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日本角福战争

    日本“角福战争”,是指从上世纪70年代末一直到80年代,前首相田中角荣与福田赳夫之间所进行的权力斗争,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用“瑜亮情结”来比喻。斗转星移,昔日的“战争”主角们已经先后作古,但“战争”继续在其后人的政治舞台上上演着。

    编辑摘要

    目录

    含义/日本角福战争 编辑

    “角福战争”“角福战争”

    角福战争”是指以田中角荣福田赳夫为各自领袖的、自民党内两大派阀之间进行的长达30余年的权力与路线斗争。

    三大要素/日本角福战争 编辑

    派阀政治、个人因素、政策之争,是“角福战争”的三大基本要素。

    “角福战争”的缘起及其谱系/日本角福战争 编辑

    1955年自民党成立后,田中角荣和福田赳夫都成为该党“后备干部”中的佼佼者。田中角荣自1947年首次当选众议员并加入自由党以来,一直深受吉田茂的重视和关照。 而福田赳夫自1952年首次当选众议员以来,深受岸信介的器重与提携。1960年,福田继承岸派而形成了实际上的“福田派”,这比1972年才从佐藤派独立的“田中派”早了十余年。
    1971年7月5日,田中与福田一同进入改组后的佐藤内阁。福田任外相,负责日美“冲绳归还问题”谈判。田中任通产相,负责日美“经贸摩擦问题”谈判。作为现内阁的外相和现任首相佐藤荣作的兄长岸信介的嫡系传人,福田显得离首相宝座更近一些。1972年佐藤决定下台时,本来有意把下任首相宝座禅让给福田,但此时田中角荣已完全控制了佐藤派,并对首相宝座志在必得。在此情况下,佐藤不得不赞同举行自民党总裁“公选”,表示乐见一场后继者之间的“君子之争”。 随后出现了“三角大福中”(即三木武夫、田中角荣、大平正芳、福田赳夫、中曾根康弘,五人都是各自派阀领袖)五强竞争格局。由于中曾根倒向田中一边,格局演变成“三角大福”四强抗争,最终决战则在田中与福田之间进行,史称“角福战争”。
    1972年6月17日,佐藤首相正式表示辞职。7月5日,自民党在日比谷公会堂举行第27届临时党大会,选举新总裁。第一轮投票的得票结果是,田中156票、福田150票、大平101票、三木69票。在对得票数前两位的决胜投票中,田中得到大平、三木两派的支持而得282票,福田得190票,田中以压倒优势当选为自民党总裁。7月6日,佐藤内阁总辞职,田中于当天下午的众参两院会议上当选为首相,7月7日组阁。

    田中角荣田中角荣

    综观“角福战争”的结局,田中胜在政策、谋略和人气上。
    (一)内外政策
    当时佐藤内阁的经济政策已失去人心,财界寄希望于田中上台振兴经济。在中日复交问题上,时任外相的福田是1971年秋季阻止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而失败的负责人之一,“岸—福田派”及福田本人又与台湾当局关系颇深。田中则以“如自己当选,就立即解决日中问题”为执政公约。可见,田中的内外政策都优越于福田。
    (二)政治谋略
    几年来,田中在佐藤派内培植了田中派,并争取大平、三木、中曾根三派支持自己,其政治势力已超越了“福田派”。
    (三)人气指数
    田中是从建筑业和自民党基层上来的“党人派”议员,福田是大藏省高级官员出身的“官僚派”议员。相比之下,田中一无高学历,二无政府部门经验,三无优雅气质。但这些特点在人心思变的1972年却变成了爆炸式的人气,被舆论称为“当代丰臣秀吉”。
    田中在任首相期间(1972年7月7日至1974年12月9日),于1972年9月与中国领导人一道实现了日中邦交正常化。在国内,田中大力推行了“日本列岛改造计划”。其内阁成立之初得到的支持率高达68%,创下当时的历史最高纪录。

