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新艳秋

    新艳秋(1910年—2008年9月2日),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著名京剧旦角 ,著名京剧演员,原名王玉华,京剧旦角,著名程派传人。民国时被推为“四大坤旦”之一、“坤伶主席”。 早年学习梆子,后改学京剧,先后拜荣蝶仙、梅兰芳、王瑶卿为师。因酷爱程戏而专攻程派,属程砚秋私淑弟子。一生命运坎坷,由于政治原因曾两次入狱。1949年后,新艳秋先后在江苏省京剧团、江苏省戏曲学校从事演出和教学。八九十年代以古稀高龄登台演出,轰动海内外梨园界。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新艳秋 别名: 新艳秋
    性别: 出生日期: 1910年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2008年9月2日
    出生地: 北京 民族: 满族
    职业: 著名京剧演员 主要成就: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 著名京剧旦角 四大坤旦之一
    代表作品: 《青霜剑》《六月雪》《鸳鸯冢》《赚文娟》《碧玉簪》

    目录

    人物经历/新艳秋 编辑

    艺名由来

    新艳秋 新艳秋

    新艳秋15岁在开明戏院借台唱戏时,起名“玉兰芳”。当时的童伶都喜欢借大牌明星的名字为艺名,如“小桂芬”、“金桂芬”、“金奎官”等。“玉兰芳”正是借用的梅兰芳先生的名字。后来被称为“梅党”的重要人物齐如山先生去看了戏,看完后对人说:“这孩子像程老四嘛!怎么叫玉兰芳呢?”过几天,齐先生就托人约她去家里,并且为她改了艺名叫“新艳秋”。 当时程艳秋先生的艺名就是这个“艳”丽的艳。“新”与“程”相对,取这个名字,无非也是当时的一种时髦,与流行的“盖叫天”、“赛月楼”之类一样,是当时梨园界的一种风俗,并不像后来有人附会的那样,有跟程艳秋“打对台”的意思。

    艺术经历

    新艳秋 新艳秋

    新艳秋原名王玉华,受喜爱京剧的父亲王海山影响,9岁便开始以“月明珠”的艺名学习梆子,11岁拜师钱则诚改学皮黄,15岁登台以“玉兰芳”(有资料记载为王兰芳)的艺名借台演戏,同时拜荣蝶仙为师。后来得到大行家齐如山的赞赏,拜师程砚秋不成后,1927年转拜梅兰芳为师,成为梅兰芳的第一个女弟子。1928年,她得一代宗师杨小楼提携合演《霸王别姬》而名声大噪。之后,因酷爱程砚秋的艺术遂专攻程派戏,后再拜“通天教主”王瑶卿为师,从基础上学习程派。1949年后,新艳秋先后在江苏省京剧团、江苏省戏曲学校从事演出和教学。

    新艳秋 新艳秋

    新艳秋因酷爱程派艺术,经常和操京胡的弟弟王子祥偷偷观摩程砚秋演出,当时梨园行偷戏无疑犯了大忌。在齐如山建议下改用新艳秋为艺名。绮年玉貌的新艳秋,在民国时期男女合班以后,1930年加入杨小楼永胜社合演《安天会》、《霸王别姬》,与言菊朋合演《探母回令》。1930年到上海演出。1931年由沪返京自行组班挑大梁。阵容很强,有老生郭仲衡和贯大元、小生王幼荃、老旦文亮臣、花脸侯喜瑞,小花脸慈瑞全和曹二庚以及李四广等等,全部是程砚秋原班人马,故程砚秋《聂隐娘》、《红拂传》、《青霜剑》、《贺后骂殿》、《鸳鸯冢》、《金锁记》、《碧玉簪》、《朱痕记》、《柳迎春》、《荒山泪》等早期和新编戏都陆续上演。新艳秋在发声吐字、曲韵腔调和表演保持了原汁原味的程派风韵。《武家坡》、《玉堂春》等传统旦角戏也应有尽有。她结合自身的条件按照程派风格也创编了很多新戏,1933年起陆续排演了《娄妃》、《琵琶行》、《玉京道人》、《霸王遇虞姬》,1935年编演了《涪江缘》;另外还有《春闺选婿》、《骊珠梦》、《二本红拂传》。

