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曾书书”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 仙侠小说《诛仙》人物

    曾书书[仙侠小说《诛仙》人物]

    曾书书,玄幻武侠小说《诛仙》中的人物,被书迷将其同张小凡的师兄杜必书合称“青云双书”,两人广受读者们喜爱。曾书书机智聪明,人缘很好,喜欢养些奇珍异兽,尤为喜欢小灰。自小爱看各种奇书,不恪守门规,本不喜习武,但其天赋很高,曾在第二十届七脉会武中进入前四。而他跟张小凡,也是最好的朋友。小凡投身魔教后连林惊羽都跟他有了些隔阂,但曾书书没有。而小凡,也很珍惜和书书之间,这份难得的友情。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姓名: 曾书书 别名: 书书
    法术: 太极玄清道 法宝: 轩辕
    相关著作: 《诛仙》 、《诛仙二》
    门派: 青云门

    目录

    角色介绍/曾书书[仙侠小说《诛仙》人物] 编辑

    曾书书曾书书
    姓名:曾书书

    原名:曾英雄(那人一愣,随即脸色微红,有些尴尬笑道:“啊,我可不是故意占你便宜,我的书书乃是书本之书,非父叔之叔。这都怪我爹,当年我娘本给我取名英雄,你说叫曾英雄那有多气派,偏偏我爹看我从小爱看书,便心血来潮给我取名书书,搞的成了一生笑柄,真是的。”)书书之名是后来所改。

    性别:

    武器:轩辕剑(诛仙中是紫色,诛仙二改为黄色)

    身份:青云门风回峰首座曾叔常之子,后继任风回峰首座,七脉合一后,为青云五大长老之一,且为掌门萧逸才最为信任的人。

    喜欢:养花、喂鸟、看书和三眼灵猴小灰

    所养宠物:三腿兔子、黑白孔雀,没壳的乌龟、有翅膀的蛇,冰晶白猴。

    好朋友:张小凡

    弟子:欧阳剑秋、王细雨

    目标:成为青云史上数得着的炼丹大师

    参加七脉会武最想做的事情:必看陆雪琪

    性格特点:幽默,机智聪明,人缘颇好。喜欢养些奇珍异兽,尤为喜欢小灰。自小爱看各种奇书。逍遥快活,不恪守门规(常借御剑修行之名遛下山逛街)。但是修为却着实不低,曾在七脉会武中进入前四。多次被青云门派出探查魔教踪迹。重情重义,不用世俗偏见的眼光看人。在小说中大抵是一个娱乐气息十足的人了吧!

     诛仙二/曾书书[仙侠小说《诛仙》人物] 编辑

    《诛仙二》人物关系
    姓名:曾书书
    立场:正道
    门派:青云门
    青云门状况:七峰合并为一,统称“青云门弟子”
    身份:青云门十九代弟子,青云门五大长老之一
    称呼:曾长老(弟子们称呼)
    现任掌门:萧逸才
    师兄:萧逸才、齐昊、宋大仁
    师姐:文敏
    师弟:林惊羽、张小凡
    师妹:田灵儿、陆雪琪
    好友:张小凡
    弟子:欧阳剑秋、王细雨
    宠物:冰晶白猴(主要还是为了小灰)
    —————————————————————
    ps:
    青云门五长老:萧逸才、齐昊、宋大仁、曾书书、陆雪琪
    -
    在《诛仙二》中,书书他也是少数几个和小凡走的很近的人。
    《诛仙二》里,萧逸才执行“七脉合并”后,从父亲曾叔常手中接过长老职位,是新一代青云门的五大长老之一,并负责青云门的日常事宜,拥有欧阳剑秋、王细雨(主角王宗景之姐)等众多优秀弟子。
    魔教余党阴魔宗,在青云山外寻找云殿的晚上,与副宗主金瓶儿撞上并陷入苦战,最后得张小凡赶来支援才摆脱了危局。
    五年后凉州盘古大殿开启,曾书书作为领队长老率领一众青云试新弟子前往历练……

    人物介绍/曾书书[仙侠小说《诛仙》人物] 编辑

    姓名:曾书书
    原名:曾英雄
    原著摘录:
    【那人一愣,随即脸色微红,有些尴尬笑道:“啊,我可不是故意占你便宜,我的‘书书’乃是书本之书,非父叔之叔。
    这都怪我爹,当年我娘本给我取名‘英雄’,你说叫曾英雄那有多气派,偏偏我爹看我从小爱看书,便心血来潮给我取名‘书书’,搞的成了一生笑柄,真是的。”】——可见“书书”之名是后来所改。
    性别:男
    年龄:20+
    法宝:轩辕(《诛仙》中是紫色,《诛仙二》改为黄色)
    身份:青云门风回峰首座曾叔常之子,青云门十九代弟子,风回峰八代弟子
    外貌:五官清秀,一身长袍,二十上下,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喜欢:养花、喂鸟、看书和三眼灵猴小灰
    宠物:三腿兔子、黑白孔雀,没壳的乌龟、有翅膀的蛇
    性格特点:
    幽默风趣,机智聪明,人缘颇好。
    喜欢养些奇珍异兽,尤为喜欢小灰。
    自小爱看各种奇书,学识广博(认识天琊、三眼灵猴、血炼之术)。
    逍遥快活,肆意潇洒,不恪守门规(常借御剑修行之名遛下河阳城逛街)。
    但是修为却着实不低,曾在七脉会武中进入前四。
    多次被青云门委派,下山探查魔教踪迹。
    重情重义,不用世俗偏见的眼光看人。
    总之在书中,大抵就是一个娱乐气息十足的人了吧!

