈起户外的一些科目。直到最后一刻他也没有,也不会放弃希望。他是英勇之魂。这就是终结。前天晚上在入睡时,他希望自己就此不要再醒来,但昨天早上他醒来了。外面还刮着暴风雪。他说:“我只是到外面去一下,可能多呆些时间。”他出去了,进入了茫茫暴风雪中,我们从此再未见到他。利用这个机会,我要说,我们一直都在支持着我们患病的同伴直到最后。埃德加·埃文斯在我们食物极端缺乏之时没有知觉地倒下了,仁慈的上帝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带走了他,而他的离去客观上满足了我们这些仍存活着的人的安全需要。他是自然而然地死去的,直到死后两个小时我们才离开他。我们知道,可怜的奥茨现在正走向他的死亡之路,尽管我们尽力劝说他不要这样做,但我们明白,这是一个勇敢的人和一个英国 绅士的英勇之举。我们都希望自己也能以相似的一种大无畏的精神去迎接末日的到来,并且我们确信,终了之时已经不远了。
      我只能在午饭或其他偶尔的间歇时写日记。白天已是零下40度,奇寒。我的伙伴们一直保持着高昂的士气,但我们所有人都处于严重冻伤的边缘,尽管我们不断地谈论着闯过难关,但我想在心里其实没有一个真的相信这一点了。我们现在行军时一直感觉很冷,其他时候也是一样,恐怕只有吃饭时是例外。昨天我们因暴风雪被耽搁了,今天的进展依旧缓慢,我们现在是在第14号马匹营地,离囤仓补给站只有两次马队行军的路程。我们把经纬仪、一架 相机和奥茨的睡袋留在了这里。应威尔逊的特别请求,带上了 日记和地质标本,这样别的人就可以在我们身边和雪橇上找到它们。

    3月18日,星期日

      今天午饭时,我们距补给站还有21英里,昨天,迎面而来的风和漂流的雪更多了,只好停止行军,风向是西北,风力4级,气温零下35度,人类是无法面对这种境况的,我们几乎已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 我的右脚和几乎所有的脚趾都已不听使唤了——而就在两天前我还为自己拥有我们当中最好的一双脚而自豪,鲍尔斯的状况现在最好,但毕竟已起不了很大的作用。其他人对于闯过这一关仍然充满了信心——或者只是装成这个样子的——我不知道。我们的油灯的贮油器中还剩下最后半罐油,我们的酒精也只剩下了一点点。现在风很平和,也许对我们略有帮助。

    3月19日,星期一

      上午。昨天费了很大力气扎好营,特别冷。直到吃了晚饭后才好些。晚饭是冷的肉糜、饼干和用酒精煮的半壶可可。随后,我们身体暖和起来,大家都睡得很香。 今天启程时还是一如既往的拖沓缓慢。雪橇滑行得异常艰难。我们现在离补给站155英里,三天内总该可以到达的。这是怎样的一种进程啊,我们只有两天的食物和勉强够一天使用的油料。我们所有人脚的情况都越来越差,威尔逊的最好,我的右脚更糟了,左脚很好。在我们可以吃到热的食物之前根本不可能对脚进行护理。截肢已是我目前所能期望的最好结果了,但是麻烦会不会扩大呢?这是个严肃的问题。天气根本不给我们任何机会,风向是从西北偏北,而今天的温度是零下40度。

    3月21日,星期三

      星期一晚上时离补给站不到11英里了,昨天又是暴风雪肆虐,只好一整天都被延误着。今天,威尔逊和鲍尔斯将带着渺茫的希望前往补给站寻找油料。

    3月22日,星期四以及3月23日,星期五

      暴风雪依旧狂啸,威尔逊和鲍尔斯无法动身——明天是最后的机会了——油料没了,食物也只剩下一点点——真的是接近末日了。我们决定让一切顺其自然——我们将向补给站进发,自然地死在归途。

