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新保安战役

    新保安战役是平津战役第一仗,这场战斗的重大胜利保护了古都北平的完整,使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和重要的名胜古迹免受战争的破坏,对整个平津战役来说具有非常重大的战略意义。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新保安战役 地点: 新保安镇
    时间: 1948年 结果: 人民解放军胜,怀来县全境解放。
    交战各方: 国民党35军 解放军东北野战军 伤亡情况: 毙敌3000余人,俘敌1.26万余人
    主要指挥官: 毛泽东傅作义 相关事件: 平津战役

    目录

    战役背景/新保安战役 编辑

    新保安战役新保安战役
    1948年,全国解放战争形势急转,我军节节胜利,国民党军土崩瓦解。11月,辽沈战役奏凯后,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中央军委随即发起了平津战役。当时,国民党军分布在西起张家口,东迄唐山的地段上,张家口被视为“神京屏翰”,则成为平津战争这盘棋上的重要一招。根据毛主席的战略布置,于11月29日我华北野战军第三兵团在杨成武率领下,分三路挺进张家口,并迅速攻占了柴沟堡、万全、郭磊庄等地,歼敌2000余人。即日,傅作义派出“主力的主力、王牌的王牌”——35军、104军258师增援张家口。12月5日,东北野战军在北平以北密云歼敌十三军一个师。傅作义误以为东北野战军要直取北平,因而,又急令三十五军回师东撤,返回北平保驾。
    这时,毛泽东3次电令杨罗耿兵团,务必于5日用全力控制宣化、怀来一段,“务使张家口之敌人不能东退”。6日,敌35军101师、276师乘汽车400余辆突破张家口包围东退,在鸡鸣驿、西八里、新保安等地连遭我解放军袭击,7日撤至怀来县,受到我华北野战军强烈阻止,当夜退守新保安城内。35军被围后,曾数次突围,但均被击退。军长郭景云感到突围无望,便转而在城内日夜修筑工事,企图固守待援。

    四野入关/新保安战役 编辑

    1948年11月22日,东北野战军经过52天血战,未及休整,匆匆入关,疲惫之师、千里远征,正是兵家大忌,只要四野提前入关,华北地区蒋介石的22个师、傅作义的20个师就是东野和华野的口中之食。
    作为一个战略家,顾祝同认为林彪的四野必定会在短期内挥师南下,但大多数人不同意这一观点,大家认为:“林彪匪部,恶战50余日,不经三四月休整,难以恢复元气!”
    正是瞅准了这一点,四野出敌不意,绕过山海关,从热河省(旧省名,当时省会在今河北承德)冷口和喜峰口悄然入关。国民党天上有飞机侦察,地上有探子打探,可对百万大军的行动却没有丝毫察觉,此事至今仍令人难以索解,但当时四野却做到了。在大军悄然行动的同时,驻沈阳部队日日与地方群众联欢,庆祝胜利,电台播报各主力部队庆功、练兵、休整等方面的消息。以至于林、罗率总部南下一星期之后,新华社仍在播发林彪在沈阳活动的消息。(这是毛泽东和林彪共同的杰作,更是战争史上的奇迹)