    周恩来会见田中角荣周恩来会见田中角荣

    1974年10月10日,提前发行的《文艺春秋》月刊11月号发表了政论作家立花隆的《田中角荣研究——其金脉和人脉》一文,揭露了田中以“幽灵公司”(皮包公司)巧妙地接受现金、“倒卖土地”以及在选举中以金钱拉票的“金权政治”内幕。田中受到了媒体和在野党的猛烈炮轰,田中内阁的支持率急剧下跌至12%。11月26日,田中决定辞职。
    在围绕“田中后”自民党总裁的竞争中,田中支持的大平正芳和反田中的福田赳夫各不相让。在这一情况下,自民党副总裁椎名悦三郎做了裁定:由三木武夫出任总裁。12月9日,三木内阁(1974年12月9日至1976年12月24日)成立。在此次竞选中,福田又与首相宝座擦肩而过。直至1976年12月24日,福田才如愿以偿地出任首相。
    福田当上首相后,依然未能摆脱田中派的强烈影响。福田内阁的实力人物是得到田中支持的自民党干事长大平正芳。1978年11月27日,福田在自民党总裁改选中败给了大平,12月7日辞职。
    接着,田中一手扶植成立了铃木内阁(1980年7月17日至1982年11月27日)和中曾根内阁(1982年11月27日至1987年11月6日),以致后者曾被叫做“田中曾根政权”。以后历届首相的产生,除了1993年自民党短暂下野的时期以外,也无一例外地都是田中派(及其后者派阀)幕后操作的杰作。
    从1984年底起,田中派的主将之一竹下登暗中筹划自立门户。田中对此开展了阻止工作。但竹下还是于1985年2月7日成立了自己的准派阀——“创政会”。原定出席81人,但在田中的压力下实际参加40人,其中包括桥本龙太郎小渊惠三小泽一郎、羽田孜、渡部恒三、梶山静六、鸠三邦夫、野中广务等人。2月27日,田中因脑血栓病倒。此后,竹下登与自称“田中政治的正统继承者”的二阶堂进展开了主导权之争。
    1989年,田中和福田都宣布退出政界。虽然明争暗斗20年的“角福战争”的主角从第一线引退,但这丝毫不意味着“角福战争”的结束。相反,其门下和子女之间的“小角福战争”绵延不断,愈演愈烈。
    20世纪90年代,这一抗争进入第三代、第四代后继者之间的“小角福战争”,而且一直由田中派占主流派地位。
    “田中政治”的秘诀就在于“数量逻辑”,即田中派以保障政治资金、议员前途、党政职位的超强能力始终保持了本派议员在“数量”上的绝对优势。福田赳夫、中曾根康弘和三木武夫都曾试图以“政策逻辑”与田中的“数量逻辑”相抗衡,然而,田中派议员人数持续增加,从1972年的83人增至1987年的141人。在“田中军团”的强大阵容面前,福田选择了对抗,中曾根选择了合作,三木试图射倒田中,但都未能撼动“田中派统治”。