    首次登场/曾书书[仙侠小说《诛仙》人物] 编辑

    第21章 《黑夜》
    “咦?”
    忽地,一声惊叹,突然在他身边响起,把张小凡吓了一跳,从胡思乱想中醒来,看向身边,却是个年轻的青云弟子。
    五官清秀,一身长袍,二十上下,手中拿着一把描金扇子,上边似乎画着些山水河流,此刻正凑了上来,不过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却没有看张小凡一眼,而是直盯着张小凡肩头上的那只猴子小灰瞅个不停。
    第22章 《比试
    猴子小灰看见身前那人直直的盯着自己看着,目光大是古怪,大怒,“嗖”地一声翻起猴爪抓了过去。
    那人猝不及防,差一点脸就被抓花了,幸好他反应算快,硬生生把头向后一仰,在间不容之际给躲了过去。
    张小凡吃了一惊,连忙喝止小灰,转头向那人看去,只见那人显然吓得不轻,手抚着脸,口中连道:“好险,好险。”
    张小凡心中有些过意不去,道:“这位师兄,对不起了!”
    不料那人倒不在意,微微一笑,手一摆道:“没关系,是我一时疏忽,忘了‘三眼灵猴’脾气暴躁,容易伤人。”
    张小凡一呆,道:“三眼灵猴?”
    那人吃了一惊,道:“什么,你不知道这只猴子是三眼灵猴么?”
    张小凡莫名其妙,道:“三眼灵猴是什么东西?”
    那人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张小凡一番,道:“三眼灵猴你都不知道,又怎么会养了它?”
    张小凡道:“我以前在竹林里砍竹子遇到了它,被它砸了几次松果,然后它就跟我回来了。”
    对面那个年轻的青云弟子此刻看去仿佛下巴都要掉了下来,喃喃道:“砸了几枚松果就能跟着回来,砸了几枚松果就能跟着回来......”
    张小凡见他神神怪怪,摇了摇头,转身就走.
    不料没走几步,那人居然也跟了上来,堆出满脸笑容,低声道:“这位师弟,哦,不,师兄,你......”
    张小凡见生平第一次被人喊了师兄,而且见他年纪至少也在二十以上,连忙道:“哦,不敢当,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那人顿了一下,满脸堆笑,道:“呵呵,师弟可真是平易近人,啊,这样吧,我先自我介绍一般,鄙姓曾,草字书师弟你的名字是......”
    张小凡道:“我是大竹峰弟子张小凡,曾书书师兄你......呃,‘叔叔’?”
    那人一愣,随即脸色微红,有些尴尬笑道:“啊,我可不是故意占你便宜,我的书书乃是书本之书,非父叔之叔。这都怪我爹,当年我娘本给我取名英雄,你说叫曾英雄那有多气派,偏偏我爹看我从小爱看书,便心血来潮给我取名书书,搞的成了一生笑柄,真是的。”
    张小凡忍不住笑了出来,心想此人名字居然和六师兄有异曲同功的意思,先前心中的愁苦被此人打扰一下,冲淡了不少,对他倒也多了几分亲近之意,道:“啊,曾师兄你很爱看书啊?”
    曾书书笑道:“那是,这个我倒是不必谦虚,风回峰上下谁也没我看的书多,不过我看得多半都是奇闻逸事,神怪搜奇,经常把我爹气得半死。啊,话说回来了,你的确不知道这只猴子乃是‘三眼灵猴’么?”
    张小凡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就以为它是只普通猴子呢。”
    这时,仿佛听懂了他的话,蹲在他肩头的猴子小灰忽地“吱吱”尖叫,用力拔了一下张小凡的头,疼得张小凡“哎呀,死猴子”叫了出来。
    曾书书眼中却大有羡慕之色,道:“啊,真是聪明。”
    张小凡忍痛道:“这死猴子就爱打人,你还说它聪明?”
    曾书书道:“你莫看它貌不惊人,但就凭着这份灵性,便是罕有的灵物。你看它双目之间额头之上,是否有一道小小竖痕?”
    张小凡转头仔细看了一下,果然现在灰色皮毛下,有一道浅浅颜色的竖痕,不仔细看着决然是看不出来的,不由得对曾书书心生佩服,道:“这么小的你也看得出来,厉害,厉害!”
    曾书书一本正经道:“你莫要小看了它,我曾经在《神魔志异》的《灵兽篇》中看过,三眼灵猴乃通灵奇兽,幼年时外表与普通猴子无异,但在成年后额头上第三灵目便开,灵性大张,非但能通晓五行仙术,更能看千里之外事物,据说古语中的‘千里眼’便是说的这三眼灵猴呢。”
    张小凡把猴子小灰抱下,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看,一时不敢相信这与自己生活了两年的猴子居然有这般大的来头。
    不过看来看去,怎么看也是一只普普通通而且偏胖的猴子,拿在手上分量还颇为沉重,似乎到了通天峰上只一个晚上,又重了几斤。
    猴子小灰心里奇怪,今日怎么人人都盯着自己看个不停,当下“吱吱吱吱”尖叫不止,大是恼怒。
    张小凡冲它做了个鬼脸,随手一抛,扔到了大黄背上。
    大黄吓了一跳,一下子跳开,待看清楚了是小灰这才松了口气。
    小灰冲着张小凡处手舞足蹈,似在示威一般,叫了好几声才作罢,靠到大黄身上,片刻后注意力又被大黄皮毛里的虱子给吸引住了。
    曾书书羡慕地看了看了小灰,随即回头对张小凡道:“张师弟你也是来通天峰参加七脉会武的么?”
    张小凡点了点头,道:“曾师兄你呢?”
    曾书书笑道:“我也是,昨日抽签我抽得了三十三号,不知你是几号,可不要这么巧,我们就是今日的对手了?”
    张小凡也笑了起来,道:“我是一号。”
    曾书书吃了一惊,道:“你便是昨日大竹峰的那个弟子?”
    张小凡脸上一红,点了点头。
    曾书书笑道:“你运气真好,”说着在心里一算,随即道:“我们要到了最后决战才能碰面,看来难度很大啊。”
    张小凡笑道:“我这点修行,第一呵呵,第二轮立刻就被淘汰了,哪里还敢妄想。”
    曾书书吐了吐舌头,道:“那我只怕连第一轮也过不了了。”
    二人相视一眼,都是大笑。
    当下两人又谈了一会,远处传来了宋大仁的喊声:“小凡,吃饭了。”
    张小凡远远应了一声,向曾书书书说了两句,便跑了过去,随后大黄也背着小灰跟了上去。
    跑到宋大仁处,二人向前走去,宋大仁道:“刚才你在那里与谁在说话啊?”
    张小凡道:“哦,我刚才结识了一位风回峰的师兄,听他说名叫曾书书。”
    宋大仁像是吃了一惊,道:“曾书书?”
    张小凡讶道:“怎么了,大师兄?”
    宋大仁回头向来处看了看,道:“那人是风回峰座曾叔常曾师伯的独子,听说天资过人,博闻强记,修行是极深的,是这次比试的大热门之一呢。”
    张小凡愕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人物设定/曾书书[仙侠小说《诛仙》人物] 编辑

    博闻强记

    第22章《比试》
    张小凡忍不住笑了出来,心想此人名字居然和六师兄有异曲同功的意思,先前心中的愁苦被此人打扰一下,冲淡了不少,对他倒也多了几分亲近之意,道:“啊,曾师兄你很爱看书啊?”
    曾书书笑道:“那是,这个我倒是不必谦虚,风回峰上下谁也没我看的书多,不过我看得多半都是奇闻逸事,神怪搜奇,经常把我爹气得半死。啊,话说回来了,你的确不知道这只猴子乃是‘三眼灵猴’么?”

