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日俄战争

    日俄战争,是指1904-1905年间(清朝光绪三十年至三十一年),日本和沙皇俄国重新瓜分中国东北和朝鲜﹐进而争夺亚洲及太平洋霸权的帝国主义战争。战争主要在中国东北进行﹐使中国人民蒙受巨大灾难朝鲜人民也深受其害。1904年1月13日,日本对俄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俄国保全中国满洲领土,承认朝鲜在俄国利益范围之外。若犹迁延不决,恐于日俄两国均大不利。同时,日本加快向中国东北调动部队,日俄战争爆发。1905年9月5日,日俄战争结束。以沙皇俄国的失败而告终。日俄战争促成日本在东北亚取得军事优势,并取得在朝鲜半岛、中国东北驻军的权利,令俄国于此的扩张受到阻挠。日俄战争的陆上战场是清朝本土的东北地区,而清朝政府却被逼迫宣布中立,甚至为这场战争专门划出了一块交战区。日、俄、中(清)三方在这场战争中都蒙受到了严重损失,并为之后各国的发展道路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俄日战争 外文名称: Russo-Japanese War
    时间: 1904 2 6 发生地点: 中国东北及黄海地区
    结果: 日本获胜 历史背景: 沙皇俄国为打破孤立状态
    决定性战役: 对马大海战 奉天之战 辽阳大会战
    参战方: 日本,俄罗斯 参战方兵力: 400000人(日本)
    伤亡情况: 日本88429人、俄国32904人 俄方指挥官: 库罗帕特金马卡洛夫
    日方指挥官: 大山岩,东乡平八郎

    目录

    战争起因/日俄战争 编辑

    俄国占领中国东北全境

    日俄战争日俄战争爆发
    19世纪末期,兴起于欧洲东部、后向西亚、巴尔干和亚洲北部扩张的沙皇俄国的领土已经扩张到2280万平方公里;占全世界陆地面积17%。据俄国1904年所作的人口调查,总人口约为1.4l亿人。19世纪后半期,各资本主义列强最后瓜分世界的斗争加剧了。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沙皇俄国为了打破孤立,乃利用德法矛盾,转而加强与法国的关系,但同时,它并没有放弃缓和与德、奥的矛盾的一切机会。1897年,俄国和奥匈帝国达成维持原属于兴起于亚洲西部、后向欧洲东南部扩张的原奥斯曼帝国(1299~1922)的巴尔干半岛现状的协定。后来又多次同奥匈帝国签订关于巴尔干问题的其他协定。1895年,俄国通过划定与中亚国家阿富汗(此时已沦为英俄两国的半殖民地)的边界线,暂时缓和了英俄在这一地区的冲突。总之,这个时期对俄国来说,欧洲处于相对平静之中。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俄国把注意力转向了远东。

    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各个帝国主义国家疯狂地争夺殖民地、半殖民地和势力范围,对已经瓜分完毕的世界进行重新分割。中国是各列强掠夺的主要对象之一。在此期间,沙皇俄国对中国的侵略又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特别是在东北方向,俄国妄图并吞整个东北地区,并且在沿海寻觅常年不冻港。尼古拉二世公然声称:“俄国无疑必须领有终年通行无阻的港口,此一港口应在大陆上(朝鲜东南部),并且必须与我们以前领有的地带相连。”
    沙皇俄国侵占中国领土的主要手段之一,是修筑西伯利亚大铁路。这条具有战略意义的铁路是90年代初期经亚历山大三世批准修筑的,并派皇太子(即尼古拉二世)到海参崴主持开工典礼(1891年)。俄国财政大臣谢尔盖·维特说:这条铁路修成后,将使“俄国能在任何时间内在最短的路上把自己的军事力量运至海参崴并集中于满洲、黄海海岸及离中国首都的近距离处”。

    1894年7月,日本在美英帝国主义怂恿下,发动侵略中国和朝鲜的甲午战争,打败了中国军队。清政府被迫签订中日《马关条约》。把辽东半岛割让与日本,这同俄国图谋独占我整个东北的侵略计划水火不相容。消息传出,俄国统治集团大哗,不惜以武力强迫日本放弃辽东半岛。他们认为这样一来,中国就会把俄国当作“救星”,下一步文章就好作了。
    为了对日本施加压力,沙皇政府于1895年4月17日(即《马关条约》签字当天)伙同德法两国,共同对日干涉。演出了一场“三国干涉还辽”的闹剧。当时日本经过甲午战争的消耗,一时无力进行新的战争,在三国压力下,被迫“抛弃辽东半岛之永久领有”(实际上是清政府以白银3000万两向日本“赎回”辽东半岛)。这样,俄国就成了战胜国的战胜国。
    嗣后,俄国以“还辽有功”为借口,对清政府敲诈勒索。1896年,诱逼清政府接受《中俄密约》,随即索取了修筑中东铁路及其支线等特权。1897年底,俄国舰队擅自闯进中国旅顺口;翌年3月,沙皇政府以军事压力为后盾,强行向中国政府“租借”旅顺、大连及其附近海域,霸占整个辽东半岛,从而在远东取得了梦寐以求的不冻港。
    1900年,中国爆发震惊中外的义和团运动,矛头直指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俄、德、英、美、法、意、奥、日8个帝国主义国家互相勾结,决定出兵镇压。8月初,八国联军1.8万余人进犯北京。与此同时俄国以镇压东北义和团运动为名,以国防部长兼陆军大臣A.H.库罗帕特金为总参谋长,征调13.5万余官兵,编成四个军,大举入侵我东北地区,其目的是独吞我东北三省。俄国陆军大臣库罗帕特金公然叫嚷:“我们将把满洲变成第二个布哈拉。”这场战争被称为“东北军民抗击沙俄入侵之战”。当时清廷京畿危急,对沙俄入侵东北持妥协求和方针;东北全境兵力仅9万余人,三地区的主官又和战分歧,不能统一部署抗敌。1900年10月1日,俄军占领奉天(今沈阳),4日占领锦州,6日,各路俄军在铁岭会师。至此,东北三省各战略要地均为俄军所控制。