    田中角荣去世田中角荣去世

    1987年,竹下登决定不再因照顾病倒的田中角荣而在另立山头上继续犹豫。7月4日,“竹下派成立大会”在东京赤坂王子饭店举行,宣告由113名首批参加者组成的“经世会”(取“经世济民”之意)即竹下派正式成立。
    竹下派的成立,宣告了“三角大福中”时代的结束和“安竹宫”(安倍晋太郎、竹下登、宫泽喜一)新领袖时代的开幕。当时自民党派阀势力的构成是:竹下派113人,宫泽派98人,安倍派85人,中曾根派81人,河本派32人,田中派二阶堂系15人,田中派中立系13人,无派阀17人。
    1987年10月31日,竹下登当选为自民党总裁,小渊惠三继任竹下派会长。田中派第三代主将“七奉行 ”(“七大金刚”之意)已羽翼丰满,他们是小渊惠三、桥本龙太郎、小泽一郎、梶山静六奥田敬和、渡部恒三、羽田孜。
    竹下登下台后,竹下派相继操纵了宇野宗佑内阁(1989年6月3日至1989年8月10日)、海部俊树内阁(1989年8月10日至1991年11月5日)以及宫泽喜一内阁(1991年11月5日至1993年8月9日)的上台与下台过程。 1992年12月,竹下派因路线和地位之争而分裂为小渊派和羽田派。前者66人,其中有小渊惠三、桥本龙太郎等人,是竹下派主流;后者44名,其中有羽田孜、小泽一郎等人,自称自民党改革派。1993年6月23日,羽田派44人退出自民党而另立新生党。一时间,自民党不断裂变而出现了党派林立的局面。
    1993年8月,自民党在连续执政38年后首次下野,代之而起的是以细川护熙为首相的“七党一派非自民政权”(1993年8月9日至1994年4月28日)。但这个政权,也是杀出自民党竹下派的“七奉行”之一的小泽一郎的杰作。紧接着,小泽又一手导演了以羽田孜为首相的“非自民联合政权”(1994年4月28日至1994年6月30日)的诞生,而羽田也曾是竹下派“七奉行”之一。
    1994年6月,时任自民党政调会长的桥本龙太郎一手导演了自民党社会党这两个老对手之间的合作,加上先驱新党组成了以社会党委员长村山富市为首相的“自社先”联合政权(1994年6月30日至1996年1月11日),自民党下野十个月后重归执政党地位。其后连续出现的桥本内阁(1996年1月11日至1998年7月30日)和小渊内阁(1998年7月30日至2000年4月5日),也均由竹下派“七奉行”成员执政。小渊内阁实现了与小泽一郎领导的自由党的“自自联合”,这又是竹下派“七奉行”成员之间的一次联合。其间,小渊派转变为桥本派,尔后又转变为津岛派
    从1972年7月到2000年4月的近28年,是田中派左右日本政局的时期,福田派及其后续派阀安倍晋太郎派、三博派森喜朗派则一直甘拜田中派的下风。

    角福比较/日本角福战争 编辑

    个人风格
    田中角荣出身于农民家庭,一开始从事建筑业,由自民党基层党员做起,没有显赫背景,但是这些成为田中1972年上台伊始高人气的重要原因。
    福田赳夫是大藏省高级官僚出身,在政界高层徘徊多年,得到前首相岸信介的相当器重,并继承了岸派形成了福田派。
    经济政策
    田中角荣主张积极财政政策,增加社会资本投资,以此促进经济的高速成长。日本列岛改造论就是这一思想的具体体现。
    福田赳夫倾向于依赖自由市场,抑制总需求,认为日本应该由不健康、过热的经济高速成长转变为“稳定成长”,压缩政府财政支出,企业应减少投资,家庭也应压缩消费。
    外交
    第一次角福战争时期的外交问题最引人注目的是日中关系。田中角荣承诺上台后会马上推动日中邦交正常化。
    福田赳夫当时和台湾国府关系密切,反对单方面抛弃台湾,和中国恢复邦交。不过福田赳夫上台后亦同样致力于推动日中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派阀特征
    田中角荣向来崇尚“人数就是实力”的政治理念,田中派重视政治谋略和金权政治,以致于它在和福田派的斗争中大多处于上风。
    福田赳夫的依据名言是“政治是最高的道德”,福田派在政治理念上由于福田的影响,多带有理想主义色彩,所以在谋略上不及田中派的成功。福田多次表示要消除政治腐败和派阀政治,甚至做出解散派阀的举措,但是都未能成功。