    学识广博

    1)第22章 《比试》 
    曾书书笑道:“那是,这个我倒是不必谦虚,风回峰
    上下谁也没我看的书多,不过我看得多半都是奇闻逸事,神怪搜奇,经常把我爹气得半死。啊,话说回来了,你的确不知道这只猴子乃是‘三眼灵猴’么?”
    张小凡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就以为它是只普通猴子呢。”
    这时,仿佛听懂了他的话,蹲在他肩头的猴子小灰忽地“吱吱”尖叫,用力拔了一下张小凡的头发,疼得张小凡“哎呀,死猴子”叫了出来。
    曾书书眼中却大有羡慕之色,道:“啊,真是聪明。”
    张小凡忍痛道:“这死猴子就爱打人,你还说它聪明?”
    曾书书道:“你莫看它貌不惊人,但就凭着这份灵性,便是罕有的灵物。你看它双目之间额头之上,是否有一道小小竖痕?”
    张小凡转头仔细看了一下,果然发现在灰色皮毛下,有一道浅浅颜色的竖痕,不仔细看着决然是看不出来的,不由得对曾书书心生佩服,道:“这么小的你也看得出来,厉害,厉害!”
    曾书书一本正经道:“你莫要小看了它,我曾经在《神魔志异》的《灵兽篇》中看过,三眼灵猴乃通灵奇兽,幼年时外表与普通猴子无异,但在成年后额头上第三灵目便开,灵性大张,非但能通晓五行仙术,更能看千里之外事物,据说古语中的‘千里眼’便是说的这三眼灵猴呢。”
    2)第24章《意外》
    张小凡站在一旁,这才从刚才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斗法中回过神来。
    看着水月与陆雪琪这一对师徒渐行渐远,忽然现这两人竟是这般相象,一样的冷若冰霜,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他正看得出神,忽只听身旁曾书书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天琊这等神物也出世了!”
    张小凡莫名其妙,道:“天琊是什么东西?”
    这时围观的青云弟子都渐渐散开,曾书书向同门风回峰的弟子打了个招呼,和张小凡一起走开,口中道:“天琊就是你刚才看见陆雪琪使用的那柄仙剑了。我以前曾经在《异宝十篇》中看过记载,天琊最早出现是在千年前一个散仙枯心上人手中。
    传说这法宝乃九天异铁落入凡间,枯心上人在北极冰原偶得,修炼而成。当年正魔决战,正道之中自然是以我们青云门青叶祖师为首,但这枯心上人也是大大有名,尤其是他以这天琊神剑,与魔教凶人黑心老人激斗了三日三夜,最后重创黑心老人,为我正道除了一个心腹大患。
    据说当时也只有这天琊神剑可以克制魔教至凶之物噬血珠,从此‘天琊’之名响彻世间,成了修真人士心中梦寐以求的神物法宝。不过听说枯心上人坐化之后,这天琊就不知所踪,想不到居然落到了小竹峰的手里。”
    3)第26章《自尊》
    张小凡和他并肩走着,叹息道:“真羡慕你们可以驱用法宝,那是什么感觉啊?”
    曾书书耸了耸肩膀,道:“还不就那样,修炼仙剑时间久了,自然而然法宝就会和你有些感应,以此为凭,以念力灵力驱动法宝,上天入地,开山劈海那就随你了。”
    张小凡在旁边怔了一下,道:“感应,是不是一种凉丝丝的感觉啊?”
    曾书书一双眼睛都放在小灰身上,随口答道:“不一定,看法宝的材质了。”
    张小凡想了想,终究还是摇了摇头,放弃自己脑海中的妄想,道:“书书,你说象天琊那般神物,当初也不知是怎么打造出来的,场面一定很壮观吧?”
    曾书书奇怪地看了张小凡一眼,道:“我怎么知道?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传说的神物。”
    说着又低下头看着小灰,也不管小灰一脸怒气,眉开眼笑地摸着小灰的毛,嘴里道:“不过要说感应啊,以前我从古书中看过,真正与修真之人心意相通的法宝,倒也不是这些所谓的神物奇珍。”
    张小凡讶道:“那是什么?”
    曾书书道:“是一些用主人自身精血炼化造出的法宝,以血为媒,法宝往往带了魔戾之气,但与主人却有血肉相连的感觉。
    虽然,炼出的也多是凶煞邪物,正道不为,但这些法宝只能是拥有主人血气的才能驱用,不像我们现在修炼的这些法宝,落到了道行高深的前辈手中便被降服......咦!”
    曾书书停了脚步,现自己身边空无一人,回头一看,却见张小凡不知何时停了下来,站在他身后怔怔地看着他,脸色大是古怪。

    最爱小灰

    1)第22章《比试》
    曾书书一窒,眼珠一转,道:“那我用东西跟你换,你不知道,我在风回峰上养了好多好玩稀奇的东西,比如三腿兔子、黑白孔雀、没壳的乌龟还有有翅膀的蛇......”
    张小凡忍不住道:“真的有那么多奇怪的东西?”
    曾书书面有得色,道:“那还用说,为了收集这些宝贝我可没少花心思,也没少挨我爹的打骂,不过我还就喜欢你这只三眼灵猴,怎么样,你喜欢什么,我拿来给你换?”
    2)第26章《自尊》
    曾书书耸了耸肩膀,道:“不可能,你把三眼灵猴看成什么了,那可是天生灵物,与人比起来都与过之而无不及,怎么看你的样子把它当作贼一般似的,而且还是贪吃的那种贼......啊!”
    在曾书书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张小凡从厨房角落的一个罐子背后把小灰给拎了起来。
    小灰被他拎在半空,“吱吱”尖叫不止,随后从罐子背后跑出大黄,冲着他二人大声吠了起来。
    ……
    张小凡喘了一会,道:“对了,刚才还没恭喜你呢,又胜了一场。”
    曾书书却全不在意,一双眼睛只仔细端详着他张小凡怀里的小灰,道:“那有什么,反正迟早也要败在别人手下......小灰身上怎么这么脏啊,你几天没给他洗澡了?”
    张小凡愣了一下,道:“从来没洗过。”
    曾书书似要晕倒,以手击额道:“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它!”
    ……
    曾书书瞪了他一眼,道:“你倒是多心,我看你那个师姐道行比你高得多了,你还是担心自己吧,往后下去那是一个比一个厉害,照你自己说你连太极玄清道玉清境的第三层也没修炼,到时还不给人一剑劈死!......把小灰给我抱抱。”
    张小凡犹豫了一下,把小灰递了过去,曾书书喜滋滋地把它抱在怀中,小灰却是大为不满,“吱吱”尖叫。
    张小凡叹了口气,道:“你说得是,师姐道行高深,人又漂亮,有那么、那么多人喜爱,哪里轮得到我去关心她?”
    曾书书把小灰抱得紧紧的,眼睛直瞪着看,生怕少看了一眼就吃亏似的,口里漫不经心地道:“你知道就好,还是想想明日里怎么保命才是。我可是跟你说了,明日你那个对手,我风回峰的彭昌师兄的道行,绝对不是今天那个楚誉宏可比的,尤其是他修炼的那柄仙剑法宝‘吴钩’,是用千年火铜所铸,厉害着呢。”
    张小凡苦着脸,愁眉不展,道:“你们一个个都是法宝满身,我有什么办法?”
    曾书书眼也不抬,还是看着小灰,迈开脚步向前走去,道:“小灰,跟我回去,我拿两串香蕉给你,好不好?呃,小凡,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张小凡和他并肩走着,叹息道:“真羡慕你们可以驱用法宝,那是什么感觉啊?”
    曾书书耸了耸肩膀,道:“还不就那样,修炼仙剑时间久了,自然而然法宝就会和你有些感应,以此为凭,以念力灵力驱动法宝,上天入地,开山劈海那就随你了。”
    张小凡在旁边怔了一下,道:“感应,是不是一种凉丝丝的感觉啊?”
    曾书书一双眼睛都放在小灰身上,随口答道:“不一定,看法宝的材质了。”
    ……
    二人向前又走了几步,曾书书忙着端详怀里的小灰,张小凡却似是满腹心思,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小灰似是再也忍受不了曾书书那非人目光,怒叫几声,伸爪向曾书书抓去。
    曾书书见从刚才开始小灰就颇为老实,一时放松了警惕,冷不防又被它偷袭,这一次却实在躲不过去,白白净净的脸上登时多了几道伤痕,疼得他一下子松开了手。
    3)第11集 第1章《鱼怪》
    此刻曾书书的目光落到趴在鬼厉肩头的小灰,登时两眼放光,开颜笑道:“小灰,是我啊!还认得我吗?”
    小灰懒洋洋地趴在鬼厉肩上,不知怎么,猴脸上红扑扑的,倒有几分像是常人喝多了醉酒的模样。
    它在曾书书连着叫了几声之后,才有气无力地睁开猴眼,向曾书书看了一眼,嘴里老大不耐烦地“吱吱”叫了两声,又把眼睛闭上了。
    曾书书却一点也不生气,看他模样倒似乎喜爱之极,“垂涎三尺”这四字,分明就写在他的额头之上。
    鬼厉看了看曾书书那种表情,竟仿佛十年来也不曾有丝毫变化,忽地叹息一声,道:“算了吧!它今天也累了,日后若有缘再见,到时再说就是了。”