    围困35军/新保安战役 编辑

    新保安战役新保安战役
    郭景云是傅作义手下的一员国军猛将,他满脸麻子,其貌不扬,人称郭大麻子。这位出生在陕西长安的军长,出身贫寒,从小逃荒要饭流落天津,在大沽盐场做工。后从军在傅作义部当兵,因其作战勇猛,很受器重,不久就在35军当上了团长、师长。傅作义最早起家就是依靠35军,因此此后的军长都是他十分信赖之人,如第二任董其武,第三任鲁英麟,都是一色的山西老乡。由于郭景云战功卓著,1948年1月,涞水战役中鲁英麟战败自杀后,被傅作义特别提拔为35军军长。他在就职演说中说:“35军是常胜军,常胜军的军长就那么好当吗?你们这些师长、团长、营长、连长、排长都不是好干的差使,前任军长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样子。如果你们给我丢了人,我也自杀。”
    傅作义接到13军155师的急报:密云附近发现大股共军。傅作义还是立即派人侦察。黄昏,空军报告:平张线两侧发现解放军大队人马。“解放军要切断平张线,直下北平!”明白了解放军的目的,傅作义命令郭景云速返北平,命令孙兰峰固守张家口。
    然而,郭景云并没有立即执行傅作义的命令。原来准备运输104军258师将士的汽车被郭用来装张家口机修所的机器和面粉,还有达官显贵和大商人的家小。直到6日下午,郭部才开始出发,出发时间比傅作义命令的时间晚了7个多小时。
    始终关注战局的毛泽东听到这一消息后,不由喜上眉稍——抓住了35军也就抓住了傅系,打掉了35军,傅作义这员虎将就成了一只没牙的老虎。为救35军,傅作义将不惜血本儿。35军将成为引诱傅部飞蛾投火的一团火焰。
    然而前线将领并没有领会这一意思。程子华的东北先遣兵团12月3日就到了密云,程子华想顺口把密云守敌吃掉,但因为侦察有误,31师猛攻了一天,只拔掉了所有外围据点。(密云守敌除1个保安团外,还有155师一个整师。31师仰攻坚城当然难以取胜)5日,已经渡过潮白河的32师回过头来。战至黄昏,拿下密云、全歼守敌,取得了不小的胜利。然而,这一战有两个错误:一是打草惊蛇,泄漏了四野入关的天机,使傅作义洞悉了我军的战略目的;二是贻误战机,未能按军委指示赶到怀来、南口一线,切断平张线。
    毛泽东得知郭部东逃,异常震怒:杨李兵团(华野三兵团——杨成武部)过去多次违背军委清楚明确的命令,此次擅自放弃隔断张(家口)宣(化)联系的任务,放任35军东逃,一纵在铁路两侧坐视不打……军委早已命令杨(得志)罗(瑞卿)耿(飚)所部(华北二兵团)于5日到达宣(化)怀(来)间,切断两敌间联系,即使5日不到,6日上午也应到达,35军如何能逃……程黄部(东北先遣兵团)应占领怀来、八达岭一线,隔断东西敌人联系……毛泽东的震怒使这些郝郝有名的战将全都清醒过来。杨德志部、程子华部以昼夜200公里的速度直插目标,其中杨得志部涉过洋河,士兵棉裤都结了厚厚的冰(当地百姓亲眼所见),于8日拂晓赶到新保安。
    郭景云是傅作义的爱将,傅系第一好战分子,打出野性时光着膀子顶着枪林弹雨往上冲,因此35军将士打仗时也是悍不畏死。因勇猛顽强,郭被称为“猛张飞”。