    第一次角福战争/日本角福战争 编辑

     佐藤时代后期至1972年总裁选举(1970—1972):田中VS福田

    田中角荣田中角荣

    佐藤荣作首相带领自由民主党在1969年众议院选举中取得历史性的胜利,他也在1970年1月组成了第三次内阁。选举期间,佐藤曾经透露已经不打算第四次角逐党总裁了,言下之意就是打算效仿池田勇人,将首相和党总裁职位“禅让”给自己兄长岸信介的继承人、当时的大藏大臣福田赳夫。
    不过正在迅速崛起的自民党干事长田中角荣不愿意佐藤在这个时候引退,他联合一众盟友,包括党副总裁川岛正次郎、运输大臣桥本登美三郎、众议院议长船田中、内阁官房长官保利茂等,纷纷游说佐藤第四次竞选总裁,以佐藤的政绩显赫和保证冲绳返还过程顺利、公害措施合理化等为由,要求佐藤继续执政,以确保政局稳定。虽然福田赳夫和曾经试图请佐藤放弃参选,但是结果适得其反,佐藤决定再一次参选党总裁。福田派、中曾根派、前尾派纷纷表示支持。结果只有三木武夫坚持与佐藤竞争,而佐藤以绝对优势再次当选。
    佐藤荣作一直担任首相直到1972年决定辞职,期间田中派的势力迅速发展,囊括了原来佐藤派的大部分议员,使佐藤已经不能直接决定禅让于何人。于是佐藤同意自民党举行总裁公选。自民党内五名实力议员——三木武夫、田中角荣、大平正芳、福田赳夫、中曾根康弘都想成为继任总裁,时人称为“三角大福中”。中曾根在与田中密谋后决定退出角逐,倒向支持田中参选,变成“三角大福”的四强格局,据说田中给了中曾根7亿日圆的资金来换取他的退选。
    在第一轮投票中,田中(156票)和福田(150票)的票数领先其他对手,进入第二轮。不过田中在这时得到了三木派和大平派的大部分议员的支持,以282票对192票的绝对优势击败福田,成为新一任的自民党总裁。

    角福休战期/日本角福战争 编辑

    倒三木(1976):田中、福田、大平VS三木、中曾根
    福田内阁(1976—1978):田中、福田、大平VS三木、中曾根
    期间,田中角荣因为洛克希德事件而退出自民党,不过仍然控制着自民党最大派阀田中派的实权。 

    第二次角福战争(第一次大福战争)/日本角福战争 编辑

    福田赳夫福田赳夫

    1978年总裁选举(1978):大平、田中VS福田、三木、中曾根
    1976年大平、福田和田中联手“倒三木”时,大平和福田曾经签订“大福密约”,约定福田做两年首相之后让位予大平。两年之后,大平要求福田履行承诺,不过福田不肯让位,让位自己当时民望不低,加上已经确认了三木派和中曾根派的支持,因此坚持参加党总裁选举。
    结果大福之争让当时备受洛克希德事件困扰的田中找到了反击福田的机会,他全力支持大平打倒福田政权。当时田中派的党全国组织委员长竹下登甚至拿出全国党员党友名册,由后藤田正晴令秘书们对自民党党员进行户外访问、电话攻势等,为大平参选拉票。
    选举预选之前,福田曾经自信地对说:“如果首位差100点儿落到第二位,就不必实行正式选举。居第二位的人应接受党内的舆论而退出选举。”到总裁选举预选当天,大平得784点(得票550,891),福田只得638票(得票472,503)。福田以大比数落败。
    虽然福田派的新生代如森喜朗小泉纯一郎等人都劝福田精选到底,不过福田思量后宣布尊重预选的结果,退出选举,“我是败军之将,无以谈兵”。大平在预选中胜出,福田退选,使自民党不需举行正式选举而推举大平担任后继总裁。自此,福田派由主流派变成了反主流派,势力也大福减弱。

    第三次角福战争(第二次大福战争)/日本角福战争 编辑

     四十日抗争(1979):大平、田中VS福田、三木、中曾根
    突发解散(1980)
    田中支配的确立
    铃木内阁(1980—1982)