    新艳秋的演唱讲究声、字、情的统一,突出表现了程派若断若续、低回婉转的演唱风格,她的立音松弛、有力,胸腔、脑后音共鸣及好,同时结合了自己的清新雅丽的嗓音来演绎程派唱腔,她的表演身段大气、脱俗,舞蹈身段象风摆荷叶那样飘曳和隽永,讲究“三节六合”,舞台上的形象宛若一个扇面的古代绢人具有古典女性风韵。舞台上无一丝喧闹,文静中透着灵秀和端庄。她在演唱方面以循规蹈矩、逼真见长,而且由于年龄和下功夫苦学的年代决定了她唱法的体现。虽然不少戏中主要唱段程砚秋在不同时代有些改变,但在新艳秋唱来还是充满着程派多年前韵味,这倒使得她凸现了自己独特的一面。

    从她所灌唱片《红拂传》的西皮二六就说明了这一特点。红拂在李靖前边唱边舞的云帚舞,描写红拂对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生活深恶痛绝,身为歌女没有办法只好奉命应付,内心却不甘心寄人篱下。新艳秋以程派特有的歌喉表达了这种痛苦,强装笑脸的矛盾心情,唱得婉约、哀怨、凄楚。“见春光三月里百花开遍,撩人春色是今年(后录音改成宜人)”清脆,高昂略带深沉,触景生情地表现了红拂看到百花开放的春天是如此美丽,可是内心却及其痛苦,不得不强作欢笑给客人们表演歌舞,“年”字出口前加了个休止符,这小小的停顿,恰当的表现了红拂这种矛盾心情;“随风若柳垂金线,灵和殿里学三眠”,“三眠”两个字唱的妙极了,“三”字拖了一板然后唱“眠”,准确表达了红拂在杨素府中深宫索闭,久居生厌的情绪;“红襟紫领衔泥燕,飞来飞去把花穿;纷飞慢地桃花片,一双双蝴蝶舞街前”这几句是写景抒情,“紫”、“满”、“蝴”字同样演唱的时候出口即逝,增加了休止符,然后再接着唱,很好的突出了她的程派若隐若现的演唱风格,红拂的音乐形象显得很生动;最后的“半空中又只见游丝百转,(散板)混不觉迤逗坠花钿”一句的“游丝百转”开始叫散,新艳秋演唱的象游丝一样,藕断丝连,声断意不断,显示出很好的气息控制能力,另外与其兄王子祥的伴奏的配合也达到了水井交融的境界。这段二六红拂手持云帚,载歌载舞,很吃功夫,舞蹈动作的手、眼、身、步法必须达到与唱腔丝丝入扣的程度。遗憾的是,限于当时历史条件,没有留下影像资料,我们后人无法看到载歌载舞的场面,但通过老唱片和录音依然能够领略到新艳秋的韵味醇厚的程派演唱风格。和赵荣琛、王吟秋同剧录音比较区别是很明显的,他们与程砚秋差异较大,而新艳秋则有亦步亦趋、中规中矩、不脱窠臼的特点,尤其是二黄慢板,发音吐字的力度、方式,行腔过程中偷换气的关口、轻重把握的时机,以及与伴奏的严丝合缝配合,都体现了一代名伶严守师规、力求真实再现的风范。可以说要想找到程砚秋大师早年的影子,聆听他盛年演唱,听听新艳秋录音就可体会到。