    当参加八国联军的其他帝国主义侵略军撤出北京后,占领中国东北的俄军仍赖着不走,图谋永远独霸我东北,实现其所谓“黄俄罗斯计划”。俄国的阴谋引起中国东北和全国人民的强烈义愤,英日等帝国主义从本身的利益出发,也坚决反对。1902年4月8日沙皇政府不得不签订《交收东三省条约》,被迫同意分三期撤兵,1年半撤完。但是,1903年8月俄国又悍然成立以旅顺为中心的远东总督区,任命阿列克塞耶夫为总督,实际上把我东北当成了俄国领土,接着又重占奉天。这样,俄国摆出一副独占中国东北并且不惜为此一战的架势。

    对俄战争准备

    日俄战争屠杀俘虏
    日本自从19世纪后半叶“明治维新”以来,打破了封建的闭关锁国的状态,迅速发展资本主义,使日本较快地摆脱了半殖民地化的危机,建成了当时亚洲唯一独立自主的资产阶级国家。然而,日本在国家制度和社会生活中仍然保留着大量封建因素,特别是军国主义。这种情况决定了明治维新以后的政权具有特殊的侵略性。这个政权对内残酷剥削和镇压劳动人民,对外积极扩张掠夺,走上了类似沙皇俄国那样的带军事封建性的帝国主义道路。

    早在明治政权成立之初,日本统治集团就确定以侵略扩张为其最高国策,集中体现为把矛头首先指向中国和朝鲜的所谓“大陆政策”。19世纪70年代,日本政府继侵占琉球和台湾之后,即着手侵略朝鲜,从1876至1884年间,先后胁迫朝鲜签订多项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90年代初,日本爆发第一次经济危机,国内各种矛盾十分尖锐,当时的伊藤博文内阁企图从侵华战争中谋求摆脱危机之路。1894年日本政府利用朝鲜反封建、反西方列强和日本入侵的东学党起义,悍然发动大规模侵华战争——“甲午战争”。1895年4月日本胁迫中国签订上文提到的《马关条约》。该约除规定承认日本控制朝鲜外,还要中国向日本割地赔款以及同意日本享受其它特权。特别是关于割让辽东半岛的规定,激怒了俄国,于是演出上文所说“三国干涉还辽”、迫使日本修改《马关条约》的事件。日俄在远东的利害冲突进一步激化。

    此后,日本立即加紧对俄战争准备。1895年它从中国掠夺的赔款白银2.3亿两,大部用于战备方面。日本的国家开支在1893~1894年为8400万日元,到1897年增至2.4亿多日元,其中军费大幅度增加。甲午战后,日本通过一项陆海军军备计划和铁路建设计划,所需款项总额达5.16亿日元,这项计划到1900~1901年时基本完成。这标志着已经作好对俄战争的准备。日本武士集团和大资本家的联盟确信,在俄国的西伯利亚铁路尚未建成之前尽快发动夺取朝鲜和中国东北的战争,对日本最为有利。日本国内的进步人士也曾开展过反对日本统治集团侵略和战争政策的斗争,但是他们的力量尚不足以制止战争的爆发。于是,日俄战争已不可避免。

    战前的形势

    日俄战争俄国将领合影
    英国历来把俄国看作同它争夺中国的对手。它企图假手日本阻止俄国南下同它争夺中国长江流域。因此,英日互相勾结,于1902年1月30日在伦敦签订英日同盟,矛头针对俄国。美国自1899年提出“门户开放”政策以来,几度想插足中国东北,都被俄国拒之门外。为了打破俄国对我东北的垄断地位,美国政府站在日本和英国一边。英美两国对于日本给予了大量的经济援助,为日本的扩军备战输血打气。

    法国仍然忠于俄法同盟。1902年3月12日,俄法两国在彼得堡发表宣旨,声称两国对于将来远东或中国发生变化时,为保护两国之利益,保留其自由行动的余地。这是把法俄军事同盟推广到远东,矛头直指英日同盟。但是,法国并不希望俄国把主要军事力量投入远东,以免削弱俄法同盟在欧洲对付德国的实力,因此对俄国远东政策的支持有一定程度的保留。

    德国继续执行其推动俄国东进的政策。它希望由于俄国占领东北而和日本甚至英国的矛盾激化,迫使俄国调开西部边境的俄军,间接削弱俄法同盟对德国的压力。因此,德国对俄国1901~1904年间的远东政策,基本上表示支持(战争爆发以后,德国继续推行这种政策。当俄国波罗的海舰队东调时,德国表示愿为它加煤。后来甚至酝酿俄德“结盟”)。
    这样,到1902年春,上述各帝国主义国家在远东问题上形成两大集团:一个是英日同盟,以美国为后盾;另一个是法俄同盟。德国在欧洲反对法国,在远东则支持俄国。至此,日俄战争的国际条件已经形成。
    在俄国内部,以沙皇为首的统治集团,在对日战争问题上并不是铁板一块,而是存在两派主张。但在同日本争夺中国和朝鲜等基本的方面这两派是一丘之貉,都是沙皇政府对远东的侵略扩张政策的忠实执行者。他们的分歧主要是在策略方面。一派以财政大臣维特和外交大臣拉姆斯道夫等人为代表。他们看到俄国在国内和国际上(包括在欧洲和远东)困难重重,建议不要轻易发动对日战争,而应作出某些让步,同时加强对中国的经济掠夺和战争准备,待西伯利亚大铁路贝尔加湖段通车,运输能力提高,旅顺及其外围要塞竣工,再伺机决战。另一派以御前大臣亚历山大·别佐勃拉佐夫、内务大臣维亚切斯拉夫·普列维、远东总督阿列克塞耶夫等人为代表。这是一群狂热的沙文主义者、帝国主义冒险家;他们过低估计日本的力量,认为蕞尔小邦,不堪一击,“扔帽子就可以把它压倒”,俄国“需要一场小小的胜利的战争,以便制止革命”,“只有毫不含糊地使日本了解,俄国准备捍卫自己在满洲的利益,如果必要,即不惜诉诸武力’,才能够指望谈判获得成功”,因此主张对日强硬。国内革命高潮愈是逼近,这一帮人愈是想从战争寻找出路。