    当时,平张线惟一能延缓35军行动的只有12旅和张家口地区的一些游击队。在接令后,这些部队立即赶往鸡鸣驿,担负起阻击任务。
    6日黄昏,35军前头部队与游击队接火。郭景云听到枪声,亲自带101师师长冯梓登上高山侦察,发现不少解放军在山下运行,这位猛张飞高兴地一拍巴掌:“好的很!老子正愁没仗可打,奶奶的送上门啦!”于是命令部队下车,攻击解放军。王副军长当时得了伤寒,病歪歪地过来劝阻:“我们的任务是返回北平!”
    郭景云这才收起性子,继续赶路。打退拦截的少量解放军后。车队前进了10几里,前边又传来枪声。郭景云又犯了野性,亲自提着美式冲锋枪带前卫部队攻山头,打到天黑才把解放军击退。部队在鸡鸣驿附近宿营。
    这一夜,匆匆赶到的12旅和游击队连夜挖断公路、构建阻击阵地。35军副军长和参谋长都提议连夜行军或骚扰解放军,以防解放军修筑工事,但郭满不在乎:“让弟兄们好好休息,明天把他们打残废……”郭景云对自己部队的战斗力深信不疑,因为在他眼中,35军就是中国战斗力最强的部队。
    7日拂晓,35军一个营开始攻击我方阵地,战至中午,攻击兵力增加到1个师,攻击才有所进展。35军的战斗力确实非常恐怖,我军的阵地血肉横飞,阵亡将士的遗体也成为阻隔敌人前进的工事。在兵力损失殆尽情况下,拦截部队被迫撤出战斗。
    下午3点,敌101师在新保安又遇到12旅的顽强阻击,打到黄昏,35军终于突破正面防线,本来离逃脱生天只有一步,但郭景云怕晚上再遇截杀,下令在新保安驻扎。至此,郭景云终于见识了解放军的顽强。
    然而一夜之间,杨得志的二兵团狂奔100多公里,已于8日拂晓赶到新保安。3个纵队、一个炮兵旅已经把新保安变成了铜墙铁壁。郭景云带领杀红了眼的士兵狂攻一天,新保安变成了一座血肉磨坊,却无法取得大的进展。最终只好坚守待授。[1] 
    郭景云确定“固守待援”的计划后,以新保安南北直线为界,将新保安分为东西两个防区。东面防区由第206师附保安团及1个山炮连防守。其中第801团防守城东南,第800团防守城东北,保安团防守东关,第799团为预备队,西防区由第101师附一个山炮连防守,重点置于西门外,其中第303团防守西门以北,第301团防守西门以南,第302团为预备队。军部位于全镇最高点钟鼓楼。军炮兵阵地配置在西防守区内。
    最初傅作义为了解救这支“王牌军”,几乎出动了北平城内所有可用的飞机,或帮助第35军作战,或向新保安投送粮弹。然而,投送粮弹的飞机,因害怕被击落不敢作超低空飞行,只是在高空投放了事。寒冷的冬天,北风呼啸,投下来的粮食弹药,多被吹至解放军阵地上。新保安城内35军官兵,望着空中一架架穿梭的飞机,眼巴巴地看着空降的物品落到解放军的阵地上,心中不禁泛起一阵阵苦楚。