    新艳秋 新艳秋

    新艳秋的《霸王遇虞姬》一名《玉麟符》。有别于梅兰芳《霸王别姬》。取材于《西汉演义》第十一至十五回。秦末,会稽太守殷通约项羽反秦,项羽杀殷通而取会稽,收殷将季布、钟离昧,逐起事。在涂山,项羽举鼎以服桓楚、于英,因得八千子弟兵;又降龙马,众惊服。隐士虞宣,人称一公,有女五凤,能剑法,与堂弟子期及嫂采桑,因争鹿遇项羽。虞宣主持,五凤与项羽比剑联姻。季布反,五凤劝项羽出站,勿恋新婚,项羽再收季布。五凤荐范增为谋士,项羽乃称霸西楚。这个戏由清逸居士(庄绪)编写。新艳秋演虞五凤,周信芳、孙毓坤曾演项羽。唱做并重,有五言(二簧慢板)十言(西皮原板转二六)等新腔,并有比剑等武技。(二簧慢板)始皇施疟政,英雄动刀兵;剑法承天授,保身祈太平;(西皮原板)移莲步入茶林(二六)四面观看,茶叶青味芬芳秀色可餐;这一枝碧螺春颜色娇艳,这一枝初发芽雨前毛尖。用手儿[快板]轻摘取粉蝶旋转,香透袖轻移步踏遍翠岩,春风动琼枝舞香风迎面,旭日升山光好紫万红千。一霎时只觉得(散)精神渐倦,[摇板]又只见我堂嫂来到面前。这两段唱腔有老唱片传世,这出戏的唱腔由王瑶卿先生设计,新颖别致。五言(二簧慢板)突破了传统的唱词格律,依字行腔,处理得很巧妙;十言(西皮原板转二六)一段,虽然很短,但板式很丰富灵活,刚唱完移莲步入茶林(西皮原板)马上就转入了(二六)四面观看,在一句中突然转换板式在那个年代实属罕见,很新颖别致,很动听。这两段唱腔基本保持着程派的早期风貌,保留着老派青衣“调门高、声音窄、收音硬”和发声时声带比较紧的某些演唱特点,不过最为历史资料还是具有珍贵价值的。

    《娄妃》一名《王瑶卿》,根据清代蒋士铨所编写《一片石》杂剧改编,是新艳秋独有剧目,创排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写明武宗时,居南昌的宗室朱宸濠袭封宁王,他修建离宫,招军屯粮,蓄意谋反。其妃娄谅女泣血进谏,宸濠不听。后宸濠又夺九江,攻安庆,娄妃再劝,宸濠仍不听。江西巡抚王守仁率军平叛,宸濠于蕃阳湖被擒。娄妃投湖而死。天帝悯之,封其为水部正神,与宸濠托梦示警。此剧中有许多赏心悦目的场景处理:梳妆自叹、清泉沐浴、封神托兆等场次歌舞并重。从剧情来看与程先生1931年的《亡蜀鉴》有一定的相似之处,都有劝鉴愤而自杀的情节,不同的是后面采用了浪漫主义手法以托梦结束全剧。程派“托梦”《梅妃》(1925年)里很显然是借鉴了它的表现手法。这说明新艳秋新戏还是程派的风格,在她内心深处潜移默化受到了程砚秋的影响。  

    艺术特色/新艳秋 编辑

    新艳秋 娄妃 新艳秋 娄妃

    新艳秋与程砚秋本是同时代人,几无年龄差异,因此也就看到了程派艺术从萌发到成熟的全过程,并尽毕生精力继承和钻研,因其受益于程砚秋的恩师王瑶卿和梅兰芳,故对程派艺术的精髓了解得深刻而透彻,在实践中的掌握和运用也严守规范。她的嗓音与程砚秋酷似,无坤伶学程之斧凿痕迹,不但立音松弛,脑后音壮实,胸腔共鸣也极好。不夸张地说,她的天赋条件比之程砚秋本人并不逊色。听她的演唱,既能体悟到程腔的寓刚于柔、幽咽婉转,又别具清香雅丽、情意蕴蓄之风韵。

    主要作品/新艳秋 编辑

    在程派传人中,新艳秋的擅演剧目和独创剧目之多也是少有的。她经常演出的传统戏有:《玉堂春》《青霜剑》、《六月雪》、《鸳鸯冢》、《赚文娟》、《碧玉簪》、《红拂传》、《朱痕记》、《贺后骂殿》等。她所创编的新戏有:二本《红拂传》、《琵琶行》、《荆十三娘》、《娄妃》、《玉京道人》、《霸王遇虞姬》、《涪江缘》等。