    1979年10月举行的众议院选举,自民党惨败,议席骤减,只取得248席,连半数都不过(追加公认后勉强保住半数)。福田、三木、中曾根三派和中川集团组成的反主流派要求大平为选举失利引咎辞职。但是大平不从,在田中的支持下不肯让步,结果造成主流派和反主流派的严重对立和纷争。两派分别推举出大平和福田为首相候选者,是自民党史上第一次推举两名不同的候选者。在国会的首相提名选举中,大平和田中成功策反了部分反主流派的议员,又取得关键少数党的支持,大平以微弱优势再一次击败福田。这次党内纷争长达40多天,史称“四十日抗争”。
    “四十日抗争”过后,大平虽然勉强保住政权,但是政权基础已经被严重削弱,自民党公开分裂成两个针锋相对的派别。反主流派仍然不断攻击大平内阁。1980年5月,社会党趁自民党内耗之机,在国会提出对大平内阁的不信任动议,大部分反主流派的议员在动议表决时集体缺席,导致动议案意外获得通过。大平不得不宣布解散众议院(突发解散),举行日本史上首次的众参同日选举。
    不过在四十日抗争过后,中曾根派已经和福田、三木派越走越远,乃至在不信任动议案表决时,中曾根本人并没有像其它反主流派那样缺席,而是投票反对议案。自此中曾根派脱离反主流派,重新加入了以田中派为首的主流派,以福田派为首的反主流派又一次遭到打击。
    众参同日选举之前的民调显示,自民党会大败,但是选举过程中,首相大平正芳突然病逝,拉动了选民的敬仰和同情心。自民党在两院的选举都大获全胜。选举之后,田中支持大平派的继承人铃木善幸继任首相,得到福田派的支持。铃木内阁因为全靠得到田中的支持才能组成,因而田中对政府的影响力大增,田中支配的体制由此形成。 

    福田最后的反击
    1982年总裁选举(1982):田中、中曽根VS福田
    铃木上任后,不断被人指责为傀儡,内阁是“角影内阁”。虽然铃木本人也试图摆脱田中控制,但是铃木如果缺乏了田中的支持,将难以为继。田中给铃木开出支持他连任的条件甚至包括要求铃木对洛克希德事件的判决采取某种影响。铃木表示不能再忍受处在角福战争的夹缝中,在1980年10月决定辞职。
    中曾根康弘、河本敏夫安倍晋太郎、中川一郎四人宣布参加党总裁选举。其中中曾根得到田中的大力支持;而安倍则是福田派的未来继承人,河本、中川也是福田的反田中盟友。反主流派批评中曾根的田中控制背景,不过中曾根反驳说“自民党还没有弱到被党外人士所操纵的地步。田中君从来没有在自民党的人事和政策问题上,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
    自民党内的长老们曾经打算协调主流派和反主流派,提出了“总理、总裁分离”,中曾根出任首相,福田回任党总裁,这个提议开始得到大部分人的支持,连福田都表示被迫支持。但是中曾根在和田中商议后,表示不接受提议,坚持进行选举。
    结果中曾根在选举得到过半数的支持,成为新任党总裁和首相。中曾根内阁成立,时人称之为“田中曾根内阁”。
    二阶堂拥立构想(1984)田中、中曾根VS福田、铃木、三木
    中曾根内阁成立后,前首相铃木不断被致力于平息角福战争,争取举党一致,但是他逐渐对中曾根过于依靠田中,尤其是任命田中助六出任自民党干事长表示不满,因此,铃木在1984年9月开始,就提出了“二阶堂拥立构想”,试图推举田中派的第二号人物二阶堂进继任总裁,取代中曾根政权。这个提议得到了福田、河本等人的支持,他们认为田中没有理由反对自己的嫡系人马出任总裁。连在野党的公明党和民社党都表示愿意在成立联合政权的前提下支持二阶堂。二阶堂在多人的举荐下,也有意参选,不过拥立构想最终没有得到田中的支持,因为一旦田中派有人出任首相,将会削弱田中对本派的影响力。最后田中以中曾根民望较高为由,成功说服党内推举中曾根。