    俄国陆军大臣:库罗帕特金,沙皇尼古拉二世本身是战争的罪魁祸首,但在发动战争的时机问题上,他凌驾于两派之上。他知道俄国准备不足,希望推迟战争,认为“时间是俄国最好的盟友”,“每一个年头都会加强我们的实力”。但是,他确信推迟战争的最好办法是采取强硬政策,而“让步总是引起新的让步”。这样,他实际上支持了别佐勃拉佐夫一派的主张。1903年5月,沙皇排斥了维特对远东事务的干预,重用别佐勃拉佐夫,正式推行所谓“新方针”。与此相呼应,在全俄国掀起一片战争叫嚣,呼吁人民“流血、牺牲”,“保卫祖国”,大造战争空气。但是,俄国实际的战争准备进展缓慢。

    另一方面,日本统治集团看到,“每拖延一天,甚至一小时,都会增强俄国取胜的机会”,因此在英美支持下加紧备战,同时对俄国展开外交攻势。在日俄谈判过程中,日方不断提高要价,始则要求俄国承认其对朝鲜的“保护”,继而要求打入“南满”,最后又要求在“北满”及其他地区的权利。尽管沙皇政府玩弄外交手腕,故意拖延谈判,以争取时间,但日本统治集团决心利用当时有利的国际形势和俄国准备不足的致命弱点,于1904年2月6日正式与俄国断交,2月8日夜间不宣而战。从此爆发了日俄两国统治集团长期准备的帝国主义掠夺战争。
    日俄战争主要是在中国领土上进行的。腐朽透顶的清政府,竟置国家主权和人民生命财产于不顾,听任日俄两国铁蹄践踏我东北锦绣河山。1904年2月12日,清政府无耻宣布“局外中立”,划辽河以东地区为日俄两军“交战区”,并严令地方军政长官对人民群众“加意严防”,“切实弹压”。但是,饱受外敌蹂躏的东北人民,自发地开展反侵略、反官府的斗争,给帝国主义强盗造成了巨大困难。显示了中华民族不畏强暴,敢于斗争的精神。

    实力计划/日俄战争 编辑

    双方实力对比

    日俄战争日俄战争爆发
    战争前夕俄国总人口达1.41亿人,1904年陆军常备军总兵力约105万人,后备役军人达375万人。其中将90%的兵力部署在西部地区,在远东只有正规陆军部队9.8万余人(148门炮、8挺机枪),同时,俄国海军拥有200余艘战舰,其中太平洋分舰队拥有60余艘作战舰艇(19.2万多吨)。整个战争期间进行过9次动员,先后征召近120万人入伍。有线电报电话只装备到军和集团军。师以下一律采用徒步或乘马通信。西伯利亚大铁路环贝加尔湖段没有修通,每昼夜只能开两三列军车,从欧洲到中国东北将近6星期行程。后勤保障情况的混乱惊人,当前线最需要炮弹的时候,部队领到的却是一车箱一车箱的神像。在速射火力空前猛烈的条件下,俄军主导的军事思想却特别强调刺刀白刃战,崇尚约100年前库图佐夫和拿破仑的作战方法。对俄国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旅顺要塞工程远未完成,海军10年扩军计划也未完成。东北战场俄国陆军统帅库罗帕特金是一个缺乏实践经验的典型的军事官僚,做事优柔寡断,决而不行。率领欧洲舰队增援太平洋方向的统帅——罗日杰斯特温斯基只具有帆船时代的作战经验,不懂钢甲战舰时代的海军战术。再加上俄国陆海军统帅机构和指挥系统的内部矛盾和混乱局面,包括彼得堡派来的皇亲国戚的插手干预,决定了俄军必然惨败的命运。

    日本可动员军队

    日本总人口约4400万。战时可动员200余万后备兵员(实际上动员了118.5万人)。战争初期,陆军总兵力约37.5万人(1140门炮),其中25万人可用于日本列岛以外作战。火炮中37%为山炮,适于东北战场的地形特点。机枪147挺。海军是日本建军的重点。战争前夕日本海军有战舰约80艘(26万多吨),多数是在英国建造的新型舰只,性能良好,规格统一。
    日本满洲军总司令:大山岩日军兵役制度比较严密,后备力量动员准备的程度较高。官兵受军国主义、沙文主义和“武士道”的毒害甚深。陆军以师为最大的战术单位,一般由2个旅,加上骑兵团和炮团等单位组成。战时两三个师编为1个军。全军有统一的作战思想,基本上是学习德国名将毛奇的理论。核心是强调进攻;进攻的主要样式是翼侧迂回,力避正面进攻,以减少伤亡。对刺刀白刃战并不完全排斥,但更加重视火力,特别是交叉火力。冲击前通常要进行火力准备。步兵基本的战斗队形是散兵线。日军不少军官曾到德国留学。部队和院校也雇请了许多德国教官,按德军条令进行训练。东北战场日军统帅大山岩元帅就是毛奇的信徒。普法战争期间,他在普军中亲自观察毛奇军事思想的运用。他总想在日俄战争中打出一个“色当”来。他的指挥艺术比俄军高明。日本海军的作战思想,同陆军一样强调进攻。“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曾在英国学习。他积极求战,但重视准备,行动谨慎而诡诈。就总体而言,俄国人口和陆海军数量都大大超过日本。但具体到远东战场,则日本的实力超过俄国。加上其他有利条件,如后方近,训练和装备较好,指挥能力较强,对中国东北情况熟悉等等,则日本的优势更为明显。