    程门纠葛/新艳秋 编辑

    新艳秋 贺后骂殿 新艳秋 贺后骂殿

    新艳秋是最早学程砚秋先生唱腔的人,她只比程先生小六岁。新艳秋是苦出身,她二姐是艺名珍珠钻的河北梆子演员,师事钱则诚。新艳秋原名王玉华,她十四、五岁迷上了程派唱腔,她的拉胡琴的哥哥王子祥也是程迷,她们兄妹俩经常躲在程砚秋(时名程艳秋)唱戏的北京华乐园角落里"偷戏",新艳秋伦的是程派的唱腔与身段,水袖;她哥哥偷的是程派的胡琴特点和强记谱子,日子久了,上天不负有心人,新艳秋学了许多程派戏,她哥哥也会拉程腔的胡琴了。

    出于家境苦寒,由钱则诚借钱送礼,在开明戏院借台唱开锣戏,起名“玉兰芳”。贴出的海报每天都是程派戏,或全出,或片断,居然满有韵味,程腔十足。这个消息传到了一位大行家的耳朵里,这位行家就是大名熠熠的齐如山,他与梅兰芳、程砚秋两家都有深交,他亲自去开明看了新艳秋的程派《贺后骂殿》,大为惊奇,认为是可造之材。

    齐特邀新艳秋到他家里,对她说:"我介绍你拜程砚秋为师,实授实学,你的前程是远大的。"并建议她改名新艳秋。齐如山应该说是新艳秋的"伯乐",她听了齐的话自然是喜不自胜。她从小迷的是程派,现在程派的创始人将有可能做她老师了。岂料好事多磨,齐如山的倡议,没有得到程砚秋的同意,这真的成了新艳秋的一场大梦!原来程砚秋其时还很年轻,外面早有他收女徒弟的流言蜚语,他怕人言可畏,又怕当时报界手握刀笔的人,所以他已发誓不收女徒。齐如山也改变不了他的誓言,拜师之事只好作罢。

    拜师程砚秋不成后,齐如山先生又把新艳秋引见给梅兰芳大师。当时梅兰芳的名声已经很响亮了,新艳秋三次登门,用真诚打动了梅兰芳,梅兰芳感动之余,热情地接待了这个年轻人,新艳秋终于成了梅大师第一位女弟子。梅非常欣赏这位有心胸和奋发有为的女青年,他手把手地教了她不少梅派戏,包括《霸王别姬》。

    但是新艳秋痴迷的仍是程派。程砚秋既然不肯收她,不能得到直接的传授,她就一方面自己苦练,一方面绕着弯向程先生的师友们求教。同时还向程先生的老师王瑶卿老夫子问艺,并且正式拜了师。程派艺术的形成,王老先生很花费了一番心血,对程派的戏、腔、表演,王老先生很精通。他见新艳秋苦心学程,就热情指点。新艳秋从王先生那里陆续学了全本《缇索救父》、《贺后骂殿》、《玉堂春》、《六月雪》、《碧玉簪》、《青霜剑》、《鸳鸯冢》、《貂蝉》、《红拂传》等。这些戏,有的是新学,有的是原来会的,又重新回炉。

    新艳秋 碧玉簪 新艳秋 碧玉簪

    1930年前后,新艳秋觉得时机成熟,便打出“程派”的旗号,开始唱程派戏。她自称这是“不尊敬程先生‘,但她顾不上这些,为什么?用她原话来说是:“为了舞台上站住脚,能红!”后来她也承认:“我为了唱戏成名,对不起程先生。”

    有心计的她不仅红了,还和程砚秋叫板又较劲。一是忽出奇兵,策动了“鸣和社倒戈”事件。简单说,就是用重金把程砚秋“鸣和社”戏班里的小生演员买通,连人带程派剧本都弄了过来。要知道戏曲舞台必须有生旦相配,故程砚秋怒不可遏。二是趁1932年程砚秋赴欧考察之际,她大唱特唱。三是把与程砚秋同台合作的人,拉到自己的班社中,陪着她唱。效果当然是立竿见影的,一下子就红得发紫。

    1933年程砚秋回国时,新艳秋因与时南京政府高官曾仲鸣交好,已由北京移师上海,两人总算脱离“接触”。程砚秋重整旗鼓组成名为秋声社的新剧团,恢复自己的演艺事业。但冤家总会再聚首,程砚秋在南京演出时候,曾仲鸣为了自己方便,怂恿新艳秋移帜秦淮河畔,去跟程砚秋打对台。新艳秋将在南京大戏院登台消息一见报,程砚秋的声光顿时灭了一大截。及至登了台,程砚秋贴文姬归汉,她也文姬归汉;程砚秋贴红拂,她也红拂,如影随形。