    3月29日,星期四

      自从21号到现在,西南偏西方向的风持续地刮着,我们的油料只够煮两杯 ,20号还剩下两天的食物。每天我们都时刻准备启程出发前往11英里之外的补给站,但帐篷外始终到处是风雪的漩涡。现在,我想,我们已不可能再指望情况好转了,但我们会坚持到最后一刻,不过我们已是越来越虚弱了,当然,末日不远了。
      真的很遗憾,但我想我不能再写下去了。 最后补充一条:看在上帝的份上,照顾好我们的家人。
      最后,请把我这日记,交给我的 遗孀

    斯科特临死前的书信/斯科特 编辑

      那些书信写得非常感人。死亡在即,信中却没有丝毫悲哀绝望的情意,仿佛信中也渗透着那没有生命的天空下清澈的空气。那些信是写给他认识的人的,也是说给全人类听的;那些信是写给那个时代的,但说的话却是千古永垂的。

    给妻子

      斯科特给妻子 凯瑟琳的最后一封信分几天写成,记录了他生命中最后的时光。
      这位 探险家在信的开头写道,他和队友“身体很好,充满活力”。随后,他告诉妻子,“亲爱的,这里只有零下70多华氏度,极其寒冷。我几乎无法写字。除了避寒的帐篷,我们一无所有……你知道我很爱你,但是现在最糟糕的是我无法再看见你——这不可避免,我只能面对”。
      随着处境恶化,斯科特更加绝望,他在信中劝妻子改嫁:“如果有合适的男人和你共同面对困难,你应该走出悲伤,开始新的生活”。
      但是,他也告诉妻子,面对死亡,他没有任何遗憾和后悔,“关于这次远征的一切,我能告诉你什么呢?它比舒舒服服地坐在家里不知要好多少!”
      在生命最后的时刻,斯科特非常挂念当时仅3岁的儿子 彼得,他写道:“可能我无法成为一个好丈夫,但我将是你们美好的回忆。当然,不要为我的死亡感到羞耻,我觉得我们的孩子会有一个好的出身,他会感到自豪。”他还嘱咐妻子要培养彼得,让他热爱自然,喜欢户外活动。

    给伙伴的遗属

      他怀着最诚挚的友情给那几个同他自己一起罹难的伙伴们的妻子和母亲写信,为他们的英勇精神作证。尽管他自己即将死去,他却以坚强的、超人的感情──因为他觉得这样死去是值得纪念的,这样的时刻是伟大的──去安慰那几个伙伴的遗属。

    给朋友

      他给他的朋友写信。他谈到自己时非常谦逊,但谈到整个民族时却充满无比的自豪,他说,在这样的时刻,他为自己是这个民族的儿子──一个称得上儿子的人而感到欢欣鼓舞。他写道:“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一个伟大的发现者。但是我们的结局将证明,我们民族还没有丧失那种勇敢精神和忍耐力量。”他在临死时还对朋友作了友好的表白,这是他在一生中由于男性的倔强而没有说出口的话。他在给他的最好的朋友的信中写道:“在我一生中,我还从未遇到过一个像您这样令我钦佩和爱戴的人,可是我却从未向您表示过,您的友谊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因为您有许多可以给我,而我却没有什么可以给您。”

    给祖国

      他最后的也是最精彩的一封信是写给他的祖国的。他认为有必要说明,在这场争取英国荣誉的搏斗中他虽然失败了,但却无个人的过错。他一一列举了使他遭到失败的种种意外事件,同时用那种死者特有的无比悲怆的声音,恳切地呼吁所有的英国人不要抛弃他的遗属。他最后想到的仍然不是他的命运。他写的最后一句话讲的不是关于自己的死,而是关于活着的他人:“看在上帝的份上,照顾好我们的家人!”以下便是几页空白的信纸。
      (摘自《夺取南极的斗争》,舒昌善译)