    天资过人

    1)第22章《比试》
    张小凡道:“哦,我刚才结识了一位风回峰的师兄,听他说名叫曾书书。”
    宋大仁像是吃了一惊,道:“曾书书?”
    张小凡讶道:“怎么了,大师兄?”
    宋大仁回头向来处看了看,道:“那人是风回峰首座曾叔常曾师伯的独子,听说天资过人,博闻强记,修行是极深的,是这次比试的大热门之一呢。”
    张小凡愕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2)第23章《神剑》 
    张小凡干咳一声,干笑道:“没、没事。对了,曾师兄你不是要参加比试的吗,怎么会有空过来找我了?”
    曾书书笑道:“哦,我已经比完了,闲来无事,看到你在这儿,就过来打个招呼。”
    张小凡吃了一惊,道:“什么,你已经比完了,结果如何?”
    曾书书手中扇子“刷”地一合,在头上黑发处蹭了蹭,道:“呃,不小心就赢了一场,嘿嘿。”
    张小凡看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一点也不像经历过一场大斗,小心地问道:“曾师兄,莫非你的修行很高么?”
    曾书书立刻摇手道:“哎呀,张师弟你说什么,我那点微末修行,哪里够得上场面?要不是我爹老是逼我修炼,我才懒得去修真炼道,每日里去养花喂鸟看书,那是什么样的逍遥日子!不过话说回来......”
    他伸手搭在张小凡肩膀,带着他向前走去,低声道:“我倒是没想到,在这七脉会武大试上,居然还有比我更差的人。”

    人缘极好

    1)第23章《神剑》
    张小凡吃了一惊,还未说出话来,忽然间曾书书眼前一亮,看到前面站着几十个风回峰的弟子,二话不说,拉上张小凡就冲了过去。
    那处风回峰一脉弟子一看是曾书书,纷纷露出笑容,其中一个高个汉子笑道:“呵呵,来迟了吧。”
    曾书书也不理他,拉上张小凡就往里挤。
    风回峰弟子显然对曾书书极好,一个个都往旁边让开,连带着张小凡沾光也挤了进去。
    不消多久,二人钻进内圈,这里果然视线大佳……
    2)第26章《自尊》
    站在田灵儿身旁的齐昊看了曾书书一眼,嘴角露出笑容,拱手道:“曾师弟,我们又见面了。”
    曾书书不敢怠慢,回礼道:“齐师兄,你好。”
    田灵儿看了看他们,讶道:“你们认识吗?”
    齐昊微笑道:“曾师弟是风回峰曾师叔的爱子,家传渊博,道行高深,这一次七脉会武可是我们的大敌呢!”
    曾书书笑了笑,道:“齐师兄你名动青云,青云门下年轻弟子自然以你为尊,我岂敢放肆!”
    齐昊大笑,道:“曾师弟太过奖了,不敢当不敢当。”
    3)第9集 第2章《远行》
    宋大仁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身后却又传来一个声音,道:“啊,齐师兄,还认得小弟么?”
    齐昊向那说话之人看去,笑道:“曾师弟,我忘了谁也不敢忘你了!”
    来人正是风回峰年轻一代中最出色的弟子曾书书,而在他旁边一起走过来的,却是小竹峰中的两个美女文敏和陆雪琪。
    4)第19集 第10章《泄密》
    他们二人也不生气,曾书书更是笑容可鞠,一路和那几个焚香谷弟子笑呵呵开着玩笑说话,不时听到他们开怀大笑。
    走在后面的文敏轻声对身边的陆雪琪笑道:“师妹,你看那位曾师弟,不过才刚见面而已,居然就能跟人家混的那么熟,真是厉害。”