    双方作战计划

    沙皇政府历来把远东看作次要战场,俄军总参谋部迟迟没有制订统一的对日作战计划。最早的计划是由黑龙江沿岸军区和俄国驻辽东地面部队的参谋部制订的,1901年经沙皇批准,1903年访问日本以后,俄国陆军大臣阿列克塞·库罗帕特金大将作出结论:“一个俄国兵可以对付三个日本兵,而我们只需要14天的时间就能够在满洲集结40万大军,这已经是击败日本陆军所需数量的三倍了。所以说将来要发生的与其说是战争不如说是一场军事散步更为合适”。虽然他认为一个俄国士兵能够对付三个日本士兵,但他还是计划采用三倍于日本陆军的兵力,虽然他认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只是一次“军事散步”,可他的作战计划却是以现有兵力坚持6个月的防御作战,直到集结足够的兵力之后进行反攻,在日本登陆,击溃其本土部队,平定人民的反抗,占领都城,生擒日皇”。
    太平洋海军作战计划是由远东总督阿列克塞耶夫的参谋部制订的。计划规定俄国海军在远东的主要任务是:依托旅顺,控制黄海和朝鲜海峡;不允许日本陆军在朝鲜西海岸登陆;转移日本海军部分兵力对主战场的注意,并从海参崴方向采取辅助作战行动,借以防止日军在黑龙江口沿岸登陆。计划强调一切行动的主要目的,是“尽可能持久保存海军力量,无论如何不采取冒险行动”。这也是一个消极保守的计划,而且与地面作战计划没有联系。
    日军作战计划的基本精神,是利用俄方准备不足,以突然袭击首先歼灭太平洋舰队,夺取制海权,保障陆军在朝鲜和辽东半岛登陆,并占领旅顺口。尔后集中地面部队主力,力争在俄国增援部队到达远东之前,歼灭俄军于辽阳、奉天地区。这是一个积极进攻、速战速决的计划,但具有一定的冒险性。

    战争经过/日俄战争 编辑

    日俄战争线路日俄战争线路
    中日甲午战争之后,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野心更大了,疯狂推行其侵略中国、吞并朝鲜的“大陆政策”。这样,就同沙皇俄国推行的侵略中国、吞并朝鲜、独占亚洲、称霸太平洋的“远东政策”发生了尖锐矛盾。《马关条约》规定割让辽东半岛给日本,引起了沙俄的不满,沙俄为获得不冻港旅顺,控制我国东北地区,联合法、德对日施压,最后中国给日本白银3000万两作为“赎辽费”赎回辽东半岛,史称“三国干涉还辽”。对此,日本怀恨在心,伺机报复。逼日还辽不久,沙皇俄国便以“还辽有功”为借口,攫取了在中国东北修筑中东铁路及其支线等特权,后来,又强行向中国政府租借旅顺和大连。而日本经过10年备战,实力大增,决心在东北地区卷土重来,建立霸权,取代俄国在东北的地位。

    1900年,中国爆发义和团运动,沙俄乘机出兵占领东北全境,企图据为己有,遭到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和世界舆论的指责。日本借机与英国订立反俄军事同盟,要求俄国撤出在中国东北的占领军,双方谈判没有结果。日本便依仗英国的军事支持和英美等国的经济援助,于1904年2月8日派遣海军偷袭停泊在旅顺港外的沙俄太平洋舰队,并击沉在朝鲜仁川的俄国军舰。日俄两国遂于2月10日同时宣战。

    历史背景/日俄战争 编辑

    19世纪末﹐日本和沙皇俄国竞相争夺中国东北和朝鲜。1894年﹐日本出兵侵入朝鲜﹐对中国发动战争(即中日甲午战争)。1895年,从中国割取辽东半岛﹐并将朝鲜纳入其势力范围。日本的扩张触犯了妄图独吞中国东北的俄国的利益。俄国串通德﹑法两国﹐始则迫使日本将辽东半岛“退还”中国﹐继而借口“还辽有功”和“共同防日”﹐诱使中国清政府签订密约﹐攫取在中国东北修筑中东铁路(满洲里至绥芬河)的权利。1898年﹐又强行租借旅顺口和大连﹐攫取修筑中东铁路支线(哈尔滨至大连)的特权。1900年﹐俄国在参加八国联军进犯北京的同时﹐以“保护铁路”为名出兵侵占中国东北全境。嗣后﹐不仅拒不撤兵﹐反加紧向朝鲜渗透。日本一直不甘心退出辽东半岛﹐积极扩军备战﹐准备以武力迫使俄国让步。1902年﹐日本与英国结盟﹐并得到了美国的支持。在此前后﹐日俄两国虽就瓜分中国东北和朝鲜问题一再谈判﹐但始终未能达成妥协。1904年2月6日﹐两国终于断绝外交关系。

    战前双方态势和企图日本陆军有常备军近20万人﹑预备役3.5万人﹑后备役20万人﹐主要部署在本州﹑九州地区﹔海军有作战舰艇80余艘﹐26万余吨﹐主要基地在佐世保﹑吴港﹑对马。日军的作战企图是﹕以海军歼灭俄太平洋分舰队﹐夺取制海权﹔以陆军一部登陆朝鲜﹐向鸭绿江推进﹐实施钳制作战﹔主力在辽东半岛登陆﹐攻占旅顺口﹐尔后北进﹐歼俄军主力于辽阳奉天(今沈阳)一带。

    俄国陆军有常备军113.5万人﹑预备役350万人﹐主要部署在西部﹔远东地区仅10万人﹐分散在中国东北﹑滨海边区和外贝加尔地区。海军有4个舰队﹐主力部署在波罗的海和黑海。太平洋第1分舰队辖作战舰艇63艘﹐19万吨﹐主要基地在旅顺口﹑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俄国总兵力虽超过日本﹐但远东战场的优势却在日本方面。俄军的作战计画是﹕以海军阻止日军登陆﹐以陆军一部守旅顺口和乌苏里江﹐另一部兵力在鸭绿江岸迟滞日军进攻﹔主力在海城﹑辽阳地区集中﹐待增援部队到达后转入反攻﹐先将日军逐出东北﹑朝鲜﹐后在日本本土登陆。

    作战经过/日俄战争 编辑

    对旅顺突袭

    日俄战争日俄战争大炮台
    旅顺是俄国在远东攫取的唯一的不冻港,是太平洋分舰队的主要基地。整个日俄战争期间,始终贯穿着双方对这一战略要地的争夺,实质上是争夺对战争全局具有决定意义的制海权。旅顺港的内港较狭窄,水浅,只有一个出入口。大型战舰只能在涨潮时出入内港,而且要有拖船牵引。俄方制订的要塞设防计划,原定到1909年完成。战争爆发时,守军(地面部队)只有1.21万人,炮116门(计划规定418门)。太平洋分舰队主力常驻该地,很少出海训练,舰炮和要塞从未进行过联合演习。港内没有舰艇维修设施。