    慷慨捐赠

      写给妻子遗书写于1912年3月,收信人是“我的 遗孀”。1913年,人们在斯科特遗体旁发现了它。
      斯科特的祖母达斯拉·斯科特说,遗书表明斯科特身处绝境时仍充满勇气和斗志,“看着这些字迹,你无法相信它们是在遥远的南极,在严寒中写下的。我热泪盈眶”。
      这封遗书连同斯科特在探险途中所写的其余300多封信件,已经由斯科特的儿子,已故爵士彼得·斯科特的夫人捐赠给 剑桥大学斯科特极地研究所。
      研究所所长朱莉安·多德斯韦尔说:“我们非常感激斯科特家族;要不是他们慷慨捐赠,斯科特临终前最心酸的家书很容易就会流落到私人收藏家手中。”
      据英国《 泰晤士报》11日报道,这些书信将从17日开始首次完整展出,公众可以亲身解读探险家悲壮的心路历程。

    美科学家为英南极探险家正名/斯科特 编辑

      新华网2001年9月14日电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层管理署的一位科学家日前推出一本新书。这本新书提出的观点是,近90年前英国人 罗伯特·福尔肯·斯科特进行的南极探险活动之所以失败,罪魁祸首并不是斯科特决策的失误,而是变幻无常的寒冷天气。
      以前的评论总是说,是斯科特的决策失误导致他和他的4位队友用雪橇拉着设备,在南极探险的路上跋涉了1 450公里之后,最终走上黄泉路。但是在本月新书《最寒冷的三月》中,作者苏珊·所罗门说,1911~1912年的冬天,长达几周最低温度为-37°C的天气要比往常的天气寒冷得多,正是这严寒的天气打乱了斯科特经过周密研究的探险计划。
      身为大气研究化学家的所罗门分析了寒冷天气对斯科特一行人的设备所产生的影响,并检查了她从世界各地找到的书籍和日记对当时的天气状况的记载。所罗门本人1999年因发现 南极洲上空臭氧层减少的原因而获得美国“全国科学奖章”。她在首次前往南极洲进行臭氧层研究之前,就开始阅读斯科特和他的队友写下的 日记
      所罗门把这些信息与南极洲自动气象站过去17年内所收集的数据进行了对比,其中一些数据收集的地点距斯科特的探险路线仅几公里。自动气象站显示的数据表明,这些年里,只有1988年的气温下降到了和斯科特前往南极探险时一样低的温度,而且持续的时间一样长。所罗门对斯科特一行采取的正确决策和失误之处进行了客观分析后,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她认为,“这并不是在为他(斯科特)贴金”。
      所罗门说,斯科特一行在研究了规模较小的探险活动和历史记录的基础上,估计到了南极洲的天气会十分糟糕。
      他们因此计划在雪橇上使用帆来增速,以便能够“一路飞奔回家”。所罗门称,这个计划很不错。在斯科特南极之行的几 周前,由罗阿尔·阿蒙森率领的 挪威探险队已登上 南极大陆,他们用的是狗拉雪橇;而斯科特一行使用的是马拉和人拉的雪橇,结果马在严寒中陷入了泥沼。斯科特一行人在抵达南极后,才意识到他们为此行要付出的代价。
      在返程中,斯科特和他的两名队友在距大本营只有275公里的地方倒下了,而另外两名队友也在此前“先行一步”了。
      然而,《 纽约时报》登载的有关所罗门研究结果的文章引发了读者的来信,该报后来发表了其中几封。信中指出,阿蒙森和他的队友面临的是同样寒冷的天气,他们成功的原因只不过是准备更加充分,因而成为登上南极大陆的第一人。
      他们此次 去 南极极点被称为" 伟大的悲剧"他们的精神很伟大他们充分表现出一名敢于为人类献身的英雄的精神与对事业的执著和伟大的集体主义.