    心思细腻

    1)第26章《自尊》
    田灵儿满不在乎地道:“没关系,小凡,爹和娘都说过了要去看我的比试,再说了......”
    她脉脉含情地看了齐昊一眼,又道:“齐师兄也会去看我比试的,以他高深修行,经他指点,我一定不会败的。”
    齐昊在远处笑道:“那我可不敢保证。”
    田灵儿回过头来,冲着他瞪了一眼,随即又忍不住笑了出来,白玉也似的肌肤欺霜胜雪,微微透出淡淡粉红,明艳之极,几乎让人看呆了眼。
    只是曾书书站在一旁,却分明看到张小凡的眼光脸色都迅黯淡下去,几乎没有了丝毫生气,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2)第28章《前四》
    北方最大的那个擂台之下,人山人海,不用说自然是陆雪琪今天在那里比试了。
    田不易往那处看了一眼,哼了一声,对于那个打败自己女儿的人他自然没什么好感,当下率着门下弟子向西边擂台走去。
    没走几步,张小凡身子一震,看到前方一群人从斜次里走了过来,为的是一个模样苍老的老者,在他身旁与他并肩走着的赫然就是曾书书。
    而在他们二人身后,足足有一百来人的风回峰弟子跟在其后,张小凡看到了高师兄那一群人,独独没见到彭昌。
    仿佛注意到张小凡搜索的目光,两方人擦肩而过时,曾书书忽然对着张小凡道:“彭师兄没来,在居所养伤呢!”
    张小凡勉强笑了一下,却见曾书书脸色严峻,看过来的眼光竟也似冰冷的。
    带头的那个苍老老者,自然就是风回峰的座曾叔常了。
    他看了张小凡一眼,张小凡只觉得那老者的目光虽无什么锋芒,但深邃之极,仿佛一眼之间就看到了自己深心处。
    他情不自禁地缩了一下,就在此时,只听田不易道:“曾师兄好啊。”
    曾叔常回礼道:“田师兄好,听说贵派门下出了位叫做张小凡的奇才,道法奇特,昨日与我那不成器的弟子彭昌比试了一回,便把他打得重伤垂死。”
    张小凡脸色一变,失声道:“什么,彭师兄伤得那么重?”
    此话一出,风回峰门下弟子登时哗然,只觉得此人实在恶毒,伤了人还故做惊讶,显示自己无心或是讥讽彭昌。
    曾叔常目中怒意一闪而过,但对着后生晚辈他却无法作,只得冷冷一笑,对田不易道:“田师兄,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田不易本来是眉头大皱,觉得张小凡这臭小子太也不会说话,但听曾叔常这么一说,倒似有些讥嘲意思,田不易性子本就好强护短,立刻便对曾叔常笑道:“哪里哪里,曾师兄过奖了。小凡,过来见过曾师叔。”
    张小凡一呆,曾叔常脸色却是一变,袖袍一挥,冷冷道:“不必了。”
    说罢拂袖而去。
    曾书书看了张小凡一眼,淡淡道:“我倒是没看出你深藏不露,亏得我还求彭师兄手下留情,没想到反而是害了他。”
    张小凡心中一急,道:“我没有......”
    他话说了一半,曾书书却已掉头走了,风回峰众人跟了上去,看过来的眼神都是冰冷的.
    张小凡心里难过,便在这时,他却忽然看到人群之中,高师兄走过身前,却忽然是眨了眨眼。
    张小凡呆了一下,高师兄却已走开了。
    ——(父命难为,又担心好友玲珑心思,所以书书特地拜托高师兄眨眼解释哦)
    2)第32章《下山》 
    “他是谁啊?”曾书书走到他的身边,问道。
    张小凡看着王二叔身影消失的地方,凄然道:“一个疯子!”
    曾书书看他脸色,知趣地没有再问下去。
    3)第32章《下山》
    稍事休息,待张小凡缓过气来,四人便在夕阳中,向那座高大的河阳城里走去。
    张小凡走在最后,感觉到前头齐昊与陆雪琪不时投来疑惑的目光。
    显然他们不能理解为何一个在七脉会武大试中大放异彩的人,居然连普通的御剑而行也用不清楚。
    倒是曾书书依旧笑呵呵的与张小凡走在一起,绝口不提刚才的事,口中滔滔不绝地向张小凡介绍着河阳城:“方圆百里之内,这里是最大最繁华的所在了。住在这城里的百姓,少说也有个二、三十万人,而且地理位置又好,往来商旅极多,更是热闹......”
    4)第20集 第3章《足迹》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几个人,都不是寻常人物。
    陆雪琪眉头微微皱起,没有说话。
    但曾书书却已经忍不住对李洵说道:“李师兄,这、这里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李洵停下了脚步,向着周围看了一眼,随即看向了曾书书,沉吟片刻,回头对焚香谷众弟子大声道:“大家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待会我们继续赶路。”
    众人轰然答应,显然走这么一段路,对谁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安顿好其他人,李洵、曾书书走到稍前一点的地方,同时靠近陆雪琪。。
    陆雪琪眉头皱了皱,却是退了一步。
    李洵面色一沉,曾书书何等机灵,立刻开口打岔了过去,道:“李师兄,你也发现了罢?”
    李洵点了点头,目光落到三人所站的脚下。