    角福战争的延续/日本角福战争 编辑

    二阶堂拥立构想失败后,福田派的势力再一次受到打击,福田赳夫也已经无意再和田中斗下去,他让安倍晋太郎继承了他的派阀,安倍派形成。
    而“田中控制”的局面不久之后也终结,一方面,中曾根康弘逐步摆脱了田中路线,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施政理念和方针,大大扩展了自己的势力。尤其是田中被判处有罪之后,实力已经逐步减弱,虽然田中顺利阻止了二阶堂的拥立构想,但是不久之后,田中派的实力人物竹下登就开始挑战田中的地位,谋划灵力门户,而此时尽管田中竭力阻挠,竹下的“创政会”还是照样成立,包括了桥本龙太郎小渊惠三等实力新秀的支持。1985年2月,田中因脑血栓病倒入院,从此再也不能有效控制田中派了,竹下登也因此逐步继承了田中派的遗产。
    1989年,角福战争的两位主角——田中角荣和福田赳夫双双宣布退出政坛。不过虽然如此,“角福战争”依然在田中派和福田派的后继派阀和众多继承者们中延续著。
    以田中角荣和福田赳夫两人主导的角福战争,基本上是以田中派的胜利暂时告终。两人退出政坛之后一直到2000年,自民党除了短暂的在野之外,在外的首相中,基本都是原来田中派的人马。尤其是“竹下派七奉行”,基本垄断了这十多年的日本政坛,如羽田孜、桥本龙太郎、小渊惠三相继出任首相;而小泽一郎年仅47岁就担任自民党干事长,在1991年时,他还负责考察他的前辈宫泽喜一能否担任首相,后来小泽退出了自民党,亲自主导了1993年的非自民·非共产连立政权。1994年村山富市的自社先连立政权则是桥本所策划。 

    21世纪的角福战争/日本角福战争 编辑

    福田康夫2007年出任首相,使得福田派系在“角福战争”中大占上风。福田康夫2007年出任首相,使得福田派系在“角福战争”中大占上风。

    2000年,小渊惠三突然病倒随后逝世,自民党的五名长老(五人组)密议后决定由森喜朗(森派)接任首相。这个偶然的决定使自民党的权力由原田中派向原福田派转变。
    虽然森喜朗不久之后就下台,但是同样来自森派的小泉纯一郎却以高民望在总裁选举中击败了桥本,并且在2001年的参议院选举中大获全胜,形成了“小泉旋风”。小泉在强大的民意支持下推动多项改革,包括金融再生计划、邮政民营化等,还宣称“不惜砸烂自民党”,强硬的改革形象、清新的政治诉求,令小泉和清和研的实力大增。
    与此同时,自民党内桥本引退后,桥本派成为了津岛派,但是派阀内再也没有有力的领袖抗衡清和研。而小泉在选举中也不断排挤原田中派或亲田中的领袖,如中曾根和桥本。在小泉执政初期,曾经任命田中角荣的女儿田中真纪子为外务大臣,福田赳夫的儿子福田康夫为内阁官房长官,不过两人争执不断,最终以田中真纪子的辞职告终。
    小泉之后,连续两任首相安倍晋三和福田康夫也来自于森派。 

    跨党派的角福战争/日本角福战争 编辑

    实际上,自从1993年大批自民党员退党之后,许多原田中派的人马也成为在野党人士,尤其是“竹下派七奉行”之一的小泽一郎。小泽一郎所属的民主党近几年来发展迅速,形成“朝野伯仲”的局面,小泽等人对自民党发起的政权挑战实质上也是田中派和福田派的继承人们的斗争。例如前外相田中真纪子离开政府后,亲近民主党,福田康夫担任首相期间,她曾经在众议院多次质问福田。而福田最终担任首相一年就辞职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小泽一郎领导的民主党多次阻挠重要法案通过。
    福田康夫辞职后,现任首相麻生太郎则是来自于少数派阀麻生派,麻生一定程度上扭转了清和研的保守主义市场主义政策。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角福战争”的内涵、谱系及其新态势
    2杭州日报报业集团,角福战争,2008年09月14日
    3齐鲁晚报,角福战争:两家族打了30年,2008年10月02日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09-09-13 23:16:21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