    斯科特/斯科特 编辑

       罗伯特·福尔肯·斯科特
      (英文名:Robert Falcon Scott)
      (1868--1912)是一位 英国 海军上校。

    4 沃尔特·迪尔·斯科特/斯科特 编辑

      作为人事管理的创始人之一,工商业活动的一位重要影响者,沃尔特·迪尔·斯科特(Walter·Dill·Scott,1869~1955)无疑是那个时代的先驱性人物。他是第一位将心理学应用于广告的学者,还是教育行政管理的专家,曾担任美国的西北大学校长达19年之久。他的职业横跨学术、企业和军队服务各个领域。在美国人事管理和销售业发展史上,斯科特提出的观点和方法一度成为时尚。然而,由于时间的流逝,特别是由于他担任西北大学校长时期的成就,掩盖和淡化了他在心理学研究上的贡献。沃尔特·迪尔·斯科特生平

    早期经历

      斯科特出生于伊利诺伊州一位农场主的家庭,14岁时,由于他的哥哥去西北大学教书,他被安排独自管理整个农场。但是,斯科特的梦想,不是做一名驰骋在马背上的牛仔,而是做一名探究人类内心奥秘的教师。为此,他进入伊利诺斯师范大学学习。毕业后他以全奖进入西北大学,在乔治·A·科尔教授的领导下研究哲学。这段经历,使斯科特对研究人的心灵形成了浓厚兴趣,于是,他又前往声名远扬的莱比锡,在那儿师从冯特,获得心理学博士学位,成为继芒斯特伯格之后从莱比锡走出的又一位心理学大师。
      斯科特回到西北大学后,开创了这里的实验心理学研究,并获得教授席位,接着又担任了西北大学校长。离开西北大学后,他进入卡内基技术研究所,接着出版了他的几本商业心理学讲义,组建咨询性质的斯科特公司,并为45家公司提供管理咨询服务。

    广告心理学

      斯科特最初从事的是广告心理学的研究,这一研究开始于分析和设计广告文本。1901年的芝加哥年会上,他提出,应当从理论上研究广告的工作实践,使广告研究成
      为一门科学,而心理学对此可以大有作为。这一见解,得到了当时与会者的热烈支持。在随后的两年间,斯科特连续发表了12篇有关广告心理学的文章,并汇集成一本书,书名叫《广告原理》,于1903年出版。该书的问世标志着广告心理学的诞生。1908年,斯科特进一步将广告心理学的知识系统化,写成《广告心理学》出版。
      在《广告心理学》这部著作中,斯科特首次提出了广告内容应简明扼要、浅显易懂,要提高广告与消费者之间的接触次数,以感情诉求的方式吸引消费者等观点。斯科特研究广告的思路,同后来行为科学的立足点极为相似。他认为,人类的经济行为通常建立在感性或情绪的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理性或逻辑的基础上。 所以,广告应该激发消费者的情绪,诱导消费者的感知,而不是给消费者算明细账,更不是给消费者讲逻辑。在广告产生作用的途径上,暗示比论证更有效。例如,展示出男士系着箭牌领结的广告图片,使人感受到他的帅气和风采,要比一条条列举选择箭牌领结的理由更能使人接受。广告不求令人信服,只求影响人的潜在欲望。广告让人难以忘怀的三大要素是:重复、强度和联系。 按照这三大要素,公司需要经常重复它们的广告,采用生动的形象和词句,并把广告内容与购买者的生活联系起来。广告的出发点是了解顾客的需求,而不是把企业的需求强加于顾客。斯科特的研究成果,使他成为美国最有名的广告街——纽约麦迪逊大街的座上客,也使广告心理学开始为世人所认可。他的《广告心理学》成为广告人的“圣经”;他的座右铭“不要推销商品,先要‘收买’顾客”,也随之成为广告人的“信条”。