    1904年2月5日,日方决定同俄国断交同时,日本天皇即指示开始军事行动。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于2月6日0时召集下属指挥官,传达天皇的决定,并且命令全舰队开赴黄海,分别攻击停泊在旅顺和仁川(济物浦)的俄舰。

    在这个关键时刻,俄国官兵仍处于和平麻痹状态。太平洋分舰队停泊在旅顺外港,舰艇警戒仍执行“平时规定”,已经决定采取加强警戒的补充措施,但要到1904年2月10日才开始执行。夜间不打开防雷网,却以军舰上的探照灯把内港的出入口照得通明。总督阿列克塞耶夫及其亲信知道日俄谈判破裂的消息,但没有采取应变措施。直到日军偷袭旅顺前几小时,舰队参谋长威特赫夫特将军还说“战争打不起来”。

    1904年2月8日夜﹐日本海军联合舰队(总司令为东乡平八郎海军中将)突然袭击泊于旅顺口外的俄国太平洋第1分舰队(司令为..斯塔尔克海军中将)﹐揭开日俄战争序幕﹔9日﹐又击沉停泊在朝鲜仁川的2艘俄舰。以后﹐日舰队通过不断攻击和封锁旅顺口﹐限制俄舰队的行动﹐为陆军在朝鲜和辽东半岛登陆创造了条件。2~3月﹐日陆军第1集团军(司令为黑木为桢上将)先后在仁川和镇南浦登陆﹐4月末至5月初﹐渡过鸭绿江﹐击溃俄东满支队(司令为..扎苏利奇中将)﹐占领九连城﹑凤凰城﹐前出太子河﹐威胁辽阳俄军的侧后。5月5日﹐日第2集团军(司令为奥保巩上将)开始在辽东半岛貔子窝登陆﹐26日占领金州﹐29日﹐日第3集团军(司令为乃木希典上将)在大连登陆﹐进逼旅顺口。6月﹐第2集团军回师北上﹐在得利寺击退南下救援旅顺口的俄军南满支队(司令为..什塔克尔别尔格中将)﹐然后乘胜追击﹐沿铁路向辽阳进攻。5月19日﹐日独立第10师在辽东半岛大孤山登陆。6月﹐占领岫岩﹐7月﹐与第2集团军1个师合编为第4集团军(司令为野津道贯上将)﹐占领析木城﹐前出海城。至此﹐日军3个集团军形成了合围辽阳的态势。

    辽东登陆

    战争爆发后,俄国加速向远东增兵。为防日军在朝鲜和辽东半岛沿岸登陆,俄军作如下部署:“东满”支队(近2万人)在鸭绿江右岸占领阵地;“南满”支队(约2.2万人)配置在营口一大石桥一海城地区;关东支队(近3万人)部署在辽东半岛和旅顺地区。主力(近3万人)集结于辽阳一奉天地区。此外,在南乌苏里和海参崴还有近3万人集结待命。从俄国腹地调来的增援部队正陆续开到(战争头半年每月约2万人)。
    在俄日双方争夺制海权的同时,日本陆军开始登陆。1904年3月21日,日第1军(约3万人,100余门炮,由黑木为桢大将指挥)首先在朝鲜镇南浦登陆北进。1904年4月中旬,日军未遇抵抗就抵达鸭绿江左岸。在对岸防守的是俄军“东满”支队,由扎苏利奇中将指挥。扎苏利奇拥有近2万人、62门炮,占领阵地已经1个半月,但没有加强防御工事。部队分散配置在宽大的正面上,对敌人可能进攻的方向胸中无数。只构筑一道绵长的堑壕,并且几乎不加伪装。占总兵力约半数的预备队配置在10公里以外。炮兵阵地完全暴露。1904年4月30日夜间,日军发动进攻,企图迂回俄军左翼。1904年5月1日在九连城展开激战。俄军以炮火和反突击抵抗日军的进攻。但日军兵力占优势,其火炮从隐蔽阵地上发射,压制了俄军炮火。扎苏利奇害怕被包围,下令向辽阳撤退。东西伯利亚第11步兵团被陷入优势日军的包围圈,经替战突围,伤亡惨重。这是俄军在地面作战中首次失利。扎苏利奇部队的撤退,为日军进入东北打开了大门。日第1军立即前出凤凰城地区,准备向辽阳方向进军。
    与此同时,日第2军(4个师,约4万人,216门炮,由奥保巩大将指挥)于5月初在辽东半岛东南貔子窝登陆,企图从北面攻占旅顺。1904年5月底,第2军进抵金州。在该地区担任防御的是俄军第4步兵师,负责掩护旅顺以北的接近地。这个师共1.8万人(131门炮,由福克将军指挥),但只派出1个团(3800人)在阵地上,其余都作为预备队,距前沿10——12公里以外。日第2军以3个师投入进攻,兵力10倍于敌,火力5倍于敌,并可得到舰炮支援。在众寡悬殊的战斗中,俄国舰队主力按兵不动,只出动了两三艘舰艇加强俄军的右翼。辽东半岛俄军司令斯捷塞尔命令福克师放弃大连,径向旅顺撤退。日军随即占领金州和大连,并向旅顺逼进。(俄日金州南山之战)由于旅顺地面部队司令康得拉钦科坚持利用旅顺外围有利地形设防,日军才被阻于旅顺以北25——30公里一线。日军各路登陆得手后,于1904年6月20日建立“满洲军总司令部”,以大山岩元帅任总司令,统一指挥各部日军。