    机智聪明

    第20集 第3章《足迹》
    曾书书苦笑一声,沉吟片刻,缓缓走到陆雪琪身旁,
    却是压低了声音,道:“陆师妹,我有件事要问你一下。”
    陆雪琪看了他一眼,微怔了一下,只见曾书书此刻面色居然十分严肃正经,与平常大为不同,当下道:“什么?”
    曾书书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四周,随后低声道:“陆师妹,你老实跟我说,本门的诛仙古剑,当真是损毁了么?”
    陆雪琪面色刷的一白,眼中精光一闪,盯着曾书书,就连她手中天琊神剑,那秋水般的淡蓝光辉,也似发出无形的嗡嗡之声,瞬间伸展,然后缓缓又收了回去。
    曾书书面色微变,只感觉面前这个白衣女子前一刻似冰,这一刻却似乎瞬间成了尖锐之极可怖的针,情不自禁退了一步,低声苦笑道:“陆师姐,不用这样吧。”
    陆雪琪冷冷盯着他,道:“你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曾书书微微一笑,道:“怎么说我也是青云弟子,这种事怎么可能不关心呢?文敏师姐她临时回山,只怕就是为了向诸位师长回报此事罢?”
    陆雪琪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看着他。
    曾书书点了点头,道:“好了好了,陆师妹,你看,我并非恶意,只是此间有些事大是可疑,一路上少有机会,正好现在与你说一说。”
    陆雪琪看了他一眼,道:“什么事?”
    曾书书咳嗽一声,低声道:“你觉得焚香谷谷主云易岚是个什么样的人?”
    陆雪琪眉头一皱,道:“你什么意思?”
    曾书书微微一笑,道:“这么说罢,你觉得云谷主他是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人呢?要不或者是一个疾恶如仇,以天下正道为己任,对同为正道的青云弟子就一点没有防备的人呢?”
    陆雪琪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但脸上不屑之意溢于言表,显然对曾书书这些问题完全是否定的意思。
    曾书书也不生气,看来早就知道了陆雪琪会有这种反应,接着又道:“既然我们都知道云谷主他不是这种古道热肠或者头脑简单的人,那他当日在山河殿上贸然向我们三人问出了诛仙损毁这句话,不是很奇怪么?”
    陆雪琪深吸了一口气,一言不发看着曾书书。
    曾书书有些尴尬,道:“好吧,我知道背后这么说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的确有些不妥,不过你看,这些事细想起来,真的有些奇怪......”
    “没有什么不妥的。”
    陆雪琪清冷声音截然道,似乎根本懒得管曾书书微微张大的嘴巴,冷冷道:“说便说了,有什么好顾忌的,从青云山到现在,我看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呃......”曾书书又是吃惊又是好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一向循规蹈矩的陆雪琪居然比自己更出格,径直就将蔑视某位德高望重的前辈的话说了出来。
    不过回头想想,这位清丽无双的绝色女子,与那位德高望重的前辈还有他的门下弟子之间,似乎还真是有不少的过节啊。
    看着陆雪琪的脸色,曾书书不知怎么脖子后面有些发凉,直觉上暗想难道无意中捅了马蜂窝,当下咳嗽一声,连忙岔开话题,道:“这个,呃,唔,我们先不管他的人品了,我是说,这件事上,云谷主至少有几个大异平常的地方。”
    “他是如何知道诛仙古剑损毁的消息的,这是其一。”陆雪琪截道,面上神情不变,但眼神之中却透出一丝亮光,如耀眼的水晶一般,“其二,他知道之后,为什么要告诉我们。他明明知道这个消息从他口中说出来,我们必然要回报给青云门诸位师长,那么焚香谷与青云门之间,岂非立刻就要生变?”
    曾书书连连点头,道:“我就知道以陆师妹之聪慧,决不能发现不了这其中紧要干系。”
    顿了一下,他继续道:“照此细想,则云谷主不外乎两种情况,第一,青云门有给他通风报信的奸细,这个连我这样的青云弟子都瞒得严严实实的消息,他竟然知道了,可见这奸细身份地位不可小觑,但他这么一说,岂非是有可能反而暴露了那奸细身份?”
    陆雪琪哼了一声,道:“第二,他告诉我们这些话的目的又是什么?是提醒青云门,他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还是警告诸位师长,焚香谷已经不再惧怕青云门了?”
    曾书书深深看了陆雪琪一眼,叹了口气,道:“我心中所想,原来你也早想到了,枉我还想提醒你的,不过想想也对,当日你让文敏师姐临时转回青云,就是将这些事禀告诸位长辈罢。”
    陆雪琪默然,点了点头。
    曾书书嘴角动了动,忽地一声长叹,声音中竟是十分感慨。
    陆雪琪微怔,道:“你怎么了?”
    曾书书苦笑了一声,道:“我、我是为本门那柄诛仙古剑而叹的,老实说,这几日我虽然想到这里,但心中却还是万分不情愿是真的,宁可自己猜错了。”
    陆雪琪没有说话,只默默转过了头,望着前方。
    密林深处,幽幽暗暗,前途竟是没有半分光亮。
    曾书书长出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算了,反正再想也没有什么法子了,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倒要看看,那位云谷主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陆雪琪没有回答,目光不经意间转到刚才发现的那个模糊痕迹上。
    曾书书在一旁低声说道:“其实你说的兽神虽然也有可能,但我总觉得应该不是他。”
    陆雪琪道:“那你以为是什么人?”
    曾书书沉吟片刻,低声道:“如果那个李洵说的都是真的,果然不是他们焚香谷其他弟子的话,我只怕这些痕迹,多半乃是魔教那边的余孽留下的。”
    陆雪琪身子一震,转过头来,一向清冷的美丽容颜上第一次动容,道:“你为何如此说?”
    曾书书指着那个痕迹,道:“你看,这个痕迹虽然模糊,但显然乃是人类经过此地留下的痕迹。焚香谷既然没来过,那么天下正道之中更没有其他门派比他们更熟悉十万大山了,也很难想象会追查到此处。
    但是魔教就不同了,当年正邪大战之后,魔教被正道逐出中土,似这等穷山恶水的地方,只怕他们也会来过。所以说是他们,我觉得大有可能。”
    “你说呢,陆师妹?”曾书书转头问道,但看着陆雪琪的面色,却是不由自主的一怔。
    那美丽女子,怔怔看着那个脚印痕迹,面色微微显得有些苍白,却意外的有隐隐腮红,从肌肤深处幽幽透出着。
    在这荒僻幽冷的古老森林中,她幽幽而立,竟仿佛是陷入了一场异样的梦境之中,再也听不到旁边人的话了。
    2)第21集 第5章《心机》
    陆雪琪默然片刻,又回头向那尊女子石像看了一眼,道:“不管怎样,我们来到了这里,就决无半途而废得道理,我们进去罢。”
    曾书书点了点头,道:“不错。”
    说完,他转头对李洵道:“李师兄,你的意思怎样?”
    李洵依旧皱着眉头,似乎此刻他有什么难解心思一直挂在心头,但片刻之后还是道:“陆师妹说的很是,我们还是进去罢。”
    曾书书转过身,道:“既然如此,我们就进去罢。不过这里毕竟非同寻常,我们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这样罢,我当先开路,陆师妹你居中接应,李师兄你断后,其他诸位焚香谷师兄走在中间,可好?”
    李洵点了点头,刚要答应,忽然陆雪琪在一旁淡淡道:“如此不妥,还是换一下罢。”
    曾书书与李洵都是一怔。
    曾书书道:“陆师妹,那你是什么意思?”
    陆雪琪沉吟片刻,道:“我走前面,曾师兄走在最后,其他的人和李师兄都在中间吧,李师兄与诸位都是焚香谷的弟子,万一出事,也好有个指挥说话的人。”
    李洵脸色微微变了变,似乎想说什么,但曾书书已然笑道:“啊,说的也是,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上,陆师妹说的有理,那就这么定了。”
    李洵皱了皱眉,但终究还是闭上了嘴,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了。
    陆雪琪看了看他,又转过头来对曾书书道:“曾师兄,你走在最后,视线较好,宜通观大局,运筹于心。”
    曾书书微微一笑,忽地在李洵等焚香谷弟子都看不到的角度上,背对着他们,对陆雪琪眨了眨眼睛,随即笑道:“陆师妹放心,有我断后,什么麻烦都不怕,哈哈哈......”
    陆雪琪深深看了曾书书一眼,忽地嘴角似也露出浅浅一丝笑意,但随即却又消失。
    饶是如此,这片刻风华,却已让远处不时向她偷偷张望的焚香谷年轻弟子为之心神动荡,有人禁不住叹息了出来。
    李洵哼了一声,面色冷峻,顿时异样声响消失无踪。
    陆雪琪面色重新转为漠然冰冷,向周围看了一眼,道:“我们进去了。”
    说完,更不理会其他人,当先走去。
    曾书书转身对李洵笑道:“李师兄,我们也走吧。”
    李洵点了点头,向其他焚香谷弟子招呼了一下,跟了上去。
    等李洵等一行人都随着陆雪琪走入了那片幽深深沉的黑暗,曾书书却似乎还不紧不慢,向着周围风景又眺望了片刻,似乎寻思着什么。
    末了片刻之后,他才神秘一笑,缓缓走进了这个古老洞穴。