    如此种种使得程砚秋大为恼火,所以在王瑶卿先生家中,程先生和新艳秋有过几次见面机会,但是从来没有和她说过话。对此,新艳秋也一直愧疚在心。

    1954年,新艳秋和程先生相遇上海,没想到程先生尽弃前嫌,并约她次日到自己下榻的国际饭店,说要教她中期名作,将程派艺术传给她。新艳秋激动得热泪盈眶,可因有演出任务她需次日离开上海。而此命运安排却是诀别。四年后程先生英年早逝,新艳秋再无重见机缘,失去了这最后而又难得的学习机会,抱憾终身。许多私淑程派的坤伶,即使不能如愿拜师,却也不同程度地得过程先生的当面指教,而新艳秋却始终没能,想想真得令人心酸。

    1983年程先生逝世25周年的那场纪念演出,73岁高龄新艳秋专程从南京赶来,和其他二代程派弟子合演《锁麟囊》,并单独上演一场大轴戏。这一次有了和程门传人一道登台的机会,同享表达对先生怀念的权利,并得以拜见程夫人。所有人都理解,就是为了证明自己也是程派传人,为谢程家之恩吧!当年学程第一人,欲立程门却不得遂愿。程夫人一句“你就是我们程门弟子”,新艳秋由此潸然泪下。古稀高龄的新艳秋毕恭毕敬地向程夫人执弟子礼,闻者无不感慨万千。多少年来如影随行,一丝不苟地复制程先生舞台上的一颦、一笑、一字、一腔,如今才有了名分。

    晚年自述/新艳秋 编辑

    我从二十年代中期就开始学习程派艺术,那时我十五岁,算来也有五十多年。学习程派的演员,也许我算是头一个。我是学河北梆子出身,九岁学戏,珍珠钻是我姐姐,我哥哥王子祥是拉胡琴的。在一九二五年左右,我和哥哥一起迷上了程派艺术。

    那时程砚秋先生常在北京华乐园演唱《红拂传》、《金锁记》、《青霜剑》等。罗瘿公先生为他编写的名剧已陆续演出,程派的独特风格已开始形成。程先生当时不过二十出头,人还瘦,扮相、做功、唱腔,无一不美;无论老戏、新戏都演得深刻动人,而且每次演出都有变化,艺术上正在突飞猛进地发展。程派艺术有如一块巨大的磁石,紧紧地吸住了我这个河北梆子演员,暗暗立志:我要学程派,不唱梆子唱京剧。好在那时“梆子皮黄两下锅”的余风仍在,我也是两门抱,会唱点京剧。

    那时可不象现在学戏这么容易,现在的老师唯恐学生不学,恨不得把自己所有一古脑儿掏给学生。我学程派完全靠“偷”。程砚秋先生每有演出,我和我哥哥必去“偷”戏。我们躲在华乐园楼上的角落里,哥哥专记胡琴、唱腔的工尺谱,我强学全出戏的唱、念、身段。戏散人静后,我和哥哥步行回家,一路上研究刚才看戏所得,说着说着我们两人在路上就比画起来,哥哥哼着胡琴伴奏,我就边唱边舞,走起身段来。回到家里,多困也不敢睡觉,接着练,没有镜子就在月亮下走身段,看自己的影子,找毛病,非把当天所学的弄出个结果,熟记在心里不行。有时一弄就弄到天亮。

    新艳秋授艺张火丁 新艳秋授艺张火丁

    “偷”戏在旧社会是犯忌的,为了怕被人认出来把我赶出戏院,我只好化装成男孩子去剧场“偷”。这样“偷”了几年,居然让我把程砚秋先生当时演出的早期程派代表剧目都“偷”到了手。我不能光学不演,那就没有饭吃了。我成班唱戏,艺名叫王兰芳,唱功、表演我尽力学程。有一位在梅兰芳先生身边合作的前辈齐如山先生看了我的戏,很惊异地说:“这孩子的唱法很像程老四!”就推荐我拜程砚秋为师。程先生以自己年轻,艺术上还不成熟为理由婉言谢绝了。之后,经这位前辈介绍,我拜了梅兰芳先生为师,梅先生给我说了《红线盗盒》、《霸王别姬》等梅派代表作。