    旅顺争夺战

    只要旅顺继续掌握在俄国手中,它的舰队就随时可威胁在“南满”登陆的日军的海上交通线。不占领旅顺,日军无法在东北进行大规模的地面作战。因此,在将近1个月的时间内,日方积极准备对旅顺的第2次进攻,专门编组了执行这项任务的第3军(第2军已奉命北上),任命乃木希典为军长。此人甲午战争时担任旅长,曾一举攻克旅顺。第3军所配备的火炮大部分是攻城炮。
    与此同时,尼古拉二世也指示远东俄国陆军总司令库罗帕特金发动攻势,责成他“对旅顺的命运负责”。彼得堡警告库罗帕特金说:如丢掉旅顺,“将是新的最沉重的打击,不仅有损于俄国在远东的政治军事威望,而且有损于在近东、中亚和欧洲的政治军事威望。
    无疑,俄国的敌人将利用这一点尽可能使我们为难,而朋友则将把俄国视为软弱的同盟者而加以抛弃。”在沙皇政府的压力下,库罗帕特金勉强派出1个军(施塔克尔堡指挥的西伯利亚第1军)南下支援旅顺。1904年6月14——15日,该军在得利寺、瓦房店地区与日第2军遭遇,俄军一败涂地,狼狈退却。从此旅顺与东北俄军主力的联系被完全切断。日军为进攻旅顺,必须确保第3军后方的安全,使它不致遭到集结于辽阳以南地区俄军的打击。因此,1904年6月下旬,第1、第2、第4(从大孤山登陆)3个军开始向辽阳方向移动,企图牵制俄军于该地。1904年6月26日起,日军恢复了辽东半岛上的军事行动。但占领了横山等制高点以后,又转入防御,等待增援。1个月后,日第3军恢复对旅顺的攻势。此时,防守旅顺外围各隘口的俄军第44、第7两个师,兵力约1.6万人,火炮70门,另有战舰支援。但在斯捷塞尔指挥下,节节败退。1904年7月30日,俄军放弃旅顺外围最后一道天然屏障——狼山,福克师在该处一共只坚守了半天。当日,俄军开始撤进要塞。甚至连日本人也没有估计到俄军退却如此之快。
    从战争爆发到1904年7月底近半年中,旅顺要塞的防御有所加强。守军增到4万人,炮646门,机枪62挺。海军有战舰38艘。但物资储备不足以应付长期围困。例如炮弹,平均每门炮只有400发。防御工事不坚固,伪装不严密。特别是指挥无能。负责旅顺防务的斯捷塞尔是个常败将军,他从金州失守开始,就主张放弃旅顺外围一切要地,退入要塞,等待增援。甚至库罗帕特金也感到此人不宜继续担任指挥,曾命令他将指挥权交给斯米尔诺夫将军。但斯捷塞尔对斯米尔诺夫隐瞒了电报,以致后者直到战争结束以后才知道对自己的“任命”。舰队司令威特赫夫特也强调敌强己弱,拒绝出海,始终龟缩在港内。
    包围旅顺的日军兵力达6万人,火炮400门(其中攻城炮198门),机枪72挺。同时,日方以舰队(52艘战舰)封锁了港口。
    1904年8月7日,日军发动进攻。首次攻占要塞外围前沿制高点——大孤山和小孤山。日军以12个营对俄军3个营。双方为争夺这两个战术要点激战了4天。最后高地落入日军之手。1904年8月10日,俄国舰队奉阿列克塞耶夫之命,试图突破封锁,开往海参崴。但由于威特赫夫特准备不周,指挥失当,与日舰队遭遇,当场战死,其余舰只被迫缩回基地;部分舰只逃到中立国港口,被解除武装(日俄黄海海战)。1904年8月12日,俄海参崴分舰队在蔚山海战中被日军上村彦之丞的第二舰队摧毁,1904年8月19日,日军对要塞发动首次强攻,昼夜突击,双方激战到8月24日。日军夺占了一些前沿工事,但伤亡约2万人(占总兵力1/3),士气低落,自伤者大有其人。俄军也伤亡3500人。至此,日军放弃了迅速攻占旅顺的打算,改取长围久困之计。

    辽阳之战

    辽阳是中国东北南部的战略要地﹐6月20日﹐日军成立“满洲军总司令部”﹐总司令为大山岩上将﹐统一指挥各集团军﹐准备进攻辽阳。俄满洲陆军由总司令..库罗帕特金上将直接负责指挥。日军参战兵力为3个集团军﹐13.5万人﹐火炮474门﹔俄军为2个集群﹐15.2万人﹐火炮606门。8月下旬开始﹐日军第1集团军首先向俄军左翼迂回﹐第2﹑第4集团军继而从正面进攻。经过10天激战﹐库罗帕特金担心被围﹐于9月初下令全线退至沙河﹐日军乘势占领辽阳。此战日军伤亡2.4万人﹐俄军伤亡近2万人。

    沙河之战

    9月末﹐俄军兵力增至21万余人﹐火炮758门。日军为12万人﹐火炮488门。俄军恃兵力优势﹐从10月初开始向日军进攻﹐日军积极反击﹐双方在沙河地区展开激战。10月中旬﹐双方均因丧失进攻能力而转入防御﹐形成隔河对峙局面。此战日军伤亡2万余人﹐俄军伤亡4万余人。

    旅顺口之战

    8月19日﹐日军第3集团军对旅顺口要塞发动总攻。最初采用强攻﹐久攻不克﹐付出重大代价﹔尔后改用围攻﹐实施坑道爆破。12月5日﹐日军攻占瞰制港湾的203高地﹐并在高地上设立炮兵观测站﹐击毁港内突围未成的俄海军主力舰只。1905年元旦﹐俄守军(司令为..斯特塞尔中将)投降。此战日军累计兵力约13万人﹐火炮400门﹔俄军兵力约5万人﹐火炮646门。日军伤亡近6万人﹐俄军被俘3.2万人。

    奉天之战

    日军占领旅顺口﹐使日俄战争发生重大转折。日第3集团军所辖第11师得以扩编为鸭绿江集团军(司令为川村景明上将)﹐转进奉天东南赛马集﹐其余各师相继北上﹐参加奉天之战。1905年2月中旬﹐日军于沙河一线集结5个集团军﹐25万人﹐火炮992门﹐完成了进攻准备。俄军在奉天周围集结3个集团军﹐约30万人﹐火炮1494门﹐准备与日军决战。2月20日﹐日军全线发起攻击。鸭绿江集团军和第3集团军向俄军左﹑右两翼迂回﹐第1﹑第2﹑第4集团军从正面钳制俄军﹐主攻指向俄军右翼。由于俄军统帅库罗帕特金对日军主攻方向判断有误﹐对总预备队运用不当﹐俄军遭到失败。3月9日夜间﹐俄军撤退。此战日军伤亡7万人﹔俄军伤亡﹑被俘9万人。奉天之战后﹐俄军退守四平一线。