    职业人员挑选

      随着研究范围的不断扩大,斯科特的兴趣转向了挑选合适的销售人员,后来又进一步扩大到一般职业人员的挑选。他的杰出成就之一就是发明了用可控的实验方法来进行心理测验,并将其应用于职业选拔和培训。在《量化考评方法选择雇员》一文中,他对不仔细挑选员工,并用强制方式进行管理的工商业组织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他指出,过去曾经有很多工商业组织,在雇用员工时不经过仔细挑选,许多缺乏基本能力和素质的未成年人来从事较低级的工作,又不给他们提供系统的培训,使他们欠缺与职位相关的知识,作为代价,只付给他们很低的工资。随着工作需要,企业不得不提升这些员工,但又没有提升职位所必须的培训。这种对选拔和培训的忽视,在实践中导致了大量提升上来的员工不胜任,在更高职位上充满了这种缺乏基本知识和能力的人,这对企业的发展十分有害。从这一点看,早于劳伦斯· 彼得半个世纪,斯科特就已经提出了同后来风靡世界的“彼得原理”(即“只要时间和组织空间许可,所有人都或迟或早会被提拔到不胜任的岗位上”)类似的观点。在人员选择上,斯科特创立了量化测评方法。他认为,人与人之间有天生的差别,心理学要承认这种差别。为了给不同的公司找到合适的人,可以采取实验性的测评方法。量化测评方法的前提,就是事先确定要招募的职位数量和类型,然后基于应聘者受教育期间的成绩和知情人的推荐陈述,对相应职位的申请者进行一个不太充分的能力估计(即初选)。基于这一估计选出面试人员,让他参与一个为期一天或几天的封闭实验,然后通过对封闭实验中采集到的申请者行为样本,进行相应的分析判断,最终做出选择。斯科特在当时首次提出了基于量化实验的科学方法测评和选拔员工,从而解决了过去在员工甄选方面一直存在的难题。基于这一方法创建的人才测评系统,在一战期间被美国军方用来进行人员的挑选和分配,大约有两三百万人被测试,斯科特也因此而获得了联邦政府的优异服务奖章。战后,斯科特的方法又被工商业界广泛采用。在霍桑实验前,位于芝加哥的西部电气公司就利用斯科特发明的心理测试,对15名工程专业的毕业生进行过测试,以评估他们的“创造潜力”。在这一意义上,斯科特的研究同后来的霍桑实验是紧密衔接的。
      由于斯科特发明的实验室人员测评方法要受到较多的条件限制,提取信息也不够完整,而且成本较高,促使人们转而寻找更为便捷的方法,如问卷法。但是,随着人事管理的发展,问卷法虽然便捷,却表现出更明显的偏差。于是,工商界又回到斯科特那里,在斯科特的基础上发掘出了新的改进方法,如模拟情景法、无领导小组讨论法等。这些方法追根溯源,都是从斯科特那里衍生出来的,由于其准确性较高,至今仍为很多大公司选拔中高级人才时所使用。

    效率问题

      从人事管理出发,斯科特的研究向更为广阔的人类行为动机方向扩展,1911年,他发表了又一代表作《增进人们在企业中的效率》。他也因此成为用心理学理论和知识来研究工作场所中动机的第一人。在这部著作中,他指出人的效率是一个变量, 一个根据一定规则可以增加或减少
      的变量,它取决于许多因素,除了人们都能看到的精神和身体条件以外,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在发挥作用。一个人对生活采取什么样的基本态度,以及对于每一件具体事情持怎样的观点,与他天生的能力相比具有更加重要的作用。工作效率的提高和产量的增加可以通过外部刺激和意识的作用得以实现。当一位员工做到自认为最好的时候, 他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当他处于完全疲劳的时候, 在正确的激励下, 他还可以继续工作。对于如何增进人们的效率,他提出了12种有效途径,具体是:模仿,提高效率的直接手段;竞争,提高效率的有效途径;忠诚,提高效率的基本前提;专注,提高效率的可靠保证;工资,提高效率的催化剂;快乐,提高效率的润滑剂;敬业,提高效率的能量之转化;放松,提高效率的艺术方法;兴趣,保持高效的动力之源;经验,提高效率的实践保障;判断,提高效率的智慧积累;习惯,提高效率的经验资本。
      在对效率问题的研究中,他还发明过治疗夏季萎靡的方法,并在一个星期之内建立了一个引来了大量追随者高度赞扬的系统。这一系统使接受实验的公司生产运行得到显著改善,那些因为高温影响,已经到了难以控制的冲突边缘的工作团体,那些在闷热中烦躁不安、粗心大意的工人个体,采用这一系统后开始变得稳定而有效率,产出也较之前的夏天提高了20%,甚至达到相当于情况最好的冬季平均水平,员工对工作的厌烦程度也明显下降了。