    自从解放军下达围而不攻的命令后,围城部队在半个月内,加紧练习,进行攻击准备。城里的35军知道突围无望,也抓紧时间加固原有工事,并筑造新工事。郭景云为了鼓舞部下的士气,召集营以上干部在城隍庙训话:“我们 35军有跟傅总司令守城的传统。直奉联阎对冯作战,我们守过天镇;北伐战争我们守过涿州;抗日战争,我们守过太原;剿共战争,我们守过绥远。四次守城战可以说没有不胜的;现在守个新保安,那还有什么说的!”这位盐工出身的军长又说:“今天我们守新保安,地名很吉利,我是长安人,我的儿子叫永安。长安、永安、保安,保证我们35军平安无事!弟兄们要有信心,我们一定能返回北平,这是天助我也!”于是,35军便日夜赶筑巷战工事,把数百辆汽车也作为工事用,堵塞在大街小巷,并加修城中心的钟鼓楼,作为防御和指挥中心,而在新保安城外,以外壕,有地堡,有鹿砦,有支撑点,特别是东关方向,可以和城上的火力点构成相互依托,构成城防的屏障。
    12月的新保安已经进入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包围在城外的解放军在等待着最后攻击命令的到来。
    12月20日,解放军对北平、天津等地的包围部署提前五天完成,一道命令飞来:可以对新保安实行进攻了。
    21日下午4时,解放军华北第2兵团的3个纵队连同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的一个炮兵团,在统一号令下,开始对新保安发起攻击。经一夜激战,外围阵地已经占领。
    22日早上,随着白昼的来临,35军的阵地完全裸露在解放军的炮口之下。7时10分,解放军下达了总攻命令。一颗信号弹,在灰蒙蒙的天空划出一道弧线,悠悠然飘落在新保安上空。霎时,156门大炮向新保安东关一齐射来,炮弹像雨点般落在方圆约100米左右的35军防守阵地上,5分钟就发射了8,000多发炮弹。炮弹在城墙上爆炸,震撼着冰封的大地。经过整整一个小时的炮击,新保安城墙上的国军堡垒被摧毁了,火力点被粉碎了,12米高的新保安城墙被轰开了一个缺口。
    9时许,解放军在东南面从炮火轰开的缺口和用爆破炸开了东门攻入城内。后续炮兵部队随即便向城内延伸射击。落在城内的炮弹,摧毁了35军的街垒,炸毁了国军为巷战工事用的塞满沙土的汽车。一时烟雾冲天,战火弥漫。国共两军在天寒地冻之中,展开巷战。在随后的数个小时里,双方巷战越来越激烈了。35军的指挥、防御核心,是中心区的钟鼓楼。攻城的解放军已经占领多处城区开始向核心逼近。35军全员坚持固守抵抗,并以小股兵力,不断施行反冲击。街享和残垣断壁中双方的近距离血战进行得异常激烈。从上午9时解放军突入城内的时候起,一直打到下午4时,解放军各路进攻部队在付出巨大伤亡代价后始攻到郭景云的35军军部。
    这时枪炮声、喊杀声笼罩了郭景云军部所在的半个城区。郭景云看到城区已经大半陷落后,已经意识到将会在这里做自己军事生涯的了结,他在军部里紧张地向北平总部发电报,表示要战死新保安。这个电报还没发完,一个解放军战士已经爬到郭景云军部的屋顶上,一梭子子弹打掉无线电天线。
    郭景云看大势已去,赶紧命令副官:“快!快!快去推汽油桶!推到掩蔽部口点火。”他打算把自己和副军长王雷震、参谋长田士吉等全部烧死在掩蔽部里。然而早就准备投降的参谋长田士吉阻止了这一行动。郭景云看到自已已是孤军一人,遂掏出手枪,冲着北平方向喊了一声:“我郭景云对不起你,总司令”,对太阳穴扣动了扳机,杀身成仁了。
    1948年12月22日,新保安战役告捷,怀来县全境解放。整个平津战役拉开了序幕。