    对马海战

    当俄国太平洋第1分舰队部分被歼﹐其余舰艇被封锁在旅顺口港内时﹐俄国调波罗的海舰队主力38艘舰艇编成太平洋第2﹑第3分舰队(由..罗热斯特文斯基海军中将统一指挥)﹐一路经苏伊士运河﹐一路绕非洲好望角驶往远东增援。于1905年5月27日﹐在对马海峡遭到日本99艘舰艇的截击。日舰队以多对少﹐以逸待劳﹐发挥舰艇的火力﹑速度优势﹐机动作战。结果﹐俄舰队大败﹐被击沉19艘﹐被俘5艘﹐死亡5000人﹐被俘6000人(内有舰队司令)﹔日舰队仅损失水雷艇3艘﹐伤亡700人。此战决定了俄国在日俄战争中的败局。对马海战以后﹐6月下旬﹐日朝鲜集团军(司令为长谷川好道上将)在朝鲜元山登陆﹐进取会宁。7月﹐日第13师在萨哈林岛(库页岛)登陆﹐8月1日﹐俄守军投降。至此﹐日俄两军的作战行动结束。

    战争结局/日俄战争 编辑

    日俄战争日俄战争

    战争结局日俄战争历时19个月﹐日军参战总兵力约110万人﹔俄军参战总兵力约120万人。战争中﹐日军伤亡﹑被俘约21万人﹐损失舰船91艘﹐支出军费17.2亿日元。俄军伤亡﹑被俘约27万人﹐损失舰船98艘﹐支出军费20亿卢布。日军在战场上虽然节节胜利﹐但人力﹑财力消耗殆尽﹔俄国接连失利﹐国内酝酿着革命危机。双方均不愿将战争继续下去。美国乘机出面调停。1905年8月﹐日俄在美国朴次茅斯谈判。9月5日签订《朴次茅斯和约》。战后﹐俄国退守中国东北北部﹐朝鲜和中国东北南部则成为日本的势力范围。

    日本战胜俄国的主要原因是﹕战前准备充分﹐1895年开始的十年扩军计划至战争爆发时已经完成,军队以师为基本战术单位﹔适于在山地作战﹔官兵训练有素﹔战争初期实施突然袭击﹐掌握了制海权。而俄国低估日本的实力﹐对战争准备不足﹔战场远离国家中心地区﹐仅有的一条西伯利亚铁路﹐运输能力低﹐兵员和物资的补充不能满足需要﹔军队的编制装备不适于山地作战﹔官兵厌战﹐士气低落﹔军队缺乏训练﹐军事素质差﹔统帅部执行消极防御战略﹐指挥失当。..列宁的结论是:“不是俄国人民﹐而是专制制度遭到了可耻的失败。”

    战争期间﹐日俄两国都动员了庞大兵力﹐陆军较广泛地使用弹仓步枪﹑机枪﹑速射炮等新式武器﹐海军装备了比较新式的军舰。作战行动有了更大规模﹐几个集团军展开在百余公里的正面上﹐纵深达到数十公里。战术发生了新的变化﹐迂回和包围成为进攻作战的主要战术手段。由于防御一方加强了火力﹐进攻一方必须善于利用地形﹐实施近迫作业﹐采用更加稀疏的散兵队形﹐并发展了夜战。炮兵已能从遮蔽发射阵地进行射击。防御阵地构筑的方的重要。在战争中陆海军协同动作显示了重大作用。 

    当时俄国因国内爆发俄国1905年革命,无心再战;日本由于战争消耗,已筋疲力尽,也急欲结束战争。美国担心日本过分强大,就从中调停。1905年9月5日,日俄两国在美国签订了《朴次茅斯和约》,背着中国,擅自在中国东北划分“势力范围”。根据条约,俄国将过去所霸占我国的库页岛南半部(北纬50度以南)及其附近一切岛屿割让给日本,将旅顺、大连及附近领土领海的租借权让给日本,俄国还承认朝鲜为日本的“保护国”。条约签订后,日、俄两国立刻逼迫清朝政府给与承认。1905年12月,在日本的压力下,清朝政府与日本签订了《中日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除了接受日、俄《朴次茅斯和约》中的所有规定外,还额外给日本以某些权益。

    附:《朴次茅斯和约》主要内容:俄国承认日本得以“监理”名义处置朝鲜事务,俄国将旅大租借地及该租借地内的一切权益、公产等转给日本;将长春至旅顺间的铁路连同支路、利权、煤矿等无偿转让给日本;将库页岛南部及附近岛屿割予日本。另外在附约中双方规定在东北各自的铁路线内每公里驻护路兵十五名。自此中国东北成为日俄两国的势力范围,出现从一国独占变为两国分据南北的局面。日俄订约后,日本又强迫清政府承认《朴茨茅斯和约》中有关中国的各项规定,并取得经营安(东)奉(天)路、修筑长春到吉林的铁路以及在鸭绿江右岸伐木等权利,又开放东三省十六处为商埠。战后,日本加强对朝鲜的控制,至1910年(宣统二年)兼并朝鲜。

    中国影响/日俄战争 编辑

    日俄战争爆发日俄战争爆发
    日俄战争是一场帝国主义之间不义之战,是交战双方站在对立的立场同时侵略中国、重新划分势力范围、争夺利权的战争。日俄战争爆发后,日本居然要求清政府在东北三省能以外地区严守中立,让出东北地区作战场,坐视日俄两国在中国境内为争夺在中国的势力范围而厮杀。腐败至极的清政府无力约束交战双方,屈辱地宣布“局外中立”。日俄战争期间,中国东北是双方陆上交锋的战场,当地人民蒙受极大的灾难,生命财产遭到空前的浩劫。旅顺的工厂被炸毁,房屋被炸毁,就连寺庙也未能幸免。耕牛被抢走,粮食被抢光,流离失所的难民有几十万人。日、俄都强拉中国老百姓为他们运送弹药,服劳役,许多人冤死在两国侵略者的炮火之下,更有成批的中国平民被日俄双方当作“间谍”,惨遭杀害。这场战争不仅是对中国领土和主权的粗暴践踏,而且使中国东北人民在战争中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和人身伤亡。