    积累性进步

      在1920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斯科特曾经说过:很多时候,某一问题之所以成为难题是由于没有解决它的“万灵药”。对难题的解决办法取决于内部相关理论的不断发展和基于理论的实践的不断推进,即连锁反应式的积累性进步。他举了解决美国农产品(14.11,-0.12,-0.84%)供应困难问题的例子:首先人们意识到要开垦贫瘠的土地以扩大耕种面积,增加农产品供应量。等到农产品被生产出来,人们又意识到了铁路运输的重要性,又开始大力兴建铁路。而在此过程中,为了提高产量而发明的科学种植方法也做出了较大贡献。正是在这种不断的实践探索中,粮食供应问题被充分地解决了。
      今天的人事管理问题亦是如此,由于人的复杂性以及环境的不断变化,解决人事管理问题的“万灵药”不可能被制造出来。因此,人事管理问题的重要性仍在增加,有意义的探索还将继续,更好的办法也会不断被提出,这正符合斯科特的理论,而这种契合又反过来证明了他作为先驱者的伟大之处。

    沃尔特·迪尔·斯科特著作/斯科特 编辑

      斯科特的主要著作,除了上面提到的外,还有1921年出版的《广告心理学的理论与实际》,1923年出版的《影响工商业的人:论证和暗示的心理学》,同克洛西尔合著的《人事管理:理论、实务和观点》。斯科特于1910年至1911年在《系统》(即当代《商业周刊》的前身)
      杂志上发表的工商业心理学系列文章,到1969年,被德克萨斯大学工商研究所以《人事和管理研究专辑第21号》的名称重新印行。

    阿蒙森·斯科特站/斯科特 编辑

       阿蒙森·斯科特站(Amundsen—Scott) 位于南极点 海拔2900米。地理坐标为90°S。1957年1月23日建成。越冬有30多人在那里工作。有4270米长的飞机跑道和无线电通讯设备 呼叫号“NPX”。 阿蒙森·斯科特站,由极地最著名的探险家罗尔德-阿蒙森第一个到达,他是第一个到达南极点的人,并且顺利班师。斯科特第二个到达,后不幸死亡。后来为了纪念他们,就命名为阿蒙森·斯科特站。由于冰层移动 该站的实际位置已偏离南极点。
       世界最南的站—— 美国 阿蒙森- 斯科特站:1957年1月23日建于 南极点,海拔2900米。以最早到达 南极点的两位著名探险家 阿蒙森斯科特的姓氏命名。每年有30人左右在这里越冬。
      阿蒙森-斯科特站建有4270米长的飞机跑道、无线电通讯设备、 地球物理监测站、大型 计算机等。可以从事高空大气 物理学气象学地球科学冰川学生物学等方面的研究。
      由于冰层以每年平均10米的速度向 南美洲方向移动,所以考察站的实际位置已偏离了南极点。为此 美国制定考察站重建计划,现已完成了新油库和机场跑道工程,整个计划预计5年完成。
      这里的气象站就是岛上的气象中心,各站的气象观测资料汇集到这里,然后再发到世界气象中心。2900米。以最早到达南极点的两位著名探险家阿蒙森、斯科特的姓氏命名。每年有30人左右在这里越冬。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英国探险家冒险家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1-05 11:55:01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