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新农夫运动

    这种农业生产模式被称为“社区支持农业”(CSA)模式。最早源于瑞士和日本。农民在每个种植季节之初,就与消费者签订一份购买协议,消费者把本年度购买农产品的钱先期支付给农民,农民则承诺不使用化肥和喷洒农药。这种方式绕过了中间商,让农民直接和消费者面对面,于是,农民能收获到较多收益,消费者吃上了生态有机种植的健康农产品,土地也因为没用化肥而蓄养了地力。

    编辑摘要

    目录

    新农夫运动/新农夫运动 编辑

    两年前,在美国当了半年农民的女博士石嫣把社区支持农业的模式移植回北京,开办了小毛驴农场,当时无论石嫣还是最早的一批会员,有的只是对这种理念的认同和对新生活方式的好奇与冲动。在摸着石头过河的两年里,食品安全频频出现问题,越来越多的市民加入到社区中来,他们和石嫣一起把这种模式翻新花样,形成一种“新农夫运动”。

    作为模型的小毛驴农场

    还没到开锄季节,小毛驴农场里不见上次造访时热闹的耕作场面,放眼望去,依旧是北方农村冬天光秃秃的景观,只有那两只元老级的大黄狗带着儿女们四下横躺晒着太阳。小毛驴农场被广泛报道后,许多市民打电话要成为会员,石嫣列了一个长长的等候名单,排到今年租地种菜和每周订菜的两种会员达到了500户。“我实习的农场经营了10多年发展到30户,我写邮件告诉他们,我有500户,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石嫣告诉本刊记者。
    ..
     

    除了会员数量,让本刊记者惊讶的是,农场建起了用塑料布和草垫子包裹的简单大棚。2009年夏天石嫣曾特别解释过,小毛驴农场没有大棚,因为CSA(社区支持农业)的理念是不吃返季节蔬菜,为此她在美国学习了冬季储存蔬菜的方法。但实践证明,即便最早认同CSA理念的几十个市民,也没法适应这种生活。于是,2010年冬天农场搭起大棚,开辟了冬季送菜的业务。农场还联系了坚持生态种植的河北农民安金磊,从他那里购买黄豆制作豆腐和豆芽来弥补冬季蔬菜种类的不足。

    理论同实践的第二次碰撞是养猪的争论。石嫣告诉本刊记者,农场刚建立的时候,成员们有一种观点――猪肉与粮食的比例是1比2,养猪就是与人争粮,不符合环保理念。可是运转了一年,理论还是给会员们的需求让了路,小毛驴农场扩大了生态养猪的规模。与一般猪圈里即便用水冲洗,猪栏也充斥着挥之不散的臭味不同,小毛驴农场在猪栏底部铺上添加了微生物菌的秸秆、木屑、米糠,用这些垫料吸收粪便,不需要化学消毒剂对猪栏消毒冲洗,在使用一年半后垫料又可以当做上好的有机肥料。原来遗留的苗圃如今也派上了用场,树下用铁丝网围起了两亩左右的地,里面散养着几百只鸡,鸡吃虫、除草,鸡粪又变成了有机肥料。 

    这些只是产品上的调整,农场运转了两年,当初的新鲜事物也不免要经受现实的考验。CSA的核心是社区与农民对接,市民得到健康的食品,农民省去公司抽成的环节直接受益。但是因为有机耕作的成本高,小毛驴农场的菜价一直在8块钱左右,会员是家庭月收入在1.5万元左右、60%以上硕士学历的少部分人,受益的农民也只有被雇用的20个村民。更为切身的问题是,为了降低成本维持运营,农场的管理人员每月只拿3000块钱的工资,连“五险一金”都没有。虽然外表热闹,内里全凭理想支撑,能走多远?
    ..
     