    结局影响/日俄战争 编辑

    1906年6月7日,明治天皇敕令在中国东北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它是一个十分特殊的行业,机构庞大,管理着铁路之外的矿山、港口、行政区域、文化和科研机构及情报组织,“佯装出经营铁道之假面,暗里则建立百般之设施”。日本还把辽东半岛改称“关东州”,把驻扎在东北的日军命名为“关东军”,设立殖民统治机构“关东都督府”,总理军政并监督“满铁业务”,成为对中国东北南部进行殖民统治的“大脑”。日本为长远的目标作了准备。

    此外,这次战争很大刺激了中国知识分子特别是留日知识分子的神经,让他们从中看出专制国(俄国)永远无法战胜立宪国(日本)的道理,从而促进了中国的立宪民权运动,客观上加速了清王朝的灭亡。

    日俄战争的战场是在清朝领土满洲(今中国东北)上进行。清朝政府宣布中立,还为这场战争专门划出了一块交战区。满洲人民无辜被卷入战争之中,造成平民伤亡和财产损失,亦显示出清政府的软弱无能。

    日俄战争最直接的后果是日本对南满(中国东北南部)的控制及稳固对朝鲜的统治。关东州租借地(旅顺、大连)以及东清铁路长春以南段(后来的南满铁路)均改属日本。“关东军”在中国东北开始驻扎。日本成为第一个近代通过大规模战争打败白种人殖民者的黄种人,从此走上军国主义的不归路。停战5年之后,日本迫使朝鲜签订《日韩合并条约》,吞并朝鲜。停战23年之后,关东军在沈阳郊区皇姑屯炸死了东北军阀张作霖。又过了3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军占领中国东北。

    俄国的失败使其放弃在远东的扩张计划,集中精力在欧洲发展,与多国结盟,最终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以至1917年经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被推翻,成立了苏联。

    英国为其全球利益驱使,鼓动结盟的日本,成功的击退俄国的扩张企图。10年后,又再次鼓动日本赶走占据胶州湾的德国人。致使日本在远东的势力坐大,最终威胁到英国本身的利益。1920-1930年代,英国在远东的霸主地位急剧衰落,最终在太平洋战争期间被逐出远东。

    清政府对于这场在自己领土上的战争表示中立,而战争中大量中国东北地区平民遇难,这使得中国的有识之士进一步看清政府的无能,决心变法或革命。日俄战争6年之后,辛亥革命爆发,清朝灭亡,中华民国成立。中国的反清革命领导人孙中山曾致电称颂日本战胜俄国。

    战争遗址/日俄战争 编辑

    目前,在旅顺地区仍保留众多的日俄战争遗迹开放观光。

    白玉山表忠塔

    水师营会见所

    203高地——日语取其音称尔灵山

    老铁山炮台

    电岩炮台

    东鸡冠山北堡垒

    旅顺监狱

    遗址介绍:

    日俄战争东鸡冠山
    东鸡冠山日俄战争遗址包括东鸡冠山北堡垒、日俄战争陈列馆、望台炮台和二龙山堡垒四个景点。东鸡冠山北堡垒是沙俄1898年3月侵占旅顺后修建的东部防线中一座重要的功守兼备的堡垒,是日俄战争中双方争夺的重要战场之一。1900年1月由沙俄始建,采用混凝土和鹅卵石灌制而成。外部覆盖有2米厚的沙袋和泥土;内部结构复杂,由指挥部、士兵宿舍、弹药库暗堡、侧防暗堡、暗道、炮阵地、雷道、楼梯井等组成。堡垒呈不规则的五角形,周长496米,面积9900平方米。堡垒四周挖有6米深、8米宽的护垒壕,壕外山坡架设高压电网。1904年日俄战争中,日军为攻此堡垒,曾伤亡900多人。这里不仅保存了较完整的战争遗址,而且还有新建的全国唯一的日俄战争陈列馆,馆内采用讲解、实物展示等多种形式,以丰富详实的资料,深刻的揭露了帝国主义侵华罪行。望台炮台是日俄争夺旅顺的最后战场。因遗留山上的两门俄军残炮而被当地人称名为“两杆炮”。这两杆炮是1899年俄国彼得堡奥卜霍夫钢铁厂铸造的,射程约10千米。1905年元旦,日军攻占望台炮台,宣告日俄旅顺陆战结束。二龙山堡垒是清政府建于甲午战争前所建,先后经历了中日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的战火。1894年在中日甲午战争旅顺保卫战中,清军统领姜桂题率4营兵力防守,在此指挥清军英勇抵抗日军的侵略而青史留名。1904年日俄战争中,俄军将堡垒扩大面积为3万平方米,备50门炮,由沙俄一个加强营驻守,日、俄在此进行了长达两个月的激烈战斗,并终以日军攻克该堡垒而告终。

    战争年表/日俄战争 编辑

    1904年

    2.6——日本对俄罗斯发布最后通牒

    2.8——日本陆军,仁川开始登陆

    2.8——日本海军夜袭旅顺港外的俄罗斯舰队

    2.9——仁川海上海战

    2.10——互相宣战

    2.24——第一次旅顺口闭塞作战

    3.27——第二次旅顺口闭塞作战

    5.1——鸭绿江会战

    5.8——日本陆军在辽东半岛开始登陆

    8.10——黄海海战

    8.14——蔚山海上海战

    8.19——第三次第一次旅顺总攻击

    8.30——辽阳会战

    9.19——第二次旅顺总攻击

    10.9——沙河会战

    10.15——俄国波罗的海舰队起航

    11.26——第三次旅顺总攻击

    12.5——日本军占领旅顺口203高地

    12.31——第四次旅顺总攻击

    1905年

    1.1——旅顺开城投降

    1.25——黑沟台会战

    3.1——奉天会战

    5.27——日本海海战

    9.1——日俄两国签署休战议定书(休战)

    9.5——日俄两国缔结日俄讲和条约(朴茨茅斯和约)(战争结束)

    相关文献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日俄战争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1-28 11:02:54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