    重情重义

    1)第24章《意外》
    下一刻,他(张小凡)被那团太阳般灿烂的光芒吞没了。
    台下一片欢呼,朝阳峰弟子无不喜形于色,只有夹杂在他们笑声中的一声惊呼,显得那么刺耳。
    突然出现的曾书书无视于旁边十数道充满敌意的目光,大声叹息,为了这新交的朋友惋惜不已,可惜按大试规则不能帮忙,不然看他义愤填膺的样子多半便冲上台去了。
    2)第28章《前四》
    苍松道人点了点头,转向台下,朗声道:“明日比试,由龙首峰齐昊对风回峰曾书书,小竹峰陆雪琪对大竹峰张小凡......”
    苍松还在继续说着,台下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张小凡到了这时才松了口气,刚才台下无数道目光注视之下,几乎令他喘不过气来。
    “你怎么流了这么多的汗?”忽然,曾书书在他身边突然低声道。
    张小凡吃了一惊,自从昨日他意外胜了彭昌之后,曾书书在人前对他都是冷冰冰的,没想到他会主动和自己说话。
    虽然才认识不过三日,但张小凡却已把他当做自己好朋友之一。
    当下他偷偷看了曾书书一眼,却见曾书书一本正经地站在身边,目不斜视,面带微笑看着台下,仿佛刚才根本没说过话一样。
    “笨蛋,别转过头来。” 曾书书面上表情丝毫不变,只是嘴唇微动,道,“你害得我被我老爹骂了半死还不够啊!”
    张小凡心中歉然,连忙把眼光移开,同时也低声道:“对不住了,我当时、当时......唉,彭师兄他没事吧?”
    “彭师兄受伤虽重,但并无大碍,修养几日就会好了,不然我岂会与你甘休?不过想不到你还真的深藏不露。”
    “不是的,唉,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多半是彭师兄谦让于我,我又一时头脑热就......”
    “我问过彭师兄了,他虽然败了,但对你却颇多赞言,并说当时他全力施法,并无容让,你也就不必放在心上了。”
    张小凡又是一惊,随即又道:“那你说的被你爹责骂的事......”
    “哼,还不是高师兄那群笨蛋多嘴,把我当初为你向彭师兄求情的话都说了出来,虽然彭师兄为我说话,但还是被老爹骂了一顿,不然我也不会在人前对你做出那副样子了。”
    “......书书,真是对不住了。”
    “一点小事,不足挂齿,反正我从小也给他骂惯了。倒是你小子的运气真是......”
    3)第11集 第1章《鱼怪》 
    曾书书见鬼厉没有说话,但似乎并未有不屑或反对之意,心里一阵高兴。
    他头脑向来聪明无比,对鬼厉这个入了魔道的朋友,心中也依然看的极重。只是他深知张小凡的性子坚忍倔强,为了当年一个承诺便宁死也要守护,可想而知,为了此事,他当年所受重创之大。
    所以这些年来,为了拉这位好友脱离魔道,曾书书不知暗地里独自想了多少办法,最后也只能得出一点──宜缓不宜急。
    4)第18集 第3章《黑衣人》
    (鬼厉不小心发出的声音暴露了大致的位置)
    鬼厉只觉得一股寒意陡然间浸入了心肺之间,全身冰凉,竟有种毛骨悚然的异样感觉。
    仿佛这异样的安静,竟比刚才那大声呼喊搜索时,更令人畏惧。
    过了片刻,忽然有个声音轻声道:“父亲,怎么了,莫非你听到什么东西了?”
    鬼厉心头一震,这个声音他却是十分熟悉,那是他曾经的好友——曾书书。
    片刻之后他便知道了此刻指挥这一片的那个长老是谁了,正是风回峰首座曾叔常,也就是曾书书的父亲,而向来这一片搜寻的青云弟子,多半也是风回峰的弟子了。
    曾叔常享名已久,果然并非寻常人物,在这风雨嘈杂之中,竟仍能听到鬼厉发出的一点异声,只是此刻在他面前这片阴暗丛林,伸手不见五指,除了风雨竟更无一点消息了。
    便是连他自己,也不禁有些怀疑刚才自己听到的那一声轻微之极的异声,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又或是这许多人一起搜寻,惊动了什么动物跑开所致。
    沉吟片刻之后,曾叔常在黑暗中皱了皱眉,一挥手,道:“众弟子分开,排做一行,相隔不可超过三尺,向前慢慢搜索过去,不能漏下一点空隙。”
    鬼厉心头一惊,如此细密搜索,他几乎根本没有机会逃生。
    正在他心惊时候,只听曾书书的声音微含焦虑,道:“父亲,这林子如此之大,你在这里派这么众人弟子如此密集搜寻,那其他地方岂不是搜索不到?”
    曾叔常淡淡道:“我自有道理,你不必多言,快去。”
    曾书书在黑暗中怔了一下,不敢再多言,只得转身前行。
    黑暗中,一时间竟无人说话,但见得光亮点点,在风雨中缓缓前行,渐渐变做一条长蛇,慢慢推进。
    不知怎么,这片树林中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
    刚才那阵喧哗时候,人人激动,反而无人畏惧,此刻这般寂静,却不知怎么让人心中有点发毛的感觉。
    因为道行法宝缘故,青云弟子手中的那些法宝微光普遍不能照射很远,亮度也颇为有限。
    只是他们彼此相连,缓缓推进,很快的,距离鬼厉隐身地方,不过只有两丈距离了。
    “等等!”
    突然,曾叔常高声喝了一句,数十个分布在附近的青云山风回峰弟子同时停住脚步。
    曾书书吃了一惊,走到父亲身旁,借助着法宝微光,只见曾叔常面上竟赫然满是凝重之色。
    “怎么了,父亲?”
    曾叔常目光深邃,直视前方黑暗深处,但目光所向,并非鬼厉隐身之地,相反,反是望向平行前端遥远而幽深的密林深处。
    ……
    (曾叔常坚持搜查,鬼厉被神秘人物救走……)
    他(曾叔常)喘息稍定,即刻低声道:“前头敌手道行极高,而且人数不少,你们不可造次!”
    曾书书等年轻弟子都是心中一寒,万万想不到在这个地方,竟会遇见如此情况。
    曾叔常盯着前方那团黑暗,沉声道:“诸位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管我们青云门的事?以诸位道行,必定非无名之辈,何不见面说话!”
    风狂雨急,电闪雷鸣,却不知怎么,密林深处的那团黑暗竟然浓郁如斯,如丝毫化不开的墨一般。
    没有人回答曾叔常的问话,只有风雨声和众青云弟子的喘息声音。
    曾书书悄悄走上一步,低声道:“父亲,他们是什么来路?”
    曾叔常微微摇头,压低声音道:“他们故意掩饰自己身份,施展的都不是本身道法,一时看不出来。”
    说着皱了皱眉,提高声音大声喝道:“诸位还不现身么?”
    这声音在密林中远远回荡了过去,但终究还是没有人回答,曾叔常忽地变色,跺脚道:“糟了,中计!”
    说着,飞身扑上,仙剑豪光大放,这一次却是直射四周,再无阴影笼罩。
    显然那些人已全部退走,来如风,劫人即走,显然是早有计谋,盘算好的。
    曾叔常长叹一声,落下身形。
    曾书书一边指挥其他弟子继续向周围搜索,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一边低声问曾叔常道:“父亲,怎么了?”
    曾叔常面上浮起一丝失望之色,随之叹道:“刚才交手虽然仓促,但我隐隐感觉,这些人所用的并非魔教道法,再说魔教中人若救鬼厉,也不用躲躲藏藏。可是,那又是什么人物要救这个妖孽呢,而且人数不少,道行这么高?”
    说罢,他眉头紧皱,深思不已。
    曾书书默然无语,回头向前方望去,只见密林森森,前途一片黑暗,哪里看得到什么东西?
    却不知道,劫走鬼厉的那些人,又是什么人?
    可是不管怎么样,曾书书向前走去,悄悄这般对自己说道:总是比落在青云门手中好吧……
    他这般想着,在这个风雨之夜,深深密林中,他脑海里仿佛又回忆起了十年之前,在青云山通天峰初次见到鬼厉时候的模样。
    许久,他在黑暗中叹息一声,继续向前走去。
    不管未来怎样,现在总是要继续前行的。