    石嫣频繁地被问及这些问题,她觉得人们的逻辑都太单一,除了经济效益还有其他评价标准。她告诉本刊记者,她实习的美国农场有不错的经济效益是因为那是一个家庭在耕种经营,小毛驴是一个机构,除了农业生产还要传播CSA的理念和生态农业技术。2010年全国来农场参观和考察的就超过了1万人,工作人员的大量精力放在接待访客上。这是小毛驴不同于普通CSA农场的价值,它更像一个模型,所有流程都有演示作用,再供有兴趣的人改造和运用。因为这样的定位,小毛驴农场除了出租土地给市民耕种和每周为市民配送自产的农产品之外,还像一个有声有色的文化沙龙,他们按照清明、谷雨、立夏这些节气出版杂志《田间地头》。在每周会员耕作和参观之外,农场还邀请专家来讲座,内容不局限在农业上,还有《切・格瓦拉》这样的电影题材,也能看到国外食品与农业题材的纪录片。最近的一个活动是3月底将有一队法国农业学家从小毛驴农场出发,骑自行车回法国,沿途拜访生态农场,宣传有机农业。 

    在这个评价体系里,小毛驴的成绩让石嫣满意。全国陆续建立了70家CSA农场,连招募成员的语言都直接照搬小毛驴,石嫣的档期也排得很满,接受采访之后她就要赶到常州,小毛驴农场应常州武进镇的邀请在那里开辟了一个新农场,然后又要去深圳参加生态农业的经验交流,然后是香港。

    回到农村去/新农夫运动 编辑

    因为浓郁的理想色彩和学院气息,小毛驴农场成了农业发烧友们回归乡土生活的第一站,他们在这里学习农业知识、思考自己的农业计划。娇小的钟芳是小毛驴农场最新的实习生。她在北京大学读到哲学博士毕业,还是找不到自己的人生方向。“哲学与社会生活还是隔着一层,我想学习一些贴近现实的东西。”钟芳到意大利的米兰理工大学学习建筑设计,可还是进入不了实际操作的层面。“意大利的建筑移植不到中国,我上课介绍中国的建筑,人家也不感兴趣。”假期过后,钟芳拿到了工业设计的奖学金,选择了全世界只有米兰理工大学才有的农业设计方向。“我虽然不是农村出身,但是老家许多亲戚是农村的,我对农村有兴趣,将来这些东西可以用在中国。”

    社区支持农业的模式在米兰不是新鲜事物,市民开车十几分钟就能到郊外订菜的农场,虽然菜价也不便宜,还是有许多市民选择这种方式。钟芳在米兰做的项目叫做“面包链”,把种植小麦到烘烤面包的环节上,用有机方法生产的农户组合起来,再把这种质优、干净、价格公道的面包直接卖给市民。有了“面包链”的经验,她想在崇明岛做一个项目,可是具体做什么没有头绪。于是,她联系了小毛驴农场,以实习生的身份来这里寻找灵感。 

    江苏农民徐小乔是从农业杂志上看到小毛驴农场的报道后一路寻来的。“我1980年高中毕业就回到村里务农,我可能比较消极,我觉得种地养活自己的生活挺好的,但是农药和化肥不好。”徐小乔告诉本刊记者,城里人认为农药和化肥毒害了自己,可是最先受害的其实是农民。“农药要正午阳光最足的时候喷洒,那时也正是晒得流汗毛孔张开的时候,喷农药不但气味难闻还容易中毒。”徐小乔说,原来他们都是挖小坑把化肥埋进去,后来图省事,改为就着下雨天撒化肥通过雨水流到地里,他有一次撒完化肥回家,手上都烧破了。小毛驴农场不用化肥农药也能保证产量的报道让他好奇,就辞了在山东推销农用微生物的工作来学习。因为农场占的是后沙涧村的地,小毛驴农场只能雇用后沙涧村的村民,徐小乔没被录用。他就在附近山上找了一个放牛的活儿,利用间隙跑到农场来看,来来回回几次打动了工作人员。石嫣告诉本刊记者,徐小乔是最勤劳的农民工,农场道路两边的杂草都是他除的。除了干这些杂活,徐小乔的目的还是学技术。他说,现在已经看明白了不用化肥农药还能保证蔬菜不得病虫害的方法,还想学学生态养猪技术,上次给猪栏垫料的时候,他倒垃圾去了没看着,还得等下次机会。他说,打算学了这些技术就回家,村里离城市太远,不能搞这种CSA农场,但是这种有机蔬菜在县城有销路。