    可是我对程派艺术仍是迷恋极深,爱不释手,他的表演艺术太美了。旧社会拜师不易,程先生既然不肯收我,不能得到直接的传授,那我就一方面自己苦练,一方面绕着弯向程先生的师友们求教。程派艺术有两大特点,一是唱腔精湛,字音发出又收回,似断实未断,内涵的东西非常丰富,浑然一体。程腔非常讲究字,字头、字腹、字尾交待非常清楚。另一是表演精美,演谁是谁。程先生的身段,台步非常美,他不是按着老派青衣捂着肚子较为呆板地唱,他的出场,台步,好像荷花摇摆,幽雅大方。表演上极富内心感情。像《青霜剑》中《洞房》一场,申雪贞对仇人方世一,内心仇恨到了极点,伺机刺杀,但这种内心活动既不能让方世一察觉,又要交待给观众。程先生面对方世一时,脸上含笑,温柔腼腆;转过头来,满面仇恨,目光喷火。这种“两面脸”的表演非常动人。至于程派水袖,优美丰富,极有内心感情,更为世著称了。

    我就从学腔、学表演入手,仔细体会程派艺术的精髓。我的嗓子不错,按程腔唱、旋律、板眼全对,就是“味儿”差。为什么我唱不出程派的“味儿”?就苦心琢磨。我除了去剧场“偷”外,还把当时程先生所有的唱片,搜集起来.,一遍又一遍地听,慢慢地体会出,程腔是气托腔、气托音、音带气的唱法,发声完全靠的是丹田气。他的立音,“啊”音与一般人不同,他有自己独特的发声方法和位置,也就是脑后音。脑后音又怎么发声,位置在哪儿?我不清楚,也没人指点,只对着唱片一遍一遍地听,跟着低声哼唱,一点一点唱。唱不对,找错了,再重听重来。唱片不知被我磨坏了多少张,试找了不知多少遍,程派的以气托音和脑后音发声方法,终于让我逐渐摸索到了。发声方法和位置找对了。哪个字音比较好办,唱出来就有味儿有深度了,再在技巧、感情上找,就能逐步掌握把音提上来再发出去、发出去再收回、圆柔一体的程腔唱法。

    新艳秋 新艳秋

    身段动作,我是看戏时学,回来再苦练。程先生的水袖从不露手,裙子象一片铺开的荷叶,裙子长,不露脚,走圆场时裙子飞飘起来,轻盈端庄,美极了。他的水袖正、反、翻、抖、收都美而有感情。云手是双的,水袖也是双的。如《窦娥冤》中“辞别了众高邻……”的边唱边舞,水袖全是双的,双袖分别甩出去,再收回托肘,是从太极拳肘底锤变化出来的。记得我刚看程先生演出时,水袖还没有这么丰富,过了一两年就大不同了,发展了很多优美的新动作。他的水袖有感情,会说话,我非学会不可。我在家里每天双手绑上毛巾练,一边练,一边回忆程先生的演法,不仅学其形,还要找程派水袖的“范儿”和表达感情的内容,一练就是几百遍,终于也被我逐渐掌握了。

    同时我还向程先生的老师王瑶卿老夫子问艺,并且正式拜了师。程派艺术的形成,王老先生很花费了一番心血,对程派的戏、腔、表演,王老先生很精通。他见我苦心学程,就热情指点,给我说戏,纠正我的毛病,把我偷学到的程派戏,一出一出地加工。程先生早年的艺术伙伴郭仲衡、侯喜瑞、赵桐珊和琴师胡铁芬,也给了我不少帮助。这种绕着弯的学习,使我获益非浅。

    我决心继承程派艺术,就改名为新艳秋(程先生原名程艳秋),打出了程派的旗号,那时大约1930年前后,程先生的学生陈丽芳当时还没唱戏。我这个艺名,对程先生可是不大尊重。记得一次春节,我去给梅先生拜年,梅先生开玩笑说:“新老板来了,怎么旧老板还没来?”