    孝顺父亲

    1)第28章《前四》
    北方最大的那个擂台之下,人山人海,不用说自然是陆雪琪今天在那里比试了。
    田不易往那处看了一眼,哼了一声,对于那个打败自己女儿的人他自然没什么好感,当下率着门下弟子向西边擂台走去。
    没走几步,张小凡身子一震,看到前方一群人从斜次里走了过来,为的是一个模样苍老的老者,在他身旁与他并肩走着的赫然就是曾书书。
    而在他们二人身后,足足有一百来人的风回峰弟子跟在其后,张小凡看到了高师兄那一群人,独独没见到彭昌。
    仿佛注意到张小凡搜索的目光,两方人擦肩而过时,曾书书忽然对着张小凡道:“彭师兄没来,在居所养伤呢!”
    张小凡勉强笑了一下,却见曾书书脸色严峻,看过来的眼光竟也似冰冷的。
    带头的那个苍老老者,自然就是风回峰的座曾叔常了。
    他看了张小凡一眼,张小凡只觉得那老者的目光虽无什么锋芒,但深邃之极,仿佛一眼之间就看到了自己深心处。
    他情不自禁地缩了一下,就在此时,只听田不易道:“曾师兄好啊。”
    曾叔常回礼道:“田师兄好,听说贵派门下出了位叫做张小凡的奇才,道法奇特,昨日与我那不成器的弟子彭昌比试了一回,便把他打得重伤垂死。”
    张小凡脸色一变,失声道:“什么,彭师兄伤得那么重?”
    此话一出,风回峰门下弟子登时哗然,只觉得此人实在恶毒,伤了人还故做惊讶,显示自己无心或是讥讽彭昌。
    曾叔常目中怒意一闪而过,但对着后生晚辈他却无法作,只得冷冷一笑,对田不易道:“田师兄,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田不易本来是眉头大皱,觉得张小凡这臭小子太也不会说话,但听曾叔常这么一说,倒似有些讥嘲意思,田不易性子本就好强护短,立刻便对曾叔常笑道:“哪里哪里,曾师兄过奖了。小凡,过来见过曾师叔。”
    张小凡一呆,曾叔常脸色却是一变,袖袍一挥,冷冷道:“不必了。”
    说罢拂袖而去。
    曾书书看了张小凡一眼,淡淡道:“我倒是没看出你深藏不露,亏得我还求彭师兄手下留情,没想到反而是害了他。”
    张小凡心中一急,道:“我没有......”
    他话说了一半,曾书书却已掉头走了,风回峰众人跟了上去,看过来的眼神都是冰冷的.
    张小凡心里难过,便在这时,他却忽然看到人群之中,高师兄走过身前,却忽然是眨了眨眼。
    张小凡呆了一下,高师兄却已走开了。
    ——(父命难为,又担心好友玲珑心思,所以书书特地拜托高师兄眨眼解释哦)
    2)第28章《前四》
    苍松道人点了点头,转向台下,朗声道:“明日比试,由龙首峰齐昊对风回峰曾书书,小竹峰陆雪琪对大竹峰张小凡......”
    苍松还在继续说着,台下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张小凡到了这时才松了口气,刚才台下无数道目光注视之下,几乎令他喘不过气来。
    “你怎么流了这么多的汗?”忽然,曾书书在他身边突然低声道。
    张小凡吃了一惊,自从昨日他意外胜了彭昌之后,曾书书在人前对他都是冷冰冰的,没想到他会主动和自己说话。
    虽然才认识不过三日,但张小凡却已把他当做自己好朋友之一。
    当下他偷偷看了曾书书一眼,却见曾书书一本正经地站在身边,目不斜视,面带微笑看着台下,仿佛刚才根本没说过话一样。
    “笨蛋,别转过头来。” 曾书书面上表情丝毫不变,只是嘴唇微动,道,“你害得我被我老爹骂了半死还不够啊!”
    张小凡心中歉然,连忙把眼光移开,同时也低声道:“对不住了,我当时、当时......唉,彭师兄他没事吧?”
    “彭师兄受伤虽重,但并无大碍,修养几日就会好了,不然我岂会与你甘休?不过想不到你还真的深藏不露。”
    “不是的,唉,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多半是彭师兄谦让于我,我又一时头脑热就......”
    “我问过彭师兄了,他虽然败了,但对你却颇多赞言,并说当时他全力施法,并无容让,你也就不必放在心上了。”
    张小凡又是一惊,随即又道:“那你说的被你爹责骂的事......”
    “哼,还不是高师兄那群笨蛋多嘴,把我当初为你向彭师兄求情的话都说了出来,虽然彭师兄为我说话,但还是被老爹骂了一顿,不然我也不会在人前对你做出那副样子了。”
    “......书书,真是对不住了。”
    “一点小事,不足挂齿,反正我从小也给他骂惯了。倒是你小子的运气真是......不过我看你自己要小心了,下一场与小竹峰那冰霜美人比试,小心一剑就被‘天琊’给斩了!”
    张小凡苦着脸,低声道:“我也知道,要是和你比试就好了......”
    话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他与曾书书两人同时感到了一阵心寒,忍不住向身边看去,只见站在一旁的陆雪琪一双冰冷目光不知何时盯在他二人身上。
    张小凡登时噤若寒蝉,曾书书也是倒吸一口凉气,二人不敢再说,都装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架势,听着苍松道人在台上的训话。
    好不容易苍松道人说完,众人散去,准备明日渐入佳境的比试大会。
    张小凡与曾书书下了台来,背后依然感觉凉丝丝的,心中不禁咋舌,这陆雪琪也不知道是不是从极北冰原来的,看人一眼就让人寒到了心里。
    他正想与曾别,转过头去看了曾书书一眼,却见曾书书忽然板起了脸,眼中满是蔑视地望着他,然后大大不屑地“哼”了一声,头一台,骄傲地离开.
    不远处,在一群风回峰弟子的簇拥下,他父亲正站在那里看向他们。

    相关诗词/曾书书[仙侠小说《诛仙》人物] 编辑

    叹 书书
    一剑轩辕紫气收,
    书生意气九州游。
    徒念故友唯轻叹,
    是真名士自风流!

    人物评析/曾书书[仙侠小说《诛仙》人物] 编辑

    曾书书曾书书
    曾书书算是张小凡在青云门除了林惊羽以外,最好的一个朋友了吧。
    甚至他和小凡的关系,比小凡和林惊羽的同村之谊更为融洽。
    他们相识于青云门一甲子(60年)一次的七脉会武,曾书书对小灰可谓是“一见钟情”。
    之后的日子便一直央求小凡将小灰这只三眼灵猴送给他,无奈小凡不同意,他竟然送给小凡一本春宫图书作为交换,使得小凡对他的印象有反差了,不过却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但曾书书也有过人之处,他带小凡去看美女陆雪琪的比试,让小凡不寂寞;在小凡比试时,为他加油助威;为了小凡,去求自己的师兄让他“手下留情”。
    我不敢说曾书书做的这些,可能只是为了得到小灰,但在万蝠古窟内的同门之谊是不能忘的。
    小凡投身魔教鬼王宗,化名鬼厉后,连林惊羽都跟他有了些隔阂,但曾书书没有。
    十年后,他依旧和鬼厉调侃开玩笑,在天帝宝库前对小灰的那种渴望的表情,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青云山上,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又再次将那本春宫书送给鬼厉,但这次鬼厉没有扔掉,而是小心翼翼的保管起来了。
    可见小凡对与曾书书之间的感情,也是很珍惜的。[1]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6-07-14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人物动漫人物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07-20 05:38:21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