    即将离开的是一手建立了小毛驴网站的黄冈人Tom。他从前做的是把德国的环保设备卖到火力发电厂的工作,月入2万元,日子过得很滋润。可是他发现,有些电厂并不是真环保,这些设备只用来应付检查,潜规则看久了,觉得自己不适合大城市的生活,但是又回不到农村去。Tom告诉本刊记者,身边的人都认为在大城市生活就是快乐的、成功的,回老家就是没出息,这让他很痛苦。他不能认同城市里的价值观,甚至撕了妹妹的时尚杂志。他想找到一种能让周围人接受的乡村生活方式,体面地回家。他辞了工作,沿着长江旅行了两遍,接触过环保组织也寻访山中隐士,看到小毛驴农场的报道,认为农业是一条实际的回家之路。Tom一边做着网站,一边摸清CSA的运作流程。 

    新农夫/新农夫运动 编辑

    段祺煌2002年结束10年的旅日生活回国时,发现在从小生长的北京城里居然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我是住四合院在胡同里长大的,北京拆迁把我们都搬到楼房里了,虽然面积挺大,还是觉得住在鸽子笼不接地气。”段祺煌的大家族经常在节假日到郊区的农家乐聚会,喜欢在枣树、核桃树下聚餐,也爱吃农家肥种出来的蔬菜。受到启发,段祺煌就想干脆从城里搬出来生活。“我找了大半年,才找到这块最合适的地,两边是高压线走廊,不用担心中间这块地被拆迁征占,距离京承高速很近,进京只要40多公里,交通方便。”段祺煌租了80亩地,栽果树,建大棚和房子,过起城里有楼房、城外有别墅,出门就有田地的两栖生活。

    城市新农夫运动/新农夫运动 编辑

    石嫣即将出版的一本翻译著作叫《四千年农民》,是一百年前一位名叫富兰克林?金(Franklin King)的美国农业土壤局局长访问中国、日本和朝鲜后所写。他用自问自答的方式解答了一个疑问:为什么中国农夫种了几千年的地,土地还是照样肥沃。答案是中国农夫懂得精耕细作,以粪为肥。

    石嫣的导师温铁军认为,中国过去五十多年的大机械化、规模化、化肥化农业发展模式并不成功,唯一实现的化肥化,还造成了生态环境的污染。他现在相信,小农经济条件下的中国农业,回归生态化势在必行。 

    所以当导师给地让石嫣做生态农业的试验时,她还觉得挺开心的,总算可以过上梦想中的农夫生活了,“无论外界纷扰,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田。”然而,“小毛驴”真正运营起来,她觉得离自己的田园想象还是挺有距离的,这个农场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做。常常有人讨教她做农场的经验,她都劝别人:“真想做的话还是做家庭式农场好,有另外的产业支撑着你这块地,只种一些给家人和朋友吃。”

    农场的工作人员里有不少生态农业爱好者,他们在这里学习农业知识、体验自然生活,也思考着自己的农业计划。刘记虎曾经在“小毛驴”待了7 个月,从志愿者到实习生到正式员工,今年转去常州武进CSA农场工作,这是“小毛驴”在常州的拓展项目。他毕业于一所农业大学的畜牧学专业,他将原先的工作描述为“给社会投毒”,他曾在一家大型公司养鸡,“四万多只鸡苗进去,从出生开始就不停地打药,35-40 天出栏的时候还会死一万多只,药都控制不住。鸡的生活空间非常狭小,转身都困难。”他对记者说,“我原来的公司已经算不错了,对病死鸡做无害化处理,一些小公司难以想象会怎么处理。”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资料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2-05-03 17:22:54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