    新艳秋 新艳秋

    1932年,程先生出国去欧洲考察,一年没唱戏。我乘机大唱特唱,并且把程先生同台合作的郭仲衡、侯喜瑞等拉到我的班社中,陪着我唱。一下我就红得发紫。由于程先生不在国内,很多程派艺术爱好者从我身上得到程派艺术欣赏的满足。程先生早期的名作象《红拂传》、《青霜剑》、《鸳鸯冢》、《梅妃》、《碧玉簪》、《金锁记》、《朱痕记》、《骂殿》等我都唱了;《文姬归汉》我学会了但没有演出,此外我还排了新戏《娄妃》等,也按程派路子唱。

    程先生知道我在学他。1933年他回国后,一次悄悄来看我的《红拂传》。消息传到后台,我十分紧张。郭仲衡、侯喜瑞先生,都劝我别害怕,大胆唱。那天台上没出错。到“进酒”一场,郭仲衡先生在台上对我悄悄一呶嘴,告诉我台下坐在前排池座边上戴墨镜的就是程先生。事后,听说程先生认为我唱得不错,笑眯眯的,我这才放了心。我唱“红”了,却伤害了程先生,因为我挖了程先生班社的班底,给程先生制造了困难,他回国后,不得不另起炉灶,重组“鸣和社”。这是我对不起程先生。所以1949年前,在王瑶卿先生家中,我和程先生有过几次见面机会,但是从来没说过话,为此我一直感到内疚。

    三十年代中期,我结了婚不唱戏了。抗日战争胜利后,我才重返舞台。1954年我和杜丽云从外地回南京路过上海,程先生当时正在上海演出,我们去看了戏,散戏后杜丽云陪我去后台看望程先生。走进后台时,我心有些跳。二十多年前,我和程先生之间有过隔阂,从没说过话,今天会不会还不理我呀?程先生见我来了,很高兴,站起身来握着我的手,问长问短。知道我还在台上唱戏,程先生亲切地问我“《荒山泪》、《春闺梦》你会不会?《锁麟囊》你会唱吗?”我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是偷着学的。”程先生笑了,说:“我住在国际饭店X楼X号,你来玩,随时可以来找我。你要来啊!”我听了这番话,激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明白程先生这番话的意思,他心胸宽阔,不仅尽释前嫌,原谅了我当年的过失,而且知道我的艺术底细;对他早年的戏学得多,中期名作可能不熟悉,他要给我说戏,把程派艺术传给我。这怎么不让我感动呢!可惜的是:我因任务在身,第二天就要离开上海,从此就再也没见到程砚秋先生,失去了这最后而又难得的学习机会,这是我终生的憾事。

    现在我已经71岁了。1956年后我因中气不足,只好终止了舞台演出,从此专门从事教学工作。我虽然不是程砚秋先生的及门弟子,但五十多年来我一直从事程派艺术,也可以说是程砚秋老师的一个旁听的学生。我要把从程砚秋老师那里学到的东西,全部传给下一代,为程派艺术的继承发展,尽我自己的力量。  

    人物评价/新艳秋 编辑

    这孩子的唱法很像程老四! ——齐如山

    与雪艳琴、章遏云、杜丽云合称“四大坤旦”、”坤伶主席“ ——19世纪三十年代社会称誉

    程派的弟子各有各的优点,但是,他们加起来也不如一个没有拜师的新艳秋。 ——程砚秋夫人果素瑛

    “程派艺术桂冠上的明珠”——梨园届称誉

    我看新老的戏,每次都能达到醉心的境界,一举手一投足,一腔一韵,都有很强烈的艺术底蕴和张力。最难得是,她身上具有大艺术家才有的一股“静气”,虽然身材瘦小,声音细婉,但却观之不由人不屏气凝神、如赏美玉。 ——票友裘迷

    那举手投足,那一凝目,那娇嗔,那期盼,无不渗透着一种深厚的文化底蕴,给人一种美的享受,那凄凉之美,那矜持之美,那幽思之美,是在其他演员身上很难见到的。 ——网友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15 11:34:50

    人物关系

    编辑

    新艳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