    重大意义/新保安战役 编辑

    这次战争共毙敌3000余人,俘敌1.26万余人,缴获火炮164门,枪支5500支,汽车377辆,电台6部。新保安战役的胜利,为动摇华北之敌,孤立平津,进而解放平津创造了有利条件。新保安战役的胜利,是一首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不朽史诗,是毛泽东运筹帷幄和全体指战员英勇奋战的结果。我们更不会忘记的是怀来人民的奋勇支前:为保证部队的粮食供应,全县建立了7个战地粮库,每天出动300多头牲口,运送2.5万公斤粮食供应前线。战役期间,全县共制作1300副担架,组成了两个担架团,圆满完成了伤员的转运任务。修复道路1000多公里,仅用5天时间,架成长200米、宽3米、高3米木结构永定河大桥一座。共建立交通站24个、兵站3个(杏林堡、桑园、北辛堡),各站每天派出送信民兵达300人次。当时,在全县缺乏男劳动力的情况下,妇女们在支前工作中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为部队做军鞋、军衣、袜子、子弹袋、手榴弹袋。据统计,全县各区、村共做军鞋3.5万双,有力地支援了前线战斗。

    战争过程/新保安战役 编辑

    新保安,北京—张家口之间的一座小城,北依八宝山,南靠桑干河。
    古代,它是燕赵平原通往塞北高原的驿站。近代,它是平张公路、铁路的咽喉:历来是兵家纷争之地。城中央书有“锁钥重地”的钟鼓楼见证了历史的变迁,见证了新保安之战。
    新保安之战,发生在1948年底,它是平津战役的重要一环。
    新保安之战,是我第一次参加战场摄影,久久难以忘怀。
    晋察冀野战军第四纵队在1947年参加了清风店战役、石家庄战役之后,1948年又进军察南,转战冀东,断敌交通,解放城池。不料傅作义发兵偷袭石家庄,逼近党中央所在地西柏坡。四纵奉命紧急南下,从平张路北日夜兼程回师冀西,一昼夜走100多里,把人累得筋疲力尽。刚刚休整几天,又紧急出动,挥师北上。原来傅作义发现我东北野战军已入关并到达冀东地区,急调其嫡系第三十五军从张家口返回北平,并叫怀来的第一〇四军、南口的第十六军向西接应。我军能否阻住敌三十五军东返,对平津战局影响极大。毛泽东12月7日给杨得志、罗瑞卿、耿飚发电:“现三十五军及宣化敌一部正向东逃跑,杨、罗、耿应遵军委多次电令,阻击敌人东逃。如果该敌由下花园、新保安向东逃掉,则由杨、罗、耿负责。”电报措词严厉,杨、罗、耿心急如焚。这时,四纵主力十旅、十一旅尚在冀西察南山区向北徒步跋涉,先头部队距平张线尚有100多里,阻住敌人机械化的三十五军,谈何容易。好在南下保卫石家庄时,四纵的后卫十二旅夜过平张路时被敌阻击,滞留在平张路北侧延庆山区,这时,倒派上了用场。杨、罗、耿严令十二旅不惜任何代价,坚决阻击敌三十五军,以待主力到达。
    7日拂晓,敌三十五军在十多架战机掩护下,乘坐400多辆卡车,浩浩荡荡沿平张公路从下花园、鸡鸣驿由西向东开进。我十二旅副旅长马卫华(1919~1985,多谋善断、屡建战功的杰出指挥员、中共十二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布下多道防线,节节抗击。该旅三十四团四连打退敌人多次冲锋,几次与突入阵地之敌肉搏。激战之惨烈可见一斑。
    7日深夜,四纵主力十旅、十一旅先头部队赶到平张线,与十二旅会师,敌我兵力对比大变,敌三十五军无路可逃,只好龟缩在新保安。经过一段“围而不打”的战略考量,12月22日,总攻就要开始了。
    “你到一团去,随部队攻城。”1937年入伍的老摄影干事黎民向我布置任务。
    我是在这一年的上半年,在连队任文化教员时调到十一旅宣传科学习摄影的,职务是摄影员。
    一到宣传科就发给我一架从日本鬼子手中缴获来的、半新半旧的蔡司尼康折叠式相机。半年过去了,在胶卷奇缺的情况下,我也没有按几次快门,处于似懂非懂、半会不会的状态。就要单独执行战场摄影任务了,一个刚满19岁的青年,其心情不能说不激动。
    新保安巷战中我三十一团向钟鼓楼挺进。钟鼓楼,是新保安城中心至高点,敌三十五军指挥所所在地。
    总攻前几天,我背着相机到了三十一团。总攻前一天,就随团长何友发(1920~1999,身经百战的老红军,曾任吉林省军区司令员、沈阳军区顾问)赶到一连。一连是这个团的突击连。趁夜暗,我们随一连隐蔽进入东关南侧的几间民房,在那里待命。黑夜里,我听到何友发团长向一连连长布置战斗任务,看不清这位连长的面目,只听到山西五台口音回答:“保证完成任务!”
    第二天拂晓,我随同一连从隐蔽地进入总攻出发阵地。抬头一看,距敌人的阵地——新保安城也就二百来米。我趴在何团长的左侧,而何团长的右侧,就是一连连长。谁都一声不吭,只是双目凝视前方。厮杀前的静寂,压迫着所有将士的心脏。
    三颗红色信号弹,划破死一般的天空。接着,好似阵阵雷声由远而近,实是万炮齐鸣。排排炮弹落在一连前方新保安城上。不一会儿,城墙上出现几个斗大的裂口。一连连长手提驳壳枪,身子从战壕里探出来:“团长,冲吧!”
    这时,我才看清这位连长年轻英俊的面孔。在强敌面前跃跃欲试的英姿,立刻印在我的脑海里。我想把这一场景记录下来,谁知相机尚未举起,他已带领连队冲出战壕很远很远。我尾随其后,拍下一连突破新保安城的镜头,就从一连的突破口,同何友发一起进入城内。此时,各路攻城部队从四面八方向城中心推进。敌顽强抵抗,巷战正酣,枪炮声乱成了一锅粥。我已经进到新保安城的中心地带,但始终未见一连连长的身影。
    午后,战场平静下来,敌三十五军全军覆没。胜利的喜悦挂在战士们的脸上。得知一连连长在巷战中英勇牺牲,令人万分悲痛。我只从口音判断出他是山西五台人,还不知他姓甚名谁。可他那奋不顾身、求战心切、勇往直前的形象,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为未能在镜头里留住这位无名英雄而终生遗憾![1]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6-12-14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